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盗墓鬼故事之斗魂刹

盗墓鬼故事之斗魂刹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另外的“我们”
??? 我把手电筒尽量抬高,圆形的光柱在这漆黑的墓道里,就像一条透明的巨蟒,紧紧地咬住前面那两条摇晃着的黑影。
??? 身后的麻老五不停地擦着额头上对了,第个送来的包包里有我上次放的刀子,把鞋割下来,这个该死的卖家,送的什么破玩意!的冷汗,一只手还紧紧地拉住我的衣角,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那只手在剧烈地颤抖。
??? 也难怪他会这么紧张,前面的两个人,怎么看都是我们两个。
??? “三哥,那、那不会是我们的魂吧?”他低声问我。
??? 我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出声。手电光射在冰冷的墙壁上再折射回来,我可以想出两张惨白的脸在昏暗的光线中那恐怖的样子。可奇怪的是,那两个人好像根本没有感觉到光芒的存在,依旧缓慢地向前走着,并且在不远处拐了一个弯,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外。
??? “跟上去。”我说道,然后握紧铁锤,快步向前面冲去。
??? 墓道的拐角处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尸臭,一扇厚重的石门平躺在我们的脚下,墓室的入口就像一张大嘴,在对着我们狞笑。看着满地的石屑,我知道,这是前面的“我们”刚刚才打开的。
??? 我关掉手电筒,尽量压低身体,探头向里面望去。
??? 墓室并不是很大,除了两口已经腐烂不堪的棺材以外,再无任何东西。我的目光沿着光滑的墙壁向上搜索着,忽然,一个高高凸起的人形图案闯入了我的眼帘。不,那并不是什么图案。而是一个活人,一个紧贴在墙壁上面的人。而且,那个人居然就是我自己。
??? 在“我”的身边,手里握着铁锤的麻老五正瞪着一双怪异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
??? 人行十几年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难道就像麻老五所说的,它们是我们的魂魄?
???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忽然,一个阴冷而毫无起伏感的声音钻进了我的耳朵,声音竟然来自那个紧贴在墙壁上的“我”。
??? 它居然在叫着我的名字。
??? “别过去!”,麻老五忽然对我说道, “它在叫我们另外的两个魂魄,如果我们去了,就会连仅剩下的魂魄也丢掉,成为行尸走肉。”
??? “你真的认为这是我们自己的魂魄,”我看着他问道。
??? “当然了。”麻老五对着我咧咧嘴, “这古墓一定有什么特殊的装置,可以引出我们的一魂一魄。如果我们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恐怕就会永远留在这里了。”
??? 我不由地一抖,正要再仔细看时,忽然,一声沉闷的声响,这间墓室的棚顶竟然坍塌了下来。随着棚顶的坠落,一条黑影紧贴着我的身体疾风般掠过,“呼”地一声钻进了漆黑的墓道。我只感到一股透彻骨髓的寒冷,沿着衣服的缝隙钻进了身体,好像顷刻间连骨头都结满了寒冰。
陈伟的这个碟盘是用彩色硬纸板做成的,盘面为圆形。下面是个小圆盘,小盘的中心是立柱,立柱的上段有个指针,指着下面大碟盘上的小空格。立柱下面套有个小小的轴承,大盘就固定在小轴承上,原理就是依靠轴承的转动带动上面的大盘。碟盘的正面画有十个空格,每个空格里面写有不同碟语。使用者转动碟盘,碟盘停止转动后,指针所指的空格,里面就写着想要得到的答案。??? 一股灼热的血红色液体飞溅而出,溅了我和麻老五满脸。那个“我”和“麻老五”竟然被沉重的棚顶砸得粉碎。
??? “我、我的魂!”麻老五惊呼一声,可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没了血色。
??? 我没有理他,虽然面前的场面真的很骇人,但我现在关心的却不是这些。我飞快地打开手电筒,就向那个黑影消失的墓道深处照去。黑如泼墨的甬道里,赫然是两只骨碌碌乱转的巨大眼睛。
??? 2、合体的人头
??? 刚才的那两个人根本就不是我们的魂魄,这一点从满地的血迹就可以证实,可我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想这些。
??? 手电的光柱里,是两颗连接在一起的人头,确切地说,是两颗完全生在一起的人头。它们的下巴骨只有一个,从脸颊的上部分分开,共用一张嘴,每颗头上也只有一只眼睛,那血红色的眼珠还在飞快地转动着。
??? 虽然人头面"我又不是调查事件的,确定她最后停留的位置就可以了。"部扭曲,但从那眼睛和鼻子上,我依稀觉得这竟然就是我和麻老五人头的合体。也许是在刚才墓室棚顶落下的那一刻,它们在魂魄的支撑下,挣脱了身体逃了出来,之后又被巨大的惯性连接在了一起,可另外的两只眼睛跑哪里去了?
