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最后一次放山

最后一次放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神秘的鬼雾
??? 周天沛突如其来地从城里回家,让周老爹吃了一惊。他看着儿子,问药材行的生意不做了?怎么突然回家了?周天沛眼神躲闪着说,没事,就想回家看看。周老爹盯着儿子,用烟袋杆敲敲他的脑袋,说:“你骗得了我?说吧,是不是铺子出了事?”
??? 周天沛在城里经营一家药材铺子,非常忙,平时难得有空回家。今天平白无故跑回来,怎么会不引起周老爹的疑心?况且,从小到大,周天沛就没让周老爹省过心,调皮捣蛋的功夫一流,这两年交了个不错的女朋友,才渐渐安稳下来。见父亲担心,周天沛低头说和女朋友莹莹闹僵了,想回家散散心,他要跟着父亲去放山。周老爹吸着旱烟,半天没说话。他很喜欢莹莹,那是个爽快利落的女孩,儿子应该珍惜这份感情。也好,上山没准挖个“大货”(大山参),买些鲜亮衣裳,兴许能把莹莹哄高兴。
??? 关东山,三宗宝,人参貂皮乌拉草。放山其实就是进山林,挖关东的头宗宝——人参。野生人参怕热、怕旱,多生长在海拔1000米左右的针叶、阔叶混交林里。周天沛的家乡,位于长白山南麓的耳山,正有这样的气候条件。六月,人参的紫红色浆果格外醒目,是放山的好时节。野山参因为长年采挖,已濒临灭绝,也正因如此,山参价格一路飙升,碗密、带圆芦和珍珠疙瘩的上等野山参已卖到两三百万元一斤。
??? 周老爹放山一辈子,是远近闻名的采参“老把头”。这两年,他感到身体在走下坡路,头总是古怪地作痛,去医院检查,却又查不出任何毛病。周老爹觉得自己老了,所以打定主意,今年再放最后一次山就退休。
??? “后天去放山。你行吗?”周老爹问儿子。
??? 周天沛说没问题。小时候,他没少跟着父亲放山,周天沛问这次都有谁去。周老爹叹了口气,说山上有“鬼雾”,还有人撞鬼,去年放山的“老把头”石头大爹失踪了,跟他的两个人也全无踪影。从那儿以后,人们说山神不庇佑放山人了,再不敢去,只有刘山子和周石岩愿意跟他。周天沛皱皱眉,早先他听人说过,山里有雾凝结的鬼,鬼一现身,马上满山大雾,所以,人们称为“鬼雾”。但到底也没有人真正遇到过,现在怎么又传说起来了?周老爹说有放山人看到黑衣绿脸鬼躲在树后,晚上睡窝棚,出来解手,突然有鬼影拿着利斧过来,吓得放山人把索拨棍都丢了,一路跑下山。这两年,“鬼雾”一直闹得很凶。
??? 周天沛沉思半晌,没有说话。看着父亲吸旱烟,他拿过手机,给莹若禅皱着眉头,将影像遍遍地回放,最早看到的那个模糊影子却再也看不到。难道刚才是眼花了?若禅隐隐觉得不太对劲。莹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要上山,然后上炕睡觉。
??? 一大早,周老爹就把刘山子和周石岩叫了来。周石岩是个孤儿,他爹十年前跟周老爹一起放山,遇到了“麻达山”(迷路了),再没有回来。这些年,周老爹一直接济周石岩,甚至连他上初中的学费都是周老爹出的。周石岩从去年起在山外跑单帮,帮人收购药材,听周老爹说要去放山,他马上来报名。刘山子是外地人,来这边做生意,对放山感到很好奇。在周老爹的布置下,他们备足粮食、炊具、火柴、食盐、咸菜以及衣服、狍皮、背筐、手电等,带好了快斧、铲子、铁锹、鹿骨扦子、剪刀、红绒线绳、铜钱。
??? 周天沛在一边摆弄猎枪。他枪法精准,他要准备的就是子弹。没准在山上还能打几只狍子,他可是有几年没上山打猎了。
??? 入夜,周天沛早早睡了,周老爹趴在炕头上吸烟。突然,隐隐的头痛像锋利的钻刀要钻开他的头。周老爹用头抵着炕沿,拼命向下挤压。这时,窗口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笑,那笑声若有似无,尖利细微,如同鬼魅。周老爹猛地转过头,窗子上印着一个长发鬼,鬼脸浓绿,鬼眼如同铜铃,那鬼还在灯影里向着周老爹狞笑。周老爹霍然起身,拿起利斧朝外走去。推开门,满天大雾,一阵湿气扑人的脸。
??? 绿脸鬼,不见了。
??? 2.暗伏杀机
??? 天麻麻亮的时候,周老爹叫起周天沛。昨晚老爷子没睡好,眼睛红红地,撞到鬼的事,他不想跟人提。这鬼是来阻止自己进山的吗?周老爹想不通。无论如何,这是他最后一次放山,他不想放弃。
