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日本乡村怪谈之囚童

日本乡村怪谈之囚童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四颗石头的秘密
??? 日本的冬天来得很早。
??? 这是我在位于川越的小野家工作时的感想。
??? 川越地处东京近郊,但小野家却彷佛停留在时光隧道的彼端,是栋在日本古装影剧中才会出现的旧宅。
??? 不知何故,小野奶奶要求我每天都要将庭院里的石头擦拭干净。
??? 庭院里的石头和中国式造景的庭院石不同,只有四颗。依照指南针定位的结果,分别座落于正东、正西、正南、正北。
??? 我想这可能跟风水有关,但没听说过风水石要天天擦才能发挥作用,这四颗石头看来不过是一般的岩石,上头没刻字也没题字,更没经过精心雕琢,不晓得小野奶奶为何要尽力保持它们的清洁?
??? 我一面依照她的吩咐汲水擦拭石头,一面冷得直打我又躺下,准备入睡。并腔了个姿势。侧着睡。把面对着a。b床!!我刚躺下。又马上动不了了。我再也找不到安慰自己的理由了。张开眼睛看到底怎么回事。还是那个女人的背影,站在a床上在b床翻找什么东西。只是马上那个女人慢慢的转过身来。向我慢慢走来。我努力看她的脸。完全看不清楚她的脸。哆嗦,不免抱怨起我大学宿舍的室友筱原晴子。
??? 若不是到东京,与土生土长的晴子住在一起,我不会相信日本竟也有聒噪不休的女人。
??? 晴子是我同班同学,由于报到时正好一前一后,我和她成为室友。可晴子的话实在太多,多到让人受不了,所以我借口说到亲戚家住,搬了出来。
??? 我是在网上和小野小姐联系上的,她甚至同意我不必付房租,直接免费入住她的老家,条件是要当她五岁侄子的伴读兼中文家教老师。
??? 小野小姐最后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因为小野家族是传统望族,要我别在意小野奶奶的傲慢,更别把她的讽刺当作一回事。
??? 岂知推开门,躺椅上空空的,屋子里也没有人,熏香还在燃着,古书的书页被门外吹来的风掀动着,沙沙作响,许世卿还能感觉到桑落留下来的气息,可是,她就这么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活生生地消失了。小野家并不如小野小姐所言,只有小野奶奶一个人独居,事实上还有位名叫惠理的女佣,奇怪的是她不做清洁石头的工作,据说在我来之前全由小野奶奶自己处理。
??? 小野小姐说出让我免费居住的条件,惹得这位奶奶大骂她不需要人来陪她,她俩好不容易以“每天擦石头”为妥协条件,才使我顺利人住。
??? 小野小姐的侄子拓海是个可爱的五岁小男孩"阿义,过来,帮手抬。"阿义愣着不动。老大声叫他。他战战兢兢的走过去,看见尸体已经裹在塑料里,卷成团。"阿义,快,你抬这边。"老上来把阿义的两只手拿到那东西上,按住。隔着塑料的小东西在爬动,往手缝里钻。那东西柔软得象液体,随着他们的步伐,有节奏的在他们手中流过来,流过去。,听说他父母每个工作日都很晚下班,于是我必须在下午四点左右到幼儿园接拓海过来,陪他读书直至用完晚餐后,他父亲大概在晚上八点左右会来接他回家。
??? 这天,我正在擦石头的时候,一阵寒风吹来,在打喷嚏的同时,我冻得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屋子里摆着好几桌酒席,人很多,再加上又是初夏,所以有些闷热。这时,应该是因为太热的关系,平叔用手拨弄了下他的头发。这下可让我看了个正着,只见在他头顶偏右的地方,有块地方光溜溜的。那种光滑就像是个木匠在木头上刷了层釉样,再加上汗水的滋润,让那里更加有光泽。没有头发的地方和有头发的有个女生寝室,个人的床位永远都有个固定的位置是空的。那个上铺的位置本来是极好的,可就是没有人敢睡在上面。地方形成鲜明的对比,那形状看上去的确像是个舌头,而且那舌头很尖很长。从天灵盖直拖到后脑勺。看着那光滑的不像是人的皮肤,再联想起鬼舔头,我不由的打了个冷颤。通红的手无意间一使劲儿,惊人的景象发生了,我竟推倒了—颗石头!
