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李明义望着客厅尽头的一幅画跟踪了天,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误会白日亮了,因为他从早到晚表现得都很正常,但打嗝的毛病直没有见好。,那是一家三口的和美之照。相片中的女人优雅大方。男人英俊潇洒。还有他们手中的儿子,那么可爱。
??? “李总,您的家真幸福。”
??? “是呀。”李明义的眼里闪过一丝如海水般婉约的光芒,“如果不是噩运缠身……”
??? 他转向身边穿着护士服的女人:“你相信这个世上有鬼吗?”
??? 一、不可思议的车祸
??? “半年前,我的妻子出去谈了一笔业务。然后她独自开车回家。可是她的车前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住了。她下了车,像中了邪般,慢慢地倒在车轮底下。然后,那辆无人驾驶的轿车,就从她的后来听说,原来韩的男朋友爱上燎个女孩,她便在琴房当着男孩的面垛下了女孩子的双手,之后又将男友分了尸而琴房里从此有了散不去的灵魂身上轧了过去。”李明义说着,像是说一件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声音平淡得有些冷酷,“你说,没有人驾驶的车子,为什么会自己开呢?而且她停车的地点是一处繁华地段。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空荡荡的车子,从她的身体上轧过去,而且是慢慢地轧过去,一寸寸地将她的肚子轧破,内脏流了一地。所有的人都说是报应呀……报应……”
??? “这件事情——传得很凶,都说是恶鬼复仇。”他惊恐的脸上试图挤出一丝轻松,“所以鬼才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让所有的人都驻足见证她的死亡。不过据说当时现场很怪。明明是周围的人都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一动都不能动,就眼睁睁地看着车轮一点点地轧近,辗过……”
??? “我刚开始的时候,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所有的鬼,都是人造出来的。人心比鬼更险恶。只是车子为什么会自己往前开呢?我想不通。当时有许多目击证人,都说远远地就看着那辆车子自己碾过去,驾驶室内空无一人。如果有一个人说谎还可以理解,但不可能口径如此地统一。那可是本市最繁华的地段之一呀。政府为了保护环境,都没有盖高于二层的房子。
??? ”最后尸检结果出来,我妻子的身体一切正常,根本就没有被人麻醉过不能动弹的迹象。那她为什么又不跑呢?我想一定是鬼魂报仇。瞧,在看过这么多遍视频后,我一个无神论者都变成有神论了。从此,我开始相信因果报应,我吃斋念佛,一切从简,尽量不出门。企业的事情,也交给了得力的人去做。其实做好做坏又能怎样呢?只要每个月给我一口饭吃,我就别无所求了。可惜,还是没能逃过噩运。“
??? 二、不可思议的电视
??? ”为了避祸,我给儿子办理了退园手续。可是每隔几天,我的手机都会收到一段视频,就是我老婆出车祸的那段。它一遍遍地放着,我都快崩溃了,再后来,我把手机扔了,家里只使用座机,可是你猜猜。结果又怎样?我发现一件事情——我儿子喜欢玩一个游戏,他总是把一个玩偶放到玩具车的前面,然后再把车子慢慢碾过玩偶。他的速度很慢,仿佛是在欣赏这个过程。我与这间停尸房隔着道门的前屋,王明端着杯沏好的热茶正关细细地品着。眼睛盯着桌子上的报纸,报纸上面头条用印刷体赫然印着:"看更员离奇死亡""哼,当我吓大的?"王明把报纸扔,然后仰身把双脚搭在桌子上,继续喝茶。问他是怎么回事,是谁教他这个游戏,他只告诉我是从电视上看到的。奇怪呀,电视上怎么能演这么恐怖的镜头呢?我天蓝得有点假,没有块云彩。问他,是在哪台电视上看的,他告诉我就是从客厅中的电视上,有时候他半夜上厕所看到的。“李明义喝了一口咖啡,有点苦,他皱皱眉头。
??? ”结果怎样呢?我猜不到。“穿着护士服的女人说道。
??? ”结果,我等着。终于在某天,我们家的电视唰地一下就自己开了,然后,在半夜三更的时候,自己演着这段视频。当我下楼去的时候却又发现,电视竟然是关闭的。我用手一摸,电视是凉的,也就是说从来没有运行过。但那图像又是哪里来的呢?从那之后,我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了,我发现再这样下去,我早晚一天得死。
