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情种

情种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缘起
??? 婆婆说,深山里有一棵树,树上有一种虫,虫子的心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 我第一次打电话给C,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她的语调慵懒,声音略微沙哑,听上去就像指甲划过棉质布料的感觉。
??? 我请她将电话递给C,告诉C自己是出版社的小编辑,有事和他商量。
??? C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见面请求。
??? 我将绞紧的电话绳放开,手指上甚至被勒出一个小小的伤口。这并不是因为紧张,我知道C会答应我的邀请,我肯定。
??? 星期六,我在公园边的咖啡馆等着C。
??? 我特意早到了五分钟,为自己点了一杯拿铁,素面朝天。
??? 我了解C的所有习惯和好恶。他不喜欢人迟到,喜欢干净而瘦削的女人,喜欢穿棉质的衣服,喜欢将领子拉得很低,露出好看的脖子。
??? C是作家,写小说时只用五号字体,不喜欢花哨的排版。
??? C带着一股好闻的风走进来,坐在我面前,盯着我的眼睛。我于是微笑着递上名片,说明来意,提出合作意向。他很健谈,我只是倾听,盯着他英俊的眼睛。之后,他送我出来,留下我的电话号码。
??? 临别时,他为我关上车门,我探出车窗与他握手。他的手在被我紧紧抓住的那一刻缩了缩, 人困惑地退了一步,我转过脸,摇上车窗。
??? 出租车的司机挑着眉,从后视镜里讨好地对我笑:“小姐,你男朋友真靓仔。”“谢谢。”我抚摸着手心里染着C血迹的那块小小玻璃片,也笑起来。
??? 三天后的清晨,C打电话给我,约我下午出去。
??? 他在电话里的声音小心翼翼又十分紧张。我坐在沙发上捏着听筒,假装犹豫了一会儿,轻轻应了声“好”。
??? 我可以想象,电话那头C无声欢呼的模样。
??? 那天的见面愉快而暧昧。喝茶,看电影,吃饭,最后在我家附近的公园里闲逛两三圈后,C拘谨地拉住了我的手。
??? “和我在一起吧。”
??? 说这话时,我感觉他的手心泛出细密的汗,润湿了那道不易察觉的伤痕。
??? 我用手指在他的手心画着圈,低下头仔细思考。我犹豫的时间似乎拖得过长了些,再次抬起头时,我看到C的眼眶已经有些泛红。
??? 我舒口气,点点头。
??? C激动而无措地环住我的肩膀,他的胳膊甚至微微发颤。
??? 我住进了C家,偷偷将玻璃片放在他的床头抽屉里。C永远不需要知道我有多么爱他,他只需要知道他是多么爱我。
??? 冲突
??? 婆婆说,那种虫总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 C的新书上架,我挤在支持他的粉丝中间看,他坐在长桌后面为人签售,笑容温柔。
??? 一个从开始便支持C的女书迷羞涩地将书递上去,他签下龙飞风舞的字,与她握手,她竟大胆地要求跟他合照。
??? C愣了愣,就在我以为他会开口拒绝时,他说了“好”。
??? 不舒服的感觉在我心底蔓延开来,C曾经认真地告诉我,他从不和书迷合影,不愿别人看上他的外貌,而不是才华。
??? 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C憎恨自己出色的容貌。
??? 而现在,为了那个女人,C居然打破自己的习惯,就属你最有出息了,毕业不过两年就挣到栋房子,牛啊!",站在了照相机前。他摆出各种姿势,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 我盯着C揽住她肩膀的手,心里一阵阵发紧,一种恶意如藤蔓般悄悄爬上心头,等我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尖叫和人们的目光包围。
