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往生之不灭爱

往生之不灭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蔓藤
??? 摆着几样精致小菜的饭桌前,曾静一个人坐在那里,她穿了一身紫色的晚礼服,一头卷发披散在脑后,模样是极美的,只是眼角浮现的那一丝丝鱼尾纹毫不留情地暴露了她的年龄。
??? 她抬头望了一眼巨大的座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午夜十二点,她的眼中现出一缕担忧,对一直站在身后的中年女人道:“吴妈,成瑜他今晚不回来了吗?” “成先生他……可能陪客户应酬去了吧。”吴妈眼中有明显的躲闪,曾静不是傻瓜,只看一眼便心知肚明,苦笑一声,所有的人冲了上去,团长把将他拉了下来,滩倒在地的老陈只是机械的重复着"我什么也没有看见,我从来就没有看到,我希望我什么也看不到!"而于此同时他的双手正向那双几乎要暴出眼框的眼睛挖去!那双眼睛已经没有血可以流!因为血管早在那瞬间蹦裂了,只有那稠稠的液体,白色的,慢慢的向下流,如同脑浆果然,自己到了色衰爱弛的时候了。男人,总是容易变心的。
??? 纵使菜是由大名鼎鼎的厨师做的,她也再没有吃饭的闲心,于是让吴妈收了碗筷,自己径直往卧室去了。
??? 卧室的灯光昏暗暖昧,是成瑜喜欢的风格,只可
??? 惜如今无论她做什么,池都不肯垂青了。
??? 她坐在镜子前,用极为缓慢的动作卸去脸上的残妆,紧脸有一丝苍白。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幽幽地叹了口气,如果让她再年轻十岁……他一定会回心转意吧?
??? 忽然之间,背后响起一个轻微的破裂声,她诧异地回过头去,诺大的屋子空无一物。她满心疑惑,难道是她太过悲伤,出现了幻觉么?
??? 再次望向镜中的自己,她的脸色完全变了,变得更加苍白,眼睛睁得老大。
??? 一条条绿色的东西从她背后爬了过来,爬上她的脸颊,像蛇一般冰冷!
??? 她尖叫着扯开那些藤蔓,却发现它们仿佛有生命,扯开仅仅数秒,又重爬了回来,还弥漫着一种诡异的香味。
??? 她似乎意识到什么,伸出颤抖的手,摸向自己的脖子后面。
??? 她摸到藤蔓的根,竟然全盖在她细腻的皮肤之下!那些藤蔓,竟然是从她的脖子里长出来的!
??? 一声惨呼划破了寂静的星空,震得院子里的树木沙沙作响,然后又永远地安静下去,漆黑的乌鸦停留在枯死的树枝之上,呜叫着可怕的安魂曲。
??? 神秘的女子
??? 天色已经很晚了,成宇还在夜市里喝廉价的啤酒。他实在不想回家,那个家是冰冷的,冷得让人退缩。父亲经常半个月才回家一次,而母亲……
??? 他微微皱起眉头,母亲并不是他的生母,而是十年前嫁到成家的后妻。那个女人很美,对他也很温柔,但是他还是无法喜欢她,总觉得那种美丽之下,布满了诡异。
??? 好不容易熬到考上大学,原本以为可以搬出去住,但父亲一声令下,他只得乖乖住在家里,为此,他不知被同学们嘲笑了多少回。
??? 到底什么时候,父亲才能不把他当小孩子看待呢?
??? 喝完了酒,他背起肩包往回走,没走几步,就有一个中年男人挺着一个大啤酒肚,带着满身的酒气走过来,拍拍他的肩:“小弟弟,有没有零钱啊?”
??? 成宇的额头出现一排黑线,厌恶地打开他的手:“滚开!”
??? “嘿嘿……好凶啊……”那中年男人借着酒精的力量,胆大包天,竟然作势要掏他的口袋,成宇一阵厌恶,就在他打算一脚踢到那人满是横肉的胖脸上时,半空中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鞭子抽打之声,中年男人浑身一震,直挺挺地扑倒下来。
??? 成宇抬头头,看见他身后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像一道惨白的幽灵,刚才仿佛有一条藤蔓样的东西在空中一闪而过,缩回那白影的手中。
??? “鬼……”成宇惨呼一声,正要逃,却听见一个平缓悦耳的声音:“……太没礼貌了。”
??? 成宇一愣,仔细打量那个白影,看见她正从一条小巷里缓缓地走出来,路灯很暗,在她身后打下长长的影子。这幅奇异的场景,令这寂静的夜变得更加凄迷。
??? “我长得很像鬼吗?”人影走近了,成宇才看清,那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孩,大概二十多岁的模样,并不十分漂亮,却有种难以描摹的清秀。
??? “呃……这个……”成宇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谢谢……”
??? “哎呀。”女子走近了,看清成宇的容貌,眼中发出亮光来,原本稳重的神情立刻变了,“好可爱的小男孩啊!”
