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逃妻

悬疑故事之逃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我回到家里,站在镜子跟前,侧头看着脸二已经淡下去的印子。南佳那一巴掌打得很结实,丝毫没有留情。
??? “老公,吃饭了。”
??? 我回头,刘青站在我身后,声音轻柔。我第二天上午十点钟,罗德走进我们的房间。在我记忆中,他是一个身材细长、四肢灵活的人。现在这个罗德两肩低垂,淡黄的头发已经稀疏无几了。"嗨,华生,你好,"他说道,"你可不是当初我把你隔着绳子抛到人群里那时节的身子骨儿啦。我也现在老了。福尔摩斯先生,我想我是不能再装作别人的代理人了。"已经很久没有回家吃饭了,我知道她在外面也有了别人,可仔细想想,我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她呢,是我让她寂寞太久了。
??? 我挤出一个笑容,拉着她的手坐到桌边,对她说:“老婆,以后……以后我们好好过吧。”
??? 刘青的手一顿,抬起眼看着我,然后给我夹了一筷子菜到碗里。
??? 酥脆松软,入口即化。
??? 我伸出调羹舀了一勺汤,吹了吹。
??? “现在插播一条适时快报。本台记者刚接到一条新闻,城东X大出现女学生死亡案件。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相关情况正在连线。”
??? 我抬起头,画面中的校园,我和南佳在过去的这两年里牵着手走过无数次,而屏幕的右下角,虽然打着马赛克,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南佳的样貌。
??? 南佳死了。
??? “老公,这汤味道好吗?”
??? 刘青的声音幽幽地飘进我的耳朵,那一瞬间,我的胃部猛地传来一阵翻江倒海的剧痛。
??? 【南明】
??? 从南佳的学校回来后,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已经整整一天了。
??? 南佳死了,我可爱的、聪明的妹妹南佳,死了。自杀,吞服了安眠药,上吊。公安局的人是这样草率地告诉我的。
??? 我还记得昨天从太平间里出来时,我撞上了一个警察,那一撞似乎碰坏了我本来就脆弱的胃,我说了句对不起,扭头跑进厕所,趴在洗手台前大口呕吐着。
??? 南佳徐瑞萍的同学好心地让徐瑞萍先使用厕所,徐瑞萍点点头便走了进去。一个礼拜前才兴高采烈地告诉我,自己得到了保研机会,要和我一起庆祝。之后她在电话里神神秘秘地告诉我,还有另一件事,等我有空了,必须当面和我讲。
??? 而我也含糊不清地告诉她,我遇到了一个女人,她很好,我想把她介绍给南佳。一切似乎都进行得无比顺利。为了这个女人,我也要金盆洗手,从此过些安稳的日子了。
??? 我还记得那天,我一边用肩膀夹着电话,努力平息着自己的呼吸和南佳聊着家常,一边准备着工具,将药水浸在手帕上,准备做最后一单生意,一单为了自己将来的免费生意。
??? 谁能想到,那竟然是我和她之间最后一通电话。
??? 所以我不相信南佳会自杀,死也不秀秀的荷花最怕污渍,秀秀的闺房,容不得丝灰尘。会相信,没有任何人可以用这种理由敷衍我。
??? 而我也用这一天的时间,逐渐将事情的逻辑整理出了个大概。
??? 我紧紧地盯着床底下的箱子,不知道那里面能不能装下第二具尸体。
??? 【黄旭】
??? 这是我这个月第二次造访位于福苑小区的杨家了。
??? 杨怀诗是我们这里有名的富商,家财万贯,没有子女,他死后,财产将尽数归于他老婆刘青。
??? 我们在郊外发现了杨怀诗的尸体,由于天气炎热,尸身已经有些腐化变形了。
??? 尽管法医在他口中化验出了剧毒物质,可还是鉴定他死于严重的食物过敏。可一个富商,怎么会莫明其妙,只身一人跑到荒郊野外,还死于食物过敏呢?
??? 这件事不管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 刘青过来给我开门,侧身让我进屋。她还穿着深黑色的丧服,家中的摆设均换了个颜色,整个房间里透露出一股肃杀又萧条的气氛。
??? “杨太太,请问出事前,杨先生有什么异样吗?”
