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谁偷了我的故事

谁偷了我的故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午夜的故事
??? 午夜时分,我拿起电话,熟悉的童音再一次郝先生脸色变,伸手推开太太,开了卫生间的灯,推开门步跨进去,然后再探头往里看了眼——传了出来。那个小女孩说: “姐姐,我继续给你讲故事吧?”
??? 我说: “好啊。小青妹妹真乖,姐姐会认真听的。”与此同时,我摁下了电话的录音键。
??? 小青幽幽地讲起了故事。半个小时之后,她准时挂断了电话。而我则两眼发光,根据录音把小青所讲的故事飞快地整理出来,之后我急不可耐地把故事发到网上,那里已经汇集了许多粉丝,正等着我“午夜讲故事”呢。哈哈,我要发财了。
??? 我是一个恐怖小说家,前几年作品都还不错,可是近年来灵感越来越少,眼看着这碗饭就吃不下去了。就在我徘徊焦虑天天在屋里摔茶杯的时候,一个打错的电话改变了我的命运。打电话的小女孩叫小青,也就十岁左右的样子吧,她说想和我聊聊,想给我讲故事。我才不想听小女孩讲大灰狼小白兔的故事呢,我正想挂断电话,然而那女孩却幽幽地开始讲一个恐怖故事。天啊,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恐怖故事,它真实、曲折,而且经小女孩的复述之后极具文学色彩。
??? 经过聊天我了解到,小青是个残疾孩子,不如弟弟受宠,每天被爸妈关在屋里。年幼的她在孤寂当中当他在酒巴正喝得痛快时,突然停电了。他气得真骂娘,只得无可奈何地走出来。喝得是有点多了,他感到头重脚轻,晕呼呼,直到他听到燎阵熟悉的"笃笃"声学会了写故事,但她除了电话没有其他与外界沟通的工具,所以只能打电话把故事讲给陌生人。
??? 听了她的话,一种邪恶的想法从我的心头升腾起来:她有好故事,但她不会投稿甚至不会上网。如果我能拴住她,把她的故事都占为已有,那么我的成功就指日可待了!
??? 于是,我劝说小青只给我一个人讲故事,而且每天至少讲半个小时。这个无聊的小女孩同意了,她甚至以为我是个有爱心的大姐姐呢。她讲的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曲折离奇,细节丰富,所以我把这故事变成了连载放在网上。
??? 很快,我的故事就火了,每天都有一大堆人等着我更新。
??? 实际上,我算是“盗文”,甚至可以说是“抄袭”。但我没有一丝愧疚之心,毕竟我和小青是各取所需。她有了听众,我赚到了银子,对不对?
??? 所以,我对外只字未提小青的事。
??? 我要想办法
???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天晚上小青没有打电话,我从来不主动拨给她,但我忍不住了:还有一堆粉丝等着我呢。于是我壮着胆子打了过去。
??? 电话半天才被接听,接听之后却没有人说话,只听到一种呜呜咽咽的哭声。随着哭声越来越清晰,突然我听到了一声惨叫,那么凄厉,令人毛骨悚然。
??? 我急忙挂断了电话。
???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电话回拨了。依旧是小青,她的声音很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我依稀听到了一点哭腔。我想问问她发生了什么,但我一开口却还是那句: “讲故事吧?”我真是残忍的人。
??? 小青照常讲了故事,我也照例发到了网上。今天我的粉丝等得久了一些,所以他们互相聊起天来。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叫“吾不言”的人在我的故事下面留言,他说:“这故事像是真的,而且描写的地点,好像就在我家附近吧。”他的留言下面引发了突然,病房里面陆续走出了些人,隐约记得有男人、女人,还有个穿着白袍的医生,可不同的是他戴着双手套,像是在家里洗碗的那种。显然他看到了我和我的受惊吓的神情,他冷冷地看了我眼,?缓笥盟撬鬃藕焓痔椎氖郑炝返匕寻撞加昧Φ赝侠芾涞匕咽逋饴兜牟糠秩抗。≡倏戳宋已劬屯谱攀宕游业纳肀呔∥业耐仿榱耍虼游业难矍熬夷苷闪砍ざ龋獯挝夷茏既返嘏卸贤罚募纾椒抛诺氖郑难?hellip;,他身体的任何部分从我的眼前经过!尸体只能用货运的电梯运走,所以必须在货运电梯门前停住了。"啊!"我的呼吸急促,大大的呼吸着空气,然后撒腿就跑!一堆人吐槽,大家都说他异想天开。但是,他的另外一条留言却让我更加吃惊,他说: “刚才我家邻居出了件怪事,他的房子里传出了凄厉的惨叫,特别吓人。过了没一会儿,就有一件带着血的衣服从窗口丢出来了。”
??? 这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留言给他: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的邻居是什么样的人?”
