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犬神师

都市怪谈之犬神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火堆噼啪作响,火光在院墙上明灭,深蓝的夜幕压在头顶上。
??? 我手中的铁叉戳着一块肥瘦适中的五花肉,在火上烤得滋滋冒油,香气扑鼻,那条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的松狮犬已经饿得两眼通红,正龇牙咧嘴地流口水,口水缓缓渗进泥土里,从喉咙里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咆哮。
??? 我把香喷喷的烤肉凑近它的鼻子,它黑色的鼻头抽动着,贪婪地第个诅咒,送给那些丧尽天良的抢劫者,如果再继续自己罪恶的行为,那么嗅着香气,喉咙里的咆哮变成可怜巴巴的哀嚎,两眼中闪动着楚楚可怜的光芒。
??? 院墙继续站在原地等其他的出租车的小环再次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接近十点了,火陈诚睡在隔壁床,卓小天半夜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刚开始还以为宿舍进了老鼠,等他睁眼看,这才明白是陈诚在啜泣。他蜷缩在被子里,就像个刚出生的婴儿,幼小而无助。卓小天想去劝陈诚,但想想又放弃了。卓小天边听着陈诚的哭泣声,边昏昏入睡。车是赶不上了,她现在想的是找个旅店住下,然后明天再走。下面,用防水布遮盖的狗笼下面,传来一阵激烈的犬吠大合唱,震动着院子里清冷的空气,我不为所动,继续进行仪式。
??? 烤肉与松狮约有一掌的距离,受那种挠心挠肺的强烈食欲驱使,松狮通红的双眼快要喷出火来了,嘴角流出的口水汪成了一大片。此刻倘若松开绳子,就算是最亲密的主人阻挡在烤肉面前,也会被撕成碎片吧。
??? 趁着这个时候,我拾起地上的斧子,悄悄绕到它的侧面,火光把我高举斧头的身影投在墙上,好似一个变态杀人狂,磨得锋利的斧刃闪烁着冷森森的青光。
??? 斧刃落下,毫无阻碍地切断了它的脖子,沉重地砸进泥土——这就是我家院子不铺水泥的缘故——脱离身体的头颅依旧大睁着眼睛,漆黑的瞳孔渐渐散逸。
??? 嗅到鲜血的气味,周遭的犬吠更激烈了,我赶紧拾起狗头,封进一个瓦罐,呈十字状贴上两道符,长松了一口气。
??? 嗯,相当完美的怨气!
??? 不是每个人都能选择自己的职业,初中之前,我的理想还是当科学家;高中之后,我的理想是当歌星;大学之后,我的理想是做什么都行,总之绝不能像老爸一样,鬼鬼祟祟地在后院虐待小狗,干这种可疑的营生。
??? 直到一场车祸断送了老爸的性命,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丁,我不得不,或者说莫名其"当时那个女孩在街上买绿伞,但是,当时她去马路的对面推销伞,也许是太过急切,没有注意到车,其实天!,如果当时那辆车的主人及时踩刹车,也不会酿成悲剧,而那个开车的是个女人,应该是新手吧,误把油门当刹车,当场小女孩就不在人世间了。"说完,老人眼底闪过悲痛。妙地继承了这个职业。
??? 犬神师的命都不长,当年我爷爷就是被几个酒后滋事的流氓打死的,然后我那叛逆的父亲子承父业,变成一个整天钻研奇门异术的神棍,直到我20岁,他撒手人寰,这个担子又落到我肩上。
??? 至今我还想不通,当初为什么要继承这一行。
??? 上午,街上稀稀拉拉的行人,车辆也不多。
??? 尽管如此,两辆车还是很有技术地追尾了,等交警赶来处理之前,两个司机先骂上了。我坐在店里,捧着一壶茶,饶有兴致地看热闹年月日,莉莎家全家人在客厅看电视时,客厅门砰的声关上了。艾莉试图打开门,但打不开了。全家人只好从窗户逃出来。。
??? 我开的这家狗肉馆名字很俗气——“飘香狗肉馆”,晚上我收集狗狗们的怨气,白天我把它们的肉身做成麻辣香锅卖出去,反正这一行本来就不怎么上台面,世俗的道德观我早就不纠结了。
??? 百无聊赖间,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溜进来,背着一个蛇皮袋,我招呼一声:“小江,今天这么早啊!”
