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幽灵文身

幽灵文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死者背上的女妖文身
??? “你的背上有文身!”她在浴室穿衣服的时候,听到身后的女孩说。
??? 她转过身,对身后的那个高个子女孩笑了笑,“很明显吗?”
??? “是的,可是,姐姐,为什么你背上的文身是个女人头像呢?”
??? “哦,当时,那是按照我的脸形刺上去的,看看,像不像我?”她轻轻地用手向后背探去,试着摸着那个文身。
??? “不像,这个文身给人的感觉很奇怪哦,令人看了有点害怕!”女孩惊恐地说。
??? “为什么?”
??? “有点像女鬼,呵呵,我只是说说而已。”女孩说完话马上就有点后悔了。
??? “你这孩子怎么乱说话?头像就是头像,怎么能说成是女鬼!”女孩的母亲怒斥道。
??? 她还是淡淡一笑,但心里却感觉很不舒服,她拿出随身带的化妆盒,用里面的小镜子去照背上的文身。由于文身是刺在背上的,她费了好大气力才看到背上的文身,文身在浴室的水汽中显得有些模糊,但还是可以看出是一个女人的头像,后来,她仔细看了看,突然,她发现背上的女人头像有点不一样,因为她看到女人头像的身体部分画着细细的条纹,而女人头像的眼睛很怪,给人的感觉像野兽,看到这里她突然感觉身体颤抖了一下。
??? 突然,她听到身边传出“哐”的一声,吓得她“啊”的叫了一声,手中的化妆盒掉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 弥漫着水汽的浴室静悄悄的,什么都看不清,她突然发现刚才站在自己身边的一对母女不见了。
??? “谁在里面?”她对着朦胧的水汽喊。
??? “我们,浴室快关门了。”说话间,一搓澡女工从雾气中走向了她,她是个很负责的人,边走还边关敞开的衣柜门,她说:“人都走光了,我也该下班了,应该不会再有客人了。”
??? 原来,刚才的声音是衣柜发出的。
??? 她叫桑桃,去年大学毕业,现在在一家邮局上班。虽然已经离开学校,但她仍然租住了一间离学校最近的房子,一来是为了参加考研辅导班,二来希望继续沉浸在学校良好的氛围中。
??? 走出公共浴室,置身于无尽的黑夜,她又想起背后那个奇怪的文身,内心突然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 她独自一个人往家走,走着走着,她突然感觉自己背奇痒无比,大概就是有文身的那个地方,她伸手去抓后背,越抓越痒,没走几步,她就失去了知觉。
??? 桑桃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卧室的床上,身边坐着她的男朋友简昕。
??? “我怎么会在这里?”桑桃说。
??? “刚才,我听到门外有声音,打开门一看,发现你晕倒在门口。”简昕说。
??? “晕倒在门口?怎么会,我明明记得自己是躺在大街上的。”桑桃感觉事情有点不妙。
???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背,有文身的地方不痒了。
??? 第二天,她照常上班,处理邮件,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
??? 早晨9点的时候,一群警察冲了进来,一个女人痛哭地伸长手臂指着桑桃说:“就是她,我女儿昨天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她!”
??? 桑桃抬头一看,那个女人正是昨晚在浴室碰到的那个女孩的母亲。
??? 她感觉很吃惊,“这是怎么回事?”
??? 警察掏出一张女孩的照片,说:“昨天夜里你见过这个女孩吧?”
??? 桑桃认出照片上的就是浴室碰到的女孩,便点点头。
??? 警察说:“她死了,就在昨天夜里。”
??? “死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 “你看看这张照片!”警察说着又拿出另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是一个女孩的背,背上有一个女人头像文身,那个文身和桑桃身上的一模一样。
??? “可以问一下,她是怎么死的吗?”
??? “这个我还不知道,死因不确定,她身上没有外伤,只是她的死状很恐怖。”警察说。
??? “很恐怖怎么讲?”桑桃脑海中突然掠过那个背上的女人头像。
??? “她的死很痛苦,她的背上有很多划痕,最初我们猜测那些划痕是她自己造成的,但后来发现我们只猜对了一部分,因为,那些划痕很像是动物留下的。”警察说。
??? “动物留下的?那会是什么?”
??? “我们不确定,但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她的背上居然刺有女人头像的文身,据死者母亲称这种女人头像文身曾在你的背上看到过,所以我们找到你。”
??? “在浴室中,她就对我的文身非常好奇,原来是她也有的原因呀!”桑桃说。
??? “你错了,女孩身上根本就没有文身,她背上的文身是后来刺上去的!”警察替她拉开车门。
??? 不对啊,我记得我关过挂衣柜的门啊,我进到房间。房间里很安静,只有那只有些坏的灯管仍旧发出嗡嗡的响声,挂衣柜的门关的很好,难道我刚才听错了,我拉开挂衣柜的门。里面除了我的行包以外别无它物,我正要关上柜门时突然发觉挂衣柜里有只衣架晃了晃。“凶手刺上去的?”桑桃说。
??? “这个我们不确定,因为女孩的母亲说女孩在洗澡的时候身上还没有文身呢!”
??? “哦,能找出是当场刺文身的证据吗?”