??? 成宇吓了一跳:“呃……我……已经成年了……”
??? “啊?”女子眼中露出失望的色彩,“我还以为只有十五六岁呢,真是可爱啊……”
??? 成宇的额头又出现一排黑线。
??? “啊,天色太晚了,我得回去了。”白衣女子抬头望了望隐入乌云中的月,又恢复了那沉稳优雅的模样,“我叫花落,就住在溪兰大学的花坊里,有空可以来玩啊,我请你喝很香的茶。”
??? 成宇惊讶地看着她逐渐消失在街角的背影,溪兰大学的花坊?他就读的大学正是溪兰大学啊,只是……为什么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学校里有什么花坊?
??? 带着满腹的疑问,他回到自己的家,刚一进花园的铁门,就看见佣人吴妈尖叫着跑出来,她满脸的恐惧,好像看见了最可怕的东西。
??? “吴妈,发生什么事了?”成字拦住她,吴妈抬起头,惊恐地哭着说:“夫人……夫人她……”
??? “妈妈她怎么了?”成宇脸色大变,推开吴妈,以最快的速度奔上二楼,曾静卧室的门没有关,空气里弥漫着奇异的香味,魅惑低糜,如迷迭香一般。他的心中忽然生出不祥的预感,绕过宽大的床,发现继母正躺在梳妆台畔。一只手抓着丝绒印花床单,长发散落在地上,浑身衣服凌乱,脸色铁青,肌肉扭曲,仿佛经受了难以忍受的痛苦……
??? 成宇漆黑的瞳孔忽地放大了,他看到二十年来最可怕的场景!
??? 曾静的背被撕开,从后颈一直到腰部,整个胸腔和腹腔都空空如也,没有内脏,像一具被掏空了棉花的破娃娃。
??? 双又再开始了腿一软,他跌坐在地上,面如死灰,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 夜惑轩
??? “呃……你确定要去?”一个穿着紫色泡泡裙的女孩满脸惧意地扯着成宇的衣摆,“那里……那里可是闹鬼的废园啊!”
??? “我一定要去!”成字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虽然他不太喜欢曾静,但毕竟一起生活了十年,不能让她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爸爸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根本不像个丈夫!
??? 一个星期前,继母离奇死亡,警察根本查不出什么,吴妈也说当天并没有人来过,只是曾经听夫人叫了一声:“藤蔓!”
??? 藤蔓?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
??? 他很清楚地记得,那个名叫花落的女人手中曾出现过一条碧绿的藤蔓,他的一双剑眉微微皱了起来。
??? 他回到学校寻找那座花坊,才发现溪兰大学真有这样一个地方。在校园深处,有一座传说中闹鬼的园子,名叫雅泠园。这座园子是溪兰大学最初的校园,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后来学校越来越大,那座园子也渐渐被荒废了,杂草丛生,树木高大茂密,常有偷偷进去的学生看见一只白色的幽灵,在林间飘荡。
??? 白色的幽灵……成宇想到穿着白色连衣裙花落,也许真的是她也说不定。
??? “我一定要去,小陶。”成宇说,“如果你害怕,可以在这里等我。”
??? 小陶咬了咬下唇,一张俏脸现出淡淡的苍白,狠了狠心,跟了上去:“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 溪兰大学极大,他们走到雅泠园足足花了半个小时,两人高的围墙死死地围住这座荒园,生锈的铁门横亘在两人面前,拳头般大小的锁明确告知这是不可侵犯的领地。
??? 他们翻过墙,四下望了望,小陶突然看见一道白影从园子的树林里走了出来,她脸色剧变,失声尖叫:“鬼……鬼啊!”
??? 成宇诧异地回头,看见穿着白色连衣裙的花落款款走来。
??? “小弟弟,原来是你啊。”花落扬起笑容,“还带了朋友呢!既然来了,就来花坊喝杯茶吧。”
??? 他们走进了花坊,花落用玉箸从一只精致的青瓷小盒里挑出一小块粉红色的膏,放入青铜香炉里,盖上炉盖,青烟从镂花间缓缓地溢出来,在半空中自在地飘逸。
??? “花落小姐……”成宇开口问道,“你这开的是花店吗?”
