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禁忌之巷

禁忌之巷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序
??? 这巷子名字叫“陋巷”,名副其实,又老又旧。蓝晓彬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巷子里沉闷难闻的气味几乎令他作呕,后来来的次数多了,才慢慢适应了一些。
??? 1.噩阵青烟飘起,画上的女人就出现在王国富的眼前,这人真真切切,王国富开心坏了。梦
??? 蓝晓彬是林东一中高三年级的学生,他之所以知道自己有托梦能力,是因为一个叫王海平的人。
??? 有一天,在梦里,王海平对自己说:“我叫王海平,是个货车司机,我是被我的邻居赵大庆杀死的,报警,替我报警。”
??? 然后,那张脸突然瞪大了已经残破的眼睛,腐"你看,光天化日之下,那有什么诡秘啊"话音未落,突然镜头变得片漆黑,许鸣抬头看,周围的房屋霎时间陷入昏暗,耳畔传来兽惊鸟归巢的哀鸣。抬头看天空,明亮的星星出来了,低头看女孩,惨白的脸庞在昏光下泛起蓝色。烂露骨的手紧紧抓住了蓝晓彬的手臂。蓝晓彬惊叫一声,从梦里醒了过来。
??? 第二天,蓝晓彬在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了一条寻人启事。
??? 王海平,男,四十五岁,于半月前夜出,至今未归,失去所有联系。走时身穿灰色卫衣,白色运动鞋。有见到的,麻烦联系138********,必有重谢。这件事不要对人说,谁听到,谁就会死。
??? 王海平?梦未走远,蓝晓彬当然还记得这个名字。他完全被恐惧攫住了,这件事情一定不能告诉爸爸妈妈!
??? 之后,蓝晓彬偷偷买了一张临时电话卡,给寻人启事卜的电话发了一条短信。
??? 之后,他从新闻卜看到了本市一场凶杀案的告破,被害人叫王海平,凶手是他的邻居赵大庆。
??? 托梦事件发生后,蓝晓彬一直恐惧不安,而被托梦却仿佛成了他的一种能力,接二连二地又发生了好几次,而且都是没有告破的凶案被害者闯进他的梦中。
??? 当为了那些梦又迫不得已购买了三张临时电话卡之后,蓝晓彬开始强迫自己忘掉那些梦。
??? 2失踪
??? 就在蓝晓彬以为没事了的时候徐仓却找到了他。
??? 徐仓来自陋巷,他对蓝晓彬说,E已是一个异能人,是一个催梦者,他可以依从死者的意愿,通过一些手段让特定的梦产生于特定的人的脑海中并以此促成一些事。
??? 蓝晓彬的噩梦,其实就来自于他原本他是希望通过蓝晓彬达成一些善举的,但是蓝晓彬却停止了对他的协助,所以他才不得不亲自找到了蓝晓彬。
??? 徐仓说,尽管他有催梦的能力,但是那也需要合适的土壤,蓝晓彬就是一块合适的土壤。
??? 通过这种形式,他们既可以帮助一些被害者揭示冤情,又可以在这个过程里,让自己的天赋得到锻炼,如果他们辜负了这份天赋和责任,可能会遭受一些未知的惩罚。
??? 蓝晓彬很恐惧推卸责任会带给自己未知的伤害,所以最后他只能同意了徐仓的合作请求,继续做个梦的承载者,并开始经常来到陋巷。
??? 今天是周末。蓝晓彬快步走到了最深处徐仓家的门口,但是敲r半天门,徐仓并没有出来开门。
??? 徐仓没有手机,蓝晓彬只好大声呼喊。喊了一会儿,依旧没有徐仓的回应,蓝晓彬正想打退堂鼓,忽然,“吱呀”一声响传进了他的耳中。
??? 空寂的巷子里,这一声突然的声响虽然并不大,但还是吓了蓝晓彬一跳,他琶速循声回头,看到不远处另一户人家的木制院门,慢悠悠地开了一条缝。
??? 缝隙后面的世界较巷子本身更加阴暗,蓝晓彬看不到那里藏着什么,但是他能感觉到似乎有一双动机不明的眼睛在看着自己。
