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夜半铃声响

恐怖鬼故事:夜半铃声响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深月夜,有鬼留
??? 当杨锐看到那个粉色身影想跑时,已经晚了。他偷吃被女友李桐桐逮个正着,下场可想而知。哦,不是“偷人”,是真的“偷吃”。
??? 杨锐是个200多斤的胖子,平生认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儿,就是吃。以前李桐桐不管他,最近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天天逼着他减肥。校园就那么大,杨锐躲都没处躲。
??? 他站在食堂门口被李桐桐足足训了十分钟,又举手保证以后顿顿馒头咸菜绝不沾一丝肉荤腥,李桐桐才施恩放过他。
??? 过了几天,李桐桐又听别人说骑车即能减肥又能锻炼腿部的肌肉。杨锐不敢耽搁,立即在网上淘了一辆二手山地车。
??? 车子是一个朋友介绍的,是挑战极限的专用型号,骑出去很拉风。新车要两万元,他却只花了两干便买下了这辆九成新的车。
??? 收到车子的当天晚上,杨锐便迫不及待地骑出校园,要试试这车的性能。
??? 骑到一半,杨锐就有些后悔了:骑车太累人了,腿酸得快蹬不动了。
??? 他玩不了这个。
??? 杨锐晃晃悠悠地往回骑,然后听到身后好像有车铃响。他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没人。难道是自己幻听了?要真是这样估计就是饿的,最近他的体重又涨了二斤,晚饭被残忍地取消了。
??? 10月份天黑得早,这里又临近郊区,空荡荡的公路上只有出租车偶然经过。
??? 望着公路两旁黑糊糊的苞米地,杨锐鬼使神差地想起了一句话:“深月夜,有鬼留:铃声响,莫回头。”这话的意思是深夜里听到铃声千万不要回头,那是鬼在招唤你。
??? 而他刚才好像回头了。
??? 杨锐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暗骂自己大晚上的胡思乱想。
??? 可很快他便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胡思乱想,而是真有一个身体贴在他的后背上,冰冷冷的,还对着他的脖颈缓缓地吹气。
??? 一下,一下,一下……
??? 杨锐身体僵直得不敢动,难道……
??? 过了一会儿,他壮着胆子色厉内荏地大喝一声:“谁?”
??? 阴冷的感觉随着这声大喝消失了。杨锐刹住车,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努力使自己放松,才慢慢地转回头。
??? 后面什么都没有,仍然是那条空荡荡的公路,路灯时明时暗地不停闪烁着,映出路两旁斑驳的光影。
??? 他轻轻地出了口气。是幻觉吧!他这样安慰着自己。他慢慢地骑上车,然而车子却突然自己动了,风驰电掣般冲了出去。
??? “啊……”杨锐失声惊叫。他的车子失控了,而他却像被固定住手脚一般,一动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自杀一样撞向迎面而来的轿车。
??? “吱!”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轿车及时避开了杨锐。
??? 杨锐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 “你自杀也别往我车上撞,兔崽子王八蛋!”轿车司机摇下车窗指着杨锐的鼻子大骂。
??? 惊魂未定的杨锐已经顾不上这么多,因为他又听到了铃声,只能爬起来就跑。
??? “杨锐,杨锐!”
???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杨锐迟疑地停下脚步转过头,结果看见了他的好朋友周恒。
??? 周恒也骑着一辆车。
??? “刚才是你按的车铃?”杨锐不确定地问。
??? “哦,是啊。我喊你半天了,你怎么骑这么快?”
??? 杨锐惊恐万状地道:“我撞见鬼了!”
??? 遗物网站
??? 杨锐因为遇见鬼险些被吓尿的事情,被室友嘲笑了整整一个星期——没人相信他说的事儿。可他死活也不敢夜间出去骑车了,那种从背后被鬼盯上的感觉令他永生难忘。而且他还因为这个留下了病根儿:一到夜间,他便觉得后背阴冷阴冷的,盖棉被都不管用。
??? 室友郑林轩指着他的鼻子大笑:“说你是运动白痴,你还不乐意。见过猪骑车吗?你这就是啊。也就你女朋友想得美,还让你减肥,也不怕你把轮胎压瘪了。这下有意思了,骑一次车,还被鬼盯上了。我估计这个鬼跟你一样也是吃货,看上你这身肥肉了。”
??? 裹着大棉被的杨锐无奈地唉声叹气:“其实……我也不是很胖吧!”
