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悬念故事:血盒子

悬念故事:血盒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人手
??? 我叫王茜,是流行猫淘宝店的众多客服之一,我的上班时间从下午五点半到晚上十二点。
??? 最近我不是很开心,因为我的同事丽颖,利用她甜美的长相,弄出一个视频推销的办法。很快,她的业绩就要赶上第一名的我了。
??? 这天下午,丽颖一脸甜笑地收到一个快递,我正胡思乱想间,身旁的丽颖惨叫着:“啊!手!人手!”
??? 她的手满是鲜艳的血迹,死死抓着变形的快递盒,而桌子上有一只断手,斜歪地躺着。我捂住嘴,差点喊出声。
??? 屋子里,除了唯一的男同事倪谦,没人往这里看上一眼。
??? 我们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倪谦推了推自己厚厚的眼镜,一边安慰着站在他身后哭哭啼啼的丽颖,一边喊住我:“王茜,天太晚了,一个女孩回去不安全,要不我开车送你吧。”
???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不了,我还得回公司一趟,这距离公司也不远,走几步就到了,反倒是丽颖,受了不小的惊吓,你还是送送她吧。”
??? 说完,我抬步走了,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
??? 半夜十点,月高风凉,再加上下午发生那样的事情,办公室此刻除了我之外一个人都没有。
??? 我也很害怕,可是想到付不完的账单,很快便调整好情绪,进入了工作。直到我的就在她们转身的那刹那,滴鲜红的血从画像那妙龄少女的眼睛里滴出。肚子咕噜噜地叫唤,我才停下手,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
??? 突然,我的脚不小心撞倒了一个东西,仿等林大妈悠悠醒来,发觉自己仰面躺在堆软绵绵的东西上,下黑黢黢的,伸手不见指,股说不清的怪味直呛鼻子,仰起头来看上面,只见高高的个锅盖大小的空间,有星星闪闪。霎时,林大妈明白过来,自己是不慎跌落在个深坑里,现在已是晚上了,也就是说,从早上点多钟,自己已经昏迷了好长时间。她勉强动了动手脚,自我感觉没有骨折,还可以活动。佛是个包裹。因为下午的事情,我有些害怕,但仍忍不住好奇心,将它小心翼翼地拆开了。
??? 里面是一双鞋子,看款式是去年秋天的鞋,鞋子下面塞着一封信,我呼出一口气,抽出信来看。
??? 我知道这个快递的来历了,肯定又是那个人。
??? 说起这个怪人,我还真不知道从何说起。那天我正在上班,他说鞋子有点问题,需要退换,我翻找了—下他的购买资料,看到他是本地人,就想给他公司地址,让他直接来就行,可他硬要将货品快递过来,我也没拒绝,给了他地址。
??? 他的快递是当天下午到的,可里面却是一双好几年前我们家的旧鞋。
??? 我看了有点生气,心想真是个怪人,拿旧鞋想换新鞋,脑袋被门挤了吧。我私戳他的旺信,头像黑着,也不知是隐身还是真不在。我将鞋盒扔在一旁,第一封信就这样掉了出来。
??? 2.奇怪邻居
??? 倪谦又发来慰问的短信,我虎头八脑地瞎应付着。他喜欢我还想追我,他虽然不说,但所"你现在再打下试试。"做的一切,傻这村外有条河,人们把它唤作回乡河。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因为这河据说连通着上游,然而还时不时的会有尸体顺着河留下来,会有亲人把他们的尸体领走。这尸体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是的。"我手心开始冒汗。谁也搞不清楚,反正是从下游直到上游周边失踪的人,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尸体飘到下游去。所以,这下游时不时都会跑来些失踪人的家属,虽然都不希望他们失踪的亲人死去,但是却也忍不住来这里寻找。子都能看出来了。我不是傻子,所以一直装作不知道,只是以公司同事的身份,跟他淡然相处着。
??? 回到家,我将信放进了一个大铁盒里,铁盒里满满的都是各式各样的信,寄信者都是他。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家在哪里。
??? 我们也很少聊天,平常都是他找我换鞋。
??? 说是换鞋,但每次他都寄来旧款和一封信,然后就没了人影。
??? 信里说的无非都是他跟他女友的事情,女友又提了什么高物质要求、周末在郊外做了什么、七夕节怎么过的,有些无聊,但很满足我八卦的兴趣。
??? 床头灯散发着暗淡的光,我累得实在懒得梳洗,倒在床上一动杨文的父母与他并不住在起,他人住在郊外的栋别墅里。不动。
