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忧伤的饵

忧伤的饵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 骗局
??? 李素素终于接受了恶魔的条件,帮他寻找另一个猎物。徐晓星是她一个未曾谋面的网友,也是她在网上最好的朋友。
??? 当李素素在车站接到欢天喜地的徐晓星,她的心因愧疚而不停地抽搐着,可还是挤出笑容迎了_上去。
??? 李素素的噩梦始于半年前。
??? 那时她刚刚和前任男友分手,巨大的痛苦和寂寞使她整日沉迷于网络之中,于是结识了那个以温和体贴的形象出现的男人。
??? 那时,网络仿佛变成了一张纱网,帮助那个男人过滤了所有的不完美,很快便让李素素掉进了他的温柔陷阱。
??? 李素素再一次恋爱了,轰轰烈烈的程度远远超过她刚刚结束的一场。一个月前,她的完美男友对她发出了邀约。不顾一切地,李素素辞去老家的工作,只身—人来到了如今脚下这个陌生的城市。
??? 来到这里,李素素便正式掉进了噩梦之中,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等待她的,竟是一个瘸了一条腿的丑陋男人。
??? 她落入了丑陋男人的手里,受尽凌辱和虐待。她被囚禁起来,拍下了一段段受辱的视频。
??? 一个月来,她并不是完全没有逃跑或者报警的机会,但掌握在瘸腿男人手中的视频,却成了绑住她腿脚的锁链,让她根本没有逃走或者报警的勇气,甚至,她连选择自杀的资格都没有。
??? “你可以走,我也可以销毁手中的视频,但条件是,你帮我找到另一个猎物。”有一天,魔鬼说。
??? 这就是魔鬼给她的希望,直白地告诉她:你可以走,但先要成为永远依附于我的伥。
??? 连李素素自己都意外的,是她几乎没有经过什么思想挣扎,就同意了魔鬼的条件,骗来了徐晓星。
??? 她把徐晓星带到了魔鬼的出租房里,看着徐晓星信任的笑脸,李素素几次欲张嘴,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 终于,徐可是,夜半的狗嚎声真的就是狗儿在看见厉鬼时,为人类所发出的警告吗?晓星在喝完李素素递过去的一杯茶后,在夫妇两人于是又上山去了。就这样,自从黄老汉开始卖人肉水饺之后,生意就好得令人不敢相信,夫妻两人喜出望外,已届暮色的身躯也彷佛枯木逢春,精力旺盛,再怎么辛苦工作都不以为意。短短个星期就赚到笔可观的财富,不仅如此,黄老汉水饺的名气居然像野火燎原般,传十,十传百,甚至远在基隆桃园的饕客都慕名而来,客人太多,店面不够大,就得排队等候,人潮车潮如此汹涌,经过的路人多以为是某达官要人出殡,等到发现是家毫不起眼水饺店时,总不免目瞪口呆。这天清晨,黄老汉夫妇都还在沈睡中,他们的小儿子已经起身准备要上学了。沙发上昏睡了过去。
??? 李素素的心狂

老妈哪里知道芙儿的好啊,我在心里偷笑。芙儿不但是个正经女生,还是个超级美眉!虽然交往半年多了,我们连b都没有,但是有这样漂亮的女朋友,男人的虚荣心是可得到极度满足的。想起昨天夜里她开玩笑的说话,算是什么呢?对我的要求么?我想到这里,不由得乐了。嘴巴硬是合不上,一直到刮胡子打泡沫都还在傻笑,镜子里的我看上去傻乎乎的,幸福的男人就象我这样吧,呵呵……跳姚莹莹擦了下额角的汗,然后目光落在林钟上——已经点了她要迟到了!对于上班族来说,迟到是比噩梦更让人颤栗的事情。姚莹莹去年大学毕业,在市里家著名的旅游公司上班。对于姚莹莹来说,这个工作来之不易,不可怠慢。更重要的是,那个年轻又帅气的老板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起来,拿起手机拨通魔鬼的号码时,她甚至觉得自己是激动起来。
??? 等魔鬼来了,徐晓星到了他的手中,自己就自由了,就重生了,她怎么能不激动?但是,魔鬼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 魔鬼到底在做什么?
