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人皮卷

都市怪谈之人皮卷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神秘阁楼
??? 爷爷退休之后一直与字画为伴,他用来存放字画的阁楼从不允许我进入,直到我十二岁才有幸一览他的珍藏。
??? 我还记得他坐在吱吱作响的藤椅上,叼着烟斗,徐徐展开一幅画卷时的自得神态,漂浮着微粒的阳光洒落在画卷上,上面是一头斑斓猛虎,张牙舞爪,活灵活现,仿佛要跳出画卷择人而噬。在爷爷的允许下,我伸手摸了摸,发现那张画纸表面有着细微的纹理,伴着一粒一粒的突起,我问爷爷这是羊皮吗?他摇头说,是人皮。
??? 我大惊失色,他告诉我阁楼上的几百幅画卷都是人皮制成的,这世上收藏人皮工艺品的人有不少,不过比较隐秘罢了。
??? 他又神秘地告诉我,这些人皮还是活着的,然后给我看了另一张画,那张人皮上竟然长出了一层细细的毫毛,吓得我连做了几天噩梦。
??? 自此之后,我对爷爷的古怪癖好敬而远之。
??? 十八岁时,我辍学四处游荡,父子关系紧张,不久后认识了在夜总会上班的小玫,我们是真心相爱,但是爷爷和爸爸都反对我们在一起。
??? 最后,在我的强烈反抗下,爷爷开出一个条件——我必须拿到专业整形医师的资格证。
??? 为了终身幸福,我只好硬着头皮去学。拿到资格证后,我跟小玫结了婚,之后一直在一家私人整形医院给人拉双眼皮、打瘦脸针。
??? 再后来,爷爷去世了。临终时,他叮嘱我,阁楼的画卷务必妥善保管,将来有人会来买它们的,我含着泪答应了。
??? 半年后,一个人联系到我,说想买画,我们约在爷爷家见面,那栋古宅爷爷作为遗产留给我了。买家姓陈,是个须发斑白的老者,西装革履,拄着龙头拐杖,从他身后跟的四名保镖看,想必身份十分显赫,他问我是段老爷子的什么人,我回答是孙子。
??? “段老爷子生前让我来取画,是一条红锦鲤。”
??? “您稍等。”
??? 这些人皮画既无落款又无题字,只能用内容来区分,不过每一幅画都不一样。我在阁楼上找到那幅红锦鲤,交到陈先生手上,他端详片刻,说:“开个价吧。”
??? 我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报什么价合适。陈先生看出我的窘迫:“小兄弟才接手吧,段老爷子生前没交"我连屋都没进,我看到这儿发生的切就马上报师范大学,位于长沙岳麓山带,岳麓山,高约数百米,横跨面积很大,中南大学,科技大学,师范大学等各方学校,都坐落于这座山脚。警了。"卡达罗说。代,他做的是什么生意吗?”
??? 我摇头。他笑笑,展开画卷,指给我看:“你瞧,这张画不全是人皮,周围是宣纸,只有中间这一块是张人皮,没看出什么门道吗?”
???王老解下身上的蓑衣,收起船桨,提着马灯,拿起船上防身备用的"铳,",类似猎枪,正要上岸,忽然,河对面有妇人在喊: 我呆愣数秒,脱口而出:“这是文身!”
??? 他把保镖支出去,慢条斯理地开始脱衣服,露出背上的文身。
??? 那是一条金蟒,画工考究繁复,连鳞片都画得格外清晰。我注意到文身部分和周围皮肤颜色不大相同,正好是一幅画的大小,难道说……
??? “您身上这幅文身,是整张皮植上去的?”
??? “对,这条金蟒是你爷爷给我植上去的,已经快四十年了。”
???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我爷爷和这人都疯了吗?这些人皮卷不知道有几百年历史了,又没有存放在无菌恒温环境下,更不要说人体自身的排异性,胡乱移植,简直就是拿生命开玩笑!他居然没有感染致死,真是一个奇迹。
??? 我想起爷爷让围着小柯问道。我去当整形医师的事情,难道他是希望我接手他的“生意”?
??? “陈老先生,您买这张红锦鲤也是打算植皮?”
??? “是,不过是买给我儿子的。”
??? 我激烈地反对起来,从专业角度告诉他这样做有多危险。陈先生哈哈一笑,拍拍我的肩膀。
??? “你不了解你爷爷,还有他这门生意,你照做就是,一切后果都与你无关。”
??? 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 “我可不可以问一句,这样做到底有什么好处吗?”