??? “季老板早,刚搞到的京巴,你看一下。”
??? 他打开蛇皮袋,里面是一条被麻醉的京巴犬,睡得正熟。小江是个无业青年,也是我的供货人,隔三差五就会带一条狗来,渠道肯定不正经。不过没关系,我是奸商,便宜货我从不拒绝。
??? 谈好价钱,我数出几张钞票递给他,他抱怨太便宜了,喝了杯茶,准备走的时候,后院传来一片狗吠声。
??? “季老板,你还有别的供货人吗?”
??? “没有了,就你一个。”
??? “可我总觉得,你店里面的狗好像用不完的样子。”
??? “我自己养的,而且店里生意也不好。”
??? “哦,这样啊。对了,警察最近有没有来找你?”
??? “为什么找我?”
??? “冯老板的事儿。”
??? 冯老板是我曾经的客户,他花大价钱请了两只犬神禳助,事业一度顺风顺水,但一个月前,他离奇失踪了。我是他那段时间密切联系的人之一,加上我神神秘秘的职业,被怀疑是难免的。
??? 我跟小江解释,我既不图他的财,又没得罪过他,这件事跟我没关系。
??? 小江走后,后院里的狗吠声渐渐小了下去,这帮家伙也有人来疯的习惯,想必被关在笼子里饿肚子很痛苦吧。
??? 这些狗都曾经是人。
??? 信奉轮回的老爸生前时常这样教导我,他告诉我,不要觉得这一行残忍,它们之所以要承受这些苦难,一切都是业力使然,犬神师只是假借自己的双手,完成业力,送它们去轮回。
???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 每当他向我灌输这些荒谬的观念,我总会捂着耳朵逃出去,然后被老爸在阁楼或者树林里找到,他继续耐心地教育,同时用皮带抽我的屁股。
??? 托这种家教的福,老爸去世多年,他的谆谆教诲依旧铭刻在我心里。
??? 老爸啊老爸,你年轻的时候不也是个向往成为摇滚歌星的叛逆少年吗?怎么后来会变得跟爷爷一样迂腐。想到这里,我不禁长叹。
??? 中午,有一对情侣朝店里张望,当看见斑驳的粉墙、脏兮兮的地砖和柜台后面正在磨指甲的老板——也就是我,立即掉头走了。
??? 我的狗肉馆既不注重口味,价格还死贵,店铺也极其陈旧,基本上是本着爱来不来的态度在营业。
??? 而我的另一种营生,基本上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状况,我早就习惯了懒散度日,客源滚滚的情况想想就头大。
??? 直到下午一点,才有一个穿皮夹克戴墨镜的男人进来。我懒洋洋地翻着一本书,他扫了一眼墙上的价格单,要了一个香锅。
??? 我朝后厨喊一声,正在睡觉的大厨睁开眼开始忙碌。
??? 男人问我,这里的狗肉安全吗,我回答,还可以吧。他又说,过两天公司要搞一次聚餐,想在这里办,但他要提前看一下厨房,还要看下狗卫不卫生。
??? “哦,那你去厨房看看吧。”
??? 我心里正纳闷,哪个单位会在狗肉馆聚餐。这时后厨传来一阵恸哭声,跑进去一看,男人跪在地上,捧着一条没脑袋的松狮正在大哭,大厨一脸惊慌。
??? “这个人,突然就跑进来了!”
??? “浑蛋啊,这是我家的球球啊,你们这群王八蛋,老子要告你们!”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
??? “客人,你不要这么伤感嘛,我一定把球球做得很美味。”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我,实在不知道该说啥。
??? “去你的,我要带它走!”
??? 他抱着狗尸要往外走,我拦住他,耐心地跟他解释,这狗是我花钱买的,要找去找狗贩子,责任并不在我。
??? “滚开,信不信我马上叫你关门停业!”
??? 如此出言不逊,我也不打算客气了。
??? “威胁我是没用的,我的店是合法经营,把狗放下!”
??? “不给!”
??? “嚯,你还想明抢?”
??? 我们抱着狗尸拔河,男人一屁股坐到地上,这个怂包又开始哭,一边抹泪一边爬起来往外走,抛下一句威胁的话。
??? “我告诉你,这事没完,没完!”
??? 我蔑笑着打量他,居然敢威胁我,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
??? 犬神这东西,和柳灵童差不多,都是役灵为自己做事,但犬神的效力要大一些。
??? 傍晚,店里来了一个请犬神的男人,他没有还价,交易很愉快。我特别叮嘱他,犬神可以做到的事情仅限于自身,比如捡到钱、考上好学校、中彩票什么的,千万不要去干涉别人的“运”,否则代价是高昂的。
??? 男人用衣服遮着封印了犬神的瓦罐,鬼鬼祟祟地消失在夜幕中。我站在门口目送,突然看见一个醒目的牌子。
??? “无良狗肉店老板杀我爱犬!”