??? “不是。”花落抬头,花坊是用玻璃搭建而成的巨大温室,茂盛的植物几乎挤满了整座玻璃建筑,门楣上挂着一张古制匾额,用血红的朱砂写了“夜惑轩”三个大字,“我不开店,只是为自己种几株花。开店需要迎来送往,实在不适合我的性格。”
??? 成宇望见她的脸,一个人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养花,会很寂寞吧?
??? “不过……”花落回过头,向他挤了挤眼睛,“如果遇到有缘人,我也会送他两朵花的。”
??? 成宇终于想起自己的来意,装作漫不经心地道:“花落小头天的半夜散步,让郭枫觉得是个不错的选择,所以,第天晚上,又个失眠夜,看了会无聊的电视,他到了外头散步。今天没有下雨,但是空气还是很湿润,空气中弥漫着层浅浅的雾气,边散步,边感受着夜的宁静。转过街角,郭枫眼就看到燎个坐在路灯下的老太太。姐,你种了很多奇花异草吧?”
??? “是啊。”花落从一个美人青花瓷罐里取出几块糕点,端到他们面前,“这是用桂花、梨花、桃花等多种花做成的百花糕,试试看!”
??? 成宇没有去碰那些糕点,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那么,花落小姐,你有没有种过一种寄生在人体内的植物呢?
??? 花落的动作顿了顿:”……人体内?“
??? ”果然还是没有吧?“
??? ”不。寄生于人体的植物实在太多了,你说的是哪种?“
??? 成字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一时间愣在那里。花落看着他仿佛被点了穴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成宇皱起眉头,迟疑了一下,说:”我家里出事了……我母亲在一周前去世,整个躯体都空空如也!既没有骨头也没有内脏……而且……“他的眸子里掠过一道恐惧,”而且法医说,她的木乃伊状的尸体至少死了近一百年了……“
??? ”一百年……“花落似乎若有所思。
??? ”没有人看到凶手。“成宇咬着牙,”佣人吴妈只听到妈妈叫了一声‘藤蔓’。“
??? 听完这人间惨剧,小陶的脸色变了几变,只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凉。
??? ”原来,你来是为了这个。“花落说,”那么,成少爷,你又是怎么想的呢?“
??? 成宇一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 ”你家的事,我也略有耳闻。“花落缓缓道,”成少爷,你可曾听说过‘往生’?“
??? ”往生?“成宇诧异地看着她,不明白她的意思。她轻轻托起近旁的一株盛放的蔷薇,”‘往生’是一种花,它不停地轮回往生,在红尘中颠沛流离……“
??? 成宇和小陶讶然:”花也可以往生?“
??? 花落反问:”花为何不可往生?每一株花都有灵魂,没有魂灵的花,正如没有魂魄的人,只是一具躯壳,只有魂形兼备的花朵,方是世间绝品。“
??? 两人默默听着,似懂非懂,却也惶惶然信了。花落长长地叹了口气:”依附在你继母身体里的,应该就是‘往生’。唉……冤孽!那花也只不过是一只被束缚于凡尘的可怜魂灵。一生一世的痴心,永生永世的漂泊,若有人能让它开花,也是功德一件。“
??? ”你在说什么?“成宇满头雾水,花落笑了笑,从花丛里取出一把剪子,剪下蔷薇花的一段花藤,编成一只镯子,戴到成宇的手腕上。那藤仿佛有灵性,刺总是巧妙地避开他的皮肤。
??? ”这是?“
??? ”你务必戴着这只花藤。“她说,”‘往生’喜欢寄宿在人体内,它的根茎叶会代替人体里的骨骼和内脏!但是,这种寄生只能维持十年。“
??? ”十年?“成宇惊道,继母曾静嫁入成家到现在,正好十年。
??? ”这人于‘往生’而言,只是一张皮。“花落道,”你继母的遗体恐怕真死去有一百年了,被‘往生’从坟墓里掘出,化而为人。“
??? 成宇脸色倏地变得铁青,浑身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恐惧在他略显瘦弱的身体里蔓延。这么说来,与他一起生活了十年的……是……
??? 一张一百年前的人皮包裹的藤蔓?
