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新聊斋之真相画

新聊斋之真相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跳蚤市场一直都是钟敬最喜欢来逛的地方,因为这里往往会隐藏着价低值高的物品。
??? 这是一个字画摊位,除了摆在地上各种字画,老板还在四周立起竹竿悬挂了许多字画,好给顾客参观选购。不过钟敬一直觉得这个老板很怪,并不是说老板长得奇形怪状,而是他是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年人。
??? 喔,并不是说字画摊摊主是老年人就很怪,相反是常有的事情,甚至就算是个年轻人或是妙龄美女摆着字画摊都不会让钟敬觉得怪。让他觉得怪的地方是,这个老人居然在玩PSP(一种由SONY开发的小孩子玩的新型游戏掌机),而且还玩得比小孩子认真,连有客人来光顾都没察觉。
??? 虽然这老人怪归怪,倒也让钟敬得以轻松的心情去欣赏这些字画,不必老是被老板热切的视线给打扰了。这里摆的字画有的看起来很新,有的则是看起如同古董一般,大概是家传和临摹的习作吧。
??? 当钟敬看到挂在老先生身旁的画时,突然停下脚步,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那幅画,完全被画给吸引住。那幅画并不是传说中的名画,更不是拥有巧夺天工的绘画,而真正吸引住钟敬眼光的是——画上的图案。
??? 这幅画有如近代写实派的画风,而画上画着两个人,那两个人明显是买卖关系,卖主站在字画摊后方递一卷东西,而买方正把一迭钞票递给卖主,图画的背景正是这个跳蚤市场的字画摊。最让钟敬惊异的是,画面上的买卖方正好是钟敬和老先生。
??? 先不说这幅画上为何会画上钟敬的模样,可是连画里所画出衣服的样式,甚至皮包的模样都跟他现在的穿戴一模一样,这怎么不让钟敬感到惊奇。钟敬盯着这幅画很久,确定这绝对不是刚完成的图画,于是想询问老先生怎么回事。
??? “先生,请问……”钟敬呼叫着老先生,但老先生还在激动地跟PSP对抗,似乎游戏正进行到极端紧张的地步了。
??? “啊!”老先生遗憾地拍腿大叫着,大概是游戏人物死了吧,而也因为这样,老先生才注意到他的摊位有客人来到,于是起身问:“你好,有什么要买的吗?”
??? 虽然老先生怪怪的,不过感觉也相当有趣,不会令人反感,所以钟敬微笑地指着那幅画说:“请问这幅画是什么?”
??? 老先生看了看画,点点头自语说:“喔,连脸都出来了,看来是已经确定的事实了。” .
??? “什么?”钟敬听不清老先生说的话,头稍微偏过来将一侧耳朵靠近老先生的方向,这样的动作让他正好看到一只鸽子飞到隔壁的摊位停下休息。这时,钟敬想起画里好像有只鸽子,惊讶地再看一次画,果然画上有只鸽子在买卖双方之间正振翅飞翔,这让钟敬越来越感到惊奇。
??? “这幅是真相画。”老先生看到钟敬盯着画,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于是开口说。
??? “什么?真像画?像什么?”钟敬有些犯胡涂,这幅画叫真像画?都是画了,还像什么画。
??? 老先生摇摇头说:“是事实真相的真相。这幅画能带领着持有者接近最渴望的事实真相。”
??? 连那件事情的真相也能反映出来吗?钟敬心里想了一下,问:“那它呈现这幅画的样子也是真相咯?”
??? 老先生微笑着说:“那是因为它呈现能卖出的真相,以及一位一直在寻找真相的人。”
??? 看着老先生带笑的眼睛,钟敬感觉他似乎能看穿自己的心理似的。没错,自己的确是一直在寻找着事情的真相,可是仍不太相信地说:“如果我不买下来,那呈现的不就不是真相?”
??? 老先生摇头说:“你当然可以这么做来反驳它所呈现的真相,除非你不想找到你一直在追寻的真相。”
??? 听了老先生的话,钟敬觉得自己实在不能不承认,自己的确太想找到那件事情的真相了,只要有一些可能性都想看看。现在这种情况看来,就算老先生骗他,他也一定会把那幅画买下来。
??? “那这幅画就一定是呈现真相吗?”钟敬继续询问着。
??? 老先生看着画说:“画只是会呈现跟真相有关的未来事件,至于要如何从这些事件中拼凑出真相出来,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 听着老先生毫无疑虑地解释,钟敬一直考虑着,想起那躺在床上冰冷的尸体,用力地咬一咬牙,下定决心说:”好吧,多少钱?“
??? 老先生伸出三根手指,微笑说:”不贵,三千元就好。“
??? 不会那么巧吧,钟敬看了自己的钱包一眼,他现在身上的钱刚好只剩三千元。虽然存款还有些钱,不过目前这些钱是这个月薪水最后剩下的部分。钟敬看看老先生似笑非笑的眼神,手握一下拳头后说:”好,我买。“
??? 老先生点点头,便把画取下来,卷了起来交给钟敬。钟敬也顺手把钱拿给老先生。这时隔壁摊位的老板突然吼道:”死鸟,别在我桌上拉屎。“
??? 鸽子受到惊吓也就飞了起来,刚好就在钟敬和老先生交易的时候,钟敬马上接过画轴打开,看着上面的图画,心里感到这一切真是太不可思议。跟老先生道谢后,钟敬转身便要离开。
??? 老先生却突然抓住钟敬的手说:”有几点要注意,眼睛所看到的不见得就是真相,图画只是带领你接近真相,而正确的真相却要靠你自己去推敲察觉:还有,不要随意更改图画上的真相,否则事实也会随着改变而变化。这幅画你拿回去后就会开始变化,不要心急,慢慢等待就会看到真正的事实。“
??? 钟敬点点头接受老先生的话语,然后纳闷地看着老先生拿起PSP继续奋战,心里感到许多困惑,不知道老先生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 钟敬回到公司后,还没坐下就迫不及待地想打开画轴看看。
??? ”钟敬,你刚买什么回来啊?“同事兼好友乐平,从他的办公桌探过头来询问。
??? 钟敬笑着拿起画轴说:”真相画。“