??? 有两个保安抓住我的胳膊,我转过脸去看,那个女书迷被我推倒在地,捂着脸哭泣。
??? 我将她的脸抓伤了。
??? C阴着脸从保安手里将我救出来,带回家,一路上什么也不说。
??? 我死死盯着他的脸问:你是不是心疼?你是不是心疼那个女的多过我?你是不是……
??? 回到家,我和C大吵一架。C惊讶地看着我,说他从不知道我是如此不讲道理的女人。
??? 怒气之下,我拉倒书架,书本哗啦啦地落下,有一本砸在C身上,他躲避时虎口被划出了血。
??? 看见血的那一刻我清醒过来,C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这是早在第一次见面我与他握手时就注定的事情。
??? 我扑上去想为C包扎,C却推开了我,退后一步。他眼睛里充满惶恐,不解地看着我,发现自己流血的地方后,忽然开始疯狂地生气。
??? 我惊慌失措地看着他满屋子走来走去,寻找止血的药物。我从不知道C是这样珍惜自己的人。他捧着自己的手对我破口大骂,风度尽失,后来骂累了,C紧紧捏着自己的手坐在床边,警惕地瞅着我。
??? “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
??? 他这么跟搞什么嘛!她摸摸睡衣外裸露的肩膀,就要回过身关门时,身后传来对面那门"嘎吱"的声响,貌似室开门了!!我说,眼睛晦涩地一闪一闪,含着一种我不愿看到的情绪。
??? “你要冷静多久?”我冲上去,抓住他的袖子。
??? 他轻轻抽回手:“到我们想清楚这段感情到底为了什么。”
??? C拉开门出去了。我瞪着那扇门,转过头冲回卧室,抽出最底层的抽屉,那片玻璃完好无损地静静躺在里面,上面C的血迹已经干涸了,变成了一种晦暗的褐色。
??? 沉沦
??? 婆婆说,她花了一辈子时间才找到这只虫。杀虫的时候,她看到虫子的眼角一点点渗出血来。
???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的预想。
??? C一走就是一个星期,音信全无。我的矜持和故作姿态在他的沉默中一点点消磨殆尽。
??? 虫子不会骗我,我不知道到底在什么地方出了错。
??? 我开始给C打电话,一个接一个,开头还是“无人接听”,而后干脆变成了“关机”。我形容枯槁地坐在家里,死死捏着那片玻璃,玻璃在阳光下闪着让人心寒的不祥的光。
??? 我摔坏家里一切可以摔的东西,瘫坐在地上,仔细冥想哪里出了错,自己又究竟为什么这样暴躁。
??? 我是很爱C,但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还是我自己。
??? 我不会为了任何人疯狂,我要保护自己。我开始仔细回忆婆婆告诉我的话,她的脸一直背离光线,掩藏了一切表情。
??? 就在我能想明白之前,C回来了。看着—地的碎片还有坐在碎片里的我,C的神情陌生而遥远。他放下包,困顿地仰头靠在沙发上。
??? “我们谈谈。”他对我说。
??? “不用谈了,我错了,是我错,都是我的错!”我尖叫着扑上去,紧紧抱住他。C愣了愣,而后将手环过来,轻轻抚着我的背。
??? 事情背离了我设定的方向。
??? 爱情之中,付出多的一方总是受伤,C应该爱我多于我爱他,应该是这样的。
??? 我在夜里静静沉思,手里攥着那片让人毛骨悚然的玻璃。想着想着,思绪被C安静的呼吸打乱,我转过头看着他,影子在墙上绰绰约约被拉得变形。我捏着玻璃片在他的脖子上比了比,然后下滑,放在离他心脏最近的地方。
??? 我将头枕上去,轻声和他的心对话。
??? 我问那东酉:“你的里面究竟住了几个人?”