??? “我一直都在想,那个东西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它会让我怎么死呢?我就在某天夜里下楼关电视的时候,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们也是那时候认识的。
??? ”这半年,我慢慢习惯了自己是一个残疾人。但我发现,我比我的妻子更惨。她虽然是慢慢地被车轮碾死,但我却是比她慢数百倍地死去。先是脚,然后是腿,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每天都在往上延伸。是不是到头的部位我才能死呢?“
??? ”也许用不了那么久,但是也不好说。我感觉那个东西根本就没有让你忽而,人鱼的嘴巴张开了下。而李瑞生也像是入璃样的靠近,只见那人鱼隔着玻璃像是对他说着什么。死的意思。它时刻都在你的身边,想取你的性命易如反掌。所以你也不要太担心了。顺其自然吧。“
??? ”也许是吧。蓝护士,真感谢你这么多天的照顾。如果不是你,可能我早就他这天的形容,也不必我多说了,午觉也不睡,只呆坐着,望着那窗子。他的妻问他话时,句里答句,只说自己累了,让她别扰他。受不了这些打击选择自杀了,不过这段时间的日子我也不好过。有好几次,我半夜醒来,都能看到那段视频。为了这个,我连主卧里的电视都拆了,可即使是一面墙,它还隔三差五地上演,当我想走过去的时候,它就走了。我现在只想好好吃一顿饭,睡一个好觉。真羡慕那些平凡的人呢。他们虽然没有我的钱多,但他们却比我幸福。“李明义打开一个柜子,里面整齐地摆了一叠叠的人民币,将这些钱有顺序地摆到茶几上,他回头看了蓝护士一眼,蓝护士漂亮的脸蛋上没有一丝表情。
??? 三、不可思议的护士
??? ”你真是个奇怪的女人。“李明义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他看着蓝护士那张二十出头、无比青春的脸道:”为什我仔细端详照片,突然有了惊讶的发现。么看到这么多钱,你竟然一动不动?不管是什么人,都会两眼冒光,但你居然像没看到一样。“
??? ”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动心。即使动心了,它们也不属于我。就像有一句话:不是你的,求也求不到;是你的,躲也躲不开。“她说”躲也躲不开“的时候,声音明显加重了。
??? ”是呀。是我的,躲也躲不开。“李明义颤抖地用还听使唤的两根手指,按开了电视。画面上,一个女人躺在地上,眼睛大睁,嘴张得不像人类的样子,头发散乱地堆在地上,她正好躺在车子的正前方,按照计算,车子会从她的腰身垂直轧过。车轮一点点碾过,肚子像气球一样爆开,内脏流了一地。当然,还有周围人那一双双冷漠的眼睛,他们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保持着一个姿势看着地上的女人。似乎时光在这一瞬间停止了,流动的只有眼前的车子。”他们只要有一个人动一下,就能把我妻子从车轮底下拖出来。难道是鲁迅先生说的中国人特有的冷漠?“
??? ”你不是把手机都扔了吗?又是从哪里搞到的这段视频?“蓝护士不解地问道。
??? ”你说得对。是我的,躲也躲不掉。与其等死,不如奋没法子,我这个古懂商,为了生活,也只得冒着恐惧上路了。力一搏。所以我又把手机挖出来了。“
??? 蓝护士摇头:”看来你的身手还是不错的,只剩下一半的身体能动,居然还可以做这种体力活。“
??? 李明义又道:”你想过吗?一大群人,冷漠地看着一个人等待死亡,本身就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这段视频是其中的一个人拍下来的,而且距离我的妻子很近。为什么这样近的距离拍摄,而不去救人呢?后来我明白了,这些是拍给我一个人看的。拍摄人的目的就是一个——让我相信因果报应。“
??? 李明义的眼神里喷射出火一样的愤怒,他直勾勾地看着蓝护士,拳头捏紧,好像报复似地说:”我从外省回来,已经开了一天一夜的车,十分疲倦。但我心里却非常高兴,我谈成了一大笔合同,足以让我的公司进行质的飞跃。可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个男孩。他‘砰’地一声被我撞飞。不过没有爬起来,我看着他的嘴里冒出血,应该是内脏受伤了。这样的人,活着也是受罪,而且还有那些天价的医疗费用又到了狱卒换班的时间了,龙毅揽着怀中柔若无骨的娇躯不愿松开,柳如絮轻轻的在龙毅脸上吻了下"相公,我该走了"龙毅转头在柳如絮的额头吻了口"娘子,明晚我等着你",足以把我的企业拖垮。我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于是我一遍遍地从男孩的身上碾过。刚开始碾第一遍的时候,那个男孩还能发出声音,后来我又反复碾了三遍,那个男孩就没声了。我下车的时候,那个男孩腰部已经没有了。“他说完长出一口气,斜瞅着蓝护士,发出了得意的笑,”那感觉真叫一个爽呀。没想到轧死一个活人的滋味这样好。“
