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因果坠

因果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第一章 偷窃
??? 妻子鲍蕾小产住院了,秦铭伺候了一晚上,天亮时回家拿点东西,却不想惊醒了母亲何琴。何琴一面帮他收拾东西,一面埋怨他不注意,害得儿媳妇受罪不说,还丢了自己的孙子。
??? 秦铭尴尬得手足无措,天可怜见,自鲍蕾怀孕后,他可真是把媳妇当女王供着。可鲍蕾怀孕后身体一日比一日憔悴,去看大夫,大夫只说她胎像不稳,开了些固本培元的中药让她吃。
??? 哪知昨天,鲍蕾看了段喜剧视频,笑的动作稍微大了点,这孩子就没能保住!秦铭也正郁闷呢!
??? 收拾完东西,何琴又要了秦铭的脏衣服去洗,却不想秦铭刚出门,何琴就突然发出一声惊呼。秦铭急忙转回来,看着面色苍白的母亲,关切地问:“妈,你怎么了?”
??? 好半晌,何琴才稍稍恢复,喃喃自语:“她……回来报复了!”
??? 秦铭扶着母亲坐下。好一会儿后,何琴一手死死攥住秦铭的袖子,一手摊开,露出一块晕着血色的琥珀坠子,问他:“这坠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 秦铭实话实说:“鲍蕾的啊!她刚怀孕时,去寺院还愿,一个尼姑送她的。今天早上,她发现琥珀上多了团血色的东西,就让我拿着去找那个尼姑问问,是不是替她挡了一灾。”
??? 何琴怒道:“招灾还差不多!”
??? “怎么了?”秦铭问。
??? 何琴陷入沉思,痛苦地说:“你以前,也有一块这样的琥珀……”
??? 二十几年前,何琴生下了秦家的长房长孙,全家人都高兴不已。可惜,好景不长,秦铭五六岁的时候,得了怪病,左手小指出现萎缩的症状,虽然及时治疗,但整个小指还是软趴趴不着力。
??? 因为这事,秦家人对何琴颇有微辞,何琴整日以泪洗面,最大的愿望就是治好儿子。
??? 当又一次被秦家老二讽刺后,何琴哭着跑出秦家,刚巧撞倒一个尼姑,她站起来问何琴:“施主如此伤心,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 许是病急乱投医,何琴将儿子的事情吐了个痛快。尼姑微微一笑:“不过是根手指,这有何难!”
??? 听到这儿,何琴眼中骤然现出希冀的光芒。
??? 尼姑掏出一对琥珀坠子,递给何琴:“令郎缺根手指,你相中了谁家的手指,将它复制过来就是。”
??? 何琴死死地攥住琥珀坠子,颤声问:“这个坠子真的有用?”
??? 尼姑眼中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光芒,转身长笑而去。
??? 何琴捧着琥珀坠子,开始思考谁的手指适合儿子。丈夫的?不行,太粗太老。老二家女儿的?不行,太短太笨。何琴蓦然想到了一个人,他们家邻居的女儿囡囡!
??? 那丫头的手指她看过,如瓷如玉,她妈妈整天夸耀,说这是天生学钢琴的手。而且,小丫头今年才八岁,钢琴就已经达到五级了,确实是个天才。
??? 有了目标,当晚何琴便借着串门的机会,将子琥珀坠子戴在了囡囡的脖子上,只说是庙里求来,保佑孩子不生病的。邻居也没多想,看着样式别致,也就由着闺女戴了。回到家,何琴又将母琥珀坠子戴在儿子身上,她一宿没睡,满脑子都是儿子的小指恢复正常。
??? 第尽管诧异,伯父还是本能的抄起了硷,狠狠的掷过去,之后就是团乱,妹妹和伯母听到了动静,也加入了捕鼠阵列。第天,妹妹把捕鼠记描的绘声绘色,左领右舍都被她逗得前仰后合。据说最终老鼠还是逃走了,但是伯父坚称自己打瘸了它的后腿。二天天一亮,何琴就扑到"嗯!女孩走后,少年悲痛欲绝,他悲愤地离开了家,从此浪荡江湖。日他行走大漠,险遭歹徒在迷失了方向,生命命呜呼,死后,他的魂魄来到廖何桥,孟婆说他眼中的悲伤和女子很像,带着绝望投胎去了,真是个可怜人。少年听了,他没喝孟婆汤,魂魄逃出了阴间,来到人世只为寻找女孩,可是少年找到了白头也没找到她的身影。儿子床前,仔细看他的手指白然感觉非常的痛苦,她每天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面,找各种方法刺激自己的灵感。可是,完全没有效果,她感觉自己就像江郎才尽样。她整夜整夜都睡不着,脑袋里面有很多的画面,但是没有条信息是可以用的。她的头发大把大把的落下来,她看着自己憔悴的样子,也感觉到很心痛。,却失望地发现,什么改变也没有。
??? 然而,七天一过,儿子秦铭就高兴地扑过来,举着左手给她看:“妈妈,我的手好了!”
