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借犬还魂

借犬还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
??? 林杨坐在电脑前,飞快地打着一份医疗报告。庄木木悄悄地摸了过来,一把搂住了林杨。林杨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工作。她安静地趴在林杨身上,享受这个宽阔温暖的肩膀。
??? 庄木木期待这一刻她这句话本属无心,然她却没有想到就在今天晚上,陈灸将会死于非命。已经很久了。她第一次见林杨时,便被那张模糊阳光的笑脸俘获了。只是没想到,自己这样的夹竹桃女孩也会有敞开心扉的时候。
??? 庄木木喜欢夹竹桃,那种花鲜艳美丽,却有着致命的毒素。从第一天进入这个写字楼起,她就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一个夹竹桃女孩,漂亮美丽,无人敢欺。其实,她的想法也不算过分,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大公司里,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人,还不如做一株鲜艳致命的夹竹桃,不去招惹人,也绝不让别人欺负。因此,虽然工作快一年了,可她却没什么朋友。
??? 直到一年后,庄木木认识了木楠。那是个刚进公司的小女孩,像一朵未被世俗污染的水仙花。经理要庄木木亲自教导这个实习生,可她并不喜欢木楠。这个女孩对待人的态度甜得像糖,一口一个“庄姐”地亲密称呼着她。她常想,人和人交往,不都是有所求的吗?因此,她总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情,即便当庆功宴结束后,范国强带着身的酒味跟满足的神情回到家中,当他坐在价值数十万的真皮沙发上的时候,那感觉让他舒服的大呼了声。爱情也是如此。可是,林杨却无法阻止地改变了她的态度。
??? 那是个星期日,庄木木和木楠加班的时候,木楠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男友约她吃饭,并热情地邀请庄木木一起去。那是庄在山顶上,拍了几张照片后,文娟依偎着士杰歇息着,士杰开始只是搂着文娟的腰,但渐渐的,看着她起伏的胸脯、诱人的乳沟...士杰开始把手伸进文娟的衣服里。木木第一次见林杨,也是她第一次心
??? 动。从此以后,她开始做梦了,她梦见林杨抛弃了木楠,来到了自己身边,她梦见木楠变成了一株白水仙,枯萎死去,变成一具僵硬的尸体。可梦终归是梦,它不现实。直到,那场车祸的发生。
??? 那次,庄木木和木楠、林杨一起外出旅游。林杨的车发生了意外,在盘山路上翻进了湖里。她们三人都被甩了出去,她是唯一清醒的。她疯了一般把林杨拖出了湖,等她回头再去救木楠时,她突然犹豫了。她的心里好像钻进了另一个自己,狞笑着对她说:不要救她!她死了!你就可以得到林杨了!这时,木楠已经醒了,伸出颤抖的手,仍旧傻乎乎地叫着她庄姐。她冷冷地游到远处,紧紧搂着昏迷中的林杨,平静地望着木楠缓缓地沉入湖水之中。
??? 林杨住院了,庄木木俨然成了林杨的新女友,殷勤地服侍病床上的林杨,并佯装痛苦地哀悼木楠。很快,她走进了林杨那颗受伤的心房,在林杨眼里,她成了贤惠、善良、勇敢的女人。
??? 林杨出院后,庄木木搬进了那个曾经属于木楠的房间,做起了新的女主人。可很快,她就发觉了异样,林杨仍旧想着木楠。她经常看见林杨半夜起来,捧着木楠的照片暗暗流泪。她总是死尸一般躺在床上,佯装熟睡,实际上咬牙切齿,但她并不显露自己的不悦,她深知,时间可以淡化一切,仇恨可以淡化,爱情也是如此。可她却在时间流逝中,慢慢地恐惧起来,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自己。那是一双狗眼。
??? 2
??? 森森是一只小母狗,个头不大,杂交犬,是木楠生前的宠物。庄木木第一次搬进这幢房子时,明显感到了那只狗的敌意。她从小就讨厌这种带毛的小东西,在她看来,小猫小狗比人类要聪明许多,它们只需要摇摇尾巴,便不费吹灰之力得到食物和感情,而主人实际上是它们的奴隶。但她很高明地装出一副喜爱的表情,因为林杨告诉她,这是木楠养了三年的爱宠。她看得出来,林杨抱着森森时,总是一副
??? 若有所思的模样,似乎森森就是木楠。她冷冷地笑,冷冷地想,不就是一只杂种狗嘛,它能和林杨睡觉吗?它能煮食物给林杨吃吗?它的主人都已经在她的决绝下化为一堆骨灰,它又能怎样呢?