??? 李素素不知道,她不敢再拨打电话了,只能小心地在徐晓星旁边坐了下来,忐忑地开始了不知终点的等待。
??? 2 绑架
??? 让李素素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是,直到天已经黑下来,魔鬼竟然还是没有出现。
??? 这么长久的等待过程里,她壮着胆子又拨打了几次魔鬼的号码,依旧有回铃,但没有被接通。
??? 徐晓星一直安安静静地睡着,可万一她醒了呢?正当李素素胆战心惊地等着电话的时候,昏睡中的徐晓星嘟囔着道:“怎么……头疼……”
??? 李素素—下子惊慌地跳了起来,怎么办怎么办?突然,她从心里冒出要在魔鬼面前立一功以期讨好的想法,于是大脑空白地找来绳索,把将醒未醒的徐晓星绑了起来。
??? 反正,她总归是要被绑起来的,李素素这样安慰自己。
??? 就在李素素打完最后一个死结之后,徐晓星终于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她又过了一会儿才察觉到自己的处境,惊骇使她瞬间清醒,立刻挣扎起来,却只是一翻身便掉下了沙发。
??? “你要干什么?"啊!"我迅速地揪着衣服跳回沙发,脸惊恐。放开我!”模模糊糊的黑暗中,徐晓星只能看到李素素站在自己旁边的黑色身影,她尖声质问起来,李素素沉默着后退几步,按亮了房间里的灯。
??? “求求你,放开我吧,你到底要干什么?”
??? 质问也质问了,怒骂也怒骂了,徐晓星的嘶喊和尖叫除了自己没有惊动任何人。当她终了年的家,自降生以来才离开了个月。我和爷爷、奶奶互为生我以为自己根本不可能在这个医学院念下去,因为大学第学期期末考试我竟然有科考试不及格。还好最后我用钱打通了关系,补考都及了格。不过对医学已经是心灰意冷,所以从第年开始我开始逃课。命,我们住在彼此的心里。无论妈妈说什么,我都不相信。"中午点多心脏骤停应该没有什么痛苦在人民医院""点多!不就是我在车上的时候!当时车是从爷爷家门口过的,我错过了什么!!!"没有眼泪,点都没有,我努力向妈妈保证吾为撂奶保持理智,我就是想回去看看。于面对现实了,恐惧便倾覆而下罩住了她。她瑟缩在沙发角,哭泣着开始了哀求。
??? 整个过程里,李素素咬着牙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看着,脑子里画面错杂,意识错乱,仿佛看到了一个月前一:如此状的自己。
??? 不知为何,这情况竟然使她的心里生出一种几近变态的恶意,仿佛看到另一个女孩儿重复自己的苦痛,成了她对自己苦痛以毒攻毒的救赎。
??? “晓星,别恨我,这是你的命。”终于,几乎不由自主地,李素素用冷漠极了的语声说了这样一句话。
??? “你……你什么意思?我们有仇吗?你是我的哪个仇人派来的吗?”徐晓星哭泣着,颤抖着问。
??? “不是的。”
??? 李素素摇摇头,想了想,她十分冷静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和自己诱骗徐晓星的原因。
??? “就为了你自己能逃出魔掌,你就这样害我?我可是真的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的,否则我怎么会来找你?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对我?”李素素的讲述让徐晓星毛骨悚然,她泪落如雨,摇头哭泣。
??? “晓星,我知道你是真心把我当朋友的,可是当初我也是一样真心相信那个魔鬼的。你不要怪我,既然我可以经历欺骗,凭什么你不可以呢?我已经认命,你也认命吧。”李素素的平静,让她自己也感到一阵阵心寒。
??? “素素,你是被魔鬼吓坏了。你看,现在魔鬼不在,你完全可以放了我,我们一起逃走。”徐晓星忽然又生出希望,她急切地看着李素素,渴望着李素素点头。
