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勾魂夺魄

勾魂夺魄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我只有25岁,但我已经是一家五星级大酒店的厨师长了,工作舒适且收入不菲。这是所有人都很羡慕的生活,但是我却一点都不快乐。
??? 踏入这个行业十年,到目前为止,工作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挑战性。我能做出客人想吃的任何菜肴,哪怕是最偏门、最冷辟的。只要客人叫得出名字,我都能做得地地道道,让客人吃过之后赞不绝口。
??? 这种平淡无奇的生活让我的觉得我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巅峰,在剩下的时光里只能在毫无追求中度过了。
??? 一天,我独自坐在厨师长专用的休息室里和一个刚认识的妹子聊微信,正聊得心驰神往的时候,李华一脸焦急地跑了进来对我说:“师傅,经理找你,让你过去一趟。”
??? 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收起了手机,不耐烦地说:“他找我有什么事?”
??? 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酒店经理那张永远挂着笑容的脸。对一个手艺人,最见不得那些靠嘴皮子混饭吃的人,而经理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因此我不待见他,除非是不得已,否则我不会主动和他正面接触。
??? 我和李华走进经理办公室的时候,他正低声和一个女服务员说着什么。当他的余光发现我的到腊梅落棺前,王竟点儿不避讳,夜里偷偷地爬进梓木寿材,在里面躺下了就赖着不肯起来,被腊梅娘家人生生扯出棺材。来之后,立刻止住了说话,脸上的表情转忧为喜,一把抓住我的手说:“李厨师长,这件事全靠你了。我知道只有你才有办法把这件事情摆平。”
??? “等等……”我立刻打断他的话。我这是第一次看到经理这么着急忙慌地跟人说话。他给我的印象总是那么洒脱,无论跟谁说话总能侃侃而谈。这一点我做不来,甚至让我有些嫉妒。
??? 他这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表情反倒让我心里一阵窃喜,终于让我体会了一次在和他的决斗中胜出的感觉。即使这样,也不代表起会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答应他什么。
??? “先把话说清楚,让我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再说。”我故作镇定,用一脸淡然的表情来掩盖内心里得到这种早已期待的胜利喜悦。
??? 经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轻轻地咳嗽了一下说:“半小时以前,餐厅来了两个客人,要吃一道叫‘勾魂夺魄面’的菜。”
??? 他的我都快十了,还没成亲。这下倒好,弟弟先成亲了,村里人怎么看我?我心情不好,草草吃了两口饭,声不吭的起身去里屋睡觉。话说到这里,我的心头不禁一震,狂喜变成了震惊。
??? 经理发现我的表情异样,停住了说话,有点失望地看着我。
??? 我回过神来说:“接着说。”
??? “这道菜别说做了,整个厨房都没有人听说过。”经理沮丧地说。
??? 李华在旁边插嘴说道:“来五星级酒店吃碗面,简直就是来找茬的。”
???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说:“大开店"是啊,我的妻子性格和我合不来,所以我们决定放开彼此。昨天喂和她商量呢,好聚好散。"门做生意,即使只消费一块钱,那也是你的衣食父母。”
??? 我的话吓得李华矮了半截,低着头不敢再说一个字。虽然我说的义正言辞,但此刻,我的心却不再平静,不为别的,就为这道“勾魂夺魄面”。
??? “客人在哪?”我问道。勾魂夺魄面是我这辈子还没有做过的菜,我很想知道点这道菜的顾客长什么模样。
??? 经理顿时惊喜交加地说:“还甚至,她希望这是次绑架,因为如果是绑架的话,至少还可以确定自己女儿活着,至少还有机会找到自己女儿。在客厅坐着呢,非要吃到这道菜才走。”说完,还不忘一个劲地恭维我,让我本来已经皱着的眉头拧成一团。
??? “就是那两位。”在传菜部的窗口,经理就指着坐在角落小桌边上的一老一少说道。老的头发斑白,少的是一个女孩,长得挺漂亮,两个人的穿着都很整齐。
??? “您好!”
