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盗墓鬼故事之推背天罡

盗墓鬼故事之推背天罡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四悬聚煞
??? 一周前,本已金盆洗手的刀爷突然召集盘口的所有好手,说要去盗袁天罡之墓。
??? 我很费解,袁天罡的墓不是早就被发现了吗,还有什么可盗的?
??? 听到我的疑问,刀爷冷笑一声反问道:“曹操墓有几处?”
??? 我顿时一愣:曹操乃乱世枭雄,一生善弄权谋诡计,临死前更是布下匪夷所思的七十二疑冢,即便是目前公认的高陵曹墓,其真假也依然有争议。
??? 刀爷这般反问的意思很明显:已发现的袁墓那么多,其中就一定有真的吗?
??? 为说服我,刀爷拿出了一本据说是袁天罡亲自撰写的古籍,名叫《天罡时》。书中记载了他一生经历的所有重大事件——包括他给自己分金定穴选墓址的事儿。
??? 在书的结尾,有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万万千千说不尽,不如推背去归林!”
??? 其实只要身为摸金校尉,对这两句话都不会感到陌生:这正是古代奇书《推背图》的末谶!
??? 不同于世人广知的“万万千千说不尽,不如推背去归休”,刀爷拿出的这本《天罡时》中,却是改原本的“休”字为“林”字,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当中蕴含的意思可就是天差地别了!
??? “不如推背去归休”,意思是说天意茫茫难测算,不如早点去休息;而“不如推背去归林”,却是直指《推背图》的去处!因为无论是小民坟头还是帝王陵墓,周围必有草木绿林环绕,所以坟场又有“林场”之说——难道《天罡时》中的这句话,是说《推背图》的母本埋在了袁天罡的墓中?
??? 想到这里,我看向刀爷的目光不由变得炽热起来。《推背图》自古以来就是禁书,后世流传的也不过是经人纂改的版本,本辰抓紧穿好衣服赶去奔向医院。来面目已不可考。如果真能找到它的母本,学会上面的本事,无论是问卦占卜、谋金断命,还是分金定穴、搜陵寻墓,都将是一大助力!
??? 所以,我怀着满腔热情跟着刀爷出发了。刀爷男主人突然泪流满面:"我的妻子早在年前就死了,可是我忘不了她,她的颦笑,她的怒骂都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听个大师说点燃犀牛角可以见到我的妻子。于是我买了大量的犀牛角。我见到了我的妻子。后来我又知道了个秘密,犀牛角需要十个人生命之血浸泡,然后点燃,能使人复活。于是我做了很多起案件。我现在真的是后悔。"根据书中的记载,用分金定穴术确定了墓的大体方位,派出了由小磊带领的先遣队去探穴。三天过去了,先遣队杳无音讯,刀爷这才带着我即便赖账不给钱,先生也不追究。和身手不错的大飞下了斗。
??? 根据先遣队留下的痕迹,我们来到了一条通道。通道之外是山体中间的一道峡谷,而我们则身处一座断崖之上,头顶的夹缝中露出一片狭窄的夜空。借着星光,我看到对面还有三座断崖,尽头都有一个洞口。四座断崖尖端各立有一根铁桩,分别铸着一条粗大铁链,牵引着一口黑色的棺材。而在我们身处的断崖两边,还有无数这样四座一组的断崖,当中都悬着黑色棺材。我数了数,少说也有十几口。
??? “炎子,你是开棺好手,过去看看。”刀爷冷声命令道。
??? 我心中一凛,刀爷难道老眼昏花,看不出这是“四悬聚煞”?以四象之势将棺材悬在半空,上不登天享天华,下不入土接地气,这种恶毒的葬法只能用于封葬大恶之人,开棺还不一定冒出来什么东西呢。他让我去开棺,不是明摆着让我死吗?
