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警察见鬼记

警察见鬼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多出一个人
??? 高天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魔都黄埠区担任巡警。
??? 高天对这个安排非常的满意,因为黄埠区是魔都最热闹最繁华的地区,尤其是夜生活,丰富多彩,灯红酒绿。凡是对大都市非常了解的人都知道,越是纸醉金迷的地方,犯罪活动往往也就越猖獗,所以在这种地方担任巡警,立功升职的机会是非常大的。
??? “小天,你别高兴得那么早。”带领高天出去巡逻的老警员胡永航平静的说道,“黄埠区这种鬼地方,并不是那么好混的。”
??? “这我知道!”高天说道,“在我入职之前,我已经对黄埠区的治安情况有个大致的了解。”
??? “你已经对黄埠区有了解?你了解那为什么还答应分配到这里?难道你不害怕的吗?”
??? “害怕什么?”高天不解的问道。
??? “这个……”胡永航看见高天一脸纯真和迷茫,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马上转移了话题,“我们还是不要说为好。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出去巡逻了。”说完匆匆忙忙地走了出去。
??? 在他的双脚跨出派出所大门的那一刹那间,他听见高天在后面斩钉截铁的说道,“我知道你想说的什么,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如果这也怕,那也怕的话,那还当什么警察,干脆辞职回家种红薯算了。”
??? “真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啊!”胡永航暗暗说道,“不过这样也好,我总算多了一个助手。但愿他见到了‘好兄弟’之后,不会吓得连夜申请调职。”
??? 胡永航带领着高天在繁华的大街上不紧不慢的走着,目光不时警惕的环顾四周,以求一遇到突发事件时,能够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 高天本来对table.MsoNormalTable胡永航这种职业态度非常欣赏,可是他发现胡永航巡逻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避开直通大街的那些黑黝黝的小巷时,心中开始产生了不满。
??? “胡大哥。”高天对胡永航说道,“你为什么不走大街旁边的小巷?”
??? “走小巷?为什么?”
??? “胡大哥,这还用我提醒你吗?”高天不满的说道,“小巷这些地方,几乎是每一个盗贼的最爱。”
??? “我知道。”胡永航平静的说道,“但是我不巡小巷,是有我的理由。”
??? “可是……”高天还想说,但在这个时候,他的对讲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各位正在巡逻的警察请注意,旭日酒吧发生冲突,请在附近的警员过去处理!”
??? “知道了!”高天对着对讲机回应了一句后,对胡永航说道,“胡大哥……”
??? “我听到了,旭日酒吧是吧,我现在就带你过去。”胡永航快人快语地说道。他带着高天在大街上跑了十分钟,便来到了事发地点——旭日酒吧。
??? 一进酒吧,他们马上看见一群人正围着吧台,和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人激烈的争吵着。
??? 胡永航拿着警察证,对着那群人吼了一声:“警察,让开!”使争吵的人群分了开来。
??? 胡永航带着高天,直接走到吧台里面,"啪——"声枪响后,尸体的右肩膀上被打出了个窟窿,那窟窿里很快就爬出来很多的令人恶心的蛆蛆。不过只往后退了步,他再次蹦跳着往前冲。"啪——"又是声枪响,警察小李枪爆头,摊黑乎乎的血从上往下流,吓得众人浑身发抖。不过这枪好像有效了,那具尸体转身,蹦跳着往门外,眨眼就消失不见了。对那个衣着光鲜的中年人说道:“黄经理,发生了什么事情?”
??? “胡警官你来得正好。”黄经理说道,“这帮人喝酒不结账,你给我将他们全部带回派出所去!”
???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喝酒不结账?”黄经理的话音刚落,人群里有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立刻大声抗议道。
??? “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胡永航严肃地说道。
??? “是这样的,胡警官。”黄经理解释说道,“这帮人晚上八点的时候,在我们酒吧开了一个包厢喝酒,一直喝到十点才结束。可是到了结账的时候,这群人信口雌黄,胡说什么我们的收费不合理。胡警官,你经常来我们酒吧巡查,对我们酒吧的收费是非常清楚的,我们是按人头收费的,所以绝对不存在收费不合理的情况。”
??? “胡说!我们明明就只有七个人,你怎么收我们八个人的钱呢?荒谬!”
??? “但是你们确实是八个人啊!”站在黄经理旁边的服务员说道,“你们进去的时候,我还亲自数了一次。”
??? “我也亲自数了一次。”黄经理补充说道。
??? “你说我们是八个人?那好,我们现在全部的人都已经站在这里了,你数一数,看看我们到底有多少人?”
??? 高天快速的看了一下这群人,低声对胡永航说道:“他们确实只有七个人!”
??? “我看到了。”胡永航回答说。他想了想,对黄经理说道:“你可以带我到那个包厢里面看看吗?”
