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现代聊斋之画之缘

现代聊斋之画之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凌峰是一个画家,尤其对中国画中的仕女图较为擅长。自己也举行了很多次的画展,虽然未能引起多大的轰动,但所见闻者皆乐乐称道,赞誉者络绎不绝。在一次,他到乡间写生之时,在路边看到一个卖画的摊位,挂满了各种各样的中国画。看上去艺术水平都极其普通,但有一张仕女图却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他仔细端详着,心中蓦然想道“这不是自己的作品么?但自己确实没有临摹出这幅画啊!尤其那画上的美人,简直美若天仙。如此美貌的人是自己无法想象出的!”想到这,便对卖画的老者问道“老先生!你这幅画是从那得来的?”老者看着他,却非问即"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现在有几个臭钱了嘛!"周周边走着,边自言自语的埋怨着答道“看来这位先生与这幅画很有缘。这样好了,既然你喜欢,我就免费送给你了。”凌峰连忙推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我素昧平生,那受的老先生如此厚礼!”老者劝说道“别再推辞了,说不准你我可能因此画结缘呢?”说完,他就把仕女图取下卷好后递给了凌峰。然后又说道“我的任务完成喽!收摊回去了。”等凌峰帮着老者把摊位收拾好后,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又看看手中的画,不由的摇头自言自语道“这是唱的那一出?”
??? 晚上回家后,凌峰左右反侧难以入眠。奇怪的卖画人?奇特的仕女图?这一系列问题始终萦绕心头。他打开灯,起身下了床。仔细看着挂在墙上的那幅画,此刻"不好!不好哟......!"阿牛哭丧着吃力的回答:"刚才我本打算吓唬你们,可是刚躲在这里,突然有个黑黑的影子在我眼前晃,紧接着我就突然感觉有双手从后面拉住我的腿,我以为是‘小残’(注:就是我)在和我开玩笑,刚开始时喂边骂着边去拉开他的双手......可是,可是,我,我,我望腿边看看,哪里是他嘛!根本就看不见人,就看见有双黑黑的干枯的手......那,那双手是从洞里伸出来的,洞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我好怕,好害怕......!"他断定他决无做过此类的画。恍然之间,凌峰仿佛花了眼,那画中女子竟然对他眨了眨眼。他揉了揉眼睛,又细细望去。她的嘴角又仿佛在动,紧接着有一个声音在凌峰的耳根响道“快跟我来!”这时,他惊慌失措了起来。“这也太诡异了吧!”心中忐忑的想着。接下来的一幕,更令他慌神到了极点。只见从画中延伸出一段通往地面的楼梯,那画上的女子竟然沿着它缓缓走了下来。等到走到地面时,已与真人女子无异。凌峰被吓得连连后退,但有一点他是无法自拔的。眼前的这位佳人太美了,虽不是闭月羞花之貌,但也算倾城倾国之容。女子伸出一只玉手,柔声轻唤道“峰!来来来!随我到画中去!”凌峰如中邪似的,很听话的向前走了几步,不由自主的也伸出一只手。两人就这样牵扯着,慢"哈哈哈!"只见他们神情诡异的拿着手中的针筒慢慢的向刘权俩人走近,走近。慢上了阶梯,缓缓走进了画中。
??? 凌峰也不知什么睡去的,竟然醒来发现自己在荒郊野外。他努力回想着,关于那幅画的一切,但一切恍如一梦。“难"也许,她不想刺激你。"胡波抬头看天,半晌才说:"她是个好女孩,你挺有福就在草花上岸穿衣服的时候,双手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气。"道是自己梦游了不成?”他心里猜测的问着。却在这时听到远处有马车声传来,他就寻声望去,只见一辆古式马车向这边驶来。凌峰非常诧异不解,为何会有古代的马车?难道是有人在这里拍电视据?但看又不像,四边空无她回到家刚走出电梯,远远地就看到程汐站在家门外。一人,只有一个人坐在车上赶着马车。凌峰刚要起身,等车到这里后想问个究竟,却惊奇发现自己竟然穿了一件古代的衣服。再有意识的摸了摸头,已经是束发插簪。这时,他心中不由的闪出了两个字“穿越”。
??? 等到凌峰确定自己是穿越之后,本打算问一问马车上的人,这是何年何月之时。却不想不知从哪里冒出了几个人,拦住了马车的去路。他有种不祥之感,就绕入了路边的树林之中,悄悄的溜了过去,到了那附近就隐藏起来。看到拦路的那几个人都拿着刀,他猜想这一定是遇到打劫的了。首先听到貌似匪头人叫嚷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我看了看张思思,而后又看了看沈乐,发现沈乐也是眉头深锁。,若想此路过,留下买路财!你想活命的,快快把钱叫出来。还不快点下车!”赶马之人赶快下了车,掏出身上所有的银子,央求道“这位大爷!这是我孝敬您的,看着就放我们过去吧!”匪头不屑的说道“就这么一定啊!那车上是什么?”赶马的点头哈腰的说道“只是我的家眷!”匪头道“她们也得下来!”说完,另外的一个劫匪就去掀车帘子。等掀开之后,几个家伙都色咪咪的大笑起来。匪头又说道“还是两个美人胚子!不过我看这个穿白衣"张医生撒谎可不好哦。"服更勾人!”随后,他们又是一阵狂笑。等车上的两位姑娘被劫匪扯下车后,凌峰看着穿白色衣服的那个女子好似面熟。他仔细想着,对了!她不就是那个画中的女子么?