??? “不能,因为据鉴定文身已经刺上去有一段时间了,这也是这个案件最为蹊跷之处,还有,女孩死时的痛苦可以看出,她好像是在村里男人齐齐的走出屋子,涌向王家。 尽力抓挠背部文身,我们猜测当时她的背一定很痒。”
??? “啊,很痒?”桑桃突然想到昨晚自己因背痒而晕倒的事情,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 桑桃感觉全身发冷,她披了一件大衣,随警察走了出来,在快上警车的时候,身后传出一个警察的声音,“老人晕倒了!”
??? 被害女孩的母亲被送到了医院,桑桃还想问一些女孩的情况,警察说:“到局里再细说吧,我们找到你的原因也是想保护你,我们怀疑案件与这种奇异的文身有关。”
??? 二、永生不死的传说
??? 桑桃在警察局待了三天,这三天里,按照警察的思路,她想起了很多事情。
??? 警察向她描述了发现女孩尸体的全过程。
??? 那天夜里,女孩和母亲从公共浴室出来后,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 据女孩的母亲说,女孩离开浴室后就总是念叨着背痒,她母亲以为是刚刚洗完澡的"好啊,你说。"闵斐看着周悦的眼睛笑着说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原因,就给她把大衣披上了,结果,她仍然是背痒不止。
??? 经过一家药店时,母亲让女孩站在路边等,她独自己去药店为女孩买止痒的药物。
??? 母亲买完药出来时,就发现女儿不见了,她找遍了整条街都没有找到女儿。
??? 后来,母亲以为女儿独自回家了,就没有再找下去,回到家后,她才发现女儿根本就没有回来。
??? 就在这天夜里12点,距离女孩家四条街以外的一个小区里,一个半夜回家的男人突然听到一阵女孩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啊!啊!啊——”
??? 男人当时是在四楼的电梯出口,他听出喊叫声是从旁边的楼梯间传出的,就慢慢地向楼梯间的门走去,男人走到楼梯间门口时,女孩的声音突然停止了。
??? 他打开门,走进了楼梯,忽然,他听到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呼!呼!呼!”
??? 声音是从他的头顶传来的,他用力地跺了两下脚,四下漆黑一片,声控灯坏掉了。
??? 他摸着黑往楼梯上走…
??? 他走到了第五层,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阵撕东西的声音,很脆,好像有人在撕布。
??? “谁?谁在那里,快说话!”男人说。
??? 没有人答应他,他依然听到撕布的声音,“咝——咝——咝——”
??? 他走上楼,这时声控灯亮了,他看到一个穿红夹克的女人正低着头,坐在楼梯里抽烟。
??? 她的脸埋在头发里,双手环抱膝头。
??? 烟头上的轻烟袅袅,弥漫在楼梯中,显得暧昧而朦胧。
??? 男人走上前去问她:“刚才是你在撕布吗?”
??? 女人低着头不理她,烟仍然悬在半空中,男人依然看不清女人的脸。
??? 过了一会儿,女潇潇,你原谅了爸爸,可爸爸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人突然背对男人站了起来,吓得男人后退了两步,身子触到冰冷的墙。
??? 女人夹着烟推开楼梯间的门慢吞吞地走了出去…
??? 男人觉得无味,想返回,却又有点不舍,就继续往楼上走。
??? 男人走到六楼,声控灯又坏了,黑糊糊,他走了几步,突然感觉眼前好像有个白花花的东西,他划燃一支火柴,借着微弱的火光慢慢向前移动,他先是看到几块破碎的白色布条,接着,看到有一汪水正从楼梯上往下流…
??? 他继续往前走,看到一个空的矿泉水瓶子,再往前,他就看到了一个白花花的人体。
??? 他吓得差点从楼梯上掉下去,他看到一个女孩上身赤裸地趴在地上,身边的衣服被撕得乱七八糟,女孩侧脸躺在地上,双眼圆睁,张大嘴巴,嘴唇流出几点血,她的后背上布满划痕,在划痕的中间有一个红色的女人头像文身…
??? 警察叙述发现女孩的过程后,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桑桃背上的文身上,在警察的帮助下,关于文身的那段回忆慢慢地又浮现出来。
??? 大三那年,不知从什么地方,刮来了一股文身风潮,无数男生女生把刺文身当作一种时尚,盲目追捧和效仿,特别是女生,总是以身上拥有一处美丽而神秘的文身而自豪。那些动物、植物以及看不懂的图腾标志总能给人带来无限的遐想,后来,甚至流传起一个传说,文身是护身符,它可以保护女孩不受侵犯,保护女孩找到真爱。
??? 在这种潮流的驱使下,桑桃走进了校园后面的一家文身店,她清楚记得那是个午后。
??? 她推开店门时,一缕阳光也随她溜进室内,阴暗的小店寂静而神秘,略带清冷的感觉。
??? 她走进店里,没有人招呼她,她喊了一句:“有人吗?”
??? 没有人答应她,她向前移动几步,听到里面的房间里传出短促的呼吸声。
??? 她大着胆子走了进去,来到里面房间的门口,她轻轻地掀开门上的布。
??? 突然,她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吃力地在一个女孩的背上刺文身,男人满头大汗,转过脸,瞪了桑桃一眼,恶狠狠地说:“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不敲门就进来了!”
