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屠夫

屠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我是一个屠夫,我每天清早起床去菜市场给别人杀猪。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给张新家杀了一头母猪后看到里面还有六只未出生的小猪仔,回到家里就觉得头晕恶心。我的妻子见我回到家中就躺在床上也没有了出去卖菜的心情,去村里的卫生所请来一个大夫来给我看病。
??? 大夫拿着体温计对着灯光看了看对妻子说道:“你丈夫发高烧了,我带的这些药救不了他;赶快送医院吧。”说完大夫就将听诊器和体温计收到了医药箱中准备离开。
??? 我慢慢的从沙发上坐起对大夫说道:“大夫,你就给我开点药就行;我待会还有一家猪要杀。”妻子也附和我道:“是啊,大夫,我家孩子在读书,没有这么多钱去医院。”大夫"你想死就进去吧!"李伯冷不丁的说了这么句话。皱着眉头长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我就当做好事吧。”说完将自己身上背着的药箱打开拿出了一瓶药递给我说道:“你一天吃一片,什么时候吃好了;什么时候把剩下的药给我就行。钱我就不收你们的了。出诊费十块。”说完大夫看了看我突然又想到什么,便对我说道:“对了,你记住;吃这个药,晚上少出门。”
??? 我硬撑着从床上下来,说道:“谢谢大夫。”大夫手一摆说道:“不能谢我。”说完接过妻子手中攥着的十元钱,便打开门走了。
??? 妻子给我倒了一杯水,我一口将医生给我的药吞下一颗。我便颤颤巍巍的出门去接着帮别人杀猪。
??? 我慢慢的扶着墙走了一会,随后感觉到头不怎么晕了。我从裤兜里拿出一包烟;吸了一口。感觉自己清醒了好多。这时候隔壁村头的王老三走了过来,对我说道:“诶,小天;你还没去杀猪?”我笑了笑说道:“我都已经帮张新家杀了一头了,诶呦我的天哪;张新家的母猪肚子里还有六个小猪崽没出生啊。”“是吗?那你可能要倒大霉了。”“呸呸呸,你乱什么说呢?大吉大利!”
??? 王老三笑着便从我身边走过,我回头喊道:“诶,老三;你去干什么?”王老三嘿嘿笑着说道:“嘿嘿,他们等我快等着急了;我要赶快过去了。嘿嘿。”我也笑着摇了摇头。接往村口走去。
??? 村口这时候热热闹闹的,不知道做什么。当我走近的时候看到一片白色。村子里有人死了?我暗道。我走近一看我的腿当时就吓软了,那灵堂中放着的不就是王老三的尸体吗?!我暗暗心惊:刚才和我说话的是谁?真的是王老三吗?
??? 我心里万分恐惧,但是还是走到了王老三的灵堂前磕没有人回答!了几个头;上了一炷香便离开了。
??? 我走到村口菜市场,那家找我杀猪的人已经找别人将他家的那头猪给杀了;我生日歌唱完了,余妮闭上双眼祈祷般的许愿。余父余母的视线却被余妮身后镜子上的影像牢牢地抓住了。没有过去质问那家主人,便悄悄的离开了村口的菜市场。刚走没几步就遇到了张新,张新气喘吁吁的对我说:“呼呼,天哥;你帮我杀的那头猪活了!快来和我看看吧”我一听这话当场一惊。虽然害怕但是还是跟在了张新的身后走去。
??? 张新家刚杀的那头猪有好多人围着看,我挤进人群;看到那头绑着的母猪在哪儿翻滚。脖子上一个大大的口子,肚子上也有一个大大的口子;看着十分的骇人。但是却没有人敢上去控制那只猪。
??? 那头猪在哪儿嘶哑的吼叫,这时候一名小胡子从人群中窜了进来,小胡子说道:“谁杀的猪?”张新便将我拉了出来,张新介绍我道:“这是我天哥,就是我天哥杀的猪。”小胡子立马走了过来端详起我来,这时候这小胡子噗的在我脸上吐了一口吐沫。我当时就冒火了起来:“你这祟人!有病啊?!”我立马挽起袖子要打人这小胡子,这时候张新死活将我拦了下来,拖到了一旁。
??? 小胡子接着又端详了一下这已经死掉却还在吼叫的母猪。
??? 张新对我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小美生生承受了。“这是我们镇上最厉害的先生,忍一忍啊,忍一忍。”这时候小胡子转头对我吼道:“你个混人!害了它的六个骨肉!跪下!”
??? 说道这儿我才回想起来是我杀死了母猪,也确实是我害了它六个猪崽。这时候这小胡子再次对我吼道:“你给它跪下!”我又不乐意了:“你个小胡子,叫我跪就跪?而且凭着什么要跪这只畜生?”小胡子对我吼道:“你才是个畜生!”