??? 正当他害怕不已时,“吱呀”声渐次响起,接二连三的,小巷里一户户人家的门,由近及远竟然全都打开了—条缝,顿时似乎有l这回我的睡意全没有了。嗖地就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半晌,才蹦出句话来:"什么?"-几双眼睛从一个个缝隙里盯在了蓝晓彬的身上。
??? 蓝晓彬毛骨悚然,他想退出巷子,但是那就要走进偷窥的包围圈。他很恐惧,有种一旦走过去,缝隙里的人就会冲出来抓住自己一样的感觉。
??? 于是,蓝晓彬和那些缝隙里不可见的眼睛僵持起来,他不敢走,那些缝隙也不肯消失。现在,唯有徐仓家才是他可以躲避的地方了,他顾不得多想,用力推门,门闩断裂,他踉跄冲进了徐仓的院子。
??? 徐仓的院子里比外面更显破败,地砖缝隙里挤出一簇簇尺许高的杂草,几间老旧的房子就像没人居住一样,死气沉沉。
??? 蓝于是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拿起酒杯饮而尽。"哥们你可不要这么说,我以后还指望着跟你路发财呢。"晓彬看了一眼徐仓居住的那一间房,只见那房门此刻敞开着,里面好像并没有人,他冲了进去,果然,徐仓并不在家。
??? 3.寻找线索
??? 蓝晓彬在徐仓家躲了很久才逃出陋巷。回到家,他想起一件奇怪的事——徐仓既然不在,为什么他的门还从里面插上了门闩?
??? 不管怎么样,今天的情景都是不寻常的,蓝晓彬决定徐仓不主动出现之前,先终止去往陋巷的行动。
??? 徐仓很快就主动找到了蓝晓彬,只是在梦里。
??? 这晚的梦里,蓝晓彬又一次走进了陋巷。当他走到巷子最深处的徐仓家门前,他所经过的一扇扇门“吱呀”着打开了。
??? 但是那些黑洞洞的门缝里涌出来的,不是一双双居心叵测的目光,而是大量的血,瞬间让陋巷变成了血河!
??? 如下午一样,蓝晓彬撞开了徐仓家的门,他还没有看到徐仓,那些门缝里涌出来的血就追了进来,灌人徐仓院子里多出来的一口井里。
??? 那井里开始发出隆隆的声音,渐渐被血灌满,徐仓就在那血里浮着,从井里升了上来。
??? 徐仓死了,他会不会也和之前那些梦里的受害者一样,会告诉自己是谁杀死了他呢?这样想着,蓝晓彬让梦里的自己凑近了徐仓。
??? 徐仓果然张开了嘴巴,发出听不清的声音,蓝晓彬刚想凑得更近些仔细去听,突然,徐仓的门口发出许多可就在我想迈出去的刹那,只手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耳朵,"死丫头,还往这跑,不知道家里那些人都不让来吗!过来,回家我再收拾你!"妈把我拦腰抱起,我无力挣扎,眼睁睁看着古庙的大门离我远去,渐渐关上,在门合上的那瞬间,我好像看见燎女孩冒出了诡异的微笑,往门口飘了过来。回到家,我久久不能回神,妈吓坏了,请来了村里最有威望的位老人,这位老人看看我,又看看门外,走到门前,让我坐在面对门口方向的凳子上,对着大门外喊:"走吧,尘世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东西了,没有要害你的了"人聚在一起的笑声,蓝晓彬觉得自己的神经被狠狠地拉扯了—下,猛然从梦里醒了过来。
??? 冷汗湿透了睡衣,蓝晓彬大口喘息着,感觉心脏几乎堵住了喉咙。
??? 4.谋杀
??? 第二天是周日,蓝晓彬决定冒险再去徐仓家一次。
??? 在他的印象里,徐仓的院子里并没有一口井,梦里的那口井代表着什么,他需要去探看—下才能知道。