??? ”真像画?画就是画,还有真像画这种东西?“不亏是物以类聚,连乐平的思考模式都跟钟敬一样。
??? 钟敬苦笑,摇头说:”是事实真相的真相,据说这幅画可以反映出持有者最渴望知道的真相。“
??? 乐平看着画轴,点点头说:”喔,有那么神奇吗?你该不会是被骗了。
??? 如果真的是骗人的话,那刚刚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呢?钟敬简单地把刚才在跳蚤市场发生的事情说给乐平听。乐平听了啧啧赞奇,不过他还是说:“说不定只是巧合而已。”
??? 钟敬看着摆在桌上的照片说:“就算是被骗,只要有一丝能找出真正凶手的方法,我都愿意去尝试。”
??? 乐平顺着钟敬的视线看向照片。那是一男一女的合照,男的穿着轻便服装,有如西方人高挺的鼻子、方正长型的脸孔、悠然闲和的眼神,正是钟敬一年前的模样;而另一个穿着白色休闲服、手拿着青蓝小洋伞的女孩,就是钟敬一年前过世的女友,同时也曾是他们工作上的好伙伴。
??? 乐平再看看现在的钟敬,虽然颓废一个月的胡子刮尽,蓬乱的头发也稍加整理过了,但是那眼神却充满着悲伤且空洞,让人心里不禁为之一颤。一年前,他们曾经是最优秀的工作伙伴兼情侣,但是女孩却在一年前因为钟敬加班为他买个宵夜,惨遭歹徒杀害,凶手至今都还没抓到。
??? 乐平叹口气说:“都一年了,就算找到凶手,所有的证据也早烟消云散了,你又何苦如此。”
??? 钟敬的眼神透出坚定和觉悟说:“即使这样,我还是要找到凶手。”
??? “午休时间早结束了吧,还不马上工作吗?”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从乐平背后响起,吓得乐平跌回自己的座位上去。
??? “部长好!”“部长好!”钟敬和乐平同时和上司问·好,而韩部长仍以严肃的神情盯着两人。
??? 韩部长清咳一声,说:“东南亚航运总估算表整理好了吗?”
??? 乐平赶紧说:“报告,在弄了,今天之内就能整理完。”
??? 韩部长轻轻地点头后,对钟敬说:“刚刚午休去哪了,有吃饱吗?”
??? “刚刚我是去楼下的金石元快餐店吃饭,谢谢部长关心。”钟敬客气地回部长的话。
??? 韩部长点点头说:“那就好,可不要像一整个上午我点胃口都没有,点心做得很精美,然而我却觉得胃里胀胀的。同事们不知为何情绪高昂,从股票到车价,从小肥羊到流星雨,海天阔地无所不谈。年前,整个人像没魂似的,你是我们这个部门重要支柱,可不允许你随便倒下。”
??? 韩部长训完话,就去巡视其他员工,而乐平则马上又探过头说:“你看,连部长都很关心你。”
??? 钟敬摇头说:“我又没要求他关心。”
??? 乐平指责说:“别这么说。要不是两年前你和翠织立了一件大功,否则公司也不会那么看重你们,而且一年前要不是部长极力劝说以及一年来不停地关心,否则你那种样子还能待在公司里?”
??? 钟敬不以为然地说:“部长又不是只在这一年前就只关心我的动向一”
??? “那么说从更久以前部长就很重视你,好啦,别想那么多,赶快努力工作,免得待会又要被部长赳。”乐平说完马上缩回自己的办公空间,而钟敬则是暗笑,真不知道谁才是最常被部长赳的人。
??? 钟敬努力工作好一阵子后,稍微挥挥手腕活动一下发酸的关节,这时他看到摆在桌子一旁的画轴,心想从买来就还没看,如果真的能反映持有者想知道的真相,那现在画面是不是就会变化了呢?
??? 钟敬解开画轴上的丝线,心里默念着想知道的事情,然后慢慢地打开来,可是当他完全打开时,所看到的只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图画在上头。被骗了!钟敬第一个念头所想到的事情,可是刚刚还看到图画了啊,就算是用隐形墨水也不可能短时间画出那么精致的图画出来吧?
??? 钟敬不死心地翻到背面,仍然没看到今天所看到的画,正在纳闷的时候,乐平突然拍他的肩膀说:“你一直看着白纸,要做什么?”
??? 钟敬吓了一跳,回头捶一下乐平说:“不要突然跑出来吓人,我在看今天买的画。”
??? “只是画着一把刀子也叫画?钟敬,我都不知道你的品味越来越奇怪了。”乐平用奇怪的神情对钟敬说,并且退后一步准备接下钟敬的反应。
??? 刀子?!自己刚才看的不是空白吗?钟敬没有做出乐平期望的响应,反而马上转头看着画,画轴上一处的确画着一把蝴蝶刀,而刚刚的确什么都没有。钟敬赶紧凑上前,差点就要跟画轴接吻的距离,仔细地看着那把蝴蝶刀。
??? 乐平看着钟敬奇怪的举动,于是轻拍钟敬的肩膀说:“你怎么了,这幅画有问题吗?”
??? 钟敬收回看着画轴的视线说:“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奇怪。怎么,不赶快去工作,会被部长骂的。”
??? 乐平无所谓地说:“没事,反正我做完了,现在是下午茶时间。”
??? 钟敬苦笑:“你啊,就是这样才会老被部长赳,不过也因为你的动作迅速,所以才运气好没被公司开除。”
??? “呵呵,这就是我的本领哕。对了,你说的真相画是什么东西,快拿出来看看。”乐平催着钟敬说。
??? 钟敬指着手上的画轴说:“就是这个,说实话我也很惊奇,刚才我看的时候明明没有这把刀子,你来了以后就出现了。”
??? 乐平纳闷地看着画,随后惊讶地说:“现在还出现一只手!”
??? 钟敬也跟着惊讶地看去,当他看到那只握刀的手时,整个人激动地再度凑上前看,甚至还抓起桌上的装饰用的放大镜仔细看。乐平也好奇地凑过去看,当他看到放大镜里显示出来的东西,也惊讶地抢过放大镜仔细看着。
??? “喂,你们两个大男生挤在一起做什么,别恶心了。”一个略带玩笑的声音,在乐平他们两个背后响起。
??? 乐平急忙转过身,说:“柏义,别吓人好吧,刚刚差点被你吓得心跳暂停。”
??? 柏义笑着说:“是你们两个挤在一起不知道在做什么,还专心到连我来都不知道。”
??? 乐平指着画轴说:“我们是在看这幅真相画,因为这幅画出现不可思议的事情。”
??? 柏义上前看看说:“只是一只手拿着一把刀子,根本是未完成的作品,也值得你们那么仔细看?”