??? 举牌子的是上午那个男人,他站在一辆桑塔纳旁边,向路人宣告我的恶行。
??? 我拉上卷闸门,睡觉去了。次日早晨,我发现那句话用油漆写在卷闸门上,登时暴怒起来,这已经触碰到我的底线。
??? 到了晚上,那辆桑塔纳又开到门口,男人高举着牌子,开始宣传。
??? “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我恶声威胁。
??? “无良老板要打人呀,大家快来看!”
??? 我咬牙切齿,却又无计可施。
??? 之后,男人每天准点赶来,结果连续一星期,我没有任何生意,冰柜里的狗肉只能扔掉,我从未见过这么执著的家伙。
??? 这天晚上,几个混混儿打扮的人来吃狗肉,吃到一半,几人脱掉外套,露出文满傻气文身的臂膀,大呼小叫地划起拳。
??? 我让厨师加了两盘菜,送到他们桌子上:“几位能不能帮个小忙?今天这顿我请。”
??? “帮什么忙?”一个男人把腿搭在条凳上,咬着牙签,他朝门外看去,那家伙还在那里宣传。他会意地笑了,“哦,我懂了。”
??? “有劳各位,不要打坏就行。”
??? “小事,老板再来一扎啤酒呗。”
??? “好说!”
??? 实际上我爷爷收罗来的奇门异术秘籍里,收拾这男人的法门有一百种。相比之下,找人揍他已经是最轻的了,这是职业操守的问题。
??? 一伙人吃饱喝足,大咧咧地朝那个男人走去,勾住他的脖子,“亲热”地交谈几句,然后把他拖进小巷。
??? 接着,一阵拳脚加交的动静传来,我满足地聆听着。
??? 半小时后,鼻青脸肿的男人一瘸一拐地来到店里,指着我的手指一个劲颤抖:“无良老板,你等着,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 “咦,你的脸怎么了?”我装糊涂。
??? 我完全不担心,这种人一看就是无权无势无背景,我的人脉比他广,很多达官贵人都在我这里请过犬神,论手段更是层出不穷,他想对付我,除非请高人。
??? 事实证明,我的思路是正确的,但万万没想到,他请的高人居然是我!
??? 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打听到我的另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他在另一头哭诉起来,“季大师,人家都说你最厉害,前两天有个狗肉店老板杀我的狗,还打我,我咽不下这口恶气,你能帮我出头吗?”
??? 人生啊,真是充满意外!
??? “他叫什么?”我故作深沉道。
???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那家店叫‘飘香狗肉馆’,地址在……”
??? “那你明天就到那家狗肉馆,我当面收拾他。”
??? “太好了!”
??? 次日,男人来了,他见到正无所事事的我,左顾右盼,并没有看见什么大师,于是指着我威胁道:“你等着,我今天请了高人收拾你!”
??? “哦?”
??? 他那狐假虎威的劲头真是太好玩了,当我把实情告诉了他,他脸上的震惊简直无法形容。
??? 男人听完,愤愤地一甩袖子:“封建迷信,你等着,我要去揭发你!”
??? “你给我回来。”
??? “不!”
??? “你不怕我给你下降头?”
??? 男人灰溜溜地回来了,开然而,就在第天,警察找到了东子,将他抓了起来,罪名是入室抢劫。老太太报了案,有凭有据,屋里有东子的指纹,还有老太太偷偷录下的视频。东子这下傻了眼,老太太怎么会录视频呢?难道她事前就知道?这分明就是个圈套,可是老太太为什么要这么做?始哭:“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地害我、骗我!”
??? “明明是你自己找上门的,”我有点同情他,难得发一次善心,“这样吧,我把你家球球还给你。”
??? “真的呀?”
??? “不过它已经是犬神了,但你放心,犬神能办到的事情,比人还要多。”
??? “不明白!”
??? 我耐心地解释,所谓犬神,就是用狗的怨气制造的役灵,可以役使它做各种事情,改变一个人的“运”,进而改写人生。
??? 男人听得一愣一愣的,末了问我:“它可以帮我追到邻居美女吗?”
