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魂断出租车

魂断出租车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
??? 潇与星不知道怎么地就上了一辆黑色出租车。
??? 潇猛地睁开双眼,如同新打捞出的溺水者,艰难地大口喘息。
??? 他感觉自己平躺着,脊背下方冰冷坚硬,眼前灰蒙蒙的一片,似乎连视觉都迟钝了,许久后他才认出那是灰色的车厢顶。
??? 慢慢坐起身,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车厢狭窄的过道。这是一辆十二座出租车,除了司机,廿个星期之后,古赫东手上有了枚巨钻戒指。车上还有十一个座位,其中六个座位上坐了人,他迅速扫视了一遍:练功服大妈、长发浓妆女、耳机男、胡楂大叔,后座上还有两个年轻男女,一体双生似的紧抱在一起,唧唧咕咕,如泣如"定是闹了狐仙啦!"见多识广的老祖母当下断言,于是连忙请来道士设坛驱邪,果然,几场法事做下来,家宅中宁静了许多。诉。他立刻认出其中男的就是星。
??? 车上的乘客统一把头仰起一个角度看他,缺乏血色的脸庞上目光呆滞、神情麻木,像是几具被诡谲阴影充斥的躯壳。这令潇感到毛骨我被他们每个人挤来挤去,撞得头晕眼花,甚至被踩到脚底下。悚然。他下意识地两步冲到尽头,抓住星的肩膀,想把他从另一个女人的缠绕里抽出来:“星!星!这是什么地方?”
??? 星做梦似的抬起脸:“车上吧,应该。不管什么地方,我找到悦了……给你介绍我女朋友,悦。”
??? 他怀里的女孩身材纤细,长相只能算中上,一双大眼睛含着泪光时显得楚楚动人,此刻也抱紧了男友,半是欣喜,半是痛苦绝望。“你干吗要上来啊,傻瓜,傻瓜……”她呢喃道。
??? 潇觉得星被久别重逢冲昏了头,短时间是不能清醒了,还不如这女孩看起来有用,便对她说:“我是星的朋友潇,你就是悦?能不能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我怎么进来的?”
??? 悦抚着男友的后颈,幽幽地说:“这是一辆车,但又不止是一辆车。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儿,只知道进来以后就再也出不去了。”
??? “扯淡!”潇怒道,“怎么就出不去了?司机,停车!停车!”
??? 他又转身冲向司机。司机缓缓转躺在床上的吴雅醉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埋怨父母为何给她起了这么个名字,肖婷又凭啥怪她。正当久久难以入睡时,他耳边传来个声音。头,鸭舌帽下带疤的脸望向他,潇顿时惊住:“哥……湘……真的是你吗?”
??? 司机面无表情地点头:“是我。好久不见,潇,现在我们是一路人了。”
??? 潇僵在原地,半晌后说:“我要下车,你快停车,踩刹车啊!”
??? 湘从嘴角扯出了一丝生疏的冷笑,脚底徒劳地踩了几下:“要是能停,早几年就停了,我也不用日复一日地开着这辆鬼车,不知道还要开到猴年马月去。”
??? 潇脸色发白,极力用镇定与理智将眼下这诡谲的局面导入正轨:“我就不信出不去!”他一步跨到车门边奋力拉扯,又用胳膊肘使劲敲击车窗玻璃,砰砰的闷响声回荡在车厢内,更显得车厢死寂一片。
??? 直到筋疲力尽,他也没能撼动车身分毫。出租车依然沉默地行驶在黑暗的夜路上,荒野树丛在车窗外向后掠去,偶尔还能看见一些房子的轮廓。车内的一切却是静止的,仿佛自成一个凝固的小世界。
??? “省省力气吧。草花爹从怀里掏出枚铜钱,苦着脸说:"狗子这孩子我也是看着长大的,没凭没据的我也不敢乱说。可这关系到咱整个村子,我不得不说啊!"”练功服大妈说,嗓门尖刻。
??? “这种事我们都不知道做几百次了。”长发浓妆女略显不屑。
??? “没用。”胡楂大叔说。
??? 耳机男闭上眼睛,纹丝不动,一声不吭,似乎已经将自己塑造成了雕像。
??? “怎么会这样……”潇难以置信地垂下了手,一直以来被灌输的认知结构,在无法解释的吊桅中逐渐溃裂。他的目光从其他乘客身上一遍遍刮过,希望能找到一点点蛛丝马迹,证明这只是一场闹剧,但最后还是失望了。他在寻人启事中见过这些人的面孔,他们全都是被幽灵车撞到的失踪者。
??? “……你们就这么待着?吃什么喝什么?不用上厕所?”他一连串地逼问。
??? “我们不饿,也不渴,更没心情上厕所。”悦忧伤地叹了口气,“其实我一直怀疑,我们大概已经不是活人了。的确,我们有血有肉、会呼吸会说话,但谁知道这是不是自身的幻觉呢?如果外面世界的人能从车窗看进来,看到的会不会是一群横七竖八、早已腐烂的骨架?”