??? 老头抬头看了我一眼,失望的眼神立刻闪起了光彩。他说:“我就知道你们这里还有能人,你的帽子这么高,一定能做出勾魂夺魄面!”他的话让我有些哭笑不得,我一脸平静地轮番打量他和他身边的女孩。
??? 见我的表情没有出现任何为难之色,老头扭头对女孩说:“小花,你这回终于有救了,快谢谢这位师傅。”
??? 小花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吓得我几乎站立不稳。那双大大的眼睛里射出呆滞的目光,我和她四目相对,发现她的瞳仁里空无一物,根本没有我的影子。
??? 小花裂开嘴巴,向我露出了一个僵硬且没有一丝暖意的笑容。刹那间我明白了是什么原因让我感觉不对劲的了。
??? “怎么样?”经理低声问道:“李厨,能搞定吗?要是连你也,只用随缘的心,继续找寻,结下场百年好合。说没有这道菜,是这个老头故意刁难,我立刻叫保安把他们请出去。”
??? 我没有理会经理的话,对老头说:“老先生,做这道菜要花些时间,你能等吗?”
??? “能,能!”老头一边说,一边拼命点头,生怕这根救命稻草转瞬即逝没有了。
??? “我去厨房,李华跟我来。”我又对经理吩咐道:“你去准备一个痰盂,最好是大号的。”经理虽然一脸疑惑,却也不敢多问,按照我的要求照办去了。
??? 整个厨房都躁动起来,在我之前,有好几个厨师都尝试着按照自己的想象做了他们认为算得上是“勾魂夺魄面”的菜,但没有一个让老头满意。厨师们一致认为是这个老头来找茬砸场子。
??? 一众厨师都围在我身后,个个翘首以待。我却吩咐他们都出去,只留下了李华一个人。
??? 众厨师悻悻地走了个干净,我小声对李华说:“你给我买两样配料回来,做菜用的。”
??? “是什么,师傅?”李华有些兴奋地问道,“我可以让菜市场的老板送来,只要几分钟,要什么都能送来。”
??? 我摇摇头说:“这些东西菜市场没有,你得自己跑一趟。”
??? “噢……”李华疑惑地说:“没问题,是什么东西。”
??? “苍术和当归。”
??? “啊?这不是药材吗。”李华挠挠头说,“师傅您要其实小李还算是个不错的年轻人,除了有点自私之外。做药膳吗?”
??? “怎么这么多废话。”我佯怒道,“快去,记好了,苍术五钱,当归五钱。”李华吐了吐舌头,转身飞跑出去。
??? 整个厨房只剩下我一个人了,除了汤锅里的咕嘟声,只能听到我的心跳。我拿出面粉,慢慢地和面、揉面,思绪却飞回了五年前我的师父在临终前交代我的最后一件事情。
??? 在那张狭窄的床上,早已被疾病折磨的只剩下皮包骨的师父对我说:“我的大限已到,你不必难过。我在临死前我要把最后一道菜传授给你。”
??? 我当时一听,又惊又喜,惊得是师父果然留着一手没传授给我;喜得是师父在临死前终于还是把压箱底的手艺传给我了。
??? 他颤颤巍巍地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张沾满油渍的纸,递给我说:“这道菜叫勾魂夺魄面,这上面是菜的配料和做法,你看完之后熟记于心,然后将它烧毁。我几次想要将这张纸焚毁,却又下不了决心,不想先人的心血毁于我手。”
??? 我不由得暗骂了师父一句“老不死的,你不想得罪先人,却把这罪过推到我的头上。”
??? 我打开这些纸,从头到尾看了几遍,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地方,就和普通的菜肴配料差不了多少。
??? “师父,这道菜没什么特色嘛。”我有些怀疑师傅故弄玄虚。
??? 师父用干树枝似的手指在方子的下方点了两下说:“你这个臭小子,虽然有些天赋,却不够细心。”
??? 他手指点的位置写着两种特别的配料,一样是苍术,一样是当归。
??? “就这?”我不屑地说,“很多厨师都用药材当卤料的啊。”
??? “这两味药材不是用来调味的。苍术辟邪,当归还魂。虽然这道菜的名字叫‘勾魂夺魄面’,但它却是一道让人还魂的菜肴。”师父有气无力地说道,“还有最后一点就是做这道菜的厨师必须把自己的鲜血融入汤头中。”
??? 我一听就有些头大,问道:“血融到汤里做什么?这样的菜还有人敢吃吗?”
