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公交到点不到站

公交到点不到站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公车惊魂
??? 夜已经很深了,街道褪去了白天的繁华,变得冷冷清清。沈俞站在公交站台上,摸着干瘪的口袋,犹豫着是打的回学校还是乘坐416路公交车。
??? 学校里流传着一个关于416路公交车的传闻,说每到夜里,阴气较盛,只要有人在416路公交车上说一句“别挤了”,就会招来恶鬼。
??? 正当他犹豫时,416路公交车驶了过来。沈俞看到一个熟悉的德拉说,你只知道你的母亲叫兰吉,你知道她未嫁给你父亲前的名字吗?那名字是我起的,兰吉。德拉库拉,我唯的孩子身影出现在公交车内,是他的同班同学梅妍妍。听室友说,梅妍妍暗恋自己,所以才会在他打工的附近找了一份兼职的工作。
??? 梅妍妍也看到了站台上的沈俞,脸“唰”地一下红了。
??? 沈俞的心跳莫名地加快了速度,鬼使神差地踏上了416路公交车。也许,一段美好的恋情将会由此发生。
??? “让一下,没看见我要过去吗?”正当他心猿意马时,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推了他一下,满嘴的污言秽语。
??? 满车厢的乘客都盯着那个于娇娇侧头避开程汐的目光,思考了片刻:"不认识。"黄发青年,生怕他说出那句忌讳的话。可越怕什么,就偏来什么。也不知是谁碰了黄发青年一下,他立刻叫嚷起来:“别挤了,没看见……”
??? 下一刻,整个车厢都沸腾了。因为大家看到,挡风玻璃外出现了一颗高度腐烂的人头,这人头的眼球凸出了眼眶,仅靠几根肌肉组织连接着,鼻子还歪在了一边……
??? 紧接着,一双惨白的手猛地击碎玻璃伸了进来,一把掐住了司机的脖子。
??? “恶鬼、恶鬼来了!”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 沈俞下意识地回头看向梅妍妍,只见梅妍妍正努力地朝他挤过来。他正想过去,车子突然剧烈晃动了起来,原来是恶鬼拽着司机的脖子爬进了车里。
??? 车上的人尖叫连连,司机拼着最后一口气慌忙踩着刹车,可一切都不受控制了,刹车失灵,应急手捶取不下来。有人用手里的重物砸玻璃,重物反弹,那人倒把自己的脑袋砸得稀巴烂,鲜血“扑哧”一下喷溅出来,将玻璃窗染得通红。
??? 这一下,车厢内更是混乱不堪,哭喊声、嘶叫声混成一片。
??? 恶鬼凶狠狠地望着众人:“刚才那句话是谁说的?”
??? 大家竟十分默契地指向回到家以后,他拿出拍好的视屏。想了下,就想把他卖个媒体,因为这是第手资料,如果价格卖的好,他可以休息很长时间的。那个黄发少年。黄发少年吓得脸色煞白,浑身直打哆嗦。
??? 恶鬼看了黄发少年一眼,竟对他说:“是你把我引出来的,要不是你,我现在还只能躲在车胎里。车轮每转动一次,我的身体就要受小东沉默了,半晌后他说:"这样他要约你见面,我和你同去,钱你也担心,我有。"到一次挤压。我得感谢你,所以,我不杀你。”
??? 这“坑爹”的传闻,原来是这个意思。
??? 所有人都惊愕地瞪大了眼睛,恶鬼的意思是,其他人故意不说那句忌讳的话,才害得它每分每秒都受到路面的挤压。所以,他痛恨除了黄发少年以外的所有人!
??? 接下来的一切,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仅仅几分钟的时间,车厢里便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布满鲜血的玻璃模糊一片,里面看不到外面,外面也看不到里面。
??? 沈俞躲在几天后,周晓独自走在校园里,神情呆滞,步伐缓慢,眼睛里陆:黄×出现了几乎没有什么神采,反而十分空洞,根本不像是个年轻的学生该有的神色。最后一排的座椅上,不时地搜寻着梅妍妍的身影。车厢里的幸存者寥寥无几,却没有看到梅妍妍。
??? 以命换命
??? 恐惧和悲伤交织在一起,沈俞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连恶鬼正在朝他逼近都没有发觉。但在这时,突然从一旁冲出来了一个瘦弱的人影,满脸血污,身上也沾满了血迹,那人影大叫着扑向了恶鬼。
??? 沈俞愣了一下,那人赫然便是梅妍妍。原来梅妍妍只是被恶鬼打伤了,她伪装成尸体,就是要准备突然袭击恶鬼,为沈俞争取逃跑的时间。
??? 梅妍妍抱着恶鬼,对沈俞大喊:“我抱住他了,你快逃!”
