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怪谈之熏骨斋

怪谈之熏骨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楔子
??? 这个店叫作熏骨斋,店内的每一件人骨工艺品都出自店主采星之手,比如胫骨做成的长笛、用头盖骨做成的精致小碗、肋骨制成的扇子。
??? 这里出售的商品件件合法,但“原料”就是另一回事了,心甘情愿在死后成为工艺品永世流传的人,在这个国家并不多,所以接手这家店之初,采星曾经干过掘墓的勾当。
??? 夜深人静,采星悄悄挖开一座荒冢,捧着一具无名枯骨用艺术家的眼光审视,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
??? 后来,她索性买通殡仪馆,再也不必为“原料”发愁了。
??? 她的助手孙迪,曾经是一名外科医生,帮她打理着店里的生意,以及她的日常生活。
??? 2.店主的秘密
??? 今天要见的客户是一家制药公司的老板,姓宋,四十岁,大腹便便,说话的时候总是咄咄逼人、唾沫横飞、用粗壮的手指敲打桌子。
??? 采星来见他只有一件事,把他前妻留下的“东西”交给他。当知道那个奇怪的摆件是用前妻的骨头制成的时候,宋老板拼命摆手:“不不不,我不要这个东西,我不能把这东西放在家里,会给孩子们造成不好的影响!”
??? “先生,李女士叮嘱我,一定要将它交给你,这和在家里供奉骨灰没什么两样。”
??? “我又不是买不起墓地。”宋老板小声嘟囔着,下意识地遮掩自己的新婚戒指,前妻自杀之后不到一个月,他已经和自己的秘书谈婚论嫁了,孙迪心中涌起一阵对这个男人的厌恶,只是脸上依旧不动声色。
??? 说服不成功,两人只好告辞,采星正愁眉不展地想着对策,孙迪提醒她:“他刚才不是说家里有孩子吗?”
??? “对哦,马上去他家里。”
??? 两人在宋老板的家附近埋伏了一上午,下午两点,一个小姑娘背着书包从家门走出来,采星拦住她,温言软语地试图说服她,最终小姑娘接受了这个“礼物”。
??? “搞定!”采星神清气爽地说。
??? 孙迪朝那栋豪华的别墅望了一眼,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成一座人心惶惶的鬼宅吧。
??? 出自采星之手的工艺品,用通俗的话来说,上面寄宿着死者的怨气,把"见鬼了?"这句话仿佛暗示着赵有财,他的眼前忽然看到了两个人影晃动,却看不清。这两个人影胖瘦,就好像是张禹堂和吴亚。它送到当事人手里,正是熏骨斋的业务。
??? 而它一旦被接受,是绝对不可能扔掉的,就算你把它扔到天涯海角,一转身大概铲了半个小时,路上突然起了浓雾。老陈觉得不能再耽搁了,于是和小何又上了车,准备出发。就在这时,老陈忽然看见浓雾里缓缓地走来个人影。老陈第念头就是,战友找过来了。老陈大喜,赶紧下了车,朝浓雾里的影子走去。看来前面的车应该离这里不太远。待老陈走得离那影子米的时候,觉得不大对劲,那影子特别高大,足有两米多高。块头也很大。走路时左右摇摆,双臂很长,不像是人,道更像只猩猩。昆仑山深处哪来的猩猩啊?老陈疑惑着。那影子好像发现了老陈,突然加快了速度,朝老陈这里走来。老陈听见了呜呜的低鸣声。老陈吓得魂飞破散,这什么鬼东西啊?不管十,老陈跑腿就跑。那东西块头大,所以跑得倒不快。老陈顺利爬上了车。可要命的事情来了,车发不着了。这也难怪,那么冷的天气,车开动总得有个预热的过程。也就在这时,那东西已经----爬上车了!只见它站在驾驶室旁的踏板上,握着门把手,想打开车门。老陈赶忙把车门从里面锁死。那东西不死心,突然用头撞起了门玻璃。透过玻璃,老陈看到了他生都不会忘记的脸。确切的说,那不是真的脸,而是张人脸,被贴在燎东西的脸上!!就像戴着个面具。也许是人脸太小,那东西的头太大,人脸被扭曲得不成样子。那情形,说不出得诡异和恐怖。这时小何倒是很冷静,他从车座后拿出刚才铲雪用的铁锹,递给老陈。老陈不骨么多,迅速摇下窗玻璃,以当兵的人吃奶的力气将铁锹向那东西砸去。那怪物被砸中,呜呜得狂叫,跌下了车去。老陈又赶紧发动车,这回车发动起来了。老陈踩油门,以最快速度离开了这里。,它又会出现在客厅的桌子上。
??? 回去的路上,采星的“怪病”又开始发作了,她倒在后座上,脸色苍白如纸,用颤抖的声音说:“孙迪,开快点!”
