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吞噬游戏

吞噬游戏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你的外卖到了
??? “你好,4013室的外卖到了,请朱元同学签收。”
??? 午夜子时,伴着一阵“当当当”的敲门声,响起一个甜美女孩的声音。长长的宿舍走廊黑黢黢、空荡荡的,有生冷的风从端公首先收拾的芭蕉精,因为地主家院子里,只有颗芭蕉树,这颗芭蕉树有些年生,栽种在院子外不说百年,也有十瓣,都说树久成精,芭蕉树常年吸收日月精华,又栽种在大院子里,几乎上了百年,而且女人般来了月经后,洗后的水不注意就把水泼到树上,要知道精怪最喜血腥,吸收了女人的精血,更容易成精。两边吹来,像一条看不到尽头的狭窄小巷。
??? 送外卖的女孩站在4013室的门外,从门上的小窗望去,里面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光亮透出来。
???赵瑜回忆了下道,他带个黑框眼镜,瘦瘦的。 “搞什么啊,半夜订外卖又不出来拿,真无聊。”女孩嘟囔一句,对门狠狠地踹了一脚,很不高兴。
??? 在寂静无声的夜晚,踹门声空落落地响起。“安全通道”指示牌的灯光在黑夜里绿得惨淡幽亮,红色消防栓上滴成珠的油漆凝滞成一串深红色的垂珠。
??? 女孩四下看看,走廊上除了自己一个人也没有,也没有一间寝室亮着灯,忍不住有些害怕,缩了缩身子。正打算离开时,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露出了一点微弱的光,似乎是台灯发出来的。
??? “你弄错了吧?我没有订外卖。”睡眼惺松的朱元朝女孩瞥了瞥一眼,心里满是不快,打扰他做美梦可是天大的罪过。等看清楚眼前的女孩,发现她的模样楚楚动人,朱元眼睛一亮,立刻改变了态度。他把门大开着,撩了撩头发,笑呵呵地说:“这位妹子,我看你两手空空送什么外卖啊,不会是特意来找我搭讪的吧?”
??? 女孩甜滋滋的音喉吐出几个字:“东西已送到,请付账签收。”然后,她就像一扇门一样,打开了自己的身体。忽然把身体分成了前后两半,硬生生撕裂一般,皮肤与骨架鲜血淋淋。一条条血管、一根根骨骼、一块块内脏,清晰可见。女孩用手在腹腔里使劲儿搅拌,将五脏六腑搅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仅仅过了几十秒,女孩便合拢了身体,又变成了完整的“一个人”。她用掌心托着那一团散发着污秽腥臭的“菜肴”,笑得天真可爱。
??? “现炒现卖,只要十五块。”
??? 她的声音仍是那么甜美,那么羞怯,像一朵娇滴滴、不堪折取的鲜花。
??? 朱元的魂儿都要被吓没了,两眼直愣愣地一瞪,血丝瞬间布满眼眶,脸色也惨白如纸,宛如一具没有温度的死尸。
??? “鬼啊!”一声惊叫划过长夜,那只从4013室钻出的红麻点虫子悄无声息地隐身在了黑暗中,不知去了哪里。
??? 第一次约会
??? “大清早的,你鬼叫什么?”陆雨打了一个呵欠,从床上翻身起来,朝朱元的床头扔去一本书。
??? 经书一砸,朱元猛地睁开眼睛,冷汗涔涔,背心一片湿热。他揉了揉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理清思绪, 松了一口气。难道是梦?可是为什么梦里那个女孩,是他今天正要约会的对象,小秣?即便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不能这么吓人啊!