??? 乐平把鼻子翘高说:“跟你说哈,刚刚我只看到一把刀子,现在你看到一只手和刀子,你说该怎么解释?”
??? 柏义看了一下,说:“可能是你们的错觉吧,现在我看还是一样的图画。”
??? 乐平看了看说:“大概要等很久吧。算了,我们先上去抽根烟,再下来看看有没有更新的发展。”
??? 柏义摇手说:“不了,最近女友叫我不要抽烟保健康,所以就不陪你们上去了。”
??? 乐平也不坚持,反而想到一件事情,问道:“对了,柏义,你之前不是说过想买那个’一定壮‘健身器,买了吗?好用吗?”
??? 柏义摇头说:“女友说那个根本是夸大其辞的广告,所以叫我不要买,还因此禁止我抽烟,说是既然要健康强壮,不如先远离不健康的东西。”
??? 乐平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便拉着还在研究画轴的钟敬到楼顶抽烟。
??? “你觉得那个图画代表什么?”钟敬静静地抽了五口烟后说。
??? 乐平把烟狠狠地抽了一大口说:“如果那老先生没有骗人的话,那么那个图画上的手链就真的是翠织的手链,只是为什么她要拿着刀子?”
??? 钟敬抬头看着天空说:“那个手臂不像是女人的手,她的手没那么粗壮,也许是有人戴着她的手链,而那人就是杀她的凶手。”
??? 乐平把烟吐到空中,说:“是那样吗?”
??? “我不确定,可能需要等到画完整呈现才有办法知道。”钟敬把抽完的烟头丢到地上用脚踩熄。
??? 乐平想了想说:“也对,现在想再多也没有用,不如等到图画完整呈现后再说,到时候记得通知我,我们再一起讨论看看吧。”
??? 钟敬同意后,两人便回去工作。而钟敬再打开画轴看了看,现在画也只是比刚刚多了一只手臂,钟敬只好把画收好,也许是时间还没到吧。钟敬于是暂时先抛开杂乱的想法,专心地工作。
??? 终于等到了下班时间,钟敬还未离开公司想打开画轴看看,偏偏这时韩部长走过来询问:“下班了啊,等一下要一起去喝酒吗?我请客。”
??? 钟敬现在只想赶快回家研究这幅画,于是客气地回答说:“不用了,今天有事我要马上回家。”
??? 韩部长微笑点点头,然后转头问乐平说:“那你要不要去?”
??? 乐平开心地说:“好啊,要去哪家店?”
??? 钟敬没有理会他们在讨论哪家新开的店怎么样,就直接去打卡下班。不过因为身上没钱了,钟敬先去提款机取钱,还去便利商店买一些便当回家。
??? 一回到家,钟敬随意把鞋子一脱、公文包一丢,连衣服都还没换,就急忙到客厅拿出了那幅画。
??? 推开堆满桌上的杂物让出空间,把画平放在桌上展开。果如钟敬所想的,现在画上多了许多东西,显得比较完整些。现在画上的图案是一个穿着土黄色夹克的男子,右手拿着一把蝴蝶刀,正要刺入另一个穿着深灰色西装、站在另一边对象的腹部。
??? 这图画所在的背景还很模糊,根本看不出是哪里,而且只大概看出是两名男子,但是面孔完全是空白的,不知道这两人是谁和谁。钟敬原本以为会显现出是谁杀了翠织的画面,但是现在画面很显然地却是一个男的要刺杀另一个男的。
??? 钟敬从杂乱的柜子里找出以前和翠织出外游玩买回来的瑞士刀,又取出的放大镜仔细地研究那土黄色夹克男忍右手腕所带的手链。不论怎么看,这个手链就是当初他和翠织一起去金饰店专门设计的样式。
??? 当初因为翠织全身上下的财物都被搜括一空,且在背心的地方被刺一刀致死,所以警方分析是歹徒抢劫杀人。说不定图画上的这个男子就是当初抢劫翠织的人,想到这里,钟敬恨恨地紧握着双拳,对着天花板怒吼着。
??? 为什么那时候自己不陪她一起出去?为什么她没有回来的时候,自己没有紧张地去找?为什么自己要在隔天才知道她的死讯?为什么……为什么……,众多的为什么,不但不能排解钟敬的愧疚感,只是让他心里创口越扩越大。
??? 钟敬再次看着图画,恨恨地希望能亲手宰了这个凶手。不管这人是谁,会有翠织的手链,那就一定是凶手,既然警察抓不到,那就由我来判决。就在此时他注意到图画上那强盗的左手拿着一样熟悉的东西,他赶紧拿放大镜来看,意外发现那是自己的皮包,难道说这个强盗是要抢自己吗?
