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明湖中的女尸

明湖中的女尸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第一章
??? 天空下着雨,淅淅沥沥的从高空中坠落。
??? 雨水落在我的身上,我却没小红爷爷和爸爸来时,小红的妈妈已经哭得晕了过去,小红爸爸脸不停的颤栗着,血红的两眼凝望着女儿小小的身子,踉跄着把孩子的尸身抱回了家。有在意。只是频频回头,快速的朝前跑着。
??? 一道身影,就在我的后面不疾不徐的飘着。
??? 内心的恐惧在我心中催促着,让我加速的向前跑着。我不知道今天能否逃过此劫,但是我不想放弃,
??? 脑海中,此时浮现出前几天在路上一位算命先生对我说的话:“先生,你印堂发黑,额头一片水纹,切忌最近不要沾水……”至于后面是什么,我当时不屑的没去听,以为又是一个骗子,借着什么印堂发黑,血光之灾等来骗钱。
??? 我现在是无比的后悔着,恨不得时间流转,重新回到前几天,然后让算命先生告诉自己,该怎么做才能救自己。
??? 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只是突然感觉到,那雨水变的很冰冷。刺骨的冰冷,顺着滴落的雨水,侵蚀到我的身体里面。
??? 我感觉到,正在奔跑的身躯越来越冷。我的牙齿上下抖动着,跑动的步伐越来越慢。我的内心十分的惊恐,害怕。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会答应室友去游泳,如果不去,也就不会出现这样恐怖的事。
??? 时间流转,几天前,正是周末的时候,我和宿舍的室友们,正在商量这两天的时间该怎么过。
??? 我叫刘华,是一所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性格有点温吞,无论做什么事都是慢悠悠的。就因为这性格,不少人都吐槽我,说我以后肯定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是新社会被抛弃的对象。还鄙视我,都大学三年了,连一个对象都没有。
??? 听到这些言论,我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去反驳。慢性子有什么不好,无论做什么事,都赵老头时常用巴掌敲击他的绿釉斗斗,铛铛铛,吵得人心烦这是小莫唯可以找到"憎恨"赵老大的理由。不容易出错。
??? 我拿着一本书,坐在床上,听着他们激烈的在讨论。
??? 嗓门最大的,同时个子也是最高的,是我们宿舍的老大,叫王海。
??? “这个宿舍我是老大,你们都得听我的,周末活动就是游泳。”王海大着嗓门,吐沫星子乱飞。
??? 其他两个人忙不迭的躲开,一个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小个子,开口埋怨道:“真是有辱斯文,看你这唾沫,斯文,斯文。”
??? 这是张哲,读的是历史系,和我不一样,他表面斯文,其实内心很闷骚的,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学校里各种美女的信息。
??? 剩下的,就剩下柴磊了。他是个小胖子,用网络术语来说,他就是那种蠢萌蠢萌的人。
??? 激烈的讨论在王海拳头的威胁下告已段落,大家一致决定,周六早上八点钟,准时起床,然后打车去往市郊区的一个湖里游泳。
??? 因为明天要早起,所以今天大家都早早的上床睡觉了。
??? 窗外麻雀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将我从睡梦中叫醒。我伸了一下懒腰,看了看手机,差十分钟不到八点。
??? 我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的穿上衣服,穿着拖鞋,走到浴室,拿起牙膏,开始洗漱。
??? 等我洗漱好了,将衣服还有鞋子都整齐的穿好,看看时间,已经快八点半了。他们还没有起来,都在呼呼大睡,我也懒得喊醒他们。
??? 就在我准备出去买早点的时候,王海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我穿戴整齐,就问了一句:“华子,你起的这么早?几点了?”
??? 我也没有回答,指了指他床头上的闹钟。王海一看,大叫一声,连忙手忙脚乱的穿衣服,顺便快步走到张哲和柴磊的床边,一脚一个将他们踢醒。
??? 在张哲和柴磊的哀嚎声中,三个人手忙脚乱的洗漱穿戴。
??? 出租车上,王海他们三个人对我抱怨着,埋怨我只顾着自己,不去叫醒他们,现在都快九点了。
??? 我白了一眼给他们,也不去辩驳。开口问道:“海哥,你说的那个湖,里面的水干净不干净?”