???"别怕,我只是想看看你身上的个东西。"还没等张百超反应过来,女人的手已经伸向了他的怀中,顿时他就感觉自己的心被掏了出去。 今天是4月17号,星期六,朱元与小秣的第一次约会。约会地点定在了乐都游乐园。
??? 因为小秣经常来4013室给宅男陆雨送外卖,有好几次朱元也在寝室。虽然接触不多,但是一来二去,好感渐渐加深,朱元便对这个娇弱单纯的女孩产生了兴趣。好不容易约上了小秣,今天他是打算去表白的。
??? “几点了?”朱元下床,边穿衣服边问道。
??? “八点半。”陆雨看了看手表,随口道。
??? 约会时间定在了九点,还有半个小时能赶过去吗?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就睡过头了呢。
??? “糟糕!”朱元急忙穿好衣服,匆匆洗簌完毕,戴上一副黑色墨镜。在陆雨耐人寻味的眼光中,疯了一般地奔出了寝室。
??? 朱元一路飞奔,拦住一辆出租车,总算在九点之前赶到了乐都游乐园。小秣准时在九点出现,不多一分钟不少一分钟,看来她是个对自己相当严格的人。
??? 朱元带着小秣上午在游乐场游玩儿,下午去了一家播放老电影的电影院,看了一场颇具口碑的恐怖电影《吞蚀游戏》。两人相处得还算愉快。
??? 小秣长得清新靓丽,略显童真,说话总是低语含羞,说不出的风情。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朱元在小秣温柔的语气中,偶尔会听出一种隐藏极深的冷漠。联想起昨晚做的那个梦,他不由得生出了一股寒意。
??? 特别是在看恐怖电影的时候,放映到恐怖的地方,周围的女生尖叫连连,他作为一个大男人都不免心里发毛。正想安抚身边的女孩,却没想到小秣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古怪地笑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嘿,又多了一个……”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晚饭时间。
??? 朱元提议说:“这里离北门不远,不如我们去你打工的‘第九号’餐厅吧。小秣,你觉得怎么样?”
??? “好呀,平时给你送了那么多次外卖,你还没来‘第九号’餐厅看看呢。”小秣露出了一个如花般的笑靥。
??? 这笑令朱元又是沉醉又是莫名恐惧。人来如织的美食一条街,尽头的一堵围墙边,便是第九号餐厅的所在。餐厅外部与街上的其他店铺风格相似,但里边装潢简单,色调昏暗。银白色的墙壁白若水银,灰黑色的桌椅黑若瞳仁,如此强烈反差的颜色对比,一走进去便引起了朱元心理上的极度不适。
??? 有些眩晕,肚子好像也隐隐作痛。看了一眼身边神色如常的小秣,朱元暗自忍耐了下来,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 餐厅里人不多,两人坐下之后,穿一身红色工作服的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招呼道:“两位想吃点什么?”
??? 走近后服务员认出了小秣,热情地问候了小秣几句,便对朱元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眨了眨眼,说:“小秣,你带男朋友来啦?还不错嘛,是个大帅哥。”
??? 小秣笑了笑,她与这位新来不久的服务员并不熟稔。
??? 朱元暗自窃喜,正想回话打趣几句,却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一身通红的服务员,眼前一黑,肚子一阵一阵绞痛得更厉害了。他实在忍不住了,手捂肚子将菜单递给小秣,一脸赧然地说道:“不好意思,小秣,想已经从最初的恐惧中清醒过来的我,这下只有拼命来保护自己的生命,坚强的我从脸上拼命地挤出几丝笑容,或许由于太用力的原故,我感到自己面红筋涨。鬼使看到我红得快滴出血的脸颊,舌头在骷髅嘴里哗啦哗啦地打扫着牙床,滴鲜血从它的嘴里流出来,在牙床周围形成圈鲜血皮肤。吃什么你自己点,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 洗手间里,朱元走出隔间松了一口气,憋闷的脸色总算恢复了。他正洗着手,忽然从洗手池上方的镜子上,看见有一个阴森森的人影站在自己的身后。
