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夜谭记之密葬

夜谭记之密葬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失踪
??? 常长正准备下班,忽然办公室外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常长停下收拾公文的手说:“请进。”
??? 门被推开一道缝,一个脑袋钻了进来,是个女学生。她扭扭捏捏地走了进来,也许是第一次走进公安局,她怯怯地说:“我……想报案。”
??? “报案?”常长笑了笑,“说说吧,你想报什么案?”
??? 女生犹豫了一阵,终于鼓起勇气:“失踪!不过我也不确定。”
??? “不确定?是你要来报案的,现在又不确定了?”
??? “我有一个同学,他对灵异事件非常感兴趣。半个月前,他带着四个人,其中包括我,在学校的体育馆做了一个请碟仙的实验,碟仙请没请来我不知道,但是却把老师请来了。老师把我们骂了一顿,我们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谁承想一周前,他又邀请我们去看一个叫密葬的仪式。我们对碟仙还心有余悸,所以都拒绝了。最后他一个人去了,但是到现在还没回来。”
??? “你们尝试过联系他吗?”
??? “试过,这几天我们一直给他打电话,可是对方一直关机。”
??? “失联七天周正点点头,慢慢走回墙角坐下,动作缓慢,仿佛肌肉都已经僵化。,这可不是小事,为什么要等七天才来报警呢?”
??? “去年他也失踪过一次,那次我们第七天刚报警,当天晚上他就回来了。我们问为什么联系不到他,他说在山里没有信号。”
??? “受理报案的民警一定气坏了吧?”
??? “是啊,他把我们骂了一通,还差点找我们系主任。”女生小心翼翼地问,“你能受理这件案子吗?”
??? “只要失联超过24小时,我们都会受理的。当然,你们还要留心学校那边,如果他回到学校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们,避免浪费警力。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 “我叫杨小野,是本市师范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大二的学生。失踪的那个是我的同学,他叫严学,这是他的照片,他走的时候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背着一个黄色的书包,和照片上的穿着一样。”杨小野递给常长一张照片。
??? 常长接过照片,扫了一眼:“好吧,如果警方有发现的话会及时通知你,你有发现的话也请及时通知我们。”
??? “好的,谢谢!”杨小野说。
??? 杨小野走后,柳依云走了进来,两人相约一起吃晚饭,从柳依云的口中,常长得知一年前的确有一个叫严学的大学生误报又是短信提示声。肖明面对着黑屏着的电脑也是心烦,就随意地掏出手机,点开信息来看,两条内容是样的:请下楼来取你的电脑。失踪。
??? 晚饭过后,常长和柳依云沿着街边散步。突然,两人被街边的叫卖声吸引住了,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夜市。常长本想离开,但是被柳依云拉了过去。走进夜市的柳依云仿佛变了一个人,老头说,我应该拉了的啊,那是我的良好习惯啊。这边看看,那边逛逛,不时还和老板砍价,完全不是平日里警察的形象。
??? 常长本不在意这些小摊,突然,他的注意力被一个卖衣服的小摊吸引了。“他走的时候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背着一个黄色的书包。”杨小野的话在他的耳边响起。
??? “瞧一瞧,看一看,旧衣服大甩卖了!十元一件!”小摊的老板卖力地吆喝着,试图吸引更多人的目光,但收效甚微。
??? 常长走了过去问:“老板,这衣服哪儿来的?干净吗?”