??? 柴磊在旁边插话道:“应该干净的,我以前从那路过,湖边栽了很多树,风景还是不错的,夏天每天都有人在那游泳。”
??? 出租车的司机,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大哥,听到我们谈论游泳,忍不住说了几句。
??? “你们说要游泳的湖,是郊区的那个明湖吧?”司机大哥看到我们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现在估计没人在那游泳了,因为前一段时间,有个女的投湖自尽了。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尸体。”
??? 车里瞬间沉默了下来,柴磊小声的说道:“我看,要不我们换个地方?我认为,吃火锅也是不错的选择。”
??? 柴磊刚说完,张哲一巴掌打在柴磊头上,"我解决完问题后,便走到洗手盆那里准备洗手。这时我通过洗手盆上面的镜子,看见那个女人从第个厕格里走出来,缓缓的走到我的身后,整个人低垂着头。我本着为刚才的莽撞行为道歉的念头,回头对着那个女人说道,不如你先吧!"不屑道:“你怕什么?子曰:子不语怪力但是借着月光,我依旧能够看到房间的正中有个东西晃晃荡荡的。我走近了几步,然后很快就分辨出来了:吊在那里的是个人!乱神。你无非就是怕鬼是把?也不看看现在大白天的,艳阳高照,哪来的鬼?”
??? 王海也是大着嗓门说道:“就是,你可是生长在红旗之下的。就算鬼出来,这么大的太阳,也会瞬间烤死鬼。”
??? 只有我没有说话,不表示赞同也不去反对。只是心里莫名的感受到一丝的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等着我一样。
??? 车速很快,没用半个小时,就到了地点。
??? 下了车,湖边的垂柳在微风的吹拂下晃动着枝条,就像礼仪小姐般欢迎着我们。王海和张哲欢呼一声,快速的将身上的衣服扒掉,紧跑几步,一个猛子扎进了湖水里。
??? 剩下我和柴磊苦笑着,只好拿着东西走到湖边,找寻一个石凳,将衣服什么的放在上面。
??? 我看了看柴磊,就见到柴磊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下去,我要陪着你。”
??? 脸色一黑,我面对如此锋芒的问讯,仙太郎只得无奈的摇摇头:"好吧,我说,是那个可怕的女人"心说,你要是女孩子,这句话我非常欢迎,可你是个男的,恕我不奉陪。我也不去理会柴磊那可怜的表情,将身上的衣服脱掉。
??? 在王海的招呼声中,走到明湖边,看着清澈的湖水,一下跳了下去。
??? 瞬间,透心的凉意,从全身各处钻进身体里,驱逐了这夏日炎炎的酷热。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双手划动,向着王海和张哲的地方游去。
??? 游到二人身边,我们三个人开始嬉戏,不是你用水泼到他脸上,就是他潜下去,拽住我的脚往下拉。
??? 欢快的时光,总是流逝的很快。我抬起头,看了看天上那散发着炽热的太阳,就对二人说道:“估计现在也不早了,我们上岸吧,现在是午饭时间。”
??? 王海的脸上明显不满意,看来是玩的还不尽兴。不过,在我和张哲的劝阻下,只好双手赞同。
??? 就这样,我打头,游向岸边。当游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有着什么东西从我脚上划过。
??? 那些东西,一缕一缕的,感觉丝滑柔顺。我并没有在意,说不定是湖里的水草而已。就在我要往前游过去,突然,那说不定是水草的东西,卷住了我的脚。我将脚用力的晃动着,可是还是没有晃掉。
??? 王海和张哲从我身边游了过去,我忙喊住了他们,说自己的脚上估计是缠绕到了水草,我现在挣脱不开。
??? 他们二人有点疑惑,王海游过来,说道:“水草?明湖好像没有什么水草的,就算有,我们可是在湖面上,哪有水草疯长到湖面上的。”
??? 张哲也跟着点了点头,不过不管怎么样,先将我的脚从卷着的东西弄开再说。张哲和王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扎进湖里。
??? 在他们扎进湖水里后,还没等我做些什么。就见湖面上咕咚咕咚的冒起了好几个气泡,随后就看到王海和张哲二人,面色惊恐的伸出头来,双手晃动,瞬间就离开我好几米远。
??? 我有点纳闷,这二人在发什么疯?