??? 世界仿佛旋转起来,他不由自主地往后一仰,小陶连忙扑过去,将 他扶起:”成宇你……你没事吧?“
??? ”我没事……“好不容易,成宇终于稳住了心神,勉强挤出一道笑容,”花落小姐,那花……‘往生’为何要来我家?它到底有何企图?“
??? 花落道:”被此花附身,也许连你继母都不知道,自己是个死了一百多年的尸体了吧。至于它为何会来你家它为何会来你家……你还是去问它吧。“
??? ”呃?“两人一愣,竟然好久都没反应过来,她不是说好知无不言的吗?花落抬头,望见月上树梢,道:”天色已经这么晚了,你们也该回去了吧?“
??? 成宇看了看手腕上的运动手表,惊得差点跳起来:”不会吧!快九点了?我们已经在这里坐了这么久了吗?“
??? ”和我这样的美人在一起,觉得时间短也是正常的。“花落以手掩口,”下山村真实夜半惊魂!个不算恐怖的灵异事件,距现在快十年了吧,那是我刚上中学,天放学回到家,奶奶告诉我说你表哥的伯死了,等下我们去看看。我惊:表哥的伯,不是个很精神的人吗?才十出头,在镇上开了个百货店,我以前经常去他店里买东西的。次再来玩啊,我会准备很好吃的糕点和香茗等你的。“
??? 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树林里,花落将手指放在唇上,嘴角勾起一丝神秘的笑意,眼波流转,妖异潋滟。
??? 今夜是继母的头七,吴妈带着几个佣人在后院里盖起了一座灵堂,白色帘幕在夜风中起伏,有一种诡异的美感。成宇在遗像前点了香,不敢去看玻璃相框里那绝美的容颜,他对吴妈说:”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休息……“
??? ”等等,成少爷,今晚头七,该你守夜啊。“话还没说完,成宇已经跑得人影都不见了,吴妈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啊……
??? 她在火盆里添了纸,觉得这位成夫人真是可怜,继子不守夜也就罢了,连丈夫都不回来看一眼,想必,又是到那个狐狸精家里去了吧。
??? 她一边叹息一边添上白烛,完全没有注意到灵堂外的花园里,青翠浓密的草丛中,有蛇一样的东西在爬行。
??? 睡到半夜,成宇觉得屋子里似乎有什么声音,很轻很轻,他挣扎着醒过来,抬起身子,看见一位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圆领袍子上绣着五彩的柿蒂纹,青色霞帔上的鸾凤栩栩如生,仿佛就要从绣品中腾空而出。
??? 成宇捏了捏自己的脸,是在做梦吗?
??? 女子回过头,疏淡的月光映在她的脸上,成宇觉得自己的心像是在一瞬间被击穿了,神志有些迷离。
??? 那真是美丽的女人,美得像是要把人的心给吸进去。
??? ”公子,这是哪儿?“女人满脸疑惑地问,眉间颦起的皱纹都美得令人心醉,她站起身,一步步走向成宇,成宇呆呆地望着她,说:”这是我家。“
??? ”你家?“女人停在他面前,”为何我会在你家?我记得之前是在绣楼里,夫家的迎亲轿已经到了,我却病得很重,不停地咳。大夫说,我是女儿痨,治不好了……“她满脸茫然,伸手轻抚自己的脸颊,似乎在拼力回忆着什么,”为什么我在这里呢?我……似乎有一件必须做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呢?为何我会想不起来?“
??? ”请问……“成宇刚想开口,就看见那女人朝自己伸出手,眉目间满是痛苦,”公子,告诉我,我为何在这里,我,我是活着,还是……“
??? 就在她的纤纤素手快要碰到成宇的时候,他手腕上的藤蔓镯子忽然闪过一道光,如同瞬息间迸发的烟火。那女人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尖叫一声,往后退了几步,触手一样的藤蔓植物从她的后颈伸了出来!