??? 李素素却只是沉默第天,我朝沈万山的铜像深深揖,然后,背起了回家的行囊。了一下,继而无力地冷笑:“晓星,别幼稚了。”
??? “你怕什么?是怕你被侮辱的视频被魔鬼发上网吗?放心啊,警察抓到他之后,视频一定会被销毁的……”
??? 她却不知,“被侮辱的视频”这几个字已经刺激到了李素素。李素素不懂,为什么那几个字被自己说出来没什么,但一旦被徐晓星说出来,自己就像瞬间被打回到了魔鬼拍摄视频的当时一样,从灵魂到身体都感受到了极大的痛苦。
??? 毫无征兆地,她瞬间从冷漠平静变得歇斯底里起来:“闭嘴!闭嘴!闭嘴……”
??? 徐晓星在李素素歇斯底里的喊叫声里吓得噤若寒蝉,再也不敢试图劝说她了。
??? 过了好久,李素素才平静下来,她的眼睛已经红了,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自己已经做到这一步,那么不如索性多做一些,更进一步去讨好魔鬼,让自己的被释放也更增加一些筹码。
??? 李素素知道,魔鬼折磨人"你这小妮子,以前仗着姮娥宠爱,老是拿腔作调,不肯随钧天部起献舞,今天可要好好让我饱饱眼福了哈哈哈哈"豪迈的笑声回荡在祁门县郊外的小山坡上。的地方就在这栋楼下那个隐蔽的地下室。她决定先把徐晓星带亚刚听了妻子的抱怨,很内疚,更坚定了帮助妻子恢复正常的决心。每天,天黑,妮娜和孩子们又会变成人型家具,直到天亮才能自由活动,亚刚看在眼里,心如刀绞。他到处打听,看看这些巫术谁能解除,寻访奇人。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他真的找到了个人,名叫吉安,人称安心大师,他曾经帮助别人解决过类似的困难,在当地很有名气。到地下室,在那里等待着魔鬼的到来。
??? 找了一只手套,李素素把它塞进了徐晓星的嘴巴,然后又用胶带把她的嘴巴封住。趁着黑夜,李素素把徐晓星拖进了充满浓烈腐败和血腥气的地下室。
??? 尽管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的被迫,这次是主动为之,但是进入这间地下室,依旧让李素素感到寒冷和恐惧。
??? 地下室的光源是一盏老式的灯泡,透过脏兮兮的玻璃散发出来的光暗哑昏黄,犹如鳄鱼皮一般铺在地上,充满死亡的味道。
??? 地下室的地砖已经无法分辨原来的花纹,到处都是暗红色的泥垢,看起来绝对是血的功劳。
??? 地下室中心放着一张巨大的案子,看起来像恐怖电影里那种杀人魔肢解活人使用的粗陋的手术台,就是在那上面,李素素被魔鬼夺去了贞洁。
??? 地下室的四壁上悬挂着锈迹斑斑的砍刀和钩子,仿佛都在无声地冷笑着,表达它们对生人血肉的渴望。
??? 刚刚进入这个所有骇人元素都齐备的地下室,徐晓星的腿就软了。
??? "算了。"她颤抖得就像一条被扔在热铁板上的毛毛虫,被堵住的嘴里发出恐惧的呜呜声。
??? 李素素在徐晓星身边蹲了下来,轻轻地抱住她,试图用自己的身体给以安慰,也期冀那份安慰的反馈,给她自己一些继续停留在这恐怖地下室的勇气。
??? “晓星,别闹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你就认命吧。放心,他不会杀死你的……”
??? 徐晓星"大哥!我害怕!"女孩哭着跨前步,小心地抓住了他的衣袖。的嘴巴被堵着,无法用语言回应李素素,于是徐晓星就用狠狠的一撞做了回应。
??? 猝不及防,李素素被狠狠撞倒,后脑重重地磕在了墙上,徐晓星趁机挣扎爬起,仓惶地向地下室入口的楼梯跑去。
??? “该死!”李素素顾不得脑后的疼痛,惊慌地爬起来,凶恶地扑过去,狠狠地把徐晓星扑倒在了楼梯上。
??? 3 等待
??? 一整夜,魔鬼竟然都没有出现。
??? 李素素鼓起勇气最后一次拨打魔鬼的电话时,已经过了午夜,但魔鬼依旧漠视了她。
??? 这种始料未及的情况彻底搅乱了李素素的脑子。魔鬼到底要我做什么?到底要我做到哪一步?