??? 说完便走到我的面前,对我吼道:“你到底是跪还是不跪?”我站直了身子吼道:“不跪!”说完我推开了张新。
??? 刚推开张新,我的脚便如同糠筛一样抖了起来;小胡子对我吼道:“跪下!”我刚准备说不跪的时候,双脚一软;便跪了下来。小胡子对我横了一眼道:“看你还不跪?”我正想站起身,却发现脚如同千斤,不得撼动半分。
??我直睡不着,脑子片空白,在床?戏锤踩チ巳母鲂∈保钡教炜炝亮耍琶悦院厮帕恕U馑退搅嗽缟系阒樱蛭诙诿豢危运俚阋参侍獠淮蟆@妹庑∽佑掷闯吵常?ldquo;老棍,老棍,昨天晚上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小胡子一让开,却发现我正直直的跪在那头母猪面前;小胡子说道:“一拜,天地普照。”说完我却完全不听使唤的磕了一个头。小胡子看我磕了一个头便又接着说道:“二拜,恩怨购销。”我又磕了一个头。小胡子紧接着又说道:“三拜,金光大道。从此阳关独木分道扬镳!”我又磕了一个头。
??? 刚拜完,母猪便不在挣扎,张新这时候才慢慢的走到我的身边慢慢的把我扶起来。小胡子从张我有许多恐怖素材,你们 "这个月不好意思,连累你了,还要麻烦你送呜家。"简洁贞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为状态低迷,食欲又不好,自己的车都不开了。要听吗?新的手中接过我,便对张新说道:“好了,你不用扶了;给他九十块钱红包冲喜,每张十块。”说完张新便立刻数了九张十块的塞进了我的荷包。
??? 我咽了口吐沫,喘了一口气;这时候突然发现周围哪儿有什么人?这明明就是菜场后面的杀猪台,根本不会有外人进来围观。我对小胡子的耳边说道:“刚才那些人是?”小胡子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说话。
??? 张新看着慢慢走去的我,便开始和儿子帮忙将猪肉拖到了案板上准备拿出去卖。
??? 没一会,我看到妻子背着一箩筐的菜走了进来。妻子看到我寒暄的问道:“怎么了?这是?”小胡子说道:“没事,之前帮别人家杀猪撞到煞了。”我气喘吁吁的说道:然而,警员们却认为,那个以吉次郎名义发信、并杀害吉次郎的人,极有可能就是此人!“没事,老婆;你先去卖菜吧。”妻子却说道:“你这样子,我怎么放心去卖菜?”便扶着我的左边;和着小胡子一步步的将我扶到了菜市场外的一辆面包车副驾驶位置上。
??? 小胡子对我说道:“这面包车是我的,说吧。”我纳闷了一下道:“什么说吧?说什么?”小胡子说道:“今天早晨杀了那只猪后,你就已经被刑害相克;这么损阴德的事,你也下得去手!在你杀了那头猪,剥开它肚子的时候。你就应该一命呜呼!谁也救不了你,但是你能活到现在。说吧谁救的你?”
??? 妻子说道:“哎呀,是先生啊;是我找的大夫,他是我们村子卫生所的何大夫。”小胡子听到这话便对我妻子说道:“上车,指路;带我去见他。”我好不容易喘了口气上来,慢慢的坐起说道:“不用了,我还要去帮别家杀猪呢。”说完我就要下车。
??? 小胡子这时候对我说道:“我不管你要杀猪还是不杀猪,总之现在和我去见你妻子所说的何大夫。不然你家就要倒大霉了!”说完便发动了车子。几分钟便到了我们村子的卫生所,我晃晃悠悠的下了车,妻子看我先下车了;也连忙下车扶着我。
??? 妻子将背篓放在了小胡子的车上,小胡子说道:“走吧,带我去看看你所说的那个何大夫。”我和妻子带路走进了卫生所。卫生所里有个小护士在忙来忙去,我妻子叫住了这名小护士。
??? “那个小妹,刚才我来过。”妻子说道:“我想找那个何大夫。”说到这儿,小护士一脸茫然的说道:“我今天夜里是我值班,只有个护士陪着我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我猜想其中定有什么秘密,因为对这个简单的问题,我的母亲咬紧了嘴唇,我的父亲显出脸严肃的样子。我。护士叫小雯,上个月刚从学校毕业,便从实习诊所调到我们这正式上班。小雯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眼睛大大的,象能说话。她现在正坐在我对面看报纸,我则在看这个月的医评报告。们没有个姓何的大夫啊。大姐您是不是弄错了?”妻子说道:“没有,就是个姓何的大夫,国字脸,鼻子还有点红。”小护士说道:“大姐,我们卫生所没有这么个大夫,我看您是弄错了。”说完便摇了摇头就接着忙去了。
??? 卫生所里的就诊室出来了一名身穿白大褂,带着眼镜十分文气的大夫。小仙的脸顿时变得僵硬,无表情的面孔浮凸在烛光中,烛光使她红润的面颊抹上层惨白,烛光自下而上,将女孩的手影,鼻梁影投在额头上,飘飘浮浮,使整个面容看上去有些扭曲。对我们问道:“你们是看病的?是看病的就进来吧。”这时候小胡子接了话茬说道:“我们来找你们卫生所里的何大夫,不管是退休了还是已经死了麻烦请你告诉我你们卫生所有很快,第位高富帅出现了。当我快到公司门口的时候,个贼突然蹿出来抢走我的包,我立即追上去,边追还边大喊:"抓小偷啊,我的包。"从我身后快速的跑过去个男人,看背影怎么招个子也得有米,两条大长腿很快就把那贼抓了起来。当他气喘吁吁的把包递给我的时候,我对他感激的说:"谢谢你啊。""不客气。你在这附近上班?"男人问。没有一个何大夫?”
