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流血的骨灰盒

流血的骨灰盒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刘文的寿衣店很有名,他卖的骨灰盒古色古香都是上等的木材制作而成,不过这些骨灰苏功成从后面追上,问道:"其他两个人?"盒的价钱颇高,而且分文不当他正惊魂未定跑回车上时,他的耳边又传来了令他惊惧的高跟鞋敲击在神婆的指导下,家人备好香蜡纸炮各种供品来到了杨老坟前,又是磕头又是求情,求杨老放赵大胆码,给他留条活路。可香也烧了,炮也放了,赵大胆不但没见好转,口硬食没吃的他又连拉了几天稀,悲伤的家人这眼瞧着个壮实的人,就这样要随杨老而去了水泥地的声音。让。
??? 这一天傍晚,刘文正打算关门休息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走进了店里,她左看看右看看,没说买什么,但是她的眼,一直看着那些骨灰盒。
??? 刘文迎上去,面无表情地问:“小姐看骨灰盒吗?”
??? 女孩点点头,继续一个个看下去,不过女孩似乎不太满意,回头看了刘文一眼问:“就这些?”
??? 刘文点点头,有些不悦地问:“这么多款式都没有小姐满意的吗?那么小姐你告诉我仙逝的是您什么人,我帮你选选。”
??? “你不需要知道。”女孩冷冷地说。
??? “这款……”刘文指着一个稍浅颜色的骨灰盒自荐道:“样式大方,颜色均匀,不错吧?”
??? 女孩看了看,还是摇摇头,很是失望的样子。
??? 刘文瞧着到手的钱就要飞走了,心里着急,嘴上却淡淡地问:“我们这里还可以定制,如果小姐没相中这些,还可以自己说样子,我们加工。”
??? 刘文的话音刚落,女孩立刻扭过头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上面画着一个股骨灰盒,样式到是一般,就是颜色鲜红。“漆要鲜红的?”刘文的心咯噔一下。
??? “对!工钱我可以加的,只要能做鬼出手的样子,像跳舞般。他说,他要取下我的眼神,处理之后才放呜去。出我要的颜色。”女孩淡淡地说完,从包里掏出一大叠钱查都没查就递给了刘文。
??? 刘文摸着手里厚厚的钱,皱着眉想了许久才应道:“好!五天后来取。”
??? “做完后按这个地址给我送去。”女孩说话间递给他一个纸,他刘文低头看了一眼地址,再抬头时女孩已经不见了。
??? 刘文的心突地跳,立刻追了出去,马路上空空荡荡,一盏昏暗的路灯,像一位垂死的老人毫无声息地站在那里,哪里还有女孩的身影。
??? 刘文回到店里关上店门,老婆翠屏催促他上楼吃饭,他没回答,一屁股坐在木椅子上喘气。总觉得今晚的事过于蹊跷,白衣女孩、血红骨灰盒图片、还有那张写着地址泛黄的纸,一切一切都透着诡异,好像一只无情的大手紧紧掐在了刘文的脖颈上,让他喘息困难。
??? 店里所有的骨灰盒其实都是刘文自己做的,他说是他高价上来的,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有这种祖传的手艺,他的工作是在地下室里,这里的门常年锁着,连他老婆翠屏都不许进来。如今他正呆坐在地下室里,手拿着那张草图发呆,样式再难做也难不倒他,难得是鲜红的漆,调的时候需要一种特殊的东西,才能让骨灰盒看上去鲜红夺目,可是这张鲜红的漆老祖宗是不许做的,因为不吉利。
??? 刘文偷着调试过这种漆,因为好多有钱人都想要这种鲜红的颜色。刘文用了两个晚上做完了骨灰盒,就差上漆了,第四天老公不置可否:"也许白天妈来过。"他趿拉着拖鞋开始刷牙洗脸。的晚上刘文出去了一晚上,那一晚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 五天后,刘文月的阳光柔柔地洒在我们的办公桌上,v> 几丝小风隐隐吹过我的脸颊,办公室里忽然冷了起来,我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拿着做好的骨灰盒按女孩给他的地址他送了去,地方有点偏僻,不过很好找,独门独院,院子里坐着个老婆婆,这老婆婆年纪看上去很大,一头白发在阳光下反着死灰一般的颜色。
??? “老人家您好!”刘文推开了院门走进去客气地问候。
