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侦探的诅咒

侦探的诅咒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雨夜电话亭
??? 这场大雨下得有点突然。
??? 塔里驱车离开小镇偏僻的警局,车里坐着他以前从警时期的搭档明北。
??? 一切都像极了十四年前。一场相似的雨夜,两个男人遇上了从警生涯里最诡异的一件案子。
??? 当时,一通电话响彻警局,接电话的是当晚值班的塔里。
??? 塔里至今都忘不了,黑暗中话筒里传来信号微弱的“嗞嗞”声,磅礴的大雨和飞速的汽车声混在一起,隐隐中他听到一个女孩正在喘气,空洞而诡异……
??? 整整两分钟后,话筒里才传来一句完整的话:“快救救我。”伴随着呼救声,还有手指抓着玻璃发出的“嘎啦嘎啦”声……时间很短,电话突然“啪”的一声挂断了。
??? 那一年,警局里还没有安装追踪定位系统,凭借着对声音的敏感,塔里推测那通电话来自镇上车辆往来最多的一条大道,而那里正巧有间电话亭。
??? 那晚,塔里独自驱车前往,找到了那个电话亭。狂风暴雨中,电话亭旁边唯一一盏路灯线路接触不良,灯光毫无节奏地闪烁着……
??? 塔里下了车,就在他准备伸手拉开电话亭门的那一刻……
?"丫头,你刚刚和谁在说话啊?不是说你有个小伙伴可能在这里等你吗?怎么没看见她呀?"女孩的妈妈觉得很是奇怪。?? 汽车在小路上突然停了下来,紧急刹车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树林。
??? 十四年后的今天,在这个一模一样的雨夜,塔里和明北又一次路过了那间电话亭。树林的远处,一辆报废生锈的汽车映入两个男人的视野,他们感觉到彼此的身体都发出了战栗。
??? 十四年前,塔里拉开了电话亭的门,里面空无一物,只有几个染着泥巴的手指印在湿漉漉的玻璃上。
??? 两天后,他们接到报警,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失踪了,伴随着女孩失踪,另一个可怕的谣言传遍了整个小镇……
??? 没有人知道,十四年前的那个案子给塔里和明北留下了怎样的后遗症,接手那件案子以后,他们一直都不敢再看汽车的后备厢。
??? 现在,那辆破旧的汽车就在两人的面前,那辆车真的像极了十四年前传言里的那一辆……
??? 恐惧和窒息爬上了他们的背脊,塔里慌乱地踩下了油门。
??? 二、后备厢尸体
??? 一天前,当两张陌生年轻的同行面孔出现在塔里和明北的眼前时,他们开始意识到,十四年前那个可怕的噩梦从来没有停止过。
??? 两个年轻警员接到了一通报案,一个三十岁的青年在家里自杀身亡。当警察赶到现场,令所有人毛骨悚然的是,他们在搜索青年的房间时发现了一大堆白色的纸片小人,几百张纸片人没有一个是完整的,每一个身上都会缺少些什么,不是手就是脚,或者是脑袋……
??? 塔里和明北对这个情景简直太熟悉不过了。
??? 十四年前,接到失踪报案的塔里和明北去了失踪女孩的家里进行调查,在住宅外一间废弃的玩具房里,他们发现那里堆满了几百张白色纸片人,它们统统都是残肢,没有一张是完整的。
??? 当天,两人没有遇见这个家庭里的任何一个成员,那时这一家子才刚搬来这里,邻里对他们几乎一无所知。
??? 失踪的是这家的独生女,报案人是她的老师,原本应该在几天前入新学校就读的学生却迟迟没有出现,在一次家访无果后,那个老师报了警。
??? 这通报警电话就发生在塔里接到求救电话的第二天,那个小女孩后来一直没有找到。伴随着小女孩的失踪,一个可怕的谣言传遍了整个小镇。
??? 塔里回想起了当时,在凄荒的树林里,一个村民伸出枯竭的手凑向他的耳边,幽幽地告诉他,那个失踪女孩子的父亲回来了,只是回来的是一具尸体。男人的尸体被放在汽车的后备厢里,半夜汽车开到了他家门口,没有司机,这个死人把自己送了回来……
??? 从那以后,每当塔里和明北看到汽车的后备厢时,总会产生一种幻觉——漆黑的后备厢被缓缓推开,一只男人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然后,他无声无息地从车里爬了出来……