??? “没问题。”黄经理点头说道,并且亲自带路。那帮客人生怕黄经理在包厢里面做手脚,也跟了过去。
??? “这里乱得很啊!”胡永航对包厢扫了一眼后说道。
??? “是的。”黄经理回答说,“因为存在着争议,我特地吩咐清洁工不要收拾。”
??? “这样最好,方面我们警察调查。”高天欣喜的说道。由于立功心切,他没有等胡永航发号施令便开展了搜查工作。
??? 他的搜查很仔细,连包厢最不起眼的角落都不放过。
??? 而胡永航,则是从口袋里拿了一个小东西出来,在包厢里走了几圈。
??? 他刚走到第三圈,便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 “我现在可以确定。”高天搜查完之后,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包厢里原来真的只有七个人。”
??? “理由呢?”胡永航不动声色的说道。
??? “很简单。你看看包厢的桌子。”高天信心十足的说道,“桌子上面只有七个酒杯,从常识来说,一个人喝酒只会用一个酒杯,所以我敢肯定,他们真的只有七个人。”
??? “是吗?”胡永航笑道,“我跟你一样,都相信这包厢里面原来只有七个人。”
??? “那我们看到八个人是怎么回事?”黄经理不高兴的说道,“不要忘记了,我和我的服务员都亲眼看到他们有八个人!”
??? “这不难解释。”胡永航笑道,“我们看看监控不就行了。”
??? 在胡永航的命令下,黄经理打开了旭日酒吧的监控显示器。
??? 而监控画面清楚无误的显示,包厢里面确实只有七个人。
??? “怎么会这样?”黄经理吃惊的说道,“怎么只有七个人。”
??? “因为你看到的那个多出来的人,不是人。”胡永航语出惊人道。
??? “不是人?胡警官你的意思是……”
??? “没错!”胡永航笑道。他迅速从衣袋里拿出一瓶小喷雾出来,出其不意的喷在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上。
??? 高天的眼睛也被喷了,只见他拼命的揉着眼睛,不满的对胡永航说道:“胡大哥,你喷什么东西在我的眼睛里?好痛啊!”
??? “痛得的话就忍一忍吧!”胡永航说道,“等痛完了你就什么都清楚了。”
??? 高天揉了一会儿,眼睛终于不痛,当他睁开眼睛时,马上被监控画面给吓坏了。
??? 只见原本只有七个人的画面,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变成了八个。
??? 那多出来的一个人,是悄悄的坐在了沙发的最末端。
??? 他很奇怪,不仅低垂着头,而且穿的衣服也不合时宜。
??? “这是谁?”胡须大汉看到了那个人,惊奇的说道。
??? “这就是你们多出来的那个人。”胡永航淡淡的说道,“只是这个家伙并不是人,而是鬼!”
??? “什么?鬼!”那群人一听见“鬼”字,纷纷惊叫了起来,“天哪!我们竟然和一只鬼呆了两个小时,这可怎么办啊?”
??? “很简单。”胡永航平静的说道,“你们就当请这位鬼朋友喝酒,留下一些钱吧,黄经理正好拿着这些钱买点元宝蜡烛烧给它!”
??? “我给!我给!”胡须大汉惊慌失措的说道。
??? 他迅速地甩了几张毛爷爷给黄经理,然后带着其他人走了。
??? “事情完结了。”胡永航对惊呆在当场的高天说道。
??? “什么?完结了?”高天愣了半天后,才反应了过来,“胡大哥,你是怎么知道那多出来的一个人是鬼?”
??? “很简单,我用的是这个。”胡永航拿出刚才在包厢用的小玩意。高天一看,那是一个小型罗庚。
??? “这是风水用的罗庚。”胡永航说道,“只要有鬼在场,又或者有鬼魂曾经逗留过,罗庚的指针总是会不停的旋转。”
??? “那你喷在我眼睛上的液体呢?”高天问道,“为什么那液体往我的眼睛里一喷,我就能看见鬼?”
??? “那是牛眼泪!”胡永航将那瓶喷雾扔给了高天,“你留着用吧!黄埠区这里是很多鬼的,你有了它,工作会方便很多的。”
??? 高天紧紧的攥着那瓶牛眼泪,汗流浃背地说道:“胡大哥,你是跟我开玩笑吗?”
??? “开什么玩笑?我说的是事实。”胡永航说道,“黄埠区虽然是魔都最繁华的地方,但同时也是魔都年代最为久远的老城区。矗立在这一区的建筑物,大多都是建于民国时期。这种充满历史沧桑的地方,不闹鬼是不可能的。”
??? 高天的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不敢说出来。
??? “怎么了?”胡天航一眼看出高天心中矛盾所在,微笑着说道,“是不是害怕了,想申请调离黄埠区?可以啊,你明天早上写调职报告,后天就可以走了。上级对黄埠区的情况非常了解,绝对不会难为你们这些新人的。”
??? “谁说我害怕了?”高天涨红了脸说道,“谁说我要申请调离的?胡大哥,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我,高天,要是不在黄埠区干出一点名堂来就走掉,我高天的名字倒过来写!”
