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天使的房间

天使的房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遗照
??? 从十一岁开始,杨丙经常做同一个梦。
??? 那是一间老旧的屋子,墙上贴着一张年画,上面有鲤鱼,还有一个胖小子。有一个呆头呆脑的收音机,里面传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不知道是什么戏曲。
??? 角落里,有一张木床,白被子,白床单。
??? 一个女人直直地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在梦里,她的五官有些模糊,发型却无比清晰,是那种日本学生头,刘海儿有些长,遮住了眼睛。
??? 七岁的杨丙坐在她身上,愉快地玩耍。
??? 他的手里有一个玩具。
??? 刚开始做这个梦的时候,杨丙看不清那是什么玩具。
??? 此后十年,这个梦一次次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每一次,他都能发现一个或者几个新鲜的细节。比如:那个女人的皮肤很白,是那种常年不见太阳的白。收音机上面有一个按钮坏了。年画上有一行用圆珠笔写的字:5月17苞谷90斤,不知道是谁写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 他也看清了那是什么玩具。
??? 一个小木马,是手工做的,造型拙朴,因为长时间把玩,表面变得十分光滑,颜色也变深了,有一种金属的质感。
??? 杨丙觉得那个女人是他的母亲。他问过父亲,父亲说不可能,因为他的母亲生下他之后就去世了。
??? 杨丙希望那个梦能延续下去,比如说那个女人醒了,和他说了一些话,还带他出去玩了一会儿。这样,他就能判断出她是谁了。可是,那个梦只是一遍遍地重复,没有任何要延续下去的意思。
??? 杨丙今年二十一岁。他在一家不大的鞋厂打工,是老乡给介绍的工作。厂里的员工宿舍住满了,老板租下了一栋老宅子,让他先住下。那是一栋两层小楼,非常老旧,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原来,里面住着一对老夫妻,几年前都已经去世了。
??? 杨丙提着编织袋,打量四周。
??? 这里是郊区,路上人很少,车也少,风吹着一些垃圾袋在路上乱窜。路两边是一些门面房,有理发店,蛋糕店,小超市,快餐店。一个穿白大褂的女人坐在水饺店门口,清洗韭菜。她低着头,动作很慢,不知道在想什么。
??? 老板掏出钥匙,开了锁,把钥匙交给杨丙,交待了几句,就走了。那是一把老式的黄铜锁,看上去得有两斤重。
??? 杨丙推了推木门。
??? 木门“嘎吱嘎吱”地呻吟了几声,缓缓地开了。
??? 一股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
??? 屋子里光线不好,很暗。
??? 杨丙走进去,眼睛适应了几秒种,才看清屋子里的摆设。正对着门的位置,有一张长条桌,桌上摆放着一个佛龛。佛龛前面,是那对老夫妻的遗照。照片中,他们都板着脸,表情阴郁,似乎有极重的心事。
??? 让杨丙感到恐怖的是,遗照前面还摆放着两双黑色布鞋,鞋头对着门的方向,一双大,一双小,都有磨损的痕迹,明显是穿过的。
??? 也许,这是当地的风俗,他想。
??? 堂屋左边是一间卧室,有一张木床,还有一个老式的木质梳妆台,上面有一个椭圆形的镜子,右上角印着鸳鸯的图案。
??? 杨丙把东西放到床上,四下查看。
??? 厨房很小,几个粗瓷碗扔在灶台上,到处都落满了灰尘,一派荒凉。角落里有几个黑色的土陶坛子,都有盖。杨丙打开看了看,发现里面是各式各样的咸菜:萝卜条、黄瓜、芥菜疙瘩、辣白菜、雪里蕻……
??? 那些咸菜应该有年头了,上面都长了白毛,看上去有点恶心。
??? 木头楼梯上也落满了灰尘,应该是很长时间没人走动了。杨丙往上走了几步,发现楼梯拐角处加了一道铁门,上了锁。他探头看了看,上面黑糊糊的。
??? 他住下了。
??? 第二天,他去上班了。一天工作十个小时,计件工资,有加班费。工厂提供免费住宿,吃饭自己掏钱。
??? 鞋厂里女工多,男工少。杨丙上班不到一周,就有三个女孩明里暗里地表示想和他交朋友。他长得挺好看,五官清秀,皮肤很白,比大部分女孩都白。其中一个女孩是厂长的女儿,长得不难看,就是胖了点,一百五十多斤。
??? 杨丙都拒绝了。
??? 也许是因为从小缺乏母爱,他有严重的恋母情结。
??? 通俗点说,就是他喜欢成熟的女人。
??? 只要不上班,杨丙就抱着手机上网。他有十几个网友,大都是上了年纪的女人。其中,有一个叫天使的女人和他的关系最好。她是一名护士,很关心杨丙,经常嘘寒问暖。杨丙不知道她的年龄,也不能确定他们是什么关系。
??? 姐弟?
