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夜班客服

夜班客服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作品介绍:
??? 当淘宝客服的恐怖经历……
??? ---------正文内容---------
??? Chapter 1 深夜面试
??? 我叫武致远,13届的电子商务专业实习生,目前在一家淘宝网络公司做电商专员。这是我的第二份工作,至于为什么跳槽,绝不是面试所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
??? 夜深人静的夜晚,每当我从噩梦中惊醒,就有一种劫后余生的之感。一切源于我的第一份工作,那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恐怖经历。我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起,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不管你信不信。
??? 去年(2015年)11月份下旬,离校后几经碰壁,没有找到对口的工作。春节在即,我不敢再耽误,打算再面试一个单位,不行就放弃对口的工作,随便找一个。电话打过去后,对方告诉我可以过来面试,但面试的时间很特别,居然是晚上11点。
??? 对方告诉我,招聘夜间客服的工作时间是晚上11点至次日5点,想看我是否适应夜间工作。人家考虑的不无道理,于是答应了。
??? 在58同城找的工作,公司地点写得很模糊,没有具体的门牌号。对方说到时候接我。晚上到的时候,我心里有点打鼓,这地方很偏僻,又是深夜,连个鬼影都没有。寒风呼呼的,路灯只亮了几个,看着就不安全。我都有点服了自己,大半夜来这鬼地方应聘!
???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虽是个男生却也很害怕,只犹豫了一下下,转身便要离开。偏偏电话这时响了,接起来后对方问我到了没有,我下意识说声到了。我暗骂自己实在,正想换个说辞,对方说等着,他马上过来,接着挂断了电话。
??? 算了,反正人家马上就到,临时变卦不好,大不了不来上班呗。这般想着,前方的 电视摇控器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黑暗中有一团微弱的光朝我移过来,我吓了一跳,原来是手机屏幕发的光。
??? “武致远是吧?”黑暗中传来一个没有感情的男声。
??? 待我确认后,他说了声跟我来,调头就走。我跟着他进了黑漆漆的胡同,安静的胡同里只有脚步声。我想要找个话题偏偏想不到,只好闷声走路。
??? 胡同深处是个旧仓库,男人进了一间平房,我掀开门帘,也走了进去。刚踏入屋内,便是一股扑面的陈旧气息,好像进了一座老房子,让人有点恶心,温度却比外面温和不少。
??? 进去之后,照明的设备让我吃了一惊,居然是灯泡,且度数很低。昏黄的灯光渲染下,屋子显得更是破旧,与我想象中整洁高端的公司完全沾不上边。仔细看去,墙壁上有些地方居然露出了里面的石灰,这副门面直让我瞠目结舌。
??? 屋子的一侧是办公桌和电脑,有两个女人在操作着,不时传来叮咚的淘宝特有的声音。
??? “坐吧。”男人说。
??? 我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在凳子上坐了下来。我们按照流程互相问了几句,眼看面试要结束了,我这才想起有一件事忘了问,“你们做什么工作?”
??? 男人忽然低下了头,两个女人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向我看来,现场的气氛一下诡异起来。比这更诡异的,是老板的答案:“死人用品专卖!”
??? Chapter 2 夜班客服
??? 次日,我过来上班了。
??? 男人是这家淘宝网店的老板,姓吴,跟我的姓氏是一个音,但音调不同。昨天临走的时吴老板告诉我,每天晚上11点之后过来,可以晚几分钟,千万不能早。次日5点之前下班,可以早几分钟,但不能超过5点。
??? 虽然这个要求有点奇怪,我也没多想,甚至有点小开心。想想,可以迟到,可以早退,这比当学生还要有爽。我欣然答应了。
??? 工作相当简单,坐在电脑前等着买家过来咨询购买。这家网店只做本地服务,也就在市里市外这一亩三分地做生意。我心想,别的网店都是卖给全国各地,而自家倒好,只做本市,这能有几个顾客?
??? “叮咚!”“叮咚!”“叮咚!”
