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脸坟

都市怪谈之脸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美容试验
??? 走进冷清的诊疗室,徐慧冲一张诊疗床指了指,示意王可云躺下。
??? 躺在冰冷坚硬的诊疗床上,明晃晃的灯照得王可云睁不开眼。不知道是不是被诊疗床冰的,王可云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耳边突如其来的“啪啪”声吓得她浑身一激灵,回头一看,徐慧把几个用黑布包着的瓶子放在了诊疗台上。
??? 徐慧拿出针,从一个瓶子里吸出药水,把针举到了王可云的脸前。
??? 看着尖尖的针头,王可云突然很想上厕所。她刚要起身,就听徐慧说道: “钱都给你了,你要反悔?”
??? 不得已,她又躺了回去。
??? “肌肉别绷得太紧,不利于注射。”徐慧冷冷地拍了拍王可云的脸皮。
??? 王可云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才慢慢放松下来。冰冷的针头扎进她右脸颊的皮肉里,让她感到一阵尖锐的刺痛。接着,一股冰冷的液体注入了她的皮下。这液体冰得她脸上的骨头直疼,好像就要裂开一样。她疼得浑身直哆嗦,忍不住哼哼了起来。
??? “你给我试验美容针剂不吃亏,既能变漂亮又能挣钱。别哼哼了,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徐慧不耐烦地说道。
??? 最近,王可云的男友想学吉他,就找王可云借钱,但王可云手头并不宽裕。她很爱男友,对男友一向有求必应。当她得知有人高价寻找试药者时,就义无反顾地来了。
??? 王可云大奶奶的棺材就放在万年青的旁边,棺材的底部,放着盏长明灯,火苗摇曳的飘着。屋内的大堂里,坐着几个法师,敲敲打打,还有个专业的代哭的老妇。有时候,人的亲情,感情,也是花钱让别人来演绎的怕惹怒徐慧,得不到钱,就咬牙忍住了疼。在右脸颊打完,徐惹接连在王可云的额头、左脸颊、下巴两侧以及鼻头各打李相文无奈的坐在颗大树下,等待黎明的到来。了一针。
??? 这几针打完,王可云觉得脸上又胀又痛,还冷得刺骨。这股难受劲儿让她真想一头撞死。
??? “安全起见,你不能回寝室,要在这里待上几天。”说着,徐慧把王可云带到四楼的一间病房里,然后扔下两片止疼药就走了。
??? 徐慧走后,王可云伸手去拿药,却一不留神把药打翻进了垃圾桶里。她不敢去找徐慧要,索性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向外面,以此来转移对疼痛的注意。
??? 这家美容所在学校的后面,透过窗户就能看到学校里的情况。现在天色已晚,路灯亮了起来。由于正值小长假,学校里的人并不多。
??? 不久,王可云觉得脸胀痛得越来越厉害,被注射进去的液体好像在动。她鼓足勇气,拿出镜子照了一下。只见她的额头、两颊、下巴两侧和鼻子上各鼓起一个小包,而且小包越鼓越高。等小包停止增长后,除了鼻子上的小包,其它的小包都慢慢蠕动了起来。看了一会儿她才发现,这些小包都在向鼻子靠拢。很快这些小包就在鼻子周围汇合了,接着,小包又是一阵蠕动,然后她的皮肤就如同沸腾的水面剧烈地起伏着,把她的鼻子淹没其中。
??? 看到这惊人的一幕,王可云居然忘记了疼痛,凝神屏息地注视着镜子。渐渐地,她的皮肤停止了沸腾。她定睛一看,自己的鼻子竟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蜷缩着的人形。她瞪大眼睛,把脸几乎贴在了镜子上。在被撑得几乎透明的皮肤下,王可云看到,那是一个血红色的人形,连人形的五官都依稀可见。
??? 她伸出颤抖的食指,摸了一下那个人形。她的手指刚碰到人形,人形的皮肤竟然像吸了水的卫生纸一样,一下就皱在一起破掉了,黑红色的血冒了出来。
??? 王可云再也抑制不住恐惧,狂叫起来:“鬼,有鬼啊!”