??? 朋友?
??? 母子?
??? 似乎都是,又似乎都不是。
??? 反正不是恋人。
??? 也可以这么说,别人上网找女朋友,杨丙找妈。
??? 这天晚上风很大,远处隐约有雷声,要下雨。杨丙躺在床上,抱着手机和天使聊天。他没开灯,手机屏幕的光照在他脸上,青青白白的,有几分诡异。
??? 有几秒钟,他扭头看向堂屋。
??? 堂屋里也没开灯,漆黑一片。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始心神不宁,总感觉堂屋里有东西在动。他下了床,穿着拖鞋走了出去。
??? “啪嗒”一声,他按亮了灯。堂屋里没有任何活物。那对老夫妻老老实实地呆在相框里,不喜不悲。那两双黑色布鞋也没动,上面落满了灰尘。
??? 杨丙回到床上,继续和天使聊天。
??? 杨丙:我找到新工作了。
??? 天使:什么工作?
??? 杨丙:在一家鞋厂上班。
??? 天使:工作累不累?
??? 杨丙:不累。
??? 天使:记得好好吃饭。晚饭吃的是什么?
??? 杨丙:素馅饺子,我吃了二十五个。
??? 天使:你很喜欢吃素馅饺子吗?
??? 杨丙:不,我喜欢吃肉馅饺子,能吃四十个。等发了工资,我就去吃。
??? 天使半天没说话。
??? 杨丙:你还在吗?
??? 天使:在。
??? 杨丙:我想看看你。这句话在他心里憋很久了,一直没勇气说出口。
??? 天使:你等一会儿。
??? 过了一阵子,天使发过来一张照片。
??? 网络不太好,打开照片需要四五秒钟。
??? 杨丙觉得比一个世纪都要漫长。终于,护卫听,正经起来了,说,你是不是没拉手刹啊?照片打开了,是一个女人的全身照,她穿一身白色的衣服,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在一把白色椅子上,周围的背景也是白色的。杨丙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皮肤很白,是那种常年不见太阳的白,五官清秀,发型是那种日本学生头,刘海儿有些长,遮住了眼睛……
??? “妈——”他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 一声巨响,天上扔下一个炸雷。
??? 这一嗓子把老天都吓了一跳。
??? 杨丙:我想见你一面。
??? 天使却下线了。
??? 杨丙怔忡了半天,把手机扔到一边,摸黑躺在了床上。他回想着今晚的事,觉有有些诡异:他一直把那句话藏在心里,不敢说出口,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晚上偏偏就说了。还有,那声雷来历不明。如果再响几声,可以理解成要下雨了,可是只响了一声,而且也没下雨,这就不正常了——老天似乎是在提示他什么。
??? 外面静悄悄的,只剩下一只狗在叫,那声音很孤独。
???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
??? 他的心里也空荡荡的……
??? 第二天,杨丙请了假,去照相馆把天使的照片打印了出来,又买了一个最大的相框,有一米多高。回到家,他把照片挂在了墙上,正对着床。
??? 就这样,天使住了进来。
??我相信会有人相信的!? 这是天使的房间。
??? 墙上的她静静地看着床上的他。
??? 床上的他静静地看着墙上的她。
??? 她是黑白的。
??? 他是彩色的。
??? 晚上,屋子里很热闹。几个同事来找杨丙玩,三女一男,其中包括厂长的女儿,她叫尹花花。那个男的明显是被拉来凑数的,只是埋头吃喝,一言不发。
??? 桌子上堆满了吃的,全是熟食,还有两箱啤酒。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她们提问,杨丙有一搭没一搭地说几句。
??? 该问的都问了,不该问的也问了,三个女孩起身,四下看。
??? 天很晚了,她们才意犹未尽地散去。
??? 杨丙收拾残局。
??? 屋子里还留有她们身上的脂粉气。杨丙想:天使身上肯定不会有这种庸俗的气息,她身上应该散发着淡淡的消毒水的气味,冷静而优雅。
??? 昨天就应该下的雨,现在才下。
??? 雨点很大,落在干燥的地面上“噗噗”地响。
??? 有人轻轻地敲门。
??? 杨丙打开门,发现是尹花花。
??? “什么事?”他问。他没打算让她进屋。
??? 尹花花的目光绕过他,看向卧室,小声地问:“那个女人是谁?”