??? 吃过早饭,刘山子和周石岩早早过来了。周老爹带着三个人拜过山神爷,虔诚地祈求平安。几个人每人手里拿根索拨棍,棍子是硬木制成,上端稍粗,下端较细,在下端钉着数个铜钱,铜钱间留有间隙,以便在拨草找寻人参时能发出响声,伙伴间可取得联系,又可惊走小动物。
??? 进了山,他们首先要做的事不是寻山参,而是找适宜地方搭窝棚。窝棚不能搭在靠近树的地方,夏天风大,大风刮断枝桠砸到窝棚,会砸死人;也不能搭在附近有河流的地方,现在是汛期,近河容易遭水灾。经过几小时的寻觅,周老爹终于寻到一块理想处所,棍子一指,几个人停了下来。
??? 周石岩去附近察看地势,周天沛和刘山子挖地窨子,要深半米,再在上面搭上“马架子”形的顶棚,顶棚上苫厚厚的青草。周老爹放下包裹器具,拣了些石头在窝棚边搭起一尺高的山神庙,庙里挂上红布,表示把山神爷请到了身边,可保佑大家一路平安。
??? 周天沛挥动镰刀割着青草,出了一身的汗。他直起腰,抹一把汗,看着苍莽森林,正要对父亲说什么,突然,远处传来周石岩恐怖的尖叫声。周天沛呆住了,周老爹拿起利斧朝周石岩喊叫的方向跑去。
??? 周天沛和刘山子跟在周老爹身后,一直跑出几百米,看到周石岩头朝下居然被吊在了半空,他踩上了“狼套子”。周老爹砍断绳子,周天沛和刘山子稳稳接住了周石岩。周老爹朝地上呸了一口,这里的人祖辈放山,没人敢下狼夹子、狼套子,是谁这么阴损?他仰起脸看天,阳光在树隙间晃着,一闪一闪,他似乎看到了鬼魅的脸。
??? 回去的路上,谁都不说话。出师不利,这可不是好兆头。周老爹气乎乎地背着手,走在最前面。
??? 天黑下来,窝棚前点起了大堆的篝火,几个人就着炒大酱吃烧饼。周老爹先吃完,叫周石岩这次就“守锅”(管后勤),他的脚被狼套子伤了,不能走远路。这通常是年龄较小的“初把”干的差事,捡柴、采集野菜,遇到雨天替众人烘烤衣服,夜间负责燃起篝火驱蚊、除潮、防野兽。周石岩点点头,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脚。他三十多岁了,光棍一条,每次放山都想挖个大棒槌,可天不遂人愿。这真让他又气又恨。
??? 周天沛看着远处黑漆漆的密林,脑子里像有一团乱麻。放山本身就是件危险的事,风吹雨淋,虎狼威胁,蚊虫叮咬,毒蛇袭击,多种伤害随时都可能临头,但这次行程,凶险中似乎更有一种诡异。
??? 周天沛想着,手紧紧地攥住了枪。
??? 3.恐怖月亮洞
??? 吃过早饭,拜过山神,几个人带上中午吃的干粮,向深山进发。
??? 到达周老爹指定的地点,三个人排成横排。周老爹在前,称为“头棍”,刘山子在中间,称为“腰棍”,周天沛把边称为“边棍”,每人相距10 米左右,用手中的索拨棍拨动草丛,细心寻找山参。这种有组织的“人蓖子”过后,山参漏网的可能性极小。
??? 索拨棍所到之处,发出一阵阵悦耳的响声。周天沛的眼睛仔细盯着草丛,青草丛中,高高的稗子吐出黄绿的穗儿,不时地跳出一两只蚂蚱,飞起一只灵巧的鸟儿,还有蝴蝶。周天沛有点儿心不在焉,他在想陈莹莹。要是和她一起来放山,那该是件浪漫的事。可她能原谅自己吗?这次放山,能不能挽回她的心?周天沛心里没底。
??? 过了大半晌,几个人搜寻了方圆几百米,没有山参的踪影。周老爹直起腰,看看日头,下令休息。放下水壶,拿出背袋里的干粮,几个人咬着烧饼某甲的室友感到奇怪.....为何总是味道不消呢??于是他们就开始寻找味道的来源.......后来他们室友发现了件"可怕"的事........呵呵呵!!后来呢??他们的室友发现他的床下有.....人头骨头!!,吃野葱大酱。周天沛说要去附近转转。周老爹嘱咐他小心,把索拨棍拿好,周天沛答应着,转过一棵树,向远处走去。
??? 周天沛不是个安分的人,名义上来寻山,他却有自己的打算。并且,要他像老爹那样一天天只是弯着腰寻参,恐怕得闷死。所以,他想去打只野兔野鸡什么的,不仅找了乐子,还能在篝火上烤了打打牙祭。