??? “这道菜是用来救命的,可是,唉,但愿你一辈子都不要做这道菜。是为了……”师傅连声咳嗽,一口气没上来,竟然咽气,驾鹤西去了。“这老头,临死还留点悬念。”我一边揉着面,一边回想着方子上的字字句句。
??? 其实,这道菜并没有什么难度,说是一道菜,其实只是一碗很普通的手擀面,汤头也是用最普通的几味调料调制而成。配料方面和普通汤面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多了苍术和当归,因为这两味中药材厨房里是不用的。而制作过程也一般无二,唯一奇特的地方就是要将厨师的血融入汤头。
??? “这是为什么?”我在心里揣摩着,回想起师父临终前的表情,让我的心情开始有些忐忑。“师傅。”
??? 李华的声音像一个炸雷在我身后响起,惊得我心惊肉跳。
??? “妈的!”我骂道,“不会小声点啊。”李华嘟囔着说:“我叫了好几遍,您都没听见。”
??? 我顾不得他的委屈,接过他手里的两个小纸包,将苍术和当归倒进正在熬制的汤头中。“师傅,好香啊。”李华说道。
??? 其实我并没有感觉出这两味药材加入汤头之后产生了多大的变化。
??? “你出去帮我看看经理那边准备好了没有。”我吩咐道。李华转身就走。
??? 让李华出去只是一个借口,他刚走出门口,我就拿起菜刀,在食指上划了一个口子,暗红的血珠顺着之间不断滴入沸腾个朋友以前生活无规律,暴饮暴食,搞得心脏、血糖、血压都有了问题。后来他爱上了跑步,身体逐渐好转。他的经验是每天点起床,到市西边的公园跑个小时,这已经成为他的生活规律。的汤头中。刹那间,原本乳白的像牛奶一样的汤头变得血红似火,原本平淡无奇的汤头顿时香气四溢。
??? “哇,李厨,真香啊。”几个小学徒从门口探出头来,垂涎欲滴地盯着盛满汤头的锅子。李华分开他们走了进来,也被这奇异的香味吸引住了,禁不住咽了几口唾沫。
??? “我尝尝。”他舀了一勺汤就要往嘴里送。我一把夺过汤勺,把汤倒回锅里,厉声说道:“这汤谁也不许动要是谁不听招呼,立马给我滚蛋。”
??? 见我发了雷霆之怒,门口的几个小学徒咂舌不已,悻悻地缩回了头。李华被吓得不轻,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 我自顾自地挑面舀汤,装了满满一碗,剩下的汤头让李华装好跟我一起来到餐厅。
??? 说实在话,汤头的这种奇香我也是第一次闻到,这种让人心驰神往的香味不禁让我的味觉为之震颤,就连心神都为之荡漾个不停。
??? 餐厅里,厨师们围在老头的周围,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只为我留出一条一人宽的人缝。
??? “老先生,这是你要的勾魂夺魄面。”我把面条放在老头的面前,他顿时学期末的恐怖灵异事件!凌晨:,尖锐的电话铃声惊醒了我们寝室人。被面条鲜艳的颜色震慑住了,呆呆地看着面条说不出一句话来。
??? 看来这就是老头要的菜了。一种欢快的气氛在人群中飘荡,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看着这碗红彤彤的面条,心里着实不安。
??? “小花,快吃吧。”
??? 老头将面条推到小花的面前。小花痴痴呆呆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种异样的神采。她不顾滚烫的汤头,直接手抓面条往嘴里塞个不停。
??? 顷刻间,一大碗面条就被小花吃了个干净,连汤头都喝的一滴不剩。
??? “谢谢你,谢谢大师傅。”老头抓住我的手连声感谢,让我有些受之有愧。
??? “哇……”一脸满足的小花突然干呕起来,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她双手卡着喉咙,脸涨得通红,样子难受至极。