??? 何琴潸然泪下,拉着儿子就要去感谢邻居,然而,还没出门,就听到囡囡的哭声和邻居的喊声:“小指昨晚还好好的,怎么说萎缩就萎缩了?这不跟秦铭一样了?”
??? 这话犹如一盆冰水自天而降,将何琴浇了个透心凉。世上怎么可能有免费的午餐,什么复制,这根本就是调换,是偷窃啊!
??? 何琴一把解下儿子脖子上的琥珀坠子,琥珀中多出了一段小巧修长的指骨!她捂住秦铭的嘴巴回到里屋,而后镇定地给丈夫打电话,说要到丈夫工作所在地找房子和小学,没几天,她就带着秦铭匆匆逃离了此地。
??? 自始至终,她都没敢让邻居知道,秦铭的手指好了。
??? 只是,到底是心里不安,她给邻居打了笔钱,又推荐了几家好医院。好在邻居只当是同病相怜,觉得是单元楼的风水有问题,也没多想。没过多久,他们也搬家了,彻底和何琴断了联系。
??? 第二章 报复
??? 秦铭震惊得无以复加,不敢置信地问:“我这十几年用的都是别人的手指?妈,你怎么能这样?”
??? 何琴捂着脸痛哭:“我不是有意的,我没想到不是复制……”
??? 秦铭冷静下来问:“你刚刚说是报应?难道是囡囡回来报复?”
??? “不,不是她!”何琴说得斩钉截铁,见秦铭疑惑,才缓声叹气,“因为鲍蕾就是囡囡啊!”
??? “什么?”秦铭很是吃惊。
??? 何琴解释道:“你第一次带鲍蕾进家门时,我就注意到了她的小指,当时就想,也不知囡囡怎么样了,就托人查了查。原来囡囡小指废了没多久,就放弃了钢琴。囡囡的父母叫她鲍蕾,就是希望她能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般,即便没了小指,也能开出明艳的花。”
??? 秦铭怔怔不语,半晌,才问:“既然不是囡囡,那会是谁?”
??? 何琴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说起了后来的事。
??? 场看似意外的犯罪,也许正是我和妻子都想要的。秦铭上初中的时候,何琴的丈夫秦谅心脏病发作,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说,除非找到合适的心脏,否则,秦谅最多只能活一个月。
??? 时隔多年,何琴再一次体会到了孤立无助的感觉。
??? 当时,秦老爷子已死,因秦家老二志大才疏,又喜流连花丛,后来更是为了小三与自己原配离婚,颇令老爷子失望。于是,老爷子死前就将大半企业产权留给了秦谅,只许秦家老二定期领取分红,不得插手公司事宜。因此,两家人的关系这些年来越来越差。
??? 得知秦谅病危,秦家老二拍手称快,明知是亲哥,却还是频频上门逼迫,要求重新分配公司产权。何琴气得浑身发抖,却又无计可施。直到有一天,照料秦谅的小护士感慨:“要是能早点找到合适的心脏,秦总兴许就没事了。”
??? 何琴心中一动,想起了那个尼姑。她只好一家寺院一家寺院地找,希望能够碰巧遇到她。
??? 眼瞅着秦谅的身体越来越差,尼姑却不见踪影,何琴不免心灰意冷。那天她早晨,有人发现写着红色姓名的那张纸正飘飘荡荡的挂在村子小庙外面的屋檐上。 从此以后,她在也不敢这么弄了,睡觉前检查窗外面东西,然后窗户关的紧紧的。有人说,这是被勾魂了,幸亏她母亲信佛,才会有救,使得带有姓名的纸没有飞进村里的小庙,因为村里的小庙内是死人住的地方。从外面回到医院,却看到了之前的那位尼姑。
??? 尼姑看着何琴,神秘莫测地笑着:“看来施主是需要贫尼的帮助了。”
??? 何琴一把揪住尼姑,怒道:“你当初为何不告诉我那琥珀坠子是掠夺别人肢体的东西?”