??? “好!很好!”胡永航拍了拍高天的肩膀,欣慰地说道,“你是我从警以来所见过的最有志气的新警员!好好干吧,年轻人!你要是能在黄埠区立下大功的话,这魔都公安局局长的位置绝对属于你!”
??? “走吧!我们继续巡逻去!”胡永航最后说道,“正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即使你将来能够坐到局长的位置,此时此刻的还是需要埋头苦干的!”
??? “知道了。”高天跟在胡永航的后面,低声嘟哝道。此刻的他,内心正在天人交战:他确实如同胡永航刚才说的那样,因为怕鬼,所以想调离黄埠区,可是由于来报到之前,他曾经向当警校校长的父亲拍着胸膛说,不在黄埠区闯出名堂来绝不回家。因此他如果真的写报告调离的话,那他从此之后就在父亲的面前永远抬不起头了。
??? “老天爷,求你可怜可怜我,保佑我在黄埠区工作的期间内,不要再发生什么灵异事件了,否则我那小小的心脏,真的受不了佩墨那缕魂魄,下子摇摆不定了很久。判官沉默了会,问到,你与阎王打的赌,在百年里让漠漠想起你是谁,如果无法想起,便送她去转世,自己永世为孤魂,现在她走了,与个其实她从来不相识的孤魂,留下你个在这里,你真的不后悔吗?。”高天悄悄的对天祈祷道。
??? (二)鬼打麻将
??? 高天的祈祷是非常真诚的,只是他的真诚并未能够感动到老天爷,仅仅过了一个月,他就再次因为灵异事件而被迫出警,而且这一次,几乎惊动了整个魔都。
??? 这一天晚上,他坐在办公室里阅读案卷,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 “喂,这里是黄埠区派出所,请问有什么事情?”高天抓起话筒,将这段时间以来反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 “警察先生,大事不好啦……”电话那头显然是吓坏了,说话十分的不利索,“我……我们家……有……鬼出现……”
??? “有鬼?!”高天听得这话,猛地惊出一身冷汗,手中话筒几乎要掉了下去,好在一同在办公室的胡永航眼疾手快,从高天的手中接过话筒。
??? “……好的,我这就带几位警员过去处理,请你放心。”
??? 胡永航挂了电话,对高天说道:“小天,南路小区那里发生了点事情,我们要立刻过去处理一下。”
??? “是和鬼有关的事情吗?”高天小心翼翼的问道。
??? “我现在不能回答你。”胡永航说道,“得亲自过去看看才能一清二楚。”
??? 在黄埠区所有地方里,南路小区高天去得最少的,因为这小区里面住的,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里面的店铺除了几家杂货店之外,就数麻将馆最多,所以根本不会发生什么大事。
??? 报警的是四位在家里打麻将的中年人,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肯定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以致一见到胡永航和高天,立刻将他们团团围住,不停的说道:“有鬼!有鬼!警察先生,我们家里闹鬼了!”
??? “大家不要着急,有话慢慢说!”胡永航安慰他们道。他的安慰非常之有效,过了三分钟左右,一个戴着厚厚眼睛的中年人开口说道:“警官,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四个人本来在家里打麻将打得好好的,可是轮到我糊牌的时候,放在我旁边的台灯突然之间伸出一双血手来,摊在麻将台上面,那架势仿佛是要向我们四个人要钱。”
??? “是啊!”另一个穿着红衣服的中年妇女附和着说道,“一开始我们都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可是接下来我们其他三个人旁边的台灯,也纷纷伸出一只血手来,摊在麻将台上,我们才意识到,这不是眼花,而是闹鬼。”
??? “于是我们吓得钱也不要了,麻将台也不收拾了,慌慌张张的从屋里跑出来,然后用手机报警。”戴眼镜的中年人最后说道。
??? “会不会是你们眼花看错了啊?”高天提出质疑道,“台灯里怎么会伸出一双血手来呢?”
??? “这位后生警官,你刚才没有听清楚我们说的话吗?”中年妇女不满的说道,“我们是四个人都亲眼看见的,试问一下四个人怎么可能同时眼花看错呢?”
??? “小天你不要说了。”胡永航说道,“我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是不是闹鬼了?”
??? 于是在中年人的带领下,胡永航和高天走进了一间又黑又潮湿的小屋里。
??? 小屋里面没有什么家具,除了一张大床以外,就只剩下中间的麻将台和四张木椅子。
??? “这屋子还真是简陋啊!”胡永航环顾四周后说道,“不知道主人家是谁?”
??? “是我。”中年人回答说道,“这是我父母留给我的祖屋。”
??? “原来是祖屋。”胡永航喃喃的说道,“怪不得它又黑又潮湿了。对了,你们打麻将的时候,为什么不打开日光灯,而要用昏暗的台灯来照明?”