??? 桑桃连忙说了声对不起,她向后退了一步,却撞到了一个人。
??? 那个人是个女人,脸色惨白,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几把文身专用械具及药水瓶,桑桃撞到她的时候,托盘里的物品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好像小孩子时断时续的哭声。
??? 桑桃感觉那个女人很诡秘,她走路姿态很轻盈,像风一样,无声无息地飘进了里面的房间。
??? 桑桃坐在阴暗的文身店里,看到房间四壁都贴有千奇百怪的文身图案,空气中有一股轻微的药水气味。她坐了一会儿,一个女孩从里面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她戴着眼镜,围着白色围巾,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 桑桃走进里间,发现只有那个女人坐在黑暗中深深地望着她,那种幽幽的目光不像人的,而更像是兽的,令她不寒而栗。
??? “那位文身师呢?”桑桃轻轻地说,似乎她的声音再大一些就会对她造成伤害。
??? “我就是文身师,他是我的助手。”女人说着站了起来。
??? 桑桃突然发现她的个子好高啊,她直直地站起来,那瘦削的身子像一只螳螂。
??? “躺下吧,你想刺哪种文身,我们这里有很多独特的图案供你选择。”女人说。
??? “谢谢,都有哪些?”
??? 女人拿出一本厚厚的册子,用纤长的手指翻开,她那透明见骨的食指慢慢地在图案上移动:“这种条纹图案代表智慧,这种流线的黑格代表死亡,这种花枝状的圆体代表生命,这种复样的曲线构成代表活力…”
??? “有代表自我的吗?”桑桃说。
??? “没有,但是我可以推荐你做头像文身。”
??? “什么是头像文身?有什么含义?”
??? “就是用你的照片做样本,用抽象的手法处理文身,这种文身的寓意是永生不死。”
??? “好的,我就要这种。”说着,桑桃把学生证递给了女人,“就按照这张照片做吧!”
??? “文在哪里?”
??? “背上。”
??? …
??? 这就是桑桃背上文身的来历。
??? “你还能找到那个文身店吗?”警察听完桑桃的回忆后问她。
??? “记得,我可以找到。”
??? “那你就陪我们走一趟吧。”警察刚说完,电话就响了起来,他听到电话后,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什么?在哪里看到的…你能确定吗…好的…我们马上就到。”
??? “发生了什么事?”桑桃说。
??? “有人在学校附近看到了那个女孩。”
??? “哪个?”
??? “就是被害快十点了,阿月上了个厕所回来,忽然看见地上出现串脚印,从门口直延伸到外婆的棺材边。的那个女孩,据说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而且背上都有文身,楚红亮当时也没客气,坐在餐桌的边上,就大肆的吃了起来。和你背上的是同一种。”
??? “啊?怎么可能?”
??? “我们去了就知道了。”警察说。
??? 三、文身杀人事件簿
??? 桑桃和警察到达学校的时候,报警的人已经把女孩控制在了学校的保卫处。
??? 还没等桑桃和警察走进门,桑桃就听到了女孩的说话声,不禁大惊失色,因为这个女孩的声音和死去的那个女孩声音是相同的。
??? “你们为什么要限制我的自由,我要找我的老师,我要找校长!”女孩说。
??? 桑桃的记忆回到那天晚上,回到了那个雾气朦胧的浴室,女孩的声音依然清晰透明:
??? ——姐姐,为什么你背上的文身是个女人头像呢?
??? ——不像,这个文身给人的感觉很奇怪哦,令人看了有点害怕!
??? …
??? 女孩的声音始终在桑桃的大脑里回旋着,突然,她想到了女孩的又一句话,吓得她脊背直冒冷汗:你的背上有文身!
??? 她和警察走了进去,她看到女孩背对着她站在窗前,双手抱肩,女孩上身穿吊带衫,她背上的文身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众人面前。
??? 桑桃惊呆了,那文身居然和自己背上的一模一样,那个长发女人头像,女人的半个身上还布满条纹。
??? 这时,女孩听到屋里有人进来,突然转过身,桑桃看到女孩脸的时候“啊”地大叫一声。
??? “啊,怎么会是她?”桑桃瞪圆眼睛看着那个戴着有色眼镜的女孩,她就是两年前,桑桃在文身店碰到的那个匆匆离去的女孩。
??? 后来,警察问了女孩一些问题,女孩刚开始坐在那里很安静,过了一会儿,她的身子突然扭动起来,双手吃力地向身后的文身抓挠,脸上的表情很痛苦。
??? “你怎么了?”桑桃问女孩。
??? “我痒,我痒!”女孩拼命地抓挠她的后背,她不仅抓后背,还抓自己的肚子、腰,还有腿,抓挠了好长时间,她才渐渐停了下来,此时,她已满头大汗。
??? “我可以和她单独待一会儿吗?”桑桃问警察。
??? “不行。”男警察摇了摇头,退出了房间"哦,谢谢。"后来她跑到忘川河边,用彼岸花擦拭了遍,果然就不痒了。,留下一名女警察,女警顺手关上了门。
??? 桑桃拉下了窗帘,对女孩说:“把衣服脱掉行吗?”
