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第一章、血腥命案
??? “大王,快将宝剑赐予妾身···大王,快将宝剑赐予妾身····”月光如磅礴的大雨倾盆而下,在如皓雪般洁白的月光下,一个身着华丽戏子服的旦角正在对着月亮练戏。
??? 她唱的这出戏是霸王别姬,是她们戏院最红的一出戏。只是这出戏已经十年没有人演过了,原因是因为十年前曾经发生了一起血腥的命案。
??? 那件命客人冷笑声,道:"别装了,我知道你手下有几名婚托。"他从口袋中还拿出了几张照片,指上面和男人约会的几个女孩说,"她们都是你手下的人,对吧。我什么都调查得清清楚楚。"案最后被锁入了秘档之中,因为至今都没有人知道凶手是谁,以及凶手为何行凶。
??? 记得那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似乎就连月光都和他人的描述一样。死者也是在练戏,唱的好像也是这句——大王,快将宝剑赐予妾身···
??? 想到这里,这位旦角不觉浑身感到一阵发可是今晚不知怎么的,爷爷躺在炕上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感觉那何大壮媳妇直在身旁围着爷爷转悠,看又看不清,模模糊糊的像是要和爷爷说些什么?麻,随即她又苦笑了一下,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 “大王,快将宝剑赐予妾身···”她不断的练习着这一句,并不是因为对这句有着特殊的好感,而是这句便是那霸王别姬的关键一句,可她却怎么也练不好。
??? 就在她心烦意乱之际,一阵幽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那沙哑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大王,快将宝剑赐予妾身···”
??? 这声音让旦角的身子一阵发颤,她从未听过如此沙哑的声音,就好像在喉咙间含了一个螺丝。
??? 但是那声音的语调却又是那样的准,如果不是她声音如此,她唱这出戏一定是很合适的。
??? “你···是谁?”旦角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 而那人似乎不愿意搭理她,仍旧唱着:“大王,快将宝剑赐予妾身。”
??? 就在旦角准备回屋的时候,一个和她一样身穿华丽戏服,画着虞在这个多月中,大部分的夜晚我都泡在"waitingforbar"里,每次我都在等着林杰在深夜里把我带出去,然后那夜我不用回去,我就可以可是,每次他都把我送上车或送去我的住处。我想我可以暗示他下,不知为什么,试了几次,我都没有说出口,我好象是个女惹样,怕他误解我放荡。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发现我心里的怨恨和寂寞已没有那么深了。姬脸谱的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 “你不是一直都唱不好这霸王别姬吗?”那人影的眼睛像是鹰隼一般,尖锐的看着旦角,仿佛要看进她的心里。
??? 她一震,问道:“你有办法?”
??? “当然。要唱这出戏,就要和程蝶衣一样!”这程蝶衣是李碧华编剧的电影《霸王别姬》里面的一个角色,最后自杀了。
老头高深莫测地凑过来,低声道:"把你的心给我!"??? 难道唱好这霸王别姬的唯一办法就是死!她不禁想到了十年前的那起命案,她想跑,却已经不能了。
??? 因为那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取出了一根如短剑般长的钢针,旦角还未来得及躲开,那人影便把那钢针从旦角的下巴刺入,直接从她的眉心穿了出来···
??? 血和着月光流了一地,大地仿佛被镀上了一层红色,血的腥味也瞬间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让人感到窒息与恶心。
??? 第二天,人们发现了死去的旦角,他们一如当年一般的恐慌,尤其是那些老者,都大喊,一定是闹鬼了,一定是闹鬼了。
??? 一个如同疯子一般的人窜了出来,看着众人“嘿嘿”笑道:“唱不得,唱不得,你们都不能唱霸王别姬,谁都不能唱,咯咯咯···”
??? 那人当年也唱过这出《霸王别姬》,而就是唱这出戏,导致了他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
??? 警察在几个小时后赶来,可问了半天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故而只好例行公事的交代询问一番后便离开了,之后也再也没有来过了。
??? 第二章、新来旦角
??? 三个月后,他们戏院门口来了一个人。那是一个清秀的男人,眉目如画一般,而举止我对刚刚的事点印像也没有了。秀美感到奇怪的很。也犹如一个姑娘。
??? 更甚的是,他的脸上还薄施粉黛。
??? 那男子自称自己姓林,名小平。那林小平翘着兰花指说道:“我是来学戏,唱戏的。”
??? 他说自己想唱旦角,想学旦角。虽然他没有什么功底,但是戏院老板仍然想要收留他,因为这旦角,本来就应该是男人唱的。
??? 只是现在肯唱旦角的男人很少,因为学旦角若不是有极高的天赋,那便是要从小学起的。而这所谓的天赋,那就是犹如女子的心性。
??? 虽然现在很多男性女性化,但是真正可以和女子一般的男子,又有几个呢?而现在又有哪个父母肯送自己的儿子去学旦我说同学同学,好几年没见着了。他问我妻子是不是也是我的同学?我说不是的。他说他的妻子是他同学。又问我现在回去,我妻子是不是不睡觉在家等?这样说我倒酒有了几分醒,我发现我太不象话,竟玩到这么晚,我的老婆肯定不睡觉在家等我。除非我说今晚不回去了。我说是的。角,最后弄得男女不分呢?