??? “我本来是想打开的。"囡囡,只要你听话,春树家的爷爷和奶奶就不会来找你,只要你听话。"吴妈关门离开。”中年人说道,“但是阿红不喜欢,所以只好用台灯。”
??? “阿红?是不是外面那个穿着红衣服的中年妇女?”
??? “没错,就是她。”中年人说道,“我和她是多年的牌友。”
??? “胡大哥。”高天见胡永航只顾和中年人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忍不住上前说道,“请你要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好吗?快点拿出你的那个迷你罗庚来,看看这屋子到底是否有鬼出现过。”
孙听完哆哆嗦嗦地站起来大声问:"谁在和我说话?"说着转头去找声音的来源,没想到他刚转身,女人的指甲长突然长出老长,正要对着他的后背下手,可她显然没想到孙会突然回头证明,她想收回手已经不可能了。??? “小天你不用着急,慢慢来。”胡永航不紧不慢的说道。他看了一眼麻将台,忽然对中年人说道:“既然有现成的麻将在,不如我们打一圈如何?”
??? “这……”中年人明显有些犹豫,“不太好吧!”
??? “你是担心那些血手会出现是不是?放心吧,有我在,一定能够应付任何突然情况的。”胡永航说道,“我们只有这样做,才能确定你这小屋是不是闹鬼。”
??? “那好吧!”中年人见胡永航一再坚持,于是答应了下来。
??? “把你的牌友阿红叫进来吧。”胡永航补充了一句道,“不然的话我周晶直在打她的主意。幼儿园里有架简陋的滑梯,对于孩子来说抬高了点,虽然玩起来谁都不害怕。次,老师不在,孩子们争先恐后的玩滑梯,在滑梯上你推我挤,周晶借机从后面推了小凤把,没想到她真的掉了下去,再也没站起来。当时被认定是意外,老师监管不利。周晶趁人没注意,拿走了布娃娃。们凑不到四个人。”
??? “好的。”
??? 事情就这样定了,胡永航、高天,加上中年人和阿红四个人,打起了麻将来。在开始之前,中年人按照阿红的要求,只打开麻将台旁边的台灯。
??? 胡永航似乎非常喜欢打麻将,一边打一边和中年人吹嘘说当年自己打麻将有多么的厉害。
??? 相比之下高天就比较惨了,他不但不是很会打麻将,而且由于怕鬼的缘故,他老是往旁边的台灯瞧,生怕一个不小心,会伸出一双血手来,结果十三圈下来,输的全都是他。
??? “小天,你是怎么打的啊?”胡永航不满的说道,“你嫌钱多是吧?是的话就全部给我花好了。”
??? “胡大哥,冤枉啊!”高天委屈的说道,“打麻将不是我的强项。”
??? “原来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早说?来来来,让胡大哥来教你怎样打大杀四方!”
??? 胡永航说着,主动和中年人换位置,坐到了高天的旁边。
??? 在胡永航的指点下,高天的牌技果然提升了很多,又是十三圈过后,高天竟然赢了其中的七圈。
??? 而且有趣的是,他每次都是对那个阿红赢得最多,特别是第十三圈,高天足足赢了阿红四百多元。
??? 输了那么多钱,阿红自然是十分的不满,她嘟哝了一句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掏钱出来。
??? 但很不幸的是,她的身上已经连半毛钱都没有了。
??? “我身上暂时没钱。”阿红说道,“等明天再给你吧!”
??? 高天正要答应,可胡永航却抢先一步说道:“明天再给?不行!我们和你又不是很熟,你明天要是赖账的话,我们上哪儿说理去?”
??? “那你想怎么样?”阿红生气地说道。
??? “很简单。”胡永航平静的说道,“你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充数!”
??? 阿红的嘴角动了动,忽然目露凶光道,“我拿出来没问题,问题是你敢不敢要?”
??? “只要你能拿得出,我就敢要!”
??? “好!”阿红说着,竟然将自己的头颅给拧下来。
?回到家后我那可怜的CD机被我妈丢完了。?? “那你就拿我的头去吧!”
??? “什么?”高天看见阿红竟然可以活生生的将自己的头颅割下来,而且一点血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加紧了步子踩着桥的石阶来到了桥中央。都没有,不禁大惊失色,“你……你是什么东西?”
??? “小天你真是笨啊!”胡永航平静的说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鬼以外,还有谁能够没了头颅依然能够说话的?”
??? “把之前赢我的钱全部还给我!”阿红冷冷的说道,“不然的话我一个一个的将你们全部拉下去地狱!”
??? 高天战战兢兢的拉开了麻将台下面的抽屉,将刚才放进去的钱全部拿出来,放在阿红的面前:“我的钱全都在这儿了,请你拿去吧!”