??? 陈老先生神秘地一笑:“它会带来好运!”
??? 二、植皮
??? 一星期后,陈先生把他的儿子陈玉梁带来了。陈家是一个家族企业,实力雄厚,不少人认为陈氏集团能在三十年里发展成跨国公司,背后有许多猫腻,甚至有黑社会暗中扶持。《入墨宝鉴》上说金蟒象征恶财,锦鲤象征守成,或许爷爷这些人皮卷真有不可思议的魔力,陈先生才会不惜给儿子植皮。
??? 手术还算顺利。陈先生开了张支票给我,临走时对我说:“段老爷子有没有对你说……”
??? “什么?”
??? “哦,没事。”
??? 他眼中一闪而过一道阴鸷的光,狐狸恭恭敬敬地端来茶。随后父子二人便告辞了,我沉浸在发财的喜悦中,并未多想。
??? 我把这件事告诉小玫,两人尽情挥霍了几天,一张皮就能卖到这个价钱,爷爷留下的简直就是一座大金库,看来我后半生都不用奋斗了。然而,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只是我没想到,我居然差点儿死掉!
??? 自从陈氏父子离开之后,我便遇到了几起不大不小的意外,小到突然从天而降的花盆,大到因刹车失灵而引起的车祸!如果不是运气好,我和小玫现在已经去见阎王爷了。
??? 浑身是伤的我带着小玫去一个小诊所看医生,正当我们准备突然,这死尸又窜了出来,大声的喊道:"小哥,今天怎么又来了?那可真美味啊。"离开的时候,小诊所的电视上却播出了这样一条新闻。
??? “近日,陈氏集团董事长陈长青癌症病情再度恶化,据知情人士透露,陈长青已经终止治疗,并在董事大会上宣布由长子陈玉梁继任董事长一职。”
??? 我和小玫面面相觑,难道说我们接连遇到危险和陈氏集团有关?可又能有什么关联呢,杀掉我们这两个平头百姓,他的病也好不了啊。
??? “怎么办?要不我们报警吧!”小玫看着我,害怕道。
??? 我沉吟片刻:“我们去爷爷的老宅看看。”
??? 我们悄悄离开诊所,叫上一辆车去了爷爷的老宅,我用藏在配电箱里的钥匙开了门。
??? 我们上了阁楼,保险起见没有开灯,只点了两支蜡烛。烛光摇曳中,柜子中爷爷的毕生珍藏影影绰绰,散发出一种皮革特有的气息,墙上还挂着一幅字,上写“与虎谋皮”!
??? 小时候,我曾问爷爷为什么要挂这四个字,他说等我长大就懂了,现在凝视着这四个字,我好像明白了几分。
??? 我正发呆间,突然听见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看见小玫已经把外衣脱了,便对她说:“别闹,现在没心情。”
??? “瞎想!我是给你看一样东西。”
??? 她扯开领口,肩膀后方有一只雀鸟,我们是夫妻,我当然知道她有文身的事情,不过她之前的解释是当小太妹的时候文的。
??? 难道不是吗?
??? 烛光下,那只雀鸟仿佛振翅欲飞,小玫说,“这文身,是你爷爷送我的,它救了我的命。”
??? 三、被追杀
??? 小玫告诉我,她生下来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活不过三个月,她父母四处求医,后来遇到了我爷爷,就给她植了这块皮。
??? 说来神奇,自从有了这个文身之后,小玫心脏的缺陷不医自愈,小玫的父母对我爷爷感恩戴德,念在她家太穷,我和我朋友都不敢在那房子里呆,就到楼下的便利店等到天亮。之后我打电话给男朋友,因为他认识个人是道士,没过多久我男朋友就带了他几个朋友来。爷爷并没有收钱,只是提了一个务必遵守的条件。
??? 那个条件就是,小玫临死之前,必须把这个文身还回来,怎么个还法,只要找到段家人,让他们剥下来即可。
??? 听完之后,我恍然大悟:“姓陈的不想把皮还回来,所以才想方设法除掉我?”
??? 这解释似通似不通,陈氏集团威风显赫,一副文身就算不还,我一她掀开被子,跳下了床。突然,声音没了,宿舍里顿时安静得可怕。林香故意踩几下地上,发出点声音来,再细听,窗外还是没声音。个平头百姓又能如何,至于下这种毒手吗?
??? 我问小玫:“假如不还会发生什么?”
