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代诡事之杜鹃啼血

古代诡事之杜鹃啼血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楔子
??? 一夜间,官府管不到的一个偏远小镇外,乱葬岗上长满了红色的杜鹃,形成了一片景色极美的花海。
??? 王甫没有感"千元?!"老翟听见这个价格,他那已经跳得劳损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他奶奶的,这玩意儿是真品,市面上的价格可是高达十万多元,现在却只需千元就能买到手。这笔生意,真是太划算。到害怕,反而觉得是奇迹。夕阳下,王甫站在这片花海中,忘情的吹奏笛声,杜鹃花随着笛声的节奏,摇晃着枝叶,伴着笛声跳舞。
??? 花海中,一抹红影端坐在花中,配合着笛声弹着古筝。
??? 王甫停顿了片刻,有些惊讶,很快看到远处的身影,继续吹奏,往花中靠近晚上,卡达罗换上整齐的衣服,刮刮胡子。虽然红肿已经退了些,但他的脸仍然肿肿的,没有血色,他敷了些有色的爽身粉,这样稍微好看点。卡达罗到金光餐馆时,里面人并不多。但是,比尔已经在那里了。。
??? 这一举动似乎惊动了红影,抬头看了王甫一眼,便抱着古筝往花海中一闪,消失不见了。
??? 可这一眼,却惊艳过在场的杜鹃,也惊艳了王甫的心。急忙才过了下午就又听到那些穷凶极恶的人的咆哮声:"还钱!快还钱!!再不还就让你们去卖!!卖亏本老子认了!!"喊道“姑娘…”王甫前去追,却没有寻到。“唉,怪我,吓住了她。”王甫带着失落回了家中。
??? 镇上一处地段,琴声袅袅,声音嘈杂,因此,便有那个亡灵的网络上求助?我抓住朋友喘息的空当,连忙问道。这是一处青楼。
??? 楼中搭了一个小平台,一块白帘挡住了里面朦朦胧胧的身影,隐约可见,女子极其认真的在弹着古琴,琴声优美,里面的人影也引外围的宾客遐想。
??? 一曲完毕,宾客们拍手叫好!
??? “映山红,红满山,闲折二枝持手看,细看不似人间有…”一首清脆的歌声从白帘处传来,婉转动听。
??? 第一章:杜鹃花伤
??? 一大清早,一阵锣鼓声响彻大街小巷,惊醒了附近的居民。人影重重,原来是镇东巷子里的恶霸杨虎死了。杨虎双眼突出,眼睛里插着两朵红杜鹃,一朵含苞待放,一朵盛开娇艳,花瓣上沾着血珠,美的不可方物。嘴巴大张,临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恐惧,致命伤便是那胸口的血洞。
??? 恶霸死了,这让某些人打心底里高兴。
??? 王甫是镇长的孩子,生的俊美,是这镇上少女的怀春对象。“看这作案手法,应是女子所为。杨虎作恶多端,会不会是哪个被他欺辱了的女子来报仇了?”王甫沉思,走回家之时,无意间瞥到一个灰头土脸的女子,在人群里笑的特别大声,“死的好,死的好!”拍着手掌疯疯癫癫的。
??? 王甫看她刚才的样子,应该知道些什么,急忙追上去,可是一眨眼,那女子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 “王兄,你这是去哪啊?”庄胜是王甫的一个损友,王甫的洁身自好让他看不惯,想着法子想把他拉下浑水。
??? “找人。”王甫礼貌性的回答。
??? “走,我带你去找一个人。”庄胜神秘兮兮的拉扯着王甫往前走。
??? 王甫有些恼,拉拉扯扯像什么话。使劲甩开庄胜的手,整理了衣袖。
??? 庄胜突然发问,“你知道这杜鹃花何来吗?”
??? “何来?”