??? 电脑非常现实地回答了我,千牛(淘宝的卖家专用软件)上不断有弹出消息,我暗骂一声见鬼,扫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0:00。
??? 我们“单位”只有四个人,吴老板和他媳妇及我和姚丽丽。今天吴老板没在,剩下的两个女借着月光,梁晓莉壮着胆子把枕头掀开了条缝儿。她看到只惨白枯瘦的手,正紧紧地握着她的只袜子人一个比一个沉默,我开了好几个话题,她们只是“嗯嗯”表示就没下文了。老板娘让姚丽丽当我的师父,带我熟悉客服工作,只有这时姚丽丽这个沉默是金的女生才会多说几句。
??? 忙碌了大半个小时,买家不那么集中了,尽管如此我不得不啧啧称奇,大半夜的居然有这么多买家,而且个个都是本市的,这个网店果然有些实力。
??? 凌晨1点以后买家明显减少,老板娘开始发话了,对我说起网店的历史和经营状况,描绘种种蓝图。我不时回应几句,却不以为然,在这个小网店做客服能有什么前途。
??? 通过她的话,我倒是更清楚了网店的经营,不仅卖死人用品,还给人送货上门,高大上的说法就是——包邮!令我费解的是,我们不是用的第三方快递,而是吴老板亲自送货。
??? 老板娘说完话又专注的忙工作了,连一点题外话也不肯说,简直就是工作狂。再看姚丽丽,也是这个样子,二十出头的女生,长得还算清秀,人却跟个闷葫芦似的。
??? 距离5点还有十来分钟的时,老板娘便催我下班了,我欣然应允,很快出了屋。往外走的时候眼前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我抬眼望去,一辆旧式的公交车停在了前方。
??? 太诡异了,这辆车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公交车已经有些年代了,是我小时候在老家见到的那种,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人用。仔细看去,公交车前面的玻璃上挂着一个黑色的花,这模样好像在哪里见过。
??? 吴老板从车上下来,招呼了我一声,说送货回来了,然后便往屋里走了。
??? 深更半夜送货,真奇怪!然而,熬了一夜,我已疲惫了,不及多想转身就要离开。前脚刚迈出,我又想起了后面的公交车,不禁回头看了一眼。突然,脑海窜出了什么,不由的身体一颤,连忙转过身,快步离开了这里。
??? 走在黑暗的胡同中,我的心肝砰砰乱跳,难怪公交车的模样令我感到熟悉。小时候,火葬、出殡这些白事用的公交车就是这个样子,在前头玻璃上挂一个黑色的花,还要放那首悲壮的哀乐。
??? 送货的车居然是白事用的公交车,即便卖的死人用品,这尼玛也太恐怖了吧?而且,还是三更半夜送货,吴老板的心理素质到底有多强呀。
??? Chapter 3 烧纸惊魂
??? 做了几日,我对客服的工作越来越上手了,我们这所有的商品谢绝还价。买卖东西无非是讨价还价,既然不讲价了,自然容易得多,加上我打字速度快,客服的工作对我来说非常轻松。
??? 我愈发钦佩吴老板的胆量,他每天晚上送货,买家的收货地址不是殡仪馆就是陵园,要么医院停尸房。这只是属于包邮送货范畴内的,还不算什么,除此之外,我们网店还提供上坟烧纸等专业的服务。也是吴老板来做的,想想看,大半夜进陵园里烧纸,这得多大的勇气,想想就觉毛骨悚然!
??? 这天业务实在太多了,吴老板忙不过来,要让我去送货,想想那些收货的地址,我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我对自己的胆量很清楚,这种事在小说、电影里看看就算了,可不敢以身涉险。
??? 吴老板不满地瞪了我几眼,我被瞪得有些怂了,于是说白天送可以吗。他说好吧,有几个业务,是上坟烧纸的,那就明天去吧。
??? 白天不小心睡得久了,醒来已是下午,匆匆吃了些饭就去“工作”,结果还是晚了。最后几个业务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好歹白天逛了几个陵园和殡仪馆,也没那么害怕了。
??? 最后一个业务时,冥币怎么也点不着,打火机的火苗一冒出头就灭了,我急了。周围明明没有一点风,说不害怕,那是鬼都不信的!
??? 后背冷嗖嗖的,好像有人在盯着我,尽管我知道这鬼地方不会有什么,却还是止不住的害怕。打但是,大家都不太爱搭理她。火机的火苗亮了又灭,忽明忽暗中照见了遗照上的年轻女人。
??? 就在这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人世间最恐怕的事,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因为这是一个熟人——姚丽丽!
??? 冷汗一下浸湿了后背,我颤抖的手次将打火机打燃,出奇的这次没有熄灭,我连忙把冥币点燃,随后又将别墅、电视、轿车这些用品统统点着。
??? 火焰给我带了些许温度和勇气,犹豫着,终于是好奇战胜了恐惧,我一点点地抬起了头。墓碑上的黑白女生正对着我微笑,是姚丽丽不假!我忍着恐惧,一点点地往下面看去,一行红色的竖排文字,写的是她死去的日期。
??? 恐惧无声地席卷着我,再也不管工作了,我撒起脚丫子就跑。可怕的事情又发生了,跑了半天愣是没有离开这座陵园,简直活见鬼了!