??? 虫毒
??? 婆婆说,你看,这个东西多么漂亮。我盯着那个被她枯瘦的手握着的小圆点,兴奋地点点头。
??? 我是一个苗女,老家在深山。
??? 婆婆从小教导我,对我极好却又不失严厉。对于苗家的蛊术她懂得很多,却什么也不让我知道,她总说这些蛊会让人丧失心智。
??? 我第一次后在C的签售会上看到他,就爱上了他,几乎赶上爱自己的程度。
??? 我记得婆婆跟我说过,深山里有一棵树,树上有一种虫,把虫抓来杀掉,取出它的心脏做成蛊枣,可以让中蛊的人爱上第一眼看见的人,至死不渝。
??? 这种蛊,叫做“情种”。
??? 我跟在她身后,看她将虫子抓来,慢慢掐死。那种虫子长着类似人的脸,死的时候会从眼睛里流出深红的血,那么多,仿佛怎么也流不完。
??? 我央求婆婆将“情种”送给我,她拒绝了。
??? 她站在炼药的炉子后,就着那半红不黑的火光,阴恻侧地对我说了一句话。“下蛊毒的,最终会毒死自己。”
??? 我站起身,婆婆坐在凳子上悲悯地看着我,摸摸我的脸,说算了吧,还有那么多好孩子。
??? 后来婆婆将炼成的蛊放进了一个小药丸里,那个药丸只有指甲大小,易于携带。
??? 那天晚上,婆婆早睡,我偷偷摸进了她的房间,极其小心地搬动那个大柜子,防止自己发出一点点声音。
??? 而后,我在柜子的最下面一层找到了那个红色的小包裹。打开来,“情种”在夜里发出一种妖冶的红色光芒,如同我所见到的虫子濒死时眼里流出的血泪》。我将“情种”揣进怀里,忐忑不安却又异常雀跃。转过身,我看见婆婆静静地站在门口。那个夜晚山里很静,月光很亮,甚至亮得有些刺眼。后来我才想起来,不是月亮的光太亮,而是山里的人约好了似的,都没有点灯。
??? 婆婆带着怪异的笑容看着我,我大脑一热,随手抄起了身边的棍子。
??? 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倒了下去,脸侧向我这边,嘴角流出猩红的血液,身体不自然地抽搐着。
??? 我捂住嘴巴,将棍子丢在地上。
在我刚收拾好准备离去的时候我发现那个红衣女生也在图书管里认真的看着手上面的那本言情小说。我走过去说道:"你喜欢看言情小说吗?"??? 我带着那个药丸,离开深山。后来,我将药丸研磨成粉末,涂在玻璃片上,与C握手,我用玻璃划破他的皮肤,轻轻地将药粉送入他的身体。
??? 我是他中蛊时看见的第一个人,他应该爱我超过他的生命。
??? 应该是这样的。
??? 蛊惑
??? 婆婆说,这个东西必须小心使用。我将这个红色的小东西举起,放在阳光下入神地看着,我深信它可以蛊惑人心、
??? C并未再提起那天的事情。我们之间相处得小心翼翼,我知道他是风流浪子,可是蛊毒能够为我困住这个英俊的男人。
??? 然而随着新书发布日程的临近,C越发晚归。我时常看见他挽着不同的女人,出入不同的场合,跟出版社的高层周旋。
??? 我和他爆发过无数次的争吵,最后均以我的示弱告终。我于是愈加严密地监视他的举动,好像染上了偷窥的怪癖。
??? 晚归逐渐演变为不归,C对我的感情正以一种可怕的速度递减消亡。随着新书的大面积上市,他越发专注"那女的却不同意,继续问道,你是谁啊?快说,别浪费我时间!那头男的还在不停的说,知道吗江小痕出事了!江小痕还记得吗?——就是我们上次在‘夜来乡’坐在你右手边的那个矮胖子...女孩不耐烦地问,你是谁啊,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江小痕..."自身,他买来名牌服饰和名表装扮自己,他在媒体上夸夸其谈,说着炫耀自己的言论。
??? 我努力讨好C,像个贤惠的妻子那样学来他爱吃的菜肴,端到他面前,他从不对我说谢谢,可只要看见他张嘴吃下去,我便觉得满心欢喜。
??? 我们的感情偏离了正常的轨道,逐渐疯狂。
??? 我对他的爱情就好像一种严重的传染病,从我身上过到了他的身上。
??? C开始疯狂地迷恋自己。他不再看我,也极少与我说话,只是经常站在镜子前十点多,安吉拉突然端起只高脚杯,摆出幅有话要说的姿态,大家很自然的安静下来。安吉拉说话声音不高,但十分清晰:欣赏自己的样子,不停调整第二天出场的姿态。我站在镜子旁边盯着我很不放心韩晓,所以就在他的后面追,就在这刹那我的脑海想起了什么,啊!!什么.....这场面好像在哪儿见过.....但是在哪......对了!和晚上在<幸福电视>中看的模样。啊!韩晓跑到垃圾场去了!我大声的喊到:他,有时会觉得背心有一点凉飕飕的感觉。
