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无人车站

都市怪谈之无人车站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地铁故障
??? 靥墨蓝KIKI:今天天气真是衰到爆,变了天的老天爷,像个刚死丈夫的妇女一样,雨一直噼里啪啦地下个不停,臭着脸。要是这种天气,我还要加班,我猜我肯定会疯的,但还好老板心情不错,我们可以提前下班了。
??? 今天18:00来自微博
??? 我是一个悲催的上班族,每天通过地铁游荡在家和办公室之间。地铁六号线,我已经坐了不下几千次,里面每一个站台我都能倒背如流。
??? 今天因为下暴雨,地铁口挤满了人,我烦躁地一边高举起自己的包,一边在人群里挤来挤去。
??? 地铁门在我身后“砰”的一声关上的时候,我暗暗深呼出一口浊气,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这是真的,这是真的!我们都被诅咒了,我们必须按它的指令个接个地死去!"受到惊吓的邓尚松看着沉入湖底的李睿默默地念叨着。车上满满的都是人,一眼望过去,是一个又_一个的人头,密密麻"这种危险东西不能正对着人啊!"我让年轻人看过证件之后,他放下枪说:"对不起!其他这几位也是警察吗?"麻地挤在一起。
??? 我掏出手机,打开微博翻看着,地铁停了又走,走了又停,大概经过了十个站后,车厢里,人变得稀稀拉拉。
??? 突然,头顶车厢上,本来就很昏黄的灯,“啪嗒”一声灭了。周围顿时被车道里的黑暗吞噬,我的心猛地狂跳了几下。
??? 不知道过了多久,地铁才慢悠悠地停下,周围还是一片黑暗,只有几处微弱的手机屏幕灯光。
??? 有人害怕地询问着发什么了什么,有的却在跟什么人打着电话,还有几个好奇心强的年轻人,在车厢里走来走去,手机的闪光灯“咔嚷咔嚓”地闪着"对不起,对不起。"小明边说,边后退。就在这时,他身后传来声巨响,接着响起片尖叫声,那胖女人的脸上,也露出了惊愕的神这席坏得老李魂飞魄散,忙提起裤子挑起莱担连滚带爬往前跑。等跑远后才喘着粗气歇下担子就地坐下,想着刚才的席话不由寒战连连,这哪是个小孩啊,这分明是老人嘴里传说的煞星呢。据说碰上煞星到晦时都得死翘翘。老李想着天已放亮了,赶紧起身赶路。色,望向小明身后马路。。
??? 地铁里报站的广播里,响起一个有些冰冷的女声:“女士们先生们,终点通往朱家庄的地铁六号线,因为暴雨的原因,暂时无法正常行驶。但请各位不要慌乱心急,车厢里保持镇静,预计最多二十分钟,地铁将重新启动。现在地铁处于地下隧道,手机没有信号是正常现象,请大家放心,谢谢合作。”
??? 广播一直播放了两遍才停止,车厢里安静了一会儿,又再次炸了锅。我烦闷地看了一眼时间,七点半,看来我不能准时回家了。
??? 2.幻影
??? 靥墨蓝KIKI:我怎么这么倒霉!坐个地铁都遇到故障,周围叽叽喳喳的,真是烦人。要是每天坐地铁的就只有我一个人,该有多好!
??? 今天19:30来自微博
??? 风呼呼地穿过隧道,发出呜呜的类似女人的哭声,在这个时间这个场景里,显得阴森恐怖。
??? 我瞟了一下自己握住把手的左上方,那里悬挂着一个脏乎乎破旧不堪的包,而我对面那一排长座位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 那个背包里面似乎关住了什么东西,它正在拼命挣扎蠕动。我慢慢靠近,颤抖着满是汗水的手,一点一点靠了过去……里面什么都没有!我松了一口气,将提包扔回原位。
??? 我坐在了座位上,靠在冰冷的椅背上,根本没有注意头顶的提包,又重新蠕动了几下,才停下来。
??? 突然,“啪嗒”一声,一摊湿乎乎的东西砸在我的头顶。我原本以为是一大滴水,抬头看去什么都没有,我用手摸了摸头顶,是一大摊黏液。
??? 而我头顶,传来一股奇怪的声音。我猛地抬头看去,一堆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的物体,盘旋在我的头顶,正死死盯着我的脸!