??? 女孩很生气,“你要干什么?”
??? “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身体!”桑桃说。
??? 女警察不明白桑桃的意图,但她一言不发。
??? 房间里三个女人,呈三角形站立着。
??? 过了一会儿,桑桃对女孩说:“你的身上共有几处这样的文身?”
??? “一处,就是背上的那个,你问这个做什么?”女孩退到墙角。
??? “你真的确定只有一处吗?我想一定不只这些。”桑桃说。
??? “这是什么话?我自己的身体,难道有几处文身我还不知道吗?”
??? “那好,如果你不想成为第二个被害的女孩,请你脱下衣服让我看一下。”说着,桑桃拿出了手中的被害女孩尸体照片。
??? 女孩被震住了,她说:“好吧!”
??? 之后,女孩开始脱衣服,一件一件地脱,最后,她脱了身上所有的衣服。
??? 当桑桃、女警察看清女孩身体时,她们都呆住,女孩惊叫了一声,当场晕了过去。
??? 女孩的身上布满了女人头像文身,桑桃简单查了一下,共有七处。
??? 女孩苏醒后不停地哭,她说身上的七处文身中的六处根本就不是文上去的。
??? “不是文上去的?”桑桃问她。
??? “是的,昨天晚上,我的身上还没有这些文身,怎么一夜间就会变得这么多?”女孩说。
??? “这两天你都去哪儿了?”
??? “我哪儿也没去,除了上学就是在寝室里睡觉,连图书馆都没有去过。”
??? “有人摸过你的身体吗?在你没有穿衣服的时候?比如说你的室友。”
??? 女孩不住地摇头。
??? “好像是一种传染,难道这种文身会传染吗?”桑桃自言自语道。
??? “你是说这种文身是一种细菌?”男警察走了进来。
??? 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 男警察打开了门,保卫处的老师和几个神色慌张的女学生走了进来。
??? “文身,文身!可怕的文身!快救救我们!”一个女孩说。
??? “发生了什么事?慢慢说。”男警察说。
??? “我们的身上都有文身,就是这种带有女人头像的文身。”一个高个子女孩伸出手臂给警察看。
??? 她的手臂上果然刺有一个女人头像文身,和桑桃的一模一样。
??? “除了手臂,我的后背上也有这种文身。”女孩满头大汗地说。
??? “我身上也有,不止一块!”另一个女孩都已经哭了出来。
??? “这些文身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警察问她们。
??? “今天早晨,而且,我们寝室的一个女孩还失踪了。”
??? “失踪了?什么时候?”
??? “不知道,这是我们在她的床上发现的。”一个女孩打开一个小纸包,里面是一团黄色的毛。
??? “这是什么?”警察说。
??? “不知道,好像是猫身上的毛,但却比猫身上的硬,也许是其他动物身上的。”
??? “女孩以前养宠物吗?她带宠物来过寝室吗?”
??? 女孩们摇头。
??? “桑桃,你还记得那个文身店吗?带我们去一下。”
??? “好的。”桑桃说。
??? “我也去!”身上有七个文身头像的女孩说。
??? 桑桃和几个警察刚走出保卫处所在大楼的门,就看到远处的学校绿地中围了一群人。
??? 桑桃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拼命地跑了过去,拨开人群,看到一个赤裸后背的女孩趴在草地上,女孩的背上满是划痕,血迹斑斑。
??? “她死了,死了,死了…”站在桑桃旁边的、有七个文身的女孩木木地说,她双手开始胡乱地抓着后背,痛苦地尖叫道:“好痒啊——”
??? 谁也没有想到,又有一个人死了,警察拉起了警戒线…
??? 四、死在非洲的女人
??? 桑桃和警察转过两条街,找到了那家文身店,店名叫做“红色妖姬”。
??? 推开店门,迎面飘来一股花香,桑桃仔细闻了闻,确定那是菊花的香气。
??? 见有客人,一个女孩热情地迎了上来,当她看到桑桃身后的警察时,满带笑容的脸立即变得冷若冰霜,“你们找谁?”
??? “老板在吗?”警察说。
??? “在,你们稍等…老板,有警察找。”女孩伸长脖子向里面喊道。
??? 不一会儿,一个男人就走了出来,桑桃认识他,他就是她第一次来文身时看到的那个文身师。
??? “你就是这里的老板吗?”桑桃惊讶地问他。
??? “当然,不是我,还会有别人吗?你们有什么事吗?”
??? “那个女文身师还在吗?就是高个子那个。”桑桃把手伸过头顶,暗示那个女文身师比自己高。
??? “我们这里根本就没有那样的人,你记错了吧?”男人很不客气。
??? “不会的,我明明记得是她给我刺的文身啊!”