??? 一想到这,钟敬不禁兴奋起来,也许自己很有机会能亲手杀了这个混蛋,反正到时候就算被发现了,可以说是自卫伤人,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会在什么时候发生。钟敬想了想,于是从厨房拿出布满灰尘的菜刀,放进公文包预备着。
??? 虽然那是翠织以前常用来做菜给他吃的,现在拿去对付杀她的人顺便帮她报仇,她应该也会同意的。对吧?翠织。钟敬起身顺便打个拳,练练最近都没怎么活动的手脚,免得到时候手脚不灵活,反被歹徒钳制。
??? 等他打完一通拳回来,桌上的图画随着时间的过去出现了背景。那是一间废弃的房屋里,地上布满脏乱毁坏的家具和石块,从那房屋的窗户看出去,可以看到一些其它建筑物。钟敬拿着放大镜仔细看着。
??? 图画里窗子所显现的景色不就是我家?钟敬赶紧到窗边查看,透过明亮的路灯查看,果然不远处的小巷中有一栋破烂废弃的房屋,难道凶手会出现在那里。确定地点后,钟敬更加开心,不用花多少力气,凶手就会自投罗网,钟敬现在感觉一切似乎就近在眼前了。
??? 一切事情准备完全以后,钟敬才满足地拿出便当,先对着挂在墙上的翠织照片祭拜,并且诉说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准备要做的事情,完毕后才正式吃饭休息。
??? 隔天早上,钟敬刻意选择穿跟图画上一样的深灰色西装,并且拿起暗藏刀子的公文包,活动一下筋骨就出门了。现在他非常期待能遇上那个歹徒,这样就能为翠织报仇了。当他来到往那间破屋去的巷子口,往里面望望,似乎没有人过来,大概时候还没到吧。
??? 于是钟敬只好先去上班,但是当他往前走了几步,前方街道突然转出一个人,和钟敬擦身而过,并且走入往破屋方向的巷子里,而那个人上身就是穿着土黄色夹克。
??? 看到那人,钟敬如同醒觉过来一般,该不会就是那个人吧?钟敬赶紧抓出画打开来看,果然图画已经完整呈现了,上面果然是画着刚刚走过去的男子,正要刺杀钟敬的画面。
??? 钟敬兴奋地拿起公文包,悄悄地跟着那人走人小巷中,看着那人走入废屋里。钟敬把手伸入公文包,紧紧地握住刀柄,然后用肩膀轻轻地推开半垮的门扉。
??? “吱呀——”老旧的绞链无预警地发出刺耳的尖叫,引起黄色夹克的注意回头,而钟敬也知道事情败露,马家门前,我犹豫了。我记得以前听说魂是可以越墙而入的。我试了试,居然成功了!这令我兴奋不已,又来回再试了几次。嘿,做魂也没什么不好的。起码钥匙省了!上抽出刀子想杀过去。但是刀子还没拔出,对方已经早先一步反应,并冲了过来,偏偏这时刀子被公文包盖子卡住,硬是拔不出来。
??? 没办法,钟敬只好先往左边跳跃滚开。可是没受过专业训练的他,滚的时候还不小心撞到地上的石块,使得双手吃痛松开,公文包也因此飞了出去。钟敬一个翻滚,爬了起来,顿感不妙,因为公文包就在对方的脚前,而自己的手可能因为撞击的关系,疼得暂时不太能动。
??? 不过对方并没有捡起公文包,反而捡起钟敬翻滚时掉落的钱包,看着皮包里的一迭钞票,对方在狱侦科的讯问室里,始终低头沉默的陆扬威冷不丁扬起他那张憔悴苍白的脸,紧盯着我问。许是他的口气太过阴鸷,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忙乱地躲开了他的注视。陆扬威笑了,是苦笑,"我看得出,你相信。"似乎很高兴地想收起来。但是钱包里有翠织的照片,不能给他拿走!钟敬大吼一声,马上冲了过去。
??? 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取出蝴蝶刀随意一甩,甩出刀刃对着钟敬也冲了过来。就在两人之间只剩三步距离时,钟敬脚踩到石块滑了一下,身体的平衡因此打乱,使他整个人暂停动作半秒,但是也因为这样的暂停,对方的刀尖已经往钟敬的腹部刺出。
???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钟敬用力地收缩肚子并且让身体自然地往右倒下,因为这个动作,使得对方的刀子贴着钟敬的肚子滑过,没伤到分毫。而钟敬也没时间庆幸自己神来一笔的动作,马上往前一滚,抽出放在公文包里的刀子,恶狠狠地盯着对方。
??? 对方因为突然刺空,一时间脚步不稳,当他回头的时候,钟敬已经一脚踢来,把他给踢得往后摔跌几步。钟敬不打算放过他,继续追上前去再补上一脚,才把对方踢得摔倒在地。
??? 钟敬迅速地坐到对方身上,高举着刀子喘着气。而对方举起双臂挡在头前大喊:“为什么要杀我,我又没做错什么?”
??? 近距离看到对方手腕上的手链,确实是翠织的手链,让钟敬大为愤怒地说:“她也没做错什么,你凭什么杀她,还不知羞耻地抢走她的手链戴在自己的手上。”
??? 那人害怕且疑惑地问:“你说的是谁?”
??? “怎么?抢劫的人太多,连被你杀的是谁都不记得了啊?也好,你不用记得,到地狱里去见她吧!”钟敬说完不给对方一点反驳的机会,就用力地把手上的刀子刺下。
??? “不要,我没杀人,我没杀过人,这个手链是捡来的,我真的没杀过人,我不想死啊……”
??? 对方害怕地胡乱大喊着,希望钟敬能饶他一命,但是钟敬的刀子却已往下刺去……
??? “欢迎来到奇梦商店街!这里什么都有卖,什么都能买。只要你能想得到的,绝对不会有你找不到的东西,价格绝对公道。还附设游乐场和咖啡厅,让你能在此流连忘返。欢迎各位光临。”
??? 一张破碎的海报从窗外慢慢地飘了进来,飞过钟敬最终,高考名落孙山。的眼前,而钟敬却恍若未见地低头看着,也许第一次杀人的心情格外紧张,让他的呼吸特别粗重急促。平常看电视没什么感觉,直到自己拿起刀子杀人,才感觉到杀人是特别地难。
??? 现在刀尖距离对方的眼睛只剩两厘米,但是就这两厘米却让钟敬感到有非常强力的障碍挡着,让他的刀子再推进一厘米都不可能。连这两厘米的距离都没办法推进,钟敬真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人能毫不在意地就杀了其他人。
??? 对方早因为生死一瞬的刺激整个意识涣散空白,等到他恢复意识,看到钟敬还拿着刀对着他,吓得大喊:“我真的没杀过人,我真的没杀过人,我……”
??? 钟敬虽然没办法杀人,不过拿着刀吓人总可以,因此他把刀子抵着对方脖子,说:“你没杀过人,那你的手链怎么来的?”
??? 因为钟敬的询问,让那人以为有了转机,赶紧把一切说出:“那是我在一条巷子里捡到的。我当时以为那个女人睡着了,所以就把她身上所有钱都拿走,这个手链是因为我喜欢所以就留下来戴着。拜托你,手链给你,不要杀我。”
??? 钟敬不相信地把刀子加了些力量,说:“她怎么……那个女人怎么可能在巷子里睡觉?你骗我。”
??? 那人紧张地赶紧回话说:“我不知道,我只看到有人开着辆银灰色的车子出现,把女人从车上抱下放在巷子里后就离开了。”
??? 听到意外的话,钟敬不相信地大吼:“你骗人,警察明明说她是在巷子里被歹徒杀害的,怎么又突然冒出一辆车子?”