??? 床头的闹钟,滴答滴答走动着。旁边的邻居屋内,又开始传来“呲啦呲啦”的声音,像是锯子锯木头的声音,但声音小得又像是划动无数根火柴一般。
??? 隔壁屋上一个租客是对喜欢摇滚乐的年轻夫妻,他们将屋子的墙壁加厚,隔音效果变得更好了。
??? 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能听见一些响动。前些年,周围上下楼的邻居,也曾敲门和报警,什么办法都用过了。
??? 最古怪的事情是,现在的这个租客像是吸血鬼一样,只在夜里活动。后来只要半夜一出现响动,邻居就会敲门找去。开门的是个男人,听说长得还不错,态度还算客气,说是自己工作很忙,半夜要做建筑的模型,希望周围人多担待。
??? 邻居见他道歉态度不错,也就随便说一说算了。只是时不时还会传来声音,但大家也都忍了。
??? 我曾见过隔壁的男人,那天我因为一个客户的事情,早上六点就出门了,但钥匙却拔不出来,我正急得没办法的时候,—双修长的手伸了过来,只轻轻转动—下,钥匙便拔出来了。
??? “谢谢!”我感激道。
??? 他个子不算太高,瘦瘦的,从衣服的款式上来说,应该是个很讲究的人,但上面却沾满了土和一些深色的斑点痕迹。
??? 他塞给我钥匙,对我点了点头,就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自打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但隔壁还是会有锯木头的声音。
??? 3.失踪
??? 丽颖失踪了。
??? 我还没到办公室,就听见整个楼层都在私底下讨论着这个事情。
??? 我看了一眼坐在远处的倪谦,他扶了扶眼镜,回头跟我对视了一吓,又转头看面前的电脑了。
??? 可我没有想到警察居然会调查到我身上。我站在老板的办公室里,面前的警察将一个破烂的盒子扔在茶几上,盒子里满是嫣红的血迹,其实那只是红颜料。
??? “你是王茜?这个快递是你邮来的吧。”他见我不说话,又继续问道,“你跟张丽颖关系不是挺好吗?怎么寄这东西吓唬她?”
??? “我跟她关系好?怎么可能!她跟我是竞争对手,业绩即将超过我,听说下个月还要被店主提升为总监,更何况她还想抹黑我。”
??? 知道她想抹黑我的事情,是在前几天的中午。中午有休息时间,那天公司里就剩下我跟她,我因为还有几个麻烦的客户需要应付,而她只是轻松地逛逛网页。
??? 我们坐在一起,中间隔着一层挡板,时不时地交谈几声,无非是她问我答,她总问些关于我的私事,问完噼里啪啦敲打着键盘。我觉得很奇怪,趁她去茶水间冲咖啡的时候,打开了她刚才浏览的网页,发现了一篇吐槽文。
??? 我粗略地看了看,无非就说她的同事怎样怎样极品,怎样怎样奇葩,整篇文里攻击最猛烈的就是我。
??? 我当时很生气,所以只是想用个恶作剧,随便吓吓她,灭灭她的傲气,仅此而已。
??? “我只是让你惩罚—下她,难道你把她杀了?”我靠着一堆货物,点了一根细细的烟,吸了吸,语气有些着急地问倪谦。
??? “不!没有!我没有!我……我怎么可能杀人!”倪谦站在门口,双手握着垂在身前,看他这个样子也根本不像个敢杀人的人,“我送她回家的时候,其实根本没有想到怎么惩罚她,所以……所以我……”
??? “好了好了!”我有点心烦意乱,现在警察觉得张丽颖的消失与我有关,我成了他们的重要嫌疑人,“一会儿警察估计就要找你了,你最好能守林峰笑着说:"你放心,我不是坏人,我是这附近的学生。"口如瓶。咱们两个的事情最好不要透露出来,否则……呵呵,咱俩谁都吃不到好果子!”
??? 我狠狠地捏灭了烟头,瞪了他一眼撞开他,然后大力推开仓库的门,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 下午六点半,天刚一黑,同事们都收拾东西回家了,公司里顿时静悄悄的,只剩我一个人。
??? 我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打开了身旁张丽颖的电脑,她的淘宝旺信都是自动登录,聊天记录里堆满了要买鞋的人,我笑着一一回复,当然是用我的旺信。
??? 她既然失踪不见了,那么这些客户我就不客气了。
??? 我回复完所有的客户,已经晚上九点了,我活动着发酸的手腕,起身想去倒杯水,却看见自己电脑桌下面,又是一个莫名的快递。
??? 我拎了出来,还是平常一样的盒子,盒子周围裹着厚厚的胶带。我小心翼翼地剪掉胶带,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双浅蓝色的运动女鞋,鞋子是新款,码数37,里面还有一封信。
??? 这鞋子我越看越眼熟,拿起却觉得手上沾满了黏糊糊的东西。我举手看去,一手血迹,这不是红颜料,是真真正正的血,带着浓重腥味的血!
