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旋转生门

旋转生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机关
??? “准备好了吗?”我转过头,对盗洞里我身后的两个兄弟以及雇主陈豪说。看着他们迫不及待的表情,我抖了抖手中的洛阳铲,先跳进这墓室之中。
??? 之所以叫陈豪为雇主,很简单,他用不菲的价格请我们仨来倒这座两要了电话的青青十分高兴的走了。千多年前的斗,并且说斗里的宝贝全归我们,但除了一样。但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那是一件什么宝贝。
??? “陈老板,照顾好自己,其他交给我们就行。”我严肃地说,“别看这坟墓安安静静,却暗藏杀机!”
??? 我并没有恐吓他的意思,这盗墓本来胡飞走上前去,轻声的说到:"爸爸,你怎么又在这里想问题,是不是公司发生什么事了?"沙发上的影子没有回答,也没有动。胡飞觉得很奇怪,平时自己的父亲都会回应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奇怪,父亲不但没有搭理自己,而枪动不动的,就像是个募样。胡飞鼓起勇气走过去,他惊讶的发现,坐在沙发上的,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自己新买的兔子玩偶。就是拎着脑袋拿钱的干活,一个不小心命就陪进去了。再说,要是他在这里面出了点儿什么事,谁给我们那一半的工钱?
??? 我举着电筒,发现一副精雕细琢的汉白玉石棺,棺盖上有一条栩栩如生的龙。那龙的眼睛有如拳头般大小,目露凶光。
??? “畦!光这石棺都值不少钱了吧?”老六边惊叹边伸手去触摸那龙眼。
??? “别乱动!”我大吼一声,但还是晚了。
??? “就碰一下,应该没什么事吧?”老六笑着朝我说。但此时,我看见那龙的双眼眨了一下。
??? “快躲开!”我刚喊出口,那白玉棺盖像弹簧一样弹开,在空中翻转几圈后,朝老六砸去。
??? 那龙眼是一道机关。我眼疾手快,一把将惊呆的老六推开。那棺盖“嘭”地一声落到地上,扬起呛人的灰尘。几乎同时,一只体型不小的僵尸从棺材里直挺挺地蹦起来,手中居然拿着一把锃锃发亮的斧头。
??? 盗了这么多年的墓,我见惯了各种僵尸。虽然这家伙来得猛,我仍有把握,然而事实并不如我所想。
??? “酒鬼,家伙伺候!”我掏出符咒和桃木剑,酒鬼也拿出黑驴蹄子。
??? 我右手握剑,左手持符,口中念出熟悉的咒语:“天地乾坤,阴阳有序,除魔诛邪,破!”
??? 就在那僵尸靠近我之前,我将闪着灵光的符咒朝它打去,接着一剑刺向它心脏的位置。按照往常的经验,这家伙一定吃痛,颤抖着后退,但是就在木剑接触僵尸那一刻起,我意识到了这僵尸并不一般。
??? 不但我的桃木剑对它没有任何的伤害,就连灵符和咒语也像是不起作用。我正纳闷儿,那僵尸手中的大斧立即朝我迎面劈来,已经来不及躲开了。
??? “小心!”酒鬼奋不顾身地将我扑开,那斧头就“哗”地一声在他的后背撕开一个大口子,血如开闸的水喷出来。他惨叫一声,忍着剧痛将手中的黑驴蹄塞进那僵尸的嘴里。
??? 这黑驴蹄是僵尸的克星,是老祖宗千百年使用的看家法宝,不管是何种僵尸,没有不怕这玩意儿的。
??? 当我认为那僵尸必定被制服,想松一口气的时候,发现我又错了。那僵尸再次举起手中的大斧,朝地上的酒鬼砍去。而那只黑驴蹄仍在它嘴里,一点儿用也没有。
??? 我扔掉没用的桃木剑,捡起地上的兵工铲和那怪物厮杀开,酒鬼和老六也围攻上来。
??? 打斗间,酒鬼被僵尸一脚踹倒在地上,他捂着胸口,吐出大口的鲜血。那僵尸的斧头就要砍到他的身上。
??? “砍它的手!”我大喊,“把斧头抢了!”
