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乡村怪谈之糜烂

乡村怪谈之糜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阿凤是个苦命的孩子,黝黑的皮肤,大大的眼睛。从小父母离异,离婚后的父母又各自的成了家在外地定居,没有人愿意抚养幼小的阿凤。
??? 所以阿时间过得很快,又说期末考的来临,向辛勤的阿明为了应付考试,如往常般连夜温习功课。也许是连继几天熬夜的关系,阿明今天觉得身体疲乏不已。他决定到洗手间冲个热水澡,以便能充沛精力,然后继续应付考试。他双眼无神地走近自己的洗手室,正当开门之时,阵娇美的惊讶声立即从他的洗手间傅了出来,彷佛阿明的进入是个突击,把室内的女孩给吓着了!阿明睁大双眼瞧,发现位穿着鲜红色衣服的少女在洗手间内,他赶紧说声抱歉后冲出洗手室外,以表示他刚才的无礼并不是明知故犯。经过阿明的深思后,发觉刚才那位红衣女孩跟本是素未貌面,家里成员只仅有父母亲和他人吧了!难道是学校的女同学?凤从小是爷爷和奶奶把她拉扯长大的。由于家境太过于贫困,爷爷奶奶年迈身体又不好,所以阿凤早早的就放弃了学业,回到家里帮忙务农。
??? 农村的女孩如果不读书了,嫁人就会很早。所以在阿凤年满二十岁的时候,经过屯邻的介绍,就和邻村的比自己大两岁的阿海定了亲事。
??? 由于阿凤从小感情的流失,缺少关爱,所以很快就陶醉在阿海的甜言蜜语当中,偷偷的与阿海品尝了爱的禁果。
??? 可是别的能隐藏,这个阿凤的肚子却隐藏不了,没过几个月阿凤发现自己怀孕了!
??? 阿凤吓得一个劲的只知道哭,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个时候农村的女孩未婚先孕那是件很丢人的事情,不但自己抬不起头来,就连家里人也跟着一样的受村里人唾骂。
??? 阿海的家里人一商量,拉着阿凤就来到镇子上的医院做了人流手术。人流手术做完了,阿凤拖着孱弱的身躯跟着阿海回到了阿海的家里。
??? 女孩子一旦失了身,在婆家眼里就根本不会把你当回事了。阿海的家人也不例外,反正你已经是我们家的人了,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嫁给阿海了,所以这阿海的老娘这婆婆的架势立马就端出来了。
??? 阿凤他吓得掉头就跑,可是跑了几步之后又不甘心,就回头望了眼,入眼的还是刚刚看到的那幕,全部是模样的行李箱,正摆放在店里!做完人流还没修养几天呢,这婆婆的脸子可就拉了下来了。不是嫌这就是嫌那,说阿凤又懒又馋不干活。
??? 这一天,婆婆一大清早的就扯开嗓子指桑骂槐的撒泼了“今天都要到稻田地里去插秧,阿凤你也别像小姐似的养着了。我们这农村家庭可养不起大小姐,该干什么就干点什么吧!”