??? 一路风驰电掣回到熏骨斋,采星立即去检查信箱,里面果然多了一封信,采星用颤抖的手撕开,把里面的一粒黑色药丸扔进嘴里直接吞咽下去,就像一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
??? 疼痛终于平复下来,她擦掉额头上的房子是层的公寓房。层由他叔叔家人住,层是张军和他妈妈住——还有我,虽然只住了几天。冷汗,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也不知道这种日子要到什么时候才是头。”
??? 每完成一次这种业务,就会有一封信寄到熏骨斋,里面有一粒可以压制她“怪病”的药丸,以及一张多想用玫瑰花来抚摸你娇嫩的肌肤,让你无意的呻吟把我的心融化,多想轻撩你的耳唇,轻撩你的胸骨,轻撩你的眼睛和你的后背,让你的妩媚和风情把我的魂魄而收藏。匿名支票,这是小店唯一的财源。
??? 这封神秘的信从哪里来,熏骨斋又是什么人创建的,每次孙迪问起,采星都回答:“我也不知道!”
??? 她到底是不知道,还是不肯说呢?孙迪想。
??? 3.被报复
??? 深夜,孙迪悄悄走进店里,手电筒在架子上来回扫着,终于,他找到了要找的东西,那是一个镶满祖母绿和萤石的骷髅头,经釉化处理的骨质闪烁着陶瓷般的光泽,这是采星的得意之作,有一次聊天的时候,她偶然提起,骷髅的主人是她曾经但是天底下哪里有不透风的墙,最终雨心还是发现了小开的秘密,小开为了让雨心知道自己是真心的,就算身份暴露之后也没有离开花店,依旧陪在雨心身边,他决定用自己的真心点点的感化雨心内心深处的冰山。然而本性难移的张小开在发现雨心内心防线难以被自己攻破的时候,渐渐地就有些厌烦了,开始回忆起了自己以前的生活感觉自己这样做为了个女人实在是有些不值得,但是就此放弃又有点儿舍不得。于是小开就想了个比较折中的办法,那就是回去几天,应付下家里的事情之后,自己再来继续追求雨心!的心上人。
??? 孙迪用小刀刮下一点儿骨屑,装进一个小袋子里,然后悄然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 桌上摆放着满满当当的烧瓶、试管和药剂。他还记得大学里的课程,只需几个步骤,就可以从骨样上推断骨龄和死者的死亡时间。他做这些是为了多少了解一点采星,她本人对此一直讳莫如深。
??? 孙迪在一张纸上写下一串数据,略扫一眼,已经在脑海中演算出答案:骨龄三十岁,死亡时间五十多年前。对此他并没有感到太惊讶。
??? 记得来这里的第二年,有一天晚上,采星腹部插着一把匕首摇摇晃晃地走进来,孙迪想要叫救护车却被她阻拦住,她要了一瓶酒之后便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次日一早,采星毫发无损地就在快到静安寺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个人影,孤零零地站在路边。那是个身穿红色紧身连衣裙的长发女人,手上似乎还拎着包什么东西,绿绿的。月光把银灰色的阴影斑驳地投在她纤细的身体上,让老赵想到了前不久陪儿子看的部卡江城在心里喃咕了两下,没有多想,迈腿朝着那群人走过去。通《小鹿斑。只是,她面对着人行道动不动的样子比斑比古怪得多。出现在孙迪面前。
??? 从那时开始,孙迪对这位店主就有一个印象:她并非普通人。
??? 一声爆鸣打断了他的思绪,片刻后,外面传来采星的叫嚷声。
??? “失火啦!”