??? “不知道,当时我的命被救下,父母高兴还来不及,当然是什么条件都答应,所以也没问。”
??? 我父亲几年前因车祸去世,我是段家目前唯一的后代,我猜想这文身里可段未来下子就明白了,只要和那块景观石达到定的距离,李明太就会被迷惑住。段未来和姚正稍稍喘了口气,李明太又朝东北角方向走了几步,姚正急了,使劲儿拉,又把李明太拉回了原处。不过,李明太的上衣也被拉开了。能隐藏了类似诅咒的力量,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文身能带来好运也必然会产生恶运,难道陈家一厢情愿地以为杀掉我就可以解除这个诅咒。
??? 我整宿没有合眼,想着今后要遇到的危险,陈家或许会追杀我们到天涯海角,难道这一辈子都要东躲西藏了吗?
??? 天亮的时候,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于是将小玫摇醒。她不情不愿地被我拖了起来:“干嘛呀?”
??? “来,我们做个植皮手术。”
??? “给谁?”
??? “我!”
??? 这些人皮卷既然隐藏着这么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不加以利用?我挑了一幅辟邪的文身,宝鉴上说辟邪象征着百辟,能逢凶化吉。
??? 从未接触整形手术的小玫有些发怵,我安慰她说不要紧的,只要在旁边递递东西就行,主刀由我自己来。
??? 准备就绪,我坐在手术台上,用一张手术单罩住全身,只露出大腿一小块,给自己的后背换皮实在有难度,我给自己打了麻醉,静候药力起效。
??? 人的皮肤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它拥有完整的代谢系统,是人体唯一一种脱离机体后还能独立存活的组织,它看上去最不重要,可是人只要失去百分之三十的皮肤就会死亡,难怪有些文明相信人的灵魂寄宿在皮囊中。
??? 我握着手术刀,一想到要自己动刀子,手还是有些发抖。我和小玫面面相觑,她劝我:“到家和老妻说,葛妻也是心肠慈软的人,想想家中多这口也尽能养得活,便把孙氏收留了下来。还是别做了吧。”
??? “不行,你把脸转过去!”
??? 我深吸一口气,正要切下去,门突然被踹开了,一大帮黑衣人冲了进来。我大骂坑爹,一条腿已经麻醉,跑都跑不掉。
??? 我和小玫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一双脚踱到我面前,用鞋尖挑起我的下巴,我被迫抬头,与陈玉梁那张冷笑的脸对望。
??? “我就猜到你会到这地方来。”
??? “杀了我,你有什么好处?”
??? 他高深莫测地笑笑:“至少没坏处!”
??? 小玫嚷嚷着喊救命,立即被堵住了嘴,一名手下请示陈玉梁,要不要在这里放把火,伪造成失火。
??? 陈玉梁摇头,道:“这是闹市区,不好脱身,先把他们带走。”
??? 我们被带到郊区一间废弃仓库里,里面堆满了易燃物。陈玉梁让人在四周洒上汽油,气味刺鼻,然后有两个人掰开我们的嘴,给我们灌酒。
??? 伪造成意外他们十分擅长,想来这个陈氏集团底子也不是很干净。
??? 我被灌了整整一瓶白酒,头都开始发晕,小玫的哭喊声近在耳畔,一想到我们要被烧死,我愤然咒骂姓陈的不得好死。
??? 他蹲下来对我说:“我爸现在生不如死,杀你也是尽孝道,不要怪我!”我恨不得一口咬断他的喉咙,可那样做只会让我们死得更快。他站起来要走,出于本能我叫住他。
??? “杀了我,你也救不了他的!”
??? 陈玉梁笑笑:“所以我说,反正没坏处!”
??? 那张皮不取下必然要承受某种惩罚,所以他觉得杀掉我就可以让他父亲得救?我拼命思考着,爷爷一辈子和这些虎狼打交道,肯定有自保的手段,是什么呢?取回皮必须经由段家人的手,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 酒精妨碍了我的思维,眼看着陈玉梁消失在门口,我抱着赌博的心大喊一声:“除了段家人,谁也取不下那张皮!”
??? 他定在那里,转过身,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死到临头,你还想耍什么花招?”
??? “你可以在这里试一试!”我朝小玫望了一眼,对不起了小玫,“我媳妇的肩膀上有一个文身,除我以外,谁也切不下来。”
??? 他在犹豫,我乘胜追击。
??? “你想一想,如果我死了,等你老了的时候,你也要和你父亲受一样的罪,到时候后悔就晚了!”
??? 这句话击中了他的软肋,陈玉梁向手下使了个眼色:“有刀吗?”
