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我爱你

我爱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饰品店里,雯雯兴奋地跑到了一处小柜台旁,拿起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 “老公,你看这个音乐盒多漂亮啊!”他将盒子捧在手心,笑着和身后的男子说道。
??? 这个被她称做老公的男人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快步走了上去。他接过了音乐盒,轻轻地拨动了一下发条。
??? 叮叮叮……
??? 一阵悦耳的音乐悄然响起,动听的旋律像春风一样拂过两人的脸庞。雯雯兴奋地拉住了他的衣袖,露出朝阳般的笑靥。
??? “老公,我很喜欢这首音乐!”
??? “是吗?那我们把它买下来吧。”阿安看着孩子一样高兴的妻子,提议道。
??? 雯雯的眼睛里忽然亮起了一丝光芒,但当她看到标签上的价格时,这丝期冀瞬间又黯淡下来。
??? “还是算了吧,价格太贵了,咱们这个月还要还房贷呢……”
??? 阿安摇了摇头,温柔地抚摸着妻子的脸庞:“没关系,最重要是你喜欢嘛。”说罢,他接过了音乐盒,径直走向了柜台。
??? “你好,我想买这个……”
??? 看着丈夫渐渐远去的高大身影,雯雯眼睛一红,心里泛起了无法言喻的感动。
??? 从结婚那天起,他们已经携手度过了七个年头。但与一般的夫妻不同,即使生活是多么艰苦,即使压力是多么沉重,但两人从不吵架,他们的感情就像涓涓细流,虽然平淡无奇,但每时每刻都流淌着相濡以沫的温馨。
??? 曾几何时,雯雯也憧憬过惊天动地的爱恋,也遐想过挥霍无度的生活,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
??? 但她慢慢成长的时候,她也渐渐地懂得,这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的虚荣,当繁华褪去后,留下的更多是空虚寂寥的心,只有平平淡淡的,像白开水一样的爱情才是她的归宿。
??? 而她现在很满足,因为在七年之前,自己就已经找到了那杯永远37度的温开水。
??? “雯雯?”阿安的叫声将她拉回了现实,雯雯抬起头,前者正一脸疑惑地望着她,手里提着包装精美的音乐盒。
??? “在想什么呢,怎么叫你都没听见?”
??? 雯雯擦了擦眼睛,极力地将自己柔弱的一面隐藏起来。片刻后她抬起头,神采奕奕地笑道:“在想你啊!”
??? 阿安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呵地笑了声:“真是个小傻瓜!”
??? 雯雯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撒娇道:“嘻嘻,不如我们现在去吃饭吧,我都快饿扁了。”
??? “好啊,你想去那里?”
??? “唔……”雯雯抿紧了双唇,忽然灵光一闪,“不如去‘恋爱吧’,反正我们很久都没有吃过西餐了。”
??? 阿安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回答。雯雯已经挽住了他的手,看着孩子一样活泼的妻子,阿安不禁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甜蜜的笑意。
??? 然而,他的笑容在下一刻凝固了。
??? 饰品店门外是一块落地玻璃,他在出去的时候,目光恰好落在了上面。阿安僵硬的脸庞抖了抖,仿佛木头一般怔住了。
??? “怎么了?”雯雯疑惑地望着他。
??? “呃……没事,走吧!”阿安迅速回过神来,他强挤出一丝苦笑,然后拉着前者快步离开了饰品店……
??? 两人手牵着手,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漫步着。不多时,他们走进了一家装饰华美的西餐厅。