??? “没有就是没有,我又不会骗你!我要做生意了!”男人转身就向店内阴暗的里间走去。
??? “请等一下好吗?”桑桃企图追上那个男人,被女孩拦住了。
??? 几个警察迅速冲了上去,架住了男人,男人大喊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 警察控制住那个男人后,原来的那个男警察带着桑桃直奔内侧的房间,刚拉开门帘,男警察就捂住了眼睛,退了出来。
??? 桑桃走上前,看到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正躺在床上,她的背部是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金钱豹文身,豹的身体已基本完成,只剩一条尾巴没有着色。
??? 那只豹刺得太逼真了,简直可以以假乱真,豹张着大嘴,两只前腿向前扑去,后腿用力地向后蹬,整个身体呈扑食状,它那大而尖利的牙齿、凶狠贪婪的眼睛,无不透露着一种野兽独有的恐怖。桑桃的呼吸急促,向后退了两步,这时,她突然看到躺着的那个女人轻轻地把头转了过来,睁开一只眼睛,狠狠地盯着桑桃。
??? “啊!”桑桃惊叫了一声,是她,就是那个给她文身的女人。
??? 桑桃正在发愣,床上的那个女人却张口说话了,她若无其事地喊道:“师傅!你在哪里?我身上的豹纹弄完了吗?”
??? “豹纹!”桑桃听到这个词不禁一惊,她向前走近一步,屏住呼吸去看那个女人。
???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看错了,不是那个给她文身的女人。
??? 她帮女人穿上衣服,之后,警察走了进来。
??? 他们继续往内室的深处走,内室的墙壁上有一个门。
??? 警察推开门,桑桃看到里面竟然还有一个房间,房间里摆的都是文身图案,在桌子上放着一套相册。
??? 桑桃随手翻开相册,相册中的第一张照片就吸引了她的目光,因为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就是给她文身的人。
??? 那张照片的背影是荒漠,女人背后是一条河,河中有数只喝水的野牛,女人穿着白色衬衫坐在一个干枯的树干上,她戴着一顶灰色的遮阳帽,眼睛直直地向前看着,面无表情,双手交叉在肚子上,她的腿上缠着白色的绑带…桑桃双眼盯着照片,后来...老师们根本没有注意到人数少了没有,就带着群人回去了。留下我们个...那天我其实挺害怕,因为都已经傍晚点多了...到时如果是走路回去,天早都黑了。再加上我不认识路呢!突然,她看到女人背后的河对面的岸上有个黄色的小东西。
??? 这是什么?桑桃问自己。
??? “有放大镜吗?”桑桃问警察。
??? 警察大声向外面喊道:“有放大镜吗?”
??? 不一会儿,文身店的女孩拿来了一个高倍的放大镜。
??? 桑桃透过放大镜终于看清了照片上的东西,那居然是一只豹。
??? 她迅速从相册里抽出照片,看到照片背面写着几个字:2012年11月于非洲。
??? 非洲?这个女人怎么会到非洲呢?2012年11月,自己文身的时候是2012年9月,难道她为自己文身后的第二个月就去了非洲?她去非洲做什么?还有,她的照片中怎么有一只豹呢?她给别人文身的时候,为什么总是那个模糊脸庞的女人头像呢?为什么女人的半个身子上还有条纹呢?那些条纹会不会和豹有关呢?动物和人之间到底有怎样的联系呢?桑桃的大脑中突然跳出无数个问题,她拿出照片,跑到房间,把照片递到文身男人面前:“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儿?这对我们很重要!”
??? “她死了。”男人冷冷地说。
??? “死了?怎么死的?”
??? “死在非洲了,被豹咬死了。”男人抬起头,眼望着天花板,一滴眼泪顺颊而下。
??? “她为什么去非洲?”警察问他。
??? “去实现自我!”
??? “实现自我?怎么样实现自我?”桑桃说。
??? “这件事说来话长…”男人开始说起来,“她叫李明姬,朝鲜族,一个喜欢冒险的人,她喜欢动物,特别是猛兽,她向往自然,她充满幻想。她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死因至今不明。她的父亲是香港一家财团的老总。她大学里的专业是生物,后来,她又在日本学了五年医学。她喜欢旅游,游历过世界上许多国家。在没有遇到她以前,我是一个过着平淡生活、以文身为生的人。后来,有一天,她来到了这个城市,我们相遇了,相爱了,她留了下来,她说她不再离开,她喜欢我的文身技艺,她说我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文身大师。她让我在她的身上文上一只豹,我不知道豹的样子,她就买了许多关于豹的照片,我开始试着给她文身,经过一个星期的尝试,我终于学会了,于是,我就在她的背上文了一只豹,她高兴得手舞足蹈。后来,她让我教她文身,她是个天才,很快就学会了,于是,她便开始做我的助手,去给顾客文身。她总是文一个图案,一个女人头像和带有条纹的身体,我问她为什么,她始终不说,我们在一起度过了一年的快乐时光。2012年10月,她说她要去非洲,作为国际一个保护动物组织协会的成员去那里,研究动物,帮助那些生病的黑人,去实现自我。一年后,我收到了她朋友寄给我的信,信上说她死了,死在了非洲。”
??? “是被豹咬死的?”