??? 当时对我,魔鬼第一步做的是什么?当她对自己提出这个问题时,她几乎瞬问便找到了答案——魔鬼对她虐待的每一个细节都已经烙印在她的骨骼灵魂,清晰深刻,永世难忘。
??? 我该按照魔鬼虐待我的程序,来对待徐晓星吗?这个问题,李素素纠结了一阵,然后给了自己肯定的答案。
??? “晓星,晓星?”李素素轻轻唤了唤怀里安静了的徐晓星,徐晓星除了微弱的颤抖,声息皆无。
??? “对不起晓星,我可能要对你做一些不好的事了。”李素素也不需要得到徐晓星的回应,她只是在通知她。
??? 说完这句话,李素素站起来,拖着徐晓星,费力地把她弄到了那可怖的案子上。
??? 似乎已经昏迷的徐晓星瞬间睁大了眼睛,之前仿佛已经没了力气的身体再次开始了剧烈的挣扎。
??? “晓星,别闹,别闹。”李素素听到自己像个精神病人_样,一边无奈地规劝着,一边又用一根绳子,牢牢地把徐晓星捆在了案子上。
??? 终于,徐晓星又只会呜呜地哭了。一丝心疼从李素素的心底划过,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命!
??? 咬着牙,强迫自己凶狠起来,李素素从墙壁上摘下了一把锈迹斑斑,不知道切割过多少身体的刀,割裂徐晓星的羽绒服,又小心地一枚枚挑掉了徐晓星粉色衬衣的扣子。
??? 做到这一步,李素素感觉已经到了自己的极致。她终于阿杰又次全身冷汗地惊醒。扔下那把刀,想了想,又试探着撕掉了徐晓星嘴巴上的胶带,然后,她靠着案子的腿,慢慢地滑坐在地上。
??? 在徐晓星无力的嘤嘤啜泣中,李素素听到了地下室楼梯之上,那扇沉重铁门被打开的声音。
??? 她忙乱地站起来,像一个犯错的小学生等待老师一样,紧张地站在了案子旁。
??? 李素素偷眼看看徐晓星,她已经沉沉睡去。也好,这样至少能让她得到短暂的安宁。
??? 然后,那一瘸一拐的魔鬼的腿便在楼梯上出现了,一步一步,走进了地下室之中。
??? 看到地下室里的情形,魔鬼丑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李素素从那微笑里得知,自己猜测着魔鬼心意去做的事,至少部分得到了魔鬼的肯定。
??? “你做得不错。”魔鬼开口To他的声音很普通,却有着让李素素颤栗的力量。
??? “我打了很多次你的电话,你都没有接。”李素素低着头,小声地说。
??? “我就想看看你的忠心和诚意,要想让我放心地放掉你,你免不了也要做一些足够对你形成约束力的恶事,你应该会理解我的意思。”魔鬼说。
??? “是的,我理解,我……我做的还行吗?”李素素不敢抬头。
??? “已经很好,但是还不够。”魔鬼说,“你既然已经割开了她的衣服,为什么不顺便也割开她的身体呢?”魔鬼笑道。
??? “不,我不敢!”李素素剧烈地颤抖—下,脱口说。
??? “那怎么可以?去做吧,我会给你勇气。”魔鬼的目光笼罩着李素素。
??? 李素素不敢抬头,但不管她的眼睛瞟向怎么偏的角度,目光都仿佛迎上了魔鬼的目光。在魔鬼面前,她根本无处可逃,也没有拒绝的权利。魔鬼走到墙边,摘下一把刀,“咣当”一声扔到了李素素的脚下。
??? 李素素筛糠一般颤抖着,眼泪大颗大颗滚落下来,但她不敢违逆魔鬼的命令,只能颤抖着去捡起了那把刀,然后,她转身,把刀锋贴上了依旧沉睡着的徐晓星的胸口。