??? 恋爱吧——作为市里唯一一家以情侣为主题的西餐厅,这里的装潢可谓是别出心裁。首先在门口处便用九十九朵玫瑰围成了爱心,芬芳馥郁的花瓣显得娇艳欲滴,让人无时无刻都沉浸在初恋般甜蜜的感觉里。
??? 而推开大门之后,这种赏心悦目的感觉不减反增。如梦似幻的水晶吊灯,柔和动听的钢琴曲,再配上朦朦胧胧的光线,整间餐厅洋溢着浪漫的气息,让人恍惚之间有种莅临异国他乡的梦幻情怀。
??? “先生,请问几位?”一位穿着白衬衫,彬彬有礼的侍者来到了阿安跟前,深深地鞠了个躬。
??? “两位。”
??? “好的,请到这边来!”侍者微笑着回应道,然后伸出右手,引导两人来到餐厅东边的包厢里。
??? “啊……刚才逛了这么久,真是累死我了……”雯雯一下子跌坐在真皮椅子上,不满地抱怨着。这时侍者刚好为他们端上了两杯茶,她未及多想,抓起来便要一饮而尽。
??? 阿安伸出手拦住了她:“先等一下……”
??? “怎么了?”雯雯不解地望着他,杯子里的玫瑰花瓣抖了抖,荡出一圈细微的涟漪。
??? 阿安示意她把杯子放下来,然后熟练地将旁边的调味品加了进去。看着淡黄色的透明液体与花瓣搅拌出完美的弧度,阿安笑着解释道。
??? “这里的花茶用的是法国的野生玫瑰,甘香中会带点苦涩,入口的感觉可能不大好。”
??? “你这马大哈一直都爱吃甜点,又怎么会喜欢呢?所以先加点蜂蜜,这样味道会好很多……”
??? “好啦,趁热喝吧。”
??? 雯雯接过了那杯清香扑鼻的花茶,轻抿一口,温热的液体滑进了口腔。她的心里也暖暖的,仿佛喝进去的不是水,而是那份无微不至的关怀。
??? “你好,请问要吃点什么吗?”这时,侍者已经拿着两本菜谱走过来,恭敬地放在他们面前。阿安端起了其中一本,细细思索了一会,然后开口道。
??? “一份西冷牛扒,七成熟,一份黑椒牛排,八成熟,香煎鳕鱼,再加上地中海沙拉和两份奶油蘑菇汤。鳕鱼肉记得去骨,不然有人一定会被卡到……”说到这里,他向雯雯眨了眨眼,后者正微笑地看着他,双手托着腮,红扑扑的脸颊就像含苞待放的蔷薇。
??? “嗯,至于甜品的话……”阿安冲她努了努嘴,然后又转向了侍应生,“就不要冰激凌了,改成蛋奶酥吧。”
??? “啊……可是我想吃冰激凌哦……”雯雯交叉着十指,红润的嘴唇翘得老高。
??? “不行不行,冰激凌太冷了,待会你吃了又会咳嗽的。”阿安摇了摇头,像严厉的父亲一样凝视着她。雯雯咬了咬下唇,只好失望地嗯了一声。
??? “先生,除了刚才点的食物外,还需要什么吗?”侍应生有些疑惑地望了两人一眼,怯怯地问道。
??? “嗯,没有了,就这样吧……”听到回应后,侍应生礼节性地点了点头,然后快步离开了包厢,在黯淡的光线下,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 “啊嗤!”餐厅的空调明显有点低,雯雯没坐了多久便觉得有些凉。
??? “老婆,你觉得冷吗?”阿安未及多想,马上脱下了外套披在她身上,“这里正对着空调口,要不我们换一个位置吧?”
??? “服务生……”他刚说完便向着柜台的人示意,雯雯轻轻拉住了他,摇了摇头。
??? “不用这么麻烦啦,这茶有点凉了,你帮我换一杯就可以啦……”
??? “好,你等一下……”
??? 在阿安离去之后,雯雯心里又泛起了一丝感动。
??? 她觉得这个平凡的男人是多么的细心。他的身上仿佛弥漫着瓷样的光辉,即便在冰天雪地的酷寒,也像暖阳一样拥抱着自己。
??? “来喽,刚刚泡的新鲜花茶,还加了大枣和枸杞,最适合你了……”
??? 几分钟后,阿安端着杯子回来了。他看着满脸幸福的妻子,心头也无端地涌起了小小的情绪。
??? “老婆……”他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就像捧着世上最珍贵的玻璃制品。半刻后,他只是摇了摇头,“这么多年来,你的手还是那么凉。你说……以后的每个冬天,要是我不能温暖你,那你该怎……”
??? 阿安说到这里的时候,雯雯已经伸出了食指,柔软的指肚紧紧地贴着他的上唇。
??? “别破坏这么浪漫的气氛……老公,你说过你会一辈子这样陪着我的,对吗?”