??? “你这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阿红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是那晚我唯的意外:德拉没进我的房间,鬼,只能用冥币,你给我人民币是没有用的。”
??? “冥币是吧?我这里有很多。”胡永航说着,将手放进口袋里掏了起来。他掏了大约一分钟左右,果然掏出一大叠冥币出来。
??? 看着放在桌面上那叠冥币清楚无误地刻着“一亿元”的面值,阿红阴恻恻地笑了起来:“还是这位警官先生懂事!”伸出手来,正要将那叠冥币据为己有,胡永航突然喊道:“看招!”高天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胡永航已经将一瓶红色液体往阿红的身上泼了过去。只听得“哗哗哗”几声响,阿红竟然如同水份蒸发一般,慢慢的消失了。等她彻底消失了之后,地面只剩下一滩血水。
??? “胡大哥,你是怎么做到的?”高天惊惶未定地说道,“你用了什么东西,把这只无头鬼消灭了?”
??? “黑狗血!”胡永航吐出三个字来,“小天,你要记住,以后不管见到什么鬼魂,都要保持冷静,司机用黑狗血将它们消灭!”
??? (三)鬼看更
??? 麻将馆事件过后,高天的工作生活恢复了以往平淡无奇的样子。此时的他,已经放弃了不要碰到鬼的幻想,开始学习遇到鬼时,应该怎样去应付。
??? 为此,他特意向胡永航求教,希望他能够传授一些经验。
??? “教我是一定会教你的,但不是现在。”面对高天的请求,胡永航这样回答说,“等什么时候我们再遇到鬼,我再教你不迟。”
??? “可是,你好歹要教我怎么区分人和鬼啊!”高天说道,“就像上次那样,我根本不知道那个阿红是鬼魂,结果把跟我们一起打麻将的中年阿伯给吓个半死。”
??? 胡永航看了高天一眼,说道:“我还是那句话,等真正遇到鬼的时候我再教你。你眼下首先要做的,就是带好新来的同事小蔡。”
??? 胡永航这么一说,高天才记起,今天又有一位刚从警校毕业的菜鸟前来报到。
??? “新同事不是应该由胡大哥你亲自带吗?”高天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叫我带?我可是没有多少经验的啊!”
??? “按道理来说是应该我带,但是今天我还有别的工作要处理,因此就由你先带一天。一天而已,不会发生什么大的意外。”
??? 胡永航要处理的工作看来真的是非常的紧迫,这不他刚刚说完,便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
??? 高天无奈,只得对小蔡说道:“那今天晚上就由我来带你去巡逻吧!记住,等一下巡逻的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听从我的指示,明白吗?”
??? “我明白!”小蔡爽快的说道。
??? 看着小蔡那副和自己相似的,稚气未消的脸孔,高天不由得暗暗向老天爷祈祷:“但愿今天晚上平安无事!”
??? 于是高天带着小蔡,沿着熟悉的路线,在大街上巡逻起来。一路上,小蔡兴致勃勃,不停的对高天说,如果遇到歹徒的话,他会怎么应付。
??? “遇到歹徒你当然可以应付自如了。如果遇到的是鬼魂,我看到你怎么办。”看着越说越兴奋的小蔡,高天心里说道。
??? 这时挂在高天肩膀上的对讲机,叫网友在网路上起围剿他。→到第题突然说道:“各位正在巡逻的警员请注意,刚才有人报警说,东大楼有小偷偷窃,请在附近的警员立刻过去。”
??? “东大楼?”小蔡几乎要跳起来说道,“高大哥,东大楼好像就在这附近啊!”
??? “没错!”高天点头说道,“我们从这里直走,走大约五分钟的路程,便是东大楼。”
??? “哪我们还等什么?立刻出发,不要让那个小偷给跑了!”
??? 小蔡不愧是初来报到的新人,做事情总是喜欢猛打猛撞,他们到了东大楼的时候,高天还没有做好部署,他就率先冲进了大楼里面,完全忘记了出来之前高天的吩咐。
??? “菜鸟就是菜鸟,一点经验都没有!”高天叹了一口气,跑步追上了小蔡。
??? 东大楼一共有五层,他们从一楼走到五楼,再从五楼走回到一楼,足足跑了三遍,始终没有看见小偷的踪影。
??? 当他们第四次从五楼往下走时,小蔡开始发起了牢骚:“他们不是说有小偷的吗?小偷呢?在什么地方?依我看,这十有八九是报警的人搞的恶作剧。高大哥,不如我们走吧!”
??? “小蔡你先不要那么快下结论。”高天说道,“即使这里真的有小偷,他也不可能傻愣愣的站在你面前,等你来逮捕,一定找个地方躲了起来,等我们一走,他才现身。”
??? “哪我们现在怎么办?”小蔡问道,“是继续找呢,还是回去继续巡逻?”