??? 我与他都爱着同样的—个人,我爱C,C爱他自己,我们两个都对这份爱灌注了至死不渝的信念。
??? 我心底深知,也许婆婆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告诉我,以至造成今天的局面。
??? 我对C起杀心缘于一个电话。
??? 电话那头的慵懒女声让人感觉十分熟悉。我知道,那是C曾经的女友,现在的老板。
??? 我站在门口看着C打那通电话。他一边吹嘘自己一边端详着手里的镜子,那模样滑稽又怪诞,其实我们都知道,C的才华远不像广告里宣扬的那样。
??? 等他将电话放下,我走到他跟前,用怯懦的语调与他商量:“C,你能不能不去参加那个宴会?明天是我的生日。”
??? “那又怎么样?”C瞥了我一眼。
??? 他原来不会这样对我说话,从来不会。第一次出口伤我,他的眼里尚存着一丝犹豫和困惑,可现在一切都这样顺理成章。
??? 可我对C的偏执已经到了一种无法回本来说晓洁是不会顾形象的,因为快递大哥嘛?不在意的,可是那个快递大哥不是平日里见到的那种简单货色,而是枚大帅哥耶。头的地步。那种感觉让人感觉恐惧而恶心,你不得不因为深爱什么人,做出一切糟践自己的事情,明知这不对,却还是深深沉溺。
??? 我上前抓住他的手,迫使他的视线从镜子转移到我身上。
??? “C,求求你,你就为了我这一次,陪我一天行不行?”
??? “不行。这个宴会上将有很多国外知名的出版商出席,我可以向他们推销自己的新书。你知道,在国内,我永远也只是个二流作他去时师傅的门是开着的,进屋就听见师傅笑了,"就知道你今天来。"家。”
??? “你已经很好了……”
??? “不!不够好!”C狂怒地甩开我的手,站起来,“不够好,没有好到我要的目标。”
??? “可是你答应过我……”
??? C叹了口气,抓住我的肩膀:“今天的机会很重要,也许能让我闯出国去。”
??? “但我是你的女朋友,我的事情就不重要了吗?”我终于忍不住,咆哮着站起来。
??? 他先是一愣,而后轻蔑地看着我:“你的事情算什么?”
??? “你只爱你自己……”我失神地盯着他,退了一步,忽然变得歇斯底里,“你只爱你自己,只爱你自己,只爱你自己!”
??? “我爱自己有什么错!”他吼起来,“每个人都爱自己!”
??? C摔门而出,留下我一个人呆呆地看着墙上那抹捉摸不定的影子。
??? 杀心
??? 婆婆说,情种是世间至毒,能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情根深种,并且永无终止之日。
??? 今天是我的生日,二十六岁。
??? 今早C出门时精心准备了一番,在那场出版巨头云集的聚会上,他要发表演讲。他认真梳妆,喃喃练习,手里握着一面镜子。他没有发现自己的形容憔悴脸色苍白,他觉得自己一切完美,如同他所想要表现的那样。
??? 我等在家里,做好一切准备。刚才在收拾屋子的时候我发现了一样东西,是一瓶毒药,无色无味,包装密实。
??? 我捏着瓶子坐在地上笑了。我突然明白C想杀了我,如同我想杀了他那样,心有灵犀的感觉很好。
??? 我兴奋地将瓶子放回原处,我不会让他有机会从我身边逃开。
??? 我将电击棒放在沙发角里,那个电棒可以使C陷入短暂的昏迷, 这天周怀民收到老家的来信,说是政府搞规划,周怀民的老父亲留下的间瓦房,要他回去清算下。然后我要用电话绳勒住他的脖子,将那片玻璃插进他的心口,永远把他留在我的身边。
??? 他不可以爱别人,连爱他自己也会让我嫉妒。
??? 到了晚上九点,我听见开门的声音。
??? C的脚步有些虚浮,他喝了不少酒,这给我省去了很多麻烦。
??? 我打开灯静静地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他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光泽。
??? “我失败了。”C幽幽地开口。