??? “怪,怪物!”我大喊了-一句,车厢里的灯猛然亮起,我的身旁真的一个人都不见了。那个怪物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地铁立刻重新启动,冲出了隧道。
??? 我深深喘着气,刚才眼前的一切,究竟是假象还是现实,我不知道。
??? 3.空车厢
??? 靥墨蓝KIKI:救命!求求你们救救我!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感觉像是来到了另一个莫名的世界!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我手表上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半。
??? 我已经在这趟原本是回家的地铁上,坐了整整两个小时。列车停了!我借着车站里微弱的光能看到这站的名称是——新月站。
??? 今天20:09来自微博
??? 我坐在倒数第三节车厢,靠近车门的位置。我每隔几秒,就要低头看一眼我的手机,整整十五分钟,地铁都没有停过,连广播都未曾播报,整个列车死一般的寂静。
??? 我起身冲出了这节车厢,来到旁边一节车厢,里面依旧没有人,再往前依旧如此。我喘着粗气,终于在靠近车头的车厢里,看到了一些人。但我不知道,应不应该用“人‘这个字来形容他们。
??? 他们像是锁‘彭’的声关门声使得办公室里下子肃静下来。老板的老婆盛气凌人的走了出去,尖尖的鞋跟似要把地板戳出个窟窿来,精细的妆容仍是遮不住岁月的痕迹和那难以亲近的高傲。临走驱还狠狠的瞪了茶水间眼,婷的心突然失了平衡,漏了大段节拍。lily的左脸还红肿着,那声清脆的耳光不停在婷的耳膜上回荡。这世上就真的没有简单的事情了吗?在黑暗中一般,只有隐隐约约的人影。我看不见他们脸上的表情,也看不清他们的模样,他们有高矮胖瘦,却一动不动。
??.血腥玛丽? 他们聚集在整个车厢的前面,整齐地排列着,我躲在车厢的后面,想看清他们,也想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 地铁还在不停地穿梭,手机又没有信号了,这让我变得不安。输入好的微博文字,一次一次被存入草稿箱,无法发送。
??? 这条隧道很长,根本不知道终点在何处。我是被一阵阵刺耳的鼓点声吵醒的,等我醒来的时候,地铁已经停下来了。车厢里那些人影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车门大敞着,外面亮着猩红的灯光,像是一张血盆大口。
??? 我吞了一口口水,站在门口,伸出半个脑袋,看向外面。这里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地铁站,破旧的木头长椅上,满是垃圾。
??? 手机响起声音,提示我微博发送成功。微弱的信号,就像是大海里的橡皮筏,我忙打通跟我关系还比较好的同事的电话,话筒另一边是他懒洋洋的声音。
??? ”喂,老郭,这大半夜的有啥事啊?“他含糊不清地问我。
??? ”小李啊!我刚从地铁下来,但是好像不是我家那站,地铁也一直停在原处没有开动,而且这一站,我从来都没有听过。“我说道,现在能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已经很满足了。
??? 4.求助
??? 靥墨蓝KIKI:我不知道我现在身处何处,我好像进入了一个不属于现实的地方,因为我根本没有人听说过这站,在地铁线上根本找不到这里。这里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好像就只有我自己。我现在很害怕,谁能帮帮我!