??? 阿安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宽厚的手掌将她的纤纤十指包裹起来。此时此刻,他们的情感仿佛回到了多年之前,曾经的唇齿交织,曾经的花前月下,一刹那幻化成现实,深藏在回忆中的甜蜜清晰地浮现了出来。
??? 雯雯含情脉脉地望着他,半晌之后,她才吐出了珍藏在心底的几个字。
??? “老公,我爱你……”
??? 阿安微微颔首,同样是敞露了自己的心扉:“老婆,我也爱你……”
??? 桌子上的玫瑰花散发出淡雅的清香,在摇曳的烛光下,这一刻仿佛永远绽放在两人的心中。但他们却懵然不知,有个人正在远处盯着他们,目光阴冷……
??? 两天后,雯雯正在家里收拾衣物。
??? 大门咔嚓一声开了,阿安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上去一脸疲惫的样子。
??? “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 阿安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老婆,我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 “这样啊……”那是个夏天的傍晚,吃过饭我和妈妈到楼下溜弯,转了圈回来天还挺亮的,夕阳还剩下半个脸,红彤彤地挂着。远远地看见朱阿姨夹着个红布兜迎面走来,她低着头好象在沉思什么。因为平时和她关系很好,离得很远我就大声的叫她,她抬头看见是我们马上就露出笑容来,走过来和我打趣着。雯雯帮他挂起了外衣,抿紧嘴唇道,“那就先说好消息吧。”
??? 阿安点了点头:“好消息就是我以后会有多点时间陪你,坏消息就是……”
???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明显黯淡了不少:“我失去了工作……”
??? “啊!?”雯雯惊讶地捂住了嘴巴,“怎么会这样的呢?”
??? “因为这段时间市场状况不好,所以公司要精简结构……”阿安长叹了一口气,目光涣散地望向窗外。但很快,他又重新打起了精神,微笑着对雯雯说道。
??? “放心吧,我会很快找到另一份工作的。这段时间就算休假吧,再说了,我也很久没有陪你一起出去玩了。”
??? 雯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握住了他的手:“老公,其实你不用这么担心的。我虽然没有工作,但银行里还是有一点存款,应该够我们花好几个月的。”
??? “哦……”安安眯起了眼睛, “原来你一直都有存私房钱的习惯,咱们不是说好所有的存款都用联名账户的吗?”
??? “哎呀,那……那只是每个月剩下的家用而已,我哪有这么自私嘛……”雯雯推了她一把,脸颊不知觉地红了起来。
??? “那好,看来我以后每个月都不用给你那么多钱了……”阿安揶揄道。
??? “你想的美!”雯雯杏眼一蹬,生气地捏了他一下。
??? “哎呀!”阿安捂住了手臂,痛得咝咝大叫,“你还真打啊,痛死我了……”
??? “当然啦,谁叫你欺负我,哼!”
??? “老婆大人,我怎么敢欺负你手术室里,医生额头上的汗珠滴滴坠落,许久,"嘀嘀,嘀嘀"心跳器上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那不都是开玩笑嘛……”阿安可怜兮兮地望着她,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就像邻居的京巴犬一样。雯雯被他逗笑了,撒娇似的推了他一把。
??? “好啦,原谅你了!”
??? “嘻嘻,我就知道老婆大人是最好的……咳咳!”阿安说到一般的时候,忽然捂住胸口咳嗽不已。他的脸庞也变得涨红,看上去极其难受。
??? “老公你怎么了!?”雯雯吓了一跳,连忙伸出手帮他扫背。
??? 剧烈的咳嗽声持续了好一会儿才停下,但阿安的气息还是起伏不定,他的脸色极其苍白,就像刚刚生了一场大病似的。
??? “老公,你好像咳嗽一个多星期了,不如去看看医生吧。”雯雯忧心忡忡地建议道。
??? “不用啦,你老公不就是药剂师吗?待会去药房买点药就可以啦。”阿安摇了摇头,声音也显得有些嘶哑。
??? “这当然不好啦,病向浅中医。你应该马上去找医生检查清楚!”雯雯严厉地盯着他,语气之中透露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 阿安与她对视了几秒,终于是败下阵来。他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微笑道:“那好吧,谁叫我最听老婆的话呢。”
??? “这就对了,你先等一下,我换件衣服之后马上陪你过去。”雯雯掉下这句话后,径直走进了卧室。
??? 十分钟后,她拎着挎包走了出来。两人稍作收拾后便离开了住处。
??? 市一医院是市里最大的医院,一年到头人流量都很大。这里充斥着各种病人和黄牛,由于某些教授医师长期都是一位难求,后者才得以无休止地滋生。他们几乎已经占据了医院的各个隐秘位置,成为了招摇过市的‘商人’。
??? 但幸好阿安只是普通的感冒,大概一小时之后,两人便从医院门口走了出来。
??? “老公,你回家后记得要吃药,还有,以后工作的时候都不要太拼了,要保重好身体。”雯雯挽着他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
??? “老婆大人,遵命!”阿安向她敬了个礼,苍白的嘴唇勉强挤出一丝苦笑。
??? “嗯……”雯雯满意地点了点头,视线转向了繁荣的街道。不多时,她便被一家服装店吸引住了。
??? “老公,你看这件貂皮大衣多漂亮啊!”她兴奋地跳到人性模特前面,爱不惜手地抚摸着衣服。
??? “呵呵,那可是东北的紫貂毛呢,做工是很精细,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改天再过来买吧,咳咳……”
??? 雯雯感激地望了他一眼,可最终还是不舍地放下了衣服:“还是算了吧,你现在工作也没了,还哪有闲钱买这些东西?”女人坐在屋中角,静静看男人匆忙地收拾东西。
??? “那好,我答应你,以后赚了大钱一定买下它!”
