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纸人

都市怪谈之纸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初识
??? 我是无意熟识那个老头的。
??? 当时我为了事业发展,甩掉了交往三年的女朋友,大概是为了给自己的良心打个补丁,经过那个老头的面前时,"不,我不去地狱!饶了我吧。""那你得去法院做证,承认自己的所为,不然"黑白无常边说边又哗啦哗啦地拿出铁链锁李从梦中惊醒,竟吓出被子的冷汗。连着几天同样的恶梦,李实在忍受不了心理的折磨,终于来到王家,承认了当时帮许家建墓、受人钱财、抛骨不言的事实真相。时不时给他一点吃的东西。
??? 是的,那个老头差不多算是一个乞丐,一年四季戴着一顶破毡帽,一身脏兮兮缀满补丁的棉袄,他有一张树皮样苍老的脸,下巴上留着白花花的一绺山羊胡。
??? 这天,老头吃完我带给他的鸭架子,抹抹嘴说:“我看你也是个好小伙,这样吧,我送你样东西。你最近有什么想得到的东西吗?”
??? 我笑了笑,虽然不信他真能给我什么东西,但还是告诉他,自己最近在和一个同事竞争一个大项目,在经理面前溜须拍马那叫一个赤裸裸的恶心。
??? 老头听完,起身在屋里东翻西找,最后从一本旧书里翻出一张黄裱纸,以及一根银针。
??? 他把这两样东西放在我手心,郑重其事地说:“把你的名字写在上面,和银针一起折起来,放在你们老板枕头下面。”
??? “呃——”
??? “百试时间终于到了,卸下面膜的林韵之又仔细看了看镜子里面的自己,果然,敷了面膜的她又白又嫩,林韵之满意的照着镜子,也美滋滋的想着自己的未来····百验,你放心大胆地用吧。”
??? 我只当成一个笑话,随手放进口袋。几天后我办砸了一件事,被经理狠批了一顿,我心灰意冷。
??? 恰好中午经理在沙发上睡觉,脑袋下面枕着窝成一团的外套,我突然想起老头给我的东西。
??? 试试也无妨吧!
??? 我按照老头说的,把纸放进老板“枕头”下面。
??? 不想经理醒后竞用异常热情的眼神看着我,并且拍了拍我的肩,说看好我,让我好好干!
??? “老先生,您是不是会江湖从那晚起,我就常常穿墙去偷窥梅冰家的事情。那夜我看见梅冰的父母从家里的窗子里飞出去,高高地飞到了夜空中。我也跟着他们飞了出去。秘术啊?要不您教我几招吧。”
??? 老头吃着外卖,抿着小酒,眯缝的眼睛不时扫我一眼,像个得胜还朝的将军。吃饱喝足,他抹抹嘴。
??? “你想跟我学啥啊?咱俩的缘分薄,我只能教你一种。”
??? “那,教我发财吧。”
??? “这个简单,你天黑之后来找我。”
??? 当晚我去了小屋,老头正在发闷,他让我把门关上,然后取出五张白纸绞成小人的形状,神神叨叨地念了一通口诀,找了一口破碗扣在桌子上。
??? “来!”
??? 五分钟后,老头喝了一声,揭开破碗,里面多了一只旧皮鞋,我注意到那些纸人变旧变脏了。
??? “这一手叫作五鬼运财!你想什么来什么,人能去的地方小纸人能去,人不能去的地方小纸人也能去,你想学吗?”
??? 我拼命点头。
??? 老头将这套功法以及口诀教给我,其实只需要简单练习就能掌握,我唯一不解的是,他明明会这种秘术,却只用它捡破烂。
??? 老头解释这么苦。那你跟我结婚,不后悔不再演戏吗?说他命里的财运已经用尽,不可强夺,他也叮嘱我,该你的就是你的,不该你的就不要去想。
??? 我脸上谦恭,心中暗爽,等我学会了,银行都是为我开的。
??? 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心静神明,坐在桌子前,桌上摆放着五鬼运财的道具。这是我第一次用它,我正不知道该拿什么来讨头彩的时候,隔壁传来吵架声,那对夫妻每天吵个不休,严重吵到我休息。
??? 我拿定主意,将小纸人扣在碗下,心中默想,去把那男人藏得木床的旁边有张供我学习和看书的写字台,台灯安详的立在桌子的正中央,凌乱的写字台上有几本类别不同的书集,以及些乌杂的东西,比如从墙里面接出来的插座,用的没有颜色了的圆珠笔,忘记扣盖子的纯蓝钢笔水,做的快到半了的数学练习题,支蓝竿红毛的水粉画笔等等,整体感觉凌乱不堪,仿佛是什么人趁我夜里睡着了的时候乱翻过样。很隐秘的东西搬来。
??? 五分钟后,我感觉到碗下有东西,揭开来,下面多了一沓照片,竟是那个男人和小三偷情的艳照。
??? “我成功了!”我欢呼雀跃。
??? 我开始了自己的发财大业,当我从银行的保险柜里偷出十万块钱的时候,激动得手舞足蹈,可旋即发现这些钱都是连号,警察很容易就查到我头上,只好郁闷地送回去。
??? 看来偷也只能从普通人身上偷。
??? 我前前后后偷了五六次,收获最丰厚的一次居然有六万块,虽然我也有过良心上的动摇,但当真钞拿在手里,这些困扰很快就烟消云散。
??? 然而世界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一天早晨我醒来,发现枕头上掉了很多头发,我刷牙的时候又发现牙根松动得厉害。
??? 我跑去找老头,他告诉我说,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就会折阳寿。
??? 这些钱,原来是我透支生命换来的!