??? “我们还是再走一趟吧!”高天想了想说道,“要是还找不到小偷的话,我们就回去继续巡逻!”
??? “好吧!”小蔡说道,“我们再走一趟!”
???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觉得非常奇怪。”高天说道,“这一带的大厦,通常都会有看更的,这栋大厦怎么会没有呢?”
??? “好像是啊!”小蔡醒悟道,“我们走了这么多趟,好像没有见过看更的踪影!”
??? “这当中必定有古怪!”高天说道。
??? 此时他们已经沿着楼梯,从三楼向二楼走下去,当他们走到二楼的时候,猛地发现二楼的楼梯口旁边放着一张帆布床,而帆布床上则睡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大爷。
??? “小蔡,你看到了吗?”高天有点吃惊地说道。
??? “当然看到了,我又不是瞎子!”小蔡说道,“我们的前面有一张帆布床,而帆布床上睡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大爷。”
??? “没错!”高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可是为什么之前我们巡逻的时候没有看见呢?”
??? “不知道。”小蔡摇摇头说道,“也许这个家伙是个流浪汉,刚刚跑进来躺在这里睡觉吧!”
??? “是流浪汉的话,那我们就要管一管了!”高天说着,叫小蔡上前推了推那张帆布床:“大爷你醒醒!大爷你醒醒!”
??? 不知道是疲劳过度,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小蔡喊了很久,他始终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小蔡火了,准备对着帆布床的床脚踢过去,高天及时叫住了他:“不要!”
??? “为什么?”小蔡收住了脚,转过身来,不解的问道,“高大哥你为什么叫我停止,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根本叫不醒他的啊!”
??? “叫不醒就算了,也许天一亮他就会离开。”高天说道,“我们还是继续巡逻吧!”
??? “好吧!全听高大哥的。”小蔡说道。
??? 于是他们在二楼的走廊里转了一圈,然后沿着楼梯,往一楼走去。
??? 他们走到一楼的楼梯口,正要拐个弯,走进一楼的走廊,一位大爷突然出现在一楼走廊的拐弯处。
??? 高天看见那位大爷的模样,突然全身一震,喃喃地说道:“太奇怪了!”
??? 由于惊讶过度,高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使得那位大爷在看了他和小蔡一眼后,便快速的穿过他们两个,走上了楼梯,他也浑然不知。
??? “小蔡,你看到了吗?”高天重复着刚才的话。
??? “看到了!”这次轮到小蔡有点吃惊,“刚才那位大爷,和之前睡在二楼走廊上的大爷长得一模一样。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还差点以为他是二楼那位大爷的孪生兄弟呢!”
??? “他们不会是孪生兄弟!”高天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大声对小蔡说道,“小蔡,刚才在二楼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位大爷的脖子上好像有一条很深的勒痕?”
??? 小蔡想了想说道:“好像是!不过这又有什么问题?”
??? “小蔡!快!”高天转过身,向楼梯口跑了过去,“我们快追上那位大爷!”
??? “那位大爷有什么问题?”小蔡边追边问道。
??? “你不要管那么多,总之我们追上他就是了!”
??? 他们一口气跑到二楼的走廊,发现躺着那位大爷的帆布床已经不见了。
??? “怎么会这样?”小蔡吃惊地说道,“这里刚才明明还睡着一位大爷的,怎么现在会不见了的呢?”
??? 正当他们感到迷惑不解之际,一楼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争吵声:“你是怎么搞的,上班的时候在睡觉!要是有小偷进来怎么办?”
???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既然你在上班的时候睡觉,那我就根据公司的规定,将你辞退!”
??? “不要啊!经理!不要啊!我孤身寡人一个,就靠这份看更的工作来糊口,你辞退了我,你叫我以后怎么生活啊?”
??? “你以后怎么生活是你的事!总之我的公司不需要你这种违法纪律的人!”
??? 争吵的声音到这里便戛然而止,当高天和小蔡再次跑到一楼时,却发现一楼空无一人。
??? “高大哥,你能告诉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小蔡惊愕地说道。
??? “我不太确定。”高天说道。“但是根据胡大哥的说法,这种情况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我们遇到鬼了!”
??? “鬼!”小蔡听到这个字,竟然吓得连跌带爬的跑出了大厦,急得高天不得不紧紧的跟着他,以免他走不稳摔倒在地上。
??? 当他们走出大厦的门口时,却意外的看见了本来有事情要忙的胡永航。此刻的他,正和一位清洁阿姨蹲在大厦门口旁边烧着大把大把的纸钱。
??? 胡永航看见他们走了出来,马上向他们打招呼说道:“咦?你们两个怎么会从东大楼里走出来?”
