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小城

都市怪谈之小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郭铁消失了
??? 郭铁是我的好朋友,喜欢到处旅游。这两年买了车以后,就更加天马行空,开着车满世界跑,乐不思蜀,如果不是因为他父母仍旧住在南城,估计他就真的四海为家了。每年端午,中秋和春节,他都会回家陪父母住一阵子,也就是趁着这段时间,我才能和他见上一面。
??? 像他这样的家伙,当然不会有什么女朋友了,连本来有的几个朋友,也因为难得见面渐渐疏远了,只剩下我,因为关系实在太铁。有时候他也会拉上我去附近的地方玩上两在,用他的话说,是拉我出去晒晒太阳、防止发霉——我和他完全相反,是个标准的宅男,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各种奇闻轶事。
??? 郭铁有个本事——他能从每个城市的角落里搜刮出一些很奇特的地方,那地方总有一些迥异于寻常的特点。很对我的胃口。就复苏是往熟了的南城,每次跟他出去,也还是有新的收获——在一座城市里无边无际地漫游,你会发现,再熟悉的城市,刀有许多陌生的角落。
??? 从端午节那次见面以来,我们又是几个月没见了。以往,我们总是在网上交流,遇到有趣的事情,也会通过电话分享,但这几个月,他一次也没在网上出现过,电话更是没有,我给他打电话,被告知该号码不存在。开始我还没放在心上,但到了中秋节的时候,他仍旧没有和我联系,这就让我感觉不对头了。
??? 这家伙,莫非出了什么事?
??? 我提着一盒月饼和两瓶茅台去了他家——他给过我他家的座机号码,不过我不记得自己的电话号码本在哪儿了,只好上门去看看。
??? 他家的住址没变,这是肯定的,端午节的时候,我还在这里吃过一顿饭。这是老城区一套独门独户朝街的老房子,大门上红漆剥落,旁边嵌着一块铜牌,上面写着“郭宅”。
??? 我在门口敲了敲门,一个女人打开了门。我来郭铁家很多次,但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说是他女朋友昏黄的灯光亮起,厕所里晕晕黄黄的,哭声不见了,只有老杜的声音在厕所里空空洞洞地回荡着。吧,年纪又太大了。
??? 我讪笑着问:“请问郭铁在家吗?”
??? “郭铁?”那女人疑惑地上下打量我,飞快地摇了摇头,“没这个人。”
??? 我疑惑地退后一步,看了看墙上的铜牌,又看了看四周一一没错呀,这地方我太熟悉了,不可能弄错。
??? “这不是郭宅吗?”我又问了一句。
??? 那女人还没说话,屋子里又走出两个人,一个是膀阔腰圆的壮汉,另一个是三四岁的小孩。三个人齐齐望着我,那牡汉说:“这里卖给我们了。”
??? 我吃了一惊——怎么从来没听郭铁说过?
??? “什么时候的事?”我问。
??? “7月份吧。”壮汉翻了翻眼睛说。
??? 7月,那是端午节过去不久……发生了什么事?郭铁为什么要卖房子?
??? 我满心疑惑,又十分担心,向那壮汉打听,壮汉却什么也不知道,只说是7月15号买的房子,两天就办好了一切手续。
??? 我又向邻居打听,他们也说不出什么,唯一能知道的就是:郭铁在7月初回来过一次,把父母都接出去旅游,一家人旅游回来之后,‘便迅速卖掉房子,之后的下落便无人知晓。
??? 我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把我所能想到的认识郭铁的人都联系了一遍,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卖房子的事。
??? 我怅然站在熟悉的“郭宅”前,看着这扇紧闭的大门,物是人非之感油然而生。
??? 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地方
??? 郭铁的举动很奇怪——往年7月,正是他在外头乐不思蜀疯玩的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回家?再说,卖房子这么大的事,居然也没有告诉我一声,就此和我这个铁哥们断了联系,实在是不可思议之极。
??? 我越想越奇怪,总觉得郭铁的怪异举动必然有其理由。
??? 莫非他遇到了麻烦?