??? 作为风水阵的石头,怎么没埋进土里?
??? 脑中迅速闪过影剧里风水遭破坏的恶果,该不该告诉小野奶奶我犯了错?
??? 不,她知道后一定会赶我出去的。也许这不是风水阵,也许只要恢复原状就好。
??? 恰好此时惠理在喊我吃早餐,我赶紧将石头扶正,装作若无其事地进屋。
??? 还好小野奶奶没有发现。
??? 度过了平静的一天后,夜里下雨了。想起明天清晨又要在冷风中擦拭石头,我竟辗转难眠,侧耳倾听雨声,却听见不同于雨声的,啪嗒啪嗒的奇异声响。
??? 是从庭院中传来的!
??? 果然是早上推倒风水石引发了异状吗?
??? 在好奇心驱使下,我起身拉开纸门,只见大雨滂沱,庭院里却什么异状也没有。
??? 二、看不见的红衣小女生
??? 又是平静的一日,但今天是星期一,就算不必去学校,我也要陪拓海到晚上八点。
??? 与脾气暴躁的小野奶奶不同,拓海相当乖巧,从没把我当佣人般鄙视,反将我当成老师般尊重,所以今镇我迎上去谄笑道:"大师,鬼被您收入画卷中了吗?"上的医院离我们家很近,步行十分钟就到。路上我也简单问了下,伯说他也不清楚具体状况,好像是骑车摔伤了,末了他又呵呵笑着补了句,这傻逼怎么这么倒霉。天上中文课时,他频频探视纸门外庭院的动作激怒了我。
??? “拓海你不听课,在看什么呢?”我不动声色地提醒他。
??? “有个小女生趴在院子里。”拓海如是说。
??? 在我眼里的庭院是空无—人的,联想到昨天的意外,我鸡皮疙瘩直冒,但仍装作镇定道:“拓海太累产生幻觉了,院子里没有小女生。”
??? “有啊,而且她只有一只手。”
??? “别再胡说!”为阻止拓海的陈述,我立刻起身关上纸门,正好惠理也喊我们去吃晚餐,这才改变了房内诡异的气氛。
??? 小野家的晚餐时刻相当凝重。小野奶奶总是紧绷着脸,身为她孙子的拓海不敢说话,惠理则是迅速安静地打理一切用餐事宜,我这个外人负责的是在小野奶奶想挖苦人时受她的讥讽。
??? 例如今天,小野奶奶又谈起小野家族是历史悠久的望族,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屋的。
??? “所以,那个在院子里的小女生不能进来?”拓海突然道当我们对周围的事物习以为常的时候,常常会变成睁眼瞎,对切视而不见。我喜欢观察,有时候坐在路边长椅,看人来人往,匆匆的人群,表情或是肃穆或是欣然。诚如小王子中所说,大人永远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只有儿童才会趴在窗口张望。。
??? 小野奶奶瞪大了眼,随即转向我,质问我:“你到底跟拓海乱说什么,为何他会以为庭院里有外人?”
??? 拓海起身,拉住小野奶奶的农袖,告诉她,小女生是他自己看见的,我一再强调是他看错了。
??? 小野奶奶警告叫我小心点后坐下,一双眼睛仍旧瞪着我,就在这时拓海说他吃饱了,要我带他回房,我随即放下食物陪他离开。
??? 回到房里,即便拓海要求,我仍坚持不开纸门,在惠理告知我,拓海父亲来接他时,他冷不防地打开纸门,指着庭院说:“老师,她说她的手脚被压在石头下,走不掉!”