??? 可庄木木错了,这只小狗总是会恰到好处地破坏她和林杨的关系。比如,她和林杨打算在望远镜里,扬扬清晰地看到个娇小的女子,赤裸着身子在屋里走来走去,手里端着蜡烛。扬扬看不清她的脸,大约过了刻钟,女子突然回头,朝扬扬的方向看去,吓了他跳。一起逛街时,它就会蹿出来,一副可怜相地央求林杨带它一起出去。时间长了,庄木木真的恨透了这只该死的狗。她开始想办法,起先,她打算用食物收张巡下就把门关上了。买森森,可森森从不买她的账,它只吃林杨喂给的食物,然后悄悄地对她龇牙裂嘴。后来,她想除掉森森,假意带森森出去玩,然后丢在路上,回家就对林杨哭诉森森跑丢了,可每一次森森都能找回家来。有一次,她把森森丢到了很远的郊区,夜里,森森还是找了回来。望着蜷缩在林杨怀里,不停摇尾巴的森森,她气得紧紧攥着拳头,指甲都陷进了肉里,但她还是假笑着去抚摸森森,却没想到森森回头就咬了她一口。那一刻,她打了个冷战,她望着森森怒怨幽蓝的眼睛,一个恐惧的想法突然跳进了脑海中森森已经不是森森了!
??? 那次之后,庄木木感到了一种巨大的恐惧。每次面对森森时,她的汗毛都会不由自主地竖起来。而林杨对此并无反应,只是说森森认生,以前它只听木楠和他的话,时间长了,庄木木就会和森森熟悉的。可庄木木的恐怖想法却越来越厉害,到最后,她笃定地认为,森森真的已经不是狗了!它的身体里潜藏着一个叫木楠的魂魄。
??? 这天,庄木木养在阳台的那些夹竹桃,不知怎么搞的,连盆带花都摔到了地上。刚开始,她和林杨都以为是夜里的野猫不小心撞翻的,可后来此事频繁发生后,她开始否定这种想法了。有一天夜里,她去厕所,无意中经过阳台时,她看到了森森。森森站在森冷的月光中,抬着小脑袋,定定地望着她刚买来的夹竹桃。她脑海中立刻闪进了一个画面:森森变了!它越变越高,变成了一个狗首人身的女人,然后一爪子把她的夹竹桃打到了地上。这种想法让她如芒在背,恍然明白了这件事的用意,森森或者说是木楠在警告她她这个夹竹桃女人马上也会像阳台上的夹竹桃般破碎死去。
??? 庄木木真的害怕森森了。她有意无意地多次向林杨说起来,想把森森送走。
??? 可林杨不同意,有时还会意味深长地对她说,难道你连一只狗都容不下吗?有一次她生日,和林杨回忆了很多他们之间的快乐,最后,趁机再一次在饭桌上提起了森森的事,林杨突然一把将饭桌掀翻了,满桌的食物洒了一地,那些菜他们还一口未吃。她吓傻了,森森却毫无畏惧,乖乖地蹲在林杨旁边,狠狠地望着她。那一刻,她又恨又怕,她意识到这只该死的鬼狗在对她挑衅。但林杨的态度,让她真的不敢再说什么了。可是,怪事却越来越多,一个人的时候,她经常看到一个白影飘过,等追过去时,却发现原来是森森跑了过去。
??? 此时,庄木木搂着林杨,又感到背部一阵发冷。她扭回头去,果然,在昏暗的走廊中,又看到了那双狗眼。那只狗一动不动地站在黑暗之中,两只眼睛闪着幽亮的光芒。她吓得僵住了,一眨不眨地和森森对视着。这时,森森向前挪动了几步,狗头露在了灯光下。她的脑袋一瞬就炸开了森森竟然在笑!虽然只是瞬间的一个微笑,但她明显感到了那份意味深长的不怀好意。她急匆匆地逃进了厨房,开始鼓弄晚饭,想着用其他方法消除恐惧。
??? 晚上,饭很快就好了。林杨还坐在电脑前,庄木木悄悄地摸进客厅,打算叫林杨吃饭。她刚探出一个脑袋,就看到了森森。此时,森森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存在,挺着脑袋,一眨不眨地望着醒来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几点了,我感到非常饥饿,于是起身想问赵瑜有没有吃的,结果发现整个屋子里空空荡荡,没有个人。她,恍惚间,她看到森森又笑了一下。她急慌慌地呼唤了一下林杨,便冲回了厨房。吃饭的时候,她一直谨慎地望着脚下的森森,她觉得森森已经变成了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把她炸得魂飞魄散!饭后,林杨一边喂森森一边告诉庄木木,他要出一趟差,要庄木木好好照顾森森,还说狗食他都准备好了,就放在冰箱里,让庄木木带上塑料手套再喂森森,不然有她的味道,森森不会吃的。庄木木愣了一下,手里的盘子碎了,划破了手指。林杨忙拿手绢替她擦拭,她却一阵发冷,林杨要走了,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几天,这房子里只剩下她和这只狗了,不!是她和木楠的死魂!