??? 今天21: 00来自微博
??? 小李打了一个哈欠,继续漫不经心地说道:”只是坐过站了嘛,去车头的列车室看看,里面肯定有人的,问问不就知道啦。大哥,现在都几点了,估计你坐的是末班车吧。“
??? 我”哦“了一声,一边快步靠近地铁,一边跟他杂七杂八地聊了起来,只是为了别让他挂断。列车室的玻璃被厚厚的窗帘挡住,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我重重地敲了敲,里面也无人回应。
??? 我对小李说了情况,他回到:”你告诉我这站的站名,我上网帮你查查。“
??? ”新月站。“三个模糊不清的字,悬挂在半空之中。
??? ”你看错了吧,我查遍了所有的地铁线,都没有找到这站啊!你还是去地面上打车回去吧,就这样吧,大半夜的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挂了啊。“他未等我说半句话,就已经提前挂掉了电话。
??? 手机屏幕顿时暗了下去,只有不到百分之五十的电了。
??? 吵醒我的鼓点声,再次在地铁站里响起。我四处张望,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却突然在不远处那节车厢门口,看见地上趴着一个人。
??? 我小跑过去,那是个满头白发的老头,他面朝地面地趴着。我蹲下来,用手推了推他,他猛地抬起脑袋,一双没有眼球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嘴角还挂着诡异的笑。
??? 我被他吓了一跳,赶快站起身子,向出站口跑去!待我跑上地面,看了一眼身后,那个古怪的老头不见了,才停下来,躲在一旁喘气,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 5.引路人
??? 靥墨蓝KIKI:马路上没有一个人,周围也没什么高大的建筑物,像是荒郊野外一般。我不敢走得太远,只在周围绕了一圈,除了黄土还是黄土,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 今天21:45来自微博
??? 我在这个地铁口走了不下十遍,面前这条不知通向何处的黑乎乎的马路上,没有一辆车从此经过。
??? 我可等了半天,屏幕上只是显示:正在联接.xxx.xxx.xxx 过了半天,返回无法联接的字样!颓废地坐在地上,难道我被困在了什么无人车站吗?
??? 我颤抖着双手,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对方开始还很耐心,但是当我说到那个没眼球的老头的时候。她狠狠骂了我,然后说我在恶作剧,如果再打来,就告我扰乱社会治安。
???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从地铁口下面,再次响起了那魔鬼般的声音,声音从远至近,一点一点在靠近医院里收治的疯子很少,大部分是抑郁症和精神缺陷患者,还有些外因性精神创伤和癫痫病人。我,我躲在远处,但能清楚地看到地铁口。
??? 大概过了五分钟,从地铁口里出来一个接一个的黑影,他们拿着各式各样的乐器,看样子像是在搞什么祭奠。
??? 队伍的最前面,一个黑影腰间绑着个腰鼓,鼓声就是从他手里传出来的。他们一直慢悠悠地直走着,从地铁站下,排列整齐地走了出来。
??? 我粗略地查了查,有七个黑影。队伍的最后面,是趴在地上的半个黑影,我猜肯定是那个古怪的老头。
??? 我听不到他们的脚步声,他们一直闷头走在那条黄土道上。我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已经到了22:00,眼下我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跟在他们的后面,或许能找到什么也说不定。
??? 就这样,我跟在他们的身后,一直与他们保持几十米的距离。
??? 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他们突然站住不再前行,我才微微放慢了脚步。
??? 但当我休息—下,再抬头看去的时候,面前那帮黑影再次不知去向!没有一点光芒,没有一点声音,我不知前方还有多少路程,更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回去。我就一直傻站在原地,眼睛呆呆地看着地面。
??? ”迷路了吗?“身旁突然多了一个年轻的男人,他脸上毫无血色,声音更是阴森森的。我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后退了几步。
??? ”那你跟我走吧,前面就到了。“说完,他拉起我的手。
??? 他很瘦,似乎皮肤下就是骨架,他脚步更轻,像是在我前面飘着一般。
??? 果不其然,不远处确实有猩红的光。我挣脱开他的手,只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 终于,我看见红光处,站着一帮子人,是刚才那些黑影!我看不到他们的脸,但是能感觉到,他们邪恶的目光和阴冷的笑"是吗?给我也看看。",让我毛骨悚然。
??? 6.回到现实
??? 靥墨蓝KIKI:我遇到了一个男人,他说他带我走。现在我走到了一处亮着红光的地方,眼前是刚才那七个拿着乐器的人。气氛很古怪很压抑,他们确实在做着什么祭奠。我站在队伍的最后面,对了,还有那个少了下半身的老头,他一直用余光看着我。
??? 今天23:30来自微博
??? 那群人嘴里喃喃自语着就在小东还没晃过神来时,那具小白骨忽然动了几下,小东使劲揉了揉双眼,没错白骨是在动,紧接着小白骨从土地里点点的爬了出来,白骨慢慢的向小东爬过来,而小东只得点点的向后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最开头的人,手加快了敲打鼓面的速度。原本只是点点红光,却突然渐渐扩大。
??? 我用手挡住"婉儿,你要干嘛?快下来。"连清接到婉儿的电话,就急忙的赶了过去。光芒,看清那是一扇巨大的门。
??? 门上画着密密麻麻的图案,仔细。看去,是各式各样地狱的酷刑。我在书里见过,这些图被称为:地狱图!