??? 我慌得将他抱起冲出房间,连纸门也来不及关,待送走他后才赶紧回房关上。
??? 这一晚宁静得令人恐惧,我突然怀念起晴子的聒噪,翌日清晨立刻表明要回宿舍准备期中考,就先暂停拓海的中文课,等考后再替他补课。
??? 小野奶奶露出我不曾见过的笑容,直叫我别担心,尽快走。
??? 三、救赎
??? 一回宿舍,晴子像闷了很久似的,拉着我连珠炮般地说个不停,虽一样厌烦她的聒噪,但有人陪伴的感觉却很好。
??? 就这么逃避了一周,当要再回小野家时,我忍不住向晴子吐露了小女生的事情,以及小野家庭院里的四颗石头。
??? 晴子睁大眼睛,对我说四颗石头也许是日本怪谈中常见的封印,毕竟像小野家这样历史悠久的望族,难免做了不少亏心事,家宅出现怨灵作祟并不意外,能平安无事地活到21世纪肯定是靠外力相助。
??? 但就我对日本怪谈的认识,封印用的石头上应该有注连绳,那四颗石头怎么看都很普通。
??? 晴子建议我,如果真想弄明白,就叫拓海去问天气冷,他懒得走半个小时的路程回家,反正回去也是个人,店里有个单间也可以住,索那个时候开始流行起了玩街机,大街小巷里无数个游戏厅应运而生。碰巧奶奶对门的舅爷家也用街边的门市房开了家游戏厅。因为是亲戚,所以我可以免费过去玩。这里简直成了我的天堂。这样,假期的大部分时间我就都赖在奶奶家了。性不回去了。他打开店门,进去后看了眼店门口摆放的女模特,婀娜多姿的身材,优雅的盘发,还有那精致的官。身上穿着那件绿色的羊毛衫,下面是粉色的花裙子真的很迷人。不过模特终归是假的,陪着自己的只有自己。家里的大人,他是小野家的长孙,家族里什么秘密都必须告诉他,由他来传承。
??? 这一晚回小野家时,我问拓海还有没有看见庭院中只有一只手的女生。
??? 拓海的回答是再也没看过。
??? 本以为这事就此告一段落,孰料妆晚十点时,我接到小野小姐通知,拓海的父亲出车祸,正在紧急抢救中,今晚没办法接他回家,麻烦我照顾他。
??? 五岁的孩子不应该为大人担忧。我拉开纸门,要拓海数天上的星星,等数完后便送他回家,结果拓海视线没向天空,反盯着漆黑的庭院:“老师,那个女生又趴在那里了。”
??? 我吓得关上纸门,很快地将她的出现与拓海父亲的车祸联想在一块。不行,不能再让她有机会窥视拓海,以免拓海成为他下一个作祟的对象。
??? 可是,不能让拓海或她发现我的恐惧。我拿出白色图画纸,叫拓海画出那女生的样子,只见他用蜡笔涂鸦,画出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女生。据他口头补充,衣服的样式是和服。
??? 我叮嘱拓海,以后一看到她就要闪远些,尤其避免与她四目相交。
??? 拓海却说她一直喊“帮帮我”,应该是希望有人能帮她。
??? “那是大人的事,拓海你就先去洗澡,好好睡一觉,起床后爸爸就会来接你了o”
??? 将拓海哄离房间交给惠理后,我将自己埋进被窝里,盼望这一夜赶紧结束,若能平安无事地见到曙光,即使再冷我也愿意汲水到庭院擦石头。
??? 再度睁眼时,我发现拓海坐在我的身边,嘴里吟唱着某种童谣般的歌曲:
??? “喂,喂,你的左手在什么地方啊,在东边的石头下吧。
??? 你的右手在什么地方啊,在南边的石头下吧。
??? 你的左脚在什么地方啊,在西边的石头下吧。
??? 你的右脚在什么地方啊,在北边的石头下吧。
??? 喂,喂……”
??? 虽觉得歌词很诡异,我仍强忍不安问道:“拓海唱的是什么歌呢?”
??? 拓海告诉我:“这是小野奶奶要我在感觉怪怪的时候唱的,因为这首歌可以让小人回去找她的手脚,就不会带来麻烦了。”
??? 看来,那天我的不慎,确实解放了某种被镇压在石头下的东西,这东西是会带来祸端的,可是凭小野家的财力,为什么不干脆清除灵高手一劳永逸?