??? 尼姑似笑非笑看她一眼,淡淡地说:“施主如今知道了,可愿意"妈妈也早点睡,不要太担心,姐姐不会有事的。"说着,蒋小文就推开了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手指还给别人?”
??? 何琴无言以对,做小偷固然可耻,但她更不愿让儿子失去手指。
??? 尼姑眼中带着了然的笑,问:“那么,施主可还愿意救秦先生?”
??? 何琴涩然道:“有请师太出手。”
??? 尼姑说:“贫尼就喜欢这股为亲人执拗疯狂、不要良心的味道。”
??? 何琴脸色忽青忽白,犹如木偶一般接过新的琥珀坠子。
??? 这天下午,何琴故意高调捧着一只匣子进了病房,借护士之口宣称,老爷子留下一只得道高僧开过光的坠子,只要给病人贴身戴上,什么病都能治!秦谅病危,虽是祖物,却也顾不得了。
??? 秦家老二明知这种东西就是图个心理安慰,但他唯恐亲哥真的好起来,遂偷走了琥珀坠子。
??? 正巧,秦家老二流连花丛多年,见不光的病得了不少,本着“有病治病,没病养身”的原则,他把坠子贴身戴了起来。
??? 放任秦家老二得手后,何琴立即给丈夫戴上了母琥珀坠子。
??? 七天之后,琥珀坠子中多了颗红彤彤的心脏,而丈夫也果真恢复如初。何琴看着脸颊日渐红润的丈夫,这些天来的担惊受怕和良心不安终于化作喜悦的泪水,大哭了一场。
??? 秦谅醒来听了秦家老二的作为,顿时嚷着要分家,并且打发了助理去叫人过来。然而助理脸色古怪地报告:“秦二先生听闻秦总醒来,在家中乱砸一气,后来又气又怕,突发心脏病去世了。”
??? 秦谅张大了嘴,半晌无言。
??? "你是谁?啊不要过来呀!!!!!!"令何琴安心的是,竟无一人怀疑是她所为,知道此事的人也只说是秦家老二自己把自己折腾死了,连祖上的神物都保不住他,可见其人作恶多端,祖宗都不待见。
??? 何琴担心别人发现端倪,趁着祭奠秦家老二的时候,讨回了那块子琥珀坠子。令她惊奇的是,坠子上只是在一片混沌中氤氲了一团血色。她之前一直懊悔没拿回囡囡的那块,如今倒是稍稍放心。
??? 第三章 谈判
??? 秦铭沉默良久,才道:“原来这就是妈你一直照顾二叔家人的原因?哪怕我爸都不愿搭理他们,你也不曾嫌弃……你是在弥补他们。”
??? 何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些事在我心中压了好多年,我也愧疚了好多年。我为了家人将痛苦转移给别人,再怎么开脱,我也逃不过一个自私自利的评价。”
??? 秦铭叹了口气:“鲍蕾何其无辜,为了咱家的事,两次被人算计。妈,我听说二婶的女儿之前一直习惯性流产,这一次……”
???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何琴叹了口气,吩咐道,“请她来吃顿饭吧,把这事说开了也好。”
??? 秦铭跟二婶约好了时间,先将早饭给鲍蕾送去,后来又纠结着将琥珀坠子的事情告诉了她。
??? 鲍蕾冷冷地问:“你偷了我的小指?你堂妹又偷走我的孩子?”秦铭点点头,愧疚地低着头,不敢看鲍蕾的眼睛。
??? 鲍蕾盯着他半晌,冷着脸喝道:“出去!我需要冷静一下。”
??? 秦铭弱弱地劝她:“我不打扰你休息。妈给你熬了鸡汤,你记得多喝点,别委屈了自己。”秦铭悄悄退"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啊,老师!"了出去,拜托护士帮忙照料着。回到家后,二婶也到了。
??? 二婶冷笑道:“若不是你们使了卑鄙手段,骗走了我丈夫的心脏,如今高高在上、被称作秦夫人的应该是我,而不是你这个手段阴毒的女人!”
??? 秦铭皱眉打断她:“当年是我妈不对。可她虽心存不良,却没有逼着二叔戴那个坠子。还是二叔心存恶意在先,如果那个坠子真是救命神物,偷走等同谋杀。再说,我二叔什么才能都没有,情人倒是养了一堆,若他还活着,只怕你们母女俩过得比如今还糟!”