??? 门缓缓开启,为首的人放慢了速度,不紧不慢地敲着腰鼓,带着人群走了进去。
??? 我本想转身逃走,但我的身体却不听我的使唤!我的脑袋还能移动,我抬头看去,刚才那个带我来这里的男人,此时正骑在我的脖子上,笑眯眯地看着我,没有眼球的眼睛,像是有魔力一般。
??? 门就在我的眼前了,无论我怎么抗拒,我的一只脚,还是抬了起来,就在我已经放弃了的时候,一股猛烈的撞击,将我弹飞摔在了地上。那个男人也滚到了一边,我的身体又恢复了活动能力。
??? 撞我的是刚才那个老头,此刻他死死压住男人,转头看了我一眼,沙哑地道:”为什么你还在这里?呆在这里很危险的!我现在控制住了他,你赶快逃!别回头,冲着白光的地方跑!“
???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立刻冲着不远处的白光不停地跑。在刺眼的白光之中,视线变得模糊起来。一睁眼,我发现自己躺在地铁车厢里,周围没了一开始那么多人,但好在是活生生喘着气的。
??? 我呆住了几分钟,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我的一场梦吗?我脑袋乱得像一盆浆糊一般。地铁放慢了速度,看样子快到站了。广播里温柔的女声,开始播报:”马家屯到了……“
??? 我顾不得再想刚才那些离奇的事情了,立刻拿出手机查马家屯的下一站是哪里。
???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查出来,马家屯是这趟地铁的最后一站,看来我是坐过站了,我刚走到门口。地铁车门’砰”的一声关闭了,广播里发出“刺刺拉拉”的声音。
??? 混乱的电波里,夹杂着一个女人的声音:她的血从肚子里涌出来,她来不嫉话,只哼了两声就倒了下去。我没接住她,她睁大了眼睛,手指扭曲地朝前方伸出,像要抓住什么样。“下一站——新月站,请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
??? 7.南柯一梦
??? 靥墨蓝KIKI:那个老头死在这趟地铁下,他行动不便,被拥挤的人群挤下了地铁,躺在轨道里的他,还未喊出救命,就被迎面开来的地铁压在了下面,双腿碾得粉碎,死于非命。而我,当时也在那人群里面。
??? 今天00:05来自微博
??? 当我听见广播播报的站名后,我脑袋“嗡”的一声。手机屏幕自动亮了起来,我进了微博的评论页面。
??? 【你遇到七人御前了,那是种妖怪。据说有七只鬼,每只鬼怪手里都拿着不同的乐器,演奏冥曲,召唤孤魂野鬼回地狱。
??? 如果其中一只不小心挂了,就要杀一个与此相关的活人顶上,也就是始终要保持七人的队型,一个都不能少。
??? 唯一能避开他们的方法,是手掌紧握拇指走路,但效果不一。因为没有一个人逃掉,也没有有效的方法避开他们!博主保重!!
??? 我的座位上,那个破旧的包被风吹得左右摆动。我双腿发软地走了过去,手止不住地颤抖,将包解了下来。里面有一个带血的钱包,和一堆发霉了的蔬菜肉食。
??? 我打开钱包,映入眼帘的,是钱包里身份证上,那个人的模样,就是我看见的那个没有下半身的老头。估计他是想回家,给儿女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 我瘫坐在座位上,手里还紧握着那个钱包。我终于记起来,为何老头的面貌似曾相识。那彼得终于明白了,胖子不曾从自己这里偷走任何东西,但他却偷走了整幢房子。天我在等地铁,人多得可怕。我站在后面,正准备挤向前,突然听见有人大喊:“有人掉下去了!”
??? 等我挤到最前面,还未看清轨道上那人的脸,迎面的地铁就从他的身上碾压了过去。骨头碎裂的声音,就像那鼓点。

标签:警察恐怖同事诡异

    上一篇:半空中的脸 下一篇:修罗系列之门徒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