??? “嗯……”雯雯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又转向了另一件衣服。阿安百无聊赖地跟在她身后,当他走到服装店橱窗面前时,玻璃上好像反射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 阿安凝目一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 在玻璃上映出的人,竟然是他的姨妈!
??? 姨妈此时正站在马路的对面,紧紧地盯着他。她的眼神无比严厉,就像一柄锋利而秀气的短刀。
??? “听救援的人说,司机是瓜农,连夜开车进城准备去卖瓜,因为疲劳驾驶才出了事故。啊!?”阿安吓了一跳,整个人踉踉跄跄地后退着。雯雯发现了不对劲,连忙走过来扶着他。
??? “怎么了?”
??? “不……我没事……”阿安摆了摆手,连忙从她的怀里挣脱出来。细密的汗珠从他的额间渗出。
??? 他咽了口唾沫,再次抬头远眺的时候,对面的人竟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 “老婆,咱们快点回家吧,我的头很痛……”阿安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拉着妻子往外走。
??? “你到底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呀,怎么会忽然头痛呢?”
??? “别……别说了,我快受不了了,先……先回去吧!”阿安苍白的嘴唇颤抖不已,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 “好……好吧,咱们先回去吧。”雯雯见势不对,只好扶着他匆匆走出服装店。
??? 两人刚走进人行道,迎面便碰到了一个目光凌厉的妇人。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虽然额角已经布满了皱纹,但那份厚重的压迫感却不会随着时光衰退半分。阿安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觉心脏砰砰地跳动。
??? 半晌之后,他的嘴角蠕了蠕,终于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
???在车上的时候,按捺不住心中的澎湃。缓缓地抖抖地打开燎个盒子。发光!! “姨……姨妈……”
??? 听到这个称呼之后,妇人冷峻的面容终于缓和了半分,但刹那间她的嘴角又挑起了一丝嘲讽:“刚才明明看见我了,怎么还跑那么快?”
??? 阿安支支吾吾说道:“没……没什么,你不是一直在国外生活的吗,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认错人了……”
??? 姨妈微微颔首,但凌厉的眼瞳却没有离开过他半秒,仿佛要从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庞上看出什么端倪。阿安不敢看她,只能轻轻垂下了眼帘,双手紧紧攥着衣角。
??? “呃……”雯雯看见气氛有点不妥,于是先开口道:“姨妈你好……”
??? “唔?”姨妈的视线豁然转移到她身上,脸色顿时缓和下来,“请问你是?”