??? “快,拿痰盂来。”
??? 经理立刻将早已预备好的痰盂放到小花的双腿之间。
??? “哗啦”一声,一股黑色的浆液从她口中喷涌而出,落在痰盂里。
??? “好臭啊……”人群中有人低声说道,纷纷捂住了鼻子。
??? 我也闻到了这股夹杂着腐臭气息的味道,皱了皱眉头,对李华说:“把剩下的汤头倒进痰盂。”
??? 李华掩着鼻孔,将剩下的汤头一股脑倒进痰盂,淹没了黑色的浆液。
??? 黑色的浆液开始剧烈翻腾起来,在血红的汤头下面时隐时现,好像是一条翻江倒海的黑龙正在挣脱束缚一般。
??? 翻腾持续了一会儿就停止了,腐臭的味道也随之消失。痰盂里原本红黑分明的液体此时已经混为一体,变成一种暗褐色的膏状物,众人面面相觑地看着我,想从我这一探究竟。
??? 我也是满脑子雾水,这一切都是按照师傅留下的那张方子做的,至于为什么,我可是一窍不通。
??? 小花在吐完黑色的浆液之后,浑身脱了力似的趴在桌子上昏睡过去,直到腐臭的气味消失,她才慢慢醒过来,双眼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人。和她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在她的瞳仁里看到了我的影子。
??? 生活又恢复了以往的那种平淡,我经常想起老头和那个女孩。
??? “小伙子,给你看个相吧。”我扭头看了一眼,是一个在路边摆摊的瞎眼老头。
??? 我微微一笑,有点讥讽地说:“你都看不见了,怎么给我看相。”
??? 瞎眼老头一愣之下,不怒反喜地说:“小伙子我看相用的不是肉眼,而是心眼。”
??? 一向不喜鬼神之说的我居然坐在他的摊子前面。
??? “好吧,你给我看看吧。”我说道,“要是看的准,我给你一百块钱。”
??? “呵呵。”瞎眼老头说道,“一看小伙子就是一个富贵之人。”
??? 我立刻有一种起身离开的冲动。我只是一个打工的,哪来富贵可言?而且,瞎眼老头连着两次叫我小伙子,我很怀疑他的瞎眼是装出来的。
??? 谁知我这个念头刚起,瞎眼老头就摘掉墨镜,吓得我倒吸一口凉气。这老头不但不是装瞎,而且是货真价实的瞎子。他的眼珠没有了,眼皮也被剜没了,只留下一个空洞洞的眼窝。
??? “人生无常啊。”瞎眼老头说道,“当年我作恶不少,遭了天谴,丢了这对招子。不过却因祸得福,开了心眼,也算是因果轮回。不过你做了一件善事,却被恶鬼缠身,我为你抱不平,特来出手相帮,祝你渡厄。”
??? 我突然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但我还是故作镇定地说:“老先生,您唬我的吧。我没做做过什么善事,倒是每天都要杀生,我是一个厨师呢。”
??? 瞎眼老头正色道:“你失了精血,丢了三魂六魄,左右恶鬼相伴,随时准备对你吞而食之,你就一点也没感觉到吗?”
??? “大白天说鬼话。”我掏出一张百元的大钞,扔在瞎眼老头的面前,起身走了。
??? “小伙子,你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就来找我,我在这里等你。”瞎眼老头沧桑的声音在我的耳边飘荡着,我捂着耳朵一路小跑到了酒店。
??? “师傅,您怎么了?”李华一脸关切地问,“最近您的脸色好差劲啊,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看医生啊,我陪你去吧。”
??? “大概是太累了吧,或许我需要休息。”我自语道。
??? 这个周六的生意好到火爆,人手不够,连我这厨师长都不得不亲自操刀上阵。这个时候是李华最高兴的时候,只有在我上灶的时候他才能看到我炒菜,才能学到东西。
??? 食材在我的锅里上下翻飞,一道接一道美味菜肴像流水线产品一样陆续被端出了厨房,李华看得眼花缭乱。
??? “这道菜是谁做的?”