??? 赵小光哥,我没有告诉你实情,你拣到的孩子就我的亲生女儿。因为我受了老板的欺骗失身,那个可恶的老板见我生的是女孩把我抛弃了,我自觉没有脸面回家见爹娘,也没有脸面活在世上那天,我把孩子装进纸箱放在小巷的路边上,然后悄悄地藏起来,当我看到你把孩子拣走后才放了心。在这天夜里,我就在这里投河自尽了。是郊区几位好心的农民把我的尸体埋在了这片小树林中。我虽然死了,但我对我的骨肉仍放心不下,我依然想尽点儿母亲的责任。所以,我就到你家当了保姆在年多的时间里我深深地感到你们母子俩是那样心地善良,我的心里非常受感动。后来,我猛然想到了我的好友王娟,于是,我就想给你们俩搭桥作媒山上野兽不多,但雉鸟不少。走出不远,周天沛便发现一只斑谰雉鸡,五彩的羽毛,十分美丽。周天沛悄悄举起猎枪,就在他瞄准的瞬间,雉鸡飞走了。周天沛追过去,雉鸡飞飞停停,像是在和他捉迷藏。周天沛跑得满身是汗,见雉鸡停在一块突起的岩石上,马上举枪瞄准。枪响了,却没打中雉鸡。雉鸡受了惊吓,突然高飞,隐入遮天蔽日的丛林。周天沛无比沮丧,坐下来喝水。灌下几口水,他突然发现远处一个山洞若隐若现,洞口掩着低矮灌木,隐隐开着些青黄的花朵。风过处,树枝倒向一边,隐隐露出山洞的边。
??? 周天沛走过去,拨开灌木,心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眼前的洞幽深莫测,洞口浑圆宛如满月。这莫非是传说中的月亮洞?相传古代的赤川王及王妃死后,按赤川王的遗嘱,后人将他和王妃葬于山势险峻的月亮洞内。还曾听老辈人说,洞里曾有两堆坟,坟前有石虎守着。
??? 周天沛手拿索拨棍,进了山洞。走出几米,他隐隐听到些动静,像是人的呼吸声。周天沛一愣,浑身每个汗毛孔都渗出一滴冷汗。这洞里会有人?他停住脚,突然听到细细的“悉索”声,接着,一阵“扑噜噜”的响动,一只大鸟紧贴着他的头顶飞出洞去。周天沛抹一把额头的汗,摇摇头。真是胆小鬼,一只隐伏的鸟儿就把自己吓成这样?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周天沛点了一根油松,再往里走不过十米,周天沛突然看到对面坐着一个人。那个人头垂到胸前,一动不动。周天沛一哆嗦,火把差点儿掉到地上,他战战兢兢地上前,火把凑近了些,那人一动不动。周天沛轻声叫了两声,那人突然仰脸跌倒在地。原来是个死人。
??? 周天沛再凑近些,看到死人的胸前插着一柄砍刀。这是谁?怎么会被杀死在山洞?他的身边,还有索拨棍,鹿扦子,铜钱,确定无疑,这是放山人。周天沛的心砰砰直跳,他定定神,接着往里走,走出不过几米,又看到两个趴在地上的死人。尸体已经风干,一个手里拿着索拨棍,一个拿着鹿骨扦子。周天沛拾起索拨棍,将尸体翻转过来,每具尸体上都插着一柄砍刀。
??? 周天沛再不敢往前走了,他高高地举起火把,洞依然深不见底。强烈的恐惧让他不自觉地后退,转身向外"唉,还不是因为生活无聊吗?"陈晓刚说着,伸手关掉了正在发出尖锐声音的录音机。他说:"怎么样,你也和我起玩吧?"跑去。
??? 跑出洞口,直射的阳光让周天沛有些眩晕。他长舒一口气,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走了半个多小时,不见父亲和刘山子的踪影。难道自己走错了路线?周天沛拿起手里的索拨棍敲了两下树干,这是问同伙“你们在哪儿?”良久,山林里远远地传出三声敲击树干的声响,这是说:“我们在这儿。”循着索拨棍的回声,周天沛转过头,向着另一侧的山路走去。他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不停地敲击手里的索拨棍,两个小时后才找到了父亲和刘山子。刘山子看一眼周天沛说:“你要再不回来,我们就去找了。这深山老林的,你喂了老虎都不知道。”
??? 周天沛没理会刘山子,将手里的索拨棍递给父亲。周老爹看到棍子,脸色大变,问他是在哪儿找到的?周天沛说在一个山洞,人死了,好像是被杀死的。
??? “这是去年放山失踪的石头老爹的。你怎么知道他被人杀死了?”周老爹吃惊地问。
??? “他胸前有砍刀。野兽不会用砍刀吧。”
??? 周老爹抬起头,参天树木遮天蔽日,他心里突然涌出一股不详的预感。石头老爹没回去,人们一直认为是遇到了“麻达山”或遭遇了野兽袭击,想不到竟是被人杀的。难道山上真的有鬼?刘山子害怕了,他嗫嚅着说:“要不我们回山吧。放空山没关系,丢了命可什么都没了。”
??? 周老爹白了他一眼说:“我这辈子还没放过空山。这次要是空手回去,一辈子的脸都丢尽了。”周老爹说完,想想,又看着刘山子说:“这件事,来历不明。要不,你先下山通知村里人?石头老爹的家人,去年只埋了他的衣服当坟,现在找到了尸体,该运回去才妥当。另外,你让村里人赶紧报警。”
??? 刘山子瞪大眼睛看着周老爹,半晌才说:“我不下山。自己一个人,万一半山腰碰上野兽怎么办?要不我和天沛做伴回去?”
