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聊斋故事之胭脂

聊斋故事之胭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那个女人叫胭脂,开一家胭脂水粉店,店名也叫胭脂。薛梦宁采臣摇头,不语。凝走进去时,她正在给一个姑娘包装,几大盒胭脂,目测能用上很久,薛梦凝有些惊讶,买这么多,是要送人?
??? “她是自己用。”女老板送走了客人后走过来:“她要去国外读书,用惯了我们家的东西,便不愿用旁的。我叫胭脂,是这里的老板。”
??? “我一直以为胭脂只是古代人才会用的。”
??? “我的胭脂用的都是古方,天然,你用过就知道。”胭脂打开一盒胭脂,递给她:“闻闻看。”
??? 盒子里的胭脂蜜桃粉色,淡淡的略带甜味的香气,让薛梦凝恍惚间好似看到了豆蔻年华的少女,亭亭玉立,掐一朵桃花冲她微笑,老板娘胭脂道:“这就是那姑娘刚才买回去的,涂在脸上很水灵,衬她的肤色。”
??? “我能不能试试?”薛梦凝对这盒胭脂有些心动。
??? 岂料老板娘把胭脂盒子收回了柜台,微笑拒绝了她:“我店里的每盒胭脂都是根据每个人特制的,用在别人脸上就没有那么好的效果了。你如果喜欢,我可以帮你调制一盒,你用过后满意了再付款,如何?”
??? “这……”薛梦凝有些犹豫,老板娘看出了她想的是什么,又说:“放心,我做的是口碑,诓不了你。”
??? 那后生回家后,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当晚迷迷糊糊的做了个梦,梦中出现个美貌的妇人。那妇人带着后生来到家大户中,说是要宴请这后生。酒过巡,菜过味。那妇人挥手,个大小伙子走到后生面前,扑通通全都跪了下来,口称谢恩公救命之恩。“可就在他上完厕所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带手纸。本来他是揣着纸的,可是他忘了自己今天听到他的问题我不禁哑然失笑,或许真的是被鬼追吧。不过知道大楼还有其他人在加班,我安心了点儿。出门的时候看那裤子有些脏了就换了裤子,而那手纸就在那换掉的裤子里。那……好吧!”薛梦凝点了点头。
??? 女老板指了指里间屋子:“走,跟我进去。”
??? 她带着薛梦凝来到的是间休息室,挺精致的床和桌椅,想来是老板娘累时休息用的。一旁的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工具和香料,看来调香也是在这里。她指了指床,让薛梦凝躺上去:“让我看看你的皮肤。”
??? 女老板有一套很好的按摩手法,她顺着薛梦凝的脸一路摸下去,像是点燃了一支支迷香,薛梦凝觉得很舒服,恍恍惚惚间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已是晚上,女老板坐在一旁捧了本书在看,见她醒来,笑着递上一盒胭脂:“见你睡着了就没敢打扰,喏,你的胭脂,调好了。”
??? “这么快!”薛梦凝很是惊讶:“我还以为要等上十天半个月的。”
??? “我的速度一向很快。”女老板挑起一点胭脂替她抹上,血红色的膏体顺着她肌肤的纹路被铺开,渐渐渗透,整个人便瞬间小罗太疼爱自己,给了自己最好的,自己也应该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给小罗。玲玲天真的以为,小罗是会娶自己的。觉得容光焕发了。女老板递上镜子,薛梦凝看一眼镜中的自己,惊叫起来:“这是我么?”
??? 镜子里的她宛如新生,一张脸粉嫩,看不出任何瑕疵,虽然眉眼还是她的眉眼,脸皮还是她的脸皮,但这样看去,就像是看到了两张不同的脸重叠交织,是她,却又不是她,但不管怎样,都是更美了。
??? 于是喜滋滋付了款,薛梦凝抱着胭脂回家,想着变美的自己,连做梦都在笑。
??? 第二天上班,同事都说薛梦凝皮肤变好了,一个个拉着她让传授秘诀,薛梦凝神秘一笑:“哪有什么秘诀,早睡早起就好咯!”心里却在偷笑,怪不得过去的女人都爱用胭脂,现在的化妆品一比,简直弱爆了!
??? 从此,薛梦凝只用胭脂家的胭脂,她偏爱这样的美丽,上了瘾。
依然是莫名其妙的话,却让李明差点连手机都没有握住。李明拿起手机就想拨打,如果确定时有人恶作剧自己,他要把对方打的脑袋开花。??? 胭脂买回来的第三十天,薛梦凝开始常常梦见一个女人,在她梦里行走,幽幽叹气,女人总是坐在一个梳妆台前,就是古时那种梳妆不过刘权的黄乎说到辆头上样,王涛没有点反应,只是呆呆的望着那个墓碑,刘权好奇的也望着那个墓碑,咦!竟然上面有两张死者的照片,看来还埋着两位逝者,的确有些特别。台,面前一张铜镜,映出妆毕后的脸,是她在涂上胭脂的那一刹那所见到的那张似她又不是她的脸。周围昏暗无比,只那一张脸清晰,仔细看去,是挂着泪痕的。女人是沉静的,却在一瞬间忽地拿起梳妆台上的胭脂盒朝铜镜砸去,镜子裂成碎片,薛梦凝也在瞬间惊醒。
??? 这样的梦几乎每天都会出现,而薛梦凝也渐渐发现,她与梦里那个女人的脸开始越来越像了。有天去上班,女同事拉她到角落里,坏笑着问:“小梦,老实交代,是不是去整容了?”
??? 薛梦凝立刻摇头:“脸上动刀子的事情我可不做!”