??? 深夜,躺在床上,庄木木辗转难眠。她想"哈,这可是你说的,不打自招。"起了今天电视里演的节目:一个高大的外国主持人,怀里搂着一只小巧的宠物狗,严肃地说:各位观众,不要以为我可以轻易驯服它,它的祖先可是狼族,如果它不高兴,以它的咬合力,瞬间就可以咬断我的喉咙。此时,森森就躺在她和林杨的中间。她几乎能感觉到那张藏在黑暗中的阴森笑容,她微微扭头,肌肉一下就绷紧了,那哪里还有森森,分明是一个浑身浮肿的女人。她想告诉林杨自己所见,可她"哦?你不是说这是你母亲"知道,林杨一定不相信她,还会误会她。
??? 讨厌森森狗哪里会变成人?!她越想越害怕,折腾了半夜,总算睡着了。她做了个梦:
??? 梦里很漆黑,庄木木也在睡觉。无意中她醒了过来,发现林杨不见了。她好奇地走出了卧室,却看见林杨站在阳台上,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她轻轻呼唤林杨,黑暗中突然飘出了一个人影。那个影子很快就飘到了林杨身后,悄无声息地伸出手去,一把就把林杨推下了阳台。她尖叫一声,冲了过去,却一这我们都看得见。终于老决定向红玉苹果表白了,而且有个绝好的机会。因为周末红玉苹果的同寝室的人都要回家,红玉苹果希望我们能去她寝室陪她。虽然红玉苹果跟我们说时说得大义凛然,要我们全寝室个人都过去,还说招待整晚的水果与零食。但我们还是知道她只是希望老去,看人家女孩子如此真挚大胆,我们实在没有道理去当几千度的大灯泡。下定住了,那个人影竟然是木楠。她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这时,木楠突然转过身来,她的脑袋一瞬就炸开了,木楠的脑袋竟是一个狗头。
??? 那颗狗头藏在浓密的黑发里,微微笑着,慢慢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声音,“汪,汪汪。”
??? 庄木木的头发都竖了起来,僵在了原地,只能呆呆地望着那颗狗头,缓缓地飘向自己。
??? 翌日,庄木木醒来的时候,冷汗涔涔。她下意识地望向那只狗,一下就呆住了。此时,森森已经醒了,正站在林杨的枕头边,死死地瞪着林杨,像在看一根美味的骨头。她突然明白了什么,木楠不止恨她,其实更恨林杨。这个男人在她死去没多久,就投入了另一个女人的怀抱,完全忘记了他们的山盟海誓。它,或者是她,是来报复他们两个人的。庄木木的冷汗越冒越多,她真的恐慌而不知所措了。
??? 老杜深呼吸了口气,顶开了第间厕格的门。里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夜里的时候,林杨给森森洗了个澡。森森似乎变了,以往很爱干净的它,如今一进水里就开始哀嚎挣扎,似乎那些水能把它淹死一般。庄木木望着森森的样子,心一点一点冰凉,恍惚中好似看到了木楠漂在湖里挣扎的模样。她尖叫一声跑了出去。林杨不解地跟出来,森森也跑出了水盆,站在林杨身旁,定定地望着她,然后得意地抖着身体,使劲把脏水甩在她身上。那些水冰凉刺骨,好像冰刀一般。她疯了一般逃回了卧室。
??? 林杨不解地喊道:“木木,你怎么了?”庄木木失魂落魄地说:“把那只该死的落水狗拿走!”