??? 我注意到大飞已经悄悄地把手放到了背后,看来这两人已经达成了共识,我要是不去开棺,必横死当场。
??? 谷底祭坛
??? 棺材下面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峡谷有多深。奈何形势所逼,我只能装好登山索,顺着铁链爬了过去。断崖下寒风凛冽如刀,发出裂帛般的声响。好在棺材沉重,风势虽强,铁链却被坠得纹丝不动,我没费什么劲儿就爬了过去。
??? 棺材是用一种黑色金属打造的,两米宽、三米长,算是比较高的殉葬规格。我攀上去,用探阴爪撬开棺材的四个角,一股黑气就以极其迅猛的势头钻出缝隙,穷凶极恶地扑面而来。
??? “快拉我上去!”我躲闪不及,干脆飞身吊在了棺材下面。谁知大飞只是阴沉地笑了笑,打开了登山索的锁扣,同时掏出手枪,瞄准我扣动了扳机。
??? 我早有防备,用探阴爪钩住铁链,借着风的力道侧身,躲开了要害,但子弹却击中了我的左肩,鲜血顿时流淌如注。
??? 与此同时,那股黑气已经形成一个人形,顺着铁链迅速地扑向大飞,钻进脚下个趔趄,她头栽倒在地,小强扔掉砖头,将左手和半个脑袋伸了出去张寡妇救子情切,从地上爬起来,两下扑到围墙边,把抱住儿子的右脚,嘴里哭喊着:"小强,你怎么了?小强啊!"了大飞的七窍。
??? 大飞惨叫一声,眼睛里闪过不属于人类的凶光,旋即垂下双手纵身一跃,爆发出人类不该有的弹跳力,向悬在半空中毫无依凭的我扑来。
??? 联系“四悬聚煞”和大飞此刻的样子,我立刻想起了古代一种非常恶毒的巫术:
??? 用“四悬聚煞”封葬殉葬之人,然后以墓主之血喂养大的蛊虫——“血颅蛊”咬噬尸身。殉葬者死后不得安宁,魂魄会在棺中化成一种名为“魈”的恶鬼。在血颅蛊的作用下,“魈”在死后仍不得自由,受拥有墓主血脉之人的支配。而在周围没有拥有墓主血脉之人的时候,它就会静悄悄地潜伏在悬棺里,为墓主守墓。由于“魈”没有实体,一旦逃出“四悬聚煞”就会凶相毕露,附身于旁边的人。而被附身之人也会变成嗜杀成性的人形怪物,名为“人魈”。
??? 已经变成“人魈”的大飞拽着我向谷底坠去,我本以为会这样摔死,没想到这里其实没有多高,一下子就把我摔在了地上。
??? 巨大的冲击力震得我几乎把五脏六腑都吐了出来。大飞骑在我身上,野兽扑食般咬向我的脖子。
??? 生死关头,我下意识地在地上摸索,想找一件能够用来防身的“武器”。奈何手指所触之处空无一物,丝毫不能让我感到心安。最后好不容易在地面上摸到一块仿佛圆石一般的硬物,我想都没想就抓起来向大飞头上砸去。一砸之下,大飞竟发出一声怒"怎么了?怎么了?"我十分的急迫的问道!吼,躲之不及般地抛下我往远处逃去。
??? 我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拧开狼眼手电照了一圈,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巨大的祭坛中央。祭坛的边缘处摆放着好几圈阴森可怖的白骨,它们全都面朝祭坛中央,仿佛在进行某个古老仪式一般。
??? 我打了一个冷战,转而打量起手中的“石头”:这东西大小、形状和普通鹅卵石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它的颜色鲜红如血。也许是刚才我拿它砸大飞时用力过猛,“血石”表面已经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缺口。
??? 虽然我没看出血石的来历,不过它既然被摆在祭坛中央,说不定是个宝贝。随手把血石放进兜里后,我举起手电照了照头顶:断崖就在上方,那具棺材挂在半空,距离地面大约五米左右。
??? 先遣队的人不知死活,如今刀爷手中的《天罡时》就是唯一的线索。来路已经被断龙石封死,他的去路只有对面三座断崖上的洞口。所以我只要挨个检查,肯定能发现蛛丝马迹,确认他的去向。
??? 然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山口外突然传来了大飞狂暴的大吼和嘈杂的声音,似乎他正在和什么人打斗一样。
??? 碑群
??? 我小心翼翼地躲在山口,听到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 山口外是一片开阔地,四周的山壁上挂着几只火把,我勉强看清了里面的景象:只见先前失去联系的先遣队队长小磊正手持开山刀,与变成人魈的大飞对峙着。两人身上都挂了彩,但大飞已经落于下风,一走一动都发出拉风箱般的喘息声。
??? 突然,小磊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刀光一闪便割下了大飞的头颅。大飞的尸体不断冒起黑色的烟雾,那些烟雾仿佛有生命般想要汇聚在小磊的面前,却终究还是飞散了。
??? 解决了大飞之后,小磊看了看他的尸首,又警惕地环顾四周,最后向开阔地的另一边山口走去。
??? 我强忍着上前跟小磊说话的冲动,悄悄地跟在他身后。进了山口,我才看到了整片开阔地的全貌:只见地面上整齐地摆放着上百套各朝各代的盗墓装备。从“老鼠衣”到“金刚伞”、从洛阳铲到探阴爪,而每套装备后面都竖立着一块简易墓碑。我眯着眼睛看向碑面,发现上面刻的是不同的人我看叔这模样,吓坏了,忙喊着村里的大人去拦住我叔。可叔发了疯似的,力气大着呢。硬是拦不住。名,而且这些人名居然都是以“李”字开头的!