??? 二、蟹运
??? 人的欲望就像流沙,一旦陷进去就再难挣脱。
??? 明知道会折寿,可我还是继续使用它。我上了瘾一样地偷,掉发松齿的症状越来越严重,我不得不戴帽子出门,我甚至开始吐血。
??? 终于,我从追逐金钱的迷梦中惊醒,恳求老头救我,他却故作高深,“办法是有——”然后打住,任凭我怎么乞求都不肯透露。
??? 我买了许多好吃好喝的讨好老头,偶尔我的诚意也能换来一些语焉不详的建议,我注意到他眼中总有一道狡黠的光。
??? 老头似乎根本不想告诉我,他只是这样吊着我,折磨我。
??? 正当我陷入绝望的时候,许盛出现了。
??? 许盛身上有一股流氓气息,他混过夜总会,跑过几年长途,干什么生意都坚持不下来,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老头,从他那里学会了五鬼运财,短暂的欣喜之后,开始急速衰老,陷入绝望。
??? 那天晚上我去找老头,屋里有个年轻人正暴跳如雷地发作,把老头的破烂扔得到处都是,弯腰捡拾的老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 “你快点告诉我,破解的方法是什么!信不信我打死你,老狐狸!”
??? 许盛大吼大叫,当他看见我,收敛起怒火走出去了,后来他在我回去的路上堵住我,一把揪下我的帽子。
??? “果然!你和我一样。”
??? 说着他摘下帽子,露出头发稀疏的脑袋。
??? 我们同病相怜,坐在马路沿上抽烟,许盛说他不该听信老狐狸的活,学那劳什子,结果反害了自己。
??? 他还说,老头鬼得很,他放出诱饵钓我们这样的人,然后又不把破解的法门说出来,以此控秕这些人,乖乖伺候他。
??? “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破解之术。”我说。
??? “你错了!”
??? 他说他有一次把老头灌醉,亲耳听他说有一种破解法门,老头自己就因为用五鬼运财在鬼门关走了好几趟,但他还活得好好的,这就是明证。
??? 他恶狠狠地说:“这个老妖怪!”
??? 我问他打算怎么办,许盛说他还会去找老头,我只能祝他好运。
??? 一方面我暂时不想跟老头撕破脸皮,我以为只要心诚,老头一定会告诉我;另—方面,身体的衰弱"俺给你寻些木炭来。"老头儿头也不回的出了小院。磨灭了我的意志,我正在沦为老头的狗。
??? 但无论我怎么做,老头都不肯告诉我破解的法门。
??? 许盛经常跑去老头那里摔砸一通,可无论暴力对待还是讨好乞求,老头都死死攥着那个秘密不撒手。
??? 许盛被逼急了,终于干出了极端的事情。
??? 一天晚上我去找老头,看见许盛在那里,他手里握着一个啤酒瓶,上面沾着血,老头倒在地上,眼睛大张着,没有血色的脸像皱巴巴的牛皮纸,血倒没有流多少,我一探鼻息,吓得忙缩回手。
??? 老头死了!
??? 许盛在老头屋里乱翻起来,我害怕被人撞见,立即逃离现场。第二天我发现老头的屋门锁着,估计过两天当邻居闻到尸臭就会报警吧,可是警察_直没有来,我路过的时候仔细嗅着,并没有腐烂的迹象。
??? 一天晚上许盛打来电话:“兄弟,我找到破解法门了!”