??? 周天沛的头摇得像拨榔鼓,说:“下山不过两个时辰的路,怕啥?我不回去,好不容易来放一次山。”
??? 周老爹叹了口气,说:“你们都不回去,那就打起精神。鬼雾要他们的命,说不定还会要我们的,你们都要机警些。”
??? 周天沛看着父亲,欲言又止。周老爹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问儿子是否还认得去月亮洞的路?周天沛点头,说费些功夫应该找得到。周老爹仰脸看天,说明天一起去月亮洞看看,今天,太晚了。
??? 返回营地时,天已经黑透了。周石岩早做好了饭等他们。他的脚上敷了些草药,看上去已经好了些。周老爹疲倦地喝了碗饭,吃了半张煎饼,早早躺进了窝棚。
??? 山上起了大雾。周天沛睡不着,坐在篝火边擦猎枪。这样的大雾,会不会是“鬼”带来的?他倒想见识一下这雾幻化成的“鬼”。
??? 坐到半夜,周天沛觉得疲倦,也进了窝棚。这几年开药材铺,吃睡都在铺子里,周天沛睡觉极为警觉。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闻到一股烟味儿,烟味是从窝棚后过来的。周天沛急忙起身,走出窝棚,发现窝棚后面竟起了火,火光映出的树木后,一张浓绿的鬼脸一闪,风一般消失了。周天沛大惊失色,马上叫起所有的人,收拾东西离开。几个人七手八脚把皮褥子粮食食盐等卷成一团运出窝棚。窝棚四周是一片空地,窝棚烧光,火也就熄了,不会引起山火。
??? 望着腾腾的烈火,周老爹的眉头拧成了疙瘩。窝棚怎么会突然起火?真是咄咄怪事。周天沛将父亲叫到一边,说看到了绿脸鬼,这大雾难道真的是“鬼雾”?周老爹打个寒战,突然皱起眉,捧住头蹲了下去。阵阵的钝痛让他呼吸困难,头晕目眩。他倚住一棵树,嘴里喘着粗气,眼前却现出一片又一片的山鬼,鬼魂像雾一般在他眼前蠢蠢欲动,时隐时现。周天沛见父亲的脸痛苦地扭曲,忙问怎么了。周老爹一言不发,眼前晃过的一片又一片鬼影让他焦躁不安。周天沛看着父亲痛苦的样子,手足无措。突然,周老爹大叫一声,一跳三尺高,那样子就鬼魂附体。周天沛死死地抱住父亲,周老爹用力挣扎,狂性大发。刘山子和周石岩都吓坏了,一步步地后退,靠住树,不敢动弹。
??? 半晌,周老爹终于长舒一口气,平静下来。他推开儿子,站起身,说:“走,换个山头。”
??? 4.麻达山
??? 再次找到落脚处,已是中午了。刘山子很畏惧,不愿再进深山,可独自下山,他又心有不甘。于是,只好跟在倔强的周老爹身后。这次,他们搭了更简易的窝棚,窝棚上盖了许多湿的茅草。深山夜冷,他们更要注意防寒。
??? 周石岩依旧把锅,吃过午饭,周老爹说去月亮洞,顺路也可以找找参。周天沛点头。周老爹拄着索拨棍挺直着身子往前走,没人看得到他面色沉重,忧心忡忡。这次放山,太古怪了些,有人下狼套子,窝棚起火,频繁地头痛发作,看到尸体,这些,都是他从未经历过的。他虽敬鬼,却不信鬼,难道他错了?真的有鬼?
??? 一行人走了约摸两个小时,周天沛停了下来,山头一个挨一个,他辨不清往哪儿走是去月亮洞了。前面,再翻过山头,就到了耳山的尽头。山那边背阴少树,没有山参需要的环境。而周天沛隐约记得,月亮洞不在这个方向。
??? “家住莱阳本姓孙,漂洋过海来挖参,
??? 路上丢了好兄弟,沿着古河往上寻,
??? 三天吃下个喇喇蛄,找不到兄弟不甘心”
??? 刘山子唱起了放山人的歌谣。周老爹通常听到这祖传的老歌谣会笑,但今天,他却笑不出来。
??? 三个人又走出不远,看到树上有记号,是“照头”。这是以前的放山人遇到很小的参株不挖,或者将参籽撒在被挖出人参生长处的周围,便在附近树干上“砍照头”。即选择一株红松树,在对着发现人参的方向剥下一段长方形树皮,然后用刀在树干上刻痕。面向树干,左边的刻痕数代表放山人数,右边刻痕数代表“抬”出的人参是几品叶。同时用树皮搭个小庙,挂上一块红布,最后,还要把剥掉树皮处用火烧一烧,以防止流出松油,掩盖了照头,称为“洗脸”。周老爹过去看,说是去年石头老爹砍的照头。去年他们挖了五品叶的老参,本来应该发笔财,想不到却连命都丢了。
??? 日头偏过头顶,周天沛抹一把额头的汗,呆立半晌,对周老爹说方向可能错了。周老爹皱起眉,疑惑地看着周天沛,问是不是真的错了。周天沛点点头,周老爹说方向错了不能乱走,还是先回营地妥当,若是遇到麻达山(迷路),就凶险了。周天沛点点头,喊起刘山子,往回走。
??? 刘山子无精打采,神色间一直有几分畏惧,渐渐地,他和周天沛父子拉开了距离。
??? 周老爹走得很快,周天沛要小跑着才跟得上。一路走下去,不知过了多久,周天沛回过头,突然不见了刘山子。他叫住父亲,拿起索拨棍,对着树干敲了两声,没有回声。周老爹疑惑地问刘山子怎么没跟着?周天沛摇摇头,也觉得奇怪。放山人的规矩,一人走漏了,所有的人都要把走过的路再重新走一遍。一个人如果遭遇麻达山,生还的机会将很渺茫。周天沛叫父亲歇着,他顺着来路去找。
??? 走了将近一小时,仍不见刘山子的踪影。周天沛!你有没有再打听!"志强焦急的问。用索拨棍一路敲击,一直没有回声。他的心提了上来,难道刘山子发生了意外?一直见他跟在自己身后,怎么会突然失踪了呢?