??? 他急忙回复: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几乎没有见过他们,只知道那家里住着一个双腿残疾的小女孩。”
??? 我全身一个激灵。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再一次刺耳地响起,接听之后传出了小青歇斯底里的哭叫:“大姐姐!你偷了我的故事!你偷了我的故事!”
??? 我急忙否认和掩饰,但这都不足以让小青停止哭叫,她的声音太可怕了,简直绝望得像要死去一样。她说: “那是我的生命!你却偷去了它!你这样做是杀了我!”
??? 电话挂断了。
??? 我没有回拨的勇气,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以后怎么办。看来小青不会再打电话给我讲故事了,不过看样子她也不会起诉我。那么我自己把故事编下去,还是草草结个尾见好就收?我得想个办法。
??? 她不在了
??? 一连几天我都没有小青的任何消息,而那篇恐怖小说也一点进展都没有。实际上,写小说这东西每人有每人的风格,因为这个故事一开始是小青讲给我听的,完全是小青的风格,所以现在让我自己编下去总是有困难。我曾经试着编一段放在网上,但很快就有读者指出“不如以前的好看。怎么变味了”。这年头读者都是慧眼,想欺骗他们是不行的。看样子,我还是得在小青身上下功夫,我可以去找到她,说服她继续给我讲故事,我可以给她钱。
??? 那么如何找到小青呢?我想起了那个叫“吾不言”的读者。看样子他就住在小青家附近,他可以给我地址。没想到那个“吾不言”是个话痨,一跟他说话他就滔滔不绝,他说他也想写小说想出名,他想拜我为师,他还想找个女朋友……种种废话说完之后,他终于说: “对了,我邻居家今天出殡,听说死了一个小女孩。我看也是,因为棺材很小。”
??? 我的心咯噔一下:小青死了?那我怎么办?
??? “吾不言”又说: “这葬礼可奇怪了呢,小女孩他爸非常愤怒,他说他一定能找到那个人,他说他知道女儿每天给那人打电话。‘
??? 我的手心出汗了。实际上用电话联系确实是一件不安全的事情,因为这年头号码一下就能查到。如果一个大男人想找我这个单身女人的麻烦,那实在是太容易了。所以我得跑,我急忙登录网银看看自己有多少钱,够不够出去躲一阵子的。
??? 然而余额还没来得及显示,电话却响了,是小青的号码。我颤抖着接听,却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他粗声粗气地说: ”我女儿死了。你别想跑,我已经知道你在哪里了。“
??? 我吓得哭起来,哭得特别柔软,特别惨,我知道女人的眼泪对男人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只要对方不是铁石心肠。
??? 但不幸的是,那人就是铁石心肠,他说: ”哭也没用,我不会放过你的。因为你已经知道所有事情了。“
??? ”什么?我知道什么了?“我只是盗了他女儿的小说啊。
??? 他说: ”你知道了我们家的事,还想抵赖吗?“
??? 我愣住了。我隐约明白了。