??? 三、戒酒
??? 许盛和我坐在屋里,桌上满是啤酒和烟屁股,许盛看了看表,说:“子时了,可以开始了。”
??? 他用纸绞出五个小人,扣在碗下,片刻之后打"真的?走,去看看。"段未来吓了跳,当即拉着姚正冲出寝室,朝学校东北角跑去。开,小人并没有变化,他将小人用火烧化,放在水里喝了下去。
??? “管用吗?”我问。
??? 许盛歪着头体会着:“好像有那么一点变化。”
??? 我狐疑。
??? 打死老头之后,许盛一直在研究从他屋里找到的一本线装书,上面都是古文,文化程度不高的许盛蚂蚁啃骨头一样地读着,终于被他找到了破解之术。
??? 五鬼运财既可以运来钱财,也能运来别人的寿命,真相简单得令人咋舌。
??? 我们连试了许多天,但就是不起作用。有一天许盛绞了小纸人扣在碗下,打开之后,小纸人没变化,他皱眉:“奇怪,普通的搬运术居然没用。”
??? “你是说,失灵了?”
??? “恐怕是这样。”
??? 五鬼运财,我们一直以来都在关心“运财”两个字,却忽视了“五鬼”。老头养了五个替他卖命的小鬼,我们运用的时候只是在借用,他一死,它们就消失了,所以我们连普通的搬运也无法实现。
??? 我问许盛,难道我们要杀人,养小鬼?
??? 许盛阴森着脸:“尸体我们不是有现成的吗?走,去老头屋里看看。”
??? 可是当我们赶到一看,却没有看到老头的尸体!就连一丝一毫的臭味都没有!
??? “老头呢?”
??? “这个老狐狸,估计是造孽太多,直接化掉了。”许盛边回答,边在屋子里翻了起来。
??? “快看,这是什么鬼在后面边追边叫道:"不试怎么知道?你先让我试试吧!"?”许盛从一个樟木箱子里翻出一个瓷瓶。
??? “打开看看。”
??? 他掀开红布盖子,里面居然是一具熏制的小孩尸体!像在母体里一样蜷缩着,脑袋很大,青黑的皮肤在月色下泛着革制的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草药气味……
??? 这是一个药婴,可以用来炼鬼的材料之一。
??? 我们迅速逃离作案现场,许盛到我家研究小孩尸体,在书里查找相关的部分。最近许盛一直赖在我家,有时候在沙发上过夜,我委婉地问过他为什么不回家,他说他欠着高利贷,三天两头被债主堵。
??? 凌晨三点,许盛大呼小叫,把打瞌睡的我惊醒。
??? “在这里!”他用指甲在书上划线,“这上面有练鬼的详细办法,这下咱们有救了。”
??? 四、计中计
??? 练成小鬼之后,其实这具干尸没什么变化,我反正不懂这个,只关心结果。
??? 我们没有豪华的五鬼阵容,只有一鬼凑合着用。
??? 许盛试了一次,几天后他来找我,兴奋地摘下帽子,头皮上生出一层生机勃勃的发茬。
??? 我欣喜若狂,自此之后,每到子夜,我和许盛都坐在桌子前,像赌徒一样盯着桌上倒扣的碗,我能感觉到身体在逐渐恢复。
??? 窃人钱财要折寿,窃人阳寿当然更要折寿,这个损已损人的办法就像在做一笔投资巨大收益微薄的生意,我们在窃寿和折寿之间挣取一点差额。
??? 我们渐渐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我发自肺腑地感慨,年轻真好。
??? 因为没有指定对象,所以我并不知道被窃走性命的人是谁。直到有一天,我听说附近有个少女一夜之间掉光头发,深深的罪恶感将我笼罩。
??? 然而许盛却过得悠哉游哉,完全不在意别人的死活,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能过得好,别人的死活怎样都行。
??? 一天晚上,许盛来我家找我,他从包里取出五鬼运财的道具,我劝他别贪心,我们已经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不必再窃人阳寿了。
??? “不,我这次是偷钱。”
??? 我不想和许盛再干这种损阴德的事情了,但许盛安慰我,干完这一票就再也不干了。因为贪念,我答应了。
??? 他运起五鬼运财术,不多时,碗底多了厚厚一沓钞票……
??? 后来许盛消失一段时间,再出现时意气风发,他已经把债还清了,他说现在再偷,就是净挣了。
??? 人的贪婪就是这样,一旦尝到甜头,就会不停地想要,永远不知满足。
??? 许盛说他有个大计划,他要偷银行里的钱,大概一千万,我大喊:“你是不是疯了!银行的钱很容易被查到!”