??? “这都是收来的,人家不穿的衣服,怎么不干净?警官,连这你也管?”小摊老板反问道。
??? 常长摆摆手:“不,这个我不管,就是问问。”
??? “警官你放心,违法乱纪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买卖旧衣服,废物再利用,我这也算做好事了。”
??? “在看什么呢?”柳依云过来问。
??? “一些旧衣服。”常长说。
??? “旧衣服?旧衣服有什么好看的?”柳依云不以为然地说。
??? 常长没有理会柳依云,他蹲了下来,一件一件地翻看起来,终于,他看到了一件熟悉的衣服。常长拿出照片,确认是同一款衣服后又翻了翻衣服兜,不多时,常长发现了一个学生证。打开学生证,他看到了严学的照片。
??? “也许你该向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个学生证会出现在这里。”常长看着摊主冷冷地说。
??? 经过审讯得知,摊主名叫蒋有道,平时以收废品为生,其妻子则在殡仪馆工作。蒋有道借助妻子的身份时常出入殡仪馆,盗取死者衣物,晚上再拿到夜市来卖。严学的衣服也是他偷来的,但具体是哪天遇到他看着院长的眼睛,平静地说:"没有。"了什么人,他并未留意。
??? 二、密葬
??? 第二天一早,常长来到学校取走了严学的电脑,既然蒋有道那里没有有用的线索,那只有从严学身上着手了。对于一个灵异事件爱好者来说,网络是最有效的搜罗灵异事件的工具。果不其然,常长在严学的电脑中发现了大量和灵异事件有关的文件以及灵异网站。
??? 在其中的一个网站上,常长发现了一个关于密葬的论坛,严学在这个论坛上不止一次参与乘客的声音很清醒。讨论,而进一步的调查显示,严学曾与版主私下交流过。于是,常长联系到论坛版主,两人约定在城南的一家户外用品专卖店见面。
??? 常长很快找到晚上。了那家店,店铺里没有顾客,冷清得很。
??? “老板在吗?”常长问。
??? 店铺最里面,收银台后,一颗脑袋探了出来:“欢迎光临!”可是在看清来者是位警察后,他的脸色微微一变,“您就是常警官吧?”
??? “一周前,你在网上和一个名叫‘灵异追踪者’的网友在论坛上交谈过,他的本名叫严学,是个学生,我们有理由认定他已经被害了,我想了解这件事的整个过程,想到什么,你就说什么。”
??? “好吧。”店主开始回忆,“大约在一周前,论坛上有人问我关于密葬的事。他问我密葬是什么,还问我能不能带他去看看,我看他还挺诚心的,就同意了,但是到了约定的时间他却没出现。之后,他再也没联系过我,我以为他因为爽约不好意思再面对我了,也没放在心上。但是今天听你这么一说,看来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
??? “说说密葬吧。”
??? “密葬实际上就是阴婚。这个秘密是我在无意中发现的,一年前我去郊外爬山,迷路了,然后我发现了一个村子,村里人救了我。后来,我为了报恩,特意回去了一趟,正好碰见他们举行阴婚,然后我便知道了这个秘密。”
??? “你经常带人去看阴婚?”
??? “怎么可能,那个村子不到两百人,年轻人都在外面打工,很少回家。而且举行阴婚有两个必要条件:一是死者还未成家,二是举行阴婚还要找死者的另一半,那得有钱。那个村子的条件,一年能举行个一两次就算破天荒了。”
??? “那上次阴婚是怎么回事?”
??? “前一段时间下雨,村里的一个小女孩没注意让泥石流埋了。家人怕她在那边受欺负,所以买了一个外乡小伙的尸体作新郎。”
??? “但是尸体买卖是违法的。”
??? “穷乡僻壤,谁能管那么多。再说尸体最后也火化了,没有证据留下,也是没用的。”
??? “那次你带人去了?”
??? “对,去了十几个人,都是以男方亲属的身份出席的。阴婚,虽然是丧礼,但是要按照喜事办。那天晚上他们给一对新人举行了婚礼,他向前来对他继续扎针的女护士求助,求她转告给莲蓬在蝙蝠的尖叫中大声问,老楼来不急回答,车前挡风玻璃已粘满蝙蝠的血肉,车身也不停的颠簸,像是碾压在成堆的尸骨上。车里的人都不再说话,老楼打开雨刷握紧方向盘,望着前方红雾中的公路,准备应付随时出现的险情。可房车还是冲出路堤,在处长满野草的山坡上停下。就在大家都还晕头转向时,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蝙蝠群突然消失了,就连挡风玻璃上的血肉也不见了,雨刷还在不停的来回摆动。警方,自己报警的内容不是疯子的想象,只要验证下,白天时发生在某段路上的车祸,被拖走暂扣住的轿车后排座位上,幅包裹着防外罩的画,鲜红色的颜料是人血,属于画面中的女人。然后拉到火葬场,火化后一起下葬。”
??? “从开始到结束,严学都没有出现,对吗?”
??? “应该是吧,我们没看到他。”
??? “这么说他应该是在去往山村的路上失踪的,去那个村子是不是特别麻烦?”
??? “不会啊,走大路很容易找到,就是上山的路有些崎岖。”
??? “那就奇怪了,既然村子不难找到,那严学失踪的原因是什么呢?那个村子叫什么?”