??? 朱元吓了一跳,转身蓦然一抖,脱口“哇呜”一声大叫。只见一张脸几乎要贴在了他的脸上,那张脸上的一溜溜、染着类似血液般的黏稠汗毛都沾上了他。那张放大而扭曲的面孔就这么死死地凝视着朱元,还带着一副诡异的笑容。
??? 《吞蚀游戏》与谢牧
??? 足足过了三分钟,那个人才后退几步,擦了擦脸上出血的伤口,对朱元很有礼貌地说:“我叫谢牧,是个演员。你看过《吞蚀游戏》吗?这部电影就是我主演的。”
??? 在确定眼前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之后,朱元提起的一颗心才放下,原来是虚惊一场。
??? “你有毛病啊?我管你是谢幕、起牧的,我不认识你。”
??? “欢迎加入《吞蚀游戏》。”谢牧诡异地一笑,身体在洗手间暗黄色的灯光下飘忽不定。脸上的伤口忽然裂开,一滴细小的血珠从伤口处溅了出来,毫无痕迹地没入了朱元的眉心。
??? 朱元什么也没有感觉到,想着小秣该等久了,便急忙推开挡道的谢牧出了洗手间。
??? 在出门的那一刻,忽然想起下午看过的恐怖电影《吞蚀游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 “谢牧……《吞蚀游戏》的主演?看起来不太像啊,管他呢。”
??? 想起来,之前看电影时,谢牧饰演的角色一直裹着黑衣,妆容又画得很浓,几乎看不到本来的样子,所以没给朱元留下什么印象。现在遇到自称叫“谢牧”的人,听到那么没头没脑的一句“欢迎加入《吞蚀游戏》”,朱元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放在心上。回又是夜晚,灯红酒绿。黄彦和玲玲坐在家幽暗的咖啡馆里,俩人是网友,聊了没几回,就约出来见面了。这是个讲究效率的时代。到餐桌前,饭菜都已经上桌了。小秣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坐姿端正淑雅,看去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 朱元走过来一眼扫见桌子上的几道菜,眼中露出吃惊之色。
??? 桌上摆着四菜一汤:素炒莲藕、青椒肉丝、凉拌黄瓜、土豆烧麦、鱼头汤,都是极常见的家常菜。然而这一盘盘菜都是冰冷冷的,没有热气,透着几分古怪。
??? “咦,这些菜好奇怪……感觉在哪里见过一样。”朱元凝眉想了想,刚拉开椅子准备坐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手,“啊!对了,这些不都是我们下午看过的电影《吞蚀游戏》里出现过的菜吗?素炒莲藕其实是素炒白骨,青椒肉丝是青筋炒腐肉,凉拌黄瓜是凉拌指头,土豆烧麦是人皮包的、胆汁为蘸料,鱼头汤里加了尸油……”说到这里,朱元拉着椅子的手顿然一滞,面色变得雪白,慢慢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白墙黑椅,红衣店员,我跟他摇头,并坚持去看离单元门比较近的卫生间,他不知我要干什么。我边说话,边把他拉到门口。这家餐厅不就是电影里发生吞蚀事件的主要场所吗?
??? “没错。”小秣眼瞳暗淡无光,语气里似乎带着些许的伤感,“《吞蚀游戏》的确有在第九号餐厅拍摄过。”
??? “在电影里,这间餐厅的所有菜肴都是以‘鬼’或‘尸’为原料做成的。主演谢牧饰演了一位‘食鬼’爱好者,这部电影也是他的遗作。”
??? “遗作,谢牧已经死了!?”回想起在洗手间见到“谢牧”的一幕,朱元心底一阵后怕,额上渗出了滴滴冷汗。之前做噩梦,这会儿还真撞鬼了,简直是让人崩溃!