??? 林杨还是走了,虽然庄木木竭力地乞求他不要离开,可毕竟这是工作。临走时,他还哄着庄木木说,放心,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听说那个城市有好看的夹竹桃,你不是喜欢吗?到时候我一定给你买!庄木木望着林杨消失的背影,一阵一阵地哆嗦。她不能让林杨离开自己,不能让林杨出任何意外,她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杀死森森,哪怕林杨回来会斥责她。
??? 3
??? 庄木木打定注意后,便开始想方设法弄死森森。可杀一只狗并非想象得那般简单,森森跑得很快,她几乎连狗毛都抓不到。后来,她试了很多办法,比如拿食物诱惑等等,可森森就是不出来,到最后,甚至连面都不露了,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或沙发下,一声不响了。她几乎快疯了,连班都不上了,天天在家里寻找森森,她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杀死它!杀死她!有好几次,当她气喘吁吁地停下时,都会感到那只狗在暗处死死地盯着她,她甚至能听见那似人非人、似狗非狗的笑声。
??? 不仅如此,庄木木开始做有关水的梦:梦里,她就漂在出事的那个湖里,想动却动不了,那些水看似松软流动,实际上已经凝结了她的手脚。这时,突然有人庄姐庄姐地叫她。她扭头一看,竟是一群鱼。那些鱼阴笑着说,“我们吃了木楠。就变成木楠了。”说着,一个接一个地报告道,“我吃了木楠的嘴,我吃了手,我吃了眼睛”由于这个梦,几天来,庄木木不敢做饭,不敢洗澡,甚至连听到流水声就战栗不止。到后来,这个梦更贴近她的生活了,她经常梦见木楠顺着自来水管道流了出来,先是手,后是脚,从水池里冲到了地上,然后,森森的狗头就滚了过来,叼起手脚一一安装在脑袋下面。一边安装一边对她说,“现在好了,魂魄有了,身体也有了。庄木木你就等死吧。”
??? 庄木木不敢再留在这所房子里了,她搬回了自己的公寓。她本以为可以安稳地过几天了,可她错了。一天夜里,她去上厕所,冲水的时候,发现马桶堵了。她把容水器的瓷盖打开,想看看是什么东西堵住了水道,却吓得魂不附体。容水器里是一个狗头,微微地对着她笑。她尖叫一声,冲出了厕所。她不住地对自己说是幻觉,可是那个狗头是那般真实。她突然明白了,这个城市的水管都是错综复杂地连接在一起的,无论她逃到哪里,森森都能通过水管找到她。果然,接下来的几天,一到夜里,她经常能看到一个白影伴随水管的流水声在眼前闪过,忽前忽后地恐吓她。她变得岌岌可危了,空气都充满了死亡的味道。
??? 这天,林杨打来了电话。庄木木接通电话,便恐惧地对林杨讲述了几天来的怪事。林杨沉默,显然不信。
??? 林杨说,“木木,你去医院看看吧。”
??? 庄木木疯狂地吼道:“我没病!我说的都是真的!”