??? 没有找到刘山子,周天沛只好回去。周老爹见周天沛独自回来,脸一下子变得铁青。无论如何,不能丢下刘山子。他喝下半壶水,和周天沛一路往回走。
??? 天渐渐地黑了,周天沛倚住一棵树休息,抬起头,他大吃一惊,急忙叫住父亲。眼前的树折断了三根松枝,这是周天沛两小时前走过时作的记号。他和父亲遇到了“麻达山”。
??? 周老爹一言不发,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们不能再盲目地找下去,得赶紧回营地。周老爹抬头看看树冠,树叶繁茂"啊!"小烟的嘴里发出声尖叫,同时灯突然闪烁了几下灭了,死寂的卧室立即陷入了片黑暗。小烟顿时倍感恐惧,两腿发软,却没有勇气回头看眼。的一面是西南方向,再看树干上的苔藓,生长苔鲜的一面是北面。他用索拨棍指指方向,周天沛点头,两人朝西南行进。天,完全黑下来,周天沛点着火把,因为是晴天,天空的星星格外明亮,能清楚地辨别出北斗七星。
??? 密林深处,不时地传出野兽的叫声。周天沛的心像浮在水里的皮球,按下去又浮上来。一只夜鸟从他们头顶飞过,发出一声嘶鸣,这声音让父子俩更是心生不安。周老爹的额头浸出冷汗,走了没多远,他的眼前一阵又一阵地眩晕,头痛了起来。无数个鬼影几乎是同时向他伸出了手,周老爹蹲下身子,不能自已地撞向了身边的红松。周天沛见状,扔掉火把,急忙将父亲抱住,周老爹的额头已碰出血来。奇怪的是,用力地撞击,头竟不痛了。周天沛用火把照着,从草丛中找出止血的药草,揉烂了,敷到父亲的额角。周老爹歇了口气,周天沛说下山之后无论如何得到省城检查一次,一定是哪儿出了毛病。周老爹摇头,头痛倒罢了,怎么会看见鬼影?莫非触怒了参神?自己这辈子不知挖了多少株参,遭到参神的惩罚也是应该的。这么想着,周老爹长长叹了口气。
??? 直到凌晨,周天沛和父亲才举着火把,回到住处。
??? 周石岩看到只有两个人,急忙问刘山子哪儿去了?周天沛摇摇头,说他失踪了。周石岩的脸色瞬间变了,放山人最不幸的事就是走失了人。与之相比,放空山还在其次。周老爹瓮声说明天接着寻找刘山子。周石岩紧紧盯着周老爹,神色有几分古怪。周老爹看他一眼,周石岩转过头去。
??? 5.棒槌鸟与山鬼
??? 周天沛一路走一路想着,刘山子八成是遭遇了不测。他是个生意人,本来对山路就不熟悉,一个人,又不懂得自救,这一天一夜过来,生还的可能性极小。但让周天沛奇怪的是,刘山子一直跟在自己身后,怎么会突然失踪?如果遇到猛兽,他也该听到刘山子的呼救,如果刘山子看不到周天沛父子,应该马上敲击索拨棍,他们就会立即停下。这件事,怎么想都觉得蹊跷。
??? “刘山子,好像拿的是石头老爹的索拨棍。”周天沛突然说。
??? 周老爹停住脚,大惊失色,“你确定?”
??? 周天沛点点头,说:“我也是刚刚想起来的。你看了那根索拨棍之后,刘山子就拿了过去,他的索拨棍好像尖头缺损了些,就把石头老爹的拿在手里。”
??? 周老爹的脸色变得惨白。在放山人眼里,索拨棍是寻宝的,有灵性。但死人的索拨棍是要和放山人葬在一起的,如果被活人拿着,则是不祥,会把活人引到死人那里。刘山子是外地人,他哪里知道这个?
??? “再去找月亮洞!”周老爹急切地说。
??? 周天沛点点头。周老爹从背后抽出利斧,周天沛辨别一下方向,朝着东北的山头走去。昨天只走了偏北的方向,所"不,院长!我个人就好了。我现在就接她走!"阴中雨准备带肖雅回自己的家。以没找到月亮洞,这回走东北,应该不会错。周天沛在前,周老爹在后,两人走了四个多小时,周天沛累得气喘吁吁。四周浓荫蔽日,根本看不到月亮洞的踪影。他正要对父亲说休息一下,突然听到父亲在前面一声大喊:“棒槌鸟。”
??? 周天沛抬头,果然,一株枞树上,立着一只红嘴灰羽毛的“棒槌鸟”。这可是放山人的吉兆,几十年不遇的事情。棒槌鸟出现的地方,方圆几米内必有山参。周老爹放山一辈子,这是第二次遇到棒槌鸟儿。他背好利斧,拿出索拨棍,在四周仔细寻找起来。周天沛和父亲背向,两人相约走出十米,再从不同方向一起汇合。
??? 搜寻了约摸半小时,周天沛将索拨棍往地上一戳,一声大喝:棒槌。
??? 这也是放山人的规矩,称为“喊山”。放山人见到人参,要马上把索拨棍向地面一立,随即高喊“棒槌”,把人参用棒槌定住的意思。后面的人则应声询问“几品叶”或“什么货”。然后再齐声高呼:“快当,快当!”(顺利、祝贺之意)。周老爹走上前,见到一枝六品叶的老参,他的心突突跳着,用剪刀剪下浆果,手竟有些颤抖。这儿并不是肥沃之地,参能长成六品,少说也有三四百年的参龄。周老爹拿出拴有铜钱的红绒绳,一端拴在人参茎上,另一端拴在索拨棍上。这就意味着锁住了人参,人参不能本来我自知不是个好男人,不会在乎她的残疾,我打算照顾她生世的。但是迫于父母的压力,我和未婚妻还是选择了分手。分手时,未婚妻很淡然:"你不用道歉的,我很庆幸!"“土遁”跑掉。依着规矩,周老爹又在人参上搭了遮荫的小支架,在附近的松树上砍了“照头”。放山人的规矩,做了记号的参,别人是不能挖的。参不会独居,四周一定还有。但看看天,两人还要向山洞行进,便决定明天再过来寻找。
??? 因为寻到了山参,本已精疲力竭的周天沛又精神抖擞起来。这参,会有多重?他卖过的五品叶野山参,一斤是170万元,这参恐怕会超过一两半,那就会几十万啊。周天沛的手因为激动而有些潮湿。