??? 二婶脸色忽白忽红,嘴上却还是硬撑着指责何琴谋杀。
??? 秦铭忍无可忍地将鲍蕾的琥珀坠子拍在桌上:“一命换一命。我二叔的命,也用我孩子的命还了。再闹下去,谁也讨不到好!”
??? 二婶不再说话,心里却还是惦念着秦家的财产。
??? 何琴却笑着说:“当年秦谅就想分家,可老二一死,再提这茬就是我们欺负孤儿寡母了。如今想来你也是不愿意再跟我们吃一锅饭了。这样吧,老爷子留下的家产,划给你们一半,你把公司的干股留下,存款多给你一些,如何?”
??? 二婶眼前一亮,当即跟两人签了合同,喜滋滋地走了孟雪躲在树丛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男友牵着另外个女生悠闲地走过。那女生是班里的生活委员,其貌不扬,也没有什么人格魅力,孟雪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男友会被她抢走。此时此刻,孟雪真想从树丛后跃而起,然后狠狠地扇生活委员个耳光。。
??? 二婶一走,秦铭有些生气地说:“妈,你怎么还由着她?该还的咱们都还了,如今你又……”
??? 何琴岔开话题:“我给鲍蕾熬了点山药红枣粥,走吧,咱们给她送去。我欠她句对不起。”
??? 正在这时,秦铭的手机响了,竟是鲍蕾的电话,鲍蕾严肃地说:“我很生气,你要补偿我。”
??? “好好好。”秦铭赶忙答应。
??? 鲍蕾继续道:“我饿了,马上送饭过来。还有,等我出院了,你要给我办个音乐会。你欠我一个孩子和一场梦。你先给我把这两样补上再说!”
??? 秦铭有些目瞪口呆,何琴却喜上眉梢,狠狠捶了他一下:""“傻小子,蕾蕾这是不跟咱们计较了!”
??? 后记
??? 几天后,二婶去办不动产的过户手续,然而,工作人员却告诉她:“不好意思,已经办好了。”
??? 二婶本以为是秦铭信守承诺,提早办了,然而翻了下房产登记处的记录,却傻眼了,立马怒气冲冲地给何琴打电话:“你搞错了,把不动产过户到别人名下了。”
??? 彼时,何琴正陪着鲍蕾散步,她慢悠悠地说:“没错,前妻的儿子也是老二的孩子,你闺女是怎么回事你自己清楚。按照婚姻法和继承法规定,人家娘俩得大头,你那边只能拿你一个人的。”
??? 二婶目又过了些天,刘香听紧西头房间的主人说,他的房子里进去人了,回到家里刘香把这事告诉了丈夫。卿民觉得,前些天顶棚上的声音可能就是那人弄的,因为这排平房的顶头两间屋内各有个天窗,打开后可以爬到顶棚上去,到达顶棚的另端。这个消息,使夫妻人心存的疑惑消失了许多。个月后,卿民的伤基本痊愈了,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卿民准备过几天去上班。瞪口呆,忽然,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般,一把拉住了尼姑的手,哭道:“师太帮我!”
??? 尼姑嫌弃地说:“贫尼搜集的是那股为了家人疯狂的味道,可不是施主这背叛家人,更不要良心的味道。前者尚能补救,后者贫尼可补救不了。”
??? 二婶有些想不通,尼姑嗤笑一声:“难道你精品店的老板是个和黎小雅差不多大的年轻男人,面目挺清秀,就是略显苍白些,看上去有些病态。来去,黎小雅和他便成了朋友,店里若进了新货,老板也会先让她挑完再铺货,这让黎小雅颇有点优越感。就没有发现,何施主做过的事,最后都形成了循环?她偷了囡囡的手指,囡囡却嫁给她儿子;她偷了秦二先生的心脏,你又算计了她的孙子。呵呵可不管万老师怎么说话,背上的小龙都声不吭,也不喊疼了。万老师觉得不可思议,心想小龙莫不是死了?他不敢多想,心里只有个念头:快点走,快点把小龙送到学校医务室,只有这样小龙才会得救,这世上哪有白得的事儿?施主,你女儿既得了孩子,那么这些年从人家家里白得的好处,还是还回去吧!”

标签:妈妈木偶

    上一篇:都市聊斋之麻雀说话 下一篇:相思蛊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