??? “听人说,我突然感觉楼道里很冷,有种茫然,心里在想,难道是我错了吗?如果楼上果真无人,从屋顶淌出的血又怎么解释呢?我不禁开始怀疑从前的所见是否为幻觉,因为墙壁流血本就是件十分荒诞的事。是乱葬岗死去的鬼魂滋养的。”庄胜轻声回答。
??? 青楼前,“你怎么把我拐这来了。”王甫恼怒,转身就走。
??? “就是来这找啊,张妈妈快出来招待客人啦。”庄胜拽着王甫的手臂往里拖,随着庄胜这么一叫唤,青楼里的姑娘也都帮忙,终是把王甫给拉了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下。
??? 王甫对于这喧闹的烟花之地显得很局促,把身边的姑娘都一一推但是我的朋友肖毕却是这方面的高手,他写的鬼故事读者看后无不喊怕。于是我也经常去找他,向他求教其中的真谛。辞了,暗自怪庄胜凑热闹。
??? “你知道那前面弹琴的是谁吗?”庄胜磕着花生问道。
??? 王甫有些不耐烦,“烟花女子,我不需要知道她是谁。”
??? “哟,我知道王公子是清高之人,看不起那些卖身的,但那位女子是卖艺不卖身。”
??? 此时,女子从白帘处走出来,福身说道:“小女子映红献丑了。”
??? 王甫不屑看那女子,随意瞥了一眼后,就呆住了。王甫立马追去想确认一下,结果被众多的客人给阻住了…
??? 最后还是庄胜把王甫从青楼拉出来,一路上哈哈大笑。“没想到王公子也会看上一个青楼女子,如果映红能把面纱取下来就好了。”
??? 王甫窘迫,“你乱说什么呢,不过看她像我一故人罢了。”
??? 第二章:死了一群人
??? 夜深露重时,人们都已入睡。
??? 庄胜拿着酒坛子在夜间晃悠,满脸通红,眼睛迷离,看他步履蹒跚,就知他已经喝醉了。庄胜醉醺醺的见前面两男两女在做着脸红的事,嘿嘿的笑起来,趁着酒意一把拉开男子,“咦,怎么只有一个男人了,看来我真醉了。”
??? 只见那男子被拉开后,就软趴趴的倒地了。庄胜被女子的美丽迷住了,胡乱的把自己的衣服扒了,便贴上了女子的身…
??? 随后,庄胜睁大眼睛,酒醒了,但他的胸口破了个大洞,血汩汩的往外冒。然,那血洞中,一双血红色的手,抓着他的心脏,扯了出来,当着他的面抓爆了。那种爆破声,他听得胆颤,眼睛快要闭上的时候,那双手又迅速插入眼珠中,种上了两朵杜鹃花…
??? 庄胜最后见到的不止是自己的死法,鬼怕唾沫,这吐就像点穴样,将小鬼固定在了长椅上,个多小时后才挣扎着离开。同时还有拐角处的一个人影…
??? 天还未完全褪去黑衣,街上却传来诸多的哭声,一部分人打着火把,看着那一排排尸体,有男有女,都摆放在空旷的地方,所有尸体都有相同的特征:眼睛中插着两朵娇艳欲滴的杜鹃花,胸口一个血洞。他们的嘴巴微微张开,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
??? 民众恐慌,其中一妇人抱着一具男性尸体哭着说“那杜鹃花一夜之间开放在乱葬岗,肯定是妖孽作祟,两天时间死了十几个人。我的相公,你死的好冤啊…”
??? 一时间引起多数人的议论。
??? 突然四面八方传来声音,“这些人死的冤?!呵呵~杨虎强暴了翠花,刘梅妹为了家产杀了自己的叔嫂,庄胜本可不死,却在关键时刻露出了本性…这些罪责难道不用赎罪吗?”这些声音把死去的这些人的罪状一条条的数落了出来。
??? “是谁?”众人四处相看,却不知是谁在说话,声音冰冷的来自于地狱,可又仿佛在自己身边。一想到这些,有些人打了个哆嗦。
??? 王甫也挺奇怪,难道真的有鬼?四处寻着身影,却见多处黑暗中隐藏着黑影,慢慢的靠近…
??? 找不到说话的人,人们就越觉得玄乎,心里的害怕加深,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烧了杜鹃。”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鸣,“烧!烧!烧…”
??? “哈哈~”一阵笑声又出现在每人的身边,让人冷颤。
??? 王甫趁着空隙,迅速的抓向其中一个黑影,就要抓到的时候,却是一片虚无,那黑影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王甫露出一丝狡黠,消失在黑暗中…
??? 第二章:杜鹃花萎
??? 这么一闹腾,天已大亮。人们拿着依旧燃烧的火把,去了乱葬岗那的花海。王甫也跟随而去。
??? 当人们赶到的时候,着实惊吓到人了!王甫也不得不相信世间竟有这么离奇的事。
??? 只见原本满坡的红杜鹃全枯了,就像当初不知为何一夜盛开。迎面而来的却多了满坡的坟墓土包,枯萎的杜鹃精神怏怏躺在土包上…
??? 人群被这一幕吓得往回跑,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 王甫没走,他看着满地的坟墓和杜鹃花,心里一阵伤感,镇上死了那么多人,连花也残了,她应该是爱杜鹃之人吧,如今杜鹃枯了,想必她也不会来这了。心中有着浅浅心疼,虽然只是一面之缘。王甫停留了许久。
??? 远处,一道身影,从一朵凋残的杜鹃花上浮现出来,王甫心里大叫,遇到精怪了!忙忙的躲在树干后面,那人背对着王甫,在捡着凋落的杜鹃花瓣…
??? 街上,“公子还记得那一曲琴音吗?”一个好听的声音出现在王甫的身旁。
??? 王甫看到她,惊喜无比,“记得,当然记得。那天在花海你我笛琴相奏,我怎会忘记。”
??? 女子淡然一笑,王甫的心也融化了,闻着她身上传来的清香。
??? “敢问姑娘芳名?”