??? 她的话令潇背后泛起一片寒栗,他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幅场景,感觉连血管都要被满溢的惊悚冻住。
??? 反倒是星满不在乎地接了腔:“无所谓,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哪怕永远困在这辆鬼车里,没完没了地开下去,我也觉得幸福。”
??? 悦感动地亲吻他,两人又紧紧相拥。
??? 如同陷入一个噩梦的泥沼,拔不出醒不了。周围的人又恢复了无声的静坐,而潇觉得自己已经在泥沼中窒息了。
??? 他如愿找到了失踪四年的兄长湘,可眼下这诡异环境对精神的冲击力远远超过了微薄遗留的手足之情,"哇!那你还幸运。那林太太你呢?"蔡太太羡慕的看着吴太太片刻,才把头转向高宜静的外婆。以至于连那张相似却森然的脸也显得面目可憎,使得他丧失了跟对方交谈的欲望。
??? 我他妈真是疯了,怎么会搅和进这种活见鬼的破事里?扶着个空位,他腿脚发软地坐下,在追悔莫及的咒骂中,强迫自己闭上眼睛,试图把这噩梦一觉睡过去。
??? 二
??? 在半梦半醒之间,潇似乎已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生物钟告诉他已经过了至少一天,车窗外却永远是天黑。直到车身一阵剧烈抖动,将他彻底惊醒。
??? 他从座位上跳起来,发现过道地板上又出现了一条人影。
??? 这回是个很年轻的短发女孩,不过十八九岁,带着学生般青涩的气质。女孩睁开眼睛后,默默地望着车顶流着泪,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根本不在乎身处何处。
??? 车上乘客又统一地转了脸去看她。短发女孩也没有丝毫好奇,只一味地哭。最后大妈看不下去了,拉她坐在自己身边的空位上,压低了声音嘟嘟囔囔地安慰着。
??? 乘客们的注意力很快耗尽,又无精打采地打起了盹儿。潇望向车窗外,掠过的景色似曾相识,不知怎么回事,车子在始终不曾拐弯的情况下,又开回到来路去了。
??? 他怔怔看着窗外,心中的绝望开始蔓延,就在这时,忽然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血腥味?”坐在前排的长发浓妆女人开口。
??? 这下大部分人都醒了,纷纷左顾右盼地嗅起来。
??? 大妈骤然爆发出“嗷”的一声尖叫。大家立刻起身望去,发现那个异常脆弱的短发女孩满口鲜血,连带下颌脖颈都是血迹,运动装衣袖下的手腕更是血流不止。“她、她自杀了!她用嘴去咬腕子!”大妈高声惊叫。
??个黑影赫然站在我面前,我猝不及防的和它打了个照面,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上,心脏好象已经停止了跳动,肌肉都不听我指挥,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就这样僵在燎里。? “快!攥住她的手腕,有没有领带?腰带?围巾?借用一下!十分钟后,我的烟瘾犯了,摸出根烟,嘿嘿,这还是我头次用我心爱的火机呢,说着,请出我刚买的火机,嗯?怎么轻了许多?哦!可能是因为我刚吃完饭,力气大了的原因吧,咔吧的声,打着火机,然后点着了烟,猛吸了口烟,哇,爽!”星顿时从长久的温柔乡里挣脱出来,帮忙把女孩抬到最后排座位躺下,用围巾扎紧了她的小臂。
??? 血没有止住,依然汩汩地流淌,很快在车厢地板上汇聚成一汪血泊。星知道她这是咬断动脉了,但眼下没有药品、没有手术器具。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只得眼睁睁看着女孩陷入昏迷。
??? 潇不想看鲜血淋漓的场面,也看不见。乘客们都挤向后给她听,他害怕她寂寞;她是那么那么的依恋他,以至于坚信这辈子都会在他的怀抱,她的世界只剩下他,她爱他,如既往。座围观,叽叽喳喳地出着毫无建设性的主意,也不知是出于关切还是激动。
??? 但新鲜事件很快就要结束了,女孩进入休克濒死状态,大妈让她的后脑勺枕在自己大腿上,摸着她的头发,泛红的眼眶里噙着泪花。围观者们也不住叹息。
??? 然而猝然之间,叹息中又迸发出几声震惊的尖叫来:“消、消失了!”“不见了?”“人呢?人呢?”
??? 潇浑身一颤,起身上前挤开围观者,赫然发现躺在后排座位上的短发女孩消失不见,连同大妈也无影无踪,只留下后座与地板上的一大摊血迹。
??? 他望着周围一张张愕然的脸,问:“她俩人呢?”
??? “消失了,就像幻影一样……”星一脸迷茫,“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 “这是怎么回事?”悦紧抓男友的胳膊,忐忑地问。
??? 众人沉默了。
??? “她们会不会……回去了?”一直寡言少语的耳机男不太确定地说。
??? 乘客们一下子哗然了。人人争着各抒己见,喊叫声、嘈吵声甚至是咒骂声响成一片。
??? “死了以后又死一次,搞不好是魂飞魄散了!”