??? 这里不是袁天罡的墓吗,怎么有这么多“李”姓之人的墓碑?
??? 我心中疑窦丛生,可是小磊已经走远,我来不及多想,只好跟了上奶奶知道了这件事情,来到我的房间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吞吞吐吐说不清,她看见我枕头底下的根红线,顺势把所有东西都扯了出来。看后,奶奶对着我说: "你从哪里捡的这鬼东西?以后别乱玩!"说完她把那些东西都拿走,次日放回了桥旁,还上了几炷香。去。
??? 带着众多疑问,我随小磊走出另一端山口,眼前豁然开朗:整个峡谷谷底被修成了一条笔直的石砖大道,两边的山壁上排布着数十盏长明灯,一团团火焰在阵阵阴风中摇曳。大道尽头是一级级气派的石头台阶,台阶之上是一座气势恢宏的汉白玉牌楼。
??? 我登上台阶,走到牌楼前,猛然注意到在那两根大红大绿的门柱下面,居然各立着一个栩栩如生的童子人偶!它们的造型和现代葬礼时烧的纸人有些相似,绿色衣服的人偶身上写着“清风”,粉色衣服的人偶身上则写着“明月”。
???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黑影猛地降落在我身边拽了我一把。我趔趄着向后倒去的同时,两个人偶竟突然动了起来,两张惨白的娃娃脸上泛起诡异的笑容,一块块白色的脸皮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 “清风”嘴里发出狸猫般的叫声,像弹簧一般直直起跳,猛地向我撞来。别看这人偶体积不大,身体却非常沉重,一下就把我压在了下面,两只小手力量奇大,瞬间扼住了我的脖子。
??? 身边的黑影怒叱一声,用力把我拽了出来,拉着我向楼梯下跑去。
??? 可是两个童子却已经盯上了我们,它们像两根巨大的弹簧,紧紧地跟着我们跳下了阶梯。
??? “那是袁天罡留下的‘墓童’,负责看守主墓室的大门。你刚才靠得太近了,它们以为你要擅闯主前几天,当他表示要结束这种同居关系时,她居然敢威胁他。哈德森从来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大胆。就在此时,想这事,他的心就怦怦乱跳,带手套的手也愤怒地发抖。他记得她噘起血红的嘴唇,冷冷地说:"不!亲爱的,我要你留在我身边,否则的话,我要去见你老婆,她叫什么名字?我想那样做,不过"墓室,所以不杀了你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 小磊的声音传来,我猛然一惊,随后松了一口气。
??? 墓童
??? 小磊不再说话,跑在前面引路。我心中的疑团越来越重,却因为后面两个墓童追击得紧,也顾不上问什么。
??? 我们回到开阔地的简易墓碑群处。小磊从先遣队剩下的装备中找到两把手枪,把其中一把递给我道:“墓童生前通常是下人奴仆家的孩子,从七窍里灌入水银后殉葬,再用血颅蛊封住最后一口气。同‘魈’一样,它们也是袁天罡制成的守墓者。”
??? “我们去棺材底下躲好,等两个墓童追过来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击碎铁链,让棺材掉下来压住它们,再割掉头颅就行了。”小磊说道。
??? 情势刻不容缓,我们两人分别藏在两块岩石后面,开枪打断了棺材一条对角线上的两根铁链。接下来,我目不转睛地用枪瞄准剩下两根铁链的其中一根,等着那狸猫般的叫声越来越近。
??? 出乎意料的是,那叫声并没有再次传来。我正想开口问,就听见棺材上方传来一声巨响,然后“明月”突然头朝下地从棺材上倒吊下来,双手抓向我的脖子。
??? “快开枪!”小磊冲我大喊的同时把子弹顶上枪膛,开枪击中了一根铁链。
??? 护法童子力大无穷,这一击几乎掐断了我的喉骨,我拽着“明月”,挣扎着爬到棺材正下方。小磊连连扣动扳机,终于击断了那根铁链。
??? 棺材轰然落下,我使出全身的力气躲到一边。“明月”被棺材砸了个正着,仍然狸猫般叫唤着,双手却渐渐软了下去。
??? 小磊一刀割下“明月”的头颅,一股恶臭的黏稠液体从腔子里流了出来,它的整个身体顿时干瘪了下去。
??? “还有一个怎么办?枪里已经没子弹了!”我大口喘着气,刚才小磊再慢一秒,我就真的被掐死了。
??? “嘘,”小磊打断我说话,示意我安静,“人魈来了!”