??? “我是阿安的妻子,你可以叫我雯雯,我们已经结婚七年了!”她一边说一边挽上阿安的手。阿安点了点头,勉强地挤出一丝笑意。
??? “原来是这样……你这小子结婚了也不告诉姨妈一声吗?”后者冷冷地问道,冰凉的语气仿佛有种洞彻一切的意味。
??? “呃……我们那时候也有寄请帖过去的,大概是你……大概是你出国了吧,所以才没有收到……”阿安不断擦着汗,神色越发难看,“对了,姨妈,我今天真的很不舒服,下次有空的时候再联系你吧……”
??? 阿安丢下这终于,像是我的祈祷应验,那个诡异的敲床声停止了,我稍微松了口气。不过我依然不敢将棉被拉下,怕那个"东西"还没走。我又开始胡思乱想,说不定"它"就在我的上方,说不定就在我的旁边,说不定句话后,便匆匆地拉着妻子上了一台计程车。
??? 雯雯连忙向姨妈道别,然后又转过来疑惑地望着他。阿安没有说话,但淋漓的冷汗却已经浸透了衬衣。
??? 随着汽车吱地一声地驶离了街道,一圈黑烟蹿腾而起,行人们纷纷捂着嘴咳嗽不已。但姨妈却没有一丝表情,她只是悄然地目送着他们,冷若寒霜……
??? 回家之后,阿安还是没有缓过来。他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好像在担忧着什么。
??? “怎么了,现在头还痛吗?”雯雯为他端来了一杯温水,关切地问道。阿安瞥了她一眼,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 “你和姨妈好久不见了,刚才怎么不多聊一会?” 雯雯疑惑道。
??? 听到这句话,阿安的手抖了抖。盛满温水的杯子一倾斜,差点洒了出来。
??? “呃……因为姨妈她为人很啰嗦的,一聊起来至少要好几个小时。当时……当时我的头真的很痛嘛,所以就想着快点回来了……”
??? 雯雯点了点头,转身为他拿药。正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阿安不假思索地拿起了话筒。
??? “喂?”他的声音显得虚弱而疲惫,仿佛刚刚经历完马拉松比赛一样。但在十多秒之后,他的脸色变得惶恐不安,全身的汗毛几乎都立了起来。
??? “对……对啊……刚才我有点不舒服。”
??? “什……什么?你今晚要过来!?”
??? “不好意思,我刚好约了别人……下次吧,下次我一定打给你,再见……”阿安机械地回答着,声音冷涩而僵硬。
??? 随着叮地一声,他迅速挂断了电话,魂不守舍地望着水杯。
??? 雯雯疑惑地望着他:“今晚你约了别人吗?我怎么不知道呢?”
??? 阿安叹了口气:“刚才打来的是姨妈……她说想上来吃顿饭,你知道的,我今天确实不大舒服,所以就随便敷衍她了。”
??? “你们没什么吧?我怎么总觉得你怪怪的,你以前不是说妈走了之后,姨妈就是咱们最亲的人吗?”
??? “呃……怎么会呢,我真的只是身体不舒服而已……这样吧,等我好了之后咱们再去探望她好吗?”
??? 雯雯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将杯子收进了厨房。
??? “老婆,不如咱们今晚出去吃吧。”这时,阿安在她身后提议道。
??? “出去吃?”雯雯皱起了眉头,“你不是头痛吗?而且我已经买了菜,今晚咱们要吃得清淡点的。”
??? “不……”阿安摆了摆手,“你不知道啦,昨天我看见村口新开了一家粥店,不如咱们去尝尝吧,我也正好不想吃饭……”
??? 雯雯低头思索了一会,开口道,“好吧,不过你先穿上外套,不然待会又受凉了。”
??? “嗯……”阿安点了点头,马上走进了卧室。
??? 那是两人的小天地,里面贴满了各种甜蜜的合照,从热恋到结婚,两人几乎所那天的风很大,呼呼地直吹个不停,阳台的窗户也被撞得噼里啪啦,俨若寒冬。有幸福的细节都记录在上面。阿安看着这些照片,心头不自觉地泛起了无限的触动。
??? “老公,行了没?”正当他伸出手想要触碰这些美好的回忆时,妻子的催促声响了起来。
??? “快了快了……”他只好收起了这份心,快速地从衣柜里拿出外套。
??? 透过里面半人高的壁镜,他看到了自己的模样,脸色苍白,面如死灰,仿佛一片即将萎掉的叶子。
??? 他的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有种强烈的挫败感。但最终也只是咬了咬牙,心事重重地走了出去……
??? 呤呤呤……
??? 客厅里,电话再次响了起来。雯雯望了眼楼梯,丈夫还没有下来,于是她只好自己拿起了话筒。
??? “喂,你好。”
??? “喂,是阿安吗?我是他的姨妈……”电话里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声音。
??? “姨妈原来是你呀,我是雯雯啊。阿安他刚刚上楼了,你找他有事吗?”
???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刚好到了附近,想过来看一下他,但他刚刚说没空,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
??? “姨妈,其实不是这样的啦,他晚上根本没有约别人,只是有点不舒服罢了。你随时都可以过来呀,我们都很想见见你呢!”雯雯兴奋地说道。
??? “哦?真的吗,那我十分钟之后到,再见。”
??? “好的,姨妈再见。”雯雯挂了电话,转过身就要告诉丈夫。当她来到楼梯口的时候,后者刚好也下来了。
??? “老婆,刚才是谁打来?”