??? 成宇耳边响起清脆的破裂声,像是被打碎了瓷瓶,女人轻柔地倒了下来,像一件被脱下的衣服堆委在地上,一团像是许多条纠缠在一起的触手的藤蔓植物,以极快的速度涌出窗去。
??? 落在地上的女人瞬息间化为了沙粒,散了一地。有风自窗外吹进来,卷起细沙,扬在空中,无影无踪。
??? 成宇大叫一声,从梦中醒了过来,坐起时满身都是汗水,将睡衣濡湿,风一吹,丝丝的冷。
??? 刚才的是梦吗?他打开灯,打算换件睡衣,却看见铺了素雅地毯的地板上散落着许多沙粒。
??? 他猛地打了个冷战,刚才那一丝丝的冷,忽然间深入骨髓。
??? 成字顶着黑眼圈出现在图书馆的时候,吓了小陶一跳:”怎么,你见鬼啦?“
??? 成宇有气无力地说:”算你说对了,就是见鬼了。“
??? ”啊?“小陶愣了足足一分钟,然后神秘兮兮地说,”难道你见过花落所说的‘往生’了?“
??? 成宇将昨晚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她,她沉默了一会儿,拉起成宇的手:”跟我来,给你看件东西。“
??? 两人来到五楼的古籍馆,这里存放着溪兰大学所有的古书,小陶来到最角落里的书架,翻出一本封面发黄的古书来,也许是许久没有人翻看的缘故,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灰,书页变得有些脆。
??? ”就是这个了。“小陶用力将书上的灰尘吹去,”我上次找资料的时候发现的,是明朝一个文人所写的各地轶闻,好像有咱们市的,说不定能查到‘往生’的来历。“
??? 成宇翻开书读了一会儿,突然看到一篇名为《种花书生》的笔记:一位书生生活非常窘因,屡试不第,只能在家里种花度日。某一年的花朝节,百花齐放,书生清晨起床为鲜花浇水,却看见一位身穿火红褙子、头梳盘花髻的美丽女子从花圃中走过,渐渐地远去。书生看得呆了,还以为自己遇到了花精。从此之后,他便害上了相思病,每日只对着满园的花发呆。花无百日红,总是要谢的,鲜花凋零时,他接着花瓣哭泣,直哭到双眼泣血,当日晚上便一命归西。c书生没有亲人,无人收敛,便只能在茅草屋中腐烂,花圆也开始荒废。自那之后,就时常听过往行人说,曾见过那公子的魂灵徘徊,废园也成了鬼园。如此十年,新上任的县太爷不信鬼神之说,命人铲了废园,在推倒茅屋时,只见一团似蛇非蛇,似蔓非蔓的东西冲出房门,游走而去,不知所踪。
??? ”是‘往生’没错!“小陶托着下巴。
??? 成宇眉头深锁:”走,我们去夜惑轩。“
??? 危机重重
??? 雅泠园的风似乎始终那么轻柔,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有种令人怀念的味道。
??? ”欢迎啊!“花落站在一簇芍药花前迎候。
??? ”小落姐,不好意思,我们又来打扰你了。“小陶笑着说,花落款款来到两人的面前:”别客气,坐吧,我去给你们泡茶。“
???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成宇将那本轶闻野史放到花落的面前:”我们查到了‘往生’的来历,花落小姐,既然‘往生’跟种花书生有关,它来我家做什么?我家和那个书生有什么渊源吗?“
??? 花落拿着剪刀,专心地剪着花草的败叶:”昨晚你也看见了吧?那个被‘往生’寄宿的新娘……“
??? 成宇一愣:”你怎么知道?“
??? ”我当然知道。“花落笑笑,”我还知道昨晚你所见到的那个新娘,是很久以前的一个官宦女儿,成婚前夕因女儿痨而死,就葬在你家附近。‘往生’寄生在她的尸体内,再次潜入你家,你家中必然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
??? ”是什么?“小陶连忙问。
??? ”上次寄生,‘往生’是作为你的继母。“花落的笑容中有一丝深意,”你觉得它的目的究竟是谁呢?“
??? 成宇背后一凉,难道是……
??? 老爸?
??? ”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它会一直寻找寄生的宿主。“朦朦胧胧之中,美女好像动了下。他不由得揉了下眼睛。是真的,她不单在广告上动了下,还轻轻地抬起腿,从广告上款款地向他走来了。花落神秘地道,”不过,它的宿主,未必一定要是死人哦。“
??? 成宇全身发冷,像是掉进了亘古不化的冰窟,难道,下一次它要寄宿在老爸那个情人身上?