??? “哪个女人?”杨丙一时没明白过来。
??? “挂在墙上的那个女人。”
??? 这句话有些丧气。
??? 杨丙有几分不快地说:“是我朋友。”
??? “女朋友?”尹花花的脸色有些古怪。
??? 杨丙没回答。
??? 她犹豫了一下,低声说:“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 “你说。”
??? “我感觉那张照片……是遗照。”
??? 又是一声巨响,天上又扔下一个炸雷。
??? 老天生气了,似乎有什么秘密被揭穿了。
??? 杨丙抖了一下,说:“因为它是黑白照片?”
??? “不,不是这个原因。”
??? “那是为什么?”
??? 尹花花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只是一种感觉。”
??? 杨丙就不再说什么了。
??? “我回去了,你小心点。”说完,她匆匆走了,还不时回头"你都喂给我了呀!"看一眼,仿佛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赶她。
??? 杨丙站在门口,半天都在回味她的话。
??? 第二天下班之后,杨丙又去吃饺子,还是素馅的。他身上的钱不多了,必须省着点吃,否则坚持不到发工资的那天。水饺店里还有一个顾客,是一个中年男人,低着头坐在角落里,鸭舌帽遮住了他的脸。
??? “来一小盘素馅饺子。”杨丙说。
??? 老板娘在里屋应了一声。过了几分钟,她端出两盘饺子,放在杨丙面前一盘,放在中年男人面前一盘,然后回里屋包饺子去了。
??? 杨丙看了一眼面前的饺子,觉得他想告诉我刚才问题的答案,他是个人不对头:数量明显偏多,而且闻起来味道也不对。他吃了一个,是肉馅的。杨丙回头看了一眼中年男人,以为这是他要的饺子。
??? 中年男人面前的那盘饺子很少,有一个已经咬开了,是素馅的。他并没有说什么,看来,他要的就是小盘的素馅饺子。
??? 杨丙想:可能是老板娘听错了。他想了想,决定奢侈一回,就吃上了。他有一个习惯,一边吃一边数数。吃完,正好是四十个,正好吃饱。他冷不丁地想起了和天使的聊天内容,有些懵。
??? “老板娘,结账。”他喊了一声。
??? 她出来了,手上沾了一些面粉。
??? 杨丙给了她二十块钱。
??? 她找给他十四块钱,又去里屋忙活了。
??? 杨丙愣了一下:六块钱是小盘素馅饺子的价格,大盘肉馅饺子至少要十二块钱。他迟疑了一下,快步走了出去,就像一个刚偷到钱包的小贼。
??? 人穷志短,原谅他吧。
??? 天已经黑了。
??? 杨丙去一个小店充了话费,往回走。小店距离他住的地方大约有五百米,要经过一个铁路涵洞,那里没有灯光,很黑。
??? 刚走进铁路涵洞,一辆火车慢吞吞地驶了过来,声音震天响。
??? 杨丙莫名地感到有些紧张,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 一个黑影忽然窜出来,挡住了他。
??? 杨丙的头皮一麻,停下来,呆呆地看着对方。那个人的五官藏在黑暗里,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他戴了一顶鸭舌帽。他挥了挥手,似乎说了一句什么话,但是火车的动静太大,杨丙没听清楚。
??? 两个人对峙了大约两分钟。
??? 火车终于走了。
??? “你说什么?”杨丙颤颤地问……
??? “肉馅饺子好吃吗?”他怪怪地笑着问。
??? “什么意思?”杨丙感觉他的精神不太正常。
??? 他忽然凑了上来,脸几乎贴到了杨丙的脸上,阴森森地说:“肉馅饺子好吃,难消化。”说完,他撒腿就跑,去向不明。
??? 杨丙立刻往相反的方向跑。跑到一个有亮光的地方,他回头看了一眼,铁路涵洞黑糊糊的,像一张巨大的嘴。
??? 进了屋,杨丙立刻插上了门闩,长出了一口气罗萝摸摸身上的纸屑,眼前黑,噗通声晕倒在地。。家是最安全的地方,不管这个家是买来的,还是租来的。他没开堂屋的灯,直接去了卧室。开了灯,他躺在床上愣了一会儿,拿出手机上网。
??? 天使不在线。
??? 有些口渴,杨丙伸手去摸放在梳妆台上的杯子,无意间发现梳妆台上有一些剪下来的指甲,一小堆,大小不一。他确定,那不是他的指甲。
??? 那是谁的?