??? “不就是姨妈嘛,她说刚好来到了附近,想上来坐一会。我就答应她了。”
??? “对了,你也快点换了衣服吧,咱们不要出去了,今晚就在家里吃,我们正好也可以和姨妈叙叙旧!”雯雯笑着道。
??? “什……什么!?”阿安的脸色霎时间变了,他一把抓住了妻子的手,“你为什么要答应她!?我……我不是说过吗,病好了之后再去找她呀!”
??? 被丈夫紧紧地抓住,雯雯疑惑不定地望着他,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阿安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松开手,气急败坏地转向一边。
??? 雯雯上前拉着他的手:“你放心吧,我的厨艺是可以的,绝对不会丢脸的啦!”
???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让我去厨房准备吧。”
??? 说完,她松开了手,信心满满地踏进了厨房。切菜,洗米,调味,每一样家庭主妇的工作都在她身上完成得完美无瑕。阿安看着熟悉的妻子,心里不禁感慨万千。
??? 他想起了两人相识相爱的岁月,这些年来,有千言,有万语,也有多少次跌跌撞撞,但他们都熬了过来。他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能够陪自己走完的只有她。
??? 但直到此时此刻,他的心却痛得一点知觉也没有……
??? “老公?”
??? 在妻子温柔的叫声下,他心里咯噔一下,冲上去拉住了她。
??? “老婆,咱们还是出去吃饭吧!”阿安慌慌张张地将她拉了出来。
??? “到底怎么了!?”
??? “别说了,快点吧,姨妈下次再约好了!”转眼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门口。
??? 正在这时,门铃声有预谋一样响了起来,阿安的心一沉,胸口像撕裂一般痛苦着。
??? “一定是姨妈来了,我去开门吧。”雯雯自告奋勇地走了上去,但阿安却拉住了她。
??? “不要,别开门啊!”
??? “为什么?”雯雯对丈夫的行为越发不懂。
??? 阿安...虽然他的指甲缝都开始流血,但还差点,他就挣扎到山顶了 ... 他现在已经可以看见自己放在山顶的背包了!咬了咬牙,心中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厮杀,半晌之后,他才缓缓地开口道:“你真的要开门吗?”
??? “当然了,难不成让她老人家在门口干等?”雯雯不满地撇了撇嘴,然后径直走向了大门。阿安看着她的背影,很久才落寞地吐出了一句话。
??? “你会后悔的……”
??? 四十分钟后,三人在客厅里相对而坐。
??? 酸甜排骨,清蒸鲫鱼,香菇菜心,鱼香肉丝……饭桌上的每一道菜都是色香俱全,乍一看的确是让人垂涎三尺。然而阿安却没有闲心品尝,他只是忐忑不安地用筷子搅拌着饭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 雯雯看见有些冷场,于是识相地给姨妈夹了好些菜:“姨妈多吃点吧,不用客气的。阿安以前经常会提起你,他老说姨妈怎么一直住在国外,想要去拜访你都很不方便呢。今天正好让我们尽尽孝心,老公对吧?”
??? “嗯……嗯……”阿安机械地点了点头,目光游离不定。
??? 而姨妈显然没有注意到,她只是微笑着望着雯雯,然后满意地点头道:“小雯,你做的菜真不错,而且人也善良,难怪阿安会这么舍不得你……”
??? 听到这句话,阿安仿佛被雷击一般,整个人迅速醒了过来。
??? 他轻轻抬起头,正好与姨妈四目相对,冰锥一样的目光瞬间穿进了他的胸膛。
??? “老公,别只顾着吃饭嘛,多跟姨妈聊聊天呀!”雯雯推了他一把,不断地向他打着眼色。
??? 阿安没有说话,在姨妈尖锐的目光下,他只能再次低下了头。
??? “阿安呐,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姨妈还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 “呃……其实都怪我……”雯雯自责地说道,“我的身体一直不大好,所以一直都是阿安赚钱养家,一定是这样他才累坏的……”
??? 姨妈瞥了她一眼,但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 客厅里一时间陷入了沉静。
??? “对……对了,我今天还熬了汤,不如我进入给你们舀一碗吧。”雯雯见势不对,只好借口离开了饭桌。
??? 等到她的身影渐渐远去时,姨妈冷哼一声:“阿安,你很害怕看见我吗?”