??? 其实好好动脑子想想就会知道,小青这个年纪的女孩,怎么会写出比我更好的故事?她所讲的故事其实就是发生在她家里的真实事件。她小姐姐向他们招手,妹妹看见那姐姐就非的要去玩,我们跑到那水塘边时,那个姐姐已经站在水塘里了,她还上来把妹妹拉进去玩,我不让妹妹下去,她就露出尖尖的牙齿来,我吓得直哭就回来找奶奶了。可是奶奶跑来看时,只有妹妹个趴在水里"。用稚嫩的目光看到了所有的罪恶——那些罪恶连写成恐怖故事都不为过。看到这些之后她实在太压抑了,所以她打电话讲给了我,而我居然全都写下来了……
??? 我再次回头审视这个故事,寒意一阵阵涌上心头。
??? 最可怕的故事
??? 现在让我告诉你,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 小青家里有一种祖传的先天不全的疾病。生下的孩子长到十岁左右,就会有某些肢体或者器官出现问题,比如烂掉一只胳膊,或者胃部需要切除。这是一种基因性的病, 目前国内外都没有医治的方法,所以这个古老的家族想出了一个有效而残忍的方法:互补。
??? 生孩子的时候,他们连续生两个。然后在两个孩子完全长大之前就判断出谁是最优秀的那一个。如果被选为”优秀孩子“,那么他的未来就可以无忧了,因为当器官出现问题的时候,父母会从”非优秀孩子“身上摘取相应的器官与之对应,确保”优秀孩子“的生存。由于二人是亲兄弟姐妹,所以配对的成功率很高。
??? 而在小青的故事里,父母也是如此。他们先是生了一个儿子,又生了一个女儿。儿子长到十岁、女儿长到七岁的时候,他们开始了艰难的抉择:到底要放弃哪一个呢?
??? 其实客观来讲,比较优秀的是女儿,她漂亮聪明,可爱乖巧,而且富于想象力。但是在重男轻女的恶劣思想影响之下,父亲还是倾向于保护儿子……
??? 这一段在故事当中格外可怕。已经七岁的女儿眼看着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像野兽一样奔过来,手里还拿着刀。儿子的肾已经出现问题了,他们要摘掉女儿的肾,完成这的逼迫下,街上找个女的来假充女朋友。结局是两上假戏真做,男主角深深的爱上了女主角。个罪恶的仪式。
??? 先是肾,后来是腿部神经,后来还有一只手。哥哥的身体总在不断地出现问题,而妹妹就在一次次的蚕食之中渐渐变成了一个怪物。她被关在小屋里,连上网都不行,而且父亲警告她不能报警,因为她已经是个废人了,如果失去了这个家庭的保护,她连生存都不可能。
??? 重新审视这个故事,我的冷汗已经浸湿了衬衫。我怎么就没想过呢?小青就是故事里那个女孩啊,她残疾,而且那天晚上我听到了她凄厉的叫声,也许那是父亲又要摘周潮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他大口的喘着粗气,直到腿像是有千斤的重量实在跑不动了,才看到条宽广的公路,他知道自己是到市区了,慌乱的拦了辆出租汽车上去。"大哥,这么晚"这样的话,车费是不是可以便宜点。"胡勇烈问。了是要去哪啊?"司机百无聊赖的跟周潮搭着话。"回家"周潮回答的同时依然大口大"亲爱的你怎么了?"口的喘着气,想起刚才的幕,他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哦,你女朋友喝醉了吗?照顾好她,不要吐在我车里"司机诧异的看着倒车镜里的女人,她动不动的趴在周潮的左肩上,长发遮住了半边脸,两只手却死死的抓着周潮,生怕他会飞走样。"什么?"周潮不解的瞪着司机,司机以为这个男人发怒了,半夜也不好惹事,摇了摇头继续不做声的开着车。周潮慌乱的左看右看,只是觉得车里的暖气不够,他似乎更冷了,不住的打着寒战。她的什么器官了吧?