??? 可是,她一用力张嘴,鼻子上的皮肤竟然完全撕裂开来,黑红色的血水决堤般喷出。没了皮肤的包裹,蜷缩着的人形舒展开来。它低着头,四肢无力地下垂,浑身血红,没有一点儿皮肤。叫了许久,王可云才恢复些理智,她使劲儿拽了一下小鬼,想把它甩下来。可是,她只要使劲儿一拽就痛苦不已,感觉那个小鬼的脊柱已经和自己的鼻梁骨融为一体了。
??? 王可云赶紧捂着鼻子,跑出了病房。奔跑的动作让小鬼的手脚不断地晃来晃去,一下下敲打着她的皮肤,使她更加惊惧慌乱。
??? “徐慧,徐慧!救命啊!”
??? 王可云狂叫着,可并没有人回应她。此时,她感到鼻子附近传来一阵疼痛,就斗着眼珠,看向自己的鼻子。只见血红色的鬼抬起了头,慢慢伸展四肢。之后它转过头,用一双黑色的眼睛阴鸷地瞪着王可云的双眼。看了一会儿,它猛地张开嘴向着王可云的右眼下方咬了下去。王可云已经吓疯了,哭喊着拍打、抓挠红色的鬼。可她并没有伤到鬼,却把自己的脸抓挠出一道道血口子,血瞬间滴落了下来。
??? “快把这个贴上!”突然,一只手从她的背后伸出。
??? 王可云扭头一看,那只手里夹着一张黄纸。她来不及考虑,抓过纸就贴在了自己的鼻子上。
??? 瞬间,那个红色的鬼就不动了。王可云虚脱地趴在地上,嘤嘤地哭泣起来。良久,她才缓过神,起身擦擦泪往背后看去。她的身后是一扇病房的门,刚才那只手就是从门上的窗里伸出来的。她把身子贴在门上,伸头往门内看去。
??? 徐慧的目的
??? “谢谢你救了我!你是谁?”王可云说着话,向门内张望了起来。
??? 当王可云看清门内人的面目时,不禁捂着嘴后退了几步,险些再次叫出来。门内阴影处站着一个女生,她扭曲粗糙的脸上布满了凌乱的鼓包,这些包把五官挤得全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仔细看去,发现这些鼓包里面竟然是人残破的四肢、躯干和头。
??? “别怕,我和你一样,都被徐慧给骗了。”
??? 门内的人叫刘莉,她也是被徐慧骗来做试验的。据刘莉所知,徐慧根本不是在搞美容试验,而是在进行一种叫“脸坟术”的邪术。这种邪术成功后,鬼就可以把自己的坟安在人脸上。
??? “我和她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害我?”王可云又震惊又愤怒。
??? “因为她犯错,失手杀了人,但她花钱请人做伪证躲了过去。这辈子虽然躲过了惩罚,但下辈子依然会受到惩罚。就算她死后躲着不投胎,鬼差还是会来抓她的。后来,不知道她从哪儿听来这个邪术,就找来人和鬼进行试验。她想练好此术,等自己死后能躲进脸坟中。”刘莉咬着牙说道。
???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王可云无助地问。
??? “你先把我放出去。”刘莉摇晃着门说道。
??? 按照刘莉说的,王股好奇心使我步步慢慢走进那间病房,房间里阴沉沉的,没有灯。全靠走廓里的灯光和窗外不时出现的闪电,我才勉强看清这房间的大概情况。大小和老爸住的那音差不多,窗户对着门,房门严实地关着。房间里摆着张床,只有靠着窗户的那张床上似乎躺着什么,不过模糊只能认出那是个人。可云悄悄溜进了徐慧的办公室。巧的是,徐慧没在办公室。偷来钥匙后,王可云打开了关着刘莉房间的门。出来后的刘莉拉起王可云就跑到一个房间的门前,打开门走了进去,王可云也跟着走了进去。
??? 进入房间后,王可云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只见屋子里的架子上摆满了瓶瓶罐罐,里面泡着的全是飘飘荡荡的躯干、四肢和人头。刘莉拿起其中一个瓶子摇晃了几下,瓶中的人头像烟雾一般散掉了,紧跟着整个瓶子内的液体都变成了黑红色。待瓶子静置一会儿后,黑红色的液体又慢慢聚拢,变成了人头。
