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今夜邀你赏墓碑

今夜邀你赏墓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受骗
??? 这是一间废弃的小屋,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跑到走廊,突然“咚”的一声摔倒在地。
??? “该死的吴明宇,这哪里是什么店铺,明明就是一座鬼屋!”林玉抱怨完爬起来继续跑。
??? 上午吴明宇找到林玉,求他帮自己一个忙。林玉想都没想就问:“什么事?说吧。”
??? 吴明宇说前段时间他找了一份兼职的工作,今天就该结算工资了。可他的女朋友非缠着他去看电影,没办法,他只好请求林玉帮忙跑一趟了。
??? 林玉可是见识过吴明宇的女朋友的,那根本就是一个“皇太后”。吴明宇要是不听她的话,绝对吃不了兜着走。林玉是个热心肠,直接答应了吴明宇的请求。可是,等他按照吴明宇给的地址来到这家店铺时,店门却关着,甚至在屋檐上已经结了蜘蛛网。一只肥硕的大肚子蜘蛛爬在网上正在啃食一具苍蝇的尸体。林玉看得心里很不舒服,转身去敲门也没人回应。就在这时,突然从屋里传来一阵“噔噔”的声音,好像有人在走路。
??? 林玉一时好奇,就扒在门缝往里看,这一看可把他吓个半死,只见一双血红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林玉惊叫一声往后退了一步。与此同时,那只肥硕的大蜘蛛被风吹落,竟然不偏不倚地掉在了他的头上。他“哇哇”大叫着将那只蜘蛛从头上拍下来,一个不留神,竟然将紧闭着的大门给撞开了,一股浓浓的腥臭味儿扑鼻而来。只见屋子里站着一个鬼:灰色的皮肤,血红的双眼,头顶上长了一个大瘤子,身上的肉全都腐烂了,肥硕的蛆虫在里面爬来爬去……
??? 林玉大叫一声差点晕过去,想跑转身才发现,原来的大门此刻竟然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墓碑。那墓碑上刻着血红的字:沈中庚之墓。
??? 字上面不断地流着鲜血,将整个墓碑都染成了血红色。林玉震惊极了,嘴巴张得老大。就在这时,那鬼竟然朝林玉扑了过来。林玉闪身躲过,撒腿就跑……
??? 林玉跑到一个小房间将门反锁,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本想给室友打电话求救,可拿出手机一看这里居然一点儿信号也没有。
??? “这可怎么办呀?”冷汗把他的衣服都浸湿了。
??? 正在他焦虑不安的时候,一阵诡异的笑声突然从头顶上传来。林玉抬起头,只见距离他不过寸许的地方悬挂着一张巨大的人脸,赫然就是那个鬼。林玉看得很清楚,那鬼倒挂在房梁上把舌头伸得老长,上面布满了裂纹,就像龟裂的地表一样。从那些裂缝中流淌出殷红的血,滴滴答答掉落下来。最恐怖的是那鬼距离林玉太近了,那种惊悚的感觉,就别提有多震撼了。
??? “啊!”一声凄惨的叫声打破了小屋里的寂静。
??? 鬼嘶吼一声,朝林玉扑了过来。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不明物体从小窗口里飞了进来,正中鬼的脸颊,那鬼“嗷”的一声掉在地上。可是,当林玉看清砸中鬼的东西时,顿时吓得头皮直发麻:那分明就是一颗血淋淋的猫头,猫的眼睛还睁得大大的……
??? 逃生
??? 就在这时,小房间的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来人竟然是林玉同寝室的好友高伟峰。
??? “高伟峰,你、你怎么在这儿?”
??? “先离开这里再说。”说完话,高伟峰已经跑出去很远了。
??? 林玉回头看了鬼一眼,只见它正准备爬起来,吓得他急忙去追高伟峰。高伟峰带着林玉跑到那块巨大的墓碑前才停下来。
??? 林玉累得气喘吁吁:“门被墓碑堵住了,我、我们出不去了。”
??? “我知道,一旦有活人进入这间屋子这块墓碑就会出现。之前我一个人试过将这块墓碑搬走,但是根本搬不动。现在我们是两个人了,再试试吧!”高伟峰说道。
??? 林玉“嗯”了一声,当下两个人合力想将墓碑搬走,然而还是失败了。
??? “该死的吴明宇,真不知道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高伟峰气得脸上青筋凸起。
??? 林玉惊愕地张大嘴巴:“你也是被吴明宇骗来的?”