??? 凌峰岂能再任由劫匪胡作非为,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站起来就大声喊道“住手!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民女!难道没有王法了么?”众人听到后,都齐刷刷的向他那边看去。只见不过是一个白面书生,却正气凛然的向这边走来。哪匪头轻蔑地说道“我当什么角色呢?就你这样也想英雄救美?兄弟们!给我狠狠修理他!”说完,他随手一摆,其余的劫匪们都蜂拥而上。凌峰心里有些后悔了,但此时也容不得多想。只能硬着头皮拼了,是生是死只能听天由命了。可是,奇迹总会在出乎意料中出现。混打中这么多人,竟无一人能近的他身。他的所有招式,都是在不由自主下运行自如。半刻不到,所有劫匪都被放倒一片,惨叫连连。匪头看势不妙掉头就跑,凌峰又是一记后飞脚,踹的他是奔着树直接撞了过去。再看他之惨状,已是七窍流血如死猪般动缠不得。劫匪们看到老大都个屁了,那还有心在恋战,也不管他们老大死活,起来身就四窜八散跑了。
??? 等打跑了劫匪,白衣女子整装作揖道“多谢这位公子相救,不然我们主仆三人,不知落入何种境地呢?”凌峰正在迷惑自己如何变成这么经打之时,忽然听到姑娘言语,忙还礼道“姑娘多礼了,无论是谁遇到这种恶事,都会鼎力相助的。”说完,看着姑娘心里又疑惑道“她为何与那幅画上的女子这么相像,这次无故的穿越不就是她领我来的么?”尚未想个明白,突然听到有人大咳了两声。她身边的丫鬟刁蛮的说道“怎么回事你?没见过美女啊!救了我家小姐也不至于这样盯着看吧!”这时,凌峰才意识到自己失了态,连忙赔礼道“失礼了,失礼了,我也不是有意的,还望小姐海涵!”白衣女子先是对着丫鬟训斥道“翠红!不得无礼。”又对凌峰说道“公子言重了,我是辛浦镇的乡绅之女,我叫高晓莲,不知公子怎么称呼?”凌峰道“我叫凌峰,高小姐这是去了哪里?”高晓莲说道“我们到山上的金山寺祈福上了几柱香,不成想回来至此就遇到了劫匪。”说到此,不由的润湿了眼眸。少许后,她又问道“公子这是将要何往?”这时,凌峰顿露迷茫神情,一脸失落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走到那算那吧!”高晓莲心中猜测道“难道他有说不出的苦衷?”于是,就转而邀请道“若是公子不弃,能否与我到家中一坐,即便答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凌峰婉拒道“高小姐的盛情我就心领了,只是…”说着,翠红就插话道“你这人怎么这么矫情啊!小姐请你,你就应着就是了。”随后,凌峰还想推脱,高晓莲极力相邀。盛情难却下,只好答应了。
??? 在车上三人对面而坐,片刻言语间马车就停了下来。凌峰随着下车后,一处豪华气派的宅子映入眼帘。他心里暗道“想不到然而崔家金并不愿意这样想。他想改变自己的血统,他想拥有门第尊贵的家世。显然,这切都是徒劳,崔家金自寻烦恼而已。高小姐家这么气派,可见其家境可不一般。”这时,只见守在大门外面的家丁,往院里跑去禀报喊道“小姐回来了!”不由一会儿,从宅子里就走出了一行人,带头的是一位较为面善的老员外。他笑言道“女儿回来了,一路上可算安好!”高晓莲跑到他身前,撒娇地哭诉道“女儿就差一点见不到爹爹了。”高员外问道“怎么了?半日不见,这是受了那般委屈了!”翠红急忙解释道“老爷!今天在郊外的林子中我们遇到了劫匪了,适才让小姐受了惊!”