??? 天黑的时候,周天沛终于找到了月亮洞。周老爹警觉地攥紧斧子,周天沛点着火把,两人悄悄走到洞口。洞里漆黑一片,走出不到两米,周天沛叫了起来。周老爹近前一年,刘山子躺在地上,浑身是血,手里还攥着索拨棍。周天沛蹲下身去,正要查看,突然,周老爹一把将周天沛拽到身后,并抢过火把,高高举过头顶。山洞口,立着一只鬼。
??? 鬼白发绿脸,眼似铜铃,异常恐怖。突然,山鬼嘴里喷出一团火,周天沛和父亲后退两步,山鬼一跳一跳,眼前一阵烟雾,瞬间不见了。
??? 周天沛喘着粗气,风一吹,浑身冰凉凉的,他出了一身冷汗。周老爹倚住树,呆愣愣地,半晌没说话。他的头突然眩晕,伴着疼痛,眼前缓缓地走过一个人,周石岩的父亲,十年前死去的麻子。麻子走到他近前,狞笑着,猛地扬起手里的索拨棍……周老爹大骇,叫了一声,转身就逃。周天沛跟在身后,紧紧拉住了父亲。幻觉消失,周老爹倚在儿子身上,身体不住地战栗。半晌,周天沛定定神,问父亲怎么了?周老爹摇头,面色凝重,似有难言之隐。周天沛举着火把,再次进洞,他要去看看刘山子,把他的尸体弄出来。
??? 奇怪的是,他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尸体竟然不见了。周老爹也在附近察看,浑身是血的刘山子就像蒸发了一般。两人不由地面面相觑,难道是山鬼作祟?
??? 周天沛感到强烈的恐惧,他低声对父亲说得赶紧回去,这地方藏着凶险。周老爹点头,重新拾起斧子。两人刚一转身,没走出几步,一根长藤从天而降,周天沛用力推了父亲一把,周老爹还是没有完全躲开,衣服袖子被藤上的砍刀掀了去。周天沛举着火把察看,幸好只是胳膊擦破了皮,并无大碍。周天沛心惊肉跳地抬起头看,一只山鬼站在树梢,两眼闪着绿色的鬼火。周天沛举起枪,瞄准,山鬼一晃,转眼不见了。
??? 6.惊天的秘密
??? 夜里走山路最容易迷失,周天沛父子走到一块突出的岩石下,停住了脚。岩石巨大,宛若屋顶,周天沛说不如在这儿呆一晚,天亮抬了参再回营地。周老爹看看天,又要起雾,点头答应。
??? 周天沛在岩边升起一堆篝火取暧,周老爹疲惫不堪,浑身酸痛,他倚住石壁,很快便打起了瞌睡。但也只是睡了一会儿,便被噩梦惊醒了,他又梦到了麻子。周老爹揉一把脸,站起身,叫儿子也休息一会儿,他守着火。周天沛摇头,周老爹执意夺过他手里的猎枪,坐到了篝火边。
??? 篝火在风里东倒西歪,周老爹胡思乱想,心里像压了块石头。十年前犯下了错,他一直心有不安,他一直都在弥补,可麻子为什么还不甘心?麻子是想要他的命么?周老爹仰脸看天,喃喃自语道:“对不起了,麻子。”
??? 天已放亮,周天沛父子又该上路了。背包里还有两个烧饼,两个人分着吃了,然后去抬参。
??? 抬参是件细致活儿,有的大参要抬好几天,而工具主要是鹿肋骨。如果人多,抬参时要有拨土的、有照明的,还有驱蚊的,分工细致,各司其责。在人参植株1米左右的范围内,仔细剥离土层,由清理每一条细根开始,逐渐向人参主根部挖去。这个过程称为“抬参”,寓意人参支头很大很重,需要“抬”出来。一旦到达须根或主根附近,必须用鹿骨扦子清除土壤,保证不损坏人参的任何一个部分,即使是最细的须根也必须完整无缺。
??? 周天沛趴在地上,跟父亲一起细细地挖取人参四周的泥土。一直到中午,两人肚子饿得“咕咕”叫,才挖到了粗短的两条腿儿。周老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参的长条须老而韧,缀有小米粒状的珍珠疙瘩,主根有黄褐色的老皮,质地紧密而有光泽,毛根上还有细密而深的螺丝状横纹。无疑,这是一只上上等的参。
??? 一直到午后,周老爹父子终于将参完整地“抬”了出来,周天沛就近剥下一块桦树皮,铺上苔藓、地衣,把裹有适量“原坑土”的人参放在里边捆扎好。在四周,父子俩却没有发现幼参的植株。但因为砍了照头,以后再发现,也没有人会挖取。所以,他们可以放心地返回。挖出了百年老参,本来应该喜汽洋洋,但因为刘山子的死,山鬼的出现,父子俩的心还是蒙着一片阴霾。
??? 天黑的时候,两人终于返回了住处。窝棚里一片狼藉,鹿骨扦,索拨棍,皮袄,扔得到处都是,地上还有一片片的血迹,却不见周石岩的身影。周老爹坐到窝棚前,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 周天沛放下猎枪,四下里寻找,又用索拨棍敲了半天,压根不见周石岩的踪影。无奈,他升起篝火,想先煮点儿饭吃。可进到窝棚,发现里面的粮食颗粒无存。
??? 周天沛攥紧了拳头。他背起猎枪,在附近林子里转了一个多小时,却并未发现异常。无奈,只好采了些山蘑菇,回去洗净,煮在盐水里。父子俩吃了些蘑菇,商定第二天再去找周石岩。
??? 周天沛进了窝棚,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明天,不仅要去找周石岩,他要再最后探一遍山,如果还是一无所获,就必须得下山了。
??? 睡到半夜,周天沛突然听到窝棚外有异样的响动。他悄悄坐起来,拿过了父亲手边的斧子。是风,好像是风吹动枝条的声音。周天沛又躺下了,可没等他合上眼,马上又坐了起来。他听到了脚步声,难道是周石岩回来了?