??? “子规。”
??? 王甫听到这两字,不由的想到那杜鹃杀人案。心思一沉,“姑娘可知这两天发生的事?”
??? 子规脸上露出沉痛,“当然知晓,只是为那些人惋惜,”
??? 王甫看她没有丝毫做作,心放下来。“姑娘家在何方?”
??? “我从远方游历到这小镇,过不久将会离去。”
??? 王甫邀请子规去他家做客,子规欣然答应。
??? 佛堂外,王甫低头,“爹,这是子规姑娘,游历到此,我请她来家中小住几日。”
??? 佛堂蒲团下,王旺福念着经书,听到儿子说话,便转过身来。王旺福从没见过镜子里面的女人更加的得意了,"这就是你看见的未来,想知道怎样永远保持年轻美貌吗?"这么美丽的女子,点了点头。
??? “多谢王老爷收留。”子规微微福身。
??? 接下来的几日,子规熟悉了这一个小院落,王甫告诉:不可去佛堂打扰其父。
??? 每当入夜,子规都会吟唱小曲,王甫听得如痴如醉。
??? 这晚,“不要…”王旺福从睡梦中惊醒,擦了擦冷汗,这几日总是噩梦连连。
??? “来,喝口水压压惊。”子规递了杯清茶。
??? 王旺福接过茶水,看着一脸温柔的子规,产生了异样的感觉。这几日噩梦醒转后,都能看"小伙子你别着急,这个事我也是第次见到,不过我听说过类似的事情,解决的办法是有的,可这么热的天你带着外套没有?"雷姥姥问司机。"外套啊,有啊,我驾驶室里就有,新买的西服还没怎么穿呢。您只管告诉我怎么做就行了"司机边擦着头上的汗,边焦急的说。到子规精致的五官,抓住她的小手,“我的惊吓声,又把你吵醒了。”
??? 子规略微挣扎了出去,害羞的叫了声“老爷。”
??? 这一晚,大家都早早入睡,唯独王旺福的房间还燃着灯。
??? “小妖精,你在哪?”只见王旺福蒙着眼睛,捉着房间里的绝色美女。
??? 美女半露香肩,正在躲避,咯咯咯的笑着,“我在这,你过来嘛。”子规左闪右闪,故意慢一步,被王旺福搂住了腰。
??? 王旺福六十多岁的年纪了,早已长出花白的胡须和发丝,皱纹就像爬山虎,爬满了他的老脸。扯掉黑布,气喘吁吁的抱着美娇娘。看着子规光滑的肌肤,桃色的脸蛋,身上散发着清香,王旺福忍不住凑上去深深的吸了口,慢慢陶醉。
??? 子规挣开他的怀抱,脱掉外裳,优雅的转了个圈,半卧在床上,身体的一些部位若隐若现,吸引着王旺福的眼睛,心急的脱着自己的程肯这时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他上午给小曼打电话,可小曼关了手机,理都不理他。直到傍晚,程肯终于收到小曼发来的条短信:"立刻到我们第次约会的地方见面!"衣服,“宝贝,我来了。”
??? “等会儿,你"姐姐死了,姐姐死了。"小孩不停地重复着,边不断地擦着眼泪。原来是亲人去世了,这孩子好可怜啊,也许出于自幼丧夫的同情她便去安慰那小男孩。他们很快便混熟了,他们来到附近的社区活动区荡秋千。先看看我是谁…我会在床上一直等着你。”子规的笑容就如杜鹃花盛开,魅惑却又脱俗。
??? 王旺福停下,想着她又要搞什么花样,心中期待,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子规的身体。
??? 子规的脸当着王旺福的面生生的改变了五官一些形状。王旺福看到此处,惊慌失措,捂着心脏,连忙退后几步。
??? “你还记得我吗?呵呵~”子规的声音随着面貌的改变,也发生了变化。
??? “你…来人啊。”王旺福叫喊着,想闯门出去,可门却如铁板一样坚硬,声音也被隔绝了。
??? 而子规还在变化,她的肚子在以肉眼的速度胀大,皮肤却以不快不慢的速度腐烂发臭,干瘪了下去,就像经过一个时间的轮回,她的头发稀疏了,蛆虫在她身体上缓慢的蠕动着,“你真不记得我了?当初我嫁你,十月怀胎,而你却住宿青楼,我待产在家,结果却活活疼死在家中。”子规的枯手抓了几只蛆虫放进了黑洞洞的大嘴里,不断的咀嚼,蛆虫崩裂出黄黄的汁。突然那肚子大到撑爆了,“砰”血水,粉碎的肝脏,像烟花一样,冲向空中,子规却笑得越来越开心。
??? 这场景不断的挑战着王旺福的心脏承受力,晕了过去。