??? “切吧,切下去。”在李素素犹豫的时刻,魔鬼骤然闪到李素素身边,把她的手猛力一按……
??? 血光飞溅,溅了李素素一脸一身,在魔鬼的大笑声中,徐晓星发出了刺耳的惨叫。
??? “啊!”李素素大叫一声,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 4 结局
??? “做噩梦了?别着急,你会一辈子都在噩梦的折磨中的。”
??? 冷汗涔涔地流下来,李素素听到的是徐晓星讥诮的讽刺。
??? 李素素知道她说的其实是事实,她也无力反驳,只是说:“我梦到那个魔鬼让我切开了你的胸口。”
??? 徐晓星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语气里的讥诮立刻不敢表露出来了:“你……你不会真的那么做吧?”
??? “我也不知道……”李素素陷入一种梦游般的状态,“我想,我的梦也许是魔鬼对我的指令,以虐待为乐趣的他居然不肯出现,我想不到别的理由……”
??? “不会!怎么会?”徐晓星惊慌大叫,“你不要胡思乱想,如果那么做了,你就和魔鬼一样了!”
??? “呵呵,我已经和魔鬼一样了吧?”李素素冷笑一声,“我的未来已经毁了,注定一辈子活在阴影里。如果你有机会报警,你会排除我吗?肯定不会的。”
??? “不,我会的,我一定会把你排除的!你……你怎么说也只是被逼的,是我的朋友,你并不是有意的,我怎么会把你当成魔鬼一样的人呢?”徐晓星赶紧表白。
??? 她那急切的样子让李素素感到好笑:“你看,我欺骗了你,我连自己都不相信,怎么会相信你呢?只有让你也成为和我们一样处境的人,你才能真正不威胁到我们。”
??? 不知不觉,她已经把自己和魔鬼说成了“我们”。
??? “不,不是的,我说的真的是真心的……”徐晓星绝望地哭起来。
??? “对不起。”在徐晓星的哭声里,李素素微不可闻地说了三个字。然后,她拖着脚步走到墙边,摘下了一把锈迹斑斑的刀。
??? 李素素把刀锋抵在了徐晓星的胸口,这一次,她的手居然稳了好多。
??? 徐晓星感到了剧烈的疼痛,但是她连哭泣的勇气都失去了。李素素真的已经成了一个魔鬼,她不敢给她以任何一点微弱的刺激。
??? 李素素闭上了眼睛,把一只手压在了自己握着刀的另一只手上。
??? 徐晓星从李素素闭着眼睛的脸上看到了巨大而可怕的决绝,她嘶声尖叫起来,在她如噩梦重演一般的尖叫声里,李素素狠狠地按下了那一刀。
??? 一如噩梦,徐晓星的血溅了李素素一脸一身,李素素仿佛魔怔了一般笑着,与此同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 “喂?”
??? 来电的是魔鬼的号码,看起来,他果然一直俯视着自己。
??? “你好,你是不是一个叫黄同鑫的人的亲戚或者朋友?他出车祸了,死在了江华路,我看到他的手机上有好多你打来的未接来电,就打给你了……”
??? 手机听筒里,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李素素的耳边大声说。

标签:朋友男友警察

    上一篇:夜食摊 下一篇:桃花殒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