??? 就这样,阿凤只好下地穿好衣服跟着来到了村外的水田地。没有亲人关爱的阿凤哪里知道,女人做人流是最伤害身体的,是需要好好的将养的。
??? 傻呵呵的跟着卷起裤腿,光着脚走进了稻田地里。正是春天季节,稻田地里的水刺骨的冰凉,阿凤就感到小腹一阵阵的坠胀,很是疼痛。无奈看着婆婆一家人那又剜又瞪的脸色,也只好忍着疼痛弯腰干活。
??? 几个时辰过去了,阿凤实在忍受不了了,脸色煞白的一个跟头栽倒在水田里,人就晕死了过去。
??? 阿凤彻底的起不来炕了,全身浮肿,奄奄一息的面无血色。这时候她那可恶的婆婆才慌了手脚,把阿凤弄到县城医院一检查,阿凤竟然是血液中毒,人已经岌岌可危,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了。
??? 原来所有的稻田在插秧的时候,在水里都撒有剧毒的农药,以防害虫对秧苗的啃咬。阿凤由于刚做完人流手术,身体上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毒液慢慢的从皮肤毛孔侵入到了身体,已经融入血液造成血液中毒生命垂危了。
??? 经过几天的抢救,人是救过来了,但是却染上了一种可怕的病魔,一种叫红斑狼疮的绝症。
两万块就想买下来?太能蒙人了,离酒气男说的价值连城相距千里。常有人自以为聪明,连蒙带骗。老吴也不傻。??? 看见阿凤变成这个样子了,阿海的一家人又起了坏心眼了。想着反正阿凤的家里就两个年迈的老人,又不能把自己家怎么样。
??? 现在阿凤的这个样子,不但需要巨额的医药费用,而且人也不能好了。这样的儿媳妇说什么也不能要了,于是直接把病重的阿凤塞到出租车里,就给送回到了阿凤的爷爷奶奶家里。因为两人的学校是住校的,所以现在是晚课的课休时间。
??? 婆家遗弃了阿凤,从那天起阿凤就没看见自己的爱人阿海。爷爷奶奶含着泪倾尽了所有的家产,也没能阻止阿凤病情的恶化,阿凤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 在一个阴雨绵——贵都府的传闻绵的阴晦日子里,阿凤带着全身的溃烂,散发着阵阵恶臭的糜烂的躯体,闭上了她那双流着泪的大眼睛。
??? 由于没有成家,阿凤的尸身被埋在了村外一处荒野中,孤零零的坟头述说着阿凤命运的悲惨与冤屈。
??? 就在阿凤死后三天后的晚上,村子里好多人都看见了一个白色的飘忽的影子,在村子里来回的游荡。村子里的人都说阿凤死的太冤枉了,怨气太重会闹鬼的。
??? 不管某人看见金子眼睛都直了,他个箭步扑上去说:"我的愿望就是得到这堆金子。"事情是真是假,这话就像一阵风一样传到了阿海的家里面去了。阿海的老娘一琢磨,这阿凤如果真的时日久了化成了厉鬼,那最先遭殃要找的就是自己呀!
??? 这俗话说的好,再厉的鬼魂你不到七天你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所以要想自己家里人平安,那就要先下手为强。
??? 要说这恶女人也真是够毒的,带领着丈夫和阿海就拿着镐头把阿凤的坟墓给刨开了。阿"小孩,想不想跟我女儿起玩?"女人脸张开嘴忽然说。这样的反常没让我感到恐惧,我好奇地问:"你女儿叫什么名字?"海娘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在阿凤还没成厉鬼之前,把阿凤的尸身给彻底的毁掉,看你还怎么的成精祸害人?
??? 阿凤的爷爷奶奶听到消息,两个老人醒来的时候,小惠发现自己并不在病房里,周十分阴暗,小怜表情冷淡地站在床头,见她醒来,便扔过两张照片。张是手术切换下来的她的手掌皮肤,另张,是不久前陈豪偷拍她的瞬间,当时她碰巧发现,伸出手掌遮挡镜头,两张照片里的手心不仅是掌纹,连小指关节处那点痣都模样!哭喊着哀求阿海一家放过阿凤的尸身吧!好歹让这个苦命的孩子死后有个囫囵身子。
??? 阿海娘哪里会放过阿凤,一边让阿海挡住两位老人,一边从棺材里拖拽出阿凤那本来就糜烂不堪的尸体。倒上汽油,一把火把阿凤给点着了。
??? 也不知道是阿凤身体里面憋着一口怨气还是怎么的,当阿凤的尸体烧到一半的时候,只听见“砰!”的一声,阿凤的尸体爆破开来,那片片糜烂的腐肉就迸溅到了阿海一家人的身上和脸上。
??? 阿海娘“妈呀!”一声,就蹦出去好远,忙不迭的用袖口擦拭着迸溅在脸上的,散发"放在左边。哎呀!我明白了,他是用左手拿笔,用左手写字的呀。"着恶臭的阿凤的腐肉。
??? 阿凤的尸身在烈火中被烧完了,阿海娘这才满意的带着丈夫以及儿子离去。荒凉的坟前留下了老泪纵横的阿凤的爷爷奶奶,还有阿凤的一小堆快被风吹散了的骨灰。