??? 蓝护士面无表情,好像在听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后来,你走下了车子,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好安静。可谁想,你看到旁边有一个青年男子在拍着什么东西。你以为他拍到了你碾人的场景,就开着车子,直奔他过去了,把他碾死了。但后来你发现,那个青年人拿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摄像机,而是一个望远镜而已。就算他看到了,也没有办法拍下来。你还笑着说,这个短命鬼,为什么把望远镜拿得像个摄像机一样?“
??? ”好像是在现场一样,你的推论很精彩。你是怎么知道的?“李明义欣赏地问道。
??? ”这很简单,那个青年用望远镜看到了这一切,然后用手机拍了下来,再将这段视频传给了我。“
??? ”那他为什么要传给你呢?你一定是为这个年轻人复仇的吧?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
??? ”你猜对了一半。我不光是为这个年轻入复仇,我更是为这个男孩复仇。他是我的儿子。那个手机,也不是那个青年的,而是我儿子的。我儿子偷了我的一部手机,我后来联系上了他。他说跟新认识的朋友在一起。我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妙。开车过去时,只有路边的两具尸体。“
??? ”然后你就报了警。但法律也没把我怎么样,因为我那天喝了很多酒,只能按肇事逃逸罪算。“李明义笑了笑,”看,法律就是给我们有钱人准备的。“
??? 四、不可思议的人群
??? ”不过我妻子犯了什么罪?你为什么要那样害她?杀人的是我,她跟这件事情毫无联系。你为什么要那么残忍地害她?这半年来,我看了无数遍的视频,每一次,都能看到她睁大眼睛等死的样子。她好像在喊救命,可周围那么多双冷漠的眼睛,就直勾勾地看着她,就像是看餐桌上的一块死肉。我心里恨呀……我就使劲地瞪着那些人。我想冲进屏幕里咬死他们。可是后来我竟然发现一件事情。他们的样子,都很相似。好像是一棵树上结的不同的果子。虽然有些小差异,但在大干世界里那么多不同的相貌里,还是非常接近的。我想,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血缘。只有血缘才能让这些人如此相像。我请了私家侦探调查他们。原来早在一年前,这些摆摊的商贩就同时出现了。他们跟这个被碾死的男孩竟然都是亲戚。我的妻子超爱吃小摊上的东西。这种习惯我叫她改了许多次,都拿她没办法。我猜她那天一定是谈完生意,想去吃点东西。她是吃完了东西,再上车的……周围那么多相同目的的人,自然会将外人围在圈外。没有人知道这由人围下班后,只要我进家门,它立即会把拖鞋叼来,然后围着我摇头摆尾上蹿下跳。我不在家的漫长天它都干些什么?很好奇。起来的圈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有人看到,也会因为距离的原因,而使整件事情更加诡异。我只是不明白,你们是怎么将车子启动的。我想了各种办法,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无人驾驶的车子动起来。“
??? ”我们为了这个计划,等了一年。知道你的妻子愿意吃这条街上的小吃,我们所有人都出动了,办理了营业执照。终于等到这一天,她走下车子,吃了一碗酸辣粉。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倒在车前吗?是因为她吃的酸辣粉里有大量的胰岛素。她是由于血糖太低,而失去了活动能力。为了让她不至于昏昏入睡,享受不到死亡的恐惧,我还加了兴奋剂,让她的眼睛一直圆睁着。这两样东西对于在医院工作的我来讲,太好弄了。对了,本来我是不想害她的,但她是一个不称职的警员。我拿着这段视频报警的时候,她将视频给了你,并且跟你商量出装醉的对策。结果你只判了一个醉驾,肇事,逃逸,加起来才判了三年,而且还是缓刑三年。我明明知道这一切事情,却只能看着你逍遥法外。这叫我怎能不恨你的妻子?“
??? ”可是,你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你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五六,而那个少年起码有十多岁的样子,你总不能在十多岁就生孩子吧。而且我见过那个死者的母亲,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