??? 有人把一个燃烧着的瓶子从窗户扔了进来,小店里顿时烈焰熊熊,两人拼命从浴室打水将火扑灭,望着满屋被烧毁的珍藏,采星怅然若失。
??? 孙迪在门上发现用喷枪写的一行鲜红的大字:“毁人全家,不得好死”。
??? “又被人报复了?”他问。
??? “是的吧。”
??? 熏骨斋代人消怨,所以被人报复是时有发生的事情,采星低眉耷眼,默默垂泪:“我也不想的啊,为什么非要怪到我头上。”
??? “先去睡觉吧,明天再收拾。”孙迪体贴地道。
??? 宋老板赶来的时候,双手紧紧地抱着“前妻”。
??? “老板!高人!”宋老板一见采星便“扑通”一声跪下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求求你,把这劳什子收回去吧,我真的要受不了了。”
??? 采星皱眉:“对不起,我帮不了你,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
??? “事情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样,她活着的时候我一次也没虐待过她,你想要什么?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我求求你了。”
??? “孙迪,送客。”
??? 宋老板被“请”出去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孙迪哭诉,他曾经是个不得志的小职员,为了前途去追求老板的女儿,后来他如愿以偿地升为总经理。这段婚姻虽然动机并不光彩,但他未曾有一日忘记过自己的一切是怎么来的,所以对待妻子很是殷勤。
??? 然而那个女人是个控制狂,她的控制欲渗透进每个角落,他和哪个女职工多说了几句话,她就会哭着闹着要他把人家开除……
??? 后来,他真的有外遇了,和自己的女秘书。
??? 东窗事发后,他和妻子爆发了一场争吵,控制欲极强的妻子竟然以死相逼。那天,当他和情人幽会的时候,妻子打来电话说,如果三十分钟内不赶回来,她就自杀。
???"小新,你回来了么——"那女人叫道,声音也很好听,仿佛春风指过耳畔。 “那你就去死好了!”有生以来,他第一次生出这种恶毒的念头,但是这个惯于做老实人的丈夫还是开车赶了回去,只是故意绕了几条弯路。当他赶到家时,妻子真的已经死了!望着吊在门框上的妻子的尸体,他竟然有种解脱般的快感。
??? 讲述这段过去的时候,宋老板哭得像个泪人:“我知道我犯了罪,但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那个女人活着的时候折磨了我十年,连死了也不肯放过我吗?”
??? 面无表情地听完,孙迪安慰似地捏了捏宋老板的肩膀,他现在也无法判断眼前这个男人是良善还是丑恶。
??? 世事就是这样,从来就没有黑白分明,人是最复杂的动物。
??? 4.药
??? “孙医生,那个女人昨晚又回来了,我快要熬不下去了,快救救我吧。”
??? 从客户那里赶回来时,孙迪收到宋老板发来的如此诡异的幕,让肖洁不禁想起在泰国的小插曲。短信,上次出于好心留了号码之后,孙迪俨然成了他的心理医生,每天都要接收到这种负面信息。
??? 不过从孙迪冷酷的本性出发,他也很有兴趣观察一下,一个正常人是怎样被一步步逼疯的。他回了两个字:“忍耐”。
??? 前面不远处,采星正迫不及待地检查信箱,可是这一次,那封神秘的信却没有及时寄到,孙迪安慰她说可能是邮差被什么事耽误了,然后扶她进了卧室,泡上一杯红茶。
??? 被病痛折磨的采星苦不堪言,额头上沁出豆大的冷汗,孙迪以前是医生,却也无法诊断这到底是什么病。
??? 采星的病只能吃那种药来压制,想得到那种药就必须履行代人消怨的职责,这条神秘的线维系着熏骨斋的存在。
??? “孙迪,快去看看信来了没有。”“还原来我的爷曾是个商人,表面上经商,实际上的使命却是负责为当时的革命武装采购当时最紧缺的医药器材。这是项极其危险而又艰难的工作,因为要想尽办法,从敌统区弄到药材,还要运回解放区,不能被敌人识破身份。所以即使对家人,爷爷也从来不敢透露半个字。没来吗?你再去看看。”
??? 这一整天,孙迪的腿差点"你看看办公室里面,有人在工作吗?"跑断了,终于傍晚时分,他推门进来,扬了扬手里的信封,采星抢过来,把里面的药丸倒在手心,一口走了两步,感觉温度忽然降了下来,周透着丝丝的阴凉,似乎还有股股的小凉风,往他的前胸后背上不住的吹。咽了下去。
??? “好些了吗?”
??? “头没那么痛了,奇怪,这次的药好像药效差一些。”
??? 采星嘀咕的时候,孙迪将一张随信附来的纸条悄悄藏进袖子,转身说:“我去准备晚饭。”
??? 离开卧室后,他展读那张纸条,上面是一串复杂的化学分子式,读着读着,他露出一抹阴森的笑。
??? “孙迪!孙迪!”
??? 次日晚上,采星在屋里叫喊,孙迪推门进去,采星痛苦地蜷缩成一团,大概是痛得不能自已,不停地用脑袋撞地,额头上一片乌青,她抬起脸,眼圈黑得可怕。
??? “孙迪,又发作了,昨天的药不对劲儿!”
??? “稍等一下。”
??? 孙迪去了又回来,不多时他把一颗药丸交到采星手里,她不顾一切地吞下去,痛苦随即消去,只是身体深处还残留着一丝没有完全断根的病痛。
??? “你从哪里来的药?”