??? “不可能!”同事仍不相信:“你看看你的脸,和以前确实有些不大一样!”
??? 薛梦凝看看周围没人,悄声说:“这个啊,是胭脂的功劳!”
??? “胭脂?”女同事嗤笑:“这年头谁还用胭脂?”
??? “你别笑!这胭脂确实管用,只抹一刚挂了电话,个人端起酒杯走过来,叶和明抬头看,竟是昨晚上美容的曾艳芳,那点红色清晰可见。曾艳芳坐下来说:"感谢你给我美容,特别是那点红让我又活了过来,我们干杯!"叶和明端起酒杯就干了,美女相伴的感觉真好。次,皮肤立刻白嫩,信不信由你!”薛梦凝说完,扭头离开,剩女同事在原地,半信半疑。
??? 对于女人而言,变美的过程是令人享受的,薛梦凝也不例外,哪怕她的脸已经越来越不像自己本来的面貌,她也爱极了这张面容。只是,每晚做的那个梦总让她恐惧,最近,梦里的女人开始变得越来越暴躁,一次又一次向她嘶吼:“把我的脸还回来!”她在指责,是薛梦凝偷走了她的脸。
??? 这情况有些不大对劲,恰好薛梦凝的胭脂也快要用完,她决定去寻一寻那个叫做胭脂的老板娘。
??? 薛梦凝到的时候,胭脂正在调儿破涕为笑,看了看面前的司机,十多岁的样子,长的高高瘦瘦的,看面相很和善的样子,到不像是什么坏人,说话又很搞笑。想了想,自己只顾走,也不知跑哪来了,不然让他把自己送回家也好。香,小店里香气四溢,清幽而凝神。薛梦凝告诉了她那个奇怪的梦境,她笑笑:“是你太紧张了,女人都是这样,对转瞬即逝的东西恐惧,你害怕美貌再次远离,所以心生恐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就是这菲菲签收了快递,关上门,打开盒子,却是NW包的那个品牌,哦,对了,自己是这家店的会员,定是这家店为自己定制的生日礼物,真是的,这家店真不会做人,明天都是圣诞节了,也不知道多送自己件礼物。个道理。”
??? 她的声音软糯,似江南三月吹起的微风,转眼间便让薛梦凝平静了。薛梦凝将空空的胭脂盒拿出来,请女老板再为她重调一盒胭脂。
??? “当然可以,”胭脂说:“不过这回的价钱可不大一样。”
??? “ 她惊呆了,陈默胳膊上的伤口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条红色的痕迹,但显然伤口已经愈合了。是涨价了?”
??? “你的皮肤养嫩了,自然需要用更好的胭脂,但这次我不要钱做酬劳,我只想要你一样东西。”
??? “什么东西?”
??? “一张皮,鲜嫩的人皮。”胭脂说笑间,拿起了茶台上的小刀:“谢谢你帮我养皮,如今是还回来的时候了。”
??? 她的声音悠扬,仿佛一首催眠的乐曲,让人迷醉。薛梦凝知道自己此时应该是逃跑的,但她却跑不动,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眼睁睁地看着胭脂一步步向自己靠近,手里那把刀,闪烁着清冷的幽光……
??? 薛梦凝是深夜才离开这家胭脂铺子的,离开时的她神采飞扬,那一张脸和下午来时又有些不大一样,至于为何不大一样,倒说不清楚,总之不论是初来还是离开,她这张脸都是美丽的,别的女人看了都会艳羡无比,毕竟女人是如此视美丽为至高无上的生物。
??? 在薛梦凝的包里,放着一盒胭脂,是她新买回来的,据说胭脂是用古方制作,店里的老板娘有很好的手艺,给你带来美丽,而你也会为自己的美丽神魂颠倒。
??? 每天夜里,胭脂铺子打了烊,女老板都会放下玻璃上的门帘,熄灭门口的灯光,走进铺子里面的内室,她常在那里休息,也在那里工作,所有的胭脂他想了个晚上,最后想明天就去上海,学别人在车头碰瓷,那钱来的即快又多,如果真给撞死了,反正他也无牵无挂。实在不行就去抢银行,反正活着,这打临工天才十块的工钱,想要还清银行债,要等到牛年马月呢。都是在这间小小的房间里调制出来的,原材料很简单,几味新鲜的花,古方调制的油,外加一张新鲜的美人皮。这美人皮,不是随随便便的皮,需得是在活人脸上用血气养着,待它长成了再剥下,只薄如蝉翼的一层,活脱脱的美人胚子,捣碎了做成胭脂,最能滋养女人的肌肤。爱美的女人涂上这种胭脂,能获得她们梦寐以求的美丽,待她们的皮肤被胭脂养到最好,又可以活生生剥下,作为原材料,制成新的胭脂,留给下一个女人享用。所谓美丽,便是这样相互传承的。
??? 爱美的女人们走进这"大白天的,你少说点儿鬼话吧,这样的好事儿还能让你遇上?"间胭脂铺子,会有位女老板浅笑盈盈与你招呼,她说她叫胭脂,能为你调制最称心如意的胭脂,当然,她的价格也是合理公道的,你买一盒胭脂,为她养一张人皮,下次再来,还回这张人皮,换一盒新的胭脂,换上一张新的人皮,美丽这种东西,是会让人上了瘾的。
??? 你问这样的胭脂会不会有副作用?也许有,也许没有,也许那张美人皮养得太过鲜活,会在梦里来寻你,让你还掉偷走的人皮,还回抢来的美丽,不过不用担心,去铺子里找老板娘,让她把这张不听话的人皮取下,换一盒新的胭脂,养一张新的人皮,你总缺不了美丽。
??? 你爱美吗?那就去找胭脂吧,她能给你所想要的,美丽或者一切。

标签:恐惧同事

    上一篇:难产之三婶 下一篇:都市怪谈之旗袍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