??? 见王可云看得入迷,刘莉说道: ”这是泡魂液,里面泡着的全是人的魂魄。徐慧将鬼的魂魄分解,泡在泡魂液中,等时机成熟,再注射到人的脸上,就能练成脸坟术了。“
??? 听到刘莉的解释,王可云摸着自己的脸,浑身发寒。
??? 解释完后,刘莉在这些东西中翻找了起来。翻找一阵后,她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 ”你在找什么?告诉我,兴许我能帮上忙!“王可云说道。
??? 刘莉听到这话,抬眼看了王可云一下,并未回答。
??? 就在王可云纳闷儿的时候,一阵冷风忽然吹得她腿脚发凉。她低头一看,一股黑气正在脚下盘踞。
??? 黑气越聚越多,慢慢升腾起来。直到有一人多高时,黑气凝聚成了一个穿着黑袍、满身腐肉的鬼。
??? ”这……“王可云指着自己的面前,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这时,刘莉发觉不对,抬头看到那个鬼,大叫道:”往下就跑了层,我就看到了叔叔公司。站住了脚,往后看,自己刚刚跑下来的楼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那里,像往常样,只是扇窗户。不好,看来脸坟术不够成熟,鬼差嗅到你睑上那个鬼的气息,来抓它了!“说着,刘莉拿起身边的东西砸向鬼差。
??? 趁着鬼差躲避的工夫,她赶忙拉起王可云跑出了房间。一直跑到美容所的大门前,她们才不得不停下,因为门被锁上了。
总经理开始讲事情的经过。??? ”鬼差不是来抓鬼的吗,咱们跑什么?“王可云不解地问。
??? 刘莉边在大门附近翻找东西,边说: ”因为脸坟术的关系,要是你脸上的鬼被抓走,你的魂魄也可能会被一起带走。“
??? 此时,一股冷气突然袭来,让王可云头顶又冷又麻。她伸手摸了摸,把手放在眼前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只见她手上全是黑色的黏液。她一抬头,正好撞上一张倒着的鬼脸。那个鬼差追来了!
??? 鬼差迅速伸出只剩白骨的手,将两只手变成两个钩子,往王可云脸上的小鬼头上狠狠地勾去。
??? ”闪开!“
??? 刘莉一把推开王可云后,眼睛扫到墙上挂着的辟邪桃木剑,连忙拽下。她想从剑鞘中拔出剑,可剑却被卡住了,她只能带着剑鞘往鬼差头上劈去。由于那把剑被卡在剑鞘中,威力并不大,没能要了鬼差的命,只是让它受了伤。
??? 鬼差倒地不起,刘莉从一个花瓶下找到大门的钥匙,打开门,拉起已经傻掉的王可云跑了出去。
??? 她在骗人
??? 直到学校的后门,她们俩才停下。王可云想立刻回到寝室,刘莉赶忙拉住她: ”你这副鬼样子,回去会吓到同学的。而且,刚才那个鬼差随时都会追来。“
??? ”那我该怎么办?“王可云更慌了。
??? 刘莉倒挺镇静,她拿出一把刀,使劲儿撬着剑鞘。她要赶在鬼差来之前,把我带他去洗了个澡,替他买了套新衣裳,还请他吃了个饭,然后将他领来酒吧,让我的委托人看看。剑给拔出来。
??? 但是,还没等她拔出剑,一团黑气就从王可云脚下慢慢升腾起来,包裹住了她。王可云拼命地挥舞双手,试图驱散这些黑气,却没有任何效果。只见黑气很快聚拢,鬼差出现在了她面前。它用双手的钩子对着她脸上的鬼,左右开弓。
