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盗墓鬼故事之玄冰石棺

盗墓鬼故事之玄冰石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鸡鸣
??? “师父,尽管这趟倒斗不顺,但总算找到这个墓室了。”我扭动石壁上的机关,望着缓缓开启的石门,心里一阵轻松,忍不住发出感慨。我和师父摸进大墓后仿佛进了迷宫,在甬道里转悠了好几个时辰,终于发现了墓室。
??? 师父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反倒有几分紧张。他眯眼瞅了瞅黑幽幽的墓室,沉声道:“强子,留给咱爷儿俩的时间不多了,抓紧干活吧!”
??? “好嘞。”我刚要打开狼眼手电,忽然,隐隐有公鸡打鸣的声音从大墓外面传了进来,声音虽然"不行,给我查,定要查清楚。"阎王爷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去把那武德的土地给我叫来,我就不信了查不出来!"很微弱,却似凭空一声炸雷。倒斗被列在三百六十行之外,自古就有“鸡鸣不摸金”的说道,我跟随师父倒斗七八年了,从来没有坏了这一规矩。
??? “师父,咱……撤吧?”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极不情愿。为了找到这座墓,我和师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几乎跑遍了国内所有的图书馆,有关书籍翻烂了几百本。此时,如果抽身而退,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将付之东流。
??? 师父脸色铁青,一言不发。这时,墓外公鸡打鸣的声音开始此起彼伏起来,我恨不得冲出去将盲人看不见色彩,却也能欣赏梁进攻的作品。领头打鸣的那只公鸡给宰了。丝丝阴冷的气息从墓室里无声无息地透出来,幽幽的墓室像黑暗中无形的大口嘲弄般地对着我们。
??? “狗日的,爷今天豁出去了!”师父仿佛下定了决心,咬牙道,“为了兰子,我毛子山只好对不住祖师爷了。”
??? “好嘞,我听师父的,这斗咱倒定了!”我心情有些激动,“凡事讲究个与时俱进,规矩是祖师爷定的,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老黄历应该改一改了……”
??? “闭嘴!”师父低喝一声,随即双手合掌,闭上双目,几滴老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 师父是在心里祈祷,祈求祖师爷原谅自己。我眼眶发热,心里感到一阵酸楚,师父这样做全是为了兰子。
??? 兰子是师父的掌上明珠,三年前她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浑身燥热,低烧不退。师父领着兰子跑遍了国内大大小小知名的医院,没查出病因。后经多方打听,找到了一个善治疑难杂症的道长。他把完脉后,说兰子患的是“内热”,需要找到“极阴”的东西,与肌肤接触七七四十九天方可消除病症。师父从道长那里回来后,唏嘘感叹说自己倒斗摸金遭报应了,祖师爷这是惩罚自己昵。见我不明白,师父解释说天底下“极阴”的东西是玄冰石,传说商朝初期曾经有一块,后来几经辗转到了商朝后期,这块玄冰石变成了某位皇帝的棺椁。我对师父说,祖师爷不是惩罚你而是在考验你呢,如果传说是真的,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地寻到这口玄冰石棺。皇天不负苦心人,我和师父经过艰苦的考究后,确认了传说的真实性,并历尽艰辛终于找到了藏有玄冰石棺的这座大墓。
??? “跟在转身后。”师父脸上恢复了坚定的神色,他一边吩咐我一边抬脚迈进了墓室。