??? 话音刚落,公交车突然急刹车,梅妍妍抱着恶鬼摔倒在椅子上。车门打开,其他的幸存者纷纷逃走了。沈俞从椅子上跳下来,捡起一个大背包,朝恶鬼的脑袋砸去。
??? “砰”的一声,背包却重重地砸在了梅妍妍的头上。
??? “该死的障眼法!”沈俞扔掉背包,正想冲过去,却看到一只惨白的手从梅妍妍的胸口穿了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的时候,喂流连在与她缠绵的幻想里,可是,那女人并没有立刻出来。过来。
??? “快、快走啊……”恶鬼握着梅妍妍血淋淋的心脏,狠狠地捏了一下。“砰”的一声心脏爆裂,鲜血糊得梅妍妍满脸都是。
??? “快走……”梅妍妍死死地抱着恶鬼,怎么也不肯松手。
??? 没办法,沈俞抱着脑袋惊叫着逃下车,眼泪在眼眶里不停闪烁着。自己这副穷酸样,难得有女生会喜欢,可还没来得及感受恋爱的滋味,梅妍妍就为他而死了。
??? 可他能怎么办,为梅妍妍报仇?他哪里是恶鬼的对手。他这条命是梅妍妍用自己的命换来的,只有保住这条命,才是对她最大的回报。
??? 沈俞一口气跑到校门口,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呜呜”大哭起来。看门的老保安听到哭声出来查看,见沈俞穿着本校的校服,便将他扶起来,询问他怎么了。
??? 沈俞呜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老保安将他带到保安室里,倒了一杯热水给他。沈俞喝完热水后,情绪慢慢平复了。
??? 他将刚才发生在416路公交车上的一幕说了出来,浑身战栗不止。
??? 老保安叹了口气,说:“那个女孩为了救你连性命都不顾,真是个好姑娘。小伙子,你想不想救她?”
??? 沈俞毫不犹豫地说:“我当然想。可是……您有办法吗?”
??? “当然有。”老保安“嘿嘿”一笑,“一般人我可不帮忙。不过看在咱俩这么有缘,我就帮你一次。”
??? 刷人
??? 见老保安这么胸有成竹,沈俞不禁好奇,问他是什么方法。
??? 老保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先说起了关于恶鬼的事情:
??? 这个恶鬼生前性格内向,喜欢一个女生,却不敢说出口。终于有一次,在室友们的鼓励下,恶鬼鼓足勇气打算向女生表白。他给女生发了一条短信,约她摸上来,於是就叫卫兵去查查看(不是我胆小,是因为我要接战情电话和防止查哨军官来查哨),看了半天竟然连支牛也没看见,但是确实是有牛声不断,这...这就太奇怪了,虽然心中有点毛毛的,但卫兵还是要站,过了会,除了牛声以外,又听到有阿兵哥交谈的声音,我们都以为是查哨的地大叫起来。我看见双活生生的眼珠落了下来,不偏不倚地正好掉在我面前――猫眼,迷人的猫眼,她的小巧的鼻子,也跟着掉了下来,可是没有血,什么血都没有。只有苍白的皮肉。军官和他的枪兵,可是没有见到他们,後来又听到有人问口令的声音,这就更玄了营部後门卫兵的声音是不可能传到我们这里的,我那时感到气氛真的愈来愈奇怪了,而且那天好像就是那个"老兵"的头........晚上在校门口见面。但很不幸,女生还没赶到,便他被一辆刹车失灵的公交车撞飞了出去。而那辆公交车并没有因此停下来,反而横冲直撞地往前滑了一段距离。恶鬼的尸体被卷进车轮下,因此,魂魄只能寄居在车胎里。当时公交车上有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为恶鬼鸣不平,它虽然有怨气,可它当时并没有因此迁怒那些人。它现在的怨气,都是在后来的日子里累积的,因为车轮每转动一次,恶鬼的魂魄就要受到大地的一次挤压。所以当有人说“别挤了”时,恶鬼就会误以为是“好心”人在帮助它,它才敢现身。可是,人们对它只有恐惧之情,为了躲避它,没有人再敢说出那三个字,日积月累,恶鬼的怨气越来越重,所以才会出现这么血腥的场面。
??? “您说这些和救梅妍妍有什么关系?”沈俞不解地问。
??? 老保安说:“当然有关系。被恶鬼杀死的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只是那些人的魂魄受恶鬼怨气的影响,被吸到了它的体内。我们可以利用恶鬼喜欢的女生钓它上钩,然后我自然有办法将梅妍妍的魂魄从它的体内引出来。”
??? 而恶鬼喜欢的女生,竟然是孙佩,孙佩可是室友张靖的女朋友。张靖一直视孙佩为掌上名珠,他能舍得让孙佩做这么冒险的事情吗?
