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老坟山

老坟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黑暗阴森之地不要走,容易撞到妖邪,荒野奇巧之音不要学,否则会引来祸害。”涂二爷眨巴着浑浊的独眼,吐了几个烟圈,然后用长长地旱烟杆轻轻地磕在凳子边缘,一脸正经地说道。此刻,从那烟丝里掉下的几点火星,划出一蓬闪亮的火花,瞬间便灭掉了。
??? 屋子里燃烧的柴木偶尔发出爆裂的噼啪声,围着他听故事的小孩子大概有七八个之多,地上简陋的火炕里升起小周心跳到嗓子里了,这背后的人会是谁,他缓缓转头,"原来是你啊,呼~"的火苗映在他们的小脸上,露出既好奇又惊恐的神色,甚至有几个人偷偷地朝黑乎乎的门口瞄去,似乎生怕刚关紧的门突然被打开,有什么东西会跑了进来。
??? 涂二爷是村里的能人,写得一手好字,不但平易近人,而且故事讲得那是活灵活现,好像事情都发生在他身上一样,子小孩都喜欢听他天南地北地神侃。
??? 那时的乡村还是很闭塞和落后的,没有电视看,有的地方连通电都成问题。冬天的夜晚闲来无事,刚好今晚又停电了,涂二爷的孙子于是拉来村里几个一般大小的玩伴,缠着爷爷讲起了鬼故事。
??? “话说,我小时候,也就和你们差不多大。”涂二爷每次讲故事前,总是用差不多的口头禅。不过,这句话基本都被听故事的孩子们忽略过去。
??? 涂二爷长长地吸了一口烟,开始讲起了鬼故事——老坟山:
??? 四十多年前,我还是一个毛头小子,那是天黑了晚上要点个灯都很困难的年代。有个秋天的夜晚,我们几个同村的伙伴商量一起去偷些番薯瓜果之类的来填饱肚子,没办法啊,那个时候饿啊,很多人家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条件比现在差多了。
??? 大家经过讨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地方——老坟山!是的,老坟山是一个白天都没几个人敢去的地方,是一片凹进去宽阔的山地,两边长满了茂密的树林,走进里面就觉得很森然,不过去那里最安全,没有人能发现。
??? 带头的狗子,年纪比我们大些,拍着胸膛鼓励我们说:“放心,我爹以前晚上带着我去里面打过几次野兔,路我很熟。”狗子两眼冒着兴奋的光芒,空瘪瘪的肚子在微弱的月光下晃荡着。大家咽了咽口水,突然想起他爹就是因为打猎,不小心死在别人的鸟铳之下,不禁有些毛骨悚然,听说,也埋葬在老坟山。
??? 看大家有些胆怯了,同行胆子最小的毛毛突然说鼓起勇气说:“去!不敢去的,就回家喝凉水!”被他一激,我们六个人嗷嗷叫着,给自己壮胆,趁着昏暗的月光就在我快步追赶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根本就追不上人家,不管我的脚步是快还是慢,都和白衣人保持着段距离。追着,赶着,我忽然觉得有些后怕,冷汗不自觉地飕飕冒出,以前我从来都没有遇见类似的这种情况,难道慢慢地向老坟山摸去。
??? 一路上有各种秋虫唧唧叫着,使我们紧张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了。一个时辰后,我们走近了老坟山,里面真安静啊,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砰砰跳得厉害起来了,于是,我偷偷瞧了瞧旁边的毛毛,他嘴里居然发出轻微的咯咯咬牙声,原来的勇气似乎消失不见了,只有走在最前头的狗子显得很镇静,他不时地提醒我们要注意脚下,不要掉进塌掉的空坟里,说不定里面会伸出一双手把你拖进去。狗子轻声地开了个玩笑,结果却使大家更紧张起来,但是既然来到这里,总不能空手而归,前面似乎有诱人的果子香气飘来。
??? 故事上半部分结束了,开始插播广告。汪华渐渐清醒过来了。他想起来了,高教授是知道事情真相的。在那件事后,他曾和高教授会面,恼怒的高教授被汪华威胁不许说出真相。"他居然用这种方法来揭发我,除了名字不同,全是模样!不行,明天要和他摊牌!如果他敢说出去,我就,杀了他!"汪华的眼里闪过丝凶光。“以前,我们可是人为食亡啊!”涂二爷停顿了一下,狠狠地吸了口烟,接着继续讲了下去。
??? 于是,我们六人拿着手里的树枝到处乱打,一路上故意制造出一些声音,使心情稍微轻松点。
??? 穿过一条约两里地的密林小道,一片宽阔的平地赫然出现在我们眼前,望着周围密密麻麻大小各异的坟冢,有的是幽黑一团,有的茅草密布,还有的飘着白色的布条,到处弥漫着一股阴森的气息,大家当场就惊呆了,凉气直往脖子上窜!