??? 然后我和老六同时朝僵尸的右手砍去,只听一声“咔嚓”,那僵尸的手就从肩上断开。
??? 就在这个时候,更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掉到地上的僵尸手臂居然慢慢解体,变身成一堆虫子,它们齐刷刷地朝倒在地上的酒鬼爬去。
??? 原本已是遍体鳞伤的酒鬼立刻声嘶力竭地惨叫,那些虫子就从伤口处爬进他的肉里。
??? 我挣脱开僵尸束缚,奔到酒鬼的身边。我看到虫子在他的皮肉中乱窜,便从腰间拔出匕首,颤抖地扎进他的肉里,企图将那些虫子挖出来。但是数量太多,根本无法下手,如果把虫子全都挖出,那酒鬼也差不多断气了。我急得手足无措,这时有的虫子也爬到我的身上!我不得不赶紧退开。
??? “兵子,救我……”酒鬼痛苦地叫喊着。
??? 我看见他从头到脚像是被充了气一样地变形、臃肿,冒着气泡的血浆和肉末不断地流淌到地上。他不断地挣扎,虫子塞满了他的身体,而那些没有钻进去的,也在不断啃噬着他的皮肤。
??? 酒鬼张开嘴痛苦地叫喊,那些虫子又乘机从他的嘴里钻了进去。酒鬼干呕几声,仅仅几秒的时间后,他渐渐不再动弹了。
??? 不远处,陈豪拿着汽油瓶,扔出火折子。“轰”地一声,酒鬼的尸体上冒起剧烈的火焰。
??? “你干什么?!”我愤怒地站起来,抓住陈豪的衣领,虽然我知道这时候酒鬼已经死了。
??? “不用火烧,我们就会成为下一个酒鬼!”陈豪大声地说。
??? “这些是什么东西?”我质问陈豪。
?我走在偏僻的河滩上,鹅卵石光滑冰冷,河风吹着我的脸,我不停地走着。在漆黑的河的尽头,我看见蹲在河边的阿霓。?? “我也不知道。”
??? “是你叫我们来倒的斗,你会不知道?”
??? “我只知道这墓中有很多机关。”陈豪说,“根本不知道这些是什么虫!”
??? “兵子!”老六呼唤的声音才让我想起来,他还在那僵尸的手里。
??? 那僵尸张开嘴,露出尖牙,朝快要窒息的老六咬去。我捡起地上的铲子,一下扎进僵尸的嘴里。
??? 这时,我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问题——这根本不是一具僵尸!
??? 木尸
??? 我发现这僵尸的手臂断开的地方并不是干枯的肉体和骨头的关节,居然是木质的结构。木料表面贴有一层仿佛人皮一样的东西。
??? “天呐!”我心里冒出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
??? 这根本不是真正的僵尸,农历月初,晚上突然变天,起了些风,感觉有些冷飕飕的,不到点,客人陆陆续续走光了,两口子正准备收摊。而是一个木制的机关人,只是被做得像僵尸一样而已。断臂之所以能变成虫子,是因为有特殊的机关,而那些虫子,也是机关所造。
??? 这时,我也想清楚了为什么我的符咒和桃木剑在这“僵尸”身上发挥不了作用。
??? 老六不停地用铁铲拍打着这木尸。但木尸无动于衷,朝老六张开它的大嘴。一瞬间,一股液体从它的嘴里喷射而出。老六立即发出惨叫。
??? 那液体具有强烈的腐蚀性。老六的脸上、胸口快速地腐烂,发出“嗞嗞”的声音,同时冒出阵阵白烟。由于面部皮肉的腐烂脱落,老六的右眼珠也随之滚到地上,鲜血就像瀑布一样从他眼眶泄洪而下。
我开始害怕黑夜。我想,今晚会不会又遇到那样的事???? “不管用何种方法攻击,它根本不知道疼痛。弄不好,又要引来一群虫子,那样更加麻烦。所以不能硬拼,只能将他引开!”我立刻拿起家伙,疯狂地朝那木尸乱打一通。它终于扔下手中的老六,想要攻击我。
??? “快跑!”我指着墓室的石门。大喊。然后掏出背包里的一瓶汽油,朝他泼去。那木尸正朝我冲来,我步步后退,看准时机,将火折子往木尸的身上扔去。熊熊的大火便在它的身上燃烧起来。我一个翻滚,躲开它的攻击,也朝着石门的方向快速跑去。乘它追上之前,我们三个人合力关上墓室的石门。
??? 老六的眼睛还在流着血,我在衣袖上撕下一块布,替他止血包扎。而陈豪也脸色煞白,看来惊吓不小。这时,随着地面的晃动,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但是几秒的时间过后,又归于平静。