??? 来访寻求协助的两个年轻警员告诉塔里和明北,自杀的青年正是十四年前小女孩失踪案的嫌疑人之一。当时他还是个高中生,警察当初找到了好几个嫌疑人,他是其中之一,而他最终和其他人一样因为证据不足被释放。
??? 十四年后,他却死了,在他的房间里留下的种种迹象,却将方向指向了十四年前。
??? 两个年轻警员凑了上来,其中一人压低了声音问:“你们想见见那个小女孩的父亲吗?那个死了以后又把自己送回家的男人……”
??? 塔里和明北都睁大了眼睛,他们感觉到,体内的恐惧正在失控。
??? “他还活着。”年轻警员说。
??? 三、死人重现
??? 当塔里和明北随着两个警员重返故地,他们觉得自己好像一脚踏进了噩梦,一切都在循环往复中。
??? 十四年来,那所住宅几乎没有太大变化,废弃的玩具房还在,院子里只剩下枯秃的杂草,一辆被车罩盖起来的汽车停在院子的角落里,罩子外面还缠绕着一圈又一圈触目的封箱带。
??? “这就是传说中的那辆车?”塔里问。年轻警员向他点了点头,说:“车里并没有尸体,这只是一辆普通的报废车。”
??? 当年,后备厢尸体的传闻传遍小镇时,由于塔里和明北突然被局里调去执行一个更重大紧急的任务,因此他们都没有对那个案件再做后续调查,案子也转交给了其他警员。当然,结果是不了了之。
??? 明北是第一个看到从屋里走出来的男人,他看起来将近五十岁。当男人意识到,拜访的警察不是一个而是四个人的时候,他的眼神明显出现了不安和紧张。
??? 两个年轻警员向男人解释了来意,他们想再了解一下十四年前事件的细节。
??? 塔里久久地看着院子角落里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汽车,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涌入他的心里。当塔里朝着那辆汽车靠近时,男人突然冲他大喊了一声:“你在干什么?”
??? “这是你的车?”塔里指了指车,问他,“为什么要封成这样?”
??? “这辆车十四年没开了,加上十四年前我女儿失踪至今,我对它有点恐惧。”男人解释着,声音有点颤颤巍巍。
??? “为什么不卖掉它?”明北问。
??? “破车,不值钱了,当时也不知道扔哪里去,渐渐就把这件事给忘记高教授忽然抬起了有个正不停的冒出红白混合液体的洞的头,冷冷的笑道:"还不去开门,她来了。"了。”
??? “原来如此。”良久,明北点了点头。
??? 年轻警员继续问着男人当时的一些细节。当他们问到还有没有认识她女儿的人联系过他时,男人提到了五年前,这附近一处准备搬家的人。那户人家的独生女,有次突然跑到他的家里,说她要搬家了。她想来要一些跟他女儿有关的物件留作纪念。
??? 回想到这里,男人皱起了眉,他说那个女孩最后拿走了一样让他匪夷所思的东西——一把剪刀。
??? 塔里问他,是否还记得这个女孩子叫什么,男人想了很久,只记得名字里有一个“汐”字。
??? 就在四个警员准备离开的时候,男人突然颤抖着声音问了他们一个古怪的问题:“你相信,死人会复活吗?”
??? 在漫长的十四年里,失踪的小女孩一直没有被找到,当时知道这件事情的每个人几乎都认定了她凶多吉少。
??? 然而,男人却告诉四个警员,他的女儿可能回来了。因为他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信件居然是寄给他女儿的。
??? 四、推论
??? 塔里和明北在车里盯着男人提供的信件反复看着,这是一封普通的信用卡账单,除了收件人的名字不普通外。
??? “难道……那个小女孩真的还活着?”明北皱起了眉。
??? “不知道……”塔里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任何可能都会存在,现在最需要做的是追查这个信用卡的办卡人是谁。
??? “说起这个 他慢慢地低下头,看到周丽倩那张惨白的面孔,以及扼在她脖子上的自己的双手,忍不住发出声既痛苦又满足的呻吟。,我看到了一件更古怪的事……”塔里压低了嗓音,“那个住宅有点不对劲儿。”
??? “该死的!别吓我!咱们可都是警察!”
??? “是院子,那个院子不对劲儿。我记得那个院子,有一块地方当初是没有铺过水泥地的。但是刚才我们去的时候,那里多出了一条路,只有一块长方形大小……”塔里用手比划了一下,“在那条根本不会走到的地方铺条水泥路,不觉得很奇怪吗?”
