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盗墓鬼故事之定颜珠

盗墓鬼故事之定颜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重操旧业
??? 推开出租房的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女友转过头,看到我手里的馒头和咸菜时,眼中兴奋的光芒黯淡了下去。
??? “吃吧。”我放到茶几上,小声地说道。
??? 女友沉默片刻,突然“腾”的站起身,摔门而去。我默默地打开塑料袋,闷闷的吃着。
??? 敲门声响起,我从沙发上弹起来,“你回来……”
??? 我愣住了,门外站着的不是女友,而是——强子。
??? 我把他让进屋,看到我的晚餐后一笑,把他带来的食品袋放下打开,一盒一盒地摆出来,最后摸出了一瓶酒。
??? 我和他吃着喝着,我问他:“说吧,找我什么事?”
??? 强子嘿嘿一笑:“我找你能有什么事?”
??? 我沉下脸:“我发过誓,不再干了。”
??? 强子仍笑着:“这次不一样吗。”
??? “有什么不一样?挖坟掘墓不都是损阴德的事吗,弄不好连命都要搭进去,不干!”
??? 强子变得严肃:“你不干这个干什么?你现在的生活水平怎样你自己清楚?像你我这样的,一没学历、二没技术,想找一份像小凤揉了揉手腕,嘴角的笑容更加诡异。样的工作哪那么容易?”
??? 一脸三个问号,我无法反驳。看着眼前的白馒头和咸菜,再对比人家的大鱼大肉,我蔫了。
??? 见我态度软化下来,强子向我讲起了此次接到的“单子”:寻找定颜珠。
??? 定颜珠顾名思义可以锁住容颜、冻住年龄,长时间用此珠摩挲脸部和身体,能够祛皱养颜,肌肤光洁细腻,永葆青春。原本是从前本地某富甲一方的员外小妾之物,为了争宠,花大力气淘了来,每天使用,果真肌肤华泽,艳若桃花。谁想,这小妾福浅命薄,正当妙龄死于难产。员外痛惜张伟坐在办公桌前,手中的鼠标如泥鳅般飞快滑动。然而半天也毫无头绪,他这个设计公司的创意总监时半会儿竟然也画不出客户所期望的格局。正在焦头烂额时,助理瑞秋端着杯茶走了进来。,陪葬了不少金银古玩,连同那枚定颜珠。
??? “这次的买主是个什么人?”我问,可以肯定百分之百是女的。
??? 强子告诉我,他本来并不知道买主的信息,一次联系的过程中,中间人露出了口风。
??? “你知道夏美吗?”
??? 夏美,我当然知道,一个背景神秘的四流女演员,据说亿万富豪男友砸下重金力捧,却始终半红不黑。据小道消息,夏美已经逐渐失宠,原因是背后的金主移情别恋。
??? “虽说是员外小妾的墓,比不得皇亲国戚,但陪葬品估计也不会少。只要我们找到了定颜珠,就是这个数。”强子伸出一巴掌。
??? “这次如果能顺利完成任务,珠子归我,墓里的陪葬对半分怎样?嫌少,可以再商量。”
??? 见我脸上有了活动之色,强子接着说:“一个土财主的墓能有多复杂?安全系数很高的,基本不会有什么风险。”
??? 强子得到我一句“考虑考虑”后离开了。我给女友打电话,被她挂断,再打,接不通了,给她发短信,不回。
??? 一个晚上过去了,女友没有回来。我一咬牙,给强子打电话:“我干!”
??? 进入古墓
??? 我和强子在荒山野岭里找了半天,仍然没有探明古墓的位置,期间还赶上了一场大雨,弄得狼狈不堪。
??? “你的情报不会有误吧?”我将怀疑的眼光投向强子。
??? 强子摇头:“不会,买家专门找专家核实过,绝对可靠。”
??? 的确,来之前我特意上网查了本地县志,找到了一条有关的记载。可是,为什么半点线索也找不到呢。
??? 我抬眼在广阔的土地上梭巡,由于下雨,冲刷出一些痕迹。我的目光定格在了某一个位置,走上前,蹲下身,仔细看着,“你发现什么了?”强子跟着我过来问道。
??? 我指着说:“这块土地上面有人生活过的痕迹,极有可能这里原有一座房子。古墓旁"抓紧时间吧,天色不早了"小毛熟练的打开脚架,张罗着让摄影师投入工作。边的房子,是守陵人住的,说明这里确实有古墓,位置距离这里不远。”
??? 强子点头,我们以此地点为中心,向外一圈圈的开始辐射。突然,强子大叫一声,身子直向下沉,脚下的土地下陷了。我伸手去拉,自己也跟着掉了下去。
??? 第一重险
??? 落到底,睁开眼,抹去泥土,打开手电,面前出现了一条地道。“怎么回事?”强子不解,看构造应该不是墓道。
??? 我看了一眼上面,说道:“看位置,有人在房屋下面挖了这条地道。”
??? 强子立刻担心:“那,里面的东西不会被拿走了吧?”