??? “是的,她是在一次外出拍摄动物活动的过程中,汽车突然发生了故障,无法行驶,之后,她就遇到了豹,当人们发现她的时候,她只剩下了一堆白骨。”男人已泣不成声,“她的朋友还寄来了一张豹的照片,当地人称,就是那只豹吃了她。”
??? “你知道吗?最近已经有两个女孩被杀了,而且,还有几个女孩的身上都奇异地生出文身,这种文身就是她独有的女人头像图案,这些文身令人奇痒无比,她们已经陷入了极度危险的境地,我们怀疑是她做的,她没有死。”桑桃说。
??? “没有死?怎么会?她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男人说。
??? “如果她回来,你知道她能去哪儿吗?”
??? “让我想想…”男人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说,“富江!”
??? “富江是什么意思?”警察说。
??? “富江是一个文身俱乐部的名字,也许她会去那里。”男人刚说到这里,只听窗外传来一声凄厉恐怖的尖叫:“啊——”
??? 接着是“砰”的一声闷响,桑桃和警察们一齐冲出了文身店。
??? 就在文身店的门口,一个女人躺在血泊中,她背上的衣服被刮破了,露出细细的豹文身,她就是刚才文身店床上的那个女人。
??? 五、地下室里的人体标本
??? 女人是被车撞死的,后来,经过查验,她的身上,除了金钱豹以外,还有一个女人头像文身,只不过,这个文身有点淡,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 桑桃坚信,除了那个死在非洲的女人,其他三个人的死因,可能都和文身有关。
??? 而“富江”恰恰是一个突破口。
??? “死了三个人,每个人的背上都有文身,难道她们的死真的和文身有关?”桑桃说。
??? “当然,特别是死者背上的女人头像文身,你不是也看到了吗?在被车撞死的那个背上刺有豹纹的女人,背上也有一个女人头像。”男警察说。
??? “是啊,只是颜色浅了一些,似乎是刻意想洗掉的,因此,当她躺在文身店的床上时,我没有看清她身上的文身,否则,她也不会死于非命。”
??? 桑桃穿上大衣,坐在另一个女警的旁边,他们驱车驶向那个名叫富江的文身俱乐部。
??? “那个叫李明姬的女人很可疑!我相信这一切都是她做的。”男警察十分肯定地说。
??? “她不是死在非洲了吗?怎么可能回来呢?”桑桃认为这个判断不一定准确。
??? 男警察打电话给局里,让别人帮助调查2012年赴非洲人员名单,请他们查清李明姬的资料。
??? 到达富江文身俱乐部时已是下午4点,俱乐部位于市区南部,属于酒吧性质。
??? 几个人进入酒吧后,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男警察带着李明姬的照片,去吧台问服务生。
??? 那个服务生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警察问他的时候,他正在忘我地调着酒,酒瓶在他的手中上下翻滚,颇像杂技表演。
??? “见过这个女人吗?”警察问他。
??? “你想喝什么酒?”小伙子说。
??? “一杯啤酒布克哼了声说:"像他那种笨蛋,到哪儿去弄千块?也许我今晚应该干掉他。"。”警察说。
??? “稍等…”小伙子为警察弄啤酒,他转身的时候,顺手拿走警察手上的照片,若无其事地看了起来,然后微笑着说:“爱上她了?”
??? “也许吧,你知道她在"于是他骑上家里那辆除了铃铛之外什么都响的自行车,慢悠悠的上路了。也许是不小心,也许是心情郁闷的缘故。他骑着骑着,不小心撞倒了位老人。"哪儿吗?”警察问他。
??? “她刚离开!”
??? “什么?你再仔细看看,真的是她吗?”
??? “没错的,她在吧台坐了半个小时,她个子很高,穿着黑色长裙,她手指细长,手腕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小伙子已把啤酒递到警察面前。
??? “她的脸呢?”警察追问他。
??? “她的脸?她的脸很美,不过,有点像猫!”
??? “像猫?怎么会像猫呢?”
??? “她的右脸颊上刺有文身,细细长长的,不知道是什么,但感觉像猫的胡须。”小伙子笑了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女人,真是冷得空前绝后。”
??? 这时,警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电话的是个女孩子,她哭喊着:“救命!救命!门外有人砸门,她们都躺在床上抓挠自己的背,好可怕啊,好可怕啊!”
??? “你们在哪儿?”
??? “在学校的寝室里,快来救我们,748室,快来啊,她们快坚持不住了,好多文身,她们身上又长了很多文身,真恐怖!”
??? 电话是学校里身上有七处文身的那个女孩打来的。
??? 桑桃和警察们很快又赶回了学校,来到了748室,寝室的门外围了很多学生,几个女生围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 桑桃和女警察在室内检查女孩们的文身,她们都惊呆了。
??? 寝室里三个女孩的背上都刺有二十几处文身,而且都是带有条纹的女人头像,那些黑色的文身一片一片地聚集在女孩子雪白的背上,像一块块苔藓,像一只只毒蝎子,刺在女孩们的身体上,十分恐怖。
??? 怎么会这样,难道文身真的会传染吗?难道真是有一种超乎自然的力量吗?