??? 林杨也突然吼道:“你你再这样下去会死的!”说完,就挂了电话。庄木木一下就瘫在了地上,没人相信她的话,没人相信她所见到的恐怖事物。
??? 她真的无计可施了。夜里,公司的经理又打来了电话,严肃地告诉她,如果再不来上班,就解雇她。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去上班了片刻,老吴挂掉了电话,总算舒了口气,随即又拨通了个电话。。她身心俱疲,她想,去公司上几天班,好好琢磨一下怎么弄死那只该死的狗。
??? 翌日,上班的时候,她特意来到了林杨家,想着森森是不是早就饿死了。抱着一线希望,她打开了门,静悄悄地望着四周。突然,她看到了森森。此时,森森站在阴暗的走廊里,浑身的毛散乱肮脏,小眼睛血红,一动不动地望着她。她头皮一阵发麻,与此同时"若果真是失魂症,只要想办法赶走那吓人的东西,她的魂魄自然会回来。这样吧,我老汉既然给你支了这么个路数,干脆帮人帮到底,咱几个今晚就会会那东西,看看它到底是什么来路!"这陆老汉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年轻时曾得遇仙緣,略懂点神鬼之术。只是他平日里不好表现,外人不知道罢了。,森森冲了出来,径直向她扑来,那架势完全是鱼死网破的。她尖叫一声,连门都忘了关,就逃了出去。惶惶不安地来到公司,她一直心神不宁,她被森森的模样吓坏了。
??? 下班的时候,庄木木接到一条短信,是林杨发来的,她恍然才想起来,今天是林杨回家的日子。她脑海中显现的不是林杨的笑脸,而是森森那张似笑非笑的狗脸,还有今天早上的恐怖事件。她疯了一般向家里冲去,她不能让林杨出事,那个她最爱的男人!出租车快到家的时候,她拨通了林杨的电话,久久地,终于通了,里面却传来林杨微弱的声音。
??? 林杨喘息着说:“白水仙夹竹桃”接着,便失去了声音,然后是一阵疯狂的狗吠声。
??? 庄木木的身子都空了,车门一开,就冲进就在两人刚要消失的时候,那个叫娟儿的女孩回头看了我眼,然后脸怪异的对我说道:表哥,还记得当年大名湖畔的夏雨荷吗?了楼里。房门依旧微微开着,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一声一声地呼唤林杨,可却毫无回应。她慢慢向客厅摸去,接着听到了森森疯狂的吼叫。她快步冲了进去,一下就傻了。此时,屋内,林杨死死地躺在地板上,客厅里还摆着他买来的夹竹桃,而森森就在旁边,正在疯狂地啃噬着他的脑袋。庄木木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闪电般冲向了森森。一人一狗很快扭打在一起,她一边喊着“木楠我杀了你”一边掐住了森森的脖子。森森终于闭上了那双怨恨的狗眼,而她也浑身伤痕累累了。可是她还在拼命地掐着森森的脖子,直到森森的身体变得冰凉,才鬼怪般地大笑了起来。
??? 庄木木疯了。林杨死了。森森也被掐死了。几天后,医生给庄木木做了检查,发现她得了狂犬病,病源就是森森。其实,在那次庄木木把森森丢到郊区的时候,森森被一只患狂犬病的狗咬伤了,后来,又咬了庄木木。只是,一人一狗的狂犬病一直处于潜伏期。在临床上,狂犬病的潜伏期可长可短不一定,而病患多会出现幻像、焦虑不安、恐水等表现,庄木木看到的一切都是症状所引发的。
??? 而这一切都是从林杨的笔记本电脑里查到的。警察查询了庄木木的通话内容,以林杨所说的“白水仙夹竹桃”为密码,在电脑里打开了一个文档。原来,林杨一直知道是庄木木的狠毒,害死了木楠,昏迷之前,他看到了湖里发生的一切。他恨庄木木,和庄木木在一起也是虚情假意。他想杀死庄木木,可庄木木毕竟是他的救命恩人,爱情、恩情让他难以抉择。那些夹竹桃就是他毁的,他攒了很多叶子,在庄木木生日的时候撒进了食物里,可庄木木毕竟是真心爱他的,最终他还是没能成功。至于庄木木的病,身为医生的他,早有察觉。出差时,他把粘有庄木木血液的手绢送去检测,果然发现了狂犬病毒。他反复思考,是不是把这件事告诉庄木木,毕竟死亡是冷酷的,所以才打了那个不情愿的电话,可庄木木提到木楠,让他再次愤怒,还是没说清楚。他内心乱如麻团,面对木楠的死和庄木木的爱,不知如何是好,最终决定自杀。或许,他的死才能结束这疯狂的爱情纠结。他回家后,就服了夹竹桃叶。
??? 至于森森,在庄木木上班后,它的病毒就发作了。门未锁,它跑出去转了一圈,伤了几个人,又恍恍惚惚地回到了家,见到已经鼻息微弱的林杨,便扑了上去。不巧,这一切正被庄木木看到了。
??? 几天后,医院的隔离病房中,庄木木望着窗台的夹竹桃傻傻地笑着。如今的她,真的变成了一株夹竹桃,鲜艳美丽,却带有致命的毒素。只能和她的爱情慢慢地等待凋零死去。

标签:朋友爱情男友警察死尸

    上一篇:鬼节诞胎 下一篇:怪谈之熏骨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