??? “你放心,我自然有门路把它们洗干净,只要干完这一票,我们半辈子都不愁了。”
??? 一千万是个大数目,一个人的身体承受不住,必须要两个人一起偷。
??? 我能想象,那种折寿的程度大概会让人瞬间苍老,许盛说之后我们一边把钱洗干净,一边慢慢恢复。
??? 这笔钱我们一人一半,以后再不联系。
??? 许盛一直以来喂给我的饵让我的心动了起来,于是我们开始了这个秘术抢劫计划,送出纸人的时候,我心里其实,血迹不会是鲜红色的。她不明白,写戏文的人,怎么不懂。惴惴不安。
??? 突然间我的身体像塌缩下去一般,关节变得松动,皮肤皱了起来,耳朵里充斥着嗡嗡的声音,对周围的感觉—下子变得混沌不清。
??? 对面的许盛也在一瞬问变成了老人。
??? 接着桌上倒扣的碗,被多到数不清的钞票顶了起来,钞票像山洪爆发一样将我们淹没,我真怕我苍老的心脏会因为太激动停止跳动。
??? 我跪在钞票的海洋中,摸着,数着,用嘴亲着,五百万,我可以至少二十年不干活,过着享乐的生活。从狂喜中回过神来,我发现许盛正用手按着碗,眼神怪异。
??? “你怎么又开始偷了,你现在的样子,会死的。”我的声音沙哑。
??? 许盛冷笑:“我偷的是你剩下的命,再见了,兄弟。”
??? 我拼命想要阻止他,可是身体却动弹不得,许盛掀开碗,我突然觉得身体像承受一记重创,天旋地转地倒在地上,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 五、逃不脱
??? 我奄奄一息,看着许盛将钱装进一个袋子。偷走我的生命,他只恢复到七十岁老人的样子,而我现在,恐怕已经是百岁老人了。
??? 这是他的计划,一个陌生的七十岁老人,就算离开这里被监控拍下,事后警察也不可能找到他。
??? 我艰难地仰望许盛,他的脸逆着光,露出一道阴谋得逞的笑容。
??? “放心,我不杀你,反正你这个样子也活不了几分钟。”
??? “你这个畜牲!”
??? 许盛大笑着往外走,突然段明倒吸了口凉气,同时也暗自庆幸,心想:"这要是砸在脑袋上"。跪在地上,颤抖的双手支持着身"你不要想太多,自己注意安全。"往往这样的开始不过是个前奏,是威胁的信号,后续的事或许更加可怕。体,从嘴里大门喷出鲜血,他的身体正在快速衰老,比现在的我还要老迈。
??? 这时门被人推开,进来的人是老头,他似乎年轻了几岁,步子轻得像鬼:“后生,玩火玩过头了吧。”
??? 老头亲昵地拍拍他的脸,拎起父亲死的那年,青禾十岁。父亲个人关在房间里没日没夜地画画。等爷爷回来撞开门的时候,父亲已经死了。桌子上全部是父亲自己的画像。地上那袋子钱,许盛徒劳地想抓住他的裤腿,却被拖倒在地上,他匍匐着,口齿不清地咒骂。
??? 老头走向我,他确实像许盛说的一样,是个可怕的老妖精,他不但没有死,还暗中知道许盛的计划,在最后关头渔翁得利。
??? 仔细一想,老头养了许多看不见的小鬼在替他卖命,我们的秘密他统统知晓。
??? 老头俯瞰着我,脸上带着捉摸不透的表情,我可悲地流下一滴}昆浊的眼泪,乞求他不要杀我。
??? “我不会杀你,还会救你哩。”
??? 他在我额头上一点,我睡着了。醒来时,我躺在地板上,许盛的尸体不见了,我冲进卫生间,镜子里的我和过去一样年轻。
这下子可把村民们吓坏了,个个的撒丫子就往家里跑。也没有人去管那道长的死活了。那神物就在空中个劲的盘旋,冲着空中阵阵龙吟。??? 他不杀我,难道还想继续控制我?
??? 当我来到老头的门前时,他仍旧坐在破了洞的藤椅上晒太阳。
??? 我突然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直到我看见老头手里的东西,他握着剪刀,正在剪一个纸人,那个纸人与他之前所剪的略有不同。
??? 老头冲我诡秘一笑,把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下。
??? 老头养的小鬼是从哪里来的,我突然问有了答案,他从来不用刻意去找,无论何时都有一些人被贪婪支配着,走进他布下的陷阱。许盛的尸体就是被他带走的,老头收藏的骸骨坛又多一个,为他服务的小鬼也多了一个。
??? 而他就像一只巨大的蜘蛛,舞动四肢,游曳在生死之外,精心编织着他的蛛网,挂好诱饵,等着这些人自投罗网。
??? 一阵做风吹过,被他捏在手里的纸人在风中轻轻摇晃一下,好像某个被困住的灵魂,在向我求救。

标签:朋友灵魂警察同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