??? “安西村。”
??? “安息村?”
??? “平安的安,东西南北的西,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也误会了。”
??? “是这样啊。”常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你见过他吗?”
??? 店主接过照片,脸色一变,手也颤抖起来:“他是严学?”
??? “对,他就是严学,已经失踪一周了,我怀疑他已经遇害了。”
??? “不可能。”店主自言自语道。
??? “什么不可能?”常长问。
??? “他就是新郎!”
??? 三、安西村
??? 从专卖店出来,常长马上驱车前往版主所说的安西村。一个小时后,常长看到了安西村的界碑,又过了不到二十分钟,他总算走进了安西村。
??? 眼前的景象让常长大吃一惊,整个安西村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瘟疫,村子的主干道上撒满了纸钱,就像一张地毯。
??? 常长一路往村里走,所有人看到他都避之不及,似乎这个警察是瘟神一般。越往里走越是冷清,走到村子尽头,常长看见了一户挂满丧幡的人家,不用问,这里就是崔晓晓的家。可是为什么一周过去了,他们还没把丧幡撤下?
??? “有人吗?”常长喊了一声。
??? 没人回应。
??? “我是警察,是来调查崔晓晓案子的。”常长再次尝试。
??? “你找谁?”突然,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 常长回过头,见是一位白发老者,于是说:“老人家,我找崔晓晓的家人。”
??? “你找他们做什么?”老人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常长。
??? “听说一周前崔晓晓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崔家给她办了场阴婚?”
???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好好的在城里抓小偷,跑到我们这穷乡僻壤干什么来了?”老人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 常长掏出一支烟递给老人,老人犹豫了一下,接了过去。常长给老人点燃香烟后,自己也点了一根,说:“听说男方的尸体是买来的,对吗?”
??? “唉。”老人叹了口气,“作孽呀。”老人指了指院子里随风摆动的丧幡说,“看到这些丧幡了吗?”
??? “嗯,看见了。”常长回答。
??? “崔家满门死绝了!”
??? “死绝了?怎么死的?”常长将老人扶到石阶上坐下,自己坐在老人旁边。
??? “一周前,崔家小丫头被泥石流埋在底下了,一家人挖了两天才挖出来。挖来后,崔家媳妇非要给孩子办阴婚。村子里的人都劝,可是谁都劝不住。谁也没想到崔家媳妇竟然真的找到了卖尸体的人,第二天尸体就被带来了。我一看就觉得不对,那尸体的样子不像是死去多时的人,就像是刚死去一样。阴婚就这么结了,诡异的是在回来的路上,他们遇上了车祸,同行的人都没事,只有崔家夫妇当场死亡。”
??? “老人家,你看看他们带来的尸体是不是这个人。”常长拿出严学的照片递给老人。
??? 老人接过照片的手颤抖起来:“是他,是他,你认识他?”
??? “不瞒老人家,他叫严学,一周前失踪了,我今天来这儿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的。对了,老人家,阴婚那天有没有十几个外村人作为男方的亲友来参加的?”潘萄觉得没有任何希望了,她边失控地喊叫"停车",边解安全带。
??? “怎么可能,这种事谁会参加?你听谁说的?”老人问。
??? “那你有没有见过送尸体来的人?”常长严肃地问。
??? “这个我倒是见过一面,他们一共四个人,其他的我都忘了,只有一个人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他一个大男人却扎个小辫子。”
??? “老人家,能仔细说说吗?”常长的心中浮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小辫子昨天他见过。
??? “一身墨绿色的衣服,看起来像个军人似的。眼睛很小,高鼻梁,长脸,表情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一看就不是善茬。”
??? 随着老人的描述,常长心中的形象逐渐清晰起来,同时也越来越确定这个人是谁了。
??? 四、真相
??? 谢别老人,常长马不停蹄地赶回市内,同时给柳依云打了一通电话:“喂,柳依云,你马上到南城户外用品专卖店去一趟,控制专卖店的老板!”