??? “呱!”头顶上猛然传来一声厉叫,在静谧的夜空中传得老远,吓得大家脖子一缩。
??? “妈呀!我要回去!”毛毛最先带着哭腔说道。
??? “胆小鬼!那是一只鸟,懂吗!”狗子狠狠拍了一下毛毛的肩膀骂道,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地方说,就是那里,大家快走!
??? 我们几个豁出去了,急忙跌跌撞撞地往那里小跑起来,不知是谁踩塌了一个坟头,一只脚都陷了进去,发出恐惧的惊呼,于是旁边的人使劲地把他拖了出来。
??? 当我们气喘吁吁地到达目的地时,月亮已经钻进了云层里,大家只能模糊地看到对方的影子,这时山凹里刮起了一阵大风,周围树林里传来沙沙的响声,黑影到处在晃动着,就像随时会扑过来一样。坟场里不时飘起了白色的布条,仿佛在举行招魂仪式,远处黑暗处有几点幽幽的蓝光在漫无目的游荡着。
"嗯?"??? “快点挖!”狗子低声喝道,于是几乎要被吓麻木了的我们立刻低头使劲地往地里刨起来。不远处靠近密林处有几颗模糊的果树,一阵清香飘来,可惜没有人敢过去摘,我们现在只抱着有点成果就赶快回去的想法。
??? 可惜刨了半天,连一个番薯的影子也没有,大家都很气愤,于是暗暗责问狗子。“就是这里,没错!”狗子重复说了一句,“前天中午我和叔叔一起来这看过的,满地都是大番薯啊。怎么就没了?怪事,太奇怪了!”狗子嘴里喃喃地说着,似乎自己也很迷惑。
??? 莫非……我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不详的念头,然后这个念头像传染病一样在大家的脑海里转来转去。
??? “不挖了,我要回去!”毛毛这次是真的哭着说的。
??? “走!"你是最后个了,就这个吧!"恶鬼把蔡林推了进去。回去!”狗子终于也有些害怕地说。
??? 摸着黑,我们六人急忙朝老坟场外走,可是我们居然找不到回去的那条小道了,换了几次方向,还是如此,我们就这样一直在老坟场里转悠,不时有高高的石头坟堆地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大家心里寒气直冒,真的"哦,咱去看看王婶吧。"有鬼吗?