??? 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犹豫了片刻,拿了出来,虱子多了不怕咬。手机屏幕上弹出一个对话框,提示连如果就在这时候点名叫到我的名字的话,纬疑我是不是会听见并秦答声"到"。幸亏我的名字排在陪审团成员名单上的第或者第名,因此叫到我的时候,我已经能回答声"到"了。上了Wi-Fi,信号满格。
??? 陵园,Wi-Fi信号满格?我险些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晕过去。
??? 就在这时刻,我手机响了起来,回过神一看,是吴老板打了电话。我第一次觉得吴老板的声音是那么动听,他问我十一点多了怎么不来上班。我愣了愣,天黑了也没多久,最多八点。
??? 吴老板很确定地说现在十一点半了,我心里一突,把手机拿到眼前——深夜十一点半!
??? 这怎么可能?!
??? 手机差点让我丢出去,我清楚地记得天黑了没多久,怎么已经快十二点了?
??? 电话那头传来吴老板的声音,他的声音还是没有感情,却有一份凝重,“现在你听我的,闭上眼一直往前走,七七四十九步。一步不能多,一步不能少,途中千万不能睁开眼!”
??? “为什么要这些做呀?”我声音颤抖着。
??? 吴老板不肯多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 我知道现在不是探究这些的时候我赶紧抱住她,只发现长长的、闪光的钉子嵌在她的眼睛里。她只眼流泪,只眼流的是血。很巧合,我第个未婚妻瞎的左眼,第个瞎的是右眼。,直接闭上了眼,按照吴老板的方法往前走。奇怪的是,按照我这种走法,早该撞到墓碑了,奇怪的是什么没撞到,仍然畅通无阻地前行。这时我相信了吴老板的法子真的有效。
??? 当我数到四十九步睁开眼的时候,果然出了陵园。
??? Chapter 4 处处诡异
??? 别的老板招人是将工作让人分担自己休息,吴老板和他的媳妇倒好,明明有我和姚丽丽,偏偏晚上也不休息。
??? 我实在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了,张口问了问。老板娘面无表情地说:“咱们的工作就是晚上做的,我们也是白天休息,跟别的单位轮流倒班不同。”说完老板娘又低下头,开始忙碌她的手头里的活。
??? 屋里再次陷入沉闷之中,唯有时不时响起的噼里啪啦的击键声。
??? 无聊得很,我不由看了看旁边的姚丽丽一眼,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在忙自己的工作。望着那张认真又严肃的脸,脑海忽然浮现出墓碑上姚丽丽的笑容,心底不由一抽。
??? 那晚按照吴老板的指点,成功逃离了陵园,我心里害怕得紧,当晚也没有回去工作。事后我问吴老板我是不是见鬼了,吴老板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告诉我要有敬畏之心,算是间接承认了。我没有将见到姚丽丽墓碑的事告诉他,不知道为什么。
??? 姚丽丽似有所觉,扭过头看着我,问干什么。我尴尬地笑了笑,说没事,但脑海又浮出了遗像上姚丽丽微笑的面孔。与那个微笑的姚丽丽相比,我旁边的姚"还试啥?我们都帮你探过趟了,两个字:邪乎。"耗子龇了龇那对黄板牙,告诉我他们之前确实是想不劳而获顺走这墓里的东西。可进墓之后才发现,那条幽深的墓道竟似乎长得没有尽头,而且墓道深处还传来了些十分诡异的声音。丽丽只知道工作,仿佛对工作以外的事一点也不感兴趣。不聊天也不笑,简直是个怪物。
??? 不仅姚丽丽如此,老板娘也是这样,有之过而无不及。至于吴老板,虽然表现得很热情,可是他的声音没有丝毫感情。脸上也不曾显露过真诚笑容。虽然很想表示出笑的模样,可是让人一看就知道那不是发自内心的,而是肌肉上的笑,给我的感觉很假。
??? 便便一趟出来,正巧看到满院的月光,单调的心情一扫而空,反倒生出一丝诗情画意。回到屋里仍是黄昏的灯光,我转头一看,这才发现厚重的窗帘遮住了月光。我伸手就要拉开,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住手!”
??? 老板娘和姚丽丽一起看着我,这让我莫名其妙。老板娘说:“做咱们这一行,见不得光,这是老规矩。”
??? 我扫兴地坐了回来,喝着没有滋味的热水,喝着喝着,忽然愣住了。自我上班以来,从来没见老板娘和姚丽丽喝过水,更没有去过厕所。不对劲,太不对了!
??? 难道,她们不是人?