??? “今天,你们去哪儿了,去哪儿了?”桑桃说。
??? 女孩们哭着摇头,她们整天都待在寝室里,哪儿都没去。
??? 这时,女警察把桑桃叫了出去,男警察刚才接到了局里的电话,经过调查,2002年赴非洲人员中,根本就没有李明姬这个人,而且,也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被非洲豹袭击的记录。
??? “文身店的那个男人说的一切都是假的,也许连李明姬这个女人都是他杜撰出来的。”警察说。
??? “不可能,我相信世界上确实有李明姬这个女人。”
??? “对了,刚才局里鉴定科对前三个女死者的初步鉴定出来了,化验结果表明,每个女孩背上的女人头像文身里都含有两种特殊的药物,一种叫琳诺沙新,产自非洲的一种草药,当这种药液刺入人的身体后,会使人感觉慢性瘙痒,这种瘙痒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益严重,最后,令人无法忍受。另一种叫莎莎霜的药剂,产自美国,它是一种新型的隐形颜料,刚接触人体时,它是无色透明的,经过一段时间后,如果人食用酒或者碳酸类饮品,莎莎霜就会由无色变成黑色,同时,这种颜料还有另一种药用功效,那就是麻醉剂。”
??? “事情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三个女孩背上的文身是很久以前就刺上去的,只是她们一直都没有发现。”桑桃说。
??? “就是这个道理。”
??? “我感觉文身店的那个男人很可疑,我怀疑凶手就是他。”
??? “是的,他撒谎就证明他心里有鬼,但是,我有一点始终弄不明白,那些女孩中,不是所有人都去过文身店的,可是,这些文身又是怎样刺上去的呢?”
??? “抓到那个男人就全明白了。”桑桃说。
??? 很快,警察便包围了文身店,可惜那个男人根本就不在店中,警察破门而入,却一无所获。
??? 桑桃始终站在门口,后来,那个男警察出来叫她进去一下,进去后,警察说:“世界上确实有一个叫李明姬的女人,她不是死了,而是失踪了,自从2011年至今,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她。她的父亲还登报寻人,只可惜没有看到她。”
??? “2011年?2012年是她给我文身的,怎么可以说没人见过她呢?”
??? “这个不太清楚,局里调查的同志把电话打到了她毕业的学校,学校的教授说李明姬确实有过要去非洲的打算,但后来,不知为什么就放弃了。”
??? “这里有情况。”一个正在搜查的警察说。
??? 警察们都围了上去,就在文身店内室曾经放李明姬非洲照片的桌子下面,警察发现地板有点松动,便慢慢地掀起地板,全部挖开后,众人大吃一惊:地板下面黑洞洞的,冒着阴冷的凉气,桑桃看着那洞口,她感到有一股凉飕飕的风就从脚下往上爬。
??? 这是一个地下室。
??? 警察深入地下室中,桑桃站在地面上,双手抱头,因为她的后背又痒了起来。
???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听到地下室有人喊道:“李明姬、李明姬在这儿!”
??? 谁也没有想到,地下室中间赫然放着一个巨大的玻璃容器,容器中用酒精浸泡着李明姬的尸体,她的身体已经成为一个标本,而且,已经死亡两年了。
??? 六、你的皮肤好白哦
??? 文身店的男人永远消失了。
??? 公安局发出了全国通缉令,但始终一点消息都没有。
??? 没有再发生女孩被杀事件,那种恐怖的女人头像文身也消失了,一切都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 桑桃依然过着平凡人的生活,她成了邮局的正式职员,她每天处理大量邮件,尽管背部时常瘙痒难忍,她仍然乐此不疲地工作着。
??? 她处理邮件的时候,从来不留意收件人寄件人那一栏,有一天,她处理一封邮件的时候,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头,直觉告诉她那封邮件上好像写了她的名字。
??? 她又把那封扔到邮件堆杨大爷病情稳定些就出院了,只是身子还是虚浮,家里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陆医生便请来王婆婆给杨大爷做饭。王婆婆和杨大爷都是孤寡老人,在起更是惺惺相惜,因此王婆婆对杨大爷照顾得无微不至,杨大爷病好以后便帮着王婆婆摆馄饨摊子,两个人逐渐地相依为命了。陆医生见这情形,也很欣慰,索性撮合两人走到起,再组家庭,安度晚年。里的邮件捡了出来,当然她看到邮件时,她愣住了,她感觉头皮发麻,浑身发抖。
??? 邮件上写着她的名字:桑桃
??? 邮的地址正是她工作的邮局,这封邮件就是给她的。
??? “这是谁寄给我的信呢?”桑桃心里想,之后,她轻轻地撕开邮件。
??? 邮件里有一张白纸,白纸上写着几个大字:我想你了,你的皮肤好白哦!
??? 谁?这是谁寄来的?
??? 你的皮肤好白哦!这是谁?难道有人在偷窥自己吗?
??? 桑桃打电话报警了,那个男警察把信拿走了,简单地安慰了她几句,说回去研究一下。
??? 这天晚上,桑桃去公共浴室洗澡,那间浴室很大,离自己家很近,环境也好,服务也周到,那个搓澡的女人离过婚,她搓澡的时候总会和桑桃谈一些她的故事,她的丈夫。
??? 那天,桑桃洗得很舒服,她让搓澡的女人把她的后背搓了好多遍,她希望可以弄掉那个可恶的文身。
??? 她准备离开浴室的时候,她向回望了一下,透过雾气,她看到那个离过婚的女人正在认真地拖地,她突然发现那高大的背影很熟悉,似乎在哪儿见过。
??? 这时,她刚走出浴室就打开了手机,开机后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 电话是那个男警察打来的,男警察在电话里急促地说:“我终于想到了,写这张纸条的人就是那个男人,他能看到你身体的唯一途径就是他在浴室里!”