??? 王可云此时只能不停地躲闪,连尖叫的时间都没有。经过一晚上的折腾,现在她已经体力不支了,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 ”你撑住!“一旁的刘莉大喊一声,猛地把剑抽出来,劈到了鬼差的头上。鬼差只顾着抓王可云脸上的鬼,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刘莉。这一剑下去,鬼差的脑袋一下就成了两半,一股黑烟从裂口中冒出。待黑烟散去,鬼差便无影无踪了。
??? 危机解除,王可云虚脱地趴在地上大口喘息起来。现在,她真的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
??? 突然,又一阵冷风从后面袭来,她挣扎着抬头往身后看去,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刀直直地扎了下来。她奋力一扭身,刀戳中她的衣袖,在她胳膊上留下一道口子。她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又一刀冲着她的后背扎了下来。王可云只能挣扎着翻身,躲过接二连三地攻击。最后,她实在累了,仰面躺在地上,双手死死地抓住刀柄,往上推着。
??? 当看到握刀的人时,王可云着实吃了一惊。
??? 她吃力地问道:”刘莉,你做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 ”你不能怨我,谁让徐慧把我男友的魂魄放到你的脸上,以此来要挟我!你不死,它就要永远待在你脸上任徐慧摆布。“说着,刘莉咬着牙,努力把刀往下压。
??? 看着刘莉额头和颈上暴出的青筋,王可云感到一阵绝望。很快,刀尖接触到了她脖子上的皮肤,让她感到一阵刺痛。
??? 就在王可云以为自己就要实际上自李大婶回家以后,风水先生又迅速走到村东头那口池塘边上去,当然不是欣赏景物,已是初冬,池塘里没有朵莲花,只有许多黄褐色的莲杆子和或黄或绿的莲叶,当然数量也极少,毕竟也快到了收获莲藕的季节,池塘里剩下的这些,只是苟延残喘罢了。命丧黄泉时,刘莉突然惨叫一声,倒在了她的身旁。她转头一看,徐慧正拿着一块砖头站在刘莉身后。
??? 刘莉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挥刀砍向徐慧。
??? 她一边砍,一边说: ”快把我男友剩下的魂魄交给我,要不我就杀了你!“
??? 徐慧并不示弱,用手中的砖头不停挡着劈过来的刀,说道:”你男友剩下的魂魄我就带在身上,信不信我现在就把它放出来,让鬼差抓走?“
??? 听到这话,刘莉停住了手里的刀。趁机,徐慧用砖头一下拍在刘莉的头上,让她当场晕了过去。
??? ”你必须跟我回去小兰上气不接下气,"叔叔,那个那个山里的祠堂。"!“徐慧拉起王可云就要走。
??? 王可云一把推开徐慧的手,怒道:”你休想再骗我!“
??? 没想到徐慧居然跪了下来,哭着说道:”我和刘莉都大你三届。我俩本来是好姐妹,我是被她骗来的。毕业后,刘莉开了家美容所。她的男友为了帮她减少成本,就进了一批假药,结果害死了人。
??? 于是,她的男友畏罪自杀了。可死后它才知道,惩罚是很难逃脱的。经过一番打听,他们知道了脸坟术。为了试验脸坟术,刘莉亲自出马。但没想到,试验失败了,让她成了那副鬼样子。然后她把我骗来,说她做试验的时候被炸伤了,让我出面帮她招人试验美容药,药物成功后她好能尽快恢复。
??? . 直到不久前,我才发现了她的真实目的。为了弥补过错,我用她男友的魂魄要挟她,将她关了起来。然后,我去求高人,找到了药,很快就能让你的脸恢复。“说着,徐慧拿出一瓶药水和一袋黑色的泥土。