??? 他身上一阵发冷,下了床,坐到梳妆台前,仔细观察。那些指甲白白的,弯弯的,小小的,看上去十分干净,应该是一"小薇,吃饭了听见没有!"爸爸不耐烦的叫声把林薇从呆呆的状态下惊醒了过来。此时,镜子里再没有那些景象,只有自己的脸孔。个女人的指甲。杨丙抬起头,看着镜子里天使的照片。她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她的脸依旧很白,刘海儿有些长,遮住了眼睛。
??? 他起身走过去,仔细观察她的手。
??? 她的指甲很短,似乎刚剪过。
??? 是她?
??? 2、花圈
??? 杨丙当上了班组长,厂长亲自任命的。还有,那两个想和他交朋友的女孩被开除了,理由是工作不认真。其实,每个人都知道那只是借口。
??? 杨丙当然也知道。
??? 别人议论纷纷,他装聋作哑。
??? 下了班之后,他一个人慢腾腾地往外走。
??? “杨丙。”
??? 他回过头,看见尹花花站在身后,打扮得花枝招展。
??? “什么事?”他问。
??? 尹花花兴高采烈地说:“明天就是你生日,我想请你出去玩,玩一个通宵。你想玩什么,我都陪你。”这句话饱含深意。
??? 杨丙一怔:“你怎么知道明天是我生日?”
??? 她有几分得意地说:“我在办公室里看过你的身份证复印件。”
??? 杨丙把目光转向别处,说:“我今天有点累了,改天吧。”
??? 她的神情立刻黯淡下来。
??? 杨丙转身走了。其实,今天就是他的生日。他是晚上出生的,父亲第二天去办手续,把日期给弄错了。
??? 还没到家,天就黑了。
??? 杨丙一边走,一边低头看手机。天使不在线。这几天,她一直没上线,不知道在忙什么。其他网友也不在线,似乎一夜之间都消失了。
??? 站在门口,他掏出钥匙开门。
??? 一股甜甜的香气飘了过来。
??? 他四下看了看,没有任何发现。他悚然一惊:难道香气是从里面飘出来的?可是,里面的三个人都呆在相框里,不可能鼓捣出什么香气。他有些手忙脚乱地打开门,进了屋。
??? 屋子里很黑。
??? 电灯的开关在里面,需要走几步。他隐隐约约看见长条桌上摆放着一些东西,借着一点夜色,显现出一点朦朦胧胧的白。
??? 他的脚步轻飘起来。
??? 开了灯,他顿时吓了一跳。
??? 长条桌上多了一个很大的生日蛋糕,白色的奶油上面点缀着一些水果,还插着蜡烛。有一朵用奶油做的花缺了半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 生日蛋糕一点都不吓人。
??? 吓人的是它旁边的花圈。那花圈是用各种彩色的纸扎成的,极其鲜艳。它很小,更像是一个花环,戴在脑袋上的那种。
??? 谁送来的花圈?
??? 这个问题不吓人,先放在一最后,竟然只剩下几个白骨在那里。边。
??? 吓人的是:这是送给谁的花圈?
??? 如果是送给那对老夫妻的,恐怖指数是25.7,只能吓人一跳。
??? 如果是送给挂在墙上的天使的,那就说明她已经死了,恐怖指数立刻加倍,变成了51.4,能把人吓个半死。
??? 杨丙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更加可怕的念头:如果这个花圈是送给他的呢?
??? 那就是恐怖百分百了。
??? 过了一阵子,他才慢慢地缓过神来,走过去,仔细看。他数了数,发现生日蛋糕上插了二十一支蜡烛。
??? 他今年二十一岁。
??? 今天是他的生日。
??? 很显然,这个生日蛋糕是送给他的。可是,除了他自己,只有父亲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也许,父亲光想着喝酒,早把他生日给忘了),谁会送给他蛋糕?
??? 尹花花?
