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牧场里的坟墓

牧场里的坟墓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回家
??? 上大学以后,爸妈在外面买了房子,我便没有再回过平阳镇。
??? 这次回老家,是青叔特地打电话过来:“我想告诉你当年的事情,家乡人都说你当了作家,你帮我把这件事写下来吧,不然怕是真的没人知道了。”
??? 家乡还是老样子。
??? 我回来,却是为了了解当年那件轰动全镇的案子的真相。
??? 怕吗?我问自己。
??? 有一点儿。
??? 穿过镇子,再向东走一公里,就到了青叔的牧场。
??? 青叔家的大门仍旧没有锁,我推门进去,迎面看到的就是青叔妻子和女儿的坟墓,简单的墓碑和看得出一直都被精心修缮着的坟,边缘的土有一点被新近翻动过的痕迹。
??? 坟墓比平日里见过的坟墓要大上一号,透着股哀伤的宁静。
??? 草场已经疏于管理,有些凌乱了,牧场却非常干净,应该是已经许久没有蓄养牲畜,不像我小时候常来玩时那样,到处奔跑着活泼的鸡鸭鹅和动作缓真的很明显的变化,我看的清楚。所以心里下子害怕起来了,感觉房间里除了我们,是不是还有慢的牛羊。
??? 青叔的屋子就在坟墓正对面。
??? 我敲了敲门,稍候片刻,门被轻轻打开。
??? 青叔坐着轮椅出现在门口。
??? “进来吧。”他转了—下轮椅,轻声对我说。
??? 屋子是整洁的,妻女的遗照摆在最显眼的地方。
??? 二、再度开始
??? 当年那件案子是震惊了全省的。
??? 青叔出远门去贩卖牲畜,五天没有回家。回到家时推开门,等待他的,却是妻女已经冰冷的尸体。
??? 案子破得很顺利,嫌疑人很个比我死早了几个月的灵魂教了我怎么托梦,于是,我给他托了个梦,把那些遗言又给他重复遍,并加了很重要的句话:不准在说我的充气小沙发难看,因为那是我最喜欢的球队的颜色,如果他再犯,我就做鬼也不放过他。快锁定了,是镇卜刚刚退学回家的阿腾。
??? 现场留下的证据和目击证人都证实了案子就是阿腾犯下的,他强暴了青叔的妻子,为防止她发出呼喊,捂住了她的口鼻。
??? 青叔两岁的女儿在阿腾施暴过程中哭着爬过来找妈妈,阿腾将小女孩拎起来朝墙壁摔过去,女孩当场死亡,青叔的妻子则因被他捂住口鼻,窒息而亡。
??? 案情异常明朗,没有丝毫疑点。
??? 唯一位得商榷的地方在于,阿腾当时未满十四岁。
??? 阿腾的父母不知从哪里找来位一张嘴便可翻云覆雨的名律师,生生将这宗强奸杀人的案子,说成了已婚少妇勾引青春期无知少年的不伦婚外情。
??? 而青叔妻子的死也被说成是"唉!都怪自己小的时候听鬼怪故事太多了,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潜意识,连个美梦都给做得变了味儿!"镇静了些之后,阿智无奈地想。随后,他又想:"这个蹊跷的梦境似乎在向自己昭示着个道理:表面上美好无比的情景,却可能隐藏着丑陋的、甚至令人惊悚的真相,切勿痴迷于此等表象!"突发性痉挛,阿腾捂住她的口鼻,只是为了进行急救。至于青叔女儿的死,更被说成是阿腾害怕青叔妻子发病时伤害到她,为将她推向安全地带而造成的意外伤害。
??? 没人知道阿腾父母到底用了什么代价去疏通关系,但最后的判决结果是,劳动改造四年。
??? 青叔自然不服,持续提出上诉,可官司却越打越艰难,最后他也无黑暗里,越来越多的开门声在我们耳边响起法再继续下去,只能心灰意冷地回到平阳。
??? 这件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相反,才刚刚开始。
??? 四年之后,阿腾被释放回到平阳,到家的第二个月,他失踪了。
??? 有目击者说阿腾失踪那天看到他向着牧场走去,但并没有走回来。
??? 青叔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 因为对法律的判决不满意,而选择"有鬼啊,救救我们!"秀秀朝着人们喊道。自己动手杀掉仇人。