??? ”打扰了,再见。“成宇站起来就往外跑,小陶愣了一下,连跟花落道别都来不及,连忙追出去,”喂,你要去那儿?等等我啊o“
??? 花落剪下一枝山茶花,轻轻地放在桌上,杯子里的残茶还在溢出缕缕热气:”哎呀,真是个急性子,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 ”吴妈,告诉我,老爸的情人住在哪儿?“成宇抓着吴妈的肩膀,脸色很难看,吓得吴妈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知道……“
??? ”上次老爸送她的钻戒不是你去订做的吗?“成宇急得满头大汗,”吴妈,拜托,快告诉我,我有急事。“
??? 吴妈有些犹豫,成宇抬头看了看灵堂上的遗像:”吴妈,你看,妈妈在看着你……“
??? 吴妈吓了一跳,回过头去望了遗像一眼,恍惚间似乎真的觉得照片里的那双眼睛在望着她,不知从哪里来的风,掀起四周的白色帘幕,她打了个冷战,战战兢兢地说:”太太……别、别怪我啊,她在,在新江小区那间公寓……“
??? ”哪间房?“
??? ”2单元302。“
??? ”谢了。“成宇转身就跑,吴妈有些担心地喊,”少爷,冷静点,别做傻事啊……“
??? 新江小区里住着许多年轻美貌的女人,个个都形单影只,但周末时车库里会停满各种各样的豪华轿车,有人说,这里始终充斥着铜臭和肮脏的味道。
??? 成宇所乘的出租车缓缓驶向小区大门时,看到一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驶进车库,一股怒气在成宇心中横冲直撞。
??? ”师傅,就停在这儿。“成宇下了出租车,急匆匆地跟进车库,阿斯顿·马丁车里已经人去车空,他低咒一声,刚要跟出车库去,一个保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奇怪地看着这个年轻人:”你找谁?“
??? ”我……“成宇顿了顿,撒谎道,”我找我姐,她住在2单元302。“
??? ”李小姐?“
??? ”没错。“成宇点头。
??? ”那你去吧。“
??? 成宇刚走了两步,忽然觉得后背一痛,头上一阵晕眩,重重地跌倒在地,失去意识之前,他仿佛看见那个保安一脸严肃地望着自己,一字一顿地说:”302室的住户,不姓李!“
??? 重重杀机
??? 成宇的父亲成瑜正与心爱的女人一起享用烛光晚餐,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风情万种的她有一头很漂亮的卷发,肌肤就算不擦粉底也白得如同鲜奶,身材窈窕,简直就是完美的女人。
??? 她用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指头执起装着红酒的玻璃杯,露出一道魅惑众生的笑容:”为了我们认识一周年,干杯。“
??? ”干杯。“成瑜喝了一口红酒,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望了一眼,是一个陌生号码,便没有接。谁知那人锲而不合,不停地打过来,铃声就像是催命符,他颇不耐烦,索性关掉了手机。
??? ”来,尝尝我做的菜。“女人对他的行为很满意,娇媚地说,成瑜刚要动筷子,手机竟然又响了起来,两人都是一愣,成瑜愣了一会儿,说:”这手机一定是坏了,自动开机。“
??? 说着他便拿起电话,气急败坏地吼道:”谁?“
??? ”是成先生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是您儿子的朋友。“
??? 成瑜一愣:”小宇出什么事了吗?“
??? ”他说要到新江小区找您,可我听说那边最近常有少年失踪,有些担心,想问问您,他到了没。“
??? 成瑜脸色骤变,匆忙道了谢,挂断电话,往儿子的手机里打过去,响了一阵,无人接听,他的脸色越来越白。
??? 连外套都来不及拿,他转身冲出门去,女人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消失在门后的身影,连打翻了桌上的红酒都不自知。
??? 那一刻,她终于知道,在他的心中,她始终是个小角色。
??? 成宇从昏迷中醒过来,后脑还有些隐隐作痛,正想坐起,却发现浑身被铁丝捆得结结实实。这里似乎是大楼的某处杂物室,灯光阴暗,灯管坏了,发出嘶嘶的声响,明明灭灭。想起那个保安的眼神,他觉得浑身发冷,大声喊道:”有人吗?快来救救我!“
??? ”不用喊了。“屋子的阴暗角落里坐着~个魁梧的身影,”没人听得到你的声音。“
??? ”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绑架吗?“成宇怒道。
??? ”你看……你看!“他从黑暗之中缓缓走出来,深深地望着成宇,”我、我是不是漂亮?是不是……“
??? 成宇觉得他的眼神里有一种可怕的情感,悲伤、憎恨,内疚、自卑,全都纠缠在一起,还有一丝令人恐惧的疯狂。
??? 他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这个人疯了!
??? ”你害怕了?别怕,马上就好了,马上就会非常漂亮了,嘻嘻嘻嘻嘻。“他眼中的疯狂更加浓烈,成宇的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 疯了,这个人疯了!
