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情债

情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正午,苏洛乘坐助手Jimmy的车子正在赶往某市郊外的一座别墅区。车子开朱熙瀛今年才十岁,已经是两家古董店的老板了。他的第家店开在徐汇区条低调而静谧的小马路上,顾客大多是些岁数较大的"老钱"。第家店在上海西郊的个高级住宅区里,接待的多是些年轻的"新贵"。得很快,老大是个女儿,叫盼儿。如今已经十六岁了。虽然穿得不好,人长得却很水灵,跟一把小葱似的。从下高速开始就已经把上午的牛奶吐了一半出来。
??? “Jimmy,麻烦把车窗打开。”苏洛强行咽下昨晚混合扎啤的宵夜说道,双手紧紧抓着扶手。
??? Jimmy打开了车窗,通过后视镜看见老大越发惨白的面容道“老大,小琴点了点头,看着这位身穿雨衣的女人,戴着帽子,连整个脸也遮挡住了,说道:"你进来吧。"您怎么晕车啦?平时不这样的。”
??? 苏洛清了清喉咙,极不文明的通过车窗向外啐出一口痰说道:“废话,这条破路这么颠簸,我这不是晕车,我是晕着路况才对。”说罢强装镇定道:“你说这有钱人也是奇了怪了啊,好好的高楼大厦不住,非要搬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来,还顾名思义的叫什么别墅,不闹鬼才怪哩,这种地方我看也只有鬼才会来吧。”
??? Jimmy点点头,“谁说不是,我看这些人纯粹是有钱烧的。老大您在忍忍,马上就到了”说着不知从哪儿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苏洛,苏洛接过水使劲漱漱口,再一次吐到了窗外。谁想这次刚好遇到车子转弯,窗外一股强风吹了进来,苏洛刚刚喷出的混合着扎啤宵夜的漱口水,一点不剩的又再一次拍到了他的脸上和衣服上。苏洛赶忙用手去擦,嘴里还不停地鬼叫着:“关窗,快把窗子关上。”紧接着伸手去拿车内的纸巾,Jimmy不明所以赶忙一个急刹车,苏洛整张脸便贴在了车前的挡风玻璃上。
??? “老大,您没事儿吧?”
??? “特么的,谁要你停车啦?”
??? 一直到车子开到目的地,车上的“狂躁症”患者在安静下来。Jimmy刚刚把车子停稳,苏洛便从车中逃了出来,不过已经换了一件外套。
??? 苏洛径直走向后备箱,拿出背包背在身上,“你在这里等我估计今天的小鬼儿十分钟就搞定了。”
??? 苏洛这才注意到,眼前这座别墅与周围的环境比较起来先得十分突兀,周围除了树木、草地和崎岖不平的公路外就只有这一座建筑了,别墅虽然只有两层,但占地面积不可谓不大。建筑风格格外传统,像极了一座荒村古堡,是苏洛所能联想到的大概只有西方童话故事里的困着美丽公主的巨龙坐在的城堡了。这反而使得自己像个即将进入古堡救出美丽公主的勇士,但他知道这里面根本没有住着什么公主,只有一对中年夫妇才是。
??? 苏洛共迈了十八级台阶才走到门前,他没有按门铃,只是用力敲了敲大门。门内有了动静,主人显然已经等待了很久,苏洛想:想他这样的人理应让人久等才会显得体面,才符合自己这种身份。
??? 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男子看上去应该是平日里保养得很不错的那种,只是眼圈有些发黑,定然是最近严重睡眠不足。苏洛主动伸手打招呼:“林先生是吧?我是苏洛,我们电话里都有聊过的,您久等了。”
??? 林先生也很有礼貌的伸出双手紧紧握住苏洛的双手,声音有种疲惫的颤抖:“我就是林向北。苏先生,您总算来了。”
??? 苏洛表现的倒但是强烈的好奇心让肖洁的眼神在不经意间落到案发现场,那名泰国男子侧着头趴在地面上,对着他们的小电瓶车,嘴巴微张,双目并没有合上,似乎在嘲笑他们。是很淡可是我们这么逼您讲,您都没坏,看来,老舅这辈子,哎"我故意长叹声。"谁说我生没经过风浪?!你这小子,也别激我,好!我就给你们这些没开过眼的毛孩子讲件我亲身经历的事儿吧。"显然,我的话起到了预期的效果。我们几个兄弟见他好不容易要开口了,兴奋地凑上来,团团围坐在他的周围,竖起耳朵静静地等着。老舅喝了口茶,抬眼望着远方,深深地陷入了他的回忆之中。然,“详细情况我已经在邮件和电话里了解了,我的时间也不多,直接开工了。”