??? 几个人按住小玫,我轻声安慰她:“别怕!”又对陈玉梁喊,“喂,你下手轻一点!”
??? 他默不作声,用匕首在小玫的文身上划了下去,我拼命祈祷着,当他的刀离开皮肤的时候,血只流了一点点。陈玉梁倒吸一口冷气,伸手拭去血迹,那块皮肤竟然完好无损。
??? 得救了!我心中狂呼。
??? 陈玉梁烦躁地撇下刀:“给他们松绑!”
??? 几分钟后,我搂着瑟瑟发抖的小玫来到外面,陈玉梁向我深鞠一躬。态度转变如此之快,到底是商人,我对他又是鄙视又是佩服。
??? “请段先生帮家父解脱痛苦。”
??? 我整理了一下纷乱的心情,露出妈妈用刀子划过爸爸喉咙的时候,曾对我说,爱情只不过是杀戮的理由,这是她唯的选择。难道这也是我们母女的生活轨迹吗?但是现在这个的确是我唯的选择了。明远,你不会离开我的。因为我需要你。笑容:“谈谈价钱吧!”
??? 四、与虎谋皮
??? 我们被带到陈氏集团大厦,陈老先生的状态比我想象中还要凄惨,他佝偻在病塌上,全无人样,每天都要注射超大剂量的吗啡,但那根本缓解不了痛苦,期间他还试图自杀过一次,从十二楼跳下居然没死,但是骨头摔断了许多,医生给他打了十几枚钢钉,每天还要做腹部引流排出积血。
??? 但他就是死不了!
??? 我真正明白了,什么叫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我屏退众人,给他动手术,小玫充当助手。当剪开他的衣服时,背上那块皮肤发红发烫,简直不能触碰,似乎那条金蟒急不可待地要挣脱他的皮囊。
??? 手术室外面一群黑衣人侍立着,小玫被这阵仗吓住了,我安慰她:“别怕,有我在呢。”
??? 当那张皮完整取下来的时候,连接在陈老先生身上的心律仪突然跳出了平滑的曲线,病塌上的老人像解脱了一样,带着笑容辞世了。
??? 陈玉梁闻讯,冲进来大哭一场,吩咐手下准备后事,并通知了媒体。大腕的死就是这么隆重,估计这两天的股市都得震荡一下。
??? 陈玉梁亲自把我们送回了家,临下车之前,他突然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父亲信这个,所以他看看手表。点差分。她应该已经死了几个小时了。他大声问酒吧的钟准不准,再次对了对手表。他这么做全是为了引人注意,以后好证明他不在犯罪现场。让我务必除掉你,好完完整整地上路,看来还是低估了段家的能力,我心服口服。”
??? “就为了让你父亲‘完完整整’上路,你就要杀人?”这个动机实在令我震惊。
??? 陈玉梁笑了,带着几分我无法理解的骄傲:“因为我们是有钱人。”
??? 他开了一张支票,这是谈好的报酬,小玫怒不可遏地想夺过来撕掉,被我拦住了:“哎哎,媳妇,别跟钱过不去。”
??? “段先生,希望我们能再合作。”
??? 陈玉梁伸出手,我犹豫了一下,跟他握了握。
??? 下车之后,小玫对着那突然耳边传来轻微的似乎婴儿啼哭的声音,志伟感到莫名其妙,洗手间里怎么会有小孩子声音呢?但是这个声音越来越大他可以清楚的听到小孩那种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辆远去的豪车呸了一口:“有钱人?祝你不得好死!”
??? “媳妇,咱们以后可能经常要跟这种人打交道了。”
??? 与虎谋皮,再没有哪个词更能形容我此刻的心情了。
??? 阴暗低矮的阁楼,一如我童年记忆中那神秘的处所。我把那张取下来的皮用一张空白卷轴仔细裱好,拿在手里端详着。
???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人皮画上的金蟒变得更加鲜艳有活力,或许是因为获得了人血的滋养吧。
??? 也许爷爷从来就不是为了挣钱才经营这种生意,他只是在供养这些神秘古老的人皮卷,它们经历了一场场人生,静观生死,从那些贪婪的人性里汲取养分。
??? 与它们相伴的“运”却成了一代代人拼命追逐的好处,谁知道这里面到底藏着多少故事。
??? 知客铃发出一阵清响,打断我的了思绪,又要客人上门了!

标签:灵魂爸爸杀人

    上一篇:杀戮者 下一篇:少女吸血鬼的爱情故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