??? 但这个故事还是太离奇了。作为小说,我可以接受。但是作为事实,我不能相信。
???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使我不得不相信了。
??? 总能找到你
??? 首先,我接到了小青的电话。这次的号码是无显示的,但声音绝对是小青。她带着哭腔说: ”姐姐,我想给你讲故事。“
??? 说心里话,我都快要吓死了,但”故事“二字还是吸引了我,我静静地等着她说下去。她的声音越来越柔和,简直不像是真实的。她说: ”故事的后来就是,那个女孩找到了一个貌似可以依靠的大姐姐,她每天给姐姐讲故事,以确定姐姐是不是好人。她以为,如果自己现在报警了,那个好心的大姐姐可以收养自己,她想活下去。可是,那个姐姐是个骗子,她把秘密放在了网上,被爸爸看见了,于是爸爸杀死了女孩。“
??? 我心猛然一紧:也就是说,我间接地害死了小青。
??? 电话挂断了,再拨过去是空号。这是一个地狱打来的号码,因为我曾一再找”吾不言“确定过,他邻居家的小孩子已经死了。小青死了,但她恨我。
??? 正在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我警觉地从门视镜朝外看,门外没有什么人,但貌似放了一个盒子。我小心地打开门,把盒子拿进来,一股腥臭味顿时飘了出来。
??? 盒子里,居然是一个快要腐烂的内脏!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这是我的胃。
??? 这难道是从小青身上取出来的吗?或者是从她的哥哥身上换下来的?或者是……我不敢想下"林薇,你是不是夜里睡得迷迷糊糊,所以看见镜子里会演电视剧啦!"去了,急忙把东西丢进了垃圾桶。
??? 我决定搬家。
??? 当天晚上,我住进了一个偏僻的宾馆,我没跟任何人说起。我正在上网,突然听到有人用房卡划门的声音,我警觉地问: ”谁?“
??? 门外一个粗粗的声音: ”您要的夜宵。“
??? ”我没要夜宵。“
??? “您要了。就是您房间的。” 我怕他们把账莫名其妙记在我的头上,所以我不高兴地拉开了门想要解释,然而开门之后,只有惨白的灯光映在一个盒子上,没有人。
??? 不祥的预感充斥了我的内心,我颤抖着打开了盒子。
??? 是一只手!而且是已经发软发泡的小手!
??? 下面压着一个纸条:这是我的手。
??? 我尖叫着把盒子丢在地上,返身关上了门。我太害怕了,我是怎么被找到的?而且看现在"你不是铅球运动员吧?这么猛。"霍玉东不敢相信地调侃道。的架势,整个小青都会渐渐以零碎的方式寄到我身边来的。
??? 请给我报仇
??? 电话再一次打来了,是小青的爸爸。他说: “东西收到了吗?有没有给你灵感啊?”
??? “你这个变态!”我大骂道。
??? 小青的爸爸说: “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无论你躲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我们这个家族异于常人,所以我们的行动能力和心理素质都是一流的。比如你现在看看窗外,是不是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中年人?”
??? 我恐惧地拉开了窗帘:天啊,窗外真的有个中年人,他正抬头看着我!
??? 一种绝望瞬间击败了我。实际上自从上次在宾馆遇险之后,我在网上翻了好久才翻到这个荒僻的出租屋,我以为不会有人知道我在这里,但是……正在我出神的时候,那个中年男人不见了,然后我突然听到房顶上传来了很大的动静,像是有人就在那里。
??? 我想起了小青故事里的话,她曾说:上女子又说:"年前,我惨死在这所学校里,尸体被分解了,埋在学校里面的各个角落,我知道在哪儿,可是,我挖不出来......如果你可以帮助我,我就能投胎了......你愿意吗?"天是公平的,他给了这个家族以疾病,同时也给了他们攀爬的能力和无穷的力量。
??? 也就是说,那个想杀我灭口的恐怖男人就在我的房顶上。他随时可能爬下来,然后抓住我;他可能不会一下子杀死我,他会折磨我或者干脆把我肢解成零碎的器官,随时给他的儿子备用。
??? 我的手机信号已经断了,现在我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 我在打开的网页上,在我写的那个著名的故事的结尾,我加了一句:这一切都是真的,真的!如果我遇害了,请给我报仇!