??? 脑海里突然蹦出了这个念头,随即又否定了,觉得自己是胡思乱想。
??? 网店的客流量集中在凌晨12点那会,过了凌晨1点就渐渐地闲了下来,太困了打会盹没事,老板娘不在意。
??? “致远,致远,快醒醒……”
??? 我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姚丽丽在叫我,同时老板娘也在盯着我。呃,一不小心睡过去了,我连忙强打起精神。姚丽丽说快到点了,你该下班了。
??? 一瞧时间,的确快5点了,我松了一口气,又趴下去,“让我睡会儿吧,天亮了回去。”
??? “不行!”
??? 老板娘严厉的声音吓第章:烧烤了我一跳,只见她的眼中似可李钟明哪会相信,他就怕生下孩子后,张雪勒索敲诈他,就偷偷在张雪的水里下了毒。乎有怒意闪现,“到时间了,这里没有你的事,快离开吧!”这已经是逐客的意思了,我再困也不能赖在这里,只好悻悻起身。
??? 见到姚丽丽还在这儿,我跟她说咱们一块走吧。姚丽丽长得还不错的,而我正是单身,其实早有追她的意思,奈何她太难沟通了,只要是工作以外的话,从来都不回我。现在正是一个机会,我都有点佩服自己的急智。
???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姚丽丽丢了句“你先走吧,不用管我。”,又开始去忙她的工作了。
??? 白天休息了大半日,醒来后吃了点东西,打开电脑上网胡乱逛着。忽然想瞧瞧单位的网店,别说,以前压根不知道淘宝上还卖死人用品。我在搜索栏输入了网店的名称点了搜索,提示没有符合的内容,我不信邪地再搜了一回,还是搜不到。
??? 这下我郁闷极了。入职的时候,吴老板当着我面在淘宝上搜到网店,还非常自豪地说着网店的销量、好评等等。
??? 想到此处,我不由皱起眉头,太邪门了,与这个网店有关的事一切透着诡异。首先是吴老板和他媳妇及姚丽丽这三人,两个女人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与工作无关的事统统不干。更甚至,整夜不喝水不入厕,简直不像是人。而吴老板呢,三更半夜开着一辆殡仪车四处送货,收货地点一个比一个惊悚。其次,在淘宝根本找不到我工作的那家网店。最后,我曾在陵园烧纸的时候,见到了姚丽丽的墓碑。
??? 这都是巧合吗?
??? Chapter 5 真相大白
??? 利用闲暇的时间,我偷偷观察着老板娘和姚丽丽,她们除了工作极其认真以外并没有异常,顶是性格极为内向。见没有什么发现,只好做罢。
??? 我又试着在淘宝上搜了一下网店,这次很顺利的找到了,看来是我想多了。至于见到的姚丽丽墓碑,很可能闹鬼使我出现了幻觉。鬼故事里经常出现鬼制造幻象,恐吓当事人的桥段,我也释然了。
??? “今晚平安夜,咱们鬼也要过节,所以今天的12点会很忙,丽丽和致远你们打起点精神。”老板娘说。
???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心头一颤,“咱们鬼也要过节?咱们?”难道,老板娘和姚丽丽不是人?
??? 这想法一出现,怎么也压不住,理智告诉世上不可能有鬼。可是,烧纸那晚的遇到的事怎么解释?不管真有鬼,还是疑心生暗鬼,我反正是不安了起来。
??? 12点一到,买家突然间多了起来,饶是打字之快如我,亦有些忙不过来。
??? 我一边忙着工作,一边在脑海想着事,忽然我想起了某个传说,夜里12点乃是鬼出没的时间,各种鬼故事、恐怖电影里经常提到,12点是阳气最小男孩张开嘴,口腔里面黑洞洞的,说:"刘叔叔,你为什么不救救我?"弱的时候,到了这个时间,鬼便可以出来害人了。
??? 只是巧合吗?
??? “致远,你发什么呆?快点回复买家呀!要是回复慢了,会影响咱们店的动态评分……”老板娘不满地说。
??? 听到她这话,我不仅没有生气,心里反而安心许多了,鬼肯定不会在乎什么动态评分。
??? 忙到一点的时候才渐渐轻松下来,今晚太忙了,差点把我累死,没想到死人用品也会迎来销售高峰期。
??? 老板娘说:“今晚订单挺多的,我去帮忙送送货,丽丽和致远留在这儿看店。”
??? 没有老板在场,感觉轻松了不少,我借机跟姚丽丽找话题聊天,希望可以叩开她的心扉。只是,姚丽丽油盐不进,我说什么她只以“嗯嗯”回答。
??? 我在心里徒呼无奈,只好站起活动一下体。我来到窗前准备欣赏一下窗外的月光,忽然想起老板娘的话,做这一行的不能见光。我心想反正她不在,干脆让我沐浴一下月光浴吧。
??? 只拉开一点窗帘,我的手就僵在了半空,月光洒下,这屋子根本没有窗户,没有玻璃,甚至连墙也没有,就这么空荡荡的。我顺着月光回头望去,见到了恐怖的一幕,险些叫出声来。
??? 月光照下的几寸空间立即变了样,那是废墟的一角,历经风吹雨打,破烂不堪,与周边完好的屋室格格不入,且极其诡异。我试着着将窗帘拉大一些,月光也随着扩散,凡是被月光照到的地方全变成了废墟。
??? 我感觉我的手在颤抖,在心里狂吼道:“这是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谁他妈的谁能告诉,这里发生了什么?”