??? 思来想去,沈俞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偷偷地用张靖的手机给孙佩发一条短信,约她在校门口见面。
??? 一想到能将梅妍妍救活,沈俞便迫不及待地赶回寝室,用张靖的手机给孙佩发了条短信,最后还加了“有急事”几个字。发完短信,他将张靖的手机关机,急忙赶到校门口,等待着孙佩出现。
??? 不一会儿,孙佩便出现了。她误以为站在路灯下戴着帽子的沈俞就是张靖,便着急地问:“张靖,什么事啊?这么晚了……”
???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沈俞便转头用一块浸了乙醚的手帕捂住了孙佩的口鼻。孙佩只挣扎了两下,便晕了过去。这时,老保安出来了,他让沈俞帮忙将孙佩抬到保安室里去。老保安拿绳子将孙佩绑在床上,还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炉子上烧着一大壶热水,“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听得沈俞心里很不舒服。
??? 他的心里有些发虚:“你不是说只是利用孙佩将恶鬼引过来吗,为什么要把她绑起来?”
??? 老保安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铁刷子,“嘿嘿”一笑:“孙佩每天都在校园里活动,你见恶鬼什么时候来找过她?可要是她有生命危险的话……”说完,他提起烧开的水壶,走到孙佩跟前,将热水浇到了孙佩的身上。孙佩猛地瞪大眼睛,表情痛苦至极。她不断地扭动身子,身上的水泡被磨破了,流出一摊血水。
??? 老保安拿起铁刷子,在孙佩的身上刷了一下,一大块肉便被刷了下来。老保安又举起了手,沈俞一下扑了过去:“住手,你这是杀人啊!”
??? “一命换一命,你想救梅妍妍,就得拿孙佩的命去换!”老保安将铁刷子递到他手上,“你来刷。恶鬼要是知道孙佩出事,一定会出现的。只要擒住恶鬼,就能找到被他吸了魂魄的梅妍妍。梅妍妍的肉身已经被破坏了,只有将她的魂魄和孙佩的白骨组合到一起,才能让梅妍妍复活。你要是还想救她的话,就照我说的去做。”
??? 老保安说完话,转身朝门外走去,似乎在布置什么。
??? 老保安的底细
??? 沈俞握着铁刷子,浑身都在颤抖,怎么也下不去手。可是为了梅妍妍,他一咬牙,闭着眼睛将铁刷子伸向了孙佩……
??? 老保安在校门口贴了几张黄符,大概是用来对付恶鬼的。沈俞踉跄着走出保安室,扶着门口的一棵大树大吐起来。
??? 老保安阴森地笑了:“做什么事都要付出代价嘛,吐一会儿就好了。”
??? 话音刚落,也不知从哪里突然吹来一股阴风。他警觉地四下看了看,低声说:“恶鬼来了。”
??? 昏暗的路灯下,一个黑影踉跄着朝他们跑了过来,那些黄符散发出的力量将黑影挡住,黑影闷哼一声跌倒在地。老保安从口袋里掏出黄符,大叫着扑向黑影,却被那黑影一脚踹飞了出去。
??? “怎、怎么可能?”老保安惊愕地瞪大眼睛。黑影取下帽子,露出本来面目,竟然是张靖。
??? 原来,沈俞并没有对孙佩下手,要活活地把一个人“刷”死,他实在做不到。于是他把孙佩放了,并"抱歉,我刚刚走神了。"男子对女服务生露出带着歉意的诚恳微笑。将自己的手机给了她,让她在里面找其他室友的电话,不停地打。而他则在外面盯着老保安,防止他突然闯入保安室。
??? 孙佩一遍遍地拨打沈俞寝室里的电话,打了五六遍,终于有人接了。她将这里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下,并让张靖翻墙出了学校,装成恶鬼,袭击了老保安。