??? 昨天的那块地方本来在东风是块不错的地皮,可没人问津。因为那块地皮以前是医院的停尸房,就是太平间。(我问老妈,那以前是什么医院,怎么没听说过。老妈说的医院名字我没听说过,毕竟城市扩张太快,很多地方物是人非,出生迟了,肯定不知道。)阴云已经散去,蓝晓彬特意选了阳光最强的中午走进了陋巷。
??? 昨天被他撞开的徐仓的院门依旧敞开着,蓝晓彬走进去,轻轻关上门,开始在院子里认真地寻找起来。
??? 半个小时后,反反复复把徐仓的小院子看了好几遍的蓝晓彬,终于确定院子里绝对没有一口隐藏的井。
??? 现在,一切回到了原点,蓝晓彬只能回想着最后一次见到徐仓的那个梦,一点点寻思着梦中的暗示。
??? 那些邻居的门里涌出血来,是代表着凶手就在邻居之中吗?那些血浸泡了那口井,徐仓的尸体就浮了出来,是代表要找到那口隐藏的井,需要血的祭祀吗?
??? 蓝晓彬想着每一种可能的情况,最后,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 徐仓房里有一个大水缸,里面还有满满的水,蓝晓彬找了个盆舀水,认真地将水洒在院子里,用以代替梦中的血。
??? 当一大缸水所剩无几的时候,曙光出现了,他发现,墙角的几块地砖虽然也严密完整地契合着,但它们缝隙里生长出来的草却有些枯干了,而且,泼下去的水远较别处更快地从缝隙中渗透了下去。
??? 蓝晓彬立刻动手起开了那几块石砖,于是,他在一层松±下发现了一个木板盖着的井口,掀开木板,一口深不见底的井终于出现在蓝晓彬的眼前。
??? 蓝晓彬瞬间陷入了纠结——徐仓确实就在这口井里吗?自己应该报警吗?
??? 但现在自己已经在徐仓的院子里留下了太多的痕迹,警察肯定会通过那些痕迹找到自己。
??? 之后,自己该怎么解释?警察会不会问:托梦这种事,你爸爸妈妈知道吗? 柳暗花明,前行无路。
??? 5.选择
??? 蓝晓彬不敢报警,他更没有能力下到井底去确定徐仓的存在,这时,他突然又听到了‘-一周前那令人心悸的“吱呀”声。
??? 声音来自身后不远处,蓝晓彬胆战心惊地盯着徐仓的门口,倾听着那单薄的门外凶险的世界。现在,他既不敢过多停留,也不敢走出去,只好寻了一根木棒攥在手里,和门外的未知僵持起来。
??? 时间仿佛凝滞了一样,蓝晓彬在静止中体力迅速消耗,这时,“吱呀”声再起,徐仓的院门慢慢悠悠地打开了。
??? 门外,出现了一张棺材板一样僵硬灰暗的脸。
??? “跟我来。”“棺材板”扔下三个字,转身走了。蓝晓彬心思流转,终于咬咬牙,握紧木棒跟了出去。
??? “棺材板”走进了徐仓家隔壁的屋子,在他的示意下,蓝晓彬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他开口了。
??? “你在找徐仓?”
??? “嗯。”
??? “别找了,他死了。”“棺材板”简单直接地说,“你应该也猜到了,他是被我们杀的。”他口中的“我们”,当然指的就是陋巷里徐仓之外的所有人。
??? 蓝晓彬无法表态,只能听着,
??? “知道我们为什么杀死他吗?那是因为他已经触犯了陋巷太多的规矩。
??? ”陋巷这个地方之所以以长久存在于这个城市里,其实是因为住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拥有着不同的异能力,我们可以让陋巷在世人眼中消失,如果未经引导,根本没有外人可以走进这里。
??? “而陋巷最重要的一条规矩,就是严禁任何居民引导外人进入。现在,徐仓不但引导你来到了这里,而且还泄露了异能力的事,他已经严重威胁到陋巷的安全,所以他必须被处死。”
??? “棺材板”说陋巷不可被外人知道,现在他却对蓝晓彬说了陋巷的真相,所以蓝晓彬听着他的话,感觉自己其实已经是在听着死刑的宣判书。
??? “你……你们也会杀死我是吗?”