???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日正好是我岁生辰,奶奶傍晚时分,准备要炖只鸡给我庆生,我坐在炉灶旁等的无聊,就偷偷跑出去玩,结果刚好被赵万虎撞见,但鉴于我过生辰,他也就没有多管。我们看到的都是幻象,包括刚才的那两个“我们”。是墓室的特殊设置扭曲了我们的目光,使我们的目光折射回来,从而看到了我们自己。
??? “不会吧?”麻老五狐疑地看着我, “如果我们看到的真是自己,那么刚才被砸死的人又是谁?”
??? “不要管它们。”我小声地对他吼道, “跟紧我,快走!”
??? 渐渐地接近人头,我看到墓道已经到了尽头,人头的后面就是那扇已经风化了的石门。一条粗粗的铁链横穿过石门的中间,两端深深地镶嵌在石壁里。而人头就立在那条铁链上,血肉模糊的脖子还在不停地向下面滴着血。
??? 麻老五有些不甘心地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碎石填满的墓室,大步跟了上来。
??? 计算了一下距离,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然后猛地关闭手电筒,在光芒还没有完全消失的瞬间,我跳起来,挥起铁锤就向人头的方向猛砸。
??? 一声清脆的爆响从黑暗中传来,黏糊糊的液体溅了起来,我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从人头的嘴里发出来,没等抽回铁锤,手臂忽然一麻,冰凉的感觉瞬间流满全身。
??? 身后的麻老五打开电筒,我看见那颗已经被我砸得面目全非的人头,竟然死死地咬住在反复照了好几次镜子和好几面镜子之后,林韵之终于确定不是自己的眼花了,也不是镜子有问题。她欣喜的想着变美后的自己应该怎样,她觉得自己首先要甩掉自己那个没用的男朋友。了我的胳膊。
??? 我惊呼一声抡起手臂就对着墙壁撞去。
??? 人头撞在坚硬的墙壁上,再次发出骨头破碎的声响。两颗眼珠从塌陷的眼眶里滚了出来,落到地上。几块碎骨刺入我的手臂,凉如寒冰。
??? 我不敢大意,继续挥动手臂,眼看着那颗头骨已经瓦解,只剩下黏稠的脑髓顺着我的手臂流淌。
??? 没等我喘过一口气来,身后的麻老五忽然发出一声惊叫,两条烟雾一般的鬼影从墓室那堆积的石头缝里钻了出来,径直扑向我们。就在同时,我身前的石门发出一阵“吱吱嘎嘎”的怪声,铁链就像被一股看不见的大力骤然拗断了,如同两条发现了猎物的毒蛇,向我们激射而来。
??? 3、斗魂
??? 就在铁链接近我身体的瞬间,我靠在了墙壁上,铁链从我的身前飞掠而过。锈蚀的铁链笔直地穿过了麻老五的胸口,“啪”地一声打在了墙上。
???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条铁链竟然没有伤害到麻老五,而是"砰!"的声,门被踹开了,走进来伙怒气冲冲的人,手中都拿着棍棒。沿着墙壁的缝隙钻了进去,悬在了半空中。而麻老五的身体从铁链中间挣脱出来, “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
??? 我的大脑一转,猛然明白了,这铁链原来是无形无体的,或者说,和刚才的情形一样,只是我们眼里的幻象。
??? 我低头看了看铁锤上面残留的碎骨,一丝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 麻老五后面的鬼影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它们从麻老五的头顶掠过,向我直扑过来。我清楚地看到烟雾之中那闪动着的眼睛,鬼火一般地向我移动过来。
??? 我急忙俯下身子,身体几乎贴在了地上,在青烟掠过的同时,我挥锤对着烟雾猛击。
??? 铁锤穿过烟雾,差点儿砸到自己。一只冰冷的手骨从烟雾之中探了出来,一把抓住了我胸前的衣服。我一个翻身从地上跳起来,没等挣扎,身体已经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大力拉扯着向石门扑去。
??? 在身体即将撞到石门的时候,我用力一挣,衣服被撕破了,可惯性还是带着我向前踉跄着扑去。