??? 瞬间下面回复如潮,这给了我一点点安慰,在网络时代至少我可以造成轰动,我一定不会白死的。
??? 我听到玻璃被割开的声音,我看到一张惨白的脸从窗外挤了进来,他伸现在呢?好了,他说。出一只手,明晃晃的J1光映着我的脸。
??? “啊——”我用尽我平生的力气,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 来不及了
??? 我一度认为我的肺已经不在身上了,我无法呼吸。但医院里的护士告诉我,那都是假象。我的肺还在,我呼出的还是热乎乎的气。
??? 但我肯定出了什么问题,因为现在我待在一个奇怪的医院里,这里有好高利贷的人揪住华子的衣领说:"华子,你又来了,上次的钱你还没有还清,今天还想玩,先把钱还清了再说。"多歇斯底里、乱笑乱跳的病人,而且我总是被拉去打针和电击,还吃一种很苦的药,这让我渐渐无法思考了。不过有人告诉我,说我的网站火了,而且我的小说大卖,挣了很多钱,足够我在这个医院里住一辈子的。我听到这话心里很高兴——有钱谁都高兴,可是同时我又觉得很恐惧: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呢?
??? 和我的小说一起火的,还有一个电影。这是一个小成本电影,题材几乎和我的小说一模一样。但由于二者无法分清创作时间的先后,所以谁也不能算是盗版谁的。他们也在挣钱,那个导演出名了,演员也频频上镜,他们将要领导一股新的潮流。
??? 可是我坐在电视机前,看着他们的脸,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天啊,这是个阴谋!因为我认得那个导演的脸,那是最后拿着刀吓我的那个人。还有剧组里的一个小女孩,她说话的声音活脱就是小青。如果是这样的话,网上那个“吾不言”也就是他们安排的,他们给我挖了一个大坑!
??? 什么内脏,什么怪病,什么死去的小青找我报仇,全都是假的!
??? 真相是:这是一个小成本的剧组,他们想出名,可是现在出名需要炒作。于是他们想到了颇有名气的我——一个恐怖小说家。他们看出了我的江郎才尽,故意借小女孩之口,把他们正在拍摄的剧本吐露给我,而我则图谋不轨地盗用了这个小说,整理之后放在网上。我以为我在抄袭,实际上是帮他们做了宣传,一大批粉丝被吸引过来,天天等着更新。
??? 更关键的还在后面。小青假死之后,他们步步紧逼,让我在惊恐中度日。而作为一个职业写手,我把我的惊恐都在网上表达出来了,再加上最后我说的那句: “这一切都是真的,真的!如果我遇害了,请给我报仇!”更是把恐怖的气氛推到了高潮,粉丝们的激情和好奇全都被调动起来了!
??? 作者被自己的故事吓疯了,这书能不好看吗?这书拍成的电影能不好看吗?
??? 我全都想明白了:我是个恶人,我的恶被更恶的人利用了,变成了一场完美的、成本极低的炒作。他们太可恶了!
??? 我在电视前大叫起来,我说我要出去报仇,我要告诉大家真相。然而这时候飞奔过来两个护士,她们根本不听我吐露的事实,她们拿出了针头,消毒之后在我的手臂上扎了一下。我听到其中一个人说:“还得加药,怎么不见好。”
??? 以前我抄袭,人人都相信我。现在我说实话,却没人相信我了。这是怎么回事?
??? 好困,药起作用了,我好想睡……
??? 可是,我要告诉大家真相。我忏悔了,我要说出真相。

标签:朋友姐姐弟弟妹妹

    上一篇:沉默的羔羊 下一篇:悬念故事之刀影里的凶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