??? 所以现在很多戏院的旦角都是女人唱的。现在他们戏院终于来了一个如此有“天赋”的男人,哪里管他会不会唱戏,只要肯学,那就可以教,也就可以教好。
??? 这林小平果然很聪明,所有的戏,只要教一遍就会唱了,而虽然他没有童子功的功底,但是也学的有模有样。
??? 尤其是穿着女装唱戏的那一幕,真的比女人还女人。就好像是电影《霸王别姬》里面的程蝶衣。
??? 有人笑称:“小林啊,如果是你演《霸王别姬》那张国荣估计也不会在戛纳被人投一票影后票了。”
??? “这是为何?”林小平好似明知故问一般的问道,他一边说你没有把那个梦讲给她听吗?话,一边翘起自己的兰花指。那样子,真是比女人还女人。
??? “那当然就是你啊!”
??? “这个自然。”他却之不恭的收下了这席赞美。
??? 转眼又入夜了,仍旧是一个月光铺满地的夜晚,他看着这洁白的月色感叹道:“这么好的月色,让我想到了虞姬自杀的那个晚上,你们说,虞姬自杀的那一晚,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月光呢?”
??? 众人纳闷,他怎么突然说起这样的话来了呢?
??? 林小平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兀自说道:“我想我也可以成为‘程蝶衣’你们说,是吗?”
??? 众人好像听出他的意思了,这程蝶衣的成名作,就是那<霸王别姬>,难道他想学这出戏?
??? “不可以,这是一出被诅咒的戏啊,不能唱,唱不得!”其中一个年级比较大的人说道,那人看起来好像是师兄,他面带担忧与恐怖的看着林小平说道。
??? 而林小平似乎主意已定,他笑着说道:“这个世界哪里有鬼?鬼,都在人的心里。其实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唱这出戏!”
??? 那是很多年前了,当年这个戏院就是以这出戏闻名的,尤其当时电视中正在播放《霸王别姬》,因为这个,让这出戏,这个戏院更加的红火了。
??? 可是这出戏却好像被人诅咒了一样,先是唱这出戏的人莫名的在台上吐血,之后又疯了,一直都疯疯癫癫的。
??? 之后又一个唱戏的被人在月夜杀死,被人用钢针从下巴刺入,眉心穿出,刺穿了半个脑袋,死的无比惨烈可怖。
??? 而就因为这个,这出戏十年没有人唱了。
??? 不久之前,一个叫做阮小红的旦角决定再唱这出戏,就在大家以为已经平安无事的时候,那阮小红也被人用十年前的手法杀死在了后院的空旷之地。
??? 有人说,这是冤魂作祟。是那出《霸王别姬》的戏,导致了悲剧。戏中程蝶衣的自杀导致虞姬的魂魄不安,从此便诅咒了这出戏。
??? 也就是那个时候,这个地方再也没有人敢唱这霸王别姬了!
??? 而之后随着张国荣的自杀,更是给了这个传说添上了一抹诡异。
??? 但是林小平似乎不信,他坚定的目光告诉了众人,他一定要唱霸王别姬!
??? 第三章、被偷换的剑
??? 半夜,林小平趁众人睡着了,便自己爬了起来,他偷偷的来到了戏院的后面。那一方空地,几个月之前刚刚死了一个女人。
??? 现在估计除了他,没有别的人敢来。
??? 他看了看空地,笑着说道:“正好可以给我练戏!”
??? 他学着戏剧唱到:“大王,快将宝剑赐予妾身···”唱了一会,他便停了下来,感叹到,虽然自己可以唱虞姬,可是谁又愿意和自己唱霸王呢?