??? “嗯。”高伟峰点点头。
??? 高伟峰说他被吴明宇骗到这里,已经被困一天一夜了。刚才他听到林玉的叫声,便知林玉也上了吴明宇的当,这才赶去救他。好在他及时出现,否则林玉可能就要被那个鬼撕成碎片了。
??? 林玉吁叹一声:“那你也没必要弄一颗血淋淋的猫头啊,吓得我腿都软了。”
??? 高伟峰“切”了一声:“你懂什么,这猫血可以驱鬼,要不然那鬼早就追上来了。”
??? 林玉吐吐舌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可能呆在这里等死吧?”
??? 话音刚落,一阵“咯咯”的笑声突然从背后传来。两个人急忙转头去看,只见那个鬼竟然追了上来,那颗猫头正被它叼在嘴里。它伸手抠下猫的一只眼睛,“扑哧”一下一股腥臭的液体从里面喷了出来。
??? 林玉连忙躲进高伟峰的身后:“你、你不是说猫血可以驱鬼吗,这个鬼怎么一点儿也不怕猫血?”
??? “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别说了,快跑吧!”
??? 两个人又开始四处逃窜。跑着跑着,林玉心中不由地泛起嘀咕:这间屋子是全封闭的,这猫又是从哪里来的?当下他就把疑问提了出来。
??? 高伟峰老大不高兴地说:“你怀疑我骗你?这猫是从东边的第二间房子的小洞里钻进来的,正好被我逮个正着,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 林玉连忙说:“快带我去看看。”
??? 高伟峰冷“哼”一声,在前面引路。到达那间小屋,果然看见墙角的地方有一个小洞。林玉激动地大叫:“这下我们有救了!”这洞足有一个篮球那么大,只要两个人再费点儿工夫将洞开大一点儿,就可以从这洞里钻出去了。
???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哒哒”的声音。林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快点,鬼要来了。”
??? 高伟峰急忙将一条桌腿卸下来当成工具,朝洞口狠狠地砸了下去。墙壁没有灌水泥,倒也好弄,不一会儿洞口就被开得可容人通过了。
??? 然而,两个人刚一钻出来就愣住了,迎接他们的不是车水马龙的大街,而是一片陌生的荒地。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挡在他们面前,那尸体四肢断裂,脑袋被人从中间劈成了两瓣儿,脑浆混合着血液凝固在那碎裂的脸上,更增添了几分惊悚……
??? 局中局
??? 林玉的腿又开始发软了,身体不受控制地倒向高伟峰。高伟峰推了他一把,才将他的身体稳住。
??? “糟糕,我们上当了!”这无疑是林玉最不愿意听到的一句话,可高伟峰却继续说,“看来这个人比我们更早被骗进这里。刚才那个洞估计也是有人刻意用猫仔提醒我们的,目的就是把我们引到这儿来。这荒郊野外的,死一个人又有谁会知道?”
??? 林玉还抱着侥幸的心理:“你说这具尸体会不会就是那个沈中庚的,他被人害死在这里死无全尸,引我们来就是想让我们把他葬了?”
??? “你想得也太天真了。”高伟峰毫不留情地泼了一盆冷水,“首先,这具尸体根本不是那个沈中庚的,而是低我们一届的一个学弟的;其次,你没觉得那个洞有点儿太好砸了吗?刚才我们太着急,也没顾得上细想,可现在一琢磨这屋子里的墙虽然没灌水泥,可一条桌腿就能把砖墙给弄开,这未免太不现实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洞口附近的砖头被人提前动了手脚。这第三点嘛,是我自己的推测,我们俩都是被吴明宇骗来的,不是他被人威胁了,就是他故意的,总之,肯定不会是你说的那么简单。”
??? 林玉的心瞬间跌进谷底:“照你这么说,我们正按照人家设计好的圈套一步步地走进陷阱里,那我们两个是不是死定了?”