??? 眼看着自己的头就要撞到石门,我慌忙地伸手去支撑,可没想到,自己双手竟然从石门的中间一穿而过,紧接着整个身体就从门中间穿了过去。
??? 脚下一绊,我摔倒在了地上。
??? 回过头来,我吃惊地看着那扇无比沉重的石门,不知道这如此笨重的家伙,怎么也会是幻象。
??? 来不及思索,我就从地上爬起来,抬头看见刚才的那两缕青烟已经极快地飘了回来,再次对着我直扑过来。我慌忙地转身就向墙角跳开,双脚刚刚落地,忽然脚下一震,一块铺在地上的青石板被我踩翻了过来。青石板的下面居然露出了一个车"哐当"声关了门,又慢吞吞地朝前走。方形的黑洞,我“呼”地一声就落了下去。
??? 双脚踩到了一团柔软的物体上,趁着青烟还没有飘过来,我低下头打开了手电筒。立刻,眼前的情景惊得我目瞪口呆。
??? 这哪里是什么黑洞,分明就是一口镶嵌在地上的棺材。
??? 棺材的盖子用青石板压住,早已经腐烂了,根本就无法承受我的重量。里面的尸体也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我的双脚陷进它的肚子里,已经发黑的肠子如一条条巨大的怪虫,紧紧地缠住我的脚。
??? 我拼命地抬高双腿,想要从里面跳出来,可就在这时,我忽然惊恐地发现,老尸那已经只剩下白骨的头缓缓地抬了起来,好像要看看是什么东西进入了它的身体。忽然,它的一只极细的手骨从旁边伸了过来,如冰的骨头极快地抓住了我的脚踝。
??? 我用力一蹬,就听到一声骨头断裂的声响,原来这老尸的骨头被封在这里千年,早已经风化,变得脆弱不堪。
??? 我抓住棺材的两端,正要跳出来,头顶忽然被一阵冷气笼罩,那两条青烟般的鬼影已经凝聚成了一团,向我疾落下来。
??? 我一边继续用力狠踩身下的老尸,一边挥锤对着青烟猛击,试图阻止它的进攻,并伸手去口袋里摸索纸符。
??? 做我们这一行的,永远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危险,所以在临来之前,我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 还没等我把纸符扔出去,忽然,一阵疾风扑面而来,一颗圆滚滚的、还带着黏糊糊液体的球状物体直飞过来,狠狠地打在了我的手臂上。纸符应声落地,不偏不斜地落到了老尸的额头上,老尸已经折断的手骨停在了空中。而那颗球状物体却从我的手背上弹起,笔直地对着父亲好凶哦。太奇怪了,点都不像原来的父亲。母亲看起来好委屈。我知道,我也委屈。父亲变了好多。发生了什么事吗?难道跟家里的事有关?伯父和太婆吗?可是,为什么?我的额头砸来。
??? 我终于看清了,那竟然是刚才被我砸碎的连体头骨的眼珠。
??? 4、麻老五
??? 我已经没有机会再从棺材里跳出来,所幸老尸被纸符定住,我可以专心对付面前的鬼影和那颗鬼眼珠。
??? 铁锤一次次地从眼珠的旁边划过,却无法碰到它。因为有纸符在手,那团鬼影不敢过于接近我。
??? 就在我筋疲力尽的时候,忽然,不远处的石门发出一声轻响,麻老五从外面闯了进来。他显然还没有弄明白,这坚固的石门怎么会容他无声无息地钻进来,他不禁脸色蜡黄地回头看着石门。
??? “老五,还不快来救我!”我对着他大喊小戴耸耸脑袋,从水里冒出头来。就在这时,他看到艘渡船往远处徐徐开来,上面是个戴着斗笠的农夫,看不清脸色。道。
??? 麻老五被我的喊声吓了一跳,飞快地向我跑来。我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扔给他,自己则更加用力地挥动铁锤阻挡鬼眼珠的袭击。
??? 纸符被麻老五点燃了,那两条鬼影胆战心惊地向后倒退着,最后竟然高高地飘到了棚顶。
??? 趁着鬼眼珠也被纸符逼退的瞬间,我从棺材里跳了出来。这才发现,这间墓室里根本没有任何东西,除了我刚刚跳出来的那口棺材以外,连一件像样的陪葬品都没有。
??? “我们上当了,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贝,而是可以把我们引入地狱的疑冢。现在听我的,我们快点儿出去!”我对麻老五说道。
??? “不、不会吧,我们是不是还没有找到地方?”麻老五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不甘心地向四周巡视着。