??? 我正偷空坐在椅子上休息,经理一脸怒气地端着一个盘子出现在厨房门口。被客人退菜这种事情轮不到我头上,我没理他,自顾自地坐着休息。
??? 厨房里陷入一片安静。过了一会儿,一个服务员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四个盘子,全部都是客人的退菜。
??? “这些菜是谁做的?酒店的调料不用花钱啊?不是咸了就是酸了。今天要是没人承担责任,我只能让所有的厨师来平摊了。”经理厉声说道。
??? 厨房里还是一片安静,我顿时有点上火。站起身,刚想和经理对干一仗,却不知某年某日,宣州城中热闹了起来。张大了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我发现那些菜都是我做的。
??? 一会儿工夫,又有十几道菜被退了回来,我感觉到我的脸有些僵硬了。
??? “李厨,您说这怎么办?”经理一脸询问地说道。厨房里所有人都注视着我,他们都知道这些菜是我做的。
??? “重新做,这些食材的钱由我买单。”我沮丧地说道。这是我做了十年厨师第一次被客人退菜,而且一退就是十几道,让我的自信心大受打击。
??? “李厨,您不用为这些不争气的厨师们出头,该罚谁我还罚谁。”经理说道。
??? 我摇摇头说:“就按我说的办吧。”
??? 我拿起勺子,准备点灶火时,脑袋一阵眩晕特别是棚顶每晚都会传来的高跟鞋的哒哒声,这种声音在黑夜中最是慎人,周韬不知道咒骂了多少次,这女人,简直是神经病,大半夜不睡觉在天台上溜达什么?,几乎站立不稳,幸亏李华在一旁扶住我,才没摔倒在地。
??? “师傅,您累了,让其他的师傅做吧。”李华劝道。
??? 我摇摇头,直起身子,点着了灶火。火焰升腾,像两只鬼爪一样要将我揽住拽入灶心,灶心里早有一只血盆大口,满嘴尖牙对我待而噬之。“啊……”我尖叫一声,扔掉勺子,转身跑出了厨房。
??? “师傅!师傅!”李华莫名其妙地看着我的背影。
??? 我一路脚不点地地跑着,感觉浑身像是被粗绳捆住一样使不出力气,双腿软绵绵的,连地板也是软绵绵的,跑得异常艰难。
???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一身蓝皮,张着血盆大口的小鬼拿着钢叉在我身后追个不停,手里的钢叉铮铮作响,随时准备向我掷来。
??? 终于跑到了尽头,已经无路可走了。我有点听天由命地回过身,随手抓起一个东西向小鬼砸过去,不偏不倚,砸个正着,小鬼应声倒地。我心里一喜,转身准备继续跑,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 当我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病房里安安静静的,只听得到心跳监护仪的嘀嘀声。
??? “师傅,您醒啦。”李华双手拎着两个装满水果的塑料袋开门而入,一脸惊喜地说道。
??? “你的头怎么了?”
??? 我发现李华的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纱布被渗出的血染红了。
??? 李华歪着嘴巴一笑说:“没事,破了点皮。”
??? “给我说实话。”
??? “呃……”他犹豫了一下说道,“是您用凳子砸的。”
??? “啊!”我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我低声说道,“我刚才看到一个小鬼拿着钢叉在后面追我,我也不知道抓了一个什么东西砸了过去。”
??? “嗨!”李华笑道,“哪有什么小鬼啊。我看您从厨房跑了出去,担心你,跟着跑了出去,勺子都忘了放下,一直拿在手里。”
??? 我的心跳的更剧烈了,问道:“我怎么到医院里来了。”
??? “刚才可真是危险啊,要不是经理给你一棍子,恐怕你就要跳下去了。”他有点后怕地说道,“不就几道菜嘛,不用这么往心里去,人总有失手的时候。”他自顾自地说着,我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街边上那个瞎眼算命老头。
??? 我翻了一下身子,脸正好对着床头小柜上的一个罐头瓶,我的整张脸被印个正着。
??? “有没有镜子,快拿给我。”我急切地说道。
??? 李没什么分别吧。她对于外面的世界,也并不怎样留恋。算了,都算了。说到底,原来她不是戏文里有情有义的旦角。他,也不是她的生。不过是花丛流连,段偶然的相遇,遇过之后,不了了之。天底下,这样的故事才是多着。并无那么些个台扇,亮烈夺目。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之后,马上掏出了手机递给我说:“没有镜子,手机屏幕可不可以?”
??? 我一把抓过手机,对着自己的脸,手机屏幕里,我的脸竟然没有一丝血肉,只剩下一副白色的骷髅。
??? “啊!”我大叫一声,将手机砸向墙壁。
??? “师傅,你怎么了?”李华惊慌失措地问道。
??? 我下意识得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不让李华看见,却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脸上有些冰凉的皮肉。
??? “李华,我的脸……”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向李华表达我现在的感受。
??? 李华端详着我的脸说:“没什么啊。就是最近瘦了不少,有点苍白。我都劝您休息了,您却不听。”
??? 我想起了路边上的那个瞎眼算命老头,开始有点相信他的话了,一丝恐惧顿时浮上心头。“师傅,您怎么了?”