??? 成宇猛地吸了口气:”我不管你漂不漂亮,快放开我!“
??? ”不要害怕。“他从杂物堆里抽出一把沾了斑斑血迹的西瓜胖老板很随意的说:"关门啦,关门啦,要买的话等明天吧!"说话间根本不看对方眼。刀,明明灭灭的日光灯将刀上的血映出一种诡异的光芒,像盛开在冰上的红色花朵,”你、你来,让让让我漂亮吧!“ 成宇吓得大叫,就算涵养再好也忍不住破口大骂,那个保安似乎还很享受他的惨叫声,锋利的刀在他脸上划下一道血痕,一颗颗血珠自伤口中滚落,疼痛中,成宇能够感到血液的温热。
??? 门忽然间被撞开,成瑜惊慌地冲进来:”小宇!“
??? ”老爸?“成宇愣住,老爸为什么知道他在这里?
??? 他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 ”混蛋!“成瑜双眼充血,猛地将保安扑倒在地,拳头如同雨点,重重地落在他的脸上,力道似乎出乎意料地重,只打了几下,保安就不省人事。
??? ”老爸,别再打了,再打他就死了!“成宇急道。
??? 成瑜像是被人猛地从梦中惊醒,呆呆地看着那个满脸是血的保安,一身的冷汗。
??? ”老爸,快来把我解开!“
??? ”小宇,你没事吧?“成瑜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走过来解开他身上的铁丝,就在这时,成宇戴在手腕深夜,被电脑屏幕照得脸色发青的我正在网上搜索着各种有意思的新闻信息。上的藤蔓镯子白光频闪,一如昨晚那般,成瑜大叫一声,往后退了两步,惊恐地望着他:”那,那是什么?“
??? ”这是朋友送我的……“话说了一半,成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看向自己的父亲,”老爸,你,你真的是我老爸吗?“
??? ”你这孩子,在胡说八道什么?“成瑜说,”我当然是你爸。快把那东西取下来!“
??? 一种彻骨的寒冷开始在成宇身体里游走,记得花落说过,”往生“喜欢寄宿在人的身体里,父亲和他的情人接触这么久,难道……
??? ”老,老爸,你先报警。“成宇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开始打结,成瑜没有迟疑,拿出手机,拨打了110,但杂物室里信号不好,他只得走出屋去。
??? 就在他转身的刹那,原本已经昏迷的保安忽然站了起来,抓起地上的刀,一刀便狠狠刺进了成宇的胸膛。
??? 绽放的花朵
??? 白蔷薇的刺扎进了肌肤里,涌出一颗血珠,花落将指头放在唇边吸舐,脸色却有些阴沉。
??? 她抬头望着玻璃温室的苍穹。
??? 过了四百多年,终于要开花了……
??? 迷迷糊糊.他是我梦中的睡莲之中,成宇似乎听到父亲呼唤自己的声音,还有很多穿白大褂的人将自己七手八脚地抬上救护车,车内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消毒水味。
??? 老爸,老爸,你难道真的已经变成”往生“的宿主了吗?
??? 一种淡淡的香味开始在四周萦绕,他似乎看我的话还没说完,她已经冲出了门,服务小姐看了看我,犹豫了下,也追了出去。只留下我个人对着酒菜发愣。见一位身材窈窕的女人缓缓来到他的身边,她的手轻柔温暖,轻轻放在他的额头。
??? 是谁?你是谁?
??? ”四百多年了,我终于找到你了。“她的唇角带着一丝笑意,脖子后面猛然间伸出一条青翠欲滴的藤蔓!