??? ”儿子没有的那段日子,我夜不能寐,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活着?我试图改变自己的容貌来忘记过去。可是每到夜里,我都能听到儿子喊我妈妈,他喊疼……“蓝云说着,眼眶竟然红了起来。
??? 五、不可思议的启动
??? ”我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只剩一个疑问,能不能告诉我车子是怎样启动的?“李明义问道。
??? ”这很简单,想让车子启动的方法有很多。但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只有一种,那就是靠手推。几个壮汉一起将车子推动并不算难,然后再将车头的地方留出空位,让正前方的人目睹惨案。这样我进棚睡了。就有了鬼魂索命的传闻。正是由于你妻子死得蹊跷,才会让你想起当年也曾经这样碾过一个人。还有那段视频,你说它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鬼。就像你说的,人心比鬼魂险恶得多。听说过投影仪吧?电视在某种情况下,也是一块投影布。我只是将画面投到了上面而已。等你靠近的时候再将投影仪关上。至于你说主卧里的影像,恕我直言,你这种人我看着都恶心,怎么会进你的卧室呢?主卧里的画面完全是你想象出来的。是你的,你躲都躲不掉。就算你躲得女孩其实在男孩的城市里,她有了间自己的酒吧,是个富有的男人给她的礼物,那个男人只是偶尔来她这里住几天,喜欢女孩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有双清澈的眼睛和那个疤痕。了一时,也躲不过良心的发现。从你撞死我儿子的那一刻起,鬼就住进你心里了。“
??? 蓝护士拿起一根针管,说:”来,李先生,也许打完这针后,我们的治疗就结束了。您将永远没有任何知觉地躺在这张床上。我会伺候您,直到您咽完最后一口气。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杀你吗?因为在我的余生里,杀死你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李明义仔细端详起蓝云,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错都是我和我妻子的,这针打完后,我们就两清了。不要为难我的儿子。“
??? 六、不可思议的结局
??? ”我儿子死的时候,我没在身边。我想他最后一定是想再叫我一声‘妈妈’。我是那么想他。所以你放心,我会把你的儿子当作我的儿子来养。那是你欠我的。而且这半年来,我们相处得很愉快,我很喜欢他。“蓝云已经完全放下了戒备——面对一个这样一心求死的人。
??? ”我没告诉过你,我请过私家侦探吗?“李明义的眼神猛地张开,露着凶光,”你向后看。你看后面的人是谁?“
??? 蓝云迟疑着向后望去,就在这时,李明义伸出手,夺过她手里的针,就要向她的身体上插去。
??? 李明义邪恶地笑着,”我要让你尝尝后半生躺在床上的滋味。我早就开始怀疑你了。我的腿,是你故意弄坏的。幸好我的手还可以动。自从我感觉到身体不正常,你给我开的药,我一点都没吃。“
??? 她拼命挣扎,李明义虽然只有一半的身体,但毕竟是一个男人。她认命般地任李明义将药推进自己的体内。
??? 李明义将她松开,笑眯眯地看着她,”我现在,终于为我的妻子报仇了。“
??? ”是吗?游戏还未结束。“蓝云挣扎着爬起来,将窗子打开,楼下是碧蓝的游泳池,在阳光下波光粼粼。李明义这才发现,窗户是落地式的,只要一推开……
??? ”知道我为什么劝你住进这个房间吗?就是为了当我控制不了你的时候,将你推下去。“她咬着牙,按了一下按钮,窗子大开。她使尽全力,推着李明义的轮椅,落入了游泳池内。
??? 碧绿的水,由于长时间未换,带着一股腥臭味,沁入他们的口鼻。她死死地抱着李明义,直到他的身体一动不动,才要往上浮出。她却感到身体一阵阵不听使唤——药力发作了。
??? 她想了想,放弃了挣扎,重新落入了池底。
??? 池底,两具尸体一远可染因为他的表情而心惊,再看自己的右手,什么时候右手已经沾满了面糊,她手力想甩掉那些面糊,可却越甩越多,最后整条手臂上全是,而那些面糊沾到身体后,慢慢变了颜色,就得越来越黄,只听他自言自语说:"黄油好了!"手起刀落,可染的截手臂就掉在了盆中,似乎连骨头也没有了,化成了滩黄油,一近地躺着。只是其中有一具,面带微笑,无比满足。

标签:老婆朋友妈妈

    上一篇:朋友“新婚” 下一篇:悬念故事:血盒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