??? “嗯。”小秣更难过了,喝了一口茶水,就像是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拍完《吞蚀游戏》之后,谢牧一度精神抑郁,终于在去年的今天,在第九号餐厅服毒自尽了。当时,有一位顾客明明是第一发现人,却在谢牧毒发时见死不救,反而顾自离去。医生说了,要是早几分钟把谢牧送到医院,得到及时的救治,说不定他就不会死了。”说着说着,小秣抽泣起来,眼中闪过一抹浓烈的恨意。
??? 朱元越听越不解,奇怪地问:“这些内情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 “因为谢牧是我的前男友,我和谢牧是他在这间餐厅拍摄《吞蚀游戏》时认识的。”小秣回忆着,脸上绽出了一个梦幻般的微笑,仿佛沉浸在当初相恋的美好中。
??? 前男友吗?听小秣这么说,似乎还有些余情未了。朱元心里泛出了股股酸意,想起今天约会的目的,已经开始胆怯了。他能敌得过她心里那个不曾忘却的影子吗?
??? “至于那名食客见死不救的行为以及他的长相,都被两个扶轿的喜童突然不约而同的声尖叫,玉篮叭的下摔在地上,篮里的金粉彩线却无故抛得老高,直冲上半空之中,瞬间风沙大作,只听片慌乱之声。餐厅里的摄像头记录了下来。后来有记者采访他,他解释说当时他有急事需要处理,而且推说不知道谢牧中毒濒死,所以才急匆匆地离开了餐厅。”小秣声转平淡,不再多说什么,转头望向窗外。
??? 透窗望去,远处有一条静静流淌的小河,像是一曲慢悠悠流经人心的歌谣。此时,一个左腋下夹着一张画报的年轻人走进了第九号餐厅。转过来的小秣看清了那个年轻人腋下夹着的画报,她的双眉立刻皱了起来,一向平静的脸上竟浮现出了一缕骇然之色。
??? 朱元随着小秣的目光看向了那个带着画报的年轻人。同样的画报朱元曾在电影院看见过,这是《吞蚀游戏》的宣传画报,上面印着谢牧的大幅定妆照。
??? 年轻人找了张椅子坐下后,把画报摊在桌上,拿起画报的一边将之卷起。
??? “请你不要卷画报。”小秣忽然站起身来,快步走到年轻人的面前,按住了那人卷画报的手腕,厉声道。
??? 请你不要卷画报
??? “卷个画报而已,你管我?”年轻人似乎不喜欢别人插手自己的事,甩开小秣按住他的手,样子很生气。
??? “我劝你别动这张画报,否则你会后悔的。”小秣眼色一沉,冷冰冰地告诫说。
??? 年轻人“哼”了一声,三下五除二地把画报卷起来揉成了一个团,扔进了桌边的垃圾桶里。
??? “我的东西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关你什么事?我就来吃个饭,还能遇见多管闲事的人,晦气!”年轻人气哼哼地骂道。
??? 小秣阻挠不及,轻轻叹"可是我没跟家人说就出来了!"了一口气。朱元听年轻人对小秣口气不善,心中涌起一股怒火,冲上去拎起后者衣领,扬着拳头说:“说什么呢你,快给小秣道歉!”
??? “放开我!”