??? 几个人开始浑身打颤,大家紧牵着的手一片冰凉,我预感今天恐怕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了!很早以前就听我爷爷讲过,千万不要去阴气重的地方,去了就要立刻离开,不然容易被上身,我越想越怕,觉得牵着伙伴的手都有些不对劲,没有任何温度,就像是从坟堆里跑出来的死人的手。
??? “蹲下!快蹲下!”在前面带路的狗子突然用低沉急促的声音不安地说道,大家吓坏了,急忙屏声背靠着一座大坟墓伏下身来。
??? 这时,一阵阴风刮来,前方不远处一个淡淡的白色人影在坟头上悠悠地晃动着,似乎还有咯吱的磨牙声传来。
??? 我们吓得心脏都要快停止跳动了,几个人浑身哆嗦冷汗直流,牵着的手抖动得非常厉害。若不是害怕发出任何声响,估计大家的磨牙声比对方还要响,现在只能狠狠地咬着嘴唇闷着不出声。毛毛已经完全瘫倒在狗子的怀里,身体软绵绵的,好像失去了生息一样。
??? 若隐若现的白色影子在那里折腾了一阵,然后轻轻地飘下坟头消失不见了,大家惊惧得浑身的血液猛地往上涌,却动也不敢动。现在处境进退两难,我们精疲力尽又累又饿,精神差不多要濒临崩溃。
??? 今晚的怪事真的多啊!仿佛一切在梦中,我有点悲哀地看着天空,在心里暗暗地祈祷,月亮神啊!快点出来吧,不然我们今天不累死也会被吓死,变成这里不甘的冤魂。
??? 我们就这样静静依靠着地不知呆了多久,忽然远处似乎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唤,似近又远,飘飘忽忽的。
??? “爸爸!”狗子嘴里突然莫名其妙地叫了一声,然后毅然站起来,拉着我们直朝一个方向走去,毛毛此刻居然也苏醒过来了,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 那个奇怪的声音突然又消失,过一会儿在我们右边响起,一会儿又在左边,似呜咽又似叹息。就这样狗子使劲地拉着我们,忽左忽右地折腾着,然后声音永远消失了,紧接着我们就突然发现已经站在了老坟场外的小路上。
??? “爸爸!”狗子终于莫名其妙地蹲在地上痛哭起来,这时我们几个急忙使劲地拽着他赶紧往家里跑,月亮此时也出来了,照的大地明晃晃的,天空居然没有一丝乌云。不知在去老坟场的路上怎么是昏暗的,更奇怪的是,在老坟场怎么突然不见了月光?
??? ……
??? “爷爷,后来呢?”涂二爷只是一个劲地抽着旱烟,橘红色的火星在长长的烟杆处一明一暗地闪烁着,半晌也不吱声,似乎还在回忆中,于是有个小孩子终于忍不住好奇地询问道。
??? “后来啊,我们回家都大病了一场,尤其是毛毛特别严重。原来那天他为了饿坏了的妹妹找些吃的,才表现得如此大胆。”涂二爷重重地吐了一个烟圈接着说道,“老天保佑,好在大家都没事。”
??? “谁?!”突然涂二爷用烟杆指着门口厉声喝道,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惨白的人影!
??? “啊!”一众小孩齐声发出惊恐的尖叫,眼睛瞪得溜圆,吓得乱作一团。
??? “谁?我是鬼啊!”一个尖锐的女高音传来,隔壁性格泼辣的柳大嫂穿着一套白色的冬装慢慢地走了过来,一边不满地嗔怪道:“涂二叔,你家门都没有栓紧了,怎么,你又在吓唬孩子们啊!”
??? “哈哈!”涂二爷发出一声大笑,“好了,大家散这事儿我没敢跟我老婆说,我老婆比我小岁,娇得很,我不想吓着她。了吧,今天的故事讲完了,回家的路上注意安全,别摔跤啊!”