??? “我这里还有很多。”孙迪把一个塑料瓶放在桌上,里面装得满满的,都是那种药丸,他平静地解释说,“你忘了,宋老板是制药公司的,我拜托他做了一下药性分析,然后造出这种仿造品。”
??? 采星震惊地看着他。
??? “宋老板给我的化验单上显示,你那种药里面有两三种成分是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所以仿制品的药效会差一大截,但也不全是完全没用。”
??? 采星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这么做绝不可能是为了她好。
??? 只见孙迪从口袋里拿出一颗药丸,正品的光泽是仿造品无可取代的,他将之扔在地上,用皮鞋碾成粉末,如同撕掉一张面具般,他郑重宣布:“从现在开始,我掌握着你的弱点,你必须服从我!”
??? “为什么?”
??? “老板,你还记得,那个被你毁掉的医生吗?”
??? 5.往事
??? 法庭的判决书上称那是一起医疗事故,在那份判决书下来之前,孙迪是个意气风发的外科医生,有着锦绣般的前程。
??? 当那个车祸伤患在深夜送来的时候,为了争取抢救时间,他没有等家属来签手术风险协议,结果在麻醉环节出现了差错,病人死在手术台上——没有征得家属同意开始手术,最后病人死亡,于是责任就落在主治医生的肩上。
??? 孙迪顶着舆论的风浪,原以为熬过去就算完了,结果一盏做工精美的骷髅灯被送到他的住处,他日日夜夜饱受折磨,最后心力交瘁的他连手术刀都无法握牢,只能含恨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
??? 他可以忍受来自现实的一切怨恨,但唯一不能原谅的是打着“天谴”旗号,却做着落井下石之事的熏骨斋,以及亲手将骷髅灯送来的采星。
??? 所以他改头换面,成为今天的孙迪,只为了等这样一个复仇的机会。
??? 他无法杀掉采星,却可以控制她的弱点,孙迪捏着一粒药丸,品尝着复仇的美酒,用温和的语气说:“老板,凝视深渊之人,亦将被深渊凝视。”
??? “你想要什么?”
??? “三年来我一直压抑自己的情感,只为了此刻能面不改色地说,告诉我,杀掉你的办法。”
??? “你会后悔的!”
??? “我宁可后悔!我所经历的一切,我被毁掉的人生,难道只有一句自作自受吗?总该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 采星缩着身子,肩膀抽动,默默哭泣着,她怕的并不是死,甚至可以说她期待死已经很久了,只是她不愿面对这孤独的死。
??? “告诉我。”孙迪平静地催促。
??? “院子的槐树下面,有一本书,在那上面签上你的名字……”采星抬起泪水涟老张本身也乐于当个聆听者,这似乎也是种乐趣,老王又乐于当倾诉者,人互相满足,乐此不疲。涟的脸,“那是杀掉店主的唯一办法,只是你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如果你真的想要报复我,就永远离开这里,因为这里才是真正的地狱。”
??? 孙迪微笑着起身,不多时,院里传来一阵掘土的声音。
??? 他骄傲的本性已经替他做出了选择,采星以额触地,露出苦涩而解脱的笑容,五十年前,她怀着与孙迪一样的怨恨杀死上一任店主时,那个老人也曾经露出这样的微笑。
??? 现在她懂了。
??? 6.新店主
??? 孙迪将签上自己名字的那本书重新包好,埋进槐树下面,那可能是他这辈子看过的最枯燥的书,上面只有长长一串名字,那些褪色的名字就像一座座无名碑,记录着这个小店漫长的过去。
??? 聪明如他,当然明白签上名字意味着什么,但他还是照做了。
??? 当打开采星的卧室时,地上倒着的是一具已经化成枯骨的尸骸,他如愿以偿,但自己并没有那么开心。
??? 他在自己的手指上咬了一口,伤口渐渐愈合,他也变成了和采星一样的怪物,这时他才真正害怕起来,于是他做了每一任店主几乎都做过的事情——逃!
??? 孙迪带上胡乱收拾的行李离开小店,但脚刚踏出店门,突然,一股强烈的痛楚袭来,他倒在地上,额头上沁出大滴的冷汗,腹内如同刀绞。
??? 他拼命爬回店里,那种病痛才缓缓消失,孙迪倚在门框上,面色苍白,他抬头看匾额上“熏骨斋”三个大字,这里将是他一生栖居的地方。
??? 这个一生,在下一任店主自愿奉上姓名之前,将一直一直延续下去。
??? “呵,采星,你说对了,我真的后悔了。”

标签:大学手术尸体预感

    上一篇:借犬还魂 下一篇:蛇精复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