??? 我警惕地环视周围的情况。
??? 这是一间直径大概一百米的圆形大殿,它的四周环绕着几十个墓门,每个墓门同我们身后的及其相似。大殿中央地面画有一个太极图,还有一根粗大的柱子,柱子旁立有一块两米的石碑。
??? 最显眼的是柱子的上端依附着一只大大的鸟。此鸟青毛红冠,作展翅状,它的双翅一共有十来米长,眼珠有成人的拳头般大小,双爪修长尖锐,似乎马上就要朝我们飞过来抓住我们一样。
??? 陈豪缓缓地朝大殿中央的石碑走去。我也紧跟上去。
??? 光滑的石碑上刻有奇形怪状的文字。不像是小篆,像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一种文字,那时秦国还未统一,文字也比较混乱。但是我发现陈豪在认真地看着那些字,并且显得很激动。
??? 当他为我解释上面的记载时,我才意识到危机已经降到头顶。
??? 木鸢
??? "别装神弄鬼的,你说清楚点儿。"小兆有点儿不高兴。石碑上的记载和一个伟大的人有关联,那就是墨子。
??? 墨子是春秋战国时期墨家的创始人,在那个战火连年的时代里,他提倡兼爱、非攻等思想,受到一部分人的推崇。此外,他也是一位出色的木匠,据说他的工艺比鲁班的还要高明。《韩非子》中记载,墨子花了三年的时间,制造出一只会飞的木鸢,但是才飞了一天就失败了。
??? 以上的内容,是我之前所知的,但是看完石碑上的记载,我才知道真相:
??? 当年墨子周游列国到郑国的时候造出了一只会飞的木鸢。此乌不但能翱翔天际,而且能装备箭弩,从空中攻击敌人,却使己方不出一兵一卒。在那个冷兵器时代,即使简单的机械也有巨大的作用。墨子的好友子伯将这件事告诉了郑国国君。
??? 郑国国君希望墨子能够大量制造出木乌,以便进攻别国,扩大郑国的领地。但是这件事与墨子提倡的那夜,白公子伏案奋笔疾书,夜间反反复复只写了个字——"过后凭心!","过后凭心!","过后凭心!"兼爱非攻相违背,他拒绝了国君的要求。可是墨子其中的一位弟子,暗地将制作的方法告诉了国君。
??? 郑国开始大量生产木鸢,并且攻打韩国。结果战争中木鸢有一道程序问题没有解决,郑国大败,不仅木鸢没有发挥作用,十几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战场上血流成河,尸横遍野。郑国在那年被韩国所灭。
??? 墨子的挚友子伯也在这场惨烈的战火中丧生。墨子为子伯修建了一座遍布机关的陵墓,并将那只木鸢作为陪葬品。此后,墨子便离开了郑国。
??? “难道这就是那只木莺,意思是……它会飞?”老六站到我身边问,“还会攻击……”
??? “闪开!”老六的话还没说完,“咻咻!”的几十支暗箭从那木鸢的嘴里射过来。在我推开老六和陈豪的一瞬间,一支箭就射进了我的胸膛。我快速躲闪,那些箭不断落到脚边,差一丝都会将我身上射出血窟窿。
??? 躲到墙边,我赶紧握住胸口那支看似普通的箭,想要把它拔出来。万一这箭头上涂有剧毒的话,我就完了。
??? 没想到这暗箭中也藏有机关。就在我准备将箭拔出的时候,我手中的箭立刻像是突然被斩断成无数小截一样地断开,掉到地上。
??? 我张开手掌,看着留在我手中的两截。几乎就在一瞬间,它们居然变成了两只蟑螂般大小的虫子,我能清楚地看见它们尖利的牙齿一张一合,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哧哧”的声音。其他的箭也同样地在变成虫子。
??? 一阵痛感,那虫子已经咬破我的手掌,钻进肉里,到处乱窜。就在我目瞪口呆间,它们已经窜到我的手臂上。我慌忙地拔出匕首,咬紧牙关,看准肉里鼓动的位置,一刀戳进去,将它们给挖出来。
??? 老六和陈豪已经拿出汽油,朝那些虫子泼去,在接触火焰的一瞬间,周围燃起大火。而这时,那石柱上的木鸢竟煽动了一下翅膀,接着一声刺耳的呜叫,就像是被唤醒一样地脱离石柱,盘旋在大殿之中。
??? 我脚下的地面又开始晃动,“轰隆隆”的声音再次传来!