??? “什么?他在浴室里?”她转过身回望走廊尽头浴室的门,不禁大惊失色,浴室的门居然开了。
??? 她终于想到,那个搓澡女工的背影就是那个文身店的男人,可是,桑桃不明白,搓澡女工明明是个女人啊?怎么是男人呢?
??? 此时,她被自己的思路控制住了,她忘记了逃离,她听到背后有脚步声,她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
??? 她的头被人重重一击,她倒在地上,她听到“啪”的一声,一颗子弹从她的头顶飞了过去。
??? 那个搓澡工倒在了她的面前。
??? 她爬起来,模糊看到那个男警察跑了过来…
??? 七、你的背上有文身
??? 一切真相大白,凶手是那个搓澡工,一个女人。
??? 不,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变了性的女人。
??? “变性女人?”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桑桃吃惊地看着男警察。
??? “是的,他就是那个文身店里的男人,他是一个变性人,他白天是男人,是文身店的文身师,晚上是女人,是搓澡工,也给人文身。不同的是,白天的文身是在人意识清醒的时候进行的,而晚上却是在人麻醉时进行的,学校里那些女孩的文身都是他在浴室中的作品。有两个女孩是他杀的,被车撞死的女孩属于意外死亡。”
??? “可是,他为什么杀人呢?”桑桃不解地问。
??? “因为他痛恨女人。他母亲从小就把他当女孩养,最初并不想成为女孩,他总是逃避父母对他的奇怪养育方式,后来,随着他的成长,他逐渐接受了这种趋向于女孩的生活,在他十八岁那年,他的父母花钱为他做了变性手术。手术后,他的父母就在一次空难中丧生了。虽然做了变性手术,但他的衣着打扮仍然是个男人。2012年,他和李明姬的相遇是浪漫的,他的讲述也都是真实的,在他们相遇的半年后,两个人相爱了,但此时他已经是一个变性人了。他一直隐瞒不让李明姬知道,可是,最终李我对他说:"我不是唐·奥塔维奥。"明姬还是知道了,她当时很痛苦,也很失望,她决意离开他。他不同意,两个人就经常争吵,在一次争吵中,两人动起手来,结果,他误杀了李明姬,他把她放在了地下室里。从此,他变了,他痛恨自己的父母给"哦,很有意思的东西。"我在烛光下欣赏着少女递进来的琥珀——色泽是清冷的,同般的琥珀的温润不样,在烛光下琥珀折射出彩的光芒,美丽而动人,但最体现这琥珀的价值的是中央那只还在睡梦中的小虫儿,他青绿色的身体上隐隐浮现出少女的面容。我喜欢这东西。自己变性,使他成为一个不男不女的人。站在两性边缘,最终,他选择自己向女人的方向发展,于是,他就去当搓澡工,刚开始他很快乐,因为每天都可以看到许多美丽的女人。后来,他很失望,因为他总把那些女人和自己做对比,他嫉妒她们,痛恨她们,特别是那些领着小男孩洗澡的母亲,这令他想到自己的母亲,于是,他下定决心报复女人。而方式就是文身,用李明姬留下的药物,去伤害那些无知的人,并在李明姬多年前去非洲的照片后面写上2012年日期,目的是为了制造假象,令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切都是李明姬做的。”
??? “那个文身女人头到底是谁呢?”
??? “是他自己意识中的母亲,是母亲错误的培养方式害了他的终生。”警察说。
??? “他是怎么弄死那些女孩的?那些女孩后背的抓痕又是怎么回事?”
??? “那些女孩是窒息死亡,女孩后背上的抓痕是他刻意制造出来的。”
??? “他死了吗?”
??? “没有,他在监狱中,监狱的人对他很头痛,不知道到底把他放在男监还是女监。”男警察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桑桃。
??? “这是什么?”
??? “一名医学教授,他会治好你背上的痒疾!”男警察笑着说。
???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 “他是李明姬的老师,对于琳诺沙新和莎莎霜两种药物了如指掌,治好你的病自然不会有问题。”男警察自信地说。
??? “谢谢你!”桑桃感激地说,她坐了起来,宽大的病服露出她白皙的后颈。
??? 突然,桑桃听到背后有人说:“你的背上有文身!”
??? “啊!”她转过身,看到同病房另一个女人惊恐的目光。
??? 她走到镜子前面,转过身,轻轻掀起病服,她看到自己的后背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黑色的女人头像文身,那些女人像半个身子上的条条纹路,使她的后背看起来更像是一张豹皮。
??? 她感觉浑身发烫,后背奇痒无比,像烈焰在灼烧。
??? 她拼命地用手去抓挠…
??? 她听到男警察大声地喊:“医生!医生!桑桃头上的伤口到底用了多少酒精消毒?”
??? 她闭上了眼睛。

标签:朋友姐姐真实警察

    上一篇:怪谈之哥哥 下一篇:杀人案之林颖的怪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