??? 高伟峰瞪了他一眼:“要是我们站在这里什么也不做,肯定只剩下等死了。走,我们去前面看看。”
??? 这里的荒草长得足有一人多高,林玉走得很艰难。没走出几步,突然踩到一块圆石,顿时摔得他四脚朝天。他正想发牢骚,却突然发现绊倒他的不是什么圆石,竟然是一颗白森森的骷髅头。
??? 惊叫声被一只大手堵住了,高伟峰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不远处,示意有人来了。
??? 林玉狠狠地咽了口唾沫躲在高伟峰身后,注视着那边的草丛。只见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人影正背对着他们用铁铲在地上挖坑,那个人赫然就是吴明宇。
??? “林玉、高伟峰,你们死了可千万别来找我,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那个沈中庚威胁我,要我找两个替死鬼帮他炼墓碑,我要北京市监狱位于北京大兴,俗名南大楼。因为监舍是解放前的个兵营,整个大兴只有这栋层的楼房,所以叫南大楼。我们都叫它角楼。是L型的,中间是大门,两边分别叫东筒、西筒。我就住在东筒层的间监室里。监室约十平米,住十个人,张上下铺。我我喜爱荷花,澳门的区花是荷花,但多年来我直与澳门荷花擦肩而过,直到昨晚点半,接到lee打来的国际长途。在房间角的上铺。层整层是被封住的,贴着封条。具体何时封的不清楚。为什么封的也不清楚。因为当时监舍紧张,有光芒出现了,我看到了就赶紧踢开红鬼,红鬼放开我,我冲跑跑到光芒....不应该放着层不用。是不答应的话他就要杀了我。”"嗯!"苏幕答应,声音很小,因为他想起了前女友,她也曾经这样问他,他的回答是肯定的,可是后来他变了,他怎么会知道女孩会整容,还会整容失败,鼻子塌了回去,边脸肿起了大块,就算白天日上中午,看着都慎得慌,让他如何不变。吴明宇一边挖坑一边喃喃自语。
??? 林玉气得握紧了拳头,正想冲出去教训吴明宇一顿,却被高伟峰拦住了:“你看。”
??? 顺着高伟峰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沈中庚拖着一条断腿,正一步一步朝吴明宇逼近,而吴明宇却浑然不觉。
??? 沈中庚走到吴明宇背后,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铁铲。吴明宇愣了一下,随即颤抖着问:“沈中庚,我已经按照你的指示在做了,你、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 沈中庚阴森地一笑,头顶上的肉瘤里流出恶心的液体:“实话告诉你,你被我骗了。要炼墓碑两个人的阳气是远远不够的,不过加上你的话……”
??? “你、你骗我把林玉他们骗进来,实际上只是在利用我?”吴明宇倒退几步,一屁股跌坐在地。
??? 沈中庚举起铁铲,猛地朝吴明宇的头上砸去,只听“砰”的一声,吴明宇的脑袋就被砸裂了,脑浆喷溅得到处都是。
??? “快跑,吴明宇死了,它就该来杀我们了!”高伟峰大喊一声,人已经蹿出去老远。
??? 逆转局势
??? 两个人埋头乱窜,也分不清东南西北。
??? 林玉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把他吓得半死,沈中庚距离他们不过两三米,他的手里握着那把铁铲,上面布满了鲜血。只需几步,他就可以追上来了。
??? “我的妈呀,太恐怖了。”林玉加快了速度,可双腿却不争气地打起了摆子。
???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林玉,我们两个分头跑吧。万一我们有一方被逮住了,另外一方也好有机会营救,总好过我们两个人同时被逮住吧。”
??? “那、那万一我被抓住了,你可千万别丢下我一个人啊!”
??? “你放心,绝对不会的!”
??? 两个人达成一致,一个人往左,一个人往右。这一招果然有用,沈中庚突然停住了。愣了一会儿,他竟然朝林玉的方向跑去。
??? 林玉回头一看,只见沈中庚咧着大嘴朝自己挥舞着铁铲,有好几次铁铲差一点就打到他的后脑勺。
??? “高伟峰,快救我……”林玉大喊,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 糟糕,高伟峰竟然一个人跑了。情急之下,林玉扯下手上的一串儿桃木珠,朝沈中庚砸去。这串珠子是他在两元店买的,肯定不是什么货真价实的桃木珠,可眼下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谁知那串珠子砸到沈中庚身上竟然冒出一阵黑烟。
??? 沈中庚倒在地上“哇哇”乱叫。林玉一看机会来了,撒腿就跑。
??? 林玉一口气跑到闹市区才停下来。此时的他已经逃出来以后,就靠教拳维生,同时也做了很多好事悔过。气喘如牛,可他生怕沈中庚还会追上来,当下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学校赶去。
??? 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恰巧碰上高伟峰:“高伟峰,你、你居然撇下我一个人跑了,你还是不是人啊?”
??? 高伟峰自觉惭愧,什么也没说,低着头从他面前走过。
??? 林玉气哼哼地回到寝室,室友们都没在寝室,但寝室的正"这么好?我不回家了,大哥,帮我这个日碑人做老婆吧。"中央却立着一个行李箱。林玉不以为意,独自躺到床上,隔了片刻又一骨碌坐起来。他猛然间想到,这行李箱不是吴明宇的吗?