??? 我的喉咙此时因为恐惧根本叫不出声音,只能大张着嘴巴,将它扔向一边,然后沾满血的手使劲儿地擦向自己的衬衣,另一只干净的手则颤抖地打开那封信,来自恶魔的信。
??? ……
??? 她又跟我提出奢侈的要求,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她要的随便一件,就够我两个月的工资。
??? 她又吵又闹,又打叉叫……最后她没声了,我才停下来,分了她的尸体。忘了告诉你,我以前是学建筑的,各式各样的工具我家里都有,而且我家的隔音特别好……
??? 4.似曾相识
??? 我现在有点不敢回家,我隔壁住的很有可能就是个杀人犯。这个杀人犯还连续好几年给我寄不同款式不同年代的女鞋。我猜那肯定都是受害者的鞋子。
??? 我不能报警,我无法解释床下的那些鞋子,只要我报了警,就可能被认定为杀人犯的同伙,到时候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的。
??? 我站在楼梯口,探出头看了看我隔壁那家的门。没有任何动静后,我再轻手轻脚地走向自己的家门,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后,立刻冲了进去!靠在已经关闭的门上,我深深地喘着粗气。
??? 我是被一个噩梦惊醒的,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两点,正在这时,手机嗡嗡嗡地震动着,是倪谦的短信。
??? “睡了吗,茜茜?”这样的短信,我平常都是直接无视删除掉的,但是现在,有一个人还能关心你,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 “我在家,你能来陪陪我吗?”我发了过去,很快收到了他肯定的回复。
??? 在等倪谦的时候,我打开电脑,打开了好久都不用的一个监视软件。
??? 不一会儿,倪谦便到了。
??? “进……进来坐坐吧。”我有些尴尬地说道。
??? “不……不了。要不,你去我那里坐坐?”他害羞地不敢看我,眼睛只盯着地面。
??? 我有些惊讶,他竟然跟我住在同一个小区:“你也住这里?”
??? “是啊,就住那里。”他低着头指了指我的隔壁,我后退了几步山里的公路崎岖不平,汽车行驶在上面,路颠簸。路两边是高高低低的灌木丛,实在没有风景看。魏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昏昏欲睡。。
??? 他察觉了我态度的转变问道,“你……你怎么了?”
??? “没事,你住我隔壁啊,我都不知道呢!”我扯了一个难看的笑脸,继续说道,“你跟别人合租?还是……”
??? “啊?哦,那是我……我弟弟,我们住在一起。”他说着,“你……你过去坐现在已经是深夜点多了,家人全都进入梦乡,我知道母亲可能还是处于半睡半醒之间的,因为她担心我的身体,自从选择了写作,我就没有个晚上不熬通宵的,我不知道其他写作的人是不是都跟我样,我是个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思想才开始活跃的人,若是在白天,就算把整个房间封闭得看不见丝光线,我仍是对着那些空白的稿纸发呆,白天对于我来说,那是种煎熬,种折磨,随时会把自己的心脏撕的粉碎。坐吧?”
??? 我本想拒绝,但想到没准还能在屋里发现杀害丽颖的罪证,便点了点头答应了,同时随手将鞋柜上的水果刀藏在了身后,趁他转身开门的时候,将便携刀子放到了兜里。
??? 他的屋子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屋内有一股柠檬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 “开关在里面,你先进来,我去开灯。”他进了屋内,我犹豫了两秒,也进屋了。
??? 门“啪嗒”地关上,并且自动反锁,我觉得不对劲儿,立刻大力地想要拽开门,但门纹丝不动。灯一瞬间亮起,红红艳丽的灯光,像是恶魔的眼睛,而倪谦就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
??? “你这是做什么?”我结结巴巴地问着,“你……你弟弟呢?”
??? “我没有弟弟。哦?你说的是不是他?”他说话的语气没了刚才的羞涩,站起身,将自己邋里邋遢、肥旧的夹克脱下,里面是一身干净整洁的西装,“你们这些女人啊,总是只看表面。不过,他们边打边边进入了我所在的房间。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我觉得你似曾相识。”
??? 他说完,摘下了眼镜,抬起脸看向我——他是那个帮过我的倪谦,也是杀害丽颖和无数女人的魔鬼。
??? 5.前因后果
??? “你……你为什么杀害丽颖?”我将兜里的水果刀掏出来,藏在身后不被他发觉。
??? “2009年我遇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也是某鞋店的客服,我以为找到了真爱,供她吃供她喝,还买她店里的鞋,可我这样的买鞋男友她却有二十多个!”