??? 看着这些东西,王可云将信将疑。
??? 见王可云不信,徐慧又说: ”估计你也知道了,要练成脸坟术,必须把魂魄分解泡在泡魂液中,再注射到脸上。刘莉一定说是我要进行脸坟术吧?你想想,如果真的如刘莉所说,是我要练脸坟术,那么我死后,如何分解自己的魂魄,将自己的魂魄注射到你的脸上?“说完,她生怕王可云不相信自己,就抽了一点儿药水打在自己脸上,还挖出一些黑色的泥土涂在了脸上。
??? 这下,王可云总算放下了戒心。
??? 王可云跟着徐慧回到了美容所。在诊疗室里,徐慧揭下王可云脸上的符咒,随后将一瓶药水打在她的脸上,过了一会儿后,又把黑色的泥土涂了她一脸。
??? 上当
??? 等待中,王可云紧张极了,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中的镜子。她不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但目前,她只能试一试。
??? 没多久,她觉得脸上开始发热。镜子中,她的脸上冒出了黑烟,那个挂在脸上的红色小鬼也动了起来。小鬼先是挣扎了几下,然后用手紧紧地抓住王可云的脸皮,双脚使劲地王猎户正纳闷,忽见捕头来传唤,说在南山山坡上,发现了具女尸,让王猎户去辨认。捕头见那顶灯笼,便有些生疑,心说,这灯笼昨天自己藏好的,今天怎么在这儿?他刚要问王猎户,却见王猎户早已跑出门去南山了!蹬着王可云的上嘴唇,身体不停往外蹿,看样是想下来。
??? ”你果然没骗我!“王可云看着镜子高兴地叫道。
??? 但是,她没高兴多久,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了。没挣扎几下,小鬼的手脚就开始变软,然后逐渐变成了液态的,却没有流淌下来。随后,它的整个身体都变成液态的了。
??? 突然,王可云的鼻梁”咔嚓“一声裂开,几根血管伸出来,扎到了小鬼的身上。小丽信心满满道:"你们看到那边叠的很高的石头吧?听说很久以前,这村里有个神婆,后来和村民们有些摩擦,所以生气的神婆开始到处散播瘟疫,动物们都死了,就连村民都有不少丧生的。于是村民们纷纷起来反抗,就在这里他们用石头砸死了神婆,并把她用石头埋了起来。之后的岁月里,村民们为了祈福百病不生,会在每天的神婆死亡的那天来这里丢石头,渐渐的竟成了当地人的献。"
??? ”这是怎么回事?“王可云又疼又怕,惊叫起来。
??? 一旁的徐慧只是冷冷地看着,并未作答。
??? 小鬼身上的液体顺着血管流向了王可云的脸上。透过皮肤,她能看到这些液体在不断流动。随着流动,液体的颜色逐渐变淡,融人了她的皮肉中。她摸了摸脸,发现脸上的皮肉变得如同泥土一般柔软,稍稍一戳就出个坑。最后,小鬼体内的液体被吸光了,只剩一张黑色的干皮脱落下来。而她的鼻子处,竞变成了一个血窟窿,几根凌乱的血管露在外面。
??? ”你——我居然又上了你的当!“王可云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徐慧怒吼道。
??? 徐慧”哈哈“大笑起来。
??? 但是,笑了没几声,她的头就被砸出一个血窟窿。徐慧吃惊地回头一看,发现刘莉站在自己身后。
??? 刘莉举起椅子,朝着徐慧的头顶狠狠地砸了起来。
??? 看到这一幕,王可云吓傻了。她想上前制止,却又不敢。
??? 刘莉一下下挥动着椅子,把徐慧的头骨砸得”咔咔“直响。很快,徐慧整个头顶都完全凹陷下去了。远远看去,她的头仿佛一只阔口大碗。
??? 但就算如此,徐慧居然还是站着的。她阴阴地笑起来,把手伸进头顶的大窟窿里,在里面搅动了起来。搅动了一会儿,她从里面扯出一个血淋淋的人形。这人形一出来,就被吸进了王可云脸上的窟窿里,之后,窟窿就复原了。