??? 吴明宇收拾行李箱干什么?看样子,他好像准备要离开,连床铺都收拾好了。这时,寝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是陈耀回来了。陈耀瞥了一眼行李箱,发着牢骚:“这个吴明宇也真是的,要走就快点儿走嘛!这行李箱在这都放了大半天了,真挡路。”说着,还用脚踢了一下。
??? 谁知他这一脚,竟然从行李箱里流出了暗红色的血水。突然,原本直立的行李箱“嘭”的一下倒在了地上,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从行李箱里滚了出来,那颗人头赫然就是吴明宇的。
??? 胆小的陈耀惊叫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 林玉虽然害怕,可心里却不由得泛起嘀咕:吴明宇不是死在荒郊了吗,他的人头为什么会出现在行李箱里?难道,沈中庚追到学校来了?
??? 正在他思索的时候,行李箱里突然传来一阵铃声,吓得他头皮发麻。原来是吴明宇的手机在响,电话是他的女朋友莫小可打来的。林玉虽然痛恨吴明宇骗了自己,可现在自己毕竟还好好的,而吴明宇却死了。莫小可联系不上吴明宇,一定会急坏的。
??? 犹豫片刻,林玉硬着头皮将手机捡了起来,手机上沾满了血和脑浆的混合液体,恶心极了。他找了块抹布将手机擦干净,这才接了电话:“喂,小可呀……”
??? 林玉还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对莫小可说,莫小可却打断他的话:“明宇呢,他是不是被沈中庚杀死了?”
??? “你、你怎么知道?”
??? 电话里传来莫小可愤怒的声音:“该死,我们被沈中庚骗了!”
??? 林玉正想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小可却先他一步说话了:“林玉,吴明宇根本没有想过要害你们,真正要害你们的人是我。你要是想知道真相就来枫树林,我在那里等你。”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 真相
??? 要想知道真相只能去找莫小可。林玉直接奔出寝室,朝着枫树林赶去。莫小可坐在石椅上,神情特别低落。
??? “说吧。”林玉在她身旁坐下,等着她的解释。
??? 莫小可说整件事情都是因她而起:
??? 一个礼拜前,莫小可给吴明宇买了一条领带。她在领带的背面绣上5201314,代表了她爱吴赵满不禁莞尔笑:"你呀,还在拼那张陈露琳的舞台照片拼图吗?见你都拼了好几天了。"陈露琳是城市里的新晋歌手,长了幅娃娃脸,歌声很是甜美,报纸上被她称为少男杀手,据说她的cd摆在唱片行里马上就卖断市。唱片公司也是瞅准了商机,率先推出了陈露琳的拼图游戏。秦宇是陈歌星的疯狂歌迷,在第时间就买到了她的拼图,还是限量版的,回到寝室就玩了起来。可惜他玩得实在是差劲,整整天才拼成功。明宇一生一世。绣好之后,她将领带挂在床头准备第二天送给吴明宇。可是当天晚上,竟然有一个恶鬼找上了这对于学校班级这种小型社会里的影响力可以说是非常巨大。她,那个鬼就是沈中庚。
??? 原来,在领带上写上数字是一种招鬼的方法:1314恰好是沈中庚身份证号上的数字,竖起来的领带则像墓碑一样,这样的结合是专门用来招“无碑鬼”的。
??? 其实,日常生活中存在着很多“招鬼碑”,比如竖立着的门、窗户、水杯等等,只要在这些东西上写上无碑鬼身份证号的后四位数,就可以将它们招出来。
??? 沈中庚死后没有人为他立碑,因此他只能变成孤魂野鬼在人间四处游荡。沈中庚威胁莫小可,要她骗她的室友们去那间鬼屋,趁机想将她们杀死为自己炼碑。但莫小可却不忍心对室友们下手。那天晚上她的室友们出去上网吧玩通宵了,她因为重感冒在寝室休息,却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
??? 第二天,莫小可将夜里的事告诉吴明宇。
??? 吴明宇分析:不管骗谁那都是在害人,他们不想帮助沈中庚"奇怪的事情?既然故事的名字叫不死之身,难道那个老爷爷不用吃饭的啊?"朱小宝好奇的问道,"不吃饭,难道他不会感到饿吗?"助纣为虐。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稳住沈中庚,然后由吴明宇去寻找阴阳师暗中收拾它。莫小可的室友都是女孩子,她们胆子都太小了,于是他们将目标定在林玉和高伟峰身上。
??? 鬼屋里的破洞是吴明宇提前弄好的,那只猫也是他放进去的,目的是为了引林玉他们出来。而另一方面,他找到阴阳师后直接让他进入鬼屋收拾沈中庚,怎知那阴阳师就是个骗子,骗了钱后竟然逃跑了。