??? 一个个脑袋从断崖边缘露了出来,虽然看上去依然是人类,但它们目露凶光,全身附着着一股黑色的烟气。看到它们的脸时我大吃一惊:竟然是先遣队那十余名摸金校尉!
??? 我微眯着眼睛瞥了一眼小磊:同为先遣队里的成员,他怎么没有变成人魈?
??? “刚才一直来不及说……”仿佛看出了我心中的疑问,小磊忽然抬头,嘴角扬起一个诡异的微笑,“碑群上的名字,想必你都已经看到了,其实我也是‘李’姓之人!”
??? 我听得莫名其妙。但他话音刚落,一阵狸猫般的叫声便打破了几乎凝固的空气,十余只人魈同时扭头,用凶光毕现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如弹簧般跳进峡谷中间来的“清风”。我则是眼光一凝,远远看着跟随“清风”踱步而来的刀爷。
??? 推背图
??? 根据史书记载,一千三百年前,唐太宗李世民命两位奇人——袁天罡和李淳风共同测国运,二人依背席地而卧,一写一画,妙手偶得《推背图》。太宗观后大喜,当即下令重赏二人,二人却因分赏不均而闹翻,从此分道扬镳,处处作对。
??? 小磊并没有管正慢慢向这边走来的刀爷,给我讲了另一个故事。
??? 其实心性修为到了袁、李的境界,是绝不会因为世俗封赏而发生争执的。他们之所以出现矛盾,是在理念上出现了异议。
??? 袁天罡认为:天意可测不可明,贸然点出反而有悖天理循环,所以《推背图》“不如去归林”,永葬于皇天后土之中;而李淳风却认为:既然日月循环自有定数,为何不让世人明了其中真谛?世道兴衰已不自由,《推背图》理应诏之于世!
??? 为此,袁李二人设下赌约:袁天罡先用分金定穴之术寻一处风水宝地布阵葬书,李淳风再以卜算问卦之道寻穴破阵。
??? 直到临死前,袁天罡才寻到断崖谷,设下了“四悬聚煞”和“清风明月”的必死之局,携带《推背图》一起入葬。
??? 而李淳风也非常人,在袁天罡死后没多久就寻到了他的墓穴。可他虽寻得墓穴,却无法马上入冢取物,而是在冢内另布一阵后,郁郁而终。
??? 由于《推背图》的影响过于深远,所以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因为这两人的去世而结束。袁、李两家成为世仇,并且世代延续着这个赌斗。起初之时两家围绕天罡冢一守一攻,直到后来袁家人意识到:既然李淳风都没能破局,李家后人何德何能可以进入古冢?于是便放弃了看守,仅留下一本《天罡时》作为传承。
??? 与此相对的是,李家每代都会派人来断崖谷尝试破局。破局不成,便在墓中立碑入葬。时间堆叠之下,这里居然形成了一片“李”姓的碑群。李家的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清兵入关,遗失了关于袁天罡古冢位置的记载。
??? 然而造化弄人,李家到了小磊这一代,居然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身为袁家之后的刀爷。其实两家传承至此,理念早已发生了变化。再加上《推背图》的诱惑实在太大,两人一拍即合:由刀爷按照《天罡时》分金定穴,寻得墓葬位置,再结合李家世代积累的对“四悬聚煞”、“清风明月局”的了解,重入天罡冢,找出《推背图》!
??? 而他俩之所以找上我,则是因为我在摸金校尉中算得上身手了得,对付普通机括蛇虫之类的墓中机关不在话下。
??? “清风”一声厉啸,打断了我和小磊的对话。刀爷立在“清风”身旁,堆满皱纹的老脸闪过与其年龄不符的红光:“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俩。如果不是你们,就算人魈和墓童在血颅蛊的影响下不杀我,来路上那些机关也已经把我给撂倒了!”
??? 看着刀爷的得意嘴脸,我不由得冷笑一声:“血颅蛊本是古人为了给后人守墓提供助力而发明的,估计袁天罡怎么也不会算到,他会有一个不肖子孙监守自盗,来挖他的坟!”