??? “爷爷,下次给我们再讲知道鬼故事,好吗?”柳大嫂的儿子虽然心里害怕,临走时却依依不舍地请求道,旁边几个孩子都露出乞求的神色,齐刷刷地转头盯着涂二爷花白的胡子。
??? “下次?给你们讲一个老此刻,外面又响起了风声,伴着风声,顶棚上忽然发出"嘭"的声响,随之屋顶颤动了几下,夫妻人都被这声音吓了大跳。哎呦!这是怎么回事呀?刘香下意识地小声问句。卿民没有答话,他伸手拉亮了屋内的灯,他们观察着顶棚。卿民紧张地自语道:怪了,什么东西"嘭"的声?刘香定定神作起身来,看看脸色苍白的丈夫,解释道:没准是房顶的土块被风刮的掉下来了。卿民又问:可是先前的脚步声是怎么回事啊?刘香说:谁知道呢,没准也是 正在疑惑,忽然,身后的林小琳发出声惊叫,把吕乾吓了跳。风刮的呗!卿民不信地说:不可能,那不像是风刮的声音,"那就不是谋杀罪了?"就像是有人轻轻踩在上面。夫妻人又静静地等了阵儿,顶棚上再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来,刘香叹口气:唉,算了别想它了,时候不早了,快睡吧。一辈的故事,呵呵,就叫痴念吧。”涂二爷的声音此刻就像落在空旷处,余音缭绕,在张老年过半百,在大山镇人称张半仙,专门为乡亲们看风水、定阴地什么的,倒也有些名气。因其要价高,再加上好占小便宜,近两年找他看干活的人越来越少了。为了生计,个月躯在镇上滨河路租了间店铺经营起了殡葬用品。你还别说,张老这家殡葬用品店开业后,生意还不错。为啥?这是因为张老这个人虽好占些便宜,但打小就有着很强的动手能力,鬼点子多,干啥事都能干出个与众不同来。拿句时髦的话讲就是有特色。这不,这个老小子殡葬铺里的东西大多是他自己设计、自已制作的。亡魂招魂幡,市面上基本上是用彩纸裁剪,他却用废弃白色布料拼接制作,因为他老婆在家服装加工店上班,加工店的边角料就被他老婆给要了回来。没想这样做出的招魂幡成本极低却很显档次、牢实;再说亡魂引路灯,市面上基本是用竹杆作灯座,白纸做灯笼套,灯笼套中配上根手臂粗的白蜡烛,这种加粗型蜡烛可以燃烧天以上,可以在保证死者亡魂在天后的回魂夜能看清道路回魂返家,最后同亲人见面后去冥界投胎转世。可为了省去那节手臂粗的蜡烛成本,张老采用外购红色塑胶灯套,配上只.W的小手电灯泡,外加两节号干电池,既美观大方,又时髦安全,成本还还低最绝的是他还在自己制作的所有物件上盖上个厘米见方的红色印章"老制作。"总之,你不得不说张老这个人还有点生意头脑。这不,这天又有两位顾客从他店里买走了大堆物什,当然,包括两只美观大方的引路灯。可是张老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卖出去的引路灯会为自己带来场灾祸。黑暗的屋顶上只见王老太太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个转身还没看清动作,就把这小子给撂地上了。张嘴说道:"生子,你别怪叔,叔叔替你妈出口气,你小子别娶了媳妇就忘溜,王嫂子没少背地里抹眼泪"。说完还朝着生子屁股踢了脚。徐徐地飘散开来……
??? 后记:
??? 这老坟山的故事是真实的。那天晚上天气确实有些异常,上半夜阴暗,下半夜清明,所以大家心里就感这次定要送到,不然力气白花了的。到恐惧不安,而满地的番薯也确实存在的,后来据查实,就在前一天,那户人家已经把地里的番薯全部收获了,因此第二天他们去就扑了个空;坟头的那白色影子,其实是一只野生动物出来寻找吃的,意外地把一些白色布条缠在身上,造成的错觉;听到的怪音,是呜鸣的山风;狗子那晚确实突然很想念父亲,想起了以前父亲告诉怎么在黑暗里寻找正确的道路,又经过了前面几次探路,于是一会就把大家带出了老坟山,后来经过他的宣传就变成了他父亲冥冥中指引的功劳。回家后,大家又惊又怕,加上深秋风寒入骨,好几个人都生病了。其实,一切惊惧都来源于心理的作用。世间本无鬼,只是疑心生暗鬼,六识皆幻象也。

标签:爸爸木偶真实妹妹

    上一篇:十字路口的老太太 下一篇:被替代的死亡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