??? 林玉在荒郊看到吴明宇的一切作为,其实都是沈中庚使的障眼法,当时的真正情形应该是这样的:吴明宇该死的葬礼结束后,李律师来了,他打开文件夹,对继承人说:"郑晖,依照郑伯炎的嘱托,我有义务提醒你下列事项:旦发生下列事实,你的继承权将立即被剥夺。、拒绝接听郑伯炎的来电;、更改你的电话号码;、破坏通讯设施;、不住在你叔叔原来的卧室内。"发现那阴阳师逃跑之后,立刻赶到荒郊提醒林玉他们,却看见沈中庚拿着铁铲在地上刨坑,嘴里还碎碎念着。吴明宇慢慢靠近沈中庚,一把将他手中的铁铲夺了过来,狠狠地砸到它的脑袋上。这时,只见林玉和高伟峰突然冲了出来,两个人看见他就像看见鬼一样撒腿就跑。吴明宇连忙去追,可不管他怎么喊,林玉和高伟峰都像听不见似的。最后,他们两个竟然分开来跑。吴明宇犹豫了一下,就朝着林玉的方向跑去。跑着跑着,林玉蠕动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哈哈哈哈——!"种尖叫带着狞笑的声音回荡在车厢内,杜沫不顾切的将他们推开跑向前门。他们的手不停的向杜沫抓来,仿佛地狱中爬出的索命恶鬼般,杜沫跑到前门顺势看向司机的位置,原本上来时还在的司机,此刻只剩下空空如也的座位。公交车在自己行驶,方向盘跟油周孟简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会是这样,他不禁对深明大义的徐氏肃然起敬。徐氏继续说道:"现在文博十岁了,已经长大成人,可以照顾自己了,我也终于可以说出真相,得到解脱了。"说到这里,徐氏身子软,慢慢瘫倒在地,嘴角渗出了血丝。周孟简忙过去扶起她,问道:"你这是怎么了?"门无人自动,杜沫已经接近疯狂的状态了,她疯了般拍打着车门,想在这里下去。车厢内的人慢慢的向自己走来,只剩张嘴的脸上看不出来有什么表情,嘴张合,手在空中不停的挥动着,仿佛想将杜沫死死的抓在手里般。她转过头来想继续打开车门的时候她停下了,车门外,有人正抓着车门的开合处,并且整个人趴在了车门上。只看见,个小男孩!他不是刚刚那个小男孩么!! "突然揪下手上的桃木珠朝他砸了过来,一阵黑烟从他身上冒了出来。吴明宇这才知道沈中庚的一魂附在自己身上,林玉所看到的正是沈中庚的一魂,所以他才会那么害怕。
??? 沈中庚这是想把他们三个人分散,好一个一个地下手。
??? 吴明宇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就想先回学校找莫小可商量一下。怎知他刚一回到学校,就惨遭毒手了。
??? 莫小可的脸上布满了泪水,是那样的可怜:“本来我们两个打算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就去旅游,我行李都收拾好了,可是……”
??? 林玉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将头垂得很低。
??? 突然,一把冰冷的匕首抵在他的腰上,莫小可眼含热泪地看着他:“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死个明白。听说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死人复活,林玉,我不能没有吴明宇。”
??? “扑哧”一下,匕首狠狠地刺进他的肉里。
??? 尾声
??? 就在这时,一阵“咯咯”的笑声突然从背后响起,竟然是沈中庚。沈中庚一手提着吴明宇的头颅,一手提着高伟峰的头颅,阴森地一笑:“还差两个我的墓碑就可以炼成了,我就可以转世投胎了。”
??? “你、你还我的明宇。”莫小可发疯一样冲过去,却被沈中庚挥手打倒在地晕了过去。
??? 沈中庚狞笑着,"层啊,我对她的事情知道的不多。我记得她很喜欢仙人掌,有次买了两大盆回来"张绮蹙眉回忆往昔的点滴,偶尔,丝惋惜的神色会在脸上闪过。看来,张绮和被害者确实没有什么交集。一步一步地向莫小可走去。惨白的月光下他的嘴里突然长出许多锋利的獠牙,朝着莫小可的脖子咬去。
??? 千钧一发之际,林玉捡起地上的匕首,狠狠地扎向它的后背。然而,沈中庚只一挥手就将他挡开了。
??? “自不量力!”沈中庚冷“哼”一声。
??? 伤口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痛,鲜血将他的衣服染红了一大片,林玉咬着牙站起来:“这次,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说完话,他毫不畏惧地冲了过去。
??? 一旁的莫小可醒了过来,看到一人一鬼战成一团,她爬起来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朝着战团里扑去。

标签:朋友恐怖腐烂尸体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