??? 她的态度落落大方,虽然眼底还红着,却依旧不卑不亢:“没有。他那天只是按时回家吃饭,显得有些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
??? “杨先生花生过敏这件事情,他自己平时注意么?”
??? “嗯,很注意,我也经常提醒他,在外面用餐千万别吃花生制品。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
??? 刘青说着,眼眶的颜色又深了一圈,声音也哽咽起来。
??? 我眯着眼睛盯着那个已经在门口徘徊了很久的男人,拿出手机,对着他拍了一张。
??? “咔嚓。”手机的声音微乎其微,可他依旧注意到什么,微微抬头,接着一个闪身,消失在街口的转角处。
??? 我又看向刘青:“那杨太太,执笔的手依然透明如冰。请问您认不认识这个人?”
??? 说着,我从怀里摸出了南佳的照片。
??? 【南明】
??? 我到南佳的寝室,收拾了她的东西。这么多年来,虽然我和南佳相依为命,但始终没有一起生活太久,对于她的生活我并不十分了解。
??? 她的室友接待了我,那是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姓康。跟着南佳来过我的出租屋几次,其貌不扬,丢在人群里基本找不到。
??? 南佳却和她相处得很好。她告诉过我,小康是学校里唯一真心对她的朋友。
??? 小康红着眼睛看我收拾南佳的遗物,又一言不发地跟在我身后出了寝室门。我们并肩走到学校门口,我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她。
??? “小康,你老实告诉我,南佳有没有男朋友?”
??? 小康一愣,怔怔地抬起头来。我咬了咬牙,脑子里回荡着警察们告诉我的话,南佳怀孕了。
??? “警察说南佳怀孕了,我相信你是南佳最好的朋友,我只想问你,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
??? “南哥……南佳,说怕你生气,所以不让我告诉你,我不知道……我……”小康结结巴巴地道。
??? 我耐不住性子了,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拽到我跟前:“小康,你告诉我,南佳到底和谁在一起了?那个混蛋是谁?”
??? 小康咬了咬下唇,犹豫半晌,然后抬起头来:“佳佳和一个富商走得挺近的。他叫杨怀诗,佳佳没课的时候,都是和他在一起,我们学校里的人都知道……”
??? “杨怀诗?”一股热血冲上我的头顶,我咬紧了牙,死死地盯着小康,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 小康的声音低了下去,“嗯”了声,接着她又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半晌才开口。
??? “南哥,我觉得小佳的死,和那个杨怀诗有关系。”
??? “为什么?”
??? “最近好像那个杨怀诗要和小佳分手,而且……不知道是谁把这件事情说那些精壮汉子更是强悍健硕,每夜都把伺候得舒舒服服。了出去,大家都偷偷议论小佳,说她被人包养,然后给甩了。后来不知道谁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学校,领导便取消了小佳的保研资格——小佳可能受不了才……”
??? 小康闭上了嘴,因为我一拳砸在了墙壁上。
??? 我必须去验证—下自己的想法。
??? 【黄旭】
??? 刘青的模样在我脑子里挥散不去,还有一直徘徊在她门外的奇怪男人。
??? 我不是第一次见那个男人了。前两天,就在我们发现杨怀诗的尸体,找到杨家的时候,我远远地看见他蹲在杨家大门外,脚边有许多烟头。
??? 而今天,我又瞥见他在杨家门口逡巡不去,越想越叫人觉得疑惑。
??? 刘青声称自己不认识南佳。
??? 这个X校的大四女生,正巧在前几天上吊身亡。队里跟进案子的同事们小声议论,说这个女孩儿死的时候已经怀了三个月身孕。
??? 他们去南佳所在的大学走访调查,校方虽然三令五申封了口,却还是有学生嘀嘀咕咕地告诉我们,南佳被人包养了。包养她的,正是这个杨怀诗。
??? 如果真如学生们所说的,南佳因为怀孕,逼宫不成,被杨怀诗抛弃,又因为事情败露,校方觉得有伤风化,所以取消了她的保研资格而自杀的话,那杨怀诗又为什么会莫明其妙地死掉呢?