??? 对方被吓到,颤抖地说:“警察就是这样,只要是没什么人在意的案子,就给他草草结案。刚刚我就以为你是警察,怕被抓去安上几个老子没做过的案子,所以才吓吓你希望能找到机会脱身。…
??? 钟敬突然感觉世界似乎都在旋转的样子,没想到连警察都在骗人,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可以相信。看着眼前这人,钟敬突然想到他刚刚说的话,赶紧问:”那么那辆车有什么特征?“
??? 对方想了想说:”我只记得车的前头方向灯好像破了,车边也有三条平行刮痕,就这些,没有其它的了。“
??? 接着钟敬也问不出什么更有用的线索,于是便把手链夺回来,并赶走那家伙。那人似乎真的吓坏了,逃走时还不小心掉下一包手掌大的酒足饭饱,眼看到了午夜十点了,王把锅里的热粥盛了碗,放了把小勺,递给赵:塑料包。钟敬伸手想捡起来看看,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颤抖得无法动作。
??? 刚刚的情绪从愤怒、惊讶到迷惑,以及虽然没杀成的杀人刺激,让钟敬的精神一直在紧绷状态。现在情绪整个放松下来,心理和身体才把刚刚那强烈变化所造成的伤害,一口气爆发出来,使得钟敬现在只能抱着身体发抖。
??? 过了许久,钟敬的手脚总算不抖了,他捡起刀子、皮包、塑料包和公文包,收拾好一切然后去上班。
??? 钟敬有如行尸走肉般到公司打卡坐到位置上,打开电脑拿出文件,然后对着眼前发呆。
??? ”当当!差一分钟你就迟到了,今天怎么那么晚到,而且衣服还破了。“乐平探出头问道。
??? 钟敬看着自己的西装,腹部的地方被划开一道口,而其它地方更是沾上不少灰尘泥土。他抬头笑了笑,说:”没什么,我找到翠织的手链了。“
??? ”什么!?你遇到凶手了吗,怎么没通知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快说。“乐平一听,迫不及待地询问着。
??? ”没什么,就是……“
??? ”哎呀,你衣服怎么破了,我帮你缝一下。“就在钟敬正要讲早上发生的事情时,他们公司的会计助理——曼莉正好走来,一看到钟敬的衣服便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
??? 钟敬知道她喜欢自己很久了。不过当时钟敬只喜欢翠织,加上两人他正在分尸!是不同部门,因此对她就没什么在意,但是自从翠织死了以后,她就时常在钟敬身边转,不过现在的钟敬心中仍然只有翠织,丝毫塞不下其他女子的身影。
??? 不过曼莉仍不死心地对钟敬献殷勤,就像现在钟敬完全没有理会她,仍继续和乐平聊天,她却自己拿出针线就缝起来。不过钟敬还真把她当成不存在的人一般,丝毫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 乐平早习惯钟敬的模样,听完钟敬描述完早上的情景后,略有深思地说:”照这样看来凶手就不是一般的强盗罗,那有可能会是什么样的人做的呢?“
??? 钟敬摇头说:”不知道,不过也说明我已经接近了真相。那老先生说的没错,真相画的确能带我接近真相,幸好没有真的……算了,知道部分真相了,接下来看真相画会出现什么。“
??? ”那还不赶快拿出来看。“乐平听了钟敬所说的,更加感兴趣地想要看看。
??? 钟敬微笑地伸手到公文包里想拿出来,但当他摸到菜刀柄时,动作停了一下,同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喝道:”你们一群人聚在这做什么,还不工作!“
??? 众人不必回头就知道是韩部长来了。乐平赶紧缩回自己的办公桌,曼莉随意把缝线打个结就急忙离开,钟敬则是只要把公文包放下,公文打开就行了。韩部长没有和往常一样赳乐平一顿,反倒是直接到钟敬身边。
??? ”你今天早上去哪儿了,弄那么脏,不懂办公室礼仪吗?“韩部长一来就开骂,
??? 钟敬低着头道歉说:”对不起,我马上出去买新的换。“
??? 韩部长挥手说:”不用了,下次注意就行,不过你一定要解释为什么会弄成这样?“
??? 钟敬点点头把早上的事情大概描述一遍,不过却把手链和那人说的事情改成吸毒者的攻击。韩部长听完没说什么,只是丢下一句”好好工作“就离开了,差点让乐平以为部长的脑袋坏了。
??? 钟敬看着电脑屏幕,想起一年半前,他、乐平、韩部长、柏义和翠织,一起为了一个大案子努力地筹划,虽然辛苦,但是大家相处也很融洽。平常都是由翠织去买宵夜,要不然就是柏义的女友或曼莉会带自制的宵夜给大家吃;如果事情有些进展,又稍微早一点下班,韩部长还会带大家一起去喝酒。
??? 虽然因为工作的关系翠织对每个人都好,但翠织却只钟情于钟敬,钟敬更是被她那活力十足的模样吸引。很快地两人便陷入热恋中,时常工作忙累的时候,两人就丢下工作跑出去散心。
??? ”你们两个又去哪了?“每次只要被韩部长发现,他都会这样骂。不过他有时也会关心地说:”下班后要去哪儿啊?可别太晚睡,明天还要上班。“
??? 乐平刚开始虽然看起来像是想追翠织,因为他平时跟翠织最有话聊。不过当他知道翠织和钟敬交往后,他最多笑笑地重捶钟敬一下,平常还是那种乐天无所谓的态度。
??? 可是这一切却在一年前,翠织被杀害后就变了。现在虽然大家仍在工作岗位上,公司也进了一些新人,但是再也不会回到过去那种日子了。
???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到了午休时间,乐平赶紧拉着钟敬到附近一家咖啡厅,请钟敬喝咖啡吃饭之余还顺便要看那幅画。钟敬笑了笑把画拿给乐平,然后就点下最贵的套餐,使得乐平看着自己的钱包惨叫着。