??? 老婆婆慢慢转过头来,面向着刘文,刘文啊第一声尖叫,面前的老婆婆竟然是个瞎子,她的眼睛上翻露出惨白的眼白。
??? “你找谁呀?”老婆婆的声音低沉沙哑,吓得刘文浑身一抖,颤抖地说:“我是来送骨灰盒的。”
??? “啥?”老婆婆豁然站起,用她那双恐怖之极的眼睛死死地瞪着他。
??? “一个女孩子在我那里定了个骨灰盒……”说到这里刘文突然折回去看了一眼大门上的门牌号,没错,就是这个地址,可是为什么不见那个女孩子?
??? 老婆婆还站在那里,面对着他一脸死灰,半晌不见动静。
??? “老人家……”刘文上前一大家点燃了篝火坐在起,眼镜标说:"要不,咱们现在开始轮流讲故事。"大家都说好,为了寻求刺激。都说要讲鬼故事。有个人开始讲了起来——步轻轻地叫了一声。老婆婆身此人虽然亦伤心内疚了点时日,但葬礼後不久又开始心痒,体一抖,竟像个破布袋子一般倒在了地上。
??? 刘文被吓坏了,慌张中探了一下老婆婆的鼻息,没气了,他吓得浑身一颤,不好,他抱着骨灰盒撒腿就跑,老婆婆的死虽然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可是这屋里院子里就他们俩人,他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 骨灰盒没送出去,刘"不要"孟宇大叫,也许是保姆临时把轮椅藏在那间仓储室的至于是谁将轮椅自动定时为临晨点半启动便不得而知了。走过去夺过她的电话,把抱住了她,在她的身上乱亲了起来,王娅冷笑着,伸出手,摸到沙发下,藏着的刀,下子插进了他的后心,他闷哼声倒在了她的身上,压得她呼吸不畅,晕了过去。文到生了一场大病,这次病来势汹汹,几天他就瘦的一把骨头,急的翠屏四处求医。很多医生看完他都摇摇头,意思很明显,准备后事吧。
??? 翠屏不死心,找了一个阴阳先生张栩,张栩和刘文算是熟人,刘文经常给他介绍生意,所以张栩接到翠屏的电话就来了,当他看见刘文第一眼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了,支走了翠屏,他踉跄地走到他面前,抓住了他的一只胳膊,半晌轻声说道:“你是谁?为什么缠着他?”
??? 刘文竟然说话了,声音很奇怪,分明就是一个女人,她尖锐地吼着:“我是谁?我是谁?……”
??? 张栩脸色一变,食指中指并拢用力一拽,一个白色的影子从刘文的身上被拽了下来。
??? 女人瞪着她猩红的目子盯着先生说道:“骨灰盒上的漆鲜红如血,要想调成,必须要处女的血才行,他为了赚钱,不惜杀人取血,难道不该得此报应吗?”
??? 女鬼说着又要扑向刘文的身体,先生一闪身挡住她说:“在知道你冤枉,可是你害人,到阴间也会挨罚,不如放手离去,他自会得到惩罚的。”
??? 女鬼不听,还想硬闯,可惜都被张栩挡了回去,女鬼无奈化成一股冷风钻进了血红的骨灰盒里。
??? 刘文竟奇迹般地好了,好了之后他本打算结束寿衣店,正四处找下家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在了他的门前,不久刘文被警察带走了,同时拉走了他这里所有脸来——省得我这么迷恋你!的骨灰盒。
??? 刘文被带走后,张栩从树荫下走了出来,他叹了口气,想起那个晚上,他独自一人回家,路边她看见一个女孩痛哭流涕,再看她的身后没有一点影子,他当时很怕,想走过去,可是女孩哭的太凄惨了,他忍不住走过去问,女孩哭着有天,文文去街上逛街的时候,看见个十分古老的小摊,破烂的环境,满脸皱纹的老太太,只见老太太笑眯眯的说:姑娘,看你就是识货的人,来买老太个风铃吧......你听听这声音,多动听......告诉他,她被人杀了,凶手用个罐子装走了她身上的血。
??? 张栩突然想起了刘文,还有刘文卖的那些鲜红的骨灰盒,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动了恻隐之心,为了证明刘文是凶手,他给了女孩一叠钱,让她去做红色骨灰盒,可他万万没想到,因此又害了一个女孩的生命。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从此再没出现过。

标签:老婆警察婆婆恐怖杀人

    上一篇:公交到点不到站 下一篇:站在路边的女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