??? 孙佩的伤实在太严重了,见老保安被擒住,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沈俞将老保安绑起来,张靖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 “对不起。”沈俞道歉道,要不是他轻信了老保安的话,孙佩也不会变成这样。
??? 张靖狠狠地给了他一拳,然后气汹汹地走到老保安跟前,将他痛扁了一顿。沈俞急忙将他拦住,生怕惹出人命。可是,就这么放过老保安张靖实在不甘心。他把老保安的事,发短信报给了院学生会,学校肯定不会轻饶他。
??? 医院里,看着孙佩的样子,张靖十分心疼。他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大堆话,从那些话语中,沈俞了解到:
??? 原来,那个老保安就是当初撞死恶鬼的公交车司机的父亲。
??? 老保安处心积虑地想接近孙佩,是想利用孙佩威胁恶鬼。因为他的儿子在那场交通事故后失去了工作,并且变得极度抑郁。他要强迫恶鬼,告诉他的儿子当初的事故是恶鬼想不开要自杀,并不关他儿子的事。
??? 这件事被暗恋孙佩的张庄家是城里的商贾大户,庄家惟的少爷娶亲,亲家自然不是等闲。靖知道了,他便找到孙佩,将老保安的阴谋告诉了她。孙佩想到了一个办法,和张靖假装成情侣:一来,可以让老保安有所忌惮;二来,孙佩一直为恶鬼的事感到内疚,她想找到恶鬼,可恶鬼却总是躲着她。于是,孙佩便想到利用张靖,激起恶鬼的嫉妒。然而,恶鬼仍然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 老保安见没机会对孙佩下手,便铤而走险。晚上416路公交车上发生的一切,都是老保安的阴谋。他花钱买通对恶鬼一事毫不知情的黄发男生,让他说出那句忌讳的话,引出恶鬼。原本他想等公交车开到学校这一站时再动手,毕竟学校乃圣贤之地,阳气旺盛,能压制恶鬼的戾气。可他万万没想到,半路冒出个梅妍妍,打破了他的计划。然而,当他后来看到沈俞时,又心生一计,让沈俞骗出孙佩,再利用孙佩引来恶鬼。可惜沈俞没有我已经哭不出来了。按照他的意思做,恶鬼也没有被引来。
??? “既然孙佩想见到恶鬼,而我又想救回梅妍妍,不如我们合作吧?”沈俞提议道。
??? 张靖疑惑地看向他,沈俞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由他将恶鬼吸引出来,再由张靖将恶鬼困住,伺机将梅妍妍的魂魄从恶鬼的身体中取出来。它和孙佩都有未说出口的话、未完成的心愿,也许爱能融化一切,包括恶鬼的怨气,不再让它滥杀无辜。
??? 张靖觉得这办法可行,便点了点头。
??? 为了你们
??? 不久之后,孙佩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几个人才商量着计划该如何实施。
??? 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第二天没有见到任何相关的报道,所以416路公交车依然照常运行,只是换了新的司机。乘客也比平时少了一些,这样反而有利于他们实施计划。
??? 张靖事先准备了黄符、定魂水、捆灵绳,以备不时之需。
??? 这天晚上,几个人上了416路公交车,等着车上的乘客下得差不多了,张靖便将黄符贴到了玻璃上。一切准备就绪,沈俞大着胆子说了一句“别挤了”,换来的是司机看神经病般的眼神。
??? 话音刚落,车子突然猛烈地震动起来,玻璃窗外惊现一只惨白的人手,长长的指甲划过玻璃窗,发出刺耳的声音。司机惊叫着踩刹车,刹车失灵……恶鬼看到车内昔日喜欢的孙佩,吓得连忙往回缩,可惜被黄符困住,动弹不得。
??? “张靖,快把梅妍妍的魂魄引出来。”沈俞焦急地催促。