??? 我不再理他,当先迈步向石门走去。可刚刚来到石门口,又是一阵疾风扑来,从石门的缝隙里猛地伸出一条粗壮的手臂。紧接着,一个高大的人体骷髅就像从地狱中冒出来的一样,极快地从石门中扑了出来。
??? 我大叫一声,用力挥锤猛击。铁锤砸在骷髅的头顶,被弹了起来,我倒退几步,差点儿摔倒。正要喊麻老五,却猛然发现,他的身体竟然毫无来由地从中间折断了。就像有一双我们看不见的大手,把他的身体硬生生地拉断了。
??? 身前的骷髅已经近在咫尺,我来不及再去寻找麻老五的死因,慌忙地向旁边跳开。没等站稳,刚刚被麻老五用纸符逼退的鬼影和鬼眼珠就抓住机会,向我直扑过来。
??? 我大叫着倒在地上,一边向旁边飞滚,一边抬起腿来就踢向了还没有倒地的麻老五的下半截身子。
??? 麻老五的身子倒在了刚刚冲过来的骷髅身上,骷髅那尖如鹰爪的手指从他的身体中间穿过,把他的下半身撕裂了。我借此机会,滚到了墙角,飞快地爬起来,掏出了最后一张纸符。
??? 鬼影再一次被纸符逼退,可那具骷髅却依然慢慢地向我逼来。
??? 铁锤一次次地从骷髅的头顶弹起来,我围着墓室的墙壁不停地转着圈。
??? 终于,在我最后一次用尽力气把铁锤砸向骷髅的时候,铁锤被它抓住了。骷髅的力气极大,我被它拉扯着向前扑倒,铁锤脱手而出。我闭起眼睛,完全是下意识地挥拳对着骷髅砸去。
??? “噗”地一声,我的拳头竟然深深地陷入了骷髅的胸部。一团冰凉的液体顺着拳头的两侧流了出来。骷髅的身体猛地一阵摇晃,我吃惊地发现,这骷髅的头部坚硬如铁,可胸部却不堪一击。
??? 我的勇气大增,挥拳就再次打了过去。
??? 就在骷髅倒地的同时,忽然,一阵冷风从麻老五的尸体旁刮了起来。
??? “不好!”我暗叫一声,一定是刚才袭击麻老五的那个我看不见的东西袭来了,刚刚落下的心顷刻间又被巨大的恐惧包围。
??? 5、冤魂区
??? 在冷风接近我身体的同时,我跳到了石门的旁边,低头就对着石门撞了过去。令我没想到的是,那原本形同虚设的石门这~次竟然变得十分坚硬,我被一股大力反弹回来,头险些被撞破。
??? 冷风就像一团平地刮起的小旋风,围着我旋转。我好像进入了一个狭窄而又密封的空盒子,连气都喘不上来了。我拼命地摇晃着纸符,抵抗着来自四周的巨大压力。我明白了,这冷风来自古墓之中的冤魂,如果不是手里的纸符,估计我也已经和麻老五一样被撕碎了。
??? 脚下一绊,我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麻老五的尸体旁边,他的腿已经被撕开了,鲜血淋漓地躺在我的脚下。而那个打火机,就在他的身边。
??? 顾不得害怕,我低头捡起打火机就点燃了纸符。
??? 火苗腾起的一刻,身边的冷风骤然间散开,我抓住机会,再次跑到了石门跟前。这一次我不敢再直接向外钻,而是飞起一脚踢向石门。
??? 石门发出一阵抖动,已经风化的石头开始纷纷脱落,一条已经折断的铁链从外面弹射进来,穿过石门,径直地穿过了我的身体。
??? 冰冷的铁链从我的胸口穿过,居然射进了我身后的墙壁之中。而我却只感觉到一股寒意,身体竟然没有受伤。
??? 一种比铁链还要寒冷的感觉从心底爬上来,可是我没有时间去想这些。身后的鬼影和那只鬼眼珠已经从棚顶落下来,而那团冷风也好像感觉到我没有了纸符,以最快的速度向我扑了过来。
??? 我下意识地俯身抓起一件东西,对着身后就抡起来。
??? 只听几声闷响,我竟然在慌乱之中捡起了麻老五的一条大腿。可我立刻就知道,自己做对了,腿骨砸在烟雾之中,就像砸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顷刻间从里面传来一阵惊慌的尖叫。而这叫声,也进一步证实了我的推测是正确的。
??? 麻老五的腿骨已经被我砸断了,我毫不犹豫地捡起了他的上半截身体,对着冷风掷了过去。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备用的铁锤,回身就对着石门猛砸。
??? 石门在我一次次的攻击下,终于轰然倒塌下来。
??? 我大步跑出墓室,并没忘记回身捡起麻老五那条已经断掉的大腿骨。不是我想要把它带回家,而是我知道,它可以保命。