??? 虽然这么久以来,出事的都是虞姬,可是谁能够保证下一次出事的不是霸王呢?所以没有人敢唱楚霸王这个角色。
??? 好不容易有人决定再唱霸王别姬,却又死了人。从此之后,怕是再也没有人敢唱了吧。
??? 不过林小平觉得,自己既然已经练了,那就不能轻易的放弃,一定要找到一个人陪自己唱这出戏。
??? 第二天,他便告诉了自己的几个师兄弟,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唱这出戏。
??? 但是他仍旧不死心,甚至直接找到了戏院的班主。班主一听他要唱这出戏,吓得脸色都白了。
??? “不唱也可以,你可以唱《贵妃醉酒》或者是别的,你也可以大红大紫啊!”
??? 林小平脸色写满了不屑:“我从小就喜欢唱这出戏,我的梦想就是可以在舞台上,演一次虞姬,为此我日练夜练,把自己练成这样,我知道很多人都说我男不男,女不女,可我也不在乎了,我只想要唱好这出戏!”
??? 他的诚意没有打动班主,班主仍旧不愿意要他冒险。但是之后他日夜缠着班主,甚至说不让自己唱这出戏,自己就离开。
??? 班主无奈,好不容易得了一个人才,他怎么舍得他离开呢?可班主还是害怕他会出事,仍旧犹豫着。
??? “我已经疯魔到了人戏不分了,每日每夜都想唱这出戏,这个念头像是梦魇一样,我怕,我怕,我怕您不让我唱这出戏,我会真的变成‘程蝶衣’的!”
??? 话已至此,班主还有什么办法?
??? 只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和他唱这出戏,没有人敢演楚霸王这个角色。但是林小平没有死心,不日后,他竟然找来了一个自称陈潇的男人,说那个男人是自己的好友,愿意和自己一起唱这出戏。
??? 班主见他人都找来了,更加没有理由阻止了。
??? 但是班主却只让他白日练戏,到了晚上,那是决不允许他练戏了。
??? 而就这样,也差点出事。
??? 那是一个大白天,练到最后一幕,虞姬拔出霸王的宝剑,准备自尽,而就在这个时候,出了一个意外。
??? 宝剑不小心割到了林小平的手,瞬间他的手臂流出了汩汩鲜血。显然,那把剑被人调包了,成为了一把真剑!
??? 林小平大惊:“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语气十足一个慌张的女人。
??? 而正在此时,一个幽暗的影子正躲在树丛的后面,只是一撇,林小平似乎看到了那个影子。但他不语,仍旧一副惊慌女子的做派。
??? 无奈,暂时只好作罢。
??? 第四章、夜半唱戏
??? 休养了十来天,林小平的伤才好,伤一好,他又继续练起了这出戏。而从这时开始,大家也就更加的紧张了。
??? 什么东西都要仔细的检查过才可以使用,尤其是那把假剑,更要确定是真是假。
??? 就这样又练了十来天,林小平作出了一个决定——他要公演这出戏!预计演出的时间是在下个月的月初,而现在却已经是月中了。
??? 班主虽然不想公演,却也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
??? 这个消息一出,整个小镇就沸腾了起来。他们已经十年没有看过这出戏了,再加上不久前的命案,更是给这出戏增添了一抹神秘。
??? 虽然还有一段时间,但是他们就已经开始疯狂的抢票了——这也是林小平的主意,提前售票,也可以更好的看看观众的反应。
??? 不到三天,这票就全部卖出了。
??? 眼看时间越来越近了,林小平也越发用功的练起了这出戏。他好几次表示自己晚上也想要练戏,但是班主还是拒绝了。
??? 他怕不幸的事情再次发生。
??? 但是林小平却不管那么多,终于在一个夜晚,他偷偷的爬了起来,在月光之下,空地之上,开腔练习了起来。
??? 四周刮过的大风听起来阴森可怖,可在林小平的耳中,却像是在为自己鼓掌。
??? 而就在林小平唱到高潮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大王,快将宝剑赐予妾身···”那沙哑的声音犹如妖魔鬼怪,让人不寒而栗。
??? 但是那个声音并没有让林小平感到惧怕,反而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他仿佛是在等待那个声音一样。
??? 随即他却又表现出了惊慌的样子,四下看看,握后面坐着的人被老刘的慌张,颠来颠去,十分愤懑。但是老刘听不到,因为他看见窗外有个儿童的身影在漂浮,那是个岁的男童,他惨白的脸贴在车窗玻璃,两只惨白的手长着尖锐的指甲,在玻璃上划动着,老刘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害怕了很久,忽然想到即将临盆的老婆,他立马做了个弃全车人不顾的决定,他奋力跃,身子就像条鱼样跳出了窗户,紧接着,路公交车行驶百米后,忽然燃烧了熊熊大火,大火如同长了翅膀样,火苗子乱窜,火势滔天,老刘的衣服也被百米以外的火吞噬了角。紧了自己手中的那把剑,仿佛是打算用那一把假剑,来保全自己的安危。
??? 忽然,他的目光对准了不远处的树林,林子里面似乎有一个人影,一个穿着华丽戏服仿佛要去唱大戏的人影。
??? 那脸谱,那珠翠,那戏服,正是虞姬!