??? “快找主墓室!”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张很害怕,于是他推了把朱军:"你,你去看看。"离开这里!”我拉着老六慌乱地跑着。
??? 我话刚说完,那木鸢伸出利爪就朝我们冲来。
??? “啊!”随着身后老六一声大叫,我感到一股强劲的拉力,老六脱离了我。
??? 那鸢张口将老六叼了起来,再一甩头,老六被扔向我和同寝室的张月关系最为要好,平时无话不谈,她胆子也大的出奇,那时侯我们都说,也许我们住进就可以查出悬陵的案子,备不住能获个好市民奖也不定呢。墙壁,摔到地上。
??? “老六,你怎么样?”我焦急地问。
??? “快找到主墓室!”老六捂着胸口,咳出一摊血。
??? 面对几十间墓室,我根本不知道哪间是主墓室。我和陈豪只能病急乱投医,跑到一间墓室前,吃力地推开石门。墓室里放着一副汉白玉石棺,这明显不是主墓室。我又继续推开另外一间墓室的石门,还是同样的摆设,就像是复制的一样!
??? 我呆滞地看着大殿四周几十间墓室,难道要我每一间都打开来看吗?这根本不可能!但是面对虎视眈眈的木鸢,我没有办法,我只得继续推开另一间石门。
??? 就在推开这扇门的瞬间,一个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绝望随之爬上我的心头!
??? 旋转
??? 我看到了我们从盗洞里进入的那间墓室,那个身影正是当初被我们砍掉手臂的木尸。但是我清楚地记得,那间墓室根本不是这个位置!
??? 幸好在那木尸跳出来前,我们立刻关上石门。而木鸢的声音在我身后不远处响起。
??? 我立刻掏出一把枪,转过身,还没扣动扳机,那家伙已经朝我飞来。它伸出利爪,居然将我抓了起来,尖锐的爪尖刺进我的身体里,血浸湿了衣服。我随即脱离地面,摇摇晃晃在它的爪子中腾空而起,他感觉有些什么哽在自己的咽喉,心在碰痛碰痛的剧烈的跳动着。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在这夜里翻过这座山,他只知道,他希望这双眼睛里不再有忧郁与泪光。手中的枪也掉到地上。
??? 老六立刻捡起地上的枪,企图对准这家伙,但是双手不停地颤抖,我真担心他一枪打在我的身上。在空中摇晃的我心惊肉跳地看着老六,突然,我在这个居高临下的位置,似乎发现了主墓室的线索。
??? “嘭!”一声枪响,老六似乎打中了木鸢,它加速振动翅膀。随着木乌在空中颠簸、旋转,我发现这大殿像是一个罗盘:中间正是阴阳鱼,而那一周的墓室既是罗盘上的卦象。随着又响起熟悉的“轰隆隆”声,我看到阴阳鱼图案轻轻地转动了一下。
??? 我明白了:这是一个旋转的陵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些墓室一共有六十四间,分别对应罗盘上的六十四卦,刚才我之所以误打开之前的墓室,正是因为那间墓室正好转到那个位置!我刚想喊出口,只听见一连串的枪响。
??? “哗啦”一声,木鸢的一只翅膀突然断裂,坠落下去。木鸢松开利爪,朝举枪的老六扑去,而我重重地摔到地面。
??? 古代墓葬极其迷信风水,所谓寻龙点穴,就必须将这穴找准。即使是一针之差,宝地也可能变成凶地。但若是运用奇门遁甲之术设计陵墓的话,将风水封锁在一间墓室中,这样的设计不仅使盗墓贼对主墓室的位置无从下手,而且更能保持整个陵墓中阴阳五行的平衡。要找到主墓室,必须依靠罗盘找到奇门遁甲“八门”中的“生门”。
??? 我全身像散架一样地疼痛,勉强地站起来,掏出包里的罗盘,走到大殿中间的阴阳鱼处,将手中的罗盘摆正。然后踏出寻龙步伐,念出奇门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行,人山宜知六甲秘祝,生门,启!”
??? 老六的惨叫在我耳边连续不断,陈豪只能胆怯地蜷缩在远处。
??? 失去一只翅膀的木鸢无法再飞翔,但是依然很有杀伤力,它嘴里不断喷出腐蚀液体,然后用锋利的喙,像啄木乌一样不断地在老六身上啄。承受着双重伤害的老六在地上嘶吼、翻滚。
??? 随着我念完最后一个宇诀,罗盘中的磁针指向坎位,即北方的那一间墓室。
??? “我找到主墓室了!”我指着主墓室方向激动地大叫。
??? “啊——”我听到老六最后的一声惨叫。他肚子和背上的肉几乎已经掉光,五脏六腑和肠子都从身上的窟窿里流出来。木鸢的喙极其有力,每一次都将老六的身上啄出一个窟窿。老六森森的白骨不断暴露出来。木鸢啄住他的一根肋骨,一抬头,将他整个人叼起来,又甩了出去。他的身体砸到墙上,立刻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血和碎肉像雨一样洒到我的身上,强烈的腥臭味儿使我呕吐不止。
??? 老六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 “老六!”我眼泪涌了出来,看到凄惨的老六,我已经失去理智,只想要朝木鸢冲去,和它拼个你死我活
??? “快跑!我们打不过它的!”陈豪极力拉住我朝主墓室跑去。
??? 木鸢巨大的身体此时动作已有些迟缓,却依然凶猛。
??? 我和陈豪奋力打开主墓室,就在那一瞬间,一道刺眼的蓝色光芒迎面照过来。站在门边的我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 这哪里是墓室,简直是一座恢弘的宫殿!正是此时,木鸢伸出它的大嘴,一口就把我叼走了。
??? “救命啊!”我不禁大喊。但是陈豪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然后他推动石门,并没有救我的打算。我陷入了绝望!