??? “我们接到报播音员的话让小新的脸变了颜色,他向前探了探身子。看着唯的生还者,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告,说这里有小偷光顾,所以过来巡逻一下!”高天平静的说道。
??? 高天比较平静,但是小蔡就不是了,只见他大吵大闹的对胡永航说道:“胡大哥,刚才我们看见……”一五一十的将在大厦的所见所闻全部说了出来。
??? “你们看到的那个是这栋大厦的老看更,福伯!”清洁阿姨说道,“福伯很可怜的,无人无物,一把年纪还要在东大楼当看更。因为上班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结果被大厦经理辞退了,福伯一时看不开,便在一楼的走廊上吊自杀!”
??? “上吊自杀?”小蔡惊讶地说道,“阿姨你的意思是,我们看到的大爷,是一只吊死鬼?”
??? “没错!”胡永航说道,“而且今天就是他的忌辰,所以我和张阿姨在这里烧纸钱给他。你们既然见到了福伯的鬼魂,那就一起烧吧!省得他日后找你们的麻烦!”
??? “好的。”高天点头说道。他回头看了看小蔡,却见到他一脸的惨白,好半天才喊了起来:“我要申请调职!”
??? (四)火烛鬼
??? “怎么了?”胡永航笑着说道,“才第一天上班而已,这么快就想申请调职了?”
??? “不只是小蔡想申请调职。”高天说道,“胡大哥你要是再不教我一点对付鬼魂的方法,我就和小蔡一起申请调职。”
??? “不是我不想教你。”胡永航忽然一脸严肃的说道,“而是以你现在的性格,暂时不适宜学习如何对付鬼魂。”
??? “我的性格不适宜学习怎样对付鬼魂?胡大哥,我不是很明白。”
??? “这么说吧!”胡永航说道,“根据我这么多年来的经验,要学会如何对付鬼魂,首先一点就是不能怕鬼。”
??? “我现在已经不怕鬼了!”
??? “你先别打岔,让我把话说完。”胡永航不满的说道,“第二点,就是要有仁慈之心。并不是所有的鬼魂都必须要消灭,有些鬼魂是由于意外,才导致死亡,最后被迫在死亡的地点游荡。这种鬼魂你不但不能消灭它,还要超度它。你要是想消灭它的话,说不定会遭到天谴,反而会被它所消灭。”
??? “这一点我也没有任何的问题!”高天斩钉截铁地说道。
??? “好吧!”胡永航见高天如此坚持,无奈地说道,“既然你坚持要学,那我就将它交给你了。”胡永航说着,从口袋拿出一本巴掌大小的笔记本,交到高天的手中。高天接过来,拿在面前一看,那日记本的封面永圆珠笔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汉字。
??? “驱鬼方法录?”高天惊奇地说道,“这是谁写的。”
??? “是之前在派出所工作的一位老警察写的。”胡永航回答说道,“他成为警察之前,曾经做过五年的阴阳先生,因此对付鬼魂很有心得。他见黄埠区这里经常闹鬼,而警员又常常束手无策,于是写了这么一个小本子,交给他最为信任的警员。”
??? “而那个他最为信任的警员就是你?”
??? “没错。”胡永航点头说道,“他将这个小本子交给我的时候,就说过我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并且说道,小胡,将来你要是想把这个小本子交给另外一个警员,一定要跟他这番话,明白吗?”
??? “我明白了!”高天大声说道,“我一定会依照你刚才说的去做!”
???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高天废寝忘食的研读着那个小本子,终于在两个月之后,学会了小本子上的所有驱鬼方法。
??? 至于小蔡,自从在东大楼看见那个上吊自杀的大爷鬼魂之后,他便坚决要求调职,派出所没有办法,只好将他调到消防局。
??? 有一天,高天正在办公室里值日班,办公室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高天一接听,电话里马上传来一个非常焦急的女人声音:“喂?是110吗?我这里是御安大厦,我们这里发生了火灾,请迅速派救火队员前来救火!”
??? “御安大厦是吧?好的,我就打电话给消防局。”小蔡听完电话,马上打电话给消防局。说来也巧,接高天电话恰恰就是小蔡。高天本想和小蔡叙叙旧的,但是由于事情危急,他没有这样做,而是直接将报警电话的内容全部讲给小蔡听。
??? “很久没有见到小蔡了,这次正好趁着有任务,去见一见他!”高天自言自语道。他上了派出所唯一的一辆警车,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火灾现场。
??? 此时火灾的现场,也就是御安大厦,已经混乱不堪,大厦里的居民,正在现场警员和消防员的协助下逃离现场,而发生火灾的地方,位于御安大厦的六楼,也就是最顶层。
??? 高天先是帮助附近的居民疏散,而后走到消防车旁边,看着消防队员如何救火。
??? 他看到了小蔡正站在消防员的云梯上,慢慢的靠近火场,看看火场里面是否还有人没有被救出去。
???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
??? “快!”小蔡对着消防车里面的人说道,“快将我移动到第五个窗口那里,我看到那里面有一个女人!”