??? “我……”阿安支支吾吾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你很害怕面对我?黄石生被打得躺在地上,却还嘴硬:"我不跪活人,只跪故人,只他先是迈出了左脚,找个平坦的地方稳住,然后右脚准备跟上去,却冷不防背后传来声咳嗽声。这声音离他是那么的近,近的似乎就在他耳边。怕你受不起我这跪。"”可姨妈还是步步紧逼,言语里仿佛掠过了刀光剑影。
??? “姨妈,你别这样好不好?”
??? “你错了,你这样是不行的!你这样下去是会死的!”姨妈站了起来,苍老的容颜几乎要贴到他的脸上。
??? “什……什么!?”厨房里,雯雯手中的汤勺啪的一声落地。她惶然地冲了出来。
??? “为什么……为什么阿安会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 姨妈哼了一声,将筷子夹在阿安的中指上。
??? 啊!随着她的不断发力,痛苦的尖叫声响了起来。但却惨叫的并不是阿安,而是不明就里的妻子。雯雯感觉全身疼痛不已,脑袋就像要爆裂一般。
??? “好……好痛!”她跌倒在阿安怀里,痛苦地呻吟着,泪水像雨点一样啪嗒地落了下来。
??? “老……老婆你没事吧!?”阿安连忙扶起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 “老公,好……好痛,怎么会这样!?啊……”
??? 听到妻子越发痛苦的叫声,阿安终于忍不住了,他跳起来对着姨妈大吼:“够……够了,快停下!”
??? 姨妈冷冷地摇了摇头,手中的筷子无声地落下。同一时刻,雯雯如蒙大赦,伏在丈夫的怀里喘息不定。
??? “你早晚都要让她知道一切的。”姨妈淡淡地说道,然后从挎包里抽出了一张报纸,重重地放在饭桌上。
??? “×市发生严重交通意外,一女子葬身车底!”
??? 雯雯仔细地浏览着报道,当她看清楚文章下方的那张照片时,一瞬间竟震撼无言。
??? 同一时刻,无言哽咽的还有阿安。
??? 他强忍着泪水,过往的记忆像破碎的镜子一样,片片点点地重合了起来。
??? 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那是两个月前的三月十号。
??? 那天他就像往常一样起床,洗刷,然后匆匆地开车上班。在临出门之前,他还吻了妻子,告诉她今晚会早一点下班,陪她去看一场新上映的电影。
??? 然而,这一切却在一小时之后被摔得支离破碎。
??? 那是医院打来的电话,他们告诉他雯雯出车祸了,现在正在急诊室里抢救。
??? 阿安的天空霎那间崩塌了。
??? 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雯雯刚好停止了呼吸。看着白布之下,永远失去了生命的妻子,他的心仿佛被千斤重锤击中,痛得不能自已。
??? 七的身体向前缓慢移动张寡妇脑海里片空白,死死地攥着儿子的脚!响动惊醒了同楼的住户,几个男子冲了下来,拉的拉手,抱的抱腰,和数人之力好不容易,将这孩子拖了回来。张寡妇狠狠耳光打在儿子脸上,接着又把搂住儿子,放声大哭。"妈的乖宝啊!你到底怎么了?吓死妈妈了!"小强睁开眼睛,迷茫地打量着周围,像是不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年了,他们结婚已经七年了。
??? 他回想起七年来与妻子的起起落落,他回想起七年来与妻子的跌跌撞撞,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而熟稔,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 他曾经快乐地以为,这一辈子都可以与她默契地走完,但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他终于体会到命运的残酷。
??? 他终于是失去了她,此生的唯一。
??? “老……老公,这……这是真的吗?我真的已经死了吗?”沉重的客厅里,只剩下雯雯急切的询忽而,那女子的眼睛猛然睁开了,然后对着王绛红露出了个诡异的笑脸来!问声。
??? 阿安抽了抽鼻子,双眼变得肿胀。他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
??? “为……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雯雯彻底地摊倒在沙发上,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
??? 姨妈叹了口气:“大概是你太想念他了,所以才有这么强的磁场,能够待在阳间生活……”
??? 说到这里,她的视线转向了阿安:“可是,你这样把她留在身边真的好吗?不但会对你的身体有碍,而且还会令她不能投胎,陷入无尽的炼狱世界。”
??? “阿安呐,人鬼殊途,这样做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你明白了吗?”