??? 选了远离窗户却采光良好的角落坐下后,在等待餐点送上来之前,乐平便迫不及待地打开那幅画来看。钟敬认为现在画上一定没多少东西,所以先闭目养一下精神,准备下午的工作。
??? ”钟敬,这幅画什么都画出来了耶。“乐平看着画,拉着钟敬的手说。
??? 看着店里其他客人用着奇异的眼神望着他们俩,钟敬赶紧把手抽回说:”都画出来了?这次怎么那么快?“
??? 乐平把画转给钟敬说:”看,这个看起来像是个工地的地方。“
??? 钟敬拿过来一看,果然是幅已经完成的画,不过却只显示景色,没有人。难道这次的真相是要找一个地方吗?这幅画上显示的是一个公寓建到一半的工地,而这工地除了一般常见的水泥包、铁架、围篱外,就没有其它显示这个地方是哪里的标识,连远方的高楼都是漆黑一片看不到。
??? 钟敬皱着眉头说:”这是什么地方?我不认识这个地方,也没有地标,要怎么找到那个地方?“
??? 乐平把图画拿过来看了许久,拿起刚点的咖啡喝一口,说:”这个地方我知道。“
??? ”你知道?“钟敬有些惊讶地看着乐平。
??? 乐平指着工地上的挖土机说:”看到这只绿色的大鸟吗?昨天我和部说话的是个清瘦俊朗的中年男子,对我又是拍肩又是打背的可是,我不认识他啊。长去喝酒时,经过这家工地,正好看到有个工人不小心打翻油漆,结果就在这染上一只大鸟的图案,当时我还惊奇怎么有那么巧的事情呢。“
??? 钟敬点点头,虽然不知道这幅画为什么要表示出这个地方,不过相信去那里应该会更接在她说话时我发现她的嘴唇很红,像抹了鲜血了样。近真相吧。
??? ”你还记得路吗?“钟敬看着图画询问着。
??? 乐平开心地说:”当然记得,那个喝酒地方的东西可真是美味,为了下次还能再去,所以特地记下路线了呢,不过你一定要带我进去喔,否则我就不带你去。“
??? ”好啦,不过到时候你自己注意安全。“钟敬严肃地研究画上的东西,希望能获得更多的信息。
??? 突然一道银灰色的影子从眼角晃过。钟敬心有所感地抬头一看,只见窗外闪过一辆银灰色的小客车,而开车的身影则是极为熟悉。
??? ”曼莉的车是银灰色的?“钟敬不敢置信地说。
??? 乐平抬头看看说:”银灰色的车,到处都是啊!又没什么稀奇。“
??? 钟敬转回头问道:”你的车也是银灰色?“
??? 乐平急忙摇手说:”我才不开那种俗气的车,我比较喜欢亮黄色的,不过我老哥倒是有辆银灰色的车。“
??? ”喔。“的确,银灰色的车到处都有,不能指望就这样找到凶手,可能还要查出三条平行的刮痕是什么。一般来说,就算和别的车擦撞,也不容易擦出只有三条平行刮痕吧。看来这幅真相画是要带他去查出车子的来历吧。
??? 午休时间结束,钟敬和乐平早早回到办公室做事。钟敬对于逐渐逼近的真相,心中烦乱得很,因为他感觉真相似乎快呼之欲出,但是又怕自己一不小心让真相离去天期间,灵灵直假惺惺的安慰着父母,又过了两天,灵灵的父母才从灵心儿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让他一时间无心在工作上,差点到下班时间时还没做完。
??? 迅速地和乐平打完卡,跟部长打个招呼,和同事们道别后两人便赶紧去停车场开车。不过路上却看到曼莉伸出手想叫住钟敬,但是看到钟敬把她视若无睹的态度,手便又放了下来,幽幽地看着钟敬离去的背影。
??? 钟敬开着车紧跟着前方亮黄色的车子。如果今天不是想快点找到真相,否则钟敬实在不想跟在乐平的车子后面,他的车除了亮黄色外,周边还贴了许多奇形怪状的图案,活像是活动展览会馆似的。
??? 不过主人似乎毫不在意,甚至有如炫耀般地更大刺地在马路上乱窜,害得原本只想远远地跟着的钟敬,只能也紧跟在乐平的后面,跟着一起忍受周围投出的各种眼神。
??? 开了一阵子,乐平指着一个工地说就是这里,然后开着车飙走。说是因为突然闹肚子痛,想去昨天去的那家店借个厕所。钟敬心里暗笑一定是昨天吃太多了,而他便一个人走进工地。
??? 虽然现在是下班时间,不过工地上还有三三两两比较努力的工作人员做事。钟敬不想被询问来工地做什么,只好到工地对面的长椅上等待。无聊时,钟敬便拿出画想继续研究,看看能找到什么其他的线索。
??? 可是当他打开那幅画时,意外发现原本只有背景的画多出一些东西。原本什么都没有的空地出现一辆银灰色的车子,就在人口的地方出现了两个人,不过可能时间还没到的关系,这两人都很模糊不清,连身上穿的东西都看不清楚。
??? 钟敬看着画,心想:难道这是代表今天凶手会来吗?画上的车子的确有三条平行刮痕,那究竟会是什么造成的?要是能证明这件事情,说不定就可以让凶手绳之于法,不过这辆车的样式看起来就好像曼莉今天所开的车;
??? 等最后一个工人离开时天色已经开始转暗,确定周围没人后,钟敬从未关好的大门进入。看着工地里杂乱的样子,钟敬看着自己身上的西装,如果又遇到早上同样的事情,看来这身西装注定报废了。
??? 钟敬取出真相画一边对照一边寻找着同样的景色。这工地不大,转一个圈就找到一模一样的地方,除了车子和人还没出现外,其它就如画上的摆设一样,丝毫不差。
??? 钟敬搜索着四周,没发现什么令人在意的东西,觉得有些气馁,于是便抬头望着天空让头脑清醒些。就在这时,钟敬突然看到楼上有个人影闪过,而那人影令他感觉熟悉无比。
??? 钟敬跟随着心中的意念来到四楼。大概是快完工了吧,地上墙上的瓷砖都铺好了,不过没有装潢家具,整个看起来就只是个许多积木组合出来的空间。望着因光线不足呈现出漆黑的空间,钟敬感觉不出这里有丝毫的人气,那刚刚看到的身影是怎么回事呢?