??? 我刚要跟进去,忽然发现师父不太对劲儿:他刚走进墓室,就莫名其妙地蹲下身子,两掌着地,缓缓向前爬了几步。然后转头木然地看了我一眼,扬脖张口,嘴里发出了一阵“咕咕咕”的叫声。
??? 玄冰石棺
??? 我大吃一惊,急忙屏住呼吸抢前一步,将师父从墓室里连抱带拉地拖了出来。
??? “师父!你、你怎么了?”我扶着师父贴住墓墙站稳,边大声实验课的时间过去半,我的实验还是没有实质性的进展。突然想去上厕所,尽管很不情愿,但是没办法。该死!走廊上的感应路灯似乎从来就没好过,大部分都不会亮,会发亮的也是发出微弱的橘黄色的光亮。喊他,边从包里掏出一粒“回魂丹”塞进他的嘴里。
??? 半响,师父悠悠回过神,像从梦中刚醒过来,见我满脸焦急,茫然地问:“强子,我怎么站在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 我知道师父是个好面子的人,支吾着将刚才发生的一幕讲给他听。果然,师父听后脸色顿时涨红了,额头上青筋凸起。他从包里掏出一张驱阴的符纸,走到墓室口,用打火机点着,等烧到一半时,他将火星四溅的符纸抛进幽黑的墓室里。“戏弄我毛子山?哼,先灭灭你的威风再说。”
???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鸡鸣不摸金”不是虚妄之言。师父刚才怪异的表现或许在暗示些什么,是祖师爷神灵有知在暗中警示提醒我们,还是墓室里面有什么非比寻常之物,
???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师父突然将手伸了过来:“枪呢?强子你把枪给我。”
??? 我一愣,师父从不用枪,甚至很少摸枪,每次倒斗摸金都是由我保管枪。今儿个师父未战先怯,勇气上先短了几分。
??? 师父将目光投我指着照片的角,人和人间有个淡淡的影子,不仔细看绝对不会注意。是双光着的脚。个人在那里倒立着。进墓室,像是自言自语,也像给自己鼓劲儿:“管它是粽子还是僵尸,都给我安安分分地别惹事,否则,老子拿枪轰了它!”
??? 我将手伸进包里摸了半天,掏 医院太平间,阴森得不可琢磨。出手枪递给师父。他看了一眼后别进腰里,然后抬脚再次跨进墓室,我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
??? 走了没几步,我就感觉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凉爽,如同由盛夏忽然间变成了深秋。借着室内微弱的光线,我一眼就看见墓室正中间端放了一口灰蒙蒙的棺椁。师父走到近前,伸手一碰,原本灰蒙蒙的棺椁突然发出了蓝莹莹的微光,让人眼睛为之一亮。
??? 原来,棺椁表层覆盖了一层伪装的蒿草,早已腐烂成灰,经手一触,立刻就消失在了空气中,棺椁瞬间还原了它本来的面目。
??? 师父眼中放光,他用手轻轻抚摸着棺椁,身子微微颤抖。我靠近棺椁,伸手拂去棺盖上残存的灰尘。棺椁表层蓝色的荧光更加明显,整个棺身滑腻温润,纹理通透。用手一摸,一股难以言状的凉意由外及里,透过肌肤丝丝人心,让人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 “玄冰石棺,这就是玄冰石棺!强子你看,这简直就是大洋深处的一块冰晶啊!”师父无法控制内心的喜悦,合拢双掌,“感谢祖师爷开恩,兰子有救了,终于有救了!”
??? 我也很激动,俯身将脸贴近玄冰石棺,发现棺身上雕刻了一些精美的图画。粗略看去,都是皇宫王室内莺歌燕舞的场周心觉得妈妈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头发乌黑发亮,皮肤又白又嫩,嘴唇红艳艳的,就好像电视上的明星那样。妈妈很疼爱周心,说话又温柔,从来不对他大呼小叫,对于周心的种种要求,她也想方设法的给予满足景。目光刚要移开,突然,最末端一幅图画引起我的好奇: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小鬼,两手高举一个青铜古镜,威风凛凛地瞪眼看着我。