??? 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
??? 但事实又远非如此。
??? 三、报仇
??? “是我杀了他。”我落座后,青叔直截了当地说,“这是我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讲到这件事了,让我从头开始讲吧。”
??? 我点点头,轻声应允。
??? 在整个打官司的艰难过程中,青叔逐渐认为,靠法律是没办法替妻子和女儿讨回公道的。
??? 想要公道,他只能自己动手。
??? 青叔并没有在阿腾回到平阳时就立刻动手,他还是给了阿腾机会的。如果阿腾在这四年的劳教生涯里,真的认清了自己所犯下的罪恶,真的能够诚恳地请求他的原谅,也许青叔就不会走到这最后一步。
??? 但阿腾没有,他的父母也是。
??? 在他回来的那天夜里,青叔悄悄潜进阿腾家的窗台下,听到了他与父母庆祝自己重获自由的声音。
??? 他们摆了一桌子的酒菜,谈笑风生,快乐非常。
??? 青叔躲在他们的窗下,听着里面的欢笑声,握紧了拳头。他们丝毫没有提及自己犯下的罪孽,丝毫没有后悔、愧疚。
??? 凭什么自己的妻女要因为这种人而死,他们却都能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 她们因他而死,他们却能毫无愧疚地重新开始。
??? 这不公平!
??? “你是怎么让阿腾来到牧场的?”我问青叔。
??? 青叔笑笑:“我对他说,他如果不来,我就会—直盯着他,无论他做了什么、去了哪里,我都会知道,就像他身后的一只鬼!”
??? “于是他就来了?”我有些不信。
??? “对付邪恶唯一的办法,就是比他更邪恶。”青叔说。
??? 阿腾是在一个下午来到牧场的。
??? 他进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当然就是青叔妻女的坟墓,但他并没有被吓倒,脸上仍带着戏谑的笑,还抬手跟坟墓打了招呼。
??? 这么看来,他敢来牧场,多半也是带着挑衅的心理。
??? 他推门进入青叔的屋子,里面没有人。于是他再向里走了一步。
??? 躲在门后的青叔甩出绳套我从早晨就开始等,可是等了很久还是没见他来。,勒住了他的脖子。
??? 挣扎自然是有的,但绳子已经牢牢地套在他的脖子上,青叔多年劳作的手劲更不是他一个十八岁小混混可以反抗的。
??? 没用多久,阿腾就躺在地板上,不再动弹。
??? 四、搜查
??? 两个星期后,警察带着搜查令来到牧场。
??? 阿腾的父母以为儿子出来后,又开始与他曾经的朋友联络上了,以前的他时常一个星期不回家。但他毕竟才刚刚出来,一出门两个星期的状况,还是让他们感到了些许不安。
??? 阿腾的父母打给儿子曾经的朋友们,但没有一个人说见到过儿子,他们这才慌张地报了警。
??? 当天,一个瘦高的警察带人来到青叔家,拿出了搜查令。
??? 警察分成两队人马,一队负责搜查牧场及小镇周边地区,另一队则负责细致地搜查牧场。
??? 瘦高男人在青叔面前坐下来:“我知道你们之间的恩怨,但是,我希望你没有做傻事。”
??? 青叔低头笑了笑:“我当然不会做傻事,为他,不值得。”
??? “那就好。”瘦高男人不再讲语,只是盯着外面正在工作的下属。
??? 可是一个上午过去了,却没有任何发现。
??? 瘦高男人不相信,命令手下将牧场重新搜查一遍,结果仍旧一无所获。
??? “警官,我可以回屋了吗?”青叔表情轻松地站起来,没等瘦高男人回话,他就转身向自己的屋子走去。
??? 不用看,他也知道那个男人现在一定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背影。
??? 青叔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说:“他本来就是个小混混,在街头惹到了谁,都是有可能的,为什么你们怀疑一定是我下的手呢?”
