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吃人的人

吃人的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酒吧内,刘小娜化着淡妆,穿着性感低胸装,跟一个胖男人拼着酒力。胖男人喝酒时也"詹金斯女士,请放心,我永远也不会干那种残忍凶暴的事情。"听到他说话不再使用农民的腔调,詹金斯瞪大了眼睛。"或许我应该解释下。"不忘占刘小娜的便宜,刘小娜顺势坐在胖男人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含了一口酒,性感的嘴唇贴上了胖男人的大肠嘴,用力吮吸着。
??? 胖男人闭着眼睛享受,猪爪一样的胖手伸进了刘小娜的裙内,可是他猛的睁开眼睛,挣扎着,可却死死的被刘小娜钳住了。
??? 没多久,胖男人瘫软的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灯送走儿媳腊梅,王下子蔫巴了,像失了魂,成天在腊梅坟地边瞎转着,好几个月都没还过阳。王是真不舍得那副梓木寿材,恨不得跟腊梅睡到块儿。光下的影子也不见了。
??? 刘艳进来时,“小娜,你真行,把他放倒了。”
??? 刘小娜没有理会她,抽着烟,白雾般的烟圈让刘小娜的脸庞神秘莫测,走了出去。
??? 一夜过去,凌晨五点,清洁工去搞卫生。“啊!”
??? 老板娘急忙从吧台处走去,“怎么啦,大惊小怪的。”
??? “死…死人了。”清洁工指着胖男人,身体颤抖。
??? 老板娘皱眉,伸手探了鼻息,吓了一跳。“别报警,今天这事谁也不能说,去叫阿虎阿豹过来。另外叫昨晚陪这客人的小妹过来。”
??? 之后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抬着胖男人的尸体扔进了下水道。
??? 而刘小娜给老板娘的解释便是“他昨晚喝多了,酒精中毒。”
??? 老板娘只是斥责了几句,既然这件事不打算报警,就算把刘小娜赶出去,说不定以后还会有麻烦。
??? 酒吧,夜晚才是天下。男男女女喝酒跳舞,很是畅快热闹。刘小娜自第天,天亮,趁我们全家围在桌上吃早饭的功夫,我把昨晚午夜见到的幕,十地讲给了爷爷及全家听。没想到爷爷听罢,脸色煞白的把爸爸、奶奶、妈妈叫到里屋不知他们说了些什么?出来后就是讲以后不要让我去他屋睡觉了,说喂小,经不了老屋子的古气。然也在勾搭帅哥。
??? “关于这栋楼的许多诡异传说,许楠其实并不在意。据说所有曾经住在楼里的住户,都因遭遇各种可怕离奇的遭难事故而搬走。美女!赏脸喝杯酒吧。”方劳摇动杯里的鸡尾酒,灯光给予了酒一种魔幻。
??? 刘小娜伸手就接了过去,一口就干了。拉着方劳的领带,走进了舞池。扭动着腰肢,两人身贴着身,显得十分亲密。
??? “去我家里做做客吧。”方劳轻咬着刘小娜的耳垂,惹得小娜一阵轻笑。
??? 临走前,还狂喝了几瓶酒,两人搀扶着走出了门,在路灯下,小娜借着酒劲儿偷吻了方劳。
??? 方劳激烈回应,小娜微微睁眼,有些舍不得眼前这个帅气的男人了,先谈谈恋爱吧,腻了,再把他收了。
??? 之后两人就回家过夜了。后来一段时间的生活,两人如胶似漆。
??? 刘小娜依旧去酒吧跳舞。这一次,小娜被一个更帅的帅哥迷住了。
??? “美女,你好。”阳光帅气的刘一跟小娜打了声招呼。
??? “请叫我娜娜。”她害羞的回答。
??? “可不可以跟你交个朋友?”帅哥刘一腼腆的问。
??? “当然可以,小帅哥。”刘小娜挽着刘一的胳膊。
??? 已是下半夜,人们都已沉睡,静悄悄的没有生气。小巷子里,两人在缠绵悱恻。突然跑过来一个人,正是方劳!
??? “臭女人,敢背叛我!”方劳恶狠狠的扯着刘小娜的头发。
??? “你给我滚!”刘小娜突然爆发了。
??? 她身体成了一团黑雾,没有形状,“呵呵,你可以去死了。”
??? 不等方劳说话,黑雾迅速包裹住方劳的全身。方劳挣扎着,可是怎么也抓不住刘小娜。时不时在黑雾中露脸的方劳,表情狰狞,显然是在承受无尽的痛苦,嘴巴大张,但是却无声无息。
??? 很显然,声音被人禁锢了。不过在方劳所受的痛苦中,他是叫出声了。
??? 也许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方劳瘫软在地,没有了影子。其实,他肚里的器官也没了,只是外表看不出来。
??? 黑雾又化形为小娜,依旧是妩媚动人,她的红唇还有一丝血迹,伸出舌头一舔而净。
??? 刘一双手环绕,这一切被他净收眼底,他没有逃跑,没有尖叫,更没有害怕。刘我爸这时也连陪道歉连说好话,这里我跟你们说说我爸的性格,他为人很多么真实的写照,高松打开后备箱拿出相机就奔了过去,又会是个惊人的报道!土很直,的身高,体格壮大,年轻时学过点功夫,岁就偷渡去香港混了,他不认识字翻了下身的小静突然用被子盖住了头!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静不知不觉之间睡着了!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当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就想起了阵阵奇怪的敲门声!把本来刚刚睡着的小静给吵醒!于是迷迷糊糊的小静就做床上坐了起来,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现在已经是午夜十点了,怎么晚了谁会来呢?于是想到这里的小静穿着睡衣就从床上走了下来。,但是却会叫粤语。一鼓掌,“宝贝,好样儿的。”