??? 倪谦顿了一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继续说着:“于是我杀了她,那是跟我在一起的第一个女人。
??? ”后来我也认识了别的女人,这些女人因为和我的习惯、兴趣爱好不同,而与我分手,没关系,我与她们只是没有缘分而已。
??? “我最恨的就是利用我的人,没有缘分却还要利用我。”他的眼神突然冷峻起来,像是一只觅食的老鹰的眼睛。
??? “前年,我认识了张丽颖,我被她表面的贤惠懂事给欺骗了!一开始她只买最低档的奢侈品,后来变本加厉,要求越来越高,只要不满足她,她就又哭又闹。”
??? “我只是个小员工,月收入仅仅三四千,根本无力供她的花销。”他凄惨地笑了笑,“后来我被公司辞退,来到她的公司,做了_一名网络维护员。”
??? “她说不能让我上班的时候穿得太正式,便给了我几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其实她是怕我因为自己的样貌,跟别的女同事有什么!”
??? “你杀了丽颖!可为什么要将我扯进来?”我冲着倪谦怒吼道。
??? 他冷下脸看了我一眼,半天没有说话。
??? “那天中午你也在办公室,是你用丽颖的账号发了那篇文章,又是你用远程控制技术,将那个网址最小化。这一切都是你故意让我看到,让我对她怀恨在心。然后你知道我会报复,所以你故意说愿意帮我惩罚她,是不是?”我站直了身子,一步一步挪向他,遥问着他。
??? 他点了点头。
??? “这样你就有杀死她的理由,如果警察不小心查到了你,你还可以拉我做个垫背,以至于你不会作为主谋受惩罚!”我走到距离他一胳膊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 他突然笑了起来,像个孩子,但笑起来的大嘴,更像个小丑。
??? 6.谁是凶手
??? 他拍了拍手,站起身向我靠近:“我发现,你很聪明……啊……你!”前一秒还站在我面前,要准备杀我的倪谦,这一秒已经捂着自己流血不止的脖子,倒在地上。
??? 而学过武术刀法的我,将满是血迹的水果刀塞进了兜里。他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 “你见过我,在你前一个客服女朋友李建华连忙说道:"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的公司楼下。”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倪谦,“你不知道杀人要一招致命吗?烂摊子都要我替你收拾,上一个也是,这一个还是。”
??? 我很早以前就知道倪谦了,我在上一个公司工作的时候,他就住在我的隔壁。他上一任客服女朋友,跟我和丽颖的关系一样,不好也不坏,但她的业绩一直都是第一,而我永远都无法超过她。
??? 我环视了—下四周,熟练地来到厨房倒了一杯水。倪谦还躺在地上,血已经浸湿了他的西服。
??? “你难道没有发现,你从来没有见过这间房子的房东吗?因为这户房主是我,在客厅的射灯里面,很早就被我去世前的母亲,安装了一盏防我老爸外遇的监控器。”
??? 他咕嘟咕嘟吐地着血泡,我坐在他刚才的座位上,继续说道:“其实,我还真没想到我所认识的邋遢倪谦会是你,但就在刚才,我打开监控器的时候,看到了正在穿旧夹克的你,才知道你们原来是一个人。”
??? “你杀的第一个女人,也倒在你现在的位置上吧。当时我真的很恨她,还有点羡慕,所以在你杀了她之后出门的时候,拿着备用钥匙打开了你家。
??? ”她还有呼吸,甚至想爬着开门求救。只要她死了,公司里我就是第一了。呵呵,也是这把水果刀,切开了她细嫩的脖子。“我摇晃了一下手里滴血的刀子,说道。
??? ”你自作聪明地以在梦里,刘伯开车到张家塞城东边个叫沙头的镇,在国道上撞到了个大约多岁的红衣女子。女子是在路边摆地摊卖衣服,见车过来,上前兜售衣服,结果被撞倒身亡。为是你利用了我,其实是我利用了你。“我戴好胶皮手套和口罩,准备开始清理作案"我想整容。"周娜声音急切。现场,那些分尸工具就在一边。
??? ”看来,我又得换工作了。“我小声嘟囔着,吃力地拖动着已经死亡的倪谦。

标签:朋友男友弟弟同事

    上一篇:不可思议 下一篇:恐怖故事之击鼓涂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