??? 周天沛起身,一把撩开窝棚帘子,察看四周。没有人。山风浸人肌骨,他不由地打了个寒战。会不会是他听错了?周天沛转过身,正要回窝棚,突然,背后窜出一个人,一把雪亮的砍刀朝他劈了下来。周天沛猛地弯腰,闪过来人,飞起一脚朝那人的胸口踢去。这时,树下又闪出一个蒙面人,拿着同样的砍刀,朝周天沛劈过来。周天沛突然侧身,挥起斧头砍那人的手腕,同时伸腿将那人绊倒。蒙面人一骨碌爬起来,转身就逃,被周天沛踢中胸口的人想站起来,却有些吃力,被周天沛几步赶过去,一把揪住了衣领子。
??? 周天沛当胸几拳,将蒙面人打晕,一把扯下他头上的面罩。周天沛一下子惊呆了,竟是周石岩。周石岩脸色青紫,嘴里吐出白沫。周天沛看着他,怒不可遏。这时,周老爹听到动静,也出来了。
??? 周石岩醒了过来,低着头,说自己撞鬼了。周天沛冷笑,用藤条将他捆了,冲进窝棚端了猎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周石岩的脑门儿。
??? “说!为什么要装鬼?为什么想砍死我?为什么?不说实话我一枪崩了你。”
??? 周石岩惶恐地抬起头,一下子扑倒在地。他哆哆嗦嗦地说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 起个大早,周天沛背着猎枪出发了。顺着月亮洞一直往前走,大约走出四五百米,周天沛看到几块活动的岩石堵住了洞口。他将石头移开一条缝,隐隐看到对面的山,还有山下的苍莽的森林和奇异的植物。
??? 周天沛盯着看了许久,堵好石头,返回了原路。他的手攥得紧紧地,这山,真的有鬼,而且是深藏不露的厉鬼,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
??? 太阳落山的时候,周老爹一行人顺利到达了山脚下。远远地,周天沛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在向他招手。是莹莹。周天沛兴奋地跑过去,一把抱起了她,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儿。
??? “你不生气了?”周天沛看着莹莹问。
??? “老同学突然看向我,"要是我说这是人肉你信吗!"我想生气,可我管不住我自己。”莹莹说着,看到周天沛憔悴的脸,粗砺的胡茬,忍不住心疼地用手去轻轻抚摸。周天沛笑着说幸亏这两年我跟你苦学擒拿格斗的功夫,要不这次放山兴许就回不来了。莹莹看着他,眼睛里闪出晶莹的泪花。周天沛低下头,附在她的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莹莹脸上的笑瞬间消失,半晌,她轻轻说了句:谢谢你。
??? 向周老爹道别,莹莹带走了周石岩。一路上,她心里像烧着一锅开水,眼前晃来晃去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血红花朵。陈莹莹知道,要做好打一场艰苦硬仗的准备了。
??? 7.最后的山参
???易少恼羞成怒,掏出手枪,正欲把人偶打个稀烂。只见人偶脸色变,嘴露獠牙,血口大张:该死,该死! 三天后,公关机关周密布暑,周天沛做向导,由公安、武警组成的几百人的队伍迅速出击,耳山山阴上百亩地的罂粟种植园一天之内被全部捣毁。
??? 冲天的火光映红了整个耳山,周天沛站在山顶,激动难捺。山阴土地贫瘠,却长罂粟,一个外表装成药材商的生意人和村干部签了三年的合同,半个山头都种罂粟。而月亮洞,就是进入罂粟园的钥匙。移开洞口的巨石,就能看到一望无际的罂粟田。
??? 看着公安人员押着一个又一个嫌犯离开,周天沛摇摇头,正要转身,他突然发现一个灰头土脸的人用力低着头,几乎侧着身子从他身边离开。周天沛想想,追上去,一把拉住了他。
??? 看到那张被烟熏得焦黑的脸,周天沛吃惊地张大了嘴巴。竟是刘山子。
??? “你,你没死?”他问。
??? 刘山子更用力地低下头,一言不发。
??? 陈莹莹是市缉毒大队的队长,这次,她因为获取了准确情报,立了大功。而她把功劳都记到了周天沛的头上。
??? 上山前,周天沛的确和莹莹闹僵了。他和朋友去泡吧,突然在角落里看到莹莹和一个胖男人在一起,周天沛喝了酒,有了几分醉意,以为莹莹脚踩两只船,当即指着她大发雷霆。第二天他才知道,原来那个老家伙是贩毒的皮条客,莹莹是为了得到确切的情报才和他接近。周天沛对破坏了莹莹的计划追悔莫及,而莹莹则一怒之下提出分手。他这一闹不仅暴露了一个线人的身分,线索也就此掐断了。
??? 周天沛又愧又悔,想方设法要将功补过,挽回莹莹的心。当他听莹莹说罂粟可能是来自耳山一处不为人知的罂粟种植园时,他自告奋勇,借着放山之名去探路。功夫不负有心人,尽管危险重重,他还是成功了。