??? “喝水么?”我微笑地看着他。
??? 他摇摇头。
??? “他们对我写的东西不感兴趣…一他们说我只要当个偶像作者就够了。”
??? “吃饭么?”我枉顾他的话。
??? 他还是摇摇头,一把将我推开,仰头倒在沙发上,挑着一只眼睛看着我,满脸都是厌倦的表情。
??? “我们分手吧,和你在一起太累了。”他说。
??? 我觉得那句话仿佛一根划下的火柴,一下子点着了我心里的导火线。于是我僵直地站在那里,冷冷地盯着他。
??? “我是一个作家……我需要新的灵感,你给不了我。”C揉揉额,忽然笑起来看着我,“灵感,你明白吗?那种东西,灵感。”
??? “我……”
??? “别说话,我不想听见你的声音。”他打断我,毫不迟疑。
??? 我记得他说过喜欢我的声音,低沉而圆润。可那些喜欢的东西,随着爱的消逝,全部变成了缺陷。
??? 我垂下限。
??? “我总觉得你不对劲,后来去查,才发现你是个苗女。苗女……你对我用了什么蛊?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让我的灵感全飞走了?”C忽然跃起,一把抓住我的领子。
??? 我别过头,轻轻拉开他的手:“你累了,我去给你放水洗澡。”
??? 说完,我转身往浴室走去。水是导电的最好手段,我不愿直接在他完美的容貌上烙下任何印记个女生点头,亲昵地挽起彼此的手臂,优雅地向后台走去。。水声哗哗地响起来,并不妨碍我听见C那紧随而来,贴在我身后的脚步声。
??? 我微笑着转过头,接着,一阵强烈而突如其来的麻木感袭来,我的身子歪了歪,倒了下去。
??? 缘灭
??? 婆婆嘴角挂着一抹奇怪的笑容,眼珠迸出,死死盯着我。
??? 我被C用电话绳捆住。我惊慌地看着他,他蹲在我面前,左手拿着我藏在沙发角里的电棒,右手捏着那片染着血的玻璃。
???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 他将玻璃凑近我的脸,我拼命地摇着头。
??? “你让我觉得可怕。你每天看着这片奇怪的玻璃喃喃自语些什么东西,就算我把玻璃偷偷换了无数次,你还是盯着它看,玻璃上究竟有什么?”C烦躁地抓着头发,“我变得不是我自己,都是你的错,都是你,还有这些该死的玻璃那是只胎毛未褪的小乳鼠,不知为什么爬出了鼠窝,慢慢吞吞,很艰难地向前爬行。储师傅童心大起,他伸手捏住老鼠尾巴,冷不丁下放进了坐在前面的青工——就是他最好的哥们"小老鼠"——的衣领中。!”
??? “你把玻璃……换……了?”
??? 我没说完,就被C的咆哮打断:“你想用这种东西害我?你想害我?不可能!我不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你没办法从我这里夺走什么!”
??? 我说不出话。
??? 我只是想他爱我,这一点我无法向他解释。
??? C颓然地坐在地上瞅着我,忽然伸出手,掐住我的脖子。
??? 氧气逐渐从我胸腔里被挤压出去,我的眼前一黑,感到一阵火烧火燎般的疼痛。
??? C的脸近在咫尺,我不明白,我这样爱他,用尽手段,杀他喊了吗?他哭了吗?他感觉不到了,他只知道他眼睁睁的看着她黑色的身影迅速的变小,变小......了婆婆,得到这个蛊,为什么会适得其反?我不明白。
??? 我在地板上拼命扭动,妄图躲开C的大手,好像被婆婆掐死的那条虫垂死时一样。空气凝固了声音,我就像午夜狂奔的迷途之人,在做最后的挣扎。
??? 直到我眼里的血丝突起,将眼睛染得腥红一片;直到我的面色暴涨,手指扭曲,C的容颜逐渐变得模糊而遥远。我的脑袋里嗡嗡作响,回荡着婆婆的那些话。她说,蛊是可以迷惑人心,让人看不见真相的东西。她说,下蛊的最终会毒死自己。
??? 突然之间,我明白了婆婆死时那个悲悯笑容背后的意义,因为我终于知道了,婆婆嘴里真正的“情种”是什么。
??? 我侧过头去,死死瞪着那片被C丢弃在地上的玻璃。
??? 它如所有的普通玻璃一样,反射出干净而寒冷的月光,一如婆婆死的那天晚上。

标签:朋友爱情女友婆婆

    上一篇:爱情鬼故事之月季 下一篇:大魔术师杀人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