??? 应该不是。
??? 杨丙没动那生日蛋糕,转身去了卧室。进门的一瞬间,他回头看了一眼,那对老夫妻木木地看着生日蛋糕和花圈,不喜不悲,面不改色。
??? 夜很静。
??? 杨丙一直睡不着,那个小小的花圈总在他眼前飘来飘去,红的花,绿的花,黄的花,黑的花,白的花,紫的花,蓝的花,灰的花……
??? 都是纸的花。
??? 他干脆开了灯,看着挂在墙上的天使。看了一阵子,他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头。她的手指和嘴角上似乎沾了什么东西。他下了床,走过去看了一眼,顿时魂飞魄散——那是一小块奶油,白色的。
??? 杨丙的脑子里浮现出这样一幕:她挂在墙上,吹起额头上的刘海儿,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发现四下无人,就跳了下来。她飘到堂屋,用手指挖了一块奶油,觉得不好吃,撇撇嘴,又轻飘飘地钻进了相框里……
??? 他又看了一眼,发现她的指甲似乎长长了一些。
??? 恐怖更深邃了。
??? 杨丙又听到了一阵音乐声,断断续续,隐隐约约,似乎是从楼上飘下来的。那声音充满哀伤和忧郁,听了让人心情灰暗。
??? 楼上的房间空着,没人住。
??? 杨丙下了床,悄悄地走了出去,打开堂屋的灯,慢慢地靠近楼梯,看见楼梯上多了两行浅浅的脚印。他迟疑了半天,始终不敢上楼查看,悄悄地退回了卧室,反锁上门。再看看挂在墙上的天使,杨丙已经感觉不到亲密和温暖了,心里只剩下恐怖。
??? 夜更深了。
??? 杨丙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不敢睡。屋子是木质结构的,他和她只隔着一层薄薄的木板。那木板后面,一定藏着两只阴冷的眼珠子。
??? 她要干什么?
??? 这个问题无比深邃,没有答案。
??? 在忐忑不安中,杨丙竟然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了,像是什么东西从高处滚过的声音,硬邦邦的,一个接着一个。
??? 杨丙竖起耳朵听。
???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三十九个,四十个。
??? 声音消失了。
??? 杨丙忽然想起了那一大盘肉馅饺子,还有那个戴鸭舌帽男人说的那句话:“肉馅杨钊点头,"等会,我去拿工具。"饺子好吃,难消化。”
??? 他终于触摸到了一股阴森森的鬼气。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他赶紧跑了出去,给老乡打电话。在这里,他举目无亲,有事只能找老乡。
??? 老乡来了,哈欠连天。
??? 杨丙把昨天晚上的诡怪经历说了一遍。
??? 老乡脸上的睡意慢慢地消失了,沉思了一阵子,说:“我带你去找百年后,位姑娘在山上采药,突然飞过来几个道士模样的人,和这位姑娘打了起来,姑娘没有打过他们,被他们打伤,口鲜血吐了出来,倒在了地上,只见这位姑娘身蓝色的衣服,没错她正是幻化成人的蓝衣然后又飞过来位道士,小姑娘感觉自己死期以到,不甘心的闭上眼睛,道士飞过来说,她只不过是个刚修炼成人的小妖,为什么要打伤她,姑娘听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道士时,她又留下了和百年前亦石死时样的泪水,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道士正是亦石,嘴上喊出第句话,亦石哥哥,眼角留着泪水,说完便晕了过去,眼前的道士看着蓝衣和蓝衣看他的眼神只感觉头很晕,很难受,脑子里全部都是个和他长的模样的人和条小蓝蛇采药的情景,便大叫起来,后面的道士便跑过来说,尔林师兄你怎么了头又疼了,没错,几天前尔林就有脑子里就有这种只不过看到这位姑娘后更厉害些,于是他说把这位姑娘起带走。房东问问。”
??? 房东姓孙,长得很文气,眼睛里有一些很深沉的东西。听完杨丙的讲述,他没有说话,脸色越来越阴沉。
??? 过了很长时间,他还是不说话。
??? 杨丙有点沉不住气了,小声地问:“到底是怎么……”
??? 老乡伸手制止了他。
??? 房东突然长叹了口气,低声说:“没想到,她还没离开。”
??? 杨丙的心一下悬了起来。
??? “她是谁?”老乡问。
??? 房东往外看了一眼,说:“走,咱们到有阳光的地方去说。”
??? 什么事还得在有阳光的地方说?