??鞋灵? 从周石岩口中,警方也就是说,刚才那个神秘人送来的,定是具死尸说不定还活着,小强眼前浮现出张春水分解尸体,剥离骨肉的情景,禁不住腿脚阵乱颤。得知种植园背后有一个组织严密的集团,雇佣了山里人装神弄鬼,以“鬼雾”来吓唬放山人。每逢雾天,他们就出来装鬼,见雾必见鬼,见鬼必有雾,这被迷信的山里人真的当成了“鬼雾”。去年石头老爹就是因为发现了他们的秘密才被杀死。今年听说周老爹执意要放山,受雇于罂粟园的周石岩急忙跟了来,一路上故布疑阵,上山时误踩狼套子不过是他设下的苦肉计,为的就是留守营地,与罂粟园联络,尽力阻止周老爹接近罂粟园。而周老爹在窗前看到的鬼影,从天而降的暗藤,以及月亮洞的喷火鬼影,都是他装的。窝棚里的那把火,也是他提前暗放了火炭。周天沛在窝棚起火时看到的鬼脸,山洞口悬在树梢的鬼脸,不过是风刮起的荧光面具。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周石岩设置的,就为了吓走周老爹父子。想不到周老爹一意孤行,最后还挖到了大参,这是他始料未及的。所以,最后他动了歹念,要铤而走险,想不到参没拿到,却落到了周天沛的手里。
??? 至于死而复生的刘山子,则是另一种情形。他和周石岩是一伙的。这山里,罂粟园一共雇了三个人,刘山子和周天岩就是其中两个。他的失踪不过是故弄玄虚,在山洞前把守时因为没有戴面具,更没有想到周老爹父子会去月亮洞找他,情急之下,怕他们认出他,便躺到地上装死。当周石岩扮鬼时,他便顺着月亮洞溜走了。
??? 半个月后,周天沛和莹莹回来看望父亲。周老爹正躺在床上,额头冒着虚汗,浑身颤抖,他的头痛又发作了。周天沛和莹莹急忙上前,莹莹拧了热毛巾敷到周老爹的额头。半晌,头痛终于过去,周老爹挣扎着起来。他说自己可能活不久了,这鬼,天天来抓他。莹莹说她就会捉鬼,只要喝下她配的汤药,鬼会马上遁形。周老爹疑惑地看着她,莹莹细心地冲了半碗草药,端到他的面前。
??? “相信我,治您的头疼,我是最好的郎中。”莹莹调皮地看着周老爹说。
??? 周天沛在一边忍不住,笑着对父亲说:“她知道你的病因。”
??? 周老爹一愣,问她知道什么。
??? “周石岩都交待了。十年前他父亲和你一起放山,他父亲死了,你取回了‘大货’,他一直怀疑是你故意丢下他父亲。这些年,他一直没有忘记仇恨。自从受雇罂粟园,他从山上采到了致幻草,这种草开始是使人患上慢性头痛,痛得厉害就会产生幻觉。最后,会发狂致死。你吸的烟草叶子是不是周石岩帮着采的?那些叶子,加了这种草的汁,所以,不知不觉就进入了你的体内。这就是你经常头疼的原因。您刚才喝下的,就是解这毒的草药。”
??? 听完莹莹的话,周老爹恍然大悟。他低下头,长长叹了口气,一言不发。周天沛见父亲并未高兴,反而脸色沉重,忙从怀里掏出一只红布包裹。打开包裹,里面是已经处理好的那根山参。山参重一两八钱,少说得值三十多万。
??? 周天沛说父亲放山一辈子,却从未品尝过野山参,这参,就留给他补养身体。周老爹看看周天沛,又看莹莹,说这参卖掉可以给你们结婚用。周天沛拿出一个存折,在周老爹眼前一晃说:“结婚的钱我早准备好了,你以为你儿子还不会为自己打算吗?”
??? 周老爹拿过山参,又拿起索拨棍,对儿子和莹莹说自己出去走走。周天沛和莹莹面面相觑,不知道周老爹要做什么。
??? 周老爹捧着山参,一路走到村口,来到了周石岩父亲的坟前。坟里埋的不过是麻子的衣服,他的尸首,一直没找到。周老爹将山参供在坟头,将索拨棍小心地插进坟里,含着泪说:“麻子,这笔债,就了了吧。我对不起你。”说完,周老爹深深地低下了头。
??? 十年前,周老爹和麻子搭伙放山。周老爹无意中错拿了麻子的索拨棍,想不到当天麻子就不知去向。索拨棍是保佑放山人的护卫,麻子失踪,周老爹认定是自己拿了索拨棍的缘故,为此,他一直耿耿于怀。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他处处照应周石岩,想不母亲跟她说,小狗在那天中午误吃了掺了鼠药的食物,然后又说,小狗只是睡着了。到,这却反被周石岩认定是他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而周老爹这十年放山,手里一直拿着麻子的索拨棍,他希望索拨棍能告诉自己麻子的去向,明知道不可能发生奇迹,但还是不甘心。
??? 供了山参,周老爹抬眼看看远处的苍莽耳山,长长吐出一口气,蹒跚着向家走去。

标签:朋友吃人恐惧鬼火

    上一篇:挖墓见人心 下一篇:我死于二十九岁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