???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还是进去看看吧。”
??? 我和强子沿着地道向前走了没多久,出现了一闪月亮门,有戏!我们赶紧上前,脚下却突然被绊了一下摔倒了,倒地的瞬间,“呼”的一声,头顶一阵风,“直到天之后,梁晓莉和杜莎莎的尸体才被发现。她们的死状很惨,全都被挖掉了只眼睛、切掉了只耳朵,而且割去了只手、只脚。更重要的是,她们的腹部已经被剖开,里面成双的内脏都已经不见了只。血流了地,房间里散发着浓重刺鼻的味道,她们的身体被染成了悲惨而绚丽的花朵。嚓!”的一声,一排木栅栏从天而降,贴着头皮拦在了门口,底部尖尖,深深插进泥土里。
??? 是机关。强子扶起我,照了照,这个机关做得相当粗劣粗糙,很不专业。如果守陵人为了盗墓方便挖了此地道,为什么要多此一举设个机关呢。
??? 我和强子三下五除二将木栅栏拆开进入门里,“大明,你看,有门。”强子对我说,他照亮了一个油灯台。
??? 掏出火机点燃,光亮渐渐弥散开来,“啊!”我大叫一声,强子也吓了一跳,灯光照见了一具骷髅,头盖骨上残存着几丝银发,昏暗的光线下,冷不丁撞见谁都胆颤。
??? 我定了定神,取出纸钱,在骷髅面前点燃,鞠了一躬。
??? 强子从木栅栏上拆下一根木条在,做成火把,洞内顿时大亮,我们看清了:洞内显然经过了简单的装修和打理,如果只是临时歇脚,不必弄成这样。还有一些简单的家具,那具骷髅呈坐立姿势,面前的石桌上摆着一个酒壶和碟子。
??? 强子上前,“嗬,大明,里面还有酒呢,真香。”
??? 他将酒倒进塑料瓶里,酒壶和碟子装进去,接着,“咦,他手上有个镯子。”
??? 我看了一眼,不值什么钱,强子把它卸下来,装进去。
??? “你没觉得不对劲吗?”我对强子说:“如果守陵人仅仅是为了盗墓方便,为什么要布置出这么个洞呢?如果仅仅是为了守陵,没必要守到墓里呀,要知道,挖坟掘墓本身就是对死者的大不敬。”
???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奇怪,强子跟我说定颜珠的故事时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从现有的记载来看,当时的员外年事已高,而小妾正值妙龄,有必要使用定颜珠来延缓衰老吗?未雨绸缪得早了一些吧?
??? 斗僵尸
??? “大明,快来呀。”强子喊了我一声,他正用工具挖墙上的浮土,“出口被堵住了。”
??? 我来不及仔细思考,加入进去。挖着挖着,碰到了障碍,软软的、硬硬的,是什么?拂去上面的土,我和强子顿时张大了嘴巴,竟是——两个粽子。
??? 我们赶紧退后,他们慢慢移动起来,向我们逼近。
??? “怎么回事?”强子问我。
??? “估计是‘同行’,被困在了里面。一个土财主小妾的墓里的陪葬比不得皇陵,但也足以发笔小财。”我边说边从包里翻出糯米,向对面砸去。
??? 粽子身上只是冒起了缕缕黑烟,并没有阻止它们。其中的一个迈着僵硬的步伐越来越近,离我大约只有两米的距离时,它的爪子猛地向我伸来的同时,一只黑驴蹄子塞进了它的嘴里。
??? 解决了一个后,我赶紧去支援强子那边。粽子很强大,一般的法术法器不管用,强子身上已经挂"等几个不连贯的词语。另个说话尖声尖气的,则听不清讲的什么话。塞尔是巴黎人,他认为讲的是西班牙语;邻居亨利认为讲的是意大利语;荷兰籍的饭店老板则认为讲的是法语;英国籍的裁缝认为讲的是德语;意大利籍的糖果店老板认为讲的是俄语;西班牙籍的殡仪馆经理认为讲的是英语,总之,他们认为说话尖声尖气的人讲的都不是他们所熟悉的语言。就连这个人是男是女,他们的说法也不致,更不要问那个人到底说了些什么。彩了。
??? “怎么办?”他焦急地问我。
小学毕业以后,小怜就搬离了家乡,从此两人过着各自的生活,甚少联系。因此,当小惠接到儿时密友打来的电话时,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两人随即聊得滔滔不绝,为这看着这片熟悉的土地,他的心里非常悲哀。亲人的坟墓是在山上,车子开不上去,赵鑫只能走上去。些年来遭遇的不公而痛哭。??? 我四下扫着,目光掠过石桌时灵机一动,去翻强子的包。“你干什么?”我拿出了那只装酒的饮料瓶,拧开,泼向了粽子,然后反身操起火把扔了过去。