??? 将疑惑告知晴子时,她建议我再推倒两颗石头,反正小野家有制伏那东西的咒语,看样子只压着一只手或一只脚,那东西也逃打谷场旁边有个小棚子,是专门给守夜的人睡觉用的,里面还简单的铺了个破凉席,挂了个蚊帐。吃完西瓜,父亲到旁边的小沟里面洗了把脸,巡视了周之后,就回小棚子睡觉了。当天晚上凉风习习,不算特别热,比较舒适。不走,不如试试看。
??? 这天天一亮,小野奶奶急着出门探望拓海父亲。我画出四颗石头的位子,回想自己推倒的那颗是南边的石头,便一口气推倒西边与北边的石头。
??? 夜里,我听见庭院里有人穿着木屐走动的声响,害怕得不敢亲眼确认,只听见声响在纸门前戛然而止,对方像是不打算进入我的房间,停留片刻后又走回庭院。
??? 漫长的一夜结束后,我打开纸门,发现纸门卜有泥巴写成的“帮帮我”三个字,高度大约是一个五岁儿童的身高。
??? 四、最后的抉择
??? 晴子说几天后,省里和北京的化验结果出来了。宋玲儿没有病,不过是症状像白血病罢了。同时要宋玲儿去省里医院休养段时间。,这应该是走不掉的“座敷童”。
??? 晴子出身于日本岩手县,她的故乡自古以来流传座敷童是一种会为家庭带来好运的精灵,但座敷童并不是永远居住在某个家庭,当她来时会穿白色的衣服,当她换上红色的衣服时,就表示要走了。
??? 根据晴子的猜测,拓海所见的红衣小女生之所以只有一只手,就是小野家的祖先为了挽留座敷奄,残忍地将她的手足全砍下,分别用石头压在庭院的四方。
??? 至于为何会被我轻易推倒,可能是年代久远,后人对此也不甚了解,才胆敢放给我这个外人处理。
??? 座敷童既想离开,却被强制留在小野家,并不会改变她带来好运的本质,也许这就是小野家家运历久不衰的主因,如今我给了座敷童离开的契机,难怪她会一再向我暗示“帮帮我”。
??? 另外,晴子还说她之所以坚信红衣小女生是座敷童,因为一般的怨灵或妖怪理论上不分年龄层都能看见,她却只有五岁的拓海看得见,而大人据说看不到座敷童。
??? 晴子还说,趁小野家的人还没回来,要我想想该怎么办。是要一走了之,还是拯救可怜的座敷童?
??? 我不知道拓海父亲发生的车祸与座敷童有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有关系的话,我放她出来,她会不从那件事之后我就发觉整个人都孤僻了,不敢晚上出门甚至上厕所,当然这种事和朋友聊聊后就没啥了,几年后再也没有恐惧心理了。会危害拓海?
??? 我找出拓海画的红衣小女生,从拓海的画中,看不出她的恶意,甚至拓海提到她时总是在笑,是否意味着她并未以可怕的一面惊吓拓海,而是将拓海当作可以帮助她的人?
??? 终于,我下定决心,马上收拾好行李,将所有的石头都推倒后,再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宿舍。
??? 五、再相见
??? 十年的时光很快过去。
??? 完成学业后的我回到中国,从事外商贸易,听说小野家族在这几年间没落了,不复望族气势。
??? 所以,我放走的真的是福荫小野家的座敷童?
??? 就在回忆时,我接到一封署名“小野拓海”的电子邮件,说这学期到中国当交换学生,希望能与我见面。
??? 当年五岁的拓海,如今已是十五岁的中学生。
??? 见到拓海时,他先是怪我十年前的不辞而别,旋即告诉我小野家族的秘密。
??? 原来真如晴子所说,很久以前,小野家的祖先为了留住能带来好运的座敷童,用刀把座敷童四肢切开,用四颗石头压起来,延续了兴盛,但也出现族人早死,或横死,让家族死了很多人。
??? 因为座敷童带来福报的同时,也是无尽的作祟神。为了镇压座敷童的愤怒,必须每天都将石头擦拭干净。
??? “自从老师推倒石头后,大家也不必再擦了,光想到冬天要在庭院里汲水就觉得好冷,真是谢谢您!”
??? 从拓海轻松的表情,我看出他并未怪罪我,问到他将来是否要继承家业,他说这一次不靠座敷童,打算用自己的努力重振小野家。
??? 若是以这样的决心,没什么困难克服不了的。我期待拓海成功的那一天到来。

标签:幼儿爸爸大学恐惧诡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