??? “师父,这是什么意思?”我心底泛出一股寒意,急忙伸手指着画上的小鬼,向师父示意道。
??? “唔,让我看看,这个小鬼是什么意思?嗯,应该是说制成这口石棺的玄冰石来历绝不简单,它原本就是地狱深处靠近冥府的一块…一”师父话还未说完,就猛然住了嘴。
??? “嚓嚓嚓”玄冰石棺内传出了一阵怪异的声音。
??? 开棺
??? 这时,墓室内忽然飘过一阵阴风, “嚓嚓嚓”,棺内怪异的声音由缓渐急,好像有指爪在里面拼命抓挠棺体。使人感觉有什么活物被压抑了很久,急不可待地想从里面跳出来。
??? 我和师父互相看了一眼,均是变了脸色。在阴森空寂的墓室中,这声音传人耳朵冲击着大脑皮层,使人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窒息感。
??? “难道……诈尸了?”我退了几步,从包里摸出黑驴蹄子。诈尸就是通常说的尸变,我也只是听说过,从没有真正遇到过。我捏紧黑驴蹄子,心里却一点儿信心都没有,这玩意对付普通粽子还可以,碰上尸变也未必管用。
??? 师父从腰间取下捆尸索,捏住一端,在空中“呼呼”地甩了几下后,口中猛然大喝一声。
??? 尽管此时墓室里的气氛异常恐怖与诡异,但我心里还是忍不住想笑。师父刚才这几下看似威猛,好像对棺内的东西示威,实则气壮心虚,他这是在给自己打气。
??? “开棺!”师父将洛阳铲递给我,他两手紧紧抓住捆尸索,瞳孔一缩,目光落在棺盖上。
??? 我将洛阳铲插进棺盖的缝隙里,一咬牙,猛地撬了下去。我拿定主意,不管蹿出来的是粽子也好僵尸也罢,先狠狠给它一铲子再说。
??? 由于用力过猛,棺盖被洛阳铲“呼”地掀到地上,我的身体也跟着摔了个跟头,跌出去好几米远。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洛阳铲冲到棺椁前直接抡了起来。结果,没等落下就停住了:一具干枯的尸体静静平躺在玄冰石棺里,衣着很普通,而且早已腐朽不堪,面部肌肉塌陷萎缩。
??? 我留意看了一眼尸体的脑袋,心中一凛:这具尸体头颅上有一道很大的裂纹,死前应该遭到过致命一击。眼窝处是黑中带红的窟窿,嘴型扭曲,徒然张着,好像死得很不甘心。
??? 这时,师父忽然将捆尸索朝旁边一扔,俯身将尸体从棺内拉了出来, “啪啪啪啪”地抬手左右开弓,接连扇了死尸四个耳光。
??? 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难道师父又中邪了?!
??? 僵尸
??? “师父,你怎么了?”我伸手试图阻拦,师父却仍不住手,继续扇尸体耳光骂道:“揍死你,装神弄鬼吓唬谁呀你?也不打听打听毛子山是谁!”
??? 我哭笑不得,师父进墓室时出了丑,刚才又被棺内莫名其妙的抓挠声吓得不轻,尤其在徒弟面前丢份,真是恼羞成怒了。他这是拿死尸出气往回找面呢!
??? 扇了半天的阴德,隐德,荫德。有生气的阴气就是德气。慈和忠孝谦卑自辱,知廉识耻先意问讯,循良贞谨清洁义让。这种隐晦自己,光显别人的德气,也是阴气。道术以形物改命的危险处,就在于"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耳光,师父总算出了一口忿忿之气。谁知,他刚住手,尸体的脑袋竟然骨碌一下从身上滚了下来。
??? 我烈日炎炎的月,在省城地质学院读大的夏侯波跟女友李爽,及李爽的闺蜜赵丹起去漂流度假。个人兴致勃勃地玩了几天后,听人说起位于当地原始森林中心处的女峰保留有丰富的高句丽墓葬文化遗址,便决定结伴去那里游玩。和师父都一愣:这具尸体的脑袋怎么这么不经打?师父脸色铁青,迅速走过去俯身捡起尸体的脑袋,眯眼一瞅,看出了问题:原来,尸体头颅与脖颈连接处有一截齐生生的断茬,也就是说,这具尸体在进入棺椁前尸首曾经分开过。
??? 我一时糊涂了,躺在玄冰石棺里的主人是当时的王啊I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下如此狠手?转念一想,忽然觉得不对v> :尸体的衣着怎么会这么普通?这具尸体肯定是个糊弄盗墓者的冒牌货。