??? “少他妈乌鸦嘴!既然我们是被撞死才到了这车里,那会不会在车里死了又到另一个世界……或者就能出去了?”
??? “不对啊,那女孩是死了,大妈可没死,怎么也出去了?”
??? 许久后,争论终于慢慢平息。虽然一切都是妄加揣测,谁也没有更多的证据辅佐,但绝大多数人都赞同或默认了这一观点:他们两人有可能是回到正常世界中去了。
??? “那女孩因为死了所以消失,而当时大妈触碰到她,所以也连带着消失了。”
??? “我们也碰了,怎么没消失?”
??? “……也许是因为一个人只能带走一个,多了不行。大妈离她最近。”
??? 悦咬着指节,边思考边说:“或许被这辆车撞倒并不意味着死掉,而是进入了一个诡异的空间,整件事就是一个生死颠倒的过程,只有在这里死了,才能活着出去。那么反过来说,如果在这里活着回去……”
??? “回去会死?”长发浓妆女惊呼,“这么说,那小女生回去会活,大妈反倒会死?”
??? 悦连忙摇头:“我不知道,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完全没有事实依据……”
??? “我觉得她说得有道理。”胡楂大叔皱着眉说。
??? 浓妆女人怒道:“那你怎么不去死一死!”
??? 胡楂大叔挑衅地瞪她:“反正我在这半死不活的鬼地方也待够了!我有胆捅自己一刀,你敢不敢被我带着一起走,看看是你死还是我活?”
??? 女人瑟缩了一下,偃旗息鼓了。
??? 星与悦又抱在一起,交头接耳地咕哝着。人事科的同志接着说:"又过了天,有个老婆婆在她屋外的公路上拾到个布娃娃,同时还有张你的名片,估摸着是你丢失的,就送来了,你看,多好的同志,哪像你。于是,我就让公司小李给送来了,他回来说,你不在家,就放在零的门口。"刘田臻听着听着,渐渐地明白了这切。片刻后,星抬头说:“大家,我要宣布一个决定。悦说,她已经在一辆永远出不去的车里困了整整半年,不想一辈子、甚至永生永世都困在这里,这样跟孤魂野鬼有什么区别?所以我们决定一起自杀,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星上刀山下火海,都要跟我最爱的悦在一起!”
??? 悦接着说:“虽然我们决定离开,但也放心不下大家,所以我们想了个办法。大家知道,外面世界的人看不到这辆车,除非在它撞人的几秒间,但我们可以看到外面的事物。我和星自杀后,如果活着回到人间,就在我们被撞路段的两侧放起烟花,这样你们看到烟花,就知道我的推测是否正确了。”
??? 其他人错愕过后,纷纷露出赞同的神色。潇犹豫了一下,问:“你们真要自杀?”
??? 星与悦坚定地点头。
??? 浓妆女与耳机男同时出声:“带我走!”“一人带一个,刚刚好!”显然两人十分想借消失的机会出去,却不敢赌命自杀,只好赌悦的推测半对半错。
??? 胡楂大叔冷笑一声:“我目送你们走,然后我也走。他奶奶的这鬼车谁爱待谁待,老子是宁死也不待了!”
??? 小两口商量好,打算坐在短发女孩消失的地方,用螺丝刀自杀。星身为医生,熟知人体要害部位,知道怎么让人死得既迅速又不痛苦。他在自己和女朋友后颈比划了个点,要求浓妆女和耳机男看准用力刺进去。
??? 无奈充当刽子手的两人战战兢兢横不下心,最后还是大叔喝了一声:“那就换一换,你俩自杀,带他俩走!”
??? 求生欲望顿时像肾上腺素一样鞭策了他们,浓妆女人面孔扭曲,扭头朝剩下的三个男人自欺欺人地尖叫:“我不是杀人犯!你们转过当人们手脚打开车子,新艺急着去看张建,奇怪的事情就出现了:车内并没有张建!难道张建人间蒸发了?!新艺急眼前黑,背过气去。身去,不要看!不许看!我不是杀人犯!”
??? 大叔朝潇使了个眼色。两人都不想跟歇斯底里的女人较劲,便听话地转过身背对他们。而湘作为司机,自始至终没有回过头,只是偶尔从车内后视镜里木然地窥望几眼。最后他们都死在车里。
??? 第二天,报纸上报道了有辆黑色出租车上的全部人离奇死亡,原因无法查明。引"陈伯,雪儿脖子上挂的这块胸坠是什么材料的?"起刚子开始厌倦生活,厌倦交往,甚至想过出家,但是对她,他还抱着希望。了整个社会的轰动。
??? 为了让这件事情平息下来,当地警察与媒体的人联合,说是那些人得罪了黑社会的人,被黑社会的人谋杀,警方终于得以解决了这件事。

标签:朋友男友警察腐烂

    上一篇:送孤魂野鬼回家 下一篇:谁都逃不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