??? 杨锐不想自己花了两干元钱买的车就这么闲置着,便在网上找到卖家的电话,要求退货。卖家说他要看看货是否完好才能决定,于是两方约好了见面。
??? 郑林轩正好有空儿,便凑热闹一起跟着去了。
??? 店主身形瘦削,与电话里的尖细声音倒是相配。他第一眼看到那辆车就摇头:“退不了。”
??? “为什么?”杨锐问,“这车我只骑过一回,哪里都是好好的,没什么毛病——少退点儿钱也行。”
??? 店主缓缓摇头:“不是因为这个。”他从头到脚地扫了杨锐一遍,“你前两天应该见到鬼了吧?”
??? 杨锐只觉脑袋“嗡”地一下,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 “黑月夜,有鬼留:有铃响,莫回头”这句话竟是真的。
??? 杨锐失魂落魄地回到学校。若非郑林轩把他拽回来,他或许会一直在马路上游荡。
??? 郑林轩将杨锐的女朋友李桐桐喊了过来,将刚才同店家见面的事情讲给李桐桐听。
??? 原来杨锐是从一家专门贩卖死者遗物的网店买的那辆车。如果人死后有未了的心愿,便将魂魄附在遗物上。而接收遗物的人要帮其完成愿望,否我双手捧着玉坠,双眼逐渐湿润,并发出抽泣声。则就会惨死。
??? 杨锐这辆车的前主人是一位极限挑战爱好者,他在练习自行车高空飞跃时不幸从高处跌落,头骨破碎当场身亡——他的遗愿便是有人能替他完成自行车高空飞跃。
??? “那个店主是骗子吧?”李桐桐有些不信。郑林轩严肃地说道:“一开始我俩也不信,以为他胡说八道不想给我们退货。杨锐气得要揍他,可就在我们想抓他的时候,他却消失了。我们见面的地点本来是在一条胡同里,结在伦敦逗留赵硕听有戏,赶忙把住址告诉了对方。了天,杜路沃太太要离开了。她到自己的关闭了的房子去找些要带走的东西。有些是她自己的,有些是她家人的,他们现在都习惯乡村生活了。那时月将尽,整天热气蒸腾,不时有阵雨。她去时,路下边的树在湿润的、黄色的午后斜阳里闪着光。在块块灰云堆积的背景上,断残的烟囱、胸墙很显眼。在她度很熟悉的街道上,像是在任何个没有用过的沟渠里样,淤积了种陌生的奇怪的感觉。只猫在栏杆里钻来钻去。但是没有人看见她回来。她用手臂夹好带着的纸包,在那不顺当的锁里用力转动着钥匙,然后用膝盖顶变歪的门。她走进去时,股窒闷的空气扑面而来。果在他消失的瞬间,我跟杨锐却出现在马路上,要不是我俩躲得快,险些被一辆车撞到。”
??? 听了他的描述,李桐桐的脸色也变了。
??? 她一推杨锐,说道:“你不是说这辆车是周恒介绍你买的,是不是他害你?”
??? “周恒?”杨锐有些难以置信,“他是我在健身房认识的朋友,没有理由害我啊!”
??? 郑林轩道:“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 鬼契
??? 这三个人在健身房门口堵到了周恒。然而,一番盘问那就是我直没有看清她。就好像雾气蒙蒙的样子,又好像是早上刚睡醒下子睁开眼时看东西的感觉。而当时我看其他地方都是清楚的。我当时就觉得哪里别扭,但是可能因为我考前紧张,所以没有察觉。后,他们发现周恒竟然是无辜的。
??? 周恒捂着被杨锐一拳打肿了的脸颊说,他也是在网上无意间搜索到这家网店——他自己就是极限运动的爱好者,平时对这方面关注便多了一些。那天听到杨锐要买山地车,又觉得新车太贵,便想到自己在网上发现的那家旧货网店,于是便推荐给了杨锐。但他不知道这是贩卖死者遗物的网店,更没有想过要害杨锐。
??? 杨锐被坑了,却也无可奈何。他心里明白,这件事最应该责怪的是自己——谁让他贪图便宜呢!