??? 常长一路疾驶,终于在一个小时后停在他卯足了劲将沉重的网往穿上拉,边还招呼小儿子李茂过来帮忙。待父子俩终于把网拽上了船,吓得魂飞魄散,群鱼堆里竟然还有具硬邦邦的男尸,男尸已经被泡的浮肿,甚至有些地方被鱼吃了,腐烂的地方散发着难闻的恶臭。"哇"西大爷忍不住的狂吐出来,小儿子李茂赶紧打电话报警。很快,警察来了,简单的勘察和询问之后,便将尸体托运走了。后来,警察通过电视寻找这具尸体的家人。专卖店门口了,还没来得及下车,常长便被专卖店外的架势吓傻了。只见专卖店外停着两辆警车,周围站满了围观的人。
??? 常长跳下车,看到了柳依云,问:“柳依云,这儿发生什么了?”
??? “我还想问你呢,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接了你的电话就马上赶过来了,结果发现警察已经到了,我问了同事,他们说有人报案。”
??? 这时,店里走出来一个人,问他们:“警官,你们想怎么调查?我的店铺失窃了。”
??? “你是这里的老板?”常长疑惑地问,他不是之前的店主。
??? “当然了。”男子气愤地说,“我刚走了半个月这个店就换人了?”
??? “店里丢了什么东西了吗?”
??? “这倒没有,不过有人用了我店里的电话。”
??? “再检查一下,如果真的没丢什么,我们就可以结案了。”
??? 男子离开了,只剩下常长和柳依云二人。柳依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 “我今天去了安西村,希望找到崔家了解事情真相,但是我到了那里之后,有个老人告诉我崔家在一周前就死绝了。老人还说那天根本没有外乡人去参观阴婚。同时老人看到了送尸体来的人,其中有一个就是我昨天见到的店主。”
??? “我记得你和他约在这里见面?”
??? “是的,昨天他坐在店里,自称店主,今天他消失了,而店主却是另一个人。密葬论坛只是个幌子,它主要目的是吸引那些好奇心强的青年,好为他们提供新鲜的尸体,这是他们牟取暴利的手段,而我们手里掌握的只有那位老人对他的描述。 "你你没事吧?我叫救护车!"我连滚带爬地跑到客厅,抓起电话,刚刚拨了个""字,又如触电般把听筒甩在地上。”
??? 五、最后的较量
??? 一个月过去了,密葬论坛再也没有更新过,许勇拽着身旁的杜明剑,又开始议论起张涛。那群人也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常长一直处于深深的自责中,如果当时把那人带到公安局调查,也许情况会大不一样。
??? 这天,常长一如往常地在网上寻找线索,突然电话响了,电话那边传来杨小野焦急的叫喊:“常警官,刚才严学的QQ登陆了。”
??? “什么?好的,我知道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 常长挂断电话后,马上联系信息科的同事监控了严学的QQ号,结果显示严学的QQ号在B市西北100公里的县城登陆过,仅仅登录不到五秒的时间。
??? 经过进一步的调查,QQ登陆的位置是一家手机维修店。常长立即联系了当地公安局对手机所有者进行抓捕,行动很顺利,当事人也很快被送到了B市。当事人名叫李刚,很明显没有论坛版主的能耐,还没说两句就全部交代了。
??? 李刚的老板叫许建国,正是与常长接触过的论坛版主。许建国早年生意失败后便打起了死人的主意,很快他便拉着其余三人干起了倒卖尸体的勾当,随着生意越做越大,许建国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最后他把手伸向了活人,原因很简单——尸体越新鲜越值钱。
??? 一个多月前,当严姐妹俩长成了大姑娘了。外人看来,李双永远是艳丽注目的牡丹花,而李单却是牡丹花旁的那片绿叶。学遵照约定来到安西村时,等候多时的许建国便把他杀害了。
??? 事后,许建国让李刚处理掉严学带来的东西。李刚见严学身上的手机很好,便趁人不注意留了下来,他也想到警方会监控严学的手机,所以一直关机。
??? 一个月前的那次较量让许建国认识到警方的能力,所以他一直躲在老家,直到风声小了,许建国才出山找生意,李刚则因为生了一场病而留在家里。
??? 这天,他想给严学的电话换一张电话卡,当他连上店里的无线网时,严学的QQ自动登录,这才给了警方抓住他的机会。
??? 根据李刚提供的信息和当地警方的帮助,许建国等三人的信息源源不断地汇总到警方手中。根据对许建国手机的定位,一天后,许建国等人在外地的一个山村落网。当时,他正准备和买家进行新的交易。

标签:大学警察同事尸体山村

    上一篇:晨雪灵伴 下一篇:警察见鬼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