??? 如果郭铁遇到了麻烦,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可麻烦的是我并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遇到了麻烦……我被自己绕得头疼欲裂,一边猜想着各种可能,一边慢慢踱回家去,
??? 回到家,回想起郭铁和我最后一次通话的时候,他显得十分兴奋,说他发现了世界上最有趣的地方。我翻出通话记录-7月1日,那正是他回家的前一天。也就是说,他发现了那个有趣的地方之后,马上便回家带着父母出门旅游,接着便卖掉房子人间蒸发了。
??? 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 我想起他那次和我还在网上聊了许久,连忙打开电脑,翻出他和我的聊天记录-7月1日。他十分激动地向我描述录音笔忠实地为我记录下半个小时的声音,用电脑处理过后,听到的是这样的内容:他的心情,并且发了几张图片,但我问他具体到了什么地方,他却始终不肯说。
??? 那几张图片是他在附近拍的一种珍稀植物,我并不认识这种植物,此时我认识的一位植物学家网友正好在线,于是我马上把图片发给他,让他找到这种植物分布的地区。同时从另一位是电脑高手的网友那里要来一个查询IP的软件,查到了郭铁最后一次聊天的lP地址:查南省。很奇怪,居然显示不出具体的城市,这款软件明明是目前最精准的了。不久,那位植物学家的回复到了,他向我列举了那些植物的分布地区,其中一处和我查到的IP地址吻合,查南省。更幸运的是,这回好歹有了个明确的方向,查南省西部地区。
??? 就凭着这么一条线索,我就要去查南省吗?我犹豫了很久,考虑到和郭铁的交情,最后我一咬牙,收拾好东西便上路了。
??? 就当是旅行吧!
??? 在郭铁传过来的照片里,除了珍稀植物之外,还有一条铁路。这是一条孤零零的铁路,四周全是荒野,铁路从荒草和灌木之间穿过,显得分外寂寥。郭铁说这条路通向他发现的那个地方,那地方就在铁路的终点。
??? 我研究了许久,看不出这条铁路有什么特别之处——全国这样的铁路不知道有多少条,就算在查南省,也一定不在少数。
??? 我一路上胡乱研究着,没得出任何结论,不多时便睡着了。一觉醒来,列车已经停靠在查南省西部城市——查西。
??? 随着人群涌下火车,站在熙熙攘攘的车站广场,我心头一片茫然:接下来该怎么做?我搔了搔头皮,买了一本查南省的详细地图,和无数接车的人一起,坐在车站外的水泥墩子上仔细研究。刚看了两眼就合上了——我连要去的具体地方都不知道,能从地图上看出什么呢?再说,郭铁曾经很得意地说过,他去的那地方,在地图上是找不到的——哦?我忽然感觉这段话很有玄机,连忙打开电脑调了出来。
??? 那段对话是这样的——
??? 郭铁:我到了一个城市,很大的一座城市。
??? 我:什么地方?
??? 郭铁:现在不能告诉你,但我保证,连北京上海也没这么大。
??? 我:……你做梦吧?
??? 郭铁:当然是真的……不过这地方地图上找不到……绝对找不到……
??? 我:为什么?
??? 郭铁: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这里真大……太大了……
??? 我:如果真的很大,地图上就一定能找到,除非小得连本地的地图都懒得标注。
??? 郭铁:错了,彻底错了……不是说地图上找不到,而是你在地图上找到的不是它……
??? 我:什么意思?
??? 郭铁:嘿嘿,嘿嘿,嘿嘿
??? 之后便是他一大段关于心情的描述,至于那地方,他半点口风也没漏,连一点特征描述也没有。
??? 我并不知道如何从地图上找到那个所谓在地图上“根本找不到”的地方,但这段话却给了我一个重要提示!
??? 我买不到的D642次车票
??? 我手里拿着的,是最新版的查南省地 ,一共有两百多页,十分详尽,大到省会,小到一乡一村,都在地图上有详细的说明。火车并不是在任何地方都停靠,所有火车停靠的小站,一定是具有规模的城镇,也就必然可以在这份地图上找到。郭铁曾经说过,有一条铁路通向他找到的那个地方,那地方是终点,这意味着,那个地方,一定有个车站——而车站一定会显示在火车站的路线图上——那么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我只需要将地图和车站我急忙回过头,差点儿与张诡笑的脸贴在起。我心中悸,然后才意识到那是叔公的脸。我伸手推向他,说:"别为老不尊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可是我推了个空,然后叔公的脸就晃了起来。的路线图对应,找到一处在火车路线图上处于终点位置,但在地图上却没有标识的地方,那就算是找对了!