??? 明北睁大眼睛看着塔里,似乎已经猜到了:“你的意思是……那个小女孩可能就埋在他们自家的水泥地下?那个凶手可能就是她父亲?那么,他提到信用卡的事情又怎么解释?如果他是凶手,他最想做的事就是让我们全部忘了他女儿的事才对,而不是重新想起来。”
??? “别忘了,是我们主动去找他的。如果他瞒着信用卡这件事,那么等到我们查到的时候就更难解释了。说不定这张信用卡就是他自己去办的,借了他女儿的名字,他担心我们重新追溯他女儿的事,就给了我们一条错误的线索,让我们瞎忙乎!”
??? 明北承认,他多少有点认同塔里的推测,他们必须去做点什么来支持他们的观点。
??? “撬开院子里那块路,让我们彻底看个究竟!”塔里说。
??? 五、撬开相
??? 第二天,挖掘机开进了那户住宅的院子里。水泥被撬翻,院子里轰隆作响,附近的居民跑过来堵在门口围观着。
??? 掀开一小块水泥地花不了多少时间,当一切遮掩消亡殆尽,只有真相裸露在了阳光底下。
??? 塔里猜对了,也猜错了。
??? 正确的是,他们在水泥底下看到了一具小女孩的尸体。没错,她就是那个整整失踪了十四年的人。
??? 可是塔里错了另一半,当挖掘机撬开地表后,他们发现的尸体不是一具,而是两具。
??? 另一具是一个男人的。男尸的身上还留着他的驾驶证件,潮湿泛黄的纸片上,清清楚楚地告诉了所有人他的身份——他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失踪小女孩的父亲,是这个住宅真正的主人。
??? 一件让当场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事情发"不,不满意除非你告诉我,你和我哥哥的秘密究竟是什么?"生了,如果男人十四年前已经死了,那么现在这个站在他们眼前的人又是谁?这个陌生人,居然在这个家庭里,住了整整十四年!
??? 战栗爬上了每个人的背脊。
??? “我……我没有杀人,我……不是凶手,不是啊……”冒充了十四年这个住宅主人的男人,抱着头慌乱地跪在了地上。
??? 他颤抖着声音,问了在场所有人一个汗毛直立的问题:“你们相信,死人会自己开车回来吗?那个传言不是假的……
??? “我是个窃贼,十四年前那个下雨的晚上,我趁着这家没人,就入室盗窃。就在我准备逃跑的时候,看到了这辆车停在了大门口。我以为有人回来了,就躲在一楼的角落里。但是过了很久,也没有人下车。
??? “雨变小一点的时候,我才看清楚,原来驾驶座上根本没有人。我以为是有人开车回来后临时走开了,当我决定冒险冲出去的时候,我看到了血……好多血……”
??? 血从后备厢漫了出来,箱盖半开着,窃贼往里面看了一眼,竟然看到一具男人的尸体……
??? 窃贼害怕百口莫辩,于是连夜处理了尸体,挖开了后院的泥土把男人埋了进去,把汽车清理了一次又一次,最后丢在了院子的角落里。
??? 当天刚亮,隔壁的邻居突然来拜访,当时男人吓得心脏都快跳了出来。然而,当邻居以为他是这户住宅的主人时,他顺其自然地答应了一声。
郭思浩报上自己的名字,却被老头冷冰冰的声"填表"挡在了门外。幸亏郭思浩事先有约,报出了顾梦麟的名字,老头打电话确认后才放他进去。??? 后来窃贼发现,"我给你说啊,前几天还有班车的司机打瞌睡,结果把车开悬崖下去了,啧啧,整车人没个活下来的。"张阿婆道,还顺手从口袋里掏出沓纸钱来,朝女孩手里塞,道,"我今天就是要去他们出事的地点,把这纸钱烧给他们的。"这里没有人认识这户人家,原来他们刚搬来,最后他干脆一直冒充了下去,并在这所住宅里居住了十四年。
??? 可是总有些事是意外的,就是窃贼从来没想到,在那之前,这户人家的小女孩失踪了。
??? 而让他更加想不到的是,那个失踪的小女孩,居然就埋在他曾经连夜挖开的泥土的旁边……
??? 六、一把剪刀
??? 塔里和明北试图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他们谁都没想到十四年前一件看起来普通的失踪案,如今变成了复杂而庞大的迷宫。
??? 新的疑问产生了,如果窃贼只是埋了女孩父亲的尸体,那么是谁杀了那个男人?是谁开回了那辆后备厢装着尸体的汽车?他们根本不会相信,死人真的会把自己送回家!
??? 还有,又是谁杀了那个小女孩,埋了那具尸体?十四年前的雨夜,当时塔里接到的求救电话,真的是那个小女孩打来的吗?