??? 主墓室
??? 没想到木鸢看到陈豪进入主墓室,就将我甩到一旁,然后再次向主墓室的陈豪冲去。只听见“嘭”地一阵撞击声。木鸢正好撞在关闭的石门上,散成一堆木块。
??? 我已经伤痕累累,无力地趴在地上,浓稠的血从嘴里、伤口处汹涌而出。想起失去的两位兄弟,我突然后悔倒这个斗。不管多少钱,也换不回酒鬼和老六的生命。愤怒的火从我心中燃起,我吃力地站起来,推开那座石门。
??? “哈哈!”石门打开,我就听到陈豪激动的笑声,“没想到,这是真的!”
??? 这时,我才看清这主墓室。墓室很高大,散发着蓝色的光亮,摆放着无数的青铜制器和金银珠宝,最大的棺椁两边各有四副棺材。最让我吃惊的是,这墓室中布满数个大型的齿轮,齿轮还在不断地转动,发出“轰轰”的声音。原来旋转的陵墓是靠这些齿轮推动的。
??? 而那个最大的中心齿轮上镶嵌着一颗发李梦嘲笑的说:"管你什么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管太多,你是什么人,还能管住我了。"因为从小就受到非常的照顾,李梦的脾气非常的怪异,经常会对照顾自己的保姆发脾气,保姆早就已经习惯了,因为工资要比其他地方高很好,她还是愿意在这里照顾这个有钱任性的女孩。着蓝光的石头,那石头犹如饭碗大小。
:终于看见车漫漫悠悠的过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慢,居然前灯都不开,唉,来了总比没来好,张倩挥挥手,车子居然没停下来,张倩很生气,由于很慢,便个箭步,登了上去。她想也没想就做了下去,刚想小睡会儿,却发现车子更慢了。??? “这是什么地方?”我愤愤地问。
??? 陈豪没有回答我,而是径直地朝那个发着光芒的齿轮走去。
??? “站住!”我掏出枪,指着陈豪。
??? 陈豪转过头,疑惑地看着我,然最后,这个美人还剩下什么,张空洞又平庸的脸,那样的平凡,什么都没有,像女人清晨里刚起床的那刹,基本上都是惨不忍睹。后“哼”地冷笑了一声。
??? 我却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 “我出钱,你们卖命,谁也不欠谁!”陈豪摊开双手,无所谓地说。
??? 没想到他看穿了我的心思,这使我更加愤怒。
??? “你知道当初墨子的木鸢为什么不能成功,郑国为什么战败而亡吗?”没想到陈豪提出一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 我根本不关心这个问题,依然举枪对着他。
??? “因为没有动力!没有动力什么木鸢、木尸,全都是一堆废物!”陈豪继续说,“郑国战败那一天,紫微星异动,天降玄石于战场。据说这玄石有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这座陵墓的动力来源正是这玄石。它不仅驱动齿轮使墓室旋转不止,而且陵墓中的所有机关都能运行!”
??? 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一点儿力气,身上的伤已经快要将我吞噬。陈豪说得没错,他出钱,我们出力,生死都各安天命。何况我这时候根本拿他没办法,手中的枪早已经没了子弹。
??? “啪!”抢从我手中掉落,我无力地瘫在地上。我看到陈豪激动地奔向那块发着蓝色光芒的玄石,他伸出手,将其从运转的齿轮上拿了下来,所有的齿轮同时停止了转动。
??? 我的眼睛也在那时再也撑不开,我竟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 随后,我感到周围的世界开始像地震一样地天旋地转,像是失去支撑的高楼逐渐倒塌。在木石坠落的“轰隆”声中,我似乎听到一声痛苦的叫喊,但仅在瞬间就消失了。

标签:成人坟墓腐烂尸体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