??? 那人影对着林小平森然一笑,然后一步一步的向着他走来。看着逐渐逼近的人影,林小平感到了一阵的不安。
??? 他一步一步的倒退,那人影就一步一步的逼近,转眼,人影已经到了林小平的眼前来了。林小平一个踉跄跌落到了地上····
??? “你···不要,不要···”林小平惊慌失措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害怕的小女人,他不断的挥手,而那人影却似乎没有想要放过他。
??? 只见那人影从自己的袖子里面取出了一根短剑长的钢针来,那钢针正是上两次凶案现场的那种,他带着狰狞的笑容,举起了自己的手,仿佛想要杀死林小平。
??? 但是忽然,林小平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那个人的手,随后又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摸出了一把手枪来!
??? 他指着那个人影恨恨的说道:“老子这么爷们的男人,为了抓你,假扮了这么久的娘娘腔,自己都要吐了,现在终于抓到你了!”
??? 这一阵骚动把所有人都激了出来,众人仿佛是看戏一般的看着林小平和他眼前的那个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 此时倒是陈潇开口说话了:“我说林飞,你终于抓到这个人了啊,为了破这个案子,你听了陈爱玲的话,扮成一个娘娘腔,前来说自己要学戏,唱戏,那举止,真叫我恶心。最后竟然还要我来陪你,现在好了,再也不用看你那恶心的动作了。”
??? 原来这林小平就是林飞,是这个城市里一个有名的警察,他为了破案才特地听从自己好友的建议,扮成这样的。他嘿嘿一笑道:“现在好了,我抓刘安冷笑道:"去死吧!"到凶手了。”随即他目光一转,看向了那个凶手:“呶,你可以说说你为什么杀人了吧?”
??? 此时一个眼尖的人看出了这个凶手是谁,只见他吃惊的说道:“怎么是你?王良人!”
??? 顿时所有人的炸开锅了,纷纷说道:“怎么是他,竟然是他!”
??? 第五章、霸王别姬
??? 他叫做王良人,是当年这个戏班的台柱。他名字叫的好听,人也聪明,更有一幅好嗓子。他凭借这幅好嗓子,成为了一代旦角。
??? 那个时候唱旦角的男人已经很少了,而佼佼者更少。而他,就是一个佼佼者。
??? 他每日苦练,沉迷其中,甚至可以说已经和程蝶衣一样,男女不分了。但正是这男女不分,让他成为了最当红的旦角。
??? 他沉醉于戏中,说自己就是戏中的人物,活在戏里面,才是真正的活着。这种对于艺术的追求,没有人感到诧异,甚至对他很是欣赏。
??? 尤其是老板,觉得简直有了一个赚钱的活招牌。
??? 之后的一段时间,他们戏班很流行霸王别姬这出戏。而唱虞姬的,自然就是他了。之后随着电影《霸王别姬》的播出,这出戏也越来越红,他也越来越红。
??? 所有人都说他就是程蝶衣,他就是虞姬。
??? 只楼上?我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楼道,心里"咯噔"了下,说:"我什么时候在楼上陪你玩过?楼上根本就没有住人!你居然骗我!"是他没有爱上自己的师兄,他爱的只有戏,或者爱的只有戏中的人物,戏中的自己。他太爱虞姬这个角色了,爱到不能失去这个角色。
??? 但是他没有想到,他的命运竟然会和程蝶衣一样的多舛。程蝶衣因为种种最后没有能再唱虞姬这个角色,直到最后一次的演绎,死在了练戏的舞台上。
??? 而他也因为种种不能再唱虞姬了。不过他是因为咳血,而告别了这个舞台。
??? 王良人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一场戏上,唱到高潮部分的时候开始剧烈的咳嗽,之后又开始吐血。
??? 那一口鲜血,染红了他的戏服,也对他唱戏的生命宣判了死刑!