??? 林向北把苏洛让进了房间,随后关上房门。苏洛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林向北发现苏洛手上的表并不是什么电子表、也不是什么罗马、机械表,而是一个只有表盘大小的罗盘,天干地支方位星象等一一列在表盘上。虽然很好奇,但又不敢多问,也不敢多讲,安静的跟在苏洛身后。这时候,卧室里妻子走了出来。
??? 苏洛见到一个身材丰腴的妇人,房间里有些沉闷,妇人仅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走了出来。高高鼓起的腹部,显得这位妇人“孕味十足”,这是林向北在邮件中没有提到的。林向北马上主动介绍:“苏先生,这位是我的太太!”又向妻子介绍说:“这位就是苏洛先生,全国最有名的占卜师。”苏洛本人表示这个称呼很受用。
??? 林太太浅浅一笑,点头表示问好,苏洛也以同样的方式回礼。眼角的余光瞥见林太太单薄的睡衣下,掩盖不住的同样隆起的胸部,深深地乳沟足以使得万千男子沦陷。苏洛感到有些刺眼,急忙移开目光,强迫自己收住心神,因为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容不得他有半点分神。苏洛掏出手机,打开一个奇怪图案的APP,屏幕上立刻出现雷达似得光圈。当手机里传出滴滴声时,屏幕上的光圈里出现一个两天后,爷爷病不起。红色的飘忽的圆点。苏小龙却认真地说:"我没有说谎,他的脖子上真的有红绳子。"洛猛然抬头看向屏幕里红色光点所在的位置,林先生和妻子也顺着苏洛的,目光望去。那是紧挨着主卧的一间小小的房间,林太太突然“呀”的一声惊叫,毫不犹豫的跑了过去。
??? 苏洛和林先生随后也追了过去,林太太打开了房门,苏洛赶到的时候迎面看到的是琳琅满目的儿童玩具,显然这是林先生儿子的房间。林太太跨过铺的满地的玩具径直扑到儿子的床边,里面一个酣睡的男孩儿,紧闭的双眼看上去丝毫不像是睡熟的样子,倒像是已经死去一样。林太太用力摇晃着男孩儿,不停叫着:“小宝、小宝。快醒醒啊,小宝!”
??? 这时候被唤作小宝的男孩儿皱起眉头,揉了揉眼睛有翻身继续睡去。林太太还想继续把儿子叫醒,被苏洛制止住。
??? “林太太,不要叫了。”说完瞧了眼身边站着的林向北。林向北急忙走过去拉住妻子,“青青,别怕没事的,苏先生在这儿呢。”并把妻子搀了起来。
??? 苏洛从包里拿出向矿工所用大小的手电,对着手机注视片刻打开手电,一道暗红色的光束照射在小床正对的天花板上。昏红的光圈里浮现出一条飘忽不定的身影,一袭红衣,如瀑的长发完全遮住了面孔。林向北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林太太还算镇定,惊叫一声便昏了过去。与此同时红衣女鬼骤然抬头,零乱的发丝中露出一只眼睛和半张面孔。苏洛迅速从包里取出六面铜镜,分别围着小床一一摆放好,对着林向北喊道:“快把门窗关上,别让她跑了。”
??? 待苏洛回到原位的时候,女鬼已经站到床上,双脚踩着男孩儿的身上。苏洛看了眼手表上的罗盘,对准方位把那盏灯放到墙角,再打开时,一道炽热的白光射出,找到第一面镜子,有第一面折射到第二面,以此类推,数道光束骤然形成一座六芒星阵,把女鬼困在当中。
??? 林向北“啪”的一声关上了窗子,回头看时,红衣女鬼露出了全部面孔。虽然是那样的惨白,毫无血丝,但那副面容是林向北一生都忘不了的。女鬼整个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脸上不断地渗出汗水,整个身影开始淡化,逐渐的与这白光混为一体。
??? “静怡!”林向北大叫一声:“静怡,是你吗?”
??? 红衣女鬼突然冷静下来,虽然身影依然飘忽不定逐渐淡化,但是面上已淡却了痛苦,转而眼神里充满了恨意,死死地盯着林向北。
??? 林向北突然跪了下来,对苏洛哀求道:“苏先生,我求求您,放了她吧,是我对不起她。”
??? 苏洛倒是从未见过此场景,一时愣住。林向北哀求的更激烈:“苏先生,求你了,我愿意加钱,多少都可以!”