??? 棺椁内一定还有一层,真正的主人必定隐藏其中。
??? 我把我的怀疑讲了出来,师父边点头边咧咧道:“你说的在理,这里面还真有些道道。走,咱们过去把装神弄鬼的死老家伙扔出来,把这玄冰石棺和里面的宝贝统统带回去,让兰子躺进去享受一下古代贵族的待遇。”
??? “小心一点儿。”我摸出一个黑驴蹄子,边提醒师父边跟在他身后朝棺椁走了过去。之前听到的抓挠声让我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 果然,尸体下面敷设了一层灰白色的石板。我和师父合力掀开石板,下面赫然露出了一具尸体,头戴皇冠,身着金黄色的龙纹袍,腰缠紫带。
??? “嗨,还真是个大家伙。”我兴奋地打开手电筒,对准尸体的脸。谁知,模糊不清的尸脸被刺目的白光一照,整个尸体仿佛像通了电,在原地腾地一下子坐了起来。
??? “僵尸!”我下意识地叫出声来,刚要动用黑驴蹄子,手腕突然一紧,如同被铁箍牢牢扣住,顿时觉得疼入骨髓。
??? 情急之下,我双臂猛然向后一拉,连着棺内的尸体带了出来。这回看清了,是两只白生生的人手死死抓住了我的手腕。对方的脸和我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目光呆滞地看着我,嘴里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
??? 我急忙将脸扭到一边,同时向后缩手,但根本挣脱不开。就在这危急之时,师父迅速从地上抬起捆尸索,冲过来一下套在僵尸的脖子上,然后两手错开用力拉紧。
??? 僵尸被惹急了,终于的确那两天学校连自杀了两个大学生,而且都是自杀原因不明。搞得人心惶惶的,早有人提出鬼神论,也就让他们中了计。松开了紧抓我的两只手,一下挣脱开捆尸索,倏然转身蹿到师父跟前,两只手紧紧抓住了师父的右臂。我在一边看得清清楚楚,僵尸的指甲白森森的,既尖又长,棺椁里传出来的抓挠声,八成是这指甲抓挠棺椁发出来的。
??? 大猫
??? “啊!”师父一声惨叫。原来,阳子透过架在窗户上的高倍望远镜,贪婪地窥视着城市里每个点亮的窗户,解答心中个个充满诱惑的问题。僵尸两手抓起他的手臂,放到嘴里狠狠啃了一口,硬生生地咬下了一块血淋淋的肉,大口咀嚼着,嘴角处露出了一抹嗜血般的笑意。
??? 我拿起洛阳铲,抢上前去,对准僵尸的脑袋用力插了进去。
??? “噗嗤”僵尸的脑袋被我穿透了,一股腥臭紫黑的液体溅满师父一脸。他抬脚将死去的僵尸踢到一边,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液体,看着血肉模糊的手臂,疼得呲牙咧嘴,恨恨地说道: “这僵尸,早知道捆尸索对它不管用,老子直接就上铲子了,老子还是着了它的道!”
??? 师父嘟嘟囔囔骂完之后,大臂上被僵尸咬过的伤口处突然由血肉模糊变得隐隐发黑。旋即,胳膊上的皮肉突然之间一块一块地开始脱落, “吧嗒吧嗒”地落到地上,很快就露出了森森的白骨。
??? “师父,你中尸毒了!”我惊呼道。僵尸分好几种,有的嘴里含有尸毒,有的嘴里不含尸毒,师父这次的运气真是坏透了。
??? 眼见胳膊上皮肉脱落的速度在加快,师父眉头一皱,从腰里摸出一把锋利的短刀,对准伤处用力一刀剁下去。“噌—跑车在处居民小区前停了下来,苏菲下了车,抬头往楼上望。楼上层居民房的门窗依然在冒着黑烟。楼下聚满了人,苏菲向人群走去,人群却突然向两边散开,两个救火员推着辆小车走了出来。小车上是具盖着白布的尸体,条炭黑僵硬的小腿从白布下露了出来,令人触目惊心。—”几乎变成白骨的半截胳膊掉在了地上。
??? 我在旁边看得触目惊心。师父疼得满脸大汗,他从兜里摸出一把硫磺粉末捂在伤处,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空气中立刻弥漫了一股生肉的焦煳味道。这时,我脑子里产生了一个疑问:玄冰石棺具有神奇的功效,能够让尸体在棺内历经千年而不腐,是什么原因引起尸变的呢?