??? 杨丙的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 房东告诉他们,前几年他把老屋租给了一个外地女人。她五十岁左右,自称在医院上班,可一直躲在家里不出门。经常有男孩上门找她,可是,从不见他们出来。晚上,她的房间里会飘出一阵阵哀伤的音乐声,令人沮丧。
??? 有一天,房东去收房租,发现她死了。从尸体的腐败程度上判断,她应该是死很长时间了。可是,头一天晚上还有人听见她的房间里飘出了音乐声。她没有什么遗物,最显眼的是一个巨大的冰柜,打开,里面全是冻得硬邦邦的饺子,都是肉馅的……
??? 杨丙一阵恶心,想吐。
??? “你怎么了?”房东问。"妈的!提起这事我就肚子火,....那个林金牛,不但买车给他儿子无照驾驶,每次有罚单就叫他的下人,拿个名片来"撤销",我第次就不鸟他,结果他去找我大boss,狠k了我顿,连我的分局长都叫我忍,....唉!我们都有无力感,别看我们身老虎皮,没用啦.....!"(老虎皮是指军人或警察的制服)
??? “她最后怎么样了?”杨丙问。
??? “警察把她弄走了。”
??? 杨丙越想越害怕:难道她阴魂不散,又回来了?或者说,她其实一直都没走?回想起昨天晚上听到的那个奇怪声音,很像是冻饺子掉在地上的声音。
??? 他惊诧极了。
??? 杨丙和老乡离开了房东家,又拉着他去了那家水饺店。水饺店还没开始营业,一个男人蹲在地上生炉子。
??? “你们有事?”他抬头看了一眼。
??? 杨丙说:“前几天,我在这里吃水饺……”
??? “前些日子我家里有事,半个月没开门,今天才回来。”那个男人打断了他。
??? 杨丙一下子惊呆了,半天才说:“那天,一个女人给我……”
??? “从开张到现在,店里一直就我一个人。”那个男人提着炉子,进屋了。
??? “怎么回事?”老乡问。
??? 杨丙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 老乡也懵了,呆呆地说:“你不在原来那个厂子好好上班,偏要到这里来,摊上事儿了吧?”
原来的同学夏芳告诉她,现在的汪洋呀,妊看的很,连点帅气的影子都没有了。??? 杨丙一怔:“不是你发短信让我来的吗?你说这里工资高,活又不累。”
??? 老乡也愣住了:“明明是你先给我发的短信,你说不想在那里干了,想让我帮你找份工作。”
??? “我什么时候给你发短信了?”杨丙更傻眼了。
??? 老乡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是大学校园里的个传奇。他留很长的头发,弹得手好吉他,有张英俊而冷傲的面孔。很少笑,可是笑起来,天真而邪气,甜美宛如个刚做了坏事,为自己的得逞而得意万分的小孩。顿时闭上了嘴。
??? 杨丙也想到了,抖了一下,没敢说出口。
??? 肯定是她搞的鬼。
??? 过了半天,老乡喃喃地说:“早就和你说过,别总是上网去找那些老女人,你偏不听。”停了一下,他又补充了一句:“坏人都变老了。”
??? 杨丙颤颤地说:“我以后再也"我叫sanke,小姐怎么称呼?"不找她们了。我不想在那里住了,可是没地方去。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 老乡想了想,说:“我听说尹花花对你有意思,你去找她,她肯定会帮你。”
??? 杨丙沉默不语。
??? 当天晚上,杨丙就住进了尹花花家。她的家很大,装修很奢华。
??? 尹花花很热情。
??? 厂长也很热情。
??? 三个月之后,杨丙和尹花花结了婚。婚礼上,老乡、房东、水饺店老板和那个戴鸭舌帽的男人坐在一张桌子上,他们看着杨丙,意味深长地笑着,笑容里饱含深意。
??? 那天,杨丙喝醉了。
??? 千里之外,一个女人静静地看着手机,神情哀伤。
??? 二十年前,她抛下丈夫和刚出生的儿子,跟着一个男人去了远方。
??? 二十年后,她孤身一人,无依无靠。
??? 有一天,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孩。
??? 她感觉那个男孩就是她的儿子。
??? 可是,他已经很久不上线了。
??? 他再也不会上线了。

标签:朋友火车警察恐怖同事

    上一篇:霸王别姬 下一篇:租房异事之隐形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