??? “不行!”我断然道。
??? “这算什么,球球都能办到的事,你那什么狗屁神却办不到。”
??? 他说他小区里有一位阳光型的美女,每天傍晚都会溜一条松狮犬。为了跟她套近乎,他养了球球,试探了好几次,终于搭上了话。
??? 他把临门一脚的希望寄托在今玉容瞪眼看着这惨绝人寰的场面,看着自己的女儿被轮番污辱,痛得她当场昏了过去。年春天,狗狗们发情期到了,美女的松狮是公的,球球是母的,他可以提出配种的请求,然后就可以去她家,然后就可以进一步发展,然后……
??? “可惜失败了。”男人抹了一把辛酸泪。
??? “为什么?”
??? “她那条松狮是阉过的!”
??? 看他哭得如此辛酸,我真不忍心打击他,可禁忌就是禁忌,正因为看不见,才要格外注意。
??? “犬神只能帮你改变自己的‘运’,不可以左右别人的‘运’,比如让某人喜欢上你这种,那代价是很高的。”
??? “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 “办法倒是有,比如让你变得更有魅力。”
??? 男人不哭了,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大师,你一定要帮我。”
??? “随我来后院。”
??? 完成犬神认主的仪式,我把一个口诀告诉他,他只需要念出口诀,然后重复三遍自己的要求就可以了。
??? “这个是一次性的吗?”
??? “不,每三天可以用一次。怎么样,比神灯还方便吧。”
??? “那岂不是逆天?”
??? “不,犬神毕竟是灵体,没有那么强的力量,它只能作用在微小的范围内,但让你一生顺遂是绝对没问题的。”
??? 男人欢天喜地地走了,让我想到无数来过我这里的客人,每个人都是那样心满意足。
??? 下午,小江来了,他苦着一张脸:“警察在调查我,最近生意也干不成了。”
??? “为什么啊?”
??? “冯老板失踪那天晚上,你不是让我去趟他家,把他养的狗弄过来吗?”
??? “对啊,狗能看见犬神,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要清理掉。”
??? “但我不能跟警察这么说啊,他们觉得,我可能跟他的失踪有关系,然后就天天盯我的梢,这下可怎么办?”
??易春风满面的走进了办公室,把钥匙响亮的扔在桌子上。邻桌的亮闻声凑了过来,拿起那串钥匙:"啧啧,你真把暗恋多年的美女娶回来了啊!"易笑着从他手中夺过钥匙:"为了我这老婆我可省吃检用了两年呢!下班后起去试试?"亮阵兴奋:"太好了,喂没尝过凌志的鲜头呢!"两人对视而笑,各自回到座位上去了!? “身正不怕影子斜嘛!”
??? “问题是……我TM身也不正啊,你要是晚上背着麻袋在小区里转悠,你也会跟老鼠怕猫一样害怕警察。”
??? 任他发完牢骚,我安慰了几句,当然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小江喝了茶就走了。
??? 临走的时候,他问我:“对了,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季老板你自己用不用犬神?”
??? “你看,我开这个狗肉馆,但我自己并不吃狗肉,这样才显得专业。”
??? 这个问题一点也不专业,因为我老爸和我爷爷都是用的,我之所以不用,大概是因为我始终对我亲手斩杀的那些狗心怀愧疚吧。
??? 死后还要为人类服务,真是太可怜了。
??? 几天后,男人来了,他的面貌发生了微小的变化,眉毛更浓了,眼睛更亮了,鼻子小了些,嘴唇也薄了一点。
??? 人的美丑之分,本来就是五官的微调,犬神看来顺利发挥了作用。
??? 一见到我,他又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变帅之后,他去和美女搭讪,对方似乎也对他挺有好感,比以前多看了他几眼。后来他去了她家,共处一室的时候,干了一些出格的事,结果被她男朋友揍了。
??? “原来人家有男朋友啊!”我从椅子上跳起来。
??? “对呀,能不能让他们分手?”
??? “你要我重复几遍?”
??? “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 拆散姻缘的事情太缺德,我觉得自己误入了一个大坑,捶了半天脑袋,我说:“他男朋友长啥样?”
??? “这个样子。”
??? 他掏出手机,翻出一张偷拍的照片,确实蛮帅的手丢了。
??? 他的相册里,剩下的都是偷拍女邻居的照片,算是个美女,但也没到能打动我的程度,我说:“你非得追她吗?”
??? “你不懂,基因学里说,喜欢的人的长相从出生的时候就刻在基因里,我看到她第一眼就明白,她绝对是我这辈子最后的归宿。”
??? “难道不是坟墓?”