??? “这是欺诈,他在卖货的时候为什么不说清楚?”李桐桐突然气愤地说道。
??? 杨锐丧气地说:“我已经跟店主争论过这件事了。他说购买时有警告提示。只是我当时急着买车,没有细看。”
??? 说着,他掏出手机登陆这个网站,购买需知里面果然写得清清楚楚。
??? 周恒更加自责了,当初他只顾看网页上店主展示的图片,没注意看什么需知。
??? 桐桐提议干脆将那辆车扔了。杨锐摇头说:“店主说交易已经达成,那个鬼已经认准了我,扔掉车子也没用,除非我帮它完成遗愿。”
??? 可这个遗愿连经常玩车的周恒都很难做到,更别说身材肥胖的杨锐了。
???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桐桐焦急地问。
??? 杨锐道:“其实,店主说了一个办法。”
??? 鬼会在夜里招唤自己认定的人,它招唤的方法便是摇铃,铃声只有它认定的人才能听见。鬼一共会摇七次铃,只要你回头次数超过三次便算是承认了它的招唤,鬼与人便会生成一个契约,名日鬼契。从此,鬼便是人,人便是鬼,人只能受鬼控制了。然而,若这个人心志坚定,摇铃时不予理会,铃响过七次后,鬼就只能放弃了。那时扬锐就不会有危险,车也可以退货了。
??? 而在杨锐的记忆中,那晚铃声一共召唤了他两次,他只回过一次头,鬼契未成,所以他只要挺过五次铃声的招唤就解脱了。只是再让鬼出来召唤他是有限制条件的:他必须身处同样的情境之下,铃声才会再次响起。
??? “就是要他在同样的时间、地点再骑一次车。”郑林轩补充道。
??? “可我再也不想晚上骑车了。”杨锐一想起那晚发生的事情,便不寒而栗。
??? “既然铃声要在同样情境下才会响起,那就不去骑车,永远不让它响好了。鬼契未成,自然就伤不了人。”桐桐说道。
??? 杨锐回答:“要能那么简单就好了。店主说这个鬼契还有其他限制:从第一次铃响起七日内,无论是否应了它的招唤,只要没听满七次铃响,鬼契都会自动形成。”
??? 而最让杨锐绝望的,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
??? 周恒说道:“这样看来,让同样的情境再现是唯一的办法了。杨锐,你只能……”
??? 杨锐立即摇头,道:“不,太吓人了,我做不到!”
??? 桐桐骂道:“窝囊废,让你再骑一次车而已,有什么可怕的?”
??? 杨锐摇头。无论众人如何劝说,他都拒绝,三个人便避开杨锐出去商量办法。
??? 包间里只剩下杨锐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上的那几个大字:购买需知。
??? 过了一会儿,那三个人回到包间。
??? 周恒一脸愧疚地说道:“对不起,这件事我也有责任。这样吧,晚上我陪你一起去。”
??? 郑林轩一向胆子大、爱凑热闹,决定晚上也去陪杨锐给他壮胆。
??? 杨锐仍然拒绝。最后还是桐桐恨铁不成钢地踹了他一脚,才终于将他的胆子踹出来——他知道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 强声响,莫回头
??? 四个人商量一番后,决定全部都骑车:杨锐与桐桐在前面,周恒与郑林轩跟在后边。
??? 周恒嘱咐道:“我们就在你后面。你不要怕,也不要回头。你可以通过后视镜看到我们,只要坚持铃声响过五次就没事儿了。”
??? 杨锐点头答应。他看着后视镜里的两个人,镇静下来——这面安在车把上的后视反光镜是郑林轩下午特意去商场高价买的,看人很清晰,还能旋转角度。
??? 天黑得很快。夜来了,四个人骑着自行车出了校门,沿着公路直奔目的地。
??? “快到了。”杨锐看着前面的陡坡,速度慢了下来,四人顿时紧张起来。周恒最镇静,说道这个节目就是........《走进科学》:“没事儿,我们陪着你呢,继续走!”