??? “没事。”我嘴里说着,支撑着坐了起来。
??? “师傅,你应该休息。”
??? 我已经顾不得向李华解释,不顾一切地冲出去,凭着记忆来到瞎眼算命老头哪里,却发现摊子已经没有了,算命老头早已不知去向。我心里一凉,一屁股坐在地上,哪里也不去,哪里也不敢去。
??? 天很快就黑了,我依然呆坐在那里,过路的行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我却突然有了一丝安全感。
??? “算命老头说过会在这里等我的。”我犹如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念叨着这句话,期待着老头的出现。
??? 一股凉风从后背吹来,我的精神为之一颤,浑身仿佛被掏空了一样,瘫倒在地上。
??? “哈哈哈哈。”一阵尖利的笑声在我耳畔回荡着刺得我耳膜生疼,我万念俱灰地放弃了心里的最后一丝坚持,反而轻松了不少。
???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向我走来,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模样。这就是瞎眼老头说的要取我性命的恶鬼吗?
??? 两个身影逐渐走近,我也看清楚了他们的模样,这不就是上次在酒店吃勾魂夺魄面的一老一少吗?
??? 我心里一阵狂喜,在鬼门关前遇到救星了。
??? 两个人蹲在地上,脸上都挂着诡异的笑容。女孩笑容戛然而止,张开嘴巴,露出满嘴的尖牙和猩红的舌头。
??? “你们……”我想说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 “老头,我先啦。”女孩说着话,低下头准备咬我的喉咙。
??? 挣扎是无济于事的,我的心里只有悔恨,对自己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的悔恨。
??? 我慢慢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
??? “啊……”一声震耳欲聋的嚎叫声之后,一个冰凉的重物压在我身上,我早已滞涩的呼吸为之一畅。我猛地睁开眼真的了?"佳佳做清醒状,我这才醒悟过来,她在拿我做试验。正要扁她,她却推开我的手,冲到门口拿起那个盒子。,发现压在我身上的重物是正准备咬我的女孩。
??? “笃笃笃……笃笃笃……”规律的敲击声从地面传来,震颤着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
??? “老家伙,坏我好事!”
??? “老鬼,你为了保你老婆的命,连你徒弟都要杀?”
??? “哼,我教他的一切都是为了续我老婆的命,你却横插一杠子。”
??? “你滥杀无辜也就算了,怎么还滥杀好人。你徒弟是一个善人,你要杀他,却得先过我这关。”
??? 身前身后,两个苍老的声音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我的神智虽然已经清醒了,但是却听糊涂了。
??? 一个身影一晃,走到我的身前,正是我苦寻不得的瞎眼算命老头。
??? “老鬼,你还是现形吧,让你的徒弟看看你的真面目。”
??? 我彻底蒙了,瞎眼老头一口一个徒弟的,难道在酒店吃面的老头是我师父?不可能啊,他已经在我眼皮底下死了,死了五年了。
??? “哼哼……”老头低哼一声,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一整张脸皮被扒拉下来,露出了本来面目。
??? “师父!”我失声叫道。
??? 我师父眯着眼睛笑道:“好徒儿,我等了五年了,你就成全了师父吧。”
??? “他成全你,我也放你不过。”瞎眼老头的拐杖在地上狠狠地敲击着,发出清脆铮铮之声。
??? 一时之间,我只觉得自己躺在柔软的水面上,拐杖的敲击之声像水面上的涟漪,在我的身体下面荡漾。
??? “老家伙,你……”师父的话没说完,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 瞎眼老头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慢步向我师父走去,每走一步,拐杖就在地面上重重敲击一下。当他走到我师父的身边之后,我师父整个人已经缩成一团,没有了动静。
??? 瞎眼老头俯下身子,在我师父的身体上摸索着。我看见他在我师父身上搜出了两个亮晶晶的东西,拿在手里端详了好久,然后转身向我走来。
??? “小伙子,还躺着装死么?”
???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站起身说:“谢谢老先生。”
??? “非也非也。”瞎眼老头福尔摩斯仔细地读了一封刚收到的来信,然后,漠然无声地一笑就把信抛给了我。摆摆手说,“我该感谢你才对。”
??? “感谢我?”我有点疑惑。
??? “没有你,我找不回我的这对招子。”说完,瞎眼老头摘下墨镜,露出了一对发亮的眼珠。

标签:老婆恐惧诡异医院

    上一篇:西门之祸 下一篇:小丑与恶魔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