??? 果然,我刚刚来到漆黑的墓道,迎面就飞来了另外一只一直守在门口的鬼眼珠。我大吼一声抡起麻老五的腿骨,就恶狠狠地砸了下去。鬼眼珠被砸到了坚硬的墙壁上,里面的液体溅了我满脸。
??? 我不敢有丝毫的迟疑,飞快地向墓道的出口跑去。可刚刚来到墓道的尽头,身后那幽暗的空间里,就毫无预兆地伸出了一只大手,冰冷的手骨死死地抓住了我的肩膀。
??? 6、鬼眼看生死可能是因为他来的太迟了,此时医馆门窗紧闭。现在是月的天气,不过因为在山里阵阵风吹得他冷的直起鸡皮疙瘩。王全想总不能就这么干晾着吧,还得给宋健这小子再打个电话才行。依旧是关机,不过没过会儿宋健他给了短信。"哥们,我这手机出了这问题,听村里人说你来了我就猜你可能给我打了电话,我现在在外面给人诊病你在外面坐坐吧,差不多我就回来。"
??? 我已经不敢再回头,挥起麻老五的腿骨就对着身后砸去。
??? “三哥,是我。”身后忽然传来麻老五的声音,吓得我双腿发软,差点儿坐到地上。回过头来,果然看见麻老五那一张麻脸正对着我笑。
??? 此刻,麻老五已经没有了实体。如果不是他那一张麻脸,我真的不敢肯定这一次是不是又遇到了幻象。而令我害怕的是,他的身后,那团鬼影和那只一直在墓室里纠缠我的鬼眼珠,竟然也飘在空中。
??? “你……”我倒退着,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 “三哥,你也出不去了。”麻老五看着我手里的那条还在滴着血的大腿,说道, “你难道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吗,我也是刚刚才想明白的,早在我们进入古墓的时候,就都已经魂魄离体了,被砸死的那两个人其实才是真正的我们。”
??? 我没有说话,麻老五的话再一次印证了我刚才的推测。
??? “刚才的墓室倒塌了,我们的身体都被砸碎了,只有两颗头逃了出来。可又被我们自己砸碎了,魂魄只好附身在眼睛中。而我身后的烟雾,其实是我们另外的魂魄,我们的三魂现在都在这里了。”麻老五怪异地看着我,说道。
??? 我仍然沉默着,墓室里的机关使我们的魂魄离开了身体,这也是那道石门无法阻止我们的原因。而麻老五的身体之所以可以攻击鬼魂,原因就是他的身体也是虚幻的,我这个虚幻的人体,才可以拿起它进行攻击。
??? 这古墓里的机关并没有扭曲我们的目光,而是叫我们在死亡之后,仍然保持清醒的头脑,从而真正成为一个“聪明”的守墓者。
??? “其实,这样最好,到了那边我们还可以继续合作,我还真舍不得你这样的伙伴。”麻老就这句话,差点把傻雷死。他走过去说,领导,领什么钱啊。五继续说道。
??? 我扔掉了麻老五的大腿,一屁我叫钟凡,大学就读的就是师范大学,这座百年名校,培养出了不少的精英,但鲜为人知的是,这座学校的布局很是诡异,校舍楼与寝室点线,排成条龙形,在龙中间,更夹杂着汪清潭,潭水清澈,周围栽种着不少绿树樱花,非常养眼。虽然养眼,但有传言,这样的布局实际上是为了借势,龙腾虎跃。并以《易经》中的乾卦,进行了番修整,将龙跃潭门之势表现得淋漓尽致。股坐到了地上。
??? 麻老五慢慢地靠过来,在它的双手掐住我脖子的瞬间,我猛然清醒过来自己上当了。
??? 死掉的只是麻老五一个人,而我充其量只是丢失了一魂一魄而已。我从那扇石门进入,是因为麻老五还在,而它真正死掉之后,那扇石门也就成了真实的存在。
??? 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一切都已经晚了,强烈的窒息感叫我已经无力反抗。
??? 就在我彻底绝望的时候,忽然,那团鬼影里飘出了一条黑色的烟带,笔直地射向了麻老五,一头将它撞倒在了地上。
??? 我知道,是自己的魂魄来救自己了。
??? 我大口地喘着粗气爬起来,不顾一切地向墓道尽头逃去。
??? 身后,我的魂魄和另外的一缕青烟纠缠在一起,而麻老五则迅速地爬起来,向我追来。
???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赶在麻老五追上自己之前钻出墓道,就像我们刚刚进来时一样,一切都是未知的。

标签:真实恐惧腐烂鬼火

    上一篇:都市怪谈之脸坟 下一篇:旋转生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