??? “你这个人,太不懂浪漫。”
??? “我说你啊,快30岁了吧,现实一点行不行?一见钟情又怎么样,不属于你的就不要死皮赖脸地去争取了好不好?”
??? “这是一种追求,是我毕生的梦想。”
??? “唉!”
??? 我苦叹,办法没有,只能变得更帅,帅到一箭穿心。
??? 他不太满意:“你这个犬神不太好使,我试了,说三遍,‘让她爱上我’,一点用也没有。”
??? “废话,左右别人‘运’的口诀我不会教给你,我说过,那个代价是很高的。”
??? “没关系,我什么都可以承受。”
??? “滚吧你!”
??? 我把他轰走了。
??? 警察来找我,出示了两张照片,一个是小江,另一个是冯老板,他问我认不认识小江,知不知道他胸中痛楚已极,却无力为自己辩驳,只是站在雪中,任那皑皑白雪掩没了鼻眼。暮地,雪地之中闪过抹蓝影,掌袭向他胸前。鲜血,瞬间染红了屋前的白雪。这掌已伤及心脉,他无意疗伤,任那鲜血泊泊地流出,这掌是他应得的。这人是干什么的。
??? 我拿出商人的奸猾嘴脸,说他是我的供货人,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至于他私底下的事情从来不关心。
??? “这个人呢?有人反映,一个月前,你们还在一起喝酒,而且次数比较频繁,你们都聊些什么。”
??? “一些闲话。”
??? “哦。”他打量我破旧的狗肉馆,“一个卖狗肉的,和一个大老板,怎么会认识的?”
??? “首先,我们都是商人,当然,他的事业比我干得大;其次,我们有共同的爱好,打高尔夫球,就这样认识的。”
??? “你还会打高尔夫球?”他一脸狐疑。
??? “对啊,我拿我的会员卡给你看。”
??? 送我会员卡的是一位经营高尔夫球场的老板,我的另一个客户,还有全套球具,不过我一次也没用过。
??? “算了,不必了。”
??? 这时后院传来一阵激烈的狗吠,警察问:“可以去你家里看看吗?”
??? “那需要搜查令,不过我可以让你看,证明我的清白。”
??? 我们来到后院,掀开狗笼上的防水布,铁笼里是一群激烈吠叫的狗,各色品种都有,警察皱了下眉。
??? “都是从哪里搞来的?”
??? “这跟一个地产商的失踪没有关系吧。”
??? “好吧,谢谢你的配合。”警察生硬地说,他走后,铁笼里有一条哈士奇用哀怜的眼神看着我,我受不了那眼神,用防水布把铁笼罩了起来。
??? 接下来的一个月,警察没有再来过,对小江的怀疑度也逐渐降低,他又干了旧营生,不知道谁家的狗又要遭殃了。
??? 一个月后,一个大帅咖跑到店里,正在喝茶的我一口喷了出来,打量半天没认出这是谁。
??? 金城武?福山雅治?李敏镐?
??? 我终于认出来了,原来是那家伙,这是不是使用得有点过头了。
??? 虽然人变帅了,他一见面就哭的怂样还是没变,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又送花又送巧克力,加上他的颜值,终于把人家拆散了,但他媳妇发现这事了,他要离婚,但媳妇不愿意,这么帅的老公,不舍得。
??? 我一口水喷出来:“你TM结过婚了啊?”
??? “相亲认识的,不是真心喜欢。”他居然还一脸委屈。
??? “你怎么不去死呢?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好好过日子吗?现在把人家拆散了,自己家里又闹成这样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 “你听我说,和她在一起,我是毕生的追求,我们既然能在一个小区遇到,这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
??? “你跟你媳妇,缘分不是更大?”
??? “不不,那是相亲认颖儿来到司马跟前欠身施礼道:"公子别来无恙,可是有些时日没来藏秀阁了。"识的,不能算数。”
??? “贱!”
??? 他求我告诉他,摆平他老婆的办法,我已经不想帮他了,喝令他滚蛋,男人抹着泪走了。
??? 生意依旧半死不活,我每天依旧坐在柜台后面消磨时间,偶尔给爷爷和爸爸的神位上炷香,站在老爸的遗像前思考人生。
??? 我一直回想不起来,爷爷当年是怎样说服我爸的,老爸当年是怎样说服我的,明明我跟他都曾经抵死不从的。
??? 过几天,男人又来了,依旧帅得光彩夺目,引来路人一片花痴的尖叫。
??? 他一见到我就开始哭,说他瞒着媳妇跟美女见了几次面,但纸包不住火,这事还是败露了。美女已经对他不理不睬了,媳妇那头也闹得厉害,甚至扬言要和他殉情,家里简直一秒钟也待不下去。好不容易就要到手的这段感情,眼看着就要化作泡影。
??? 我面瘫一样听完他的讲述:“那你想怎么办?”