??? 刀爷被气得面色发紫,不再多言,指着我俩对“清风”命令道:“杀了他们!”
??? “清风”得令,狸猫般叫唤着一蹦一跳地冲了过来。我早已见识过另一只墓童的厉害,知道“清风”非常人可敌,不免心如死灰。
???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那十几只人魈居然同时扑向“清风”,与它厮打起来。
??? 万人血煞
??? 在我震惊的目光中,十余只人魈同“清风”打成一片。“清风”童子以其无匹的力量杀死了七只人魈,可它最终也寡不敌众,被扯掉了头颅,变成了一张干瘪的皮囊。
??? 剩下的几只人魈狂性大发,在杀死“清风”后转而追逐刀爷,将他的身体抱住,野兽一般地撕咬起来。刀爷的惨叫声在断崖谷里经久不息,最终慢慢地弱了下来,如同死狗一般趴在地上,任由人魈撕咬。
??? 小磊忽然大手一挥,正在撕咬刀爷身体的人魈顿时四散开来。瞧见此景,我鬼使神差地想到了先前从大飞的身体里飘出的黑雾,在面对小磊时却主动消散的一幕。
??? “为什么……”刀爷趴在地上,口中的微弱喘息证明他尚未断气。
???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如果我们李家真的束手无策,又怎么会世代来此立碑入葬?”小磊瞥了一眼谷底,眼中闪过悲戚的神色,“袁天罡占据了天时地利,先祖不能立马破局,只能堆叠‘人和’了!”
??? 我的面色一变,猛然想起谷底的那个祭坛和那一堆堆的白骨,想来小磊口中的“人和”,绝不是什么善茬!
??? 果然,接下来小磊的话验证了我的猜想。
??? “‘四悬聚煞’和‘清风明月局’刁(上)钻无比,所以先祖另辟蹊径,在悬棺下的谷底布下‘千人血煞阵’。以阵法之力收集世世代代的血煞之气,凝成血珠。血珠成形后,悬棺内的血颅蛊受血气吸引,会主动从棺材里面飞出,寄居到血珠内。如此一来,血颅蛊内的血液便换成了我李家血脉。而受它影响的魈,自然也跟着换了主人!”
??? 说完,小磊手中的匕首在刀爷的脖颈轻轻上我大为好奇,那天,猫儿走后,我过去询问老掌柜:一划,结束了他的痛苦。接着,小磊面色转冷地看向我:“《推背图》马上就要找到了,所酒店附近有排门面,其中有脊透出灯光,我敲敲门,开门的是位浓妆艳抹,身材丰满的姑娘。以你也可以死了!不过在你死后,我会用从上面学到的寻龙点穴之法,为你寻一处风水宝地入葬,算是你帮我出力的酬劳。”
??? 看着向我围拢过来的人魈,我一退再退,缩到了峡谷的山壁处。
??? 伴随着“噗嗤”几道硬物入肉的声音,几只人魈的利爪同时刺进进了我的胸膛。
??? 我从口袋里摸出一块血石,脸上闪过狰狞的神色。在小磊同刀爷说完那番话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既然我先前跌落谷底,在祭坛上摸到的那块血石能惊退变成人魈的大飞,那它的来历就很明显了——它就是“千人血煞阵”凝成的那颗血珠!
??? 而在山口的时候,大飞会和李家血脉的小磊搏斗,说明它当时并不受小磊的控制。而算算时间,那时是我用血珠去砸大飞不久,血珠内的血颅蛊蛊虫可能被入夜偷偷溜出门的林倩,路看到人们在冷寂的街上焚烧冥钱,才恍然发现那晚正是农历月十,鬼节。树木枝叶过于茂密以致月光无法渗入。森林片幽黑恐怖,有凄厉的声音从草丛里传来,出现在林倩面前的不是她在脑海里想象过上百次的"白马王子",而是蓬头乱发的鬼!暂时震昏了过去,所以不能发挥作用,影响人魈……
??? 在小磊的怒喝声中,我将血珠用力地砸到岩壁上,血珠破碎,血颅蛊死。
??? 空旷的山谷里,我状若疯狂的笑声仿佛比人魈尖利的叫声更加恐怖,胸口溅出的鲜血模糊了我的视线。恍惚间,我看到几只人魈转身,冲向小磊的方向.……

标签:成人恐怖尸体

    上一篇:荒村夜惊魂 下一篇:鬼知道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