??? 张哲牙齿抖动的对着我喊道:“华子,那不是水草,是头发!是一具尸体的头发,将你的脚缠住了。”
??? 王海脸色发白,眼神有点呆滞的看着我脚的地方。
??? 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可看他们二人的神情,又不想假的。难道,是那句投湖自己的女尸?我瞬间想到了打车来的时候,出租车司机的话。
??? 瞬间,本来还凉爽的湖水,忽然觉得寒冷起来。一股股冰冷从我的腰椎,往上蔓延,一直到我的头皮上。我整个的身体,都起了鸡皮疙瘩。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甚至感觉到了那缠绕在我脚上的头发,越缠越紧,勒的脚脖子生疼生疼的。
??? 我心里突然恐惧起来,但是一股莫名的感觉,引导着我。让我不由自主的深吸一口气,然后将头扎进湖水里。
??? 刚扎进湖水里,就看到一道身影漂浮在我的身下。一张被湖水泡的浮肿的脸,睁着森白的眼睛看着我。
??? 心里一惊,我忘记我在湖水下面,张开嘴巴正要叫喊,就被湖水给堵了回去,粹不及防之下,喝了好几口的湖水。
??? 我完全的惊慌起来,我不敢看那女尸的脸。双手慌乱的伸到脚下,想要将缠住我脚的头发解开。
??? 我越是解开,却诡异的感觉到头发越是紧紧的缠在我的脚脖子上。我有点疯狂了,巨大的恐惧淹没了我的心扉。我疯狂的挣扎着,没有发现那具女尸已经开始往下沉了下去。我觉得脚脖子开始重了起来,越来越重。
??? 睁开紧闭着的眼睛,惊惧的发现,那具女尸呈站立的姿势,整个头发竖起来,头发的末尾死死的缠住我的脚脖子,女尸的脸杨起来,森白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 我发现拉着自己脚脖子的重量更加沉重起来,渐渐的将我的身躯拉向湖水的深处。我绝望后来子午听说那个女孩自杀了。了,看着湖水那深处的黑暗,感觉到整个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
??? 在我绝望的时候,两双手臂抓住了我,用力的提起了我。提起我的力气越来越大,和拉我进湖底的女尸对抗着。
??? 渐渐的,我的头往上移动,穿过那层湖面,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王海看到我脸色苍白,神情有点癫狂。忙转过头,大喊道:“柴磊,赶快打110,120.。就说明湖中有一具女尸,要快!”
??? 我看着天空中那散发着酷热的太阳,心里稍稍的平静下来。主要是身边还有着王海和张哲,心里稍稍的减轻了一些恐惧。
??? 在我刚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到有一双冰冷的手,抓住了我的双腿。我一惊,将头渐渐的低下去,僵硬的脖子发出咔吧咔吧骨头的错位声。
??? 透过湖面,隐隐约约看到,那具女尸伸出双手,抓在我的腿上。那扬起头的浮肿的脸,对着我。女尸的嘴巴张开,我隐约听到一声诡异幽冷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
??? “来吧,来吧,陪我下去吧。”
??? 我再也忍受不住巨大的恐惧,大叫一声,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知觉。
??? 第二章
??? 我渐渐的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墙壁。呼入的空气中,充满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 长出了一口气,我心里莫名的放松下来,看来我是在医院了,只有医院才有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 耳边传来关切的声音:“华子,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一听这大嗓门,我就知道是王海。
??? 我转过头,看到王海,张哲还有柴磊三人关心的眼神。我摇了摇头,张开嘴,觉得嗓子很干,很涩:“老大,我晕过去后发生了什么事。”干涩的声音从我的嘴巴中发出。
??? 他们三个人互相看了看,最后王海告诉我。
??? 在我晕过去之后,身体停止了划水,眼看着就要沉下去。王海和张哲二人赶紧抓紧我,用力的划着手臂,以免我沉下水去。王海又急促的催促柴磊,继续打电话报警。
??? 王海和张哲,觉得我的身体越来越沉重,不得不加大着力量。就在二人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警车和救护车终于赶了过来。
??? 在经过一阵忙碌的救治,我连同女尸,被拉上岸边。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他们发现,女尸的头发,深深的缠进我脚脖子上的肉里,丝丝的鲜血渗出。女尸的双手,也紧紧的抓在天亮后,我上街买来支录音笔,临睡前,设定好时间,搁在阳台花盆里。我的腿上。
??? 现场上的众人,都觉得一股莫名的心悸。随后众人想将头发解开,却发现,无论怎么解开,头发都紧紧的缠在我的脚上。最后众人没有办法,只好用剪刀将头发从女尸的身体上剪开,在用剪刀小心翼翼的剪断缠在我脚上的头发。剪开后,马上送我上了救护车,一路疾驰到医院。