??? “第五个窗口里面有个女人?”另一辆消防车云梯上的消防员听见小蔡这么一说,连忙顺着小蔡的视线看了过去,“没有啊!小蔡你是不是看错了,那里面根本连个人影都没有!”
??? “难道你看不到的吗?”小蔡生气的说道,他没有理会那个消防员,奋不顾身地从窗口跳了进去。
??? 高天看见了,正想过去用驱鬼术帮一帮小蔡,可就在这个时候,派出所所长打电话给他,要他到另外一个地方执行任务。
??? 高天没有办法,只得对着那个窗口小声地说了一句:“小蔡你要小心!”后,开着警车离开了现场。
??? 此后的几天里,高天因为忙着别的案子,没有时间打电话给小蔡,只是隐隐约约从消防局的人员,听说小蔡好像交了女朋友。
??? “小蔡真是幸运啊!”高天欣慰地说道,“这么快就交到了女朋友,比我这个师兄还本事!”
??? 过了一个星期左右,高天终于完成了手头上的案子,派出所所长对高天的工作非常满意,决定给高天放三天假。
??? “太好了!”高天开心的想道,“趁着这个机会,约小蔡和他的女朋友出来玩,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空。”
??? 高天打电话给了小蔡,当电话接通的时候,高天在话筒里除了听到小蔡的声音以外,他还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 那女人的声音很奇怪,说着说着,突然“呼”的一声,像是喷火一样。
??? 高天听到这些奇怪的声音,心里“咯噔”地响了一下:“这不是火烛鬼的声音吗?难道小蔡的女朋友是……”
??? 他不敢往下想下去了,而是想办法逼那只火烛鬼在小蔡的眼皮底下现形。
??? 对于现在的高天来说,要想出一个有效的办法来并不是一件难事。这不,一天还没有过,他就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来。
??? 周末的傍晚,高天应约来到了小蔡的家中。一打开门,迎接高天的正是小蔡的女朋友,只见她貌美如花,肌肤雪白,完全不想是火烛鬼的模样。
??? 高天早料到这一切,所以他竭力表现得一脸的平常。
??? 吃过晚饭后,小蔡提议玩些刺激一点的游戏,高天抓着这个机会,对小蔡说道:“不如我们玩玩碟仙吧!”
??? “碟仙?”小蔡饶有兴致地说道,“我早就听说过碟仙这种招灵游戏,但就是不知道怎么玩!”
??? “我以前也是不知道的。”高天故意看了一眼小蔡的女朋友说道,只见她一听见“碟仙”这两个字,脸色微微一变,但是没有显露出来,“但是自从学了胡大哥给我的小本子后,我就会了。”
??? “是吗?那就太好了!”小蔡高兴的说道,“我正想占卜一下,我什么时候才能和我的女朋友结婚呢!”
??? 在小蔡的催促下,高天很快就布置好了玩碟仙的所有工具。
??? “碟仙!碟仙!请问我什么时候才能结婚?”游戏开始了之后,小蔡率先向碟仙发问。
??? 桌子上的小碟快速的移动着,指示出一个清楚无误的日期。
??? “半年后?”小蔡看完后兴奋的说道,“那实在太好了!高大哥,你也问问碟仙同样的问题吧!”
??? “我对这种 男人也不明说,反而拿起摊子上顶及腰长发,来到小美面前。问题不敢兴趣。”高天微微笑道,“我只想知道我们请来的这位碟仙是如何死的。”
??? 一切如同高天所料的那样,他的话刚刚说完,小蔡的女朋友脸色大变道:“你问我这个问题干什么?”
??? “哦?好像我问的是碟仙,而不是你!”高天故意说道。
??? “你不用在这里装了。”小蔡的女朋友冷冷地说道。此刻的她,已经变回火烛鬼的模样——整个人像是烧焦了的一般,身体散发出阵阵的恶臭。
??? “亲爱的,你这是怎么啦?”小蔡见到女朋友变成这副尊容,吓得大惊失色起来。
??? “我就是你们请来的碟仙:火烛鬼!”小蔡的女朋友一字一顿地说道,“问碟仙怎么死的后果,我想你应该非常的清楚!”
??? “我很清楚!”高天一脸轻松的说道,“就是不知道,等一会儿下去见阎罗王的,会是谁?”
???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你们两个了!”
??? “是吗?那可未必啊!”高天说着,将手伸进口袋里,打算拿法宝来对付火烛鬼。
??? 可是当他伸进口袋里的时候,却发现口袋空空如也。再将手伸进去一点,才知道因为口袋破了一个洞,他准备的那些法宝已经在路上丢掉了。
??? 看着满脸怒火的火烛鬼,高天此刻方才明白,胡永航那番话的意思,只是他知道得太迟了。
??? (完)

标签:朋友警察同事阿姨

    上一篇:夜谭记之密葬 下一篇:生死迷雾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