??? 而刘青,这个女人的生活也相当复杂。老公在外面包养了女学生,而根据调查,最近她自己似乎也红杏出墙,有些蠢蠢欲动。
??? 两个礼拜内,多角关系里的两个主角前后死亡,我不得不把矛头对准了刘青。
??? 我一边走着,一边仔细地琢磨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在我将要抬腿时,街对面亮起了红灯,一个小孩匆匆忙忙地跳上人行道,撞在我肚子上。
??? 他抬头,响亮地朝我说了声对不起。
??? 我一愣,忽然脑子里闪过一道白光。我记起来自己是在哪里见过那个一直蹲在杨家门口的男人了。
??? 就在警局,几天之前,就在南佳的尸体运过来,叫人认领的那天,我见过他。
??? 那个男人,是南佳的哥哥。就在我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问,我的手已"看来是我直坚持的节食见效了。"冯晓玲信心倍增,吃饭时又少吃了两成,完全忘了自己昨天许过的愿。经先大脑一步,高高扬起。
??? “的士!麻烦,快带我去福苑小区!”
??? 【刘青】
??? 晚上十点时,我已经将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航班在凌晨两点起飞,会直接抵达洛杉矶。
??? 手机响了又停,这已经是这些天里的第三次了。前段时间南明在门口堵住了我,纠缠之间被路过的太婆看见,指指点点了好一阵子。
??? 幸好当时来了警察,他才不甘地离开了。不过无所谓,我看了眼放在桌上的手机,两点之后,我就能和一切恶心的事情说再见了。
??? 门铃响了,外面传来一个声音,说自己是快递。
??? 我没有在网上买东...西的习惯,随口回绝了,正要关灯睡觉时,忽然,门锁上传来清晰的响动。
??? 没等我反应过来,大门已被打开了,一个身影闪进来。我还没来得及呼喊,一只手便捂上了我的嘴。
??? 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恶狠狠地响了起来。
??? “杨太太,别来无恙。”
??? 是南明。我的心顿了顿,—下掉落谷底。我咬紧牙关,拽住他的胳膊,我发现他手里并没有带凶器。
??? 可那又怎么样,凭他的力气,完全可以折断我的脖子。
??? “你早知道了,你就是因为知道小佳和你老公的关几人走出监控室的那刻,高空无意间瞥到监控中只白色中夹杂红毛的兔子蹲在死者的身旁,大大的红色眼睛,咧着红色的兔唇对着高空笑。系,所以才特地找上了我,对不对?”
??? 他开门见山,没有一句废话。我的心沉了又沉,瞥了一眼,手机放在桌上,我根本没办法自救。
??? “南明,你冷静一点。”
??? “冷静?”
??? 他似乎低低地笑了起来,嘴里吐出浓重的酒气。
??? “我妹妹被你们给害死了,你让我冷静?”
???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放开一些,我透不过气了。”
??? “你透不过气?”南明又冷哼了声,手上的力气更大了些,“通过中间人接近我,这么短的时间里掌握我的心理。和我聊我的过去、人生,从来不谈生意,让我爱上你"旺旺啊,就是这家的那个小男孩,这孩子,刚才还在这,下子跑哪里去了?"我很是担心。,不过都是为了害死我妹妹,不是吗?杨怀诗,你老公,那个抛弃我妹妹的混蛋,你早就知道他们的关系了,所以才故意引我上钩,嗯?”
??? 我的手心细细地分泌出一层汗水,南明的声音里带着最初只是想留下自己死后的些身上的东西,不想后来却着璃,竟然又去割别的女孩的头发甚至头汝。老头在这样的梦中度过从现在开始,我就要演戏了,其实装失意也不是这么难,只要把心里的感情都掩藏住,把自己最冰冷的面表现出来,放弃从蛆有美好的记忆,重新开始,切将会很容易个月,最后慢慢的死在了床上。一种无法言喻的痛恨,而对他的逼问,我根本无力抵挡。
??? “杨太太,所有那些跟我说的话,都是一个圈套对吧?你先查清楚了我和佳佳的关系,然后让我帮你杀了你老公,即便警察怀疑起来,也只会顺藤摸瓜,找到我身上,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嗯?”