高员外怒声道“吃了孢子胆了,竟敢劫持我的女儿。”说完,来回打量着高晓莲,问道“没有把你怎么样吧?”高晓莲指着凌峰,连忙说道“爹爹!多亏这位凌公子相救,孩儿才未受伤害!”高员外这才注意到多了一位年轻的公子,看他体格显瘦,怎么也联想不到他救了女事件:《血指》儿。但依旧恭敬的拱手道“多谢公子救了小女,这份恩情不胜感激。若是有能帮忙的,高某义不容辞!”凌峰道“高员外言重了,若是身处哪般情景,无论谁都会出手的,一切都是份内之事!”高晓莲催促道“别在让凌公子在外面了,快请到屋里去。”高员外连忙也说道“对!凌公子里面请!”说着,就把他请到了大厅。
??? 初入大厅,四壁皆挂满了各色的风景画,凌峰一时间竟沉迷其中。高员外见状,问道“凌公子也是爱画之人,那定是行家喽!”凌峰谦逊说道“员外过奖了,我只是爱好罢了,行家万万谈不上!”接着,两人就各自说了对画的一些见解与看法。高员外一听处处称是,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就这样品着茶,对坐畅谈了起来,而在旁边的林聪望着老婆婆离开的身影竟心生了丝丝畏惧的心理。高晓莲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凌峰在高宅说是小住,但一晃已半月有余。除了每日与高员外谈论画的话题外,就是偶显身手画上几张,自是让人看了赞不绝口。这一天,凌峰见高晓莲与翠红在后院里赏花,一时间来了兴致。参照着高晓莲"咚!"神态模样就画了起来,等到画成落款之时,竟看到这幅画作甚是面熟。不由心中惊奇道“这不就是那位老者送于我的那张么?它果然是出自我手!”顷刻之间,他的记忆被打开似的,脑海中浮现再醒来时,发现时自己已经躺在个小饭店的餐厅里。出了一幕幕他与高晓莲的以后的生活画面,从恩爱无比到不离不弃。
??? 当脑海中莫名闪动的画面消退之后,凌峰发现高晓莲不见了,高宅不见了,高家的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自己却突然地置身在云霄之上。这时,一个身着古装的白胡老者早已出现了在眼前。他满目慈祥,笑着说道“一切前世尘缘既然都已想起!我受人之托也算完成了。”凌峰看着过于面善,稍作思索恍然大悟问道“你不就是那个赠我画的人么?”老者点了点说道“正是老朽,我是天上的月老,受高小姐未投胎转世时之托,她想来世与你再续前缘。但两人投胎转世后若做二世夫妻,需要唤醒对方来世人对前世的记忆。所以,我才略施法术导演这场穿越时空的画之缘!”听完,凌峰深深的被触动了,想不到高晓莲对前世的自己这般痴情。那他心中有个疑问,接着忙问道“那高小姐的今世之人在哪里?”月老道“天机不可泄露,一切自有天定。等到你们缘分到时自会相见!”说完,他便渐渐消失不见了。无论凌峰再怎么呼喊,却始终无人再应。接着,凌峰又像是踩滑似的,从云层中就跌落了下来。
??? 不知何时凌峰醒来,发现依旧躺在自家的床上。他努力的回忆,所发生的一切是梦么?不是,它只是宛如一梦。而他一抬头,就看到墙壁上的确挂着那张仕女图。若干年后,凌峰去了一个叫辛浦的寨子里写生。当知道名字后,他特别注意着这里年轻的姑娘。果然在一处秀美的风景中,看到一群姑娘在游玩。其中,有一位深深地引起了他的注意,情不自禁的喊出了一个名字“高晓莲”。

标签:诡异

    上一篇:这些钱够吗? 下一篇:盗墓鬼故事之吊魂墙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