??? 当年一定有什么细节被他们忽略了,一定!
??? 塔里和明北决定驱车前往当初的警局,重新调出当年事件的卷宗以及案件记录。
??? 明北面对着眼前的资料,眉头紧锁。他的搭档塔里已经独自嘀嘀咕咕了快半个小时,嘴里一直念着那句“侦探的诅咒”。后来,塔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他在光线昏暗的档案室里看着明北。
??? “我们错了。”塔里说出一句匪夷所思的话,“是侦探的诅咒啊。明北,你还记得吗?查案的人都逃不过要在没用的线索上浪费时间。我们可能真的错了,必须换一种方式去解决这个案子。”
??? “换什么方式?”明北仍然没听明白。
??? “我们应该留意那些当时没有被记录在这份卷宗里的事。”
??? “比如?”
??? “仔细回忆一下的话就会发现,确实有那么两三件……”塔里抱着脑袋思考了起来,“比如那些纸片人,我们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一个小女孩为什么会做那么多纸片人,它到底有什么意义?还有,为什么他们都是残缺的?
??? “再比如,那个男人提到的,五年前突然来到他家里的那个叫汐的女孩子,她就住在这附近,为什么五年后她才过去,还拿了一把剪刀作纪念呢?为什么是剪刀呢?”
??? “剪刀……剪刀可以剪东西。”明北无意中说道。
??? 听到这句话,此时母女人已吓的面容失色。玉容虽说干练,但哪见得这样的场面。还没等人有所反应,个鬼子早已扑了上去。个士兵拉开玉容,便露出了躲在母亲怀里的梓馨。山本更是惊喜,这个小姑娘长的太漂亮了。看来今天的收获是大大地。塔里突然睁大了眼睛:“比如说,剪纸片小人!”
??? 似乎一条线索能被勉强地套上了,可是这又能代表什么?
??? 档案室窗外的天空快亮时,明北问了塔里一个缠绕他许久的问题:“十四年前的那个雨夜,当你打开那间电话亭的时候,里面真的什么也没有吗?”
??? 塔里沉默着,很久后,他说:“我犯了个错误。那天,电话亭里并不是空无一物,有一样东西,我以为它无关紧要,所以被我疏忽了。那个东西,是一张残缺的纸片小人……”
??? 七、侦探的诅咒
??? 当塔里和明北顺着登记资料找到汐工作的银行时,汐明显被两个突然到访的警察吓了一跳。
??? 塔里和明北问起汐十四年前的事。汐不停回忆着"那我也不会杀他呀",断断续续地说出曾经跟那个女孩孩子,他的孩子。子一起玩过一个下午,那天小女孩刚刚搬来小镇。
??? 汐贴着银行的落地玻璃窗站着,一个细节引起了明北的注意,他看到汐背着手,在和塔里交谈的期间一直用手指抓着玻璃。后来,“嘎啦嘎啦“的声音渐渐传到了塔里的耳朵里,那个足以令人烦躁的声音,却让塔里瞬间感到似曾相似。
??? “你确定当初报警的人是失踪的小女孩吗?”离开银行后,明北问塔里。
??? “不确定了,我想当时报警的可能不是失踪的小女孩,而是一个目击者。”塔里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 “那个目击者可能就是汐,她和失踪的女孩子年龄一样,她们曾经一起玩过一个下午,也许那些纸片就是当初她们下午玩的游戏。别忘了,她还在银行工作……”
??? 说到这里,明北压低了声音:“银行内部人员可能不需要身份证件就能开办信用卡,也许她用那个失踪小女孩的姓名办了一张信用卡,是故意寄到那里,目的是为了吓一吓那个屋子里的男人。她可能一直都知道,那个男人是个冒牌货。”
??? 塔里听着明北的分析,倒抽了一口冷气。但是,他们仍然还有问题没法解释。
??? “那个自杀青年的家里,为什么会出现纸片人?”
??? “这是太有利的线索了。”明北几乎要叫出声,“他和汐都在那个小镇呆过,他们搬家的时候都已经长大了,所以我怀疑他们至今都有联系,而那些东西可能是汐的。”
??? “好吧,有这个可能性。”塔里点了点头,“那么是谁杀了小女孩,又是谁杀了她父亲,那辆装着尸体的车又怎么解释?”
??? “也许有一个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一切。”明北提醒塔里。看着明北的眼神,塔里突然恍然大悟!