??? 徐慧从王可云脸上探出头,得意地说: ”其实在找人做伪证后不久,我就出意外死了,只是你不知道。由于没人把我的魂魄泡在泡魂液中,我就研究出了这个办法:先在人的脸上放入一个鬼的部分魂魄形成脸坟,再把它剩下的魂魄与符水混合打进脸坟,让这两部分魂魄融合,化掉这个鬼的魂魄。之后,用我坟地上的泥土铺满脸坟,让脸坟中填充我的气息。如此一来,空了的脸坟自然就会把我吸进去。当我发愁去哪儿找合适的鬼时,你骗我去给你试验脸坟术,把你男友的鬼魂送上了门。然后我囚禁了你,并骗来王可云。这样,我才得以练成脸坟术。“
??? 刘莉气得面色铁青,她用双手掐住王可云的脖子,吼道: ”我现在就杀了王可云!她死了,你立刻就会暴露出来,鬼差马上就会把你带走,你就不得不受惩罚了!“
??? 王可云被掐得面目通红,额头暴起青筋。她使劲儿抠着刘莉的手,指甲深深地扎进了刘莉的肉里。可就算如此,刘莉也没有放手的意思。眼看王可云就要断气了,徐慧大笑了起来。
??? ”死到临头了,你居然还有心思笑?“刘莉愤怒地吼道。
??? 直到笑够了,徐慧才说: ”你要是掐死她,你就有罪了。下辈子,甚至下下辈子,你都要受到命运的惩罚,会过得很凄惨的!“
??? 听到此话,刘莉一惊,赶忙松了手。王可云捂着脖子,跌坐在地上不住地咳嗽喘息。
??? ”哈哈,你没有办法了吧?“徐慧得意地说道。
??? 就在徐慧得意之时,刘莉附在王可云耳边说了几句话。听完刘莉的话,王可云惊得瞪大了眼睛,嘴里直念叨: ”不可能……“
??? 看着王可云远去的背影,刘莉大叫道: ”命运是躲不过去的。就像我男友,他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徐慧,你也一样!“
??? 王可云转过头,徐慧从她的脸上冒出头,阴阴地笑着。
??? 尾声
??? 几天后的傍晚,王可云坐在阴暗的角落里。她”嗤嗤“地疯笑着,一滴滴眼泪滚落下来。
??? 突然,她举起手中的刀,狠狠地戳向自己的眼睛。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小王路上都在抱怨这里苦那里不舒服的,这下总算可以有机会享受下了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己一心一也许,她不是个聪明或有教养的女子,旦沉默打破,她会有粗哑的声音和肤浅的笑意,无聊的谈吐和粗鲁的举止。但是,她只是他生命中又个匆匆的美丽过客而已。如果不是他,有天,她会只剩下干瘪的双颊和苍苍白发。而他会让她永远美丽。他会在她的美成为明日黄花之前将之冻结。意爱的男友,居然拿着自己辛苦冒险挣来的钱去追别的女生。他要学吉他,是因为最近看上了一个喜欢音乐的富家女。除了自己,学校里的人都知道这些。如果不是刘莉告诉她,她还会被蒙在鼓里。
???这时候,拍手声又响了,像个快乐的小孩子,在空旷的楼梯上空灵的响着。 ”我谁都不怪,要怪就怪我瞎了眼!“王可云嘴里念叨着,用刀一下下地戳向自己的双眼,却一点儿都不觉得疼。
??? 血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一地。直到王可云倒在血泊里,她脸上依然保持着那种疯笑。
??? 王可云一倒下,一团黑雾立刻围住了她。一双白骨钩子从雾中伸出,沿着她的鼻梁骨左右一拉,打开她的脸,钩出了不断挣扎喊叫的徐慧。

标签:姐妹男友真实恐惧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