??? “是的。”棺材板“果然承认了,”原本我们只是想吓走你,但是你太不安分了,竟然还一次次闯进来,还想挖掘徐仓消失的真相,你已经威胁到了我们。所以我们只能把你和徐仓葬在一起。“
??? 说完,他慢慢地站了起来,朝外走去。
??? 蓝晓彬心一横,挥起手中的木棒,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后脑"呜呜呜!呜呜!儿子,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呜呜呜!你,你,我这个当爸爸的,哎!呜呜呜!"阿航和老婆阿翠早已哭的像泪人般。七。
??? 血光立现,”棺材板“的后脑竟然极度夸张地塌陷下去,眼球受到压迫,竟然从眼窝里弹了出去!
??? 这场景恐怖诡异,但是蓝晓彬顾不得去害怕了,他扔下木棒,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了”棺材板“的家门。
??? 6.自残
??? 真实恐怖故事之半夜鬼问路!我来讲个本人平生遇到的最恐怖的事情。蓝晓彬没能逃掉,因为陋巷是无尽的。他跑,他逃,最后他精疲力尽,一堆面容各异的”棺材板“从一扇扇门内走出来,抬起他,毫不留情地扔进了那口由他亲自寻找出来的深井里。
??? 蓝晓彬终于找到了徐仓——他直接落到了徐仓的身上。
??? 也许是因为井底深寒,徐仓还没有腐烂,但是他的冰冷僵硬丝毫不比腐烂带给蓝晓彬的恐惧少。
??? 抬头去看,井口并没有重新被盖上,也许是因为除了蓝晓彬已经不会有外人闯入,所以陋巷人也无需隐藏了。
??? 蓝晓彬开始努力攀爬那看起来不可能出得去的井,最后竟然真的从井里爬了出来!陋巷已经陷入死寂,它的居民们肯定完全没有想到蓝晓彬竞能爬出来。
??? 蓝晓彬抬头看看我是个老实人,不吸烟,不喝酒,没有女朋友。事实上我是个穷小子,没有钱买烟买酒,更别提交女朋友了。昨天买这辆车节省了我十块,真是合算。天,正午的阳光炽烈地照下来,阳光里仿佛有个声音告诉他,只有杀死”棺材板“,他才能逃离陋巷。 蓝晓彬红了眼,他走进徐仓的屋子,翻出来一把锋利的尖刀。
??? 然后,蓝晓彬走进了徐仓隔壁家,他看到了”棺材板“。”棺材板“正在院子中一棵树下的凉席上睡觉。
??? 蓝晓彬走过去,轻轻在他身边蹲了下来,心底冒出一丝异样的感觉,他想了想,咬咬牙,狠狠—刀刺了下去。
??? 血,流了出来,刺痛感却是在蓝晓彬自己的身上。
??? 并非”棺材板“的异能,这—刀,是蓝晓彬自己刺在自己的腿上的。
???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验证自己刚刚心底那丝异信上写着:"那年,我的脚被狗咬伤,幸亏你们救了我。你们对我他在心底发出声嗤笑,刘小甜最讨厌的滑雪了,在她小的时候与父母起滑雪,由于不小心头扎了雪中,若不是救治及时,她险些丧了性命,此后她是谈"雪"色变。那么好,甚至把跛脚的我绣进作品里,我从心底里爱你们。法师说那幅绣作可以为你们保留永远的爱情,但他忘了提醒你们,那就是要拿起绣花针才能帮助回忆。现在的人不兴绣花了,所以,我找到你们后,想方设法骗你们学绣花。还有,秋圆的病是我搞的鬼,对不住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错过这世的爱情。我走了,永远爱你们。"慧黠的老婆婆原来是可爱的小猫转世,难怪岳洋对她见如故了。样的感觉正确与否。