??? “他才刚出来一个月,再不要命的罪犯,也不会在这么短时间里再犯案,监狱并不是个好玩的地方。”瘦高男人。说,“想让他彻底消失,与他有这种仇恨的人,只有你。”
??? “如果您坚持这么认为,那我也无话可说。”青叔说完,便转身接着向自己的屋子走去。
??? 马上就到门口了。
??? “可以请你再等—下吗然后我就去找桃子聊天了。过了会儿,老师夹着卷子进来了,我看表,大概还有分钟考试。聊天时间就是过得快。不行,喂得上趟厕所。看我这臭毛病。我迅速跑进厕所,刚去,就听见冲水的声音。"哗~"个小门儿开了,小惠从里面走出来。?”瘦高男人忽然叫住了青叔。
??? 他只得再转过身来,看到瘦高男人正走到他妻女的坟墓旁,那坟墓比寻常的坟墓大了一号,而且旁边有丝丝新土。
??? “这里面还没有搜过。”瘦高男人说。青叔脸上一闪而过的慌张被他尽收眼底,也因此更加坚定了他的判断,于是他招呼手下来掘墓。
??? “等等,”青叔快步走到他面前,“虽然我不懂法律,但要挖别人的坟,恐怕不是一纸搜查令就可以办到的吧?”
??? 瘦高男人被青叔将了一军,但很快恢复冷静:“你说的没错,搜查坟墓确实需要特别的搜查令,我们这就去申请。”
??? “那你们就……”青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瘦高男人截断:“我就呆在这出世个就会被村里的巫婆神棍高价买走,供奉在案子上,所以称为"立地菩萨"。"你怎么知道下面有这宝贝啊?"张老汉嫉妒又不解地和美丽温婉的妻子,然而场突发的车祸夺去了我的名誉和妻子的双腿。于是,我只能在社会舆论的指责中放弃这份工作,洒脱地离开了。问。刀削脸笑着开玩笑:"我每晚都看见它的"。里,等着他们把特别搜查令申请下来。”
??? 瘦高男人看出了青叔的想法,只要他们一离开,青叔就有机会再次挪动尸体。
??? “你没有真的把阿腾埋在……坟墓里吧?”我问青叔。
??? 青叔难以置信地看着我:“是他杀死了我的妻子和女儿,你觉得我有可能为了报仇,而将他放进我妻女的棺材里,打搅她们的安宁吗?”
??? “那坟墓边的新土是?”我小声地问。
??? “你自己想想。”青叔不可置否地看着我。
??? “那只是我修缮坟墓时所动到的新土,我就算再想杀死他,也不会让他这种人来打扰我的妻子和女儿。”青叔在瘦高男人身边坐下来,诚恳地对他说。
??? 瘦高男人笑了,说:“你真指望我会相信这么牵强的理由?”
??? 青叔不再说话,只静默地与男人一起坐在坟墓旁边。男人也不再说话,安静等着特搜令申请下来。
??? 下属们赶回来时,已经接近午夜。掘墓开棺是件大事,他们特意请了警局里专门负责这一项事务的人来做。
??? 终于到了最后一关。
??? 大号坟墓里果然埋藏有一具大号棺材,四个男人站在棺材四角,挑起棺盖。
??? 空气里听得到所有人深呼吸的声音,棺盖被稳稳挑了起来,灯光照下去,只有被精心收殓过的青叔妻女的尸骨。那大号棺材自然有许多空间是闲置的,却并没有被放进阿腾的尸体。
??? “等我死了,就与她们一同葬在这里。”青叔看着那显得空荡荡的棺材。
??? 瘦高男人再也无话可说。
??? 这不算太大的牧场已经在他的带领下细细搜查过两遍我试探性地问他:"杀人的感觉,对你来说怎么样?",牧场周围和这小镇附近也都被仔细搜查过,任何有用的线索都没有找到。
??? 唯一的线索便是有人看到阿腾向着牧场方向走来,’至于他是走进了牧场,还是向着更远处的高速公路去了,便再无人知晓。
??? 瘦高男人终于放弃,他愧疚地道:“今天打扰您了,实在抱歉。”
??? 青叔摆摆手:“这几年我已经经历了太多,不在乎再多这一次了。”青叔语气很轻,但字字沉重。
??? 瘦高男人招呼自己的手下将坟墓好好地重新埋上,然后便带着他们离开了。