??? ”喀啦!“当问起费用时,大夫却挥手说,都是给熟人帮忙,就不收费了。张克知道自己得了实惠,满心欢喜地道谢。临走的时候,大夫却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你的夫人真的很爱你呢。"他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依旧满口答应着。今天,情人陈芳又约张克出去,要跟他谈判,因为她察觉到张克要独吞妻子方惠的保险理赔款。应付完陈芳后,已经是半夜了,回到家以后迷迷糊糊,他便睡了过去。朦胧中,他听到咯吱咯吱的响动,像是老鼠啃食东西的声音。他慌忙睁开眼睛,仔细瞧,只见两排扭曲的牙齿正用力地啃噬着他的脚踝,血从他的脚踝处汩汩流出,撕裂的伤口已经血肉模糊,隐约露出阴森的白骨......他想惊呼,却发不出声音。房间一处传来轻微的声响,引得钟敬过去查看,由于视线能及的地方越来越窄,钟敬只好拿出打火机点亮。在橙红的火光中,钟敬看到墙角处有块瓷砖脱落,于是好奇地翻开一看,意外发现瓷砖的背后居然有一大片怵目惊心的暗红。
??? 墙壁上没有暗红色,只有瓷砖背面和侧面有,看来应该是一年前瓷砖还没铺在墙壁上时,翠织死在成堆的瓷砖上,而工人没有发现血迹。不,也许发现了,只是当作污秽不管它继续把瓷砖铺上。
??? 钟敬这回终于知道真相画带他来这里是做什么,这里才是杀死翠织的第一现场。想必翠织的芳魂还在这里,所以刚刚的人影和瓷砖,都是翠织弄出来的,目的就是让钟敬了解真相。
??? 钟敬了解后,于是马上把瓷砖放进公文包准备离去。偏偏这时候楼下传来车子的引擎熄火声,钟敬以为是乐平来了,怕他没看到自己就跑了,于是赶紧跑到窗前想叫住乐平。
??? 钟敬正要举手呼叫时,意外看到正反射着明亮月光的银灰色小车,而正有一人走下车四处看着。凶手来了!钟敬这才想到另一个问题,这个凶手为什么会在一年后回到这里,是知道他要来这里吗,如果是那他怎么知道,难道是自己熟识的人?
??? 钟敬赶紧躲到窗下,拿出画来想看看凶手是谁,但是房间内光线太暗,根本看不到,想要点起打火机,却想到如果凶手看到楼上有光肯定会跑上来。钟敬没办法之下,只好从公文包拿出刀子冒险下楼。
??? 小心翼翼地到了一楼,刚刚从车上下来的人不见了,可能是到别处找寻吧。趁这机会出去,就着明亮的月光打开画轴看着,画上的人物清楚了,是一个人拿着刀子要往坐倒在地上的人砍去,要砍人的那位脸孔还是模糊不清,但是他身上的服装却让钟敬感到相当熟悉。
??? 而坐倒在地的正是钟敬,图画里钟敬的西装满是泥灰和鲜血,其中右手臂还整个鲜红一片,想必是右手受伤了。这幅画让钟敬感觉,这是代表他今天就会丧命于此的真相。
??? 钟敬不敢置信地仔细研究画轴,不过他却不是找获救关键,而是希望能找出更多关干凶手的数据,好让到时候拼最后一口,知道全部的真相。这时一道黑影出现在钟敬背后,看着钟敬专心没有注意到四周的模样,黑影缓缓地举起刀子,用力往钟敬背心刺去。
??? 钟敬仔细盯着逐渐成型的凶手脸孔,眼角突然瞄到银灰色车子所反射的影子以及刀子的闪光,下意识整个人转身用手上的东西抵挡。黑影的刀子本来就刺不准,加上钟敬还没转身完毕,使得刀子斜斜地划过图画,并且划过钟敬的右手臂。
??? 钟敬手臂吃痛整个人迅速跳开,那幅画更是因此掉落在原地,不过现在不用画也可以清楚知道凶手是谁。只见黑影站到月光底下,露出他那严肃的脸庞,他正是钟敬的上司——韩部长。
??? ”凶手是……你?“钟敬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韩部长:
??? 我母亲小的时候,躺在自家的老屋里和我姥姥玩,抬头,看到南墙的最上边,就是南墙和房顶交接处,有个老头,约扎来高,身穿旧社会的地主服,手里牵着个小孩,快带的从东向西走去,(仿佛是在墙上走)走到最西边就不见了!母亲当时点也不害怕,还让我姥姥看,但我姥姥什么也看不到!后来,几十年后,大家说起这件事,我大舅说他小时候也看到过!情景和我母亲见到的基本样!韩部长看着钟敬哀怨地说:”如果你不买那幅真相画,如果你不回来这里,一切不就跟平常一样没有事情吗?已经一年了,为什么你还是那么坚持?“
??? 钟敬听了相当愤怒地起身,但右手臂的剧痛差点夺走他的思考,不过他还是起身质问:”你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部长吗?会关心下属的部长吗?“
??? ”关心?“韩部长冷笑,”以前我会问你们的行踪,就是为了想趁你们不在的时候私下追求翠织,即使她不长眼地跟你交往,但我相信我继续追求她就会回心转意,可是没想到那贱婊子居然敢当面拒绝我。“
??? 听了韩部长的话,钟敬愤怒的情绪不断增加,咬着牙问:”所以你杀了她?“
??? 韩部长大笑说:”当然,一年前我知道你还要加班,也知道她会去买宵夜给你,所以借故在楼下等她,就说要带她到好吃的店买宵夜,顺便做最后一次的努力。可是她拒绝我后,还想告我性骚扰,一气之下我就拿这把刀杀了她。“
??? ”刚开始我也感觉到不妙,于是赶紧把她载回公司附近,随便找个小巷子丢下,只是没想到警察会以歹徒抢劫杀人结案,让我感到心安。“
??? 钟敬突然想到之前部长的关心,于是问:”那你之前对我的关心也都是假的吗?“
??? 部长摸着刀子说:”那当然,原本担心你会去找出真凶,但是看到你颓废的样子也就不在意,不过也怕你离开公司自己去查事情,所以我就用上所有力量压下,让你能继续在公司上班。之后你回到公司上班,询问你的行踪就是担心你找到事实的真相。“
??? 钟敬看着掉在画轴旁边的刀子,慢慢地移动身躯,顺口问:”那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