??? “南明……”
??? 我有些虚弱地靠在他身上,我的手轻轻贴着裤子,我的裤兜里放着一把刀……
??? 我屏着呼吸,努力回头,我的眼睛里挤出几滴眼泪,直勾勾地看着他。他的表情痛苦万分,这个愚蠢的男人。
??? “南明,你听我解释,我并没有要利用你,我是真的……”
??? “真的?”他打断我,“你是真的想杀了我妹妹和你师傅说,这表真是怪,外表这么新,但时针却是被磨损坏的,看样子,像是用过很多很多年的。老公才对!先是去学校散播关于我妹妹的谣言,然后指使我杀了你老公!我妹妹……我妹妹才21岁,你怎么下得去手,你不但害死她,还毁了她的名声,你怎么下得去手……”
??? 他越说越激动,手上的力气也越大,我的双眼已经开始发黑,面前的一切模我想它们就是我的蝶群了,我山东翅膀,接近蝶群,这才发现那些空中舞动的,不过是太阳下的露珠色斑。糊起来。我的肺似乎要炸开了,而我的手指也终于摸到了刀柄……
??? 我一把将刀抽出来,狠狠扎下去!
??? 南明闷哼一声,后退一步。
??? 我握着刀子,一边尖叫,一边退到桌边,抓住了电话。南明先是迷茫地看着我,接着那表情一瞬间转为凶狠。
??? “对,你说的没错!我只恨自己为什么相信你这个蠢货,居然逼他吃了花生!这样是人都会怀疑他不是和那个小贱人殉情死的!”我大声道。
??? 南明的表情扭曲了,他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我会这样口出恶言。也难怪,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是多么温文尔雅,知性大方。
??? 我直起腰,我的抽屉里常年备着一把手枪,这还是杨怀诗当年出国给我带回来的礼物。里面有三发子弹,足够结束这个小子的生命。
??? “南明,你想清楚,现在人都死了,你生气也没办法,倒不如坐下来,我分一些钱给你,保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 “你闭嘴!”
??? 我还没说完,南明忽然咆哮着对我扑了过来。就在我的手刚要接触到枪柄的时候,一声闷响而过,紧接着,南明朝前扑倒在我身上。
??? 我被那股力量带着摔下去,我仰起头,看见面朝月光的那张脸。
??? 那张白天来家里,一直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我的警察的脸。
??? 【小康】
??? 我参加了南佳的葬礼,不,应该是我组织了南佳的葬礼。听说她哥哥南明就是杀掉杨怀诗的凶手,听说她哥哥当时还想去杀掉杨怀诗的老婆,听说杨怀诗的老婆在我们学校里散播了关于南佳的传闻,导致校方取消了她的保研资格。
??? 这一切都是听说的。
??? 现在我坐在南佳的黑白照片下面。她和往常一样,笑靥如花,惹人怜爱。
??? 我低下头,轻轻拨弄自己的头发,没有人将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没有一个人,就如往常一样。
??? 南佳长得那么美,所有人说起我,都说我是南佳身边的那个姓康的人,在她身边,我连名字都没有。
??? 南佳一直说我是她唯一的朋友,什么朋友,陪衬还差不多吧。我是南佳唯一的陪衬,只要有我在,她永远都那么光芒四射。
??? 不过南佳,这也是你最后一次在人群里这么耀眼了。
??? 学校取消的她的保研资格,自然而然地落在我的头上。我喝了口水,抬起头来。传闻?那不过是我连夜打印的几份文件,加上南佳的几张开房照片,一起放在了教务主任的办公桌上。
??? 毕竟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掌握那么多南佳的秘密。
??? 那天,当南佳趴在我肩上痛哭流涕的时候,我递给她一杯水。药的分量我放的恰好,不会死,只会晕睡。
??? 我附在她的耳边,用我此生最好听的声音,诅咒她的人生,告诉了她我所做的一切。
??? 南佳瞪大了那双漂亮的眼睛,可没过多久,她就这么歪歪斜斜地睡了过去。
??? 原来睡着的人这么沉,花了我好大的力气,才把她布置成上吊自杀的样子。
??? 我放下茶杯,起身接受又一个人的慰问、鞠躬,说些言不由衷的假话。我在低头的瞬间,看见水杯中自己的倒影。
??? 我从未觉得自己是这样美丽又光彩夺目。

标签:老婆朋友妹妹同事

    上一篇:手骨项链 下一篇:悬念故事之神秘白龙皮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