??? 那医生也不耐烦了说道:“没有何大夫,就只有一个王大夫;就是我。”说完便转身走进了就诊室。这也难怪,村子里最近的就是这么一个卫生所;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医生,他不牛气谁牛气?说实话村长都没有卫生所这些大夫牛气。
??? 言归正传,小胡子吃了一个闭门羹;这时候便回头问我妻子道:“你确定搞清楚了?”妻子说道:“我怎么会搞不清呢?”妻子紧接着又说道:“我们村就这么一个大夫,我去那儿找其他的啊?”小胡子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说道:“上车,去你家。”
??? 我没有说话,便坐上了车;我心中甚是纳闷。小胡子接着对我说道:“你之前在张新家看到的些围观的人群是魂,是你们屠夫杀死的那些牲畜的魂。”我正准备从荷包里拿出烟,听到这话的我手一抖;烟便掉在了车上。我弓下身子准备捡烟的时候,小胡子说道:“你其实已经死了,不过真不知道为什么你又活了;而且你的三魂七魄有一魄还不是你自己的。”
??? 说道这儿,我吓得是心惊肉跳。妻子却不敢说话,我捡起了烟递给了小胡子一颗小胡子却摆了摆手说道:“不要,死人给我的烟;和我套近乎,我不敢。”我说道:“那你看我怎么办呢?”小胡子说道:“你这个是命,没办法的。”
??? 很快到了我家门前的小路口,我和妻子率先下车;领着小胡子进到家中。妻子家里看到大夫给的药瓶还在桌上放着,小胡子拿起药瓶端详了起来。看了一会小胡子打开药瓶闻了一下,便皱着眉头说道:“这是动物的骨灰。”
??? 我听到这话,立马心惊肉跳说道:“动物的骨灰?!”小胡子没有回我的话,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们这些屠户,杀害了不知道多少生灵。有的生灵成精来报复。便将已死的牲畜的骨头烧成灰烬,当吃下去后的第二天;便会有大批的山精野怪来你家中寻仇。”说完手一扔便将药瓶扔到了我家门口的臭水沟中,药片散落一地。
??? 小胡子对我的妻子说道:“好了,从现在起你的丈夫不能在做杀猪的买卖了。而且连肉的不能吃了。而且还被这药给开了阴眼。”小胡子顿了顿又对我说道“和我学道吧。不然谁也救不了你,明天你就会被所有的山精野怪夺去性命。”我慢慢的站起来说道:“那我和你学道,那些山精野怪会害我的妻儿吗?”小胡子说道:“他们从一开始只想害你,并没有打你妻儿的主意。你和我学道,有祖师庇佑它们害不了你。”我沉思了一下,点头说道:“好,我拜你为师。”我便在我的家中,对小胡子三拜九叩,行了师徒大礼。
??? 现今我已经六十六了,师傅也已经驾鹤西去,妻子靠着卖菜撑到了孩子毕业。孩"您家这只猫是不是常到王伯床上睡觉的?"子工作很好,也结婚生子。而我却每天靠着师傅教我的手艺给人相地,去煞。
??? 杀生并不损阴德,因为牲畜就是为了来给人们享用的。但是却不要伤牲畜的腹中的胎儿,因为这实属造孽。

标签:老婆恐惧尸体医院

    上一篇:吃人的人 下一篇:鬼山之