??? 声音戛然而止,下一秒年轻人的脸色剧变、五官扭曲,如在高压环境中一般,眼泛血丝,皮肤紧紧绷起。
??? 朱元不由自主地放开了年轻人,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变化。小秣却面不改色,似乎早已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只见年轻人的双腿贴着胸部向上弯曲,不一会儿,他的脚尖竟然触到了脑袋,然后双腿伸过了头部,整个人如同一把卷尺,不断卷缩。头在里面,脚在外面,就像是一条盘卷的蛇。
??? 起初,年轻人还杀猪般地哭喊连天。没一会儿,他便以自己揉皱那张画报的方式,被揉成了肉乎乎的一团,然后“砰”的一声,被一股力量带进了垃圾桶,几块碎肉随即溅出。
??? 一整天受到了不少的惊吓,朱元神经都要麻木了,但就算如此,面对此般惨绝人寰的残忍死相,仍是心惊胆战地说不出话来。
??? “谢牧留下了一封遗书,上面说《吞蚀游戏》是他生前最得意的作品。”小秣向瞠目结舌的朱元解释说,“谢牧死后,他的鬼魂留在了第九号餐厅内。因此在这个地方,凡有对《吞蚀游戏》及其相关之物不敬者,下场便是如此。拍完这部电影之后,谢牧便陷入了一种强烈至极的艺术狂热中。他用他自己的死,完成了《吞蚀游戏》最后的尾声,制造出那种惊人的恐怖效果。他说,只有那样,才算真正完美地诠释了这部电影的价值。”
??? 小秣心情复杂地说完一年前的旧事,眼神中流动着一点儿怪异的色彩,却在朱元投来探寻的目光时藏了起来。餐厅昏黄的灯光下,朱元深深地看了小秣一眼,她是一个藏着许多秘密的女孩,没有他想得那么单纯。
??? “小秣,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朱元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晚上十点了。
???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保持着沉默,最后临别之时,还是小秣先开口道了一声:“再见。”
??? “小秣。”一路想了很久,犹豫来徘徊去,朱元终于还是开口诸神了,“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 “我可以答应做你的女朋友,但你需要帮我一个忙。”小秣满脸笑意,望着朱元的目光别有深意。
??? “什么忙?”听小秣接受了自己的示爱,但却提了一个附加条件,朱元的欣喜感消了大半。
??? “吃掉昨晚我送你的外卖。”小秣娇俏地眨了眨眼,在朱元的瞳孔因恐慌逐渐变大的一瞬间,嘴角弯出了一个鬼魅的弧度,带有瘆人的磨牙之声。此时此刻,朱元的背心升起了一阵阴冷发麻的感觉,脑海里顿时掠过一个恍然大悟的念头:原来昨晚梦见的一切都是真"对呀,如果曾经发生过凶杀案或者有人非正常死亡,房子就会成为所谓的凶宅,商业价值急剧下降,甚至会影响整个楼盘的开发,开发商为了长久的效益就会用大价钱封住房主的嘴巴。所以如果你的房子变成凶宅,你和开发商的立场就会逆转。"..实的,那根本就不是梦!
??? 鬼标本
??? 小秣的身体侧面出现了一条裂开的缝,以裂缝为分界线的前半部分向一旁分开,露出了自己躯体的内部。可是那里没有任何正常人体内该有的东西,竟是空空如也!
??? 小秣痛苦地叫了一声,身体忽然跌成两半落在地上,她不可思议地叫道:“怎么会这样?”
??? “有我在,你们的诡计是不会得逞的。"苏娅告诉我在鬼村,她过得很痛苦,我们得救她!她在世的时候,我没有好好待她,这回,我定要把她救出来!"他说出了他的心声。我点点头,谁叫生前的时候,我们没有好好待她呢。”沉沉夜色中,一个人从路旁的大树下走了出来,这个人赫然就是朱元的室友陆雨,“谢牧,我知道你在这儿,你也快快现身吧!”