??? 杨锐深吸一口气。
??? 不久,铃声如期而至。
??? “铃响了。”杨锐颤声道。其他三个人根本听不到什么铃声,只看到杨锐身体颤抖着将车骑得摇摇晃晃。
??? “我们在,别怕。”周恒鼓可是我明明从玻璃的反光里看到有东西的啊。我疑惑地慢慢转过身来——的确是没有发现对面房间有什么异样,没有人,当然也没有什么眼睛盯着我看。怎么回事呢?我正在沉思,阿肥开口了:"哪里有什么人的眼睛盯着你,是你看错了吧?"励道。
??? “我们在你后边,继续骑,别回头。”郑林轩也说道潇水是个苦命的孩子,刚出生不久妈妈就去世了。他两岁的时候,后妈进门,后妈是个阴沉有心机的女人,对他人前很好,人后经常不给他饭吃。。
??? 桐桐与他并排,伸手扶住他的车把,鼓励他道:“我们都在,坚持住,还有四次。”
??? 杨锐从后视镜看到周恒与郑林轩鼓励的眼神,心稳了下来。不禁有些感激郑林轩安了这个后视镜,否则他什么都看不到,胡思乱想会让这件事更加可怕。
???见到阿强手中厚厚的钞票,债主们顿时乐了,"啊哈哈,阿强啊,你小子行啊,好,这次放过你了,以后没钱了,还可以找我们啊,哈哈,走了!" 前面是个陡坡,杨锐卖力地向上骑,却突然觉得后背越来越冷,好像被裹上了一条阴冷的冰毯。这条冰毯好像还会移动,沿着他的脊椎一点儿一点儿地爬到他的脖颈,一直延伸到他的耳边。
??? “铃……”
??? 铃声乍然响起,杨锐险些被吓得一头栽到路旁。
??? “你们在吗?”他失声喊道。
??? “在。”周恒答道。
??? “在。”郑林轩答道。
??? 杨锐脸白得都不像人了,哆哆嗦嗦地抬手擦脑门上的冷汗。他身边的桐桐担忧地问:“刚才铃声又响了?”
??? “是,就在我耳朵边儿。”还剩下三次铃声,杨锐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住。
??? 快骑到坡顶了,杨锐既期待事情早些结束,又恐惧它的到来,紧张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 看到后视镜里两个人紧紧地跟在他身后,杨锐稍稍缓了口气。他们事先约好,如果杨锐害怕便喊他们,他们回应一声“在”给他壮胆。这样即使杨锐看不到他们也不会害怕——这一路上路灯昏暗,有时从后视镜里未必看得见他们。
??? 前面有个路灯坏了,路面有些看不清,杨锐的车被一颗石子颠了一下。他正要开口提醒后面,便在后视镜里看到一直埋头骑车的两个人……
??? 杨锐突然间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儿。
??? 他们两个人在发抖,为什么要发抖?
??? 难道……
??? 杨锐不敢回头,只是缓缓地把头转向身侧的女友:“桐桐,周恒他们……”
??? “什么,周恒……”女友听见杨锐的话,下意识地往杨锐身后看了一眼,然后一声惊叫脱口而出,紧接着便连人带车地摔倒在地。
??? “怎么了?”杨锐问道,然后便刹车停在原地。他不敢回头,焦急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看到了什么?”
??? “不要回头。”桐桐颤抖着提醒道。她看到杨锐身后贴着一只瘪着半边脑袋的"喂,有什么事吗?"鬼,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铃铛,在杨锐的左耳边摇一下,又慢慢地移到右耳边,再摇一下。
??? 杨锐耳边的铃声响了。
??? “桐桐,你看到什么了?”他追问道。后视镜里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镜面上黑漆漆的像被涂上了一层墨。
??? “你、你后面有、有……”桐桐结结巴巴地说道,“有鬼!”
??? 其实,周恒与郑林轩在第四次铃响后,便看见了那个鬼。但他们俩不敢出声,惟恐惊动了它。但桐桐的声音还是让它的脑袋直接转了过来,脖子扭成一个诡异的角度,吓得那三个人同时屏住呼吸。
??? 什么都看不到的杨锐也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安静了:马路上没有车,没有风,空气都好像凝固了一样,只听到自己“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不对,那声音不是他自己的!是有其它东西在自己耳边“呼哧呼哧”地喘着。除此之外还有铃声,那铃声“叮叮当当”地在他耳边回响!
??? 他身后突然传出周恒的惨叫,桐桐也惊恐地大叫道:“吃人了!”