??? 这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有些麻烦。我从网上下载了查南省的电子地图,对着车站路线牌上的路线图,把所有终点站一个一个输入到搜索栏里。最后一个站点的名字输入后,电脑的显示为“您查询的地点不存在”。
??? 我的心蓦然狂跳起来,慎重起见,我又搜索了一遍,仍旧是同样的结果。其实不用搜索,仅仅看那张路线图,就知道我绝对没有弄错——那是一条漫长的路线,起点他收下后,从楼梯口那儿拿出个黑色塑料袋,里面是些风水相术的书,还有沓干干净净的黄纸,还有支满身是墨,年头不知有多久的毛笔,以及盒臭不可闻的墨水。严师傅轻捻出张黄纸,毛笔沾上墨水,便开始画符。小周凑过去看,可完全看不懂,只知道每张符的左上角写了序号,中间就完全不知道那些稀奇古怪的图形代表什么意思了。老头信手拈来,轻松画好张符交给小周,小周心里有点后悔了,想想把这东西烧成灰然后拌水喝下去,胃里就阵反呕。他想拒绝,可奶奶早已在旁跟严师傅两声声的谢,"算了,"他心里想,"奶奶封建迷信,可也为我好,就忍着喝下这个,反正喝不死人,顶多闹几天肚子,我且喝下看看。"收下符,小周无奈的笑笑,"哎,没文化真可怕,迷信这东西到哪儿都有,不巧今天被我赶上了,这传出去可丢人了,世纪的大学生有病不去医院,到这儿来找个江湖郎中,看来这么年书白念了。"是查西车站,终点是一个名叫“小城”的地方,而在这漫长的路程中,再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中途停靠站点。这条路线是专门为“小城”开辟的。
??? 这条路线在路线图的最下方,颜色很淡,有不少擦拭的痕迹,我听到旁边有几个人在议论这条线很奇怪,只有起点和终点。但紧接着便有人回答:“你没看到这么多擦过的痕迹?这肯定是条废弃的铁路。”于是大家便恍然大悟。
??? 我看了看回答问题的那人,身材笔挺,目光锐利,很有军人之风,这话完全不像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我不免多看了他几眼,他仿佛完全没察觉到我的目光,把手背在身后,像普通旅客一样盯着路线图研究。
??? 我忽然想起来,在我刚下车的时候,就看到他站在这里。现在已经过去一上午了,他仍旧站在这里。
??? 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小城,一条沿途不停靠的铁路,一张故意显得仿佛被擦拭过的路线图,一个军人一样守护路线图的家伙……这些在我脑子里串成一条线,让我好奇心暴涨。
??? 现在,就算不是为了郭铁,这个名叫“小城”的地方,我也是非去不可了。
??? 我排了很久的队,对窗口的售票员说,买一张0642车的票。那售票员指了指旁边说:“去那儿买。”
??? 顺着他指的方向走过去,在角落里,有一个很不起眼的窗口,上面什么标识也没有,比正常的窗口矮了一半,只到我的腰部。我弯腰朝里一望,里头坐着一个目光锐利的男售票员——那目光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守在路线图附近的家伙。
??? 窗口十分冷清,一个人也没有,我说要买0642的车票,他摇摇头说:“车票已经售完了。”
??? 运气真差!
??? 我叹了口气,转身慢慢离开,正打算去附近的小旅馆开个房间住一晚,忽然听到身后传会儿,良子来接电话了。来一个声音:“买一张0642。”
??? 什么人也去小城?我蓦然回转身,看到一个小孩从窗口接过一张车票。他急匆匆地往候车厅走去,但是步子短小,我几步就赶上他了。
??? “小朋友……”我拦住他,话刚出口就噎住了。
??? 这不是小孩。
??? 这分明是一张成年人的脸——但他绝对不是侏儒——他的骨架很匀称,身体各部分,包括脸,和身材的大小很配套,比例和正常一样,只不过整体都缩小了……看到这样一个人,我感觉很异样,好像见到了童话世界里的小矮人。
??? 他有些疑惑地看着我,我定了定神道:“请问你买的是去小城的0642次的车票吗?”