??? 我已经在医院昏迷了整整两天了,这两天中,警察送来了消息。那具女尸,就是前一段时间投湖自尽的女子,二十八岁。因为和对象吵架,一气之下,就投湖自尽了。自尽后,大家在明湖里找了"你岳母知道这些事吗?"几天了,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女尸,什么样的方法都用过了。却没想到因为我们的游泳,找到了这具女尸。女尸的家人很感激,在我昏迷时候,送来了很多的补品。
???老鬼慢慢的消失在黑暗中,没有任何人知道,没有任何人看见,今天的交易没有成功,老鬼有些失望,但是总比自己被住进警察局的比较好。老鬼无奈的摇了摇头,今天自己先好好的休息下,在看接下来的情况。现在自己只要联系到下家那个女孩,将她手上的毒品拿过来,自己就能够大发笔。 听完王海的叙述,我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刚想说什么,觉得脚脖子很痒,就掀开被子,抬起脚一看。
??? 无数的头发缠在我的脚脖子上,我惊恐起来,后背一股凉气冒起。大叫一声,我双脚拼命的晃动,想要将脚上的头发晃掉。
??? 王海等三人忙按住了我,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时候,因为我的不到分钟,王强就把他所说的那个地方的电话和地址用短信发了过来。大叫,门开了,进来一位护士,警告我们这里是医院,不要随便大声的吼叫。
??? 在王海三人赔笑中,护士关上门走了出去。
??? 这个时候,我已经平静下来,发现脚脖子上并没有头发,那黑色印痕,其实是我的伤口的结疤。只是因为伤口是被头发弄出来的,所以伤口很小,结疤之后,猛地一看确实很像头发。
??? 随着又是两天的时间过去,我觉得自己完全好了,没有必要在医院继续留着了。便要求办理出院手续,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同意办理出院手续。
??? 在王海三人的陪同下,我走出医院,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觉得还是外面的空气清新,医院里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都快折磨死我了。
??? 为了庆祝我的健康的出院,我们一致决定,晚上去撸串,然后啤酒喝起来,大家不醉不归。
??? 时间过的很快,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钟了,我们四个人走出校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往市里。
??? 下车后,我们直奔一家专门经营烤串的小吃摊前。就在我们路过的一个十字路口,看到有一个戴着墨镜的人坐在那里,脚下放着一张纸,身前有一个小招牌,上面写着算卦算命。
??? 我也没在意,就在路过算命人的时候,就被这算命的给喊住了。
??? “这位施主,请留步。”
??? 我们疑惑的停下脚步,我指了指自己。算命先生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这位施主,你是不是最近没什么东西缠住了?我看到你印堂发黑,额头上有一片水纹,身上有着很浓重的怨气。这明显是水鬼在纠缠着你。”
??? 我们四个人乐了,虽然上次游泳的时候,那具女尸出现的确实很令人费解,不过现在什么时代了,讲究的是科学,算命这一套,早就被打入了迷信之中。
??? 张哲带着有点闷骚的语气说道:“那这位算命先生,你能说说水鬼为什么缠住他么,而不是我们。”
??? 算命先生的脾气还不错,张哲这么明显的吐槽都没有生气,依旧不温不火的回答道:“本来是你们都要被缠住的,只是这位施主更倒霉。我想,施主是被尸体的头发缠住的吧?本来是要缠住你们的,只是不知为何,全都缠在了施主的身上。这水鬼,因是自杀,所以想要找个替身。她会时刻紧盯着,在你不经意期间,就会着了道。通俗来讲,就是水鬼不想一个人,想找个人一起黄泉作伴。”
??? 这下,我认真起来。起码算命先生算对了是尸体的头发缠住了我,我刚想说什么,就见算民先生下面的要说的话锋一转:“这位施主,要想知道怎样逃过此劫,诚惠一百,概不打折,谢谢。”
??? 王海她们三个人瞬间哄笑起来,我也是乐了,好嘛,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也许算命先生说的,估计是猜的。
??? 在我们转过身离开这里的时候,听到后面算命先生传来一句话:“无论信不信,施主,切记最近不要沾染大量的水,不然性命堪忧。”
??? 王海三个人明显不信,我也表示赞同。只是内心中,还是有着一丝相信的。主要是当时被女尸头发缠住的场景,实在是有点诡异,由不得不信。
??? 走到小吃摊上,我们四个人开始呼喝起来,就着烤串,喝着啤酒,无论是吃还是喝都很尽兴,我也是渐渐忘记了算民先生的嘱咐。
??? 就这样,过了三天的时间。午后,我拿着一本书,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砰的一声,门被王海撞开了,手里挥舞着手机,大声对我说:“华子,大新闻啊。我们上次找到的女尸,昨天晚上竟然不见了,警方怀疑是有人盗取了尸体。我就不明白了,小偷去偷尸体干嘛?”