??? 闻到一股血腥气的杨锐再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 他看到一个瘪着张尧是个普通人。半边脑袋的鬼,挤爆的眼珠子糊在它的眼眶上。此时它正抱着周恒的脑袋,周恒的头盖骨已经被它撕掉了,露出白花花的脑浆,鲜血沿着他的脸皮往下流。周恒四肢无力地扑腾着,却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那个鬼。鬼把长长的指甲伸进他的脑浆里蘸了一下,又放进嘴里尝了尝,接着前的相片,亲戚朋友哭哭啼啼,扶着棺木看见她完完整整,激动得直想跪下来酬谢。便张大嘴巴扑了上去,“吧叽吧叽”地吃了起来。它瘪掉的半边脑袋像气球一样慢慢地鼓了起来,而周恒惨叫的声音则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 桐桐已吓得瘫坐在地上。
??? 它吃得很快,顷刻间周恒就只剩下空空的脑壳。接着它又抓住想要逃跑的郑林轩,一下挖出他的右眼,扔进嘴巴里,嚼了两下,咽进肚子里。然后,一只新眼睛便长到了它的脸上。
??? 那女妖象个平凡的少女样长大了。她的眼睛波光粼粼,她的长发随风飘舞,她的舞姿象风中的花絮,她的声音如同悦耳的山泉。在这没有人来的谷底,没有人称她为女妖。她只是他父亲的女儿。 然而父亲的脸上的忧虑天比天深沉。是郑林轩的眼睛。
??? 失去右眼的郑林轩惨叫着跑进公路深处。
??? 这是一张怪异的脸,一边鼓起的脸颊是周恒的——那颗额头上的红痣太明显了。它诡异地朝杨锐笑了一下。便夹着一股阴风扑了过来。
??? “不……”
??? 挡铃煞
??? 杨锐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护士催他去交费,说他昨晚骑车摔沟里了,有人看见便报了警。杨锐问其他三个人呢,护士说只送来他一个,没看到其他人。
??? 于是他拿出手机,分别给那三个人打了电话,全都打不通。他又打电话到其他同学那里,他们都说没看到这几个人。
??? 杨锐并没有住院观察,很快便回了学校。他在寝室里没看到郑林轩:这天上午没课,郑章瀚摇摇头。林轩应该在床上呼呼大睡,或者在玩他的手机游戏。
??? 杨锐突然松了口气,在他胖胖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 他拔通了店主的电话:“我现在可以退货了吗?”
??? “可以。”
??? 约定了见面地点后,杨锐挂断了电话。他十分放松地从柜子里掏出一包牛肉干,撕开,大大地咬了一口,满足地轻叹一声——终于结束了。
??? 时间回到昨天中午。网吧包间内只剩下濒临崩溃的杨锐,他呆呆地盯着网页上的购买需知,却突然在页面的最下方发现一行小字:你有未了的心愿吗?提前预约优惠多多……
??? 杨锐便给店主打了一个电话,承诺自己的死后遗愿交由它代卖,条件是要帮他解除这次交易。网站规定不能作弊,所以店主偷偷地告诉他第二个方法。
??? 找有阳气的活人挡铃煞。
??? 一次铃声一个人,回头三次才算鬼契成立,所以需要至少三个人来挡铃煞。只要在铃响时,有三个人及时应答。鬼契便会转到这三个人头上,鬼的遗愿便可由这三个人代替它完成。郑林轩嘴巴毒,杨锐“肥猪”、“白痴”之类的绰号都是他起的。可是他家里有钱,杨锐不敢得罪他。
??? 桐桐是一个泼妇,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女人味不说,还最爱对他指手画脚:太胖了不行,吃太多了不行——杨锐早就受够她了。可她父亲是这所学校的教授,毕业证能否到手是她爸爸一句话的事儿,所以自己不敢提出分手。
??? 而周恒,若非他介绍的网站,自己也不会撞鬼了。
??? 所以,这三个人都该死。
??? 杨锐吃完一袋牛肉千,又打开第二袋。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店主。
??? “货退不了。”
??? “为什么?”
??? 店主细细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系统提示,只有两个人帮你挡了铃刹,李桐桐不行。”
??? “她为什么不行?”
??? “她是女人啊!女人属阴,身上的阴气比阳气还多一些,怎么可能挡铃煞,招铃煞还差不多——我都告诉你是要有阳气的活人了。幸好我查了一下,否则给你退了货,系统要降我信誉值的。还有啊,鬼契已经成了,我觉得你不可能完成任务…”
??? 杨锐失声叫道:“等等,鬼契怎么成了?就算挡铃刹失败,我也只回了两次头,而且今天才是最后一天啊!”
??? “我查一下……是三次。第一天晚上你回了两次头,昨天晚上你回了一次头——鬼契成了,错不了。”
??? 杨锐无力地滑坐到地上,他想明白了:那天晚上,可能是他误将鬼铃听成了周恒的车铃,或者鬼铃与车铃是同时响起来的。
??? 他没听出区别,回头了。
??? 听筒里仍有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出:“你的遗物……心愿要我……代卖……打九折……”
??? 杨锐失控地对着手机大吼:“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女人不能挡铃煞,为什么?骗子!骗子!”
??? “女人属阴,不能挡煞,这是常识啊!怎么能说我是骗子,还有……”
??? 杨锐狠狠地将手机摔到地上,四分五裂。

标签:朋友爸爸吃人女友

    上一篇:盗墓鬼故事之棺人跳 下一篇:上坟遇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