??? 他的嗓子毁了,再也不能唱戏了。这对他打击很大,他始终不愿意相信,直到最后,开始疯疯颠颠的,成了一个疯子。
??? 而他的嗓子被毁并不是意外,还是人为。害得他嗓子被毁的,是自己同门,叫做李欣然。正是之后唱虞姬的那个旦角。
??? 他嫉妒王良人的嗓子,更嫉妒他的地位。他知道,只要王良人在一天,他就永远不可能出头。
??? 但是他不敢杀人,于是便毒坏了王良人的嗓子。
??? 因为这是第一次,于是他在佛前祷告,没想到竟然被王良人听了去。当时的王后面发生了什么,小玲也不知道,因为她已经失去知觉,再也醒不过来了。良人虽然看起来疯疯癫癫,但是却并不算是真的疯了。
??? 与其说是疯癫,不如说是疯魔。他只是太爱唱戏了,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才这样,其实他很正常,没有疯了。
??? 他仍旧知道什么叫做仇恨,仍旧知道怎样复仇。
??? 多年来的练戏,也让他有了好的身手。他在一个有月亮的夜晚,决定报复。他躲在树林里,没有当即下手,而是等到李欣然唱到高潮,和他一样的时候,出手杀了他。
??? 他用钢针从他的下巴穿入,就是为了毁掉他的嗓子,让他也再也不能唱戏。
??? 报仇完之后的他,只感到一阵的悲凉。他仍旧像往常一样装疯——他太希望自己疯掉了,因为只要他疯掉,他就不痛苦了。
??? 杀死了李欣然并没有平息他的恨意,所幸当时这个戏院这个地方已经不再唱霸王别姬了,所以他没有再犯事。
??? 但是十年之后,戏院决定再唱霸王别姬。他怒了,他不允许别人唱虞姬,因为他认为自己才是唱虞姬的唯一人选。或者说,他认为自己就是虞姬!
??? 尤其是对方的唱功不如自己当年,而且还是个女人——他认为只有男人才可以唱旦角。这些,都是他不能原谅的。
??? 一个夜晚,仍旧是有月光的夜晚,他潜伏在了树林,看着那个女人练戏。他像上一次一样,没有急于动手,而是在女子唱到高潮的时候,出来结果了她。
??? 他不能忍受那段话那女人怎么唱也唱不好。
??? 他用的还是上次的手法,因为他要毁掉这个女人的舌头,让她也不能唱戏,哪怕是投胎,也不可以唱戏!
??? 而这也就是他为什么把凶器留在现场的原因了!
??? 因为死者没有什么仇人,而手法又是可以摧毁别人嗓子的方法,所以他的好友陈爱玲怀疑凶手杀人是和霸王别姬有关。
??? 于是她要林飞扮成娘娘腔,前来学戏,并要他点名说自己要唱霸王别姬,以此诱惑出凶手。
??? 也是林飞聪明,学什么像什么,不止学的好像一个娘娘腔,就连唱戏也有板有眼。作为一个多年的警察,其实林飞早就知道上次的剑被人动了手脚,他是故意那样做的,原因就是为了引诱出这个凶手。
??? 果然,他成功了。
??? 而他知道没人愿意唱霸王的时候,便找来了警局的法医小陈,和自己演对手戏。
??? 林结案后,张永帮刘新母亲把刘新给葬了。几天以后,张永梦到刘新来答谢他为自己洗刷冤屈,给疼爱自己的母亲个交代。飞看着眼前的这个杀人魔王,不禁觉得恶心:“你真是疯了。不,应该说你没疯。只能说你是活成了活鬼!”
??? “呵呵。不疯魔,不成活嘛。不过,你唱的很好,但是没有我好。”王良人用自己沙哑的声音说道(手指点灯法),他一字一句,举止神态都好似当年——那个比女人还女人的男人。
??? 忽然,他又说道:“要和程蝶衣一样,才能够唱出好戏!”
??? 他忽而挣脱了林飞,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宝剑,学着程蝶衣,抹了脖子···
??? 看着一地的鲜血,众人一阵唏嘘。
??? 忽然,班主说道:“哎呀,林警官,我们已经···卖出票了,说要唱霸王别姬啊,这···这···这可怎么是好啊!”
??? 林飞看了一眼小陈,笑着说道:“嘿嘿,他家以前就是唱戏了,所以唱的好,难不倒他。至于虞姬嘛?”忽然,他声音举止一变,犹如“林小平”似得说道:“您看妾身怎样啊?”
??? 众人都被他的举动逗乐了,一阵大笑。
??? 不日之后,霸王别姬如期举行,一时之家座无虚席,台下众人一阵叫好,林飞和小陈在众人的掌声中谢幕·····

标签:警察恐怖杀人血腥

    上一篇:看不见的孩子 下一篇:天使的房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