??? ”往生“!是”往生“!他想要尖叫,却叫不出声来,胸口的剧痛牵扯着每一根筋脉。
??? ”开始还以为是你的父亲……原来"你把我怎么了?"她疯狂地大叫。是你……原来是你……原来是你……终于找到了。“女人在他耳边轻声说,蛇一般的藤蔓伸到他的胸口,沽上他的血,红色开始蔓延,瞬息间将它绿色的身躯染成红绿相间的诡异颜色。
??? ”往生“像网一般蔓延车厢的每一个角落,然后长出绿色的叶,重重叠叠的阔叶之间,又长出了一颗颗红色的花蕾。
??? 成宇就像在看科普频道里介绍植物生长的影片,片刻之间那花蕾便足有拳头大小,然后骤然绽放,舒展开的花瓣娇艳妩媚,宛如身穿红衣的美人,妖娆婆娑。
??? 活了二十年,那是他所见过最美丽的花朵。
??? ”花,漂亮吗?“
??? ”……很漂亮啊,非常漂亮……“
??? 成宇呢喃着,觉得身体一轻,疼痛似乎减轻了,沉沉地睡了过去。
??? 成宇又开始做梦,梦中来到一座开满各种鲜花的花园当李大锤身体在慢慢往下沉的时候,那些无千万数的鱼儿在李大锤身边游来游去,好像还有条大鲤鱼在前面给李大锤带路,有意把李大锤往个地方引去。,似乎正是花开的时节,花团锦簇、争奇斗艳。一道红色的倩影踏花而来,手中执着一把红色油纸伞。
??? 他静静地站在花丛深处,看着红衣女子步影摇曳,渐渐远去。
??? 他心中忽然涌女人说道:"我是人,也是鬼,更是个精,——白骨精。"起一种不合,便朝那道红影伸出手去,却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胸口包扎得像木乃伊一样,鼻子里还插着两根管子。
??? ”太好了,成宇,你终于醒了!“小陶喜极而泣,抓着他的手不肯放,花落站在她的身边。
??? ”‘往生’呢?“他迫不及待地问。
??? ”已经凋谢了,‘往生’是一生只开一次,开后便凋零的花朵。“花落说,”救护车把你送到医院的途中,车厢里的人都原因不明地陷入了昏迷,包括你父亲、他的情人,还有一位医生。“
??? ”老爸的情人?“成字一惊,”她不是被寄宿了吗?还活着?“
??? ”没错,我上次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花落笑道,”死人被寄宿,‘往生’会成为尸体的填充物,但若是活人,只要寄宿的时间不长,只是会觉得很累罢了。你父亲的情人就住在隔壁,病因是劳累过度。“
??? 成宇终于松了口气,还好,父亲并不是”往生“的宿主。但为什么那只藤蔓镯子会闪光?
??? ”小宇,你醒了?太好了。“成瑜推门进来,手中提着各种各样的补品、水果,兴高采烈地说,”你昏迷了整整一个星期,我正和医生研究转院,突然听说你醒了!“
??? 这个时候,成宇才发现父亲的脸上有重重的黑眼圈,面容憔悴,仿佛一夜之间就老了,心里一阵酸楚。
??? ”小宇,以前老爸不够关心你,欠你妈妈和你太多太多。以后我会重新改过。“成瑜压低声音,”你愿意原谅老爸吗?“
??? 成宇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将已经涌到眼里的泪又吞了回去:”那个疯子保安抓了吗?“
??? 成瑜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犹豫了一下说:”我听到声音,冲回屋里的时候,刀插在你的胸口,保安昏倒在地。“
??? ”昏倒在地?“
??? ”……醒来后,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只是说觉l得无比的疲惫。“
??? 原来如此,原来”往生“最后寄宿的对象就是那个小区的保安,确实,老爸的情人和那个小区的保安有很多接触的机会,难怪最后那个蔓藤镯子会不停闪光,原来是对那个保安产生了共鸣。
??? 成字偷偷地又问花落:”对了,为什么我的血会让‘往生’开花?“
??? ”你的问题还真多呢。“花落说,”这个说来就话长了,你听过的那个种花书生故事,大部分是真的。只是他见到的绝代佳人,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一一朵花。那书生见过之后,发誓无论如何都要自这回,她自问自答。己培育出来,然后对着那朵花骄傲地说上一句‘真漂亮啊’。可是造化弄人,他在培育花朵的时候就已经病人膏肓了,最后死在了开花之前……他的血洒满了那株花。“
??? 成宇急切地说:”那莫非就是……“
??? ”那花融合书生的血液和不甘,成为了‘往生’。它不断地在这个世界上寻找那位书生,就是为了完成书生的誓言,开花给他看,听他说上一句“真漂亮”。这一找,就找了四百多年。“
??? ”那书生……是我的前世?“
??? ”也可能是你的祖先……你的血液开启了封印,‘往生’绽放了,听到了你的赞美,你们完成当年的约定……“
??? 成宇回想起那朵花绽放时刻的国色天香,不禁出神了。
??? 一朵花和一个人的约定,居然可以穿越四百年的悠悠时光……这到底是真的,还是一场梦幻呢?
??? 成宇使劲伸了个懒腰,他没有注意到,从他的病号服中飘落了一片花瓣,飞出窗外,轻轻地随风而去。

标签:朋友妈妈爸爸弟弟

    上一篇:聊斋新编之遇鬼 下一篇:恐怖故事之橘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