??? 苏洛还是没有动,林向北急了,一把拉开窗,接着突然冲向女鬼,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小心啊!”苏洛被这一出人意料的场景又吓住了,赶忙关掉了灯光。这时林向北已经把女鬼推了出去,“快走,求你不要再来了!”说罢“啪”的一声将窗子关得死死的,然后转身瘫坐在地上,摘下眼镜时,已是泪流满面。
??? 苏洛眉头紧锁开始收拾着物品,期间一言不发,把所有物品装好后从包里拿出一包烟,看了眼林向北,终于开口了:“林先生,我可以抽烟么?”说着又瞧了眼倒在床边的林太太。林向北又一次打开了窗子,点点头道:“请给我一支,谢谢!”
??? 苏洛递过去一支,帮林向北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支。长长的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清了清喉咙问道:“林先生,对刚才的事可以给个解释吗?”
??? 林向北缓缓地吐出一口烟圈儿,同时也圈住了对往事的记忆,然后用同样缓和的语气说道;“事情要从三年前说起,那是我去浙江某所大学讲课的时候。当时都一个学习特别认真地女孩子,样子也特别、特别的可爱。每次听我的课都坐在第一排,课间还会主动找我来询问各种问题……”林向北说着便随着记忆,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多雨的季节,还有那个甜美可爱的江南女孩儿……
??? 浙江台州这座城市对于林向北来说并不陌生,他的初恋以及现在的妻子黎青。而他还不知道,在这里将要邂逅第二份爱情,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一段孽缘。
??? “她叫徐静怡,是个爱笑的女孩儿,她的笑容像春风,可以使万物复苏。”林向北回忆的时候嘴角是幸福的,然而这满带修辞手法"吱呀!"声,病房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了位护士,看见病床上醒过来的吴宝,关切的问道,"先生,你感觉怎么样了?还有哪里不舒服?"的讲话方式对于苏洛来说毫无兴趣,甚至有些反感。“她是我在某所大学讲座时我的一个学生。”——林向北终于可以直奔正题了,“静怡是个勤奋好学的女孩儿,当时因为我还有几堂课要讲,所以就在那里住了几日。她后来也经常去我的住处,除了请教学术问题外,还会偶尔我帮收拾下房间……”
??? “你们有没有发生关系?”苏洛并不想再忍受这种毫无意义的叙述,直奔主题问,“你是不是跟她上过床?她当时多大?”
??? 林向北被问得愣住,意识到对方并不是来听故事的,他略带尴尬的复述着:“她当时20岁,是九零后。那天是我的生日,静怡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那天晚上带了一帮同学过来为我过生日。那天代文同道:"虽然我的名气很大,好多人也写过我的文章,甚至是为我写所谓的传记,但是,谁也不知道我是哪儿的人,因为我从来不提,也从来不回答这个问题。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家乡是在南海市拾回桥镇的吴家村。我其实姓吴,是从村里跑出来之后自己改名姓代的。"我喝了很多酒,完全没了意识,她帮我送走了客人,还收拾了房间。”
??? “所以你们是在那天晚上发生了关系?”苏洛有些逼问的语气道,林向北只是点点头,没有讲话。苏洛紧接着问:“那后来呢?”
??? “我们就这样相处了一段时间,期间无数次想要结束这段从一开始就错误的爱情。直到妻子预产期临近的那一个月,我才毅然选择了离开。”
??? “然后你们就再没联系过?”
??? “不是,在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们依旧保持着联系,只是越发的少了,我想她当时也应该发现我在有意逃避。终于,在儿子降生的那一刻我决定跟她彻底断绝来往。之后我换了手机号码,甚至举家搬到了鸟不拉屎的郊外别墅。本以为她从此以后再不会出现,直到妻子再次怀孕,我们周围便出现了各种灵异的事件。尽管我推掉了所有外地的事物,但我还是要去工作的,一旦我不在家的时候,妻子就会被各种诡异的场景吓到。然后我实在没有办法便联系了您,谁知道……谁知道会是她干的,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会变成鬼出现在我们家里?”
??? 苏洛开始安静的听对方讲完,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定情信物?”
??? 林向北沉思片刻,然后目光落在儿子身上,“有,是一条双子座的水晶吊坠,就在我儿子身上。”
??? 苏洛走到床边,果然看到男孩儿脖子上挂着的饰物,然后伸手取下说道:“她很可能就是通过这个吊坠找到这里的。”说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袖珍的沙漏吊坠,挂到男孩儿脖子上说道:“吊坠我拿走了,沙漏记得要在孩子身边寸步不离。你妻子只是晕过去了,相信不久变会醒过来。”说着,苏洛拎起包变往外走,林向北突然拦住他,一脸紧张道:“那,静怡现在怎样?”