??? “你干什么?谁让你把窗帘拉开的?”
??? 姚丽丽怒斥一声,声音离我还远,她的人却如风一般,一下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月光正好照在她的脸部中间,刹那,那个周末,我在家里加班,这个项目催的急,虽说没有加班费,也不知道奖金什么的啥时候跟我有缘,但是工作还是要做啊。咦?u盘不见了?!天哪!。。翻箱倒柜番,想起来了,昨天去小张那里,落在他家了。不行,新改动的code都在那上面,去拿!她那块脸变成了腐烂模样,甚至还有几只蛆虫在朝外面钻动。她的嘴里黑乎乎的,牙齿几乎掉光了,一块好肉也看不到,都是那种像是被风干了的肉。
??? “合上窗帘!”姚丽丽不顾吓傻了的我,直接从我手中夺过窗帘,随即将拉上。
??? 我身体抖得如同筛糠,不要说逃跑,站都站不稳了,牙齿控制不住地颤抖着。这时候我仿佛明白了,为什么鬼故事里的主角遇到了鬼不肯逃跑,不是不肯同,而是因恐惧了没有逃跑的能力:“你、你、你……”
??? 没有月光的照耀,姚丽丽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一双大眼冷冷地盯着我:“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想要活命赶紧滚!”
??? “滚”字似有魔力一般,一下子让我从恐惧的泥潭中站了起来,我对她说了声谢谢,头也不回地往外跑。
??? 我拼了命的跑,也不敢回到住处,干脆找了个迪厅坐了一夜,到天亮才敢出来。
??? 不管我信不信,残酷的经历告诉,这世上有鬼,而且我还撞上了,与这些鬼相处了半个多月。
??? 为了印证这一切,我趁晴空朗朗来到单位,看到的是一片残垣断壁,荒废已久。旁边的旧仓库还有人在出入忙碌。复又去了姚丽丽的家,开门的是她母亲,听到我是来找姚丽丽的时候,她当场流下了泪,告诉我女儿袁小绛的亢奋被点燃了,跟着大家起狂舞。早在一年以前死了。尽管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亲口听到仍然胆寒,不顾姚丽丽母亲的挽留,匆匆离开了她家。
??? 踏着午后日光,我手捧鲜花,找到了姚丽丽的墓碑,上面的她笑容灿烂,朝气蓬勃,与我上夜班认识的姚丽丽完全不同。
??? “谢谢你!”我将鲜花放到了她的碑前,随后向别处走去,不一会儿停了下来,这是一对夫妻的墓碑,正是吴老板和他的老婆。
??? 遗照上的吴老板夫妻两人含笑望着我,碰到他们的目光,我感到了一丝丝的惧意。我忙把目光移开,想起了在旧仓库打听的往事,一年前开淘宝店的吴老板三人,因线路老化引起火灾,巧的是他们三人夜里加班都睡着了,吴老板和他的媳妇当场被大火烧死。而姚丽丽虽然有所察觉,可是太晚了,她挣扎爬出屋子,只保住了上半身的完好,最终抢救无效身死。
??? 经过这件事,我已经没心情睡到快天亮时,卿卿又起夜,看那个女人抬起头来,露出张雪白的脸,"大哥,我的脚扭伤了,你能送呜家吗?"了眼窗外,又是迷雾漫天。心念动,走到窗前。工作了,收拾了一番回老家。夜已深了,火车上的人们几乎都在打盹,我收起手机也准备眯会儿眼。支付宝弹出一个消息,提示收到一笔钱,我好奇地点开了消息。此时,即便身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我仍然感到后背发凉。
??? 这笔钱的备注上写着:
??? 致远,这这是你半个月的客服工资。
??? ——吴老板

标签:老婆恐惧公交车腐烂

    上一篇:奇怪的村庄 下一篇:吞噬游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