??? 青叔看着警察们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身体终于全然放松下来,瘫倒在草地上。
??? 警方始终没能找到阿腾的尸体,没有尸体,便不能立案。时间过去得越久,在意的人也就越少。阿腾本就是小混混出身,谁知道他惹到了什么人,或者逃亡去了哪里呢。
??? 到最后,就连他的父母也都不再那样介意,渐渐把这件事放下。
??? 那之后还发生过一件事,便是青叔与阿腾的父母和解了。
??? 刚开始,青叔带着宰杀好的自己亲手喂养长大的鸡鸭去拜访阿腾的父母,被阿腾的父母赶出门,带去的东西也被扔了一地。
??? 但青叔没有气馁,那次之后,每过一段时间,他便会上门一趟,送去自己牧场里产出的新鲜肉类,都是没有喂过激素的禽类最好的肉。
??? 渐渐地,阿腾父母的态度也软了下来,开始接受青叔送来的鸡鸭肉类,偶尔也会交谈几句。
??? 他们的关系慢慢变得缓和,最后竟一笑泯恩仇。
??? 五、和解
??? “那些肉,不会就是阿腾吧?”我惊恐地想到了这个可怕的可能性。
??? “怎么可能,我要是真把他的尸体留着,警察怎么可能找不到。”青叔嫌弃地看了我一眼。
??? “那你为什么要与阿腾的父母和解?”我问。
??? “你不信我是真的想与他们和解?”青叔反问我。
??? 我思考了—下:“不信。”
??? 青叔把阿腾勒死之后,到警察上门搜查,中间有两个星期的空白时间,就是在那两个星期,他让阿腾的尸体消失了。
??? 他用磨饲料的机器,将尸体一点点地悉心研磨成粉,混入到他为牧场动物们准备的饲料之中。
??? 这个工作听起来简单,实则需要极大的耐心与力量。
??? 研磨成粉混入饲料中之后,自 肚子正饿的咕咕叫的周怀民哪里有时间和这么个糟老头子废话,直接甩开燎个神棍的双手,嘴里骂了句,头也不回的走了。然就没有尸体可供警察寻找,他们再怎么寻找,也不会想到去检查就摆在他们面前,鸡鸭牛羊正在吃着的灰色粉状饲料。
??? 没人会用这么细致、这么需要耐心的方法来毁尸灭迹。
??? 阿腾就此消失了。
??? “你竟然做到了这种程度!”我不敢相信。
??? “骨头稍微难磨一点,幸好他的父母用了两个星期,才想到要去报警。”青叔的声音有点沙哑。
??? “那你现在为什么要告诉我?”我听得毛骨悚然。
??? “我快死了,不想带着这种肮脏的秘密下去见她们。你不是当作家了吗,可以帮我好好写下来的吧?”青叔稍微耸耸肩,“我活在这世上唯一的目的,就是让我爱的人能够死而瞑目,现在,我做到了。”
??? “那你说你快死了,是什么意思?”我问。
??? “癌症,”青叔笑着说:“大概就剩下两个月的时间了吧,所以我也不怕你去告发我。”
??? 我们一时相对无言。
??? “你相信报应吗?你说我得这个病,是因为我用这种方法杀了阿腾,老天让我偿还吗?”青叔忽然问。
???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
??? “我不相信,我觉得这是老天觉得我受苦受得够多了,觉得是时候让我去和妻子女儿团聚了。”青叔眼角滴落了一滴眼泪。
??? 他的话已经说完,天也快黑了,我也到了起身回家的时候。
??? “那咱们就再见了。”他眼睛里满是浑浊的泪。
??? 三个月后,青叔去世,我向学校请了假,回来帮着操持他的葬礼。
??? 按着他"瘦了。"她笑吟吟地说。的遗嘱,我们将他与妻女同葬在一口墓中。没有几个人来参加葬礼,但葬礼仍旧办得简单隆重。
??? 在办完葬礼回家的路上,我想起那天离开青叔家时,站在他家门口,问他的最后一句话:“你送给阿腾父母的鸡鸭肉类,都是用阿腾所化作的饲料喂养大的吧?”
??? 他微笑地看着我,没有"我们不能这就上你家吗?’说话。

标签:朋友妈妈警察强奸

    上一篇:人体试验 下一篇:愚人之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