??? 他的神色蓦然显得慌张起来,点了点头:“是的,我要赶紧走了。”说完他便挪动脚,加速朝前走。
??? 我本来还想拦住他,但眼角一瞥,望见两个目光锐利的人悄悄跟了过来,便站住了。
??? 小个子男女专列
??? 我迅速离开售票大厅,在外头瞎传了一圈,换了一件外套,又在附近的小摊上买了一撇假胡子沾上,头上再戴上一顶假发,这才重新走进售票大厅。
??? 我假装漫不经心地买了一张站台票,走进候车厅,四处打量,没有看到0642次车的候车队列。我仔细地在人群中搜索,终于看到了那小个子的男人,他提着好像同样按比例缩小了的行李,正坐在一趟即将进站的候车队列中。
??? 他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我看到先前那两个目光锐利的男人正在警惕地张望。
??? 我在另一列即将进站的队列后面站好,随着缓缓推动的人群,准备进站。排队的时候,我故意落在人群的最后面,慢慢挪动脚步——果然没多久,那小个子男人的队列也开始检票进站。
??? 我混在人群中,从行李袋里摸出一袋饼干,把包装袋撕破,提出来,装作不留心的样子让饼干撒了一地。我蹲在地上慢慢捡拾饼干,直到一双小巧的男人的脚从我眼前挪过去,这才直起腰来跟了上去。
??? 那两个目光锐利的男人就在我左右,但去年,那是个雨夜,我在国道上拦了辆车回重庆,现在回想下,那应该是辆很破的老式客车,车子很空,在车子的最后排坐着位少女,她旁边有排空座,我走过去问她:"这个位子我可以坐吗?"她微笑的点了点头,她很美,美得有点让人惊讶,她穿着条素色的长裙,出于种男人的本性,于是我便和她聊了起来,我和她聊了些我的往事。他们全神贯注地凝视着那小个子男人,谁也没朝我瞥上一眼。
??? 小个子男人跟随大队人马进入一条通道,我看了看通道上的电子显示牌——“0287”,并不是去小城的车次。刚有些疑惑,低下头,在通道边框上及腰的位置,看到一行不起眼的小红字:0642。
??? 我心里忽然浮起一个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的猜想。
??? 进入站台,无数条铁轨上停着无数列车,差不多每部列车前都挤满了等着上车的人们,只有一列车的身边冷冷清清,除了几个目光锐利的男人之外,看不到其他人。
??? 看到这几个男人,不用小个子男人带路,我就知道,这一定是0642。
??? 列车上并没有像其它车一样标明车次,但我有了经验,目光转移到列车腰部——果然,车次用小黑字标明在那里。
??? 一个小个子女人从人群里单独走出来,她的个头比那小个子男人还要矮,但比例也十分匀称,一看就知道不是侏儒,甚至算得上是个修长的美女。她来到0642次车前,走了进去。
??? 我跟随的那小个子男人很快也走了进去。
??? 我没有尝试上车一一我甚至没有走到0642的跟前一一看这个形势,很显然,那几个目光锐利的男人绝对不会允许我上车。
??? 实际上,在看到那小个子女人的时候,我就已经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 0642售票的窗口安装在常人腰部的高度,进站通道上的车次标识,列车上的标识,也都安装在正常人腰部的位置;那售票员对我说0642的票已经售完,但转眼又卖给小个子男人一张车票;0642次车附近没有任何其他乘车的人,除了那两个小个子的男女……这一切都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0642次列车,是专门为这些小个子男女服务的!