??? “我……我知道,可是……可是当雯雯回来的时候,我真的……真的不能离开她。”阿安的眼眶不自觉地热了起来,“我是那么地爱她,无论她变成了什么东西,无论她做了什么事情,我都无法……无法忘记她啊!”
??? “老公!”雯雯扑了上去,两人紧紧相拥,哭得像个泪人一样。
??? 姨妈摇了摇头:“阿安他从小就有阴阳眼,说起来这也是咱们家族的遗传。他很清楚我的职业,所以才千方百计地避开我,他只是不想让你知道罢了……”
??? “可是作为一个魂师,我是不能让鬼魂在阳间苟且的,更何况是我的亲外甥?”
??? “雯雯,你听懂了吗?”
??? 后者望着姨妈,自觉鼻子一酸,心里就像打翻了调味品一样难受。
??? “不!你不能带走雯雯,绝对不能!”在她开口之前,阿安已经紧紧搂住了她,就像守护者世上最珍贵的宝物一样。
??? 姨妈意味深长地望了雯雯一眼:“你们一定还有很多话要说吧,那我先出去一下……”
??? 她丢下这句话之后,无奈地退到了阳台。
??? 客厅里,只剩下紧紧相拥的两人,时间仿佛永远停在了这一刻。
??? 半晌之后,雯雯抽了抽鼻子,首先从阿安怀里挣脱出来。她擦干眼角的泪痕,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坚定语气说道。
??? “老公,你不要怪姨妈,她也只是为了我们好而已……”
??? “对不起,我真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都是我连累了你……”
??? 阿安使劲摇头,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不,其实都是我的错,只是我想把你留在身边,我太自私了……”
??? “但我无法控制自己,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即使失去了全世界,即使失去了健康的身体,那又算得了什么?”
??? “老公!”
??? “老婆!”
??? 这一刹那,他们的感情终于压抑不住,磅礴的情绪像巨浪一样席卷了全身。他们拥抱了很久,他们也痛哭了很久。
???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他们不知道已经缱绻了多少轮回,他们的人生就像一株并蒂莲,从出生,含苞,再到无暇的盛放,他们经历了最美好的时光,只是在凋谢的一刻,时间跟他们开了一个玩笑。
??? 但这已经足够了。
??? “老公,我舍不得你!”
??? “老婆,我也是……能娶到你是我一生的骄傲……”
??? 雯雯使劲吸着鼻子,不舍地望着他:“记住……我走了之后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悲伤,不要哭泣。如果……如果你觉得孤独的话,记得要再找一个对你好的妻子,然后再生儿育女……”
??? “呜呜……可惜我已经不能……”
??? “别……别说了好吗……”
??? “不行,我……我已经没多少时间了……”雯雯擦着红红的眼眶,“对了……今天的药放在客厅的红柜子里,你记得要按时吃,不要……不要再生病了……冰箱里还有新鲜的菜,明天记得要吃,不……不是明天,以后的每一天你都要做饭,不要再吃方便面了,那东西对你的胃不好……”
??? “另外……你冬天的衣服和袜子放在卧室柜的二层,夏天的在三层,冷了记得添衣……千万……千万别像我一样粗心……”
??? “老……老婆!”
??? “还……还有……以后每天的晚上,即使没了我的提醒,你也要记得喝牛奶……这样到老了才……才不会骨质疏松……”
??? “还有……”
??? “别说了!”阿安终于忍不住捂住了她的嘴,“我……我不会让你走的,老婆……我不能不想念你!”
??? 雯雯轻轻拉开了他的手:“我也一样……我一直都相信没有什么能够分开我们的……”
??? “阿安,即使以后看不见我了,但我也会一直留在你身边的守护你的……”
??? “老公,再见了……”
??? 说完这句话后,她终于是挣脱了阿安的怀抱,独自向着大门走去。一道圣洁的白光从她身上绽放出来,无数萤火虫一般的光点飘散而开。
??? 在阿安闭上眼睛的一刹,所有的一切都随风飘逝。
??? “老婆!”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妻子已经不见了踪影。在飞舞的光点下,一张小小的纸花准确地飘到他的手中。
??? “老公,我爱你!”
??? 纸花上的文字是那么的熟悉,以至于阿安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刻骨铭心。
??? 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终于说出了由始以来最真实的反正没有地方去,就在这里又怎么样?告白。
??? “老婆,我也爱你……”
??? (End)

标签:老婆爱情光阴急诊室

    上一篇:赶脚奇遇 下一篇:失踪的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