??? 我回到棺前,俯下身仔细观察,棺底密密麻麻摆满了一层质地精美绝伦的陪葬品,每一件都炫目夺魂。我打开手电,照了半天,终于在陪葬品里面发现了一只花斑大猫的尸体。千年过去,大猫尽管早已腐朽如灰,但花斑猫纹依然栩栩如生。特别是嘴角处的猫须,根根如针,醒目惊人。
??? 猫是特别有灵性的动物,棺内进猫自古就是大忌,十具尸体有九具会因猫发生尸变。我联想到那具尸首分家的冒牌尸体,忽然有了答案:纣朝君主昏庸暴行,临死前强迫无辜者自杀陪自己人棺,以此来转移盗墓者的视线。遭到无辜者的反对后,纣朝君主手下先是当头重重一击将其打晕,然后残忍地斩其首级。君主的暴行让其中一位具有正义感的后事处理人看在眼里,他愤慨不已,偷偷将一只花斑大猫混进了陪葬品里,以此诅咒暴君不得好死。
??? “师父,怪不得会发生尸变呢,原来下面有只大猫。”我将死猫拎起来,示意给师父看。
??? 师父正沉思不语,可能也在疑惑引起尸变的原因,猛然抬头看见我手里的死猫后,脸色顿时大变。
??? 师父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只死猫吗?我正要询问,忽然发现,原本蓝莹莹的玄冰石棺忽然变得有些发黑了,一丝邪异阴冷的气息无声无息地隐隐透了出来。
??? 爱
???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大感困惑,急忙俯身细看。就在这时,师父苦涩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强子,为了兰子,师父对不住你了!”
??? 我回头一看,师父站在我身后,举着手枪对准了我的脑袋。
??? “师父,你怎么了?”我这是第三次问师父“怎么了”,无疑这次最让我心惊与不解。
??? 师父的脸色很难看,举枪的手在微微颤抖。
??? “玄冰石棺是非凡之物,即便因为这只猫诱发尸变,尸体也不过变成一具失去魂魄的行尸走肉而已,其阴魂其实已经被吸附进了玄冰石中。”师父神情非常痛苦,内心深处仿佛倍受煎熬,“要想驱除玄冰石中的阴魂,需要一个活人的阳魄,你是我最疼爱的徒弟,而兰子却是我唯一的女儿。”
??? 我明白了,棺盖上最后那幅图画的意思并不是师父理解的什么“玄冰石来"杜将军,请快下令吧!"自地狱深处并且靠近冥府”,小鬼高举青铜镜不过是含有寓意的警示。
??? “强子,希望你能理解师父。”师父痛苦地扣动了扳机。
??? 枪没有响,是我做了手脚。我这样做绝对不是怀疑师父,而是完全出于本能,是一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
??? 师父叹息一声,手里的枪掉到了地上。他神情很沮丧,自嘲道:“我毛子山调教出来的徒弟,毕竟聪明啊!”
??? 我从腰里摸出匕首,缓缓举了起来。
??? “强子,你这是想要师父的命吗?”师父苦笑一声。
??? 我突然将匕首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心里涌上一股难以言状的酸楚。
???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怎么会将刀口对准您呢?”我哽咽着说,“为了兰子,我心甘情愿去死,理由只有一个,因为我……喜欢兰子。”
??? “慢!”师父稍微一怔,大声阻止我,“其实你不需要这样做。”趁我一愣神的功夫,他忽然一把将我手里的匕首夺了过去,然后迅速抹向了自己的脖子,一腔鲜血飞溅而出,他身子晃了一下,倒在地上。
??? “师父,您这是干什么?!”我急忙蹲下去搀扶师父。
??? 师父脸上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有你喜欢兰子这句话,师父就放心了。你、你要照顾好她。”说完,他挣扎着走到玄冰石棺前,一头栽了进去。
??? “师父!”我痛苦地叫着,跑到棺前。
??? 师父的眼睛缓缓闭上了,脸上的表情是那样安详。玄冰石棺重新发出了蓝莹莹的光,那么明,那么亮……

标签:真实死尸外公诈尸

    上一篇:旋转生门 下一篇:盗墓鬼故事之棺人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