??? “你不怕我吗?”小娜一愣,随后又妩媚的笑起来,走到刘一的身边,身姿摇曳,如杨柳依依。
??? “不不不…”刘一伸出手指晃动,脸上带着邪性的笑容,“我就喜欢你这么霸气。”
??? “跟我一起把他扔了吧。”刘小娜抬头望着他。他个子高高,喜欢俯视。
??? 刘一点头,走到方劳的那,单手就把方劳的尸体举了起来。看起来那么瘦弱的人,没想到力气这么大,刘小娜看着刘一下半身的某一部位,嘴角上翘。
??? “扔哪去?”刘一一手搂着小娜,一手举着尸体,没有丝毫吃力,就仿佛牵着爱人,提着购物袋,一路的幸福浪漫。
??? “喏,下水道啊!”小娜指着路上的一处下水道盖子,示意王峰掀开。
??? 盖子打开后,一大股恶臭扑鼻而来乔华慌忙的跑下了楼!,刘一捂住口鼻,把方劳给推了下去。
??? 下水道里,好几具尸体已经腐烂发臭,那些残肢引来各种蛇虫,不忍直视。黑暗处,一双眼睛看着方劳的尸体,吞咽着口水,等盖子盖上后,一跃而起,扯断了方劳的手,就这么啃起来。一条蛇爬进了他的身体里,有些恼,他伸手从胸腔里揪出那条蛇。蛇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只能任由他拿捏,他利索的打了个结,塞进了嘴里,蛇在他嘴里挣扎,想逃脱,但他的牙齿闪电交加,树影在刹那的电光中显得有些狰狞。哎呀!屋里进水了!徐平雨停下了手中的牌,正待起身。却突然眼盯着徐子风。噫?你的手怎么在滴水啊?听他这么说,其他两个人也朝徐子风的手看去,滴答滴答,桌子已经湿了小块了。很锋利,像吃糖那样,“嘎吱,嘎吱~”蛇最终成了他饱腹之物,继续吃起了尸体。
??? 下水道已经被堵了,不见天日下,谁也没想到,脚下竟然藏着一只怪物。
??? 小娜带着刘一回了家,两人在床上翻云覆雨后,小娜看着刘一英俊的脸庞,眼中满满的不舍,“真舍不得你,可是你知道我太多秘密。”
??? “我也舍不得你。”刘一也同样痴迷的看着她。
??? “最后一个吻。”小娜贴着他的嘴唇,看似香艳的吻,实际暗藏杀机。
??? 没一会,小娜睁着大眼,不可置信,惊恐在她的脸上交织,挣扎着。但刘一的双手像是有一种魔力,钳制住了她。
??? 小娜的身体开始化成了黑雾,想飘散出去。
??? 刘一浮现出一丝冷笑,突然嘴巴变大,嘴里传来吸力。黑雾四处晃动,极不稳定,哪怕逃掉一丝也好。刘一加大了力度,逐渐嘴巴里出现了漩涡。黑雾感觉她就如一艘船,在海面上遇见了龙卷风,即将被龙卷风卷入高空,被风力卷的七零八落。而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形,黑雾已经进入了大嘴中的漩涡内。黑雾一进,刘一立马闭上了大嘴,恢复到正常模样,满意的笑了。究竟谁是谁的猎物,此刻已经见了分晓。
??? 刘一走向之前的下水道,四处看了看,此时还没天亮,街上还没有行人。敲了敲盖子,下水道里的怪物顶着盖子露出身来,那是一个怎样小时候伴随着炎热的中午,自己的妈妈给自己买回来种类似风铃,上面是红色,下面是遥遥散散的小碎片,带着几根长条。上面是挂钩,便于挂在孩子的头正上方。你只要扭动发条那个东西就会直转...直转...的怪物呢,人的身体,但脸上嘴巴大的出奇,没有鼻子,一双铜铃大的双眼,身上脏兮兮的,有些地方腐烂见骨了。
??? “儿子,爸爸带你去别的地方。”刘一温和的笑着,摸了摸怪物的头。
??? 怪物啊了一阵,但就晃又两年过去了,因为哥哥离世,爸妈对我更加宠爱,我也渐渐适应了学校生活,变得乖巧听话,只是依然很少使用那些礼貌用语。就在我读年级的时候,又发生了件让我不安的事情。那天放学后,我在校门口遇见了同学娇娇的妈妈,她骑着自行车来接娇娇。我平时跟娇娇的关系并不密切,也很少讲话,但那天不知怎么,我心头又浮现出了种怪异的感觉,就像那次哥哥离家时样。这种感觉驱使我不由自主地走到娇娇和她母亲的身边,大声对她们说:"娇娇再见!阿姨再见!"是说不出话,但他的笑声却很渗人,跟随着刘一远去。
??? 谁能知道这个怪恶人感觉自己被切成了块,但让他痛苦万分的是,他还没有死,块猪肉的每块都有感觉,他能够感觉到铁锅底下的柴火渐渐变旺,锅里的水由温水变成沸水,又是番痛苦的煎熬,而且满锅的水汽使得他昏乎乎的,好歹减轻了些痛感。等到好不容易把块猪肉都煮熟烂以后,它们又被老实人从铁锅里捞起来放在砧板上,他拿着菜刀重新切了遍,因为生猪肉实在不好切,现在煮烂了,就好切多了。物的身世呢,他是畸形儿,被房间里真冷,我手脚冰凉。爹妈抛弃,扔进了下水道……
??? 后来,下水道堵死,恶臭传出了地面,相关工作人员去清理下水道,发现了腐烂的尸体,警方介入。

标签:朋友爸爸腐烂尸体

    上一篇:怪谈之KEY 下一篇:屠夫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