??? 秘密就藏在铁路的终点
??? 我一直在猜度这样身材的人究竟是从何而来,在正常世界里,我看不到这样的人,他们像是缩小了的我们,这让我产生一种虚幻的感觉。
??? 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些小个子人的存在,绝对是个秘密。那些目光锐利的男人,就是为了保护这个秘密而存在。
??? 我退到不远的地方,混在人群中,从包里取出为观鸟准备的望远镜,对着0642车观察——什么也看不到,所有的窗户上都挂着厚厚的窗帘,整趟列车只有两节车厢,只开着一扇门,一个目光锐利的大块头女人守在车门前,她厚实赵强,男,岁,新婚不久,在家里连连的催促下,不得不怀孕生子。幸运的是,自己娶了个好媳妇,钱欣欣,就是赵强媳妇的名字,跟他同岁。的身体将车门内的情况遮挡得严严实实。
??? 在随后的两个小时里,陆续又有几个小个子的人走进了0642车,接着,它就呼啸一声出发了。
??? 我目送它离去,微微叹了口气。
??? 我不知道郭铁是如何发现这条铁路的,但从他发给我的照片来看,铁路沿线一片荒凉。根据这条线路的隐秘程度来看,我猜测小城一定是个秘密地点,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甚至就连通往那里的路,也只有少数的人知道。
??? 那么我也就进一步猜测——如果真的要保密,汽车比火车更加不引人注目,灵活机动,隐蔽性强,这么大一列火车停在这里,多少还是有些晃眼。这些人放弃汽车而走铁路,只有两个原因:第一,那地方实在太远,乘汽车的话,时间太长。第二,没有公路通往那地方——这是很有可能的,据我所知,查南省的面积并不大,驾驶汽车横贯它的东西或者南北,用不了一天的时间,比较起来,哪怕乘坐火车只需要一个小时,也还是乘坐汽车的综合成本更低,没有选择汽车,显然并不是时间问题。
??? 而让我更加坚定地认为没有公路通向小城的原因是郭铁的习惯——郭铁有一个习惯,喜欢拍摄沿途经过公路的照片,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将这些照片发送给我。但这一次,只有这一次,他发送的关于小城的照片,仅仅只有铁路,没有公路。郭铁绝对不会忽视公路的存在。他喜欢驾车游,对任何公路都有着超出常人的研究热情,反而对铁路感情淡漠,这一次他一反常态拍摄铁路却忽视了公路,也许恰恰是因为,通往小城的,只有铁路,没有公路!
??? 再说,如果有公路存在,又如何避免那么多爱好自驾游的游客们走上那条路呢?设置关卡?这显然只会让人更加起疑,倒不如干脆不设公路来得更加妥当。理论上来说用飞机是最适合的,但这种短途的旅程,用大型客机显然不合适,用直升机或者军用飞机来往太频繁,又会引起卫星的注意……想来想去,的确还是火车最为恰当。
???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0642次列车已经开得没影了。
??? 对于我这样一个不会开车的人来说,要追上一辆火车实在是很困难。而要想找一辆车来帮助我沿着铁路线进行荒野追踪,所需的费用也不是我负担得起的。
??? 但笨人自然有笨办法。
??? 我匆匆离开车站,在附近的野营俱乐部买了越野必 j备的装备,再次进入站台,沿着铁路线便出发了。
??? 起初还是在繁华的城市里,很快便转入了郊区,两边渐渐变成稻田,到后来,就索性完全成为了荒野。
??? 我在荒野里走了三天,那条铁轨始终没有分岔。
??? 第三天早晨,沿着铁轨继续出发。雾霭渐渐散去,远方出现城市的轮廓,铁轨笔直地指向城市。我兴奋不已,加快了脚步。
??? 接下来我所看到的,用一两句话就可以说完,但我所感觉到的震撼,却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消除。
??? 爱丽丝和水上人国
??? 我进入一条宽阔的马路,人行道边栽种着移植过来的大树,路两边是高大的建筑。仅仅从这些来看,看不出这座城市有什么反常的地方。但我很快被一样东西吸引了:窗户。
??? 因为我习惯性地仰着头,想看看这座城市的最高建筑。这么一看,目光就被粘住了——所有的建筑上都有窗户,许多是朝向第世马路的商品房,大概有六七层高,从高度来看应该如此,但当我下意识地依照往常的习惯,想通过数窗户来判断大楼的层数时,却感到眼花缭乱一一某座并不十分高大的楼房上,竟然有十多层窗户。