??? 大火燃烧起来了,我和强子合力将先前的那只也推进了火堆。
??? “可惜我的百年老酒了。”强子似惋惜似调侃。
??? 斗鬼
??? 我们没工夫闲着,提着两根木棍,扒开了浮土,见到了一条通道,是甬道。沿着向前爱你,找到了两边的耳室。
??? “大明,有人来过。”强子指着狼藉一片的现场,大失所望。
??? 我咬咬牙,“向前看看。”
??? 果然,前面是墓室,墓门被打开。走进去,棺椁旁边趴着两具尸体。
??? “东西还在。”强子惊喜地发现尸体身旁的包里露出了古宝珍玩。正要上前,“小心!”我一把拉住他,回身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子抛过去,“噼啪”响起一圈火花。
??? “你没看见他们倒下的位置有点怪吗?”我对着一脸茫然的强子说道:“几乎不分前后,呈半圆形,可以肯定,有人在棺椁四周撒上了‘机关’。”
??? 我们回到原来的山洞,找来了一些物件回到墓室,一一试过后,火花闪过的地方确认安全后,我和强子小心翼翼地迈过,走到了棺椁旁。
??? 胜利就在眼前了,我和强子都有些激动。正准备开馆时,我们同时张大了嘴巴,指着对方的身后。
??? 两具尸体站了起来,移动到了我们的身后,其中的一个被敲烂了脑袋,流出的红白液体结成了痂,糊了一脸。
??? 包里还剩下一些糯米,赶紧扔了过去,不管用。我注意到了地下,“他们不是粽子,是鬼。”
??? 古墓里遇鬼,“怎么办?”强子慌了。
??? “各个击破。”说完,我伸手到强子的胸口拽下他的玉佛,脱下我的菩提子,翻出包里的护身符,一齐向其中的一个砸了过去。
??? 鬼大叫一声,很快化成一缕青烟,消散了,留下了一地的碎渣子。
??? 解决了一个,还有一个。它在狭小的空间内飘来荡去,我和强子躲避着,我的大脑飞快地旋转着:鬼最怕什么?当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凌霜霜每天都在网上搜索自己的名字,她明显感觉到,谈论她的人越来越多,她的心里满是喜悦之情。然是……
??? 我迅速向上看了一眼,操起手里的木棍,跳上棺椁,用力向上顶。由于下雨,土质变得疏松。
??? “大明,快啊!”强子的脖子被鬼掐着少女的身影在门口隐去,我拿起方才收到的琥珀——呵呵,真美,真的很美——这个我要定了。,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我也是心急如焚,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和力度,一下、两下、三下……落下来的泥土越来越多,我用尽全力,一记重锤,“轰!”的一声,头顶被我捅出了一块天窗,一缕阳光泄了下来。
??? “强子,快!”我连忙跳下来去推他,强子会意,一头向前冲去,鬼见了阳光,凄厉地叫着,痛苦地挣扎了几下,消失了。
??? 障碍已除,我和强子两腿一软,跌坐下来。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完事之后我并没有觉得兴奋,反而觉得不安,整天都心神不宁。?? 稍作休息后,我们合力打开了棺椁。墓中的女子果然美丽,也许是因为定颜珠的缘故吧,百年后的她放佛睡着了一般,面目如常、栩栩如生。
??? 搜刮完里面的陪葬品后,强子掰开了她的嘴巴,“嘿,果然在这里。”
??? 伸手到她嘴里,“谁也不知道曼德为何会创作出那么多丰富多彩的艺术珍品。啊!”强子大叫一声,我也为之毛骨悚然,女尸的眼睛竟然睁开了。
??? “大明,我出不来了。”强子往外拔他的手,拔不动。“你快点想办法啊,我的手破了。”
??? 怎么回事?死不瞑目,往往是有心愿未了,是什么呢?我思考着,忽然瞥见了女尸的手腕,心中一动,转身跑开了,惹得强子在身后大喊大叫。
??? 再度返回时,他大惊:“你这是干什么?”