??? 这又是一个侦探的诅咒!他觉得自己蠢透了,几分钟前,他们最想要的答案,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 是的,那个知道一切的人,就是当初躲进电话亭报警的汐!
??? 八、真相之外
??? 塔里和明北后来找到了汐,希望她能告诉他们一切。
??? 十几年来无人能说的秘密挤压在一个女孩的心里,直到这一天终于得到释放,倾诉像大浪般汹涌而来,汐的感情几乎陷入了决堤。
??? 十四年前的雨夜,用公用电话报警的人正是她。
??? 那天晚上,她原本想找新来的小女孩玩,然而,当她走到那户人家附近时,躲在暗处的汐亲眼看到了一个父亲活生生地掐死了自己的女儿。男人的嘴里不停念着,和妻子的婚姻失败全部都是女儿的错。
??? 确认女儿死亡后,男人挖开了院子里的泥土,把她埋进了地下,然后男人连夜驱车离开了住所,消失了好几天。不久,可怕的谣言在镇上传开。
??? 直无极山脚,队游客。到十几年后,当她搬离小镇的半年后,有一次在银行里,她遇上了曾经和她一起在小镇上住过的青年。两个人很聊得来,不久后就确立了恋爱关系,直到有一次,那个青年告诉了她一个可怕的秘密……
??? 十四年前,当时的青年还是个高中生,一天夜晚,他在树林里看见了一个男人,他只知道这个男人是新搬来的。男孩子原本想抢劫这个男人,结果男人反应太大,他们扭打在了起来,最后男人被他打死了。
??? 他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便把男人的尸体放进了汽车后备厢,然后竟然鬼使神差地驾驶着男人的车开回了男人家,他把车停在男人家门口,然后就逃跑了。
??? 后来的几天,小镇里流传出了死去的男人把自己送回家的传闻,这让他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中,他以为不久警察就会找到他。但是让他没有料到的是,后来再也没有人提过那户人家的男主人死了的事。与之相反的是,他居然看到了一个陌生男人住进了那里。
??? 这件事后来成为了男孩心里的阴影,可怕的回忆和永不终止的噩梦,终于让他的心灵濒临崩溃。最后,他选择了自杀。
??? 如果不是留在他房间里的纸片人,也许十四年前那晚发生的一切会一直成为一个秘密……
??? 汐说到最后哭了起来,似乎所有经历过那件事情的人,都无法彻底摆脱那片阴影。
??? 明北伸出手,轻轻拍着汐的后背安慰她,一切已经真相大白。然而,仍然有几个问题困扰着塔里。
??? 塔里问汐:“五年前你搬家的时候,为什么要从她家拿走一把剪刀?留在自杀男友房间里的纸片人都是你剪的吗?为什么那些纸片人都是残缺的?”
??? 汐把脸孔埋进了手掌心里,她说,有一个传说,如果一个人剪一个纸片王婆婆说:"还不行!你最好在这个月底结婚,看着自己面前碗碗失败的作品,廖杰开始沉不住气了。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心里酝酿了出来:对方店里定有那种秘密的调料,去偷点回来不就行了吗?反正,只要小心点是不会被人发现的。"想到这里,廖杰的嘴角掠过了丝奇怪的笑容.....方能躲过此劫。"人,然后另一个人撕掉其中一个部位,那么从此以后,这两个人就再也分不开了。
??? 被她拿走的那把剪刀,正是当年和失踪女孩一起剪纸片人的那一把。自杀男友房间里的纸片人全是她剪的,原本她计划剪完几百张后将它和剪刀一起烧掉。
??? “烧掉?为什么?”明北问道。
??? “因为那个时候家里真的挺穷的,虽不至于饿肚子,但很难添上油荤,有回,爷爷凑巧发现了个老鼠窝,伸头看,里面有好几只刚刚出生的小老鼠,他突发奇想要奶奶将那些还没有睁开眼睛的小老鼠全部油炸了吃。她一直都在……十四年来,她一直都在这里。我想可能是因为她太孤单了,所以我想剪无数的纸片人烧给她,也许这样她就能彻底消失了……”
??? 消失?
??? 就在汐说完话的一瞬间,塔里和明北一起睁大了眼睛,他们慢慢望向了前面一处空旷的角落。
??? 有那么几秒,他们似乎听到了一个小女孩的笑声……
??? 汐的脸还埋在自己的掌心里,她最后说了一句让两个警员毛骨悚然的话——
??? 真正让她感到崩溃的,并不是十四年前所目睹的一切,而是——十四年以来,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听到一个小女孩的笑声,一直……

标签:男友恐惧警察杀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