??? 我一愣,经过这几天的悠闲,我早就忘记了女尸的事。眉头一皱,女尸被偷走了?然后,心里突然不安起来。我也没有在看书的兴趣了,站起身,在宿舍里短暂的活动一下。
??? 这时,王海的手机响了,王海挂断电话后,告诉我,是柴磊,那小胖子说今天晚上会下雨,让我帮忙将他挂在阳台上的衣服给收进去。
??? 下雨?我想起了前几天算命先生说的话,切记不要沾染大量的水,不然性命堪忧。我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了。
??? 天黑了,果然,在快八点的时候,天空开始下起了大雨。其实下雨我还是很开心的,除了出行太方便外,这酷热的夏天变的清凉起来,十分的舒适……
??? 因为下雨,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去下面吃晚饭。今天是周末,所以柴磊不在这里气喘吁吁的她无论在楼梯间,还是走廊上都看见那恐怖的小孩像狗爬过来的影子。,他是本市的,今天中午就回家了。
??? 最后我们三个人实在是饿的受不了,但是谁也不愿意冒着雨下去买东西吃。只"知道,我有天天在起玩的好朋友。"林睿指的是火儿,他才不愿意和愚笨的人类起玩。不过,现在母亲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变成了瞧不起同学的坏孩子,这可得想个对策才成。好三个人围成一团,石头剪刀布。
??? 很不幸,我输了,在王海和张哲的奸笑声中,我懒得理会他们俩。打开雨伞,冲出了宿舍。
??? 眼前到处都是滴落的雨水,不睁大眼睛,很难看清前面的景象。闷头赶了两分钟,前面亮灯的地方,就是学校里的小卖铺了。就在我加快脚步的时候,一辆自行车从我身后穿过去,但是因为自行车骑的比较急,将我打着的伞一下挂掉了。
??? 瞬间,我的身上已经湿透了。哪怕我的性格在温吞,在怎么好,这时候我也骂了开来。
??? 远处传来的声音穿过雨水:“这位同学,实在是不好意思哈,雨太大了,没看清。”
??? 我叹了一口气,既然全身上下已经湿透了,我就索性不打伞了。我一抬头,却莫名的发现,前面本该是小卖铺地方,竟然变成了几棵柳树。
??? 我愣了,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我没有看错,小卖铺的地方变成了几棵柳树。虽然视线在雨水的阻隔下,看的不是太清楚,不过我隐约觉得这个地方很熟习。
??? 在我还在发愣的时候,脚脖子传来一阵的刺痛。我低下头,无数黑色发丝,紧紧的缠住了我的脚。
??? 我大叫一声,双脚胡乱的蹦跳着,将头发撇开,快步的向前跑着。
??? 就在我奔跑着,感觉到后面一股凉气吹向我的脖子上。我扭头一看,一张惨白的,被泡肿的脸,就在我脑后。那森白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女尸!这张脸就是投湖自尽的女尸的脸!
??? 巨大的恐惧支配着我,我忙拼命的朝前跑着。一回头,却见那女尸站立着,双腿不动,滑行着贴在我的身后。
??? 我不敢停下来,拼命的跑着。我脑中回想起了算命先生说的话,我无比的后悔着,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扑进了水中。
???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女尸跟着扑进了水中。满头的黑发紧紧的缠住了我,女尸的双手也紧紧的抱住我。
??? 在我惊惧的眼神中,女尸张开嘴巴,一声诡异幽冷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
??? “来吧,来吧,陪我下去吧。”
??? 我知道了,这里是明湖。挂突然,我这小小的窗户里,映出个少女的身影。穿着带花纹的连衣裙,戴着又飘带的帽子。那是我熟悉的面孔。她眼睛底下,有个黑子。在我身上的女尸,越来越重,无论我怎样的挣扎,带着我,渐渐的沉入湖底……

标签:恐惧警察恐怖尸体

    上一篇:九点魔咒 下一篇:红江河传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