??? 我没有说话,将那句骷髅与女尸并排放进了棺材里。
??? 女尸的眼合上了,强子的手拔了出来,血淋淋的捏着一枚猫眼大小的珠子。
??? 说来奇怪,珠子与人身分离的瞬间,女子的尸身迅速地枯干萎缩,变成一具丑陋的干尸。
??? “这珠子真是神奇。”强子把玩着。
??? 我一伸手:“拿出来吧。”
??? “现在还不是时候。”强子直往身后藏。
??? “我是说你从他手团长弄清了事情原委后,首先感谢乡民姚平冒着生命危险把路军战士的尸体埋葬,这是对路军的热爱和敬重,但死去的这个战士是个传令兵,身上带有重要文件,所以必须得把他的遗体挖出来。上褪下来的镯子。”
??? 镯子?“你没看见女的手腕上也有一款同样的镯子吗?”
??? 估计是棺材里的硬货太多,小来小去的强子没看上眼。
??? 强子看了一眼,多少有些不情愿掏了出来,我套在了男尸的手腕处,合上了棺材。
??? 做完后,我的心情很沉重。我想这大约是如此一个故事吧:一对恋人相爱却不能在一起。女子被迫嫁给了员外做小妾。原想着员外年事已高,几年后一命归西,身为小妾的女子重回自由身后,两人再做夫妻。女子担心容颜老去,于是用定颜珠保持青春。
??? 谁想造化弄人,两人没有等来团聚,女子香消玉殒。
??? 为了守护爱人,男子在墓地周围修建了房子,挖了地道,陪伴心上人。为了防止有人打扰爱人的安宁,他做了一些机关守护她的陵寝。
??? 男子默默守护着,直到须发花白。再次进入墓地后,没有出来,与爱人在地下相会了。
??? “大明,走吧。”强子推了我一下。
??? 上到地面后,耳边传来一声巨响,墓地塌方了。一对生不能在一起的恋人,死后百年终于合葬了。
??? 地上地下
??? 早上从旅馆中醒来,强子不见了,留下了一封信给我:
??? “大明:
??? 首先说声对不起"你们也太不像话了吧,这么欺负人可不好,现在就给我滚,否则再揍你们。"我冷漠开口。,我先行一步了。想必你也看到了墓里那两个鬼身上穿的是现代的衣服。没错,他们就是夏美派去找定颜珠的先锋部队,有去无回后找上了我。还有一件事我没有也不可能告诉你,中间人曾带话给我:如果可能尽量把另一个人留在墓里。据说夏美有黑道背景,做事狠辣,她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她的秘密。先前其中的一个人被砸烂了脑袋,你也一定猜到了是另一个人所为。我感到了害怕,意识到了背后的水深。但请你相信,我绝没有动过念头,尽管许诺再加倍,但我没有。
??? 我决定远离他们,全身而退,不想再与他们有瓜葛了,再次向你说声对不起,余下的事麻烦你了。
??? 强子。”
??? 信的末尾附着一个电话号码。
??? 我包里的陪葬品估计是整体的一半,还有那颗——定颜珠。
??? 我呆立着,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 结局
??? 回到城市后,我跟中间人取得了联系,在一家酒店里交货。
??? 打开盒子,居然是一块石头,中间人气极败坏:“你小子敢骗我!”
??? “没有。”我平静地说:“珠子被调包了,真的在我女朋友那里,我在她身上安了追踪器,可以找到的。”
??? “那你赶紧哪。”中间人向我伸出手。
??? “先把酬劳付给我,我就交出来。放心,我敢保证,你一定会找到的。”
??? 中间人出去打了个电话后,付了钱给我,将我暂时困在了酒店。但我凭借着聪明与精灵,和学过的“遁地术”,巧妙地逃脱了。
??? 尾声
??? 后来,我打听到,夏美得到了定颜珠,我的女朋友会怎样,我已不关心了。
??? 回来的当晚,我找到她向她说明了一切,告诉她我可以给她富足稳定的生活了,谁想……
??? 原本承载着一段忠贞凄美爱情的定颜珠,到了现代却被赋予了阴谋算计的意味。
??? 尽管这次是我倒斗生涯中最不凶险的一次,且进账不菲,但我发誓,以后不再干了,哪怕是顿顿吃馒头咸菜也不干了,我发誓:这次是真的。

标签:朋友爱情男友女友

    上一篇:小丑与恶魔 下一篇:悬疑故事之七宗罪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