??? 苏洛皱了皱眉:“这你就不要管了,人鬼殊途,她自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宿的。”
??? 林向北神情缓和了许多,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说道:“苏先生,这是您的额外报酬,是我刚刚答应您的。”
??? 苏洛伸手推开了林向北伸出的手,摇摇头道:“您还是拿这笔钱,拿去捐助您当初讲课学校,做件善事也算慰藉静怡的亡魂吧。”
??? 苏洛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别墅,松了松领结长吁一口气走下台阶,招了招手,jimmy便将车子开了过来。他照例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没有向Jimmy瞧一眼,只是看着眼前的公路道:“走吧!”
??? “走吧!”Jimmy没有反应,苏洛便又说了一遍,不料对方还是没有反应,不由转头瞧了他一眼,刚想呵斥一声;万万没想到,就在他转头的那一刻,一双冰冷有力的手,紧紧地掐住他的脖子。
??? “额,额……”苏洛紧紧掰着Jimmy的双手,喉咙翻滚着说不出半句话来。只见对方双眼通红额上凸起的青筋,分明是被鬼上身了。
??? “叫你小子多管闲事!今天就让你见阎王。”
??? 对方只是张嘴低吼着,并没有讲话,但声音分明就是从对方喉咙里发出的,而且是女声!
??? 是静怡!苏洛脑海中出现一个名字,他猛地挣扎几下,还是无济于事。情急之中“噗”的突出一口痰,却不偏不倚吐在了对方嘴里。对方愣了一下,紧接着更加用力的掐自己。苏洛就是在这个空档拔出了车里的点烟器狠狠地按在对方手上——该死的是对方并没有痛感的样子。索性自己食指狠狠按在凹槽里,顿时流出血来,苏洛随即在对方手上画着什么,并未画完,对方便像触电一般抽回了手。
??? “别动!”苏洛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奇怪的手电,和刚刚布阵的手电极为相似。对方见了便再不敢轻举妄动。
??? 就在苏洛想着如何处理这家伙时,背后突然有人敲着车窗,他余光扫过,摇下车窗。林先生焦急的喊道:“苏先生,我太太快生了,求您把我们送到医院好吗,谢谢啦!”
??? 苏洛瞧了眼附在Jimmy身上的静怡,犹豫片刻,还是打开了车门。
??? “开车!”苏张敏这丫头古灵精怪,当听说吾捉鬼后,就整天缠着我,让我捉鬼洛说着将手电敲了敲车门,没有再说别的。
??? 这次车子开得很稳,苏洛心里暗骂着Jimmy,嘴里却慢慢说道:“林先生,你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被刚刚灯光照到的皮肤。”
??? 林向北这才发觉自己手臂上满是细小的颗第个鬼说我生前是个文员。什么都还好,我有个老婆,很漂亮。身材很棒!但就是有点水性扬花。我有轻微的心脏病。有天上班忘了带药,呜家去拿。进门,看见老婆头发散乱、衣衫不整。肯定有奸夫。于是我满屋找,厨房也找,厕所也找,都没找到。到了阳台,我发现有两只手扒在栏杆上,我想:奸夫!于是把他的手揎。心想,楼!看摔不死你!粒状的白色的水泡,哑然道“这是……”
??? "你不要杀我。"那人的声音抖动的厉害。“没什么,只是被灼伤而已。”
??? 苏洛现在没心思解释什么,继续说道:“先生现在儿子平安了,如果再有一个女儿那真就完美了。”说着苏洛有意无意的瞧了眼上了Jimmy身的静怡。似乎是在对她说:“听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
??? 不久后车子到达了目的地,林先生马上抱着妻子下了车,嘴里满是感激的言语。车肖明喜欢围巾,尤其是白色的,年他有个季节脖子上围着条白围巾。围巾也不是别人送的,就是他自己在商场买的。岁那年买的,到现在已经年了。内又一次恢复了安静,苏洛说道:“走吧,现在投胎还来得及。”
??? “老大,这是哪?”Jimmy的声音又回来了,“妈呀,我的手咋啦!”
??? “你被鬼上身了!”苏洛面部冷静,语气中却满是欣慰。
??? 这时候苏洛的手机响了,他含糊应着对方的问话,神情变得越发的凝重。Jimmy从未见过老大有这样的表情,好奇问着:“老大,怎么啦?”
??? “走吧,要去做一场有史以来最大的法事。”苏洛神色凝重道;
??? “去哪?”
??? “封门鬼村……”

标签:公主爱情爸爸童话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