??? 张靖“嗯”了一声,将捆灵绳绑在恶鬼的手指上,用力一拽,一条黑影被拉了出来。那是一张陌生的面孔,并不是梅妍妍。
??? “再拉,再拉!”沈俞急得恨不得自己动手。
??? 张靖又一连拉了几下,竟拉出七八个魂魄,但没有一个是梅妍妍的。那些魂魄穿过车窗,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 沈俞急得一把夺过捆灵绳,使劲儿一拉,恶鬼的手指竟然被他拉断了。
??? 张靖说:“别拉了,它体内的魂魄已经被我拉光了,再拉它就要魂飞魄散了。”
??? “妍妍呢,你把她的魂魄藏哪儿去了?”也许是见恶鬼被困住了,沈俞竟然抓着恶鬼的手质问他。
??? “沈俞,小心!”张靖大喊,但为时已晚,恶鬼竟然将手反转过来,一把擒住了沈俞的手腕。
??? 恶鬼的怨气极大,这些黄符只能起到暂时困住它的作用。恶鬼冲破黄符,拽着沈俞的胳膊将他硬生生地拖出窗外。“咔嚓”一下,沈俞的胳膊被折断了,疼得他额头上直冒冷汗。
??? 孙佩急忙跑过来:“韩赫,别再杀人了!”
??? 哪知,话音刚落,一条肉乎乎的舌头猛地缠住了孙佩的脖子。孙佩被勒得喘不过气来,脸憋得像茄子一样。
??? “放开她!”张靖拿着匕首大叫着冲过去,狠狠地刺向那条舌头。但匕首竟然穿过了舌头,没有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 抓着沈俞的那只手松开了,又朝张靖伸了过来。张靖闪躲不及,被那只手猛地掐住了脖子。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眼前一黑,他便晕了过去。
??? 当他们醒来的时候,竟发现每个人都安然无恙,难道,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在他们面前的座位上放着一张纸,孙佩认出了纸上的字迹,是恶鬼韩赫的。
??? 原来,恶鬼的怨气一方面来自于对人们的怨恨,另一方面,则是受到体内被吸收的那些魂魄的影响。当张靖拔走那些魂魄时,恶鬼就已经渐渐清醒了。可他自知双手沾满了鲜血,无言再面对孙佩,所以,他拼着魂飞魄散的危险,制造出刚才的情景:一来,是让孙佩明白,张靖才是值得她去珍惜的人;二来,也让没有勇气将爱"浩扬,那个钱我打算不要了,就算给你的了。"江平陪着笑脸。说出口的梅妍妍看到沈俞是如何在乎她的。实际上,梅妍妍的魂魄被它藏在了车胎里。
??? 沈俞急忙奔了出来,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公交车撞到了石柱上,四个车胎全都瘪了,梅妍妍的魂魄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 尾声
??? 张靖说,梅妍妍的魂魄是被迫离开寄居地的,鬼魂对寄居地会有种依赖性,所以她还会寻找车胎寄居。有了目标,就不怕找不到梅妍妍。
??? 沈俞不解,梅妍妍为什么不直接来找他?
??? “或许……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没法见你吧?”张靖叹了口气。
??? 像恶鬼一样,梅妍妍的魂魄每日都会受到路面的挤压。只有听到有人说“别挤了”,她才会现身。可是,当初的恶鬼是怎么形成的?梅妍妍会不会也像恶鬼一样,时间久了,对害怕她的人们产生怨气,从而变成下一个恶鬼?
??? 沈俞越想越害怕,他要早点儿找到梅妍妍。
??? 这时,又一辆公交车来了,沈俞踏上公交车,深吸一口气,大声说:“别挤了!”
??? 她,会出现吗?

标签:朋友恐惧公交车腐烂

    上一篇:新聊斋之酬谢 下一篇:流血的骨灰盒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