??? 朱元映在地面上的影子忽然飘了起来,化作一个稀薄的人形,这个鬼正是谢牧。谢牧在洗手间见过朱元之后,以滴血认人之法,附在了朱元的影子上,跟着他回了学校。
??? 只听谢牧恨恨地说道:“陆雨,又是你,要不是一年是他对不起自己的小花,从垃圾堆里把她捡来,却没有办法给她好的生活,甚至让她因为自己而抬不起头来。前你在我身上下了禁咒,我早就成功了。”
??? 陆雨一把将六神无主的朱元拉到自己身边,大笑起来:“一年前你在第九号餐厅服毒自杀,还故意留下遗书迷惑世人,其实只是为电影《吞蚀游戏》宣传造势,并不是真的想死。我就是当时第九号餐厅里除你以外唯一的一个客人,你特意让我看见你服毒,就是想让我救你。可惜我这人从不爱多管闲事,你死你的不关我事,成全你假戏成真。不巧的是我刚好会一些除鬼之术,为了防止你的鬼魂出来害人,就下了一道行动禁咒,让你只能待在第九号餐厅。”
??? 陆雨又转头对奄奄一息的小秣说:“至于你,小秣,你在听闻谢牧死讯的那一刻,便选择殉情而死,你也一直恨我对谢牧见死不救。我经常在第九号餐厅订外卖,几乎都是你亲自送过来的,而且还在饭菜里下了慢性毒药,想要报复我。不过我把饭菜都倒掉了,并没有吃下,所以直到现在还平安无事。昨晚你来给朱元‘送外卖’我都知道。那时我放出了一只食鬼虫,趁你不注意钻进了你的身体,吃掉了你的腑脏,破了你的邪术。”
??? “那他们缠上我到底有什么目的?”朱元被陆雨的一番话“震”得头脑发蒙,颤抖着嘴唇问道。
??? 陆雨回头面向朱元,摆出一副说教的神态:“朱元你就是个傻子,见了美女就没脑子。等你吃下小秣送给你的‘外卖’,身体里有了她的血肉组织,她便可以施行异体吞噬之法,将你融入不说话,面无表情,几近自闭;下无人之时会集中精力思索某事——直至泪眼朦胧,但绝不哭泣;别人谈畸倾听,别人玩乐他注视,别人沉默他沉默,别人发问,他无力回答。这是我的前男友小武,在我俩分手第天的表现。她的体内。鬼毕竟不是活在阳世的人,需要以各种邪术延长存在的时间。小秣的方法是吞噬新的血肉,而谢牧是需要在你死后将你的鬼魂引入《吞蚀游戏》中,来增强自己的念力,操纵其他观众,吸取观影人的阳气维持自己的生存。”
??? 朱元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把我引入电影中,怎么可能?”
??? 陆雨瞪了朱元一眼,这家伙还真是什么都不明白。
??? “《吞蚀游戏》是谢牧主演的,他的部分魂魄被摄入了影片胶卷。一旦在荧幕上播放,他的那部分鬼魂就会现身。但是他大部分的魂魄依然被禁锢在第九号餐厅。即便运用滴血认人之法,也只能暂时行动,天亮便会自动返回餐厅。谢牧迫于行动的限制,只能在观影人中进行选择活人吸魂,你今天一定去看过《吞蚀游戏》吧?这次,他们选中了你。当谢牧吸了你的魂魄,你就会出现在电影中,下次等人观看时,说不定你就是里面的一个无名小鬼了。”
??? 这时,沉寂已久的小秣、谢牧突然一起向陆雨发起了进攻,一左一右,“呼喇喇”的鬼啸声听得让人头皮发麻。
??? “我可是一名鬼标本的收藏爱好者。”陆雨眼不眨心不跳,淡定地说道,“谁碰谁倒霉。”
??? 他两手一挥,一手扬起一张普通书页大小的白纸,两个鬼往纸上一撞,冒出两股黑烟。再看时,只见一张纸上显现出了小秣的样貌,张牙舞爪狰狞可怖;另一张纸上,谢牧一身血污,一双黑目不甘心地瞪得老大,在纸面上呼之欲出一般。
??? “又是两个不错的标本。”陆雨得意地将两张纸收入怀中,拍了拍手,扭头走向宿舍大楼。
??? “陆雨,谢谢你救了我!”惊魂未定的朱元连忙赶上来,真心地感谢道。
??? “别忙着谢我。”陆雨头也不回,身姿无比潇洒,“朱元同学,请你保证,以后不要以标本的形式出现在我的面前。”

标签:朋友男友真实死尸

    上一篇:夜班客服 下一篇:恐怖故事:惊魂索马里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