??? 韩部长看着钟敬说:”我是不知道你今天要来,只是昨天你的好友——乐平,喝醉后就把所有事情说出。我原本只是来看看证据是否都没r,没想到你那么快查到这里来,那我只好用杀了翠织的刀子杀了你。不过可惜了你这个人材。“
??? 钟敬听了感到一阵心寒,但是愤怒却掩盖了理智,大吼之下冲上前准备捡起刀子,但是意外地韩部长动作快了一步,狠狠地把刀子往下一插,差点插穿要捡刀子的手掌。
??? 钟敬赶紧退开,可是韩部长没打算放过钟敬,追了上来。钟敬只好继续急步后退,但是脚下一软,整个人摔倒在泥灰堆里。而韩部长也已经追了上来,挥舞着刀子往钟敬的身上划去。钟敬赶紧翻身闪开,也因此沾上一身泥灰。
??? 钟敬赶紧抓起一把灰泥撒向韩部长,不过韩部长及时用手臂挡住,没能拖延时间,不过钟敬还是快速起身想冲到刀子旁边,可是因为太过慌忙,脚下又撞到一个坚固的东西使他再度摔倒,加上这次撞到胫骨疼得钟敬暂时无法起身。
??? 不过幸好摔倒,韩部长回身刺个空,脚下因为冲劲往前踏了几步,不过韩部长动作不慢,马上回过身体举起手上的刀往钟敬身上砍去,而钟敬临时手边抓到一样东西想拿起来抵挡,但是那东西太过沉重举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刀子就要划落……
??? 突然一阵寒光一闪,一把巨大的刀刃,诡异地从半空中出现,快速地划过空间以及韩部长的身躯,然后消失在另一处的虚空。韩部长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被整齐地斜切成父亲连忙说:"这是前人写的,只不过刚下了雨,雨水把表面的石灰冲掉了,它才露出来,我把它刮掉,就不会再有了。"两半的身躯,然后身躯一歪便分开倒下,口吐着血沫逐渐逝去。
??? 钟敬看着这不可思议的情景发生,久久没办法自己,过了一段时间后,钟敬才看清自己手里抓的原来是挖土机前头爪子上的铁竿,怪不得拿不起来,不过看到横躺着的爪子,再看看银灰车子旁的平行刮痕,总算明了那刮痕是怎么来的。钟敬拖着剧痛的右手和右脚,爬了起来捡起真相画和刀子。
??? 当钟敬要把真相画收起来时,意外看到图画被划破了,位置刚好就在韩部长拿刀准备砍人的中间,看来是刚刚抵挡时被韩部长划破的;钟敬突然想起当初卖画的老先生说的话:”不要随意更改图画上的真相,否则事实也会随着改变而变化。“
??? 原来老先生指的就是这个意思,钟敬看着死状凄惨的韩部长,没想到他最后居然是死在自己的刀下。也许一直执着于单一事物会让人变得疯狂,而自己除了有曾经得到执着的东西外,其他跟韩部长也没什么两样。
??? 抬头看着四楼位置,翠织今天的出现,除了告诉钟敬真相外,还想跟他道别吧,看来是要他放开心胸,去接纳生命中另外一个真心伴侣吧。钟敬想着一直对他嘘寒问暖的曼莉,稍微响应一下也好。
??? 钟敬收拾好东西,乐平的车子刚好开过来。原来他上完厕所后,还跟那家店的女老板打情骂俏一阵子,因为突然想到钟敬才马上开车过来。当他听完所有真相后,除了惊讶外,还惋惜自己怎么就没有碰到这么刺激的事情,真想看看当时是什么情景。
??? 钟敬摇摇头,也没说什么就和乐平回家休息,而韩部长的事情隔天被报纸杂志大肆报道,虽然他杀人的真相没被察觉,不过身体诡异地被斜切成两半,怎么看都不像是人力所为,也因此被归为神秘事件。
??? 公司虽然少了韩部长,不过一切事情在所有老成员的行动下,没有造成什么大的问题,钟敬更因此被赏识升为部长。
??? 钟敬看着染血的瓷砖,虽然大众不知道真相如何,不过只要自己知道了那也足够了。看着端茶来的曼莉,钟敬于是开口问:”等会下班要不要一起去吃顿饭?“接着被问的对象展开灿烂的笑容,猛力地点头。
??? 下班时,乐平一点都不在意钟敬是他上司,还猛拍肩膀问:”你现在接受曼莉了啊!“
??? 钟敬耸肩说:”如果可以,我当然希望翠织回来,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不如放开心胸接受另一个,这也是翠织的意思。“
??? 乐平故作惊讶地说:”没想到你的变化真大。对了,你那幅画现在怎么样了,我要看看。“
??? 钟敬拿出那幅画,说:”我觉得很奇怪,明明被划一道口子,但是隔天就不见了,而且还出现见都没见过的商店街。“
??? 乐平打开画来一看,那是一个拱形门的入口,入口上有幅匾额写着”奇梦商店街“。
??? 乐平皱着眉头问:”这是什么地方?“
??? 钟敬摇头说:”我不知道,也不知道这里会带给我什么真相?还肖洁看着的中年府仍然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对她不理不睬。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真相吗?“
??? 这时有两个女大学生经过钟敬他们面前,其中一个咬着饼干的女孩对朋友说:”糟糕,我的幸运饼快没了,待会陪我去奇梦商店街买可以吗?“
??? 另一个女孩问:”那是哪里?没听过,你知道怎么去吗?“
??? 咬着饼干的女孩说:”袋子上面说,只要持有袋子,并且有想去的意念,就可以从各种地方进去。“
??? ”有那么神奇,我才不相信……“两个女孩边走边讲,然后消失于转角后。
??? 钟敬赶紧追上去,想询问那女孩说的奇梦商店街怎么走,但当他转过转角时,那两个女孩却不见了,只见到空荡荡的街道……

标签:朋友女友警察同事

    上一篇:人骨笛声 下一篇:四人之室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