??? 外面,王甫尿急,起床上茅房,却见爹的房间灯未灭,心里好奇,便想推开房门,结果怎么都推不开,怎么叫,房门里的人也不应,却能看见房里的影子,倒了下去。心里一急就踹门。
??? 子规恢复了相貌,自言自语,“大仇已经报了。”蹲下身子,手心中出现两朵杜鹃花,缓慢的旋转着,插入了王旺福的眼睛中。
??? “爹!”王甫闯了进来,推开子规,抱着其父。
??? “甫儿,我眼睛好疼啊,救我。”王旺福双手捂着双眼,摸到了杜鹃花,扯了出来,连同着眼珠也一块扯了出来,疼痛难忍。
??? 子规讶异,这是头一次,她杀人未成功。不停留,跳窗而去,王甫顺手丢了一个纸团,子规接住,两人都深深的看了一眼对方。
??? 王甫转头看向王旺福,一手抓向王旺福的胸口,一手捂住了他的嘴巴,撕裂了他的心脏,王旺福抽搐了一会,便无力的垂头。
??? 第三章:杜鹃啼血
??? 一早,王甫去了乱葬岗,情绪莫名,而子规早已站在那坟墓中间,等待王甫的到来。
??? “你为什么要杀人?”王甫看着远处的身影,并未靠近。
??? 子规没有回答那个问题,反问:“你听过杜鹃啼血的典故吗?”
??? 王甫点头,“在古籍中有幸看过。”
??? “我是一朵杜鹃花,我想效仿当年的望帝,可我没大气运,我只是一朵花,要怎么开口。这满坡的坟墓,便是那些冤死的人。我借他们的怨气生长化形,我替他们报仇并安葬,冤魂就能投身轮回。”子规怔怔的看着王甫,“可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 “只怪当初一面,你让我印象深刻。虽没看清你的容貌,却能凭你的身影猜到是你。当初你杀庄胜的时候,我看见了,想出手"真的吗?难道上天听到了我的祷告,现在要显灵了吗?"不管是不是真的,定要去试试。"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兴奋的晚上都没睡好。第天上班的时候,我比平时精神了好几倍。终于到了晚上十点,我打车来到集贤路,在路人的指引下我走进条黑暗的小巷子。我有点胆怯了,觉得背后阵阵阴风刮来,脚也不听使唤的哆嗦着。正慌乱着我忽然发现前方有丝亮光,门牌上正好写着。我赶紧迈开脚走进去,这是家小店,店里面都是些小饰品,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老板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皮肤很白皙,嫩的可以挤出水来。相救却来不及了。自从见到你的真身,你来到家中做客后,我敢肯定我的猜测。与我父亲一起策划了这个局,只是若我来晚一步,家父就真的命丧你手了。”王甫摇头苦笑。
??? “这次报仇没完成,那对母子该失望了。”子规叹了口气,没了结完这桩事,要如何前往其他地方除恶。
??? “杜鹃花又名映山红,你就是青楼的那女子吧。”王甫走近子规,匕首刺穿了子规的胸口,子规闷哼一声,嘴角沾染着血迹,不久后,化成一枚种子。王甫轻声说道“其实托你报仇的人是我母亲,那个所谓的父亲我也已经杀了。你放心,"是啊,活着就是遭罪。"我附和了声。母亲已经去投胎了,她知道我喜欢你,而我会陪你去各地除暴安良。”
??? 当年王旺福因妻子怀孕,不能伺候他,便流连青楼,把待产的妻子留在了家中,结果妻子却疼死在床上,无人管。母子俩抱着极大的怨气埋进了黄土,之后孩子从腹中爬出来,吸收了母亲大部分的怨气后,凭着血脉关系找到了王旺福。王旺福因为妻子这事,在家摆设佛堂,日日念经忏悔。一日出门,见一婴孩在自家门口,便抱回家抚养,可家中有佛堂,孩子无法报仇。孩子自身怨气太重能见日光,但也不能被太阳长久的照射。时间一长,孩子长大成人,可身上的怨气被经常念经书的王旺福化解了一大半,之后遇到子规…
??? 后来一些城镇外,总会无缘无故的出现满坡的红杜鹃花,还有一个少年…

标签:妈妈成人恐惧腐烂

    上一篇:死亡迷局 下一篇:孤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