??? 他拼对了,刀刺在腿上的痛感,让他脑中仿佛劈过一道闪电,眼前的一切瞬间改变,他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 他那丝异样的感觉,是自己掉进了一个广大的梦中,这一刀的实验过后,他果然醒了过来。7.逃脱
??? 月华如雪。他看到的,是徐仓的院子,眼前坐着一个人,是面露惊讶的徐仓。
??? ”为什么?“蓝晓彬喘息着问,他已经明白,从自己找不到徐仓的那一次开始,自己就已经陷入了徐仓制造的一场大梦之中。之后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徐仓的引导下的幻想。
??? ”因为我要发展我的能力,我不想只是根据那些鬼魂的意愿去催梦,我想自主造梦,并用梦完全控制一个人,不管白天黑夜,甚至不管他是梦是醒,由控制思想,到控制行动。
??? “我这栋除了保姆之外不能让程海生看到其他任何人的大房子有了马琳和小移乎也有了些家的感觉。空荡荡的空间也有时候会有开怀的笑声想起来了。不惜暴露陋巷的隐秘拉你过来,目的就是把你发展成我的试验品。”事情既然已经败露,徐仓也不再隐瞒。
???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察觉的?”半晌之后,徐仓才一脸失望地问。
??? “时间,因为时间。”蓝晓彬说:“我来的时候就是正午,可是经过了这么久,当我从井里爬出来,太阳竟然还在我刚刚到这里来时的方位。
??? ”百密一疏。“徐仓苦笑,”好吧,现在我被你发现了,你想怎么办?“
??? ”对不起,我会报警。“蓝晓彬说着,伸手去掏自己的手机。
??? 但是他并没有摸到。徐仓笑了:”你以为我会大意到留给你危害我的机会吗?现在你已经是一个失败的试验品,那么不好意思,你只能永远消失了。
??? “我想因为我给你的第一个梦里提到的警告,你应该没有告诉任何人你和我之间的事情吧?我知道,你也不想那诅咒生效,让你的爸爸妈妈死于非命的。”
??? 徐仓步步逼来,蓝晓彬被逼到了墙角,已经避无可避了。
??? “我的第一个梦里死的人叫王海平!”蓝晓彬突然大叫一声,打断了徐仓的发言。
??? 徐仓应声一愣,但瞬间明白了蓝晓彬的动机,脸色瞬间大变,厉喝一声:“住口,不许说!”
??? 但是他的反应却已经等于验证了蓝晓彬的想法——第一个梦里,寻人启事最后那句突兀的话!它是真的!即便对徐仓也是有作用的!
??? 徐仓绝不能容蓝晓彬继续说下去了,他已经狂叫着扑过来那晚,我下决心要偷偷地探究竟。我把手电藏好,假装先睡觉,等爸妈睡着了后,大约点多钟,我偷偷地起来把房门打开。然后趴在床沿上,我集中精神,坚着耳朵,连苍蝇蚊子飞过的响动也不错过。。
??? 蓝晓彬闪身躲开他的第一次攻击,冲出了院子。在徐仓夺命的追赶中,他大声背诵出了第一个梦里那张寻人启事,连电话号码都没有背错任何一个数字。
??? 终于,蓝晓彬听到了徐仓痛苦的惨叫声。他停下来,转过身,看到徐仓蜷缩着瘫倒在了地上。
??? 陋巷幽深,蓝晓彬的脸色冷得像月光一样,他头也不回地逃出了这条本不该走进的小巷。

标签:妈妈爸爸恐惧警察

    上一篇:无人幸存 下一篇:红包花开,草根荼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