??? 屯邻们实在是看不过眼了,集体的挡住阿海一家人的去路。“你们家太欺负人了,好好的一个孩子已经被你们给害死了。这死了死了你们还要把她挫骨扬灰,这么缺德的事情你们都能做得出来!人在做,天在看,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 阿海娘满不在乎的两手一掐腰“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碍着你们什么事了?别一个个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 屯邻们被激怒了,明确的告诉这个恶婆娘“如果今天你们要不把阿凤的骨灰收进棺材里好好忽然,同学松了手。我有点害怕,说:"你在哪?我看不见你。"同学:"我看的见你。"我:"哦,你没事吧。"同学:"没事。我就在你身边。"我转身看看,可什么都没有。有的是黑暗,沙尘,和处乱窜的风。的埋葬,就别想着走出这里。”
??? 阿海娘一看还真是惹了众怒了,这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转回身带领着一家人,好歹的把阿凤那残存的骨灰收回到了棺材里,把坟墓给好好的填埋妥当了。
??? 事情仿佛真的过去了,村子里的人再也没看见那黑夜里到处游荡的白色身影,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 阿海娘很是得意,自认为自己干了一件最漂亮的事,连鬼都被她摆平了。
??? 也就在阿海娘烧掉了阿凤的尸身的第三天晚上,阿海一家人在半夜里集体被一场噩梦惊醒了。
??? 死去的阿凤浑身血肉模糊的出现在了刘浩骗了我。一家人的面前,笑嘻嘻的用手撕扯着浑身那一片片糜烂的碎肉,转手扔在阿海一家人的身上。
??? 在阿海一家人惊惧的叫声里,阿凤慢慢的融化,融化成浓黑散发阵阵恶臭的脓水瘫倒在地上,慢慢的扩散把阿海一家人淹没在里面。
??? 阿海一家人在嚎叫声中都清醒了过来,打开灯面面相觑,胆怯的望着自己家的屋地上。什么都没有,只不过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 突然,阿海一家人瞬间都觉得皮肤好痒,伸手在身上一抓,更是觉得浑身其痒无比,三口人咔咔咔的在身上就是一顿乱挠。
??? 坏了,阿海一家人这才发现,三口人的身上都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块块的桃红色的斑块,那种红红的似乎还向外渗着涔涔血"别喊了,你自己也是鬼,你瞎喊什么。"在我面前突然出现了身白色衣服的人拉住了我。丝的斑块。
??? 一家人慌了手脚,彼此不安的查看着。全都一样,三口人的身上都一样,无一幸免的其痒无比。
??? 好容易挨到了天亮,一家人集体的来到县城医院,一检查,医生很明确的给出了答案,全家人都被红斑狼疮这病毒给感染了。
??? 阿海娘瞪圆了她那小三角眼睛,歇斯底里的跳起脚大声的咒骂那已经死去的阿凤,她认定了一定是该死的阿凤把病毒传染给了自己一家人。
??? 阿海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声的呵斥正在跳脚的母亲“我恨死你了,都是你!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你造成成的。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没有一点点人的良心,我们这是遭受到报应了。”
??? “要不是你逼迫刚做完人流的阿凤去再度回到我宁静的家乡。村落已经近在眼前,我加快步伐,归心似箭。插秧,阿凤也不会得病暴死。又是你连死人都不放过,好好的去烧什么阿凤的尸体。我知道我们全家是怎么样得到报应的了,是在烧阿凤尸体的时候,阿凤的肚子爆裂迸溅到我们身上的肉浆,让我们都感染上了这个该死的病毒。”
??? 阿海上前指着呆立在那里的母亲“都是你做的恶,这回好了,我们全家都拜你所赐一起下去陪伴阿凤去吧!”
??? 阿海一家人变卖了家产,齐齐的躺在医院里冰冷的床上。由于阿海娘的为人恶毒跋扈,病床前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探望。
??? 在一天夜里,阿海偷偷的拖着周身疼痛的身体离开了医院,他要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去做一件事,做一件弥补良心上愧疚的事。
??? 几天以后,人们在阿凤的坟头发现了阿海的尸体。一具拖着长长血迹爬向阿凤坟头的尸体。
??? 尸体浑身糜烂不堪,散发着阵阵的恶臭,跪倒在阿凤的坟头上…

标签:婆婆小三手术坟墓尸体

    上一篇:悬疑故事之七宗罪 下一篇:看不见的孩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