??? 我数了数其中一栋看起来最多应该是七层高的楼房,竟然有十层的窗户,每两个窗户之间间隔很紧密。我仔细看了一下层高,不由吃了一惊:照这种格局来看,这些楼房每间房都在靠近天花板的位置有一排窗,在靠近地板的位置又有一排窗——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奇怪的格局。
??? 我仰着头看了许久,一栋接一栋。这太奇怪了,更为奇怪的是,许多窗口上都晾着衣服——两层紧挨的窗户上都晾着衣服。这让我很不解:如果是一间房有两排窗户的话,没有必要在两排窗口上都晾衣服……
??? 紧接着我注意到了阳台。阳台和窗户一样,同样间隔紧密,一间房有两层阳台,靠近天花板和靠近地板的地方都有一个只有平常一半高的阳台……
??? 再接着,我看到了阳台上的人——那是顶楼的一间阳台,从高度上看,那阳台应该处于那间房靠近天花板的位置,我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上去的,难道在一间两米多高的房子里还专门为两层阳台而设置了屋内楼梯?但这疑问很快就被打消了——阳台上的那个人个头非常矮。
??? 这很容易就让我想起我在火车站看到的那些矮个子的男女。
??? 我蓦然醒悟过来,连忙把目光从楼房上收回来,朝四周看了看——这一看让我又吃了一惊。
??? 我身边行走的都是那种矮个子男女,最高的也不过是到我的腰部,但身体很匀称,一看就不是侏儒。
??? 最让我惊讶的是汽车。
??? 马路上来往的汽车,就像是儿童用的玩具车,只有普通汽车一半大小。但它们的确会动,透过车窗,可以看到里头坐着一个或几个小矮人。
??? 我是爱丽丝吗?我进入了童话世界?
??? 我整个懵了。
??? 整个缩水的郭铁
??? 从我进入这座城到现在,只不过短短几分钟,但所看到的事情,已经让我感觉十分虚幻。我呆呆地站着,感觉自己像一个巨人。
??? 我身边已经聚集了一大群小矮人。
??? 他们看着我的目光不是热情也不是好奇,而是惊恐,好像是什么秘密被人发现了,我听到他们在低声或高声议论着什么。
??? 个头虽矮,声音不小,听起来都是正常成年人的声音。
??? 我还来不及从震惊中醒悟过来,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已经顶在了腰上。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请跟我们走一趟。”
??? 回头一看,一大伙小警察已经把我围住了,为首的是个英俊的年轻人,他竭力仰头望着我,表情严肃。
??? 我忽然感觉很滑稽,很想笑,但忍住了。我举起双手,乖乖地跟着他们走。
??? 他们用一辆货车运送我的行李。
??? 他们把我带到公安局,公安局的门上和其它地方一样悬挂着蓝盾的标志,这让我多少安心了点——这至少说明我还在中国境内,而不是什么奇幻世界——其实仔细想想我就该明白很多事情,可我当时根本顾不上想,只是一味惊讶着。
??? 公安局的门只到我腋下,我根本进不去。他们就让我站在院子里,问我从哪里来,来干什么。
??? 我竭力想编出一套说得过去的谎言,眼珠子瞪了半天,什么谎言也想不出来,觉得累了,忽然感觉自己很傻:我又没做坏事,说真话又怎么了?于是我一股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他们。
??? “郭铁?”听我说完,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那个领头的年轻警察严肃地说:“你等着。”他快速跑进房水真的是太大了,走在这么结实的桥上都会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奶奶边紧紧的扶着石栏杆边往前移动,她还要不时的回头看看王婶,嘱咐几句小心。王婶毕竟年纪大了,再加上这么危险,往前步步的挪的非常慢。她们走了有十多分钟才走到了桥中间。王婶在后面喘着说:"大侄女,等下。休息会吧,我腿抖的厉害。"奶奶没办法只好答应。间里,没一会儿又跑了出来,把我带出院子,让我在马路边上等着。
??? 我再一次成为矮人们围观的对象。
??? 他们的目光还是很惊恐,但我听到一个看起来顶多十听到胖子的名字,陈哆嗦起来:"哥,我右眼皮"七八岁的小矮人在惊叹:“这就是外面的人?”紧接着另一个看起来是他父亲的人喝了一声:“闭嘴!”他就再也没说什么了。不过这已经让我明白,这座城市里,有某些人从来没到过外面的世界。
??? 没多久,一辆车停在我脚边。
??? 一个人从车里钻出来。
??? 我吃惊地张大了嘴。
??? 郭铁!