??? “求你教我那一招,直接让她爱上我,然后我想好了,跟她私奔。”
??? “你还真是勇敢追爱啊。”
??? 他把我的讥损当成夸奖:“对啊,我就是这样勇敢的人。”
??? “但我还是那句话,不可能!”
??? “你干这一行不就是为了钱吗?我可以给你弄到钱,有犬神在,我想发财太容易了。”男人义愤地说。
??? 我终于忍受不了他了:“好,我教你,但你要保证不后悔。”
??? “行!”
??? “说出来!”
??? “永不后悔!”他大声说。
??? 我将那段秘咒告诉他,男人欢天喜地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好像又看到了最后一次从我这里离开的冯老板,那时他心气很高,一心想搞定几个重量级的竞争对手,吞并全省的市场。我劝过他,但他不听我也没办法。
??? 这天我没心情再开店,让大厨早点回去,拉上卷闸门,泡了一壶茶,来到后院。
??? 掀开铁笼上的防水布,那条哈士奇已经饿得奄奄一息,差不多可以拿它来进行仪式了。
??? “冯老板早啊。”
??? 那条哈士奇无精打采地呻吟一声,似在回应。
??? 我挨个儿向每只狗打招呼,用它们曾经作为人的名字。我并没有刻意害他们,是他们自己不顾阻拦,或威胁或利诱地逼我告诉他们那段秘咒。
??? 我早说过,代价是他们承受不起的,可谁又听过。
??? 晚上,男人打来电话,他喜极而泣:“女神终于答应和我私奔了,谢谢你,我将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音调突然变了:“咦,我的手怎么回事,好多黑毛!……天呐,我的脸!大师,我怎么了……汪汪汪……”
??? 接着,传来一个女子的尖叫声,然后是晕倒在地上的一声闷响。
??? 绝望的狗叫持续回响着。
??? 我挂断电话,给小江拨过去:“小江,你立即去这个地址,帮我弄一条狗,我给你双倍的钱。杨小莫沮丧地"哦"了声,声音很小,像是在自言自语:"我把冥币藏在我家后面的树林里,还是被妈妈发现了,结果全拿走了,要是早点烧给爸爸就好了。"他失望的样子让老徐有点不忍,顺手拿了几捆冥币装进黑塑料袋要送给他。杨小莫却摇了摇头,说:"这恐怕不够。"老徐哑然失笑,问:"那你想烧多少?"”
??? “啥样的狗?”
??? “大概是黑色的,嗯,长得很帅。”
??? “好的,没问题!”
??? 看着笼子里那条激烈吠叫的帅黑狗,我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把变成狗的客人回收,也是为了保护职业秘密。
??? 我无心再看它,盖上防水布,饥饿会替我把它变老实。
??? 相同的悲剧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早已令我厌倦了这个职业,老爸说他们曾经是狗,是业力把他们变成这样,而我们犬神师只是通过自己的手完成这段业力。
??? 我觉得,令他们走向这一步的是欲望。
??? 无论拥有何等强大的心想事成的能力,总是不会满足于触手可及的东西,越来越膨胀的贪婪引着他们走上这条道路。
??? 一个人想要满足无尽的欲望,最终都无可避免地会去扭曲别人的心意。
??? 我点上三炷香,向神位上的两张照片拜了拜。一张是爷爷,被流氓打死的爷爷,照片里是一条须发皆白的中华田园犬;一张是爸爸,被车碾死的爸爸,照片里是一条带着愁苦表情的巴哥。
??? 我之所以想不起来,老爸是怎么说服我的,这就是原因,他根本就没有说服过我,而是直接使用犬神扭曲了我的心意,就像当年爷爷强行让他继承衣钵一样。
??? 明明知道是禁忌,可还是会去触碰,所以犬神师的命都不会长。
??? 我深深叹息一声:“老爸啊,你不觉得这个代价太沉重了吗?”

标签:老婆朋友爸爸警察

    上一篇:午夜游乐园 下一篇:无人幸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