??? 一米八几的大个头,如今只到我的腰部。
??? 他得意洋洋地走过来,仰头望着我:“李唐,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 我盯着他,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 宽阔和狭小只是相对概念
??? 郭铁拉着我非要让我钻进他的车里,我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打掉他的手:“玩具车我怎么坐啊?”
??? 小矮人们都哄堂大笑起来,郭铁也笑着看着我:“这是敞篷车,来,你坐后面,我带你去我家。”
??? “我不去!”我不知哪里来的脾气,“要说就在这儿说,你怎么变成了这么个怪物?”话一出口,我就感觉糟糕,四周可都是这样的怪物!
??? 谁知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这些小矮人好像并不在乎这个称号。 郭铁又劝了我几句,拗不过我,只好找了个僻的"玫瑰情人"又出现了,青青和小莹被她们两个人的表情吓的没敢说话,早早的就上了床。那天晚上萧彤和彤燕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只是怒视了对方好久,直到熄灯她们才各自睡下。静的宽敞的地方,我和他相对坐在草地上。
??? 除了身高变矮了之外,其它地方他一点没变,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郭铁。
???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这是魔法吗?”我盯着他问。
??? 他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世界上怎么会有魔法?”
??? “那你怎么缩水了?”我问。
??? 他又是一阵大笑,接着,慢慢收敛了笑容,把头凑过来:“这是科学。”
??? “我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发现这地方的。那时候我开车乱闯,忽然产生了穿越荒野的兴趣,就这么闯到这里来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以为自己到了小人国,但后来,和他们交流之后。我才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他嘲笑地瞥我一眼,接着感慨地朝四周望了望,“这里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吧?当初,这座城市格外繁华,人口密集,房屋价格也随之高涨,已经达到了寸土寸金的地步,城里的穷人和殷实人家都买不起房子了。到了这地步,就有一户人家想了个办法。”
??? (以下为郭铁的讲述。)
??? 这户人家子女众多,想着他们长大了还要开枝散叶,房子更是个大问题,父母两人商量了一下,看看家里那套公寓,忽然感觉房间的空间有许多浪费之处——人们的身高通常都不超过两米,可房间却有三米来高,顶上一截完全是多余的。
??? 这家人的身高本来就不太高,子女们还没有成年,就更加矮小。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找人将房间隔断成上下两层,每层的高度都在一米五左右,孩子们住在其间,居然绰绰有余。只是苦了做父母的,在房间里必须猫着腰前进。
??? 孩子们生长在这样的房间里,并不觉得苦。成年人看来低矮的房屋,在他们眼中仍旧是高大的,他们始终显得无忧无虑。倒是那对父母十分发愁:这样下去到底不是长久之计,孩子们总有长高的一天,那时候这样的房屋对他们来说就显得太狭小了,他们的快乐也会随之消失。
??? 必须要承认,父母之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这对父母出于对孩子的爱,居然研制出一种特殊的药物,人在其中浸泡几昼夜之后,就终生不会再长高,但并不影响身材的比例。
??? 研制成功之后,他们问过孩子们的意见:是要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还是要成为身材高大的人。
??? 那些孩子们也很有智慧,他们说人的身材再高,和自然界相比仍旧是渺小的;而人工世界的高大或者狭小,其实都是人们根据自己的身高比例来设置的。所谓宽阔和狭小,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他们没有能力让世界变大,但通过让自己变小,就能让自己拥有一个两倍于其他人的宽阔世界。
??? 渐渐的,这种观念就在全城蔓延开来,人们通过使用那对夫妻后续研制出来的药物。。。之后的事大家也猜到了。不过还有我和雨当时没想到的:就是当年那个死在水井里的女教师,经被捕之后的校长交待,并不是为情自杀的,而是象杨老师样,怀疑水井的水质有问题,悄悄地拿水去化验之后找校长对质,被校长杀了扔进水井里的。。。,让自己变成了小个子的人,拥挤的城市在这些小人的眼中也变得宽阔无比。历经一百多年的改造,这座城就变成了现在这模样。
??? 郭铁的话如同天方夜谭,虽然亲眼所见,我仍旧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 我有一肚子疑问想要问郭铁,然而他忽然站了起来,望着远方喃喃道:“来了……”看他的目光那么遥远,我回头一望,却不过是几百米之外跑来了几个穿白大褂的人。
??? “他们来了,”郭铁看着我的眼神变得很奇怪,“兄弟,多保重,忘了我吧……”
??? “什么意思?”我警惕地问。
??? “这座城市是不能被外人知道的,”郭铁说,“你想想看,如果被外人知道有这么座城市存在,会多么可怕?别的不说,单只是那些想要移民到这地方的人,就足够使这座宽敞的城市重新变得狭小拥挤起来……”他说到这里,脸上露出骇怕的神情。
??? “可你是怎么移民来的?”我忍不住问。
??? “我嘛,是个特殊的情况……”
??? 他的话没说完,那些穿白大褂的人已经跑到了跟前,其中一个人举起一支枪瞄准我,虽然看起来像玩具枪,仍旧让我全身都僵住了。
??? “别……”
??? 我只来得及说出这么一个字,就被子弹击倒在地上,朦胧中听到郭铁说:“对不起了兄弟……”
??? 世界很大我们很小
??? 我醒来时,头脑还一阵昏沉,那麻醉子弹残余的力仍旧在发挥作用。
??? 小城里的经历是真是假,我一时分不清楚。
??? “喂,好些了吗?”有人在这么问。
??? 睁开眼睛一看,是一张正常大小的成年人的脸。我慢慢坐起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己所在城市的一条僻静的巷子里。
??? 难道那只是一场梦吗?
??? “你怎么在这晕倒了?要不要我帮你叫救护车?”那个人好心地问。
??? 我朝他摆摆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 这是怎么回事?
??? 我竭力想记起小城所在的位置,头脑里却一片模糊,甚至连它是不是在中国也分不清楚。但确实是有这么个城市存在,我的头脑对这一点还是能作出明确的判断。
??? 我下意识地把手伸到口袋里,准备抽一支烟。
??? 掏出烟盒,里头的烟已经被抽走了,剩下一张卷成筒状的小纸条。抽出纸条一看,是郭铁熟悉的字迹:“兄弟,对不起。我们不得不洗去你对小城位置的记忆,这纯粹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但我们保留了你对于小城特征的记忆,我想这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都是有好处的。” .他的话就这么些。
??? 我有很多疑问还没有得到解释:比如他是如何被那座城市里的人接纳的、那座城市和我们这个社会之间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军人保护那座城市……但那些似乎都不再重要了。
??? 我摇晃着走出小巷,看着拥挤的马路和楼房,忽然就明白了些什么这要是般人就死定了。这人也本该废了,但是这人有心眼,在背上藏了面从少林寺偷出来的钹,这棍子正好点在钹上。饶是这样,他还是受伤不轻,但好歹休养了过来,也没变成废人。他就在当地收徒种地,娶妻生子,定居了下来。这人共收了个徒弟,其中个就是我外公。所以说,我外公也算是少林弟子。我为什么说我外公是个奇蓉,因为他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也确实离奇。我们小时候,只要老人们谈起与鬼相关的事情,自然而然就会想起我外公。为什么?因为众人都说我外公见过鬼。但是我外公非常忌讳我们问他这个,我们也不敢问。我稍微大点的时候缠着我外婆给我说说,才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过去磨坊离村子很远,外公有次排队给村里磨面,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 至少我得到了一句话:不能让世界变大,就让自己变小。
??? 宽阔与狭窄总是相对的,自己变小一些,世界就会更宽阔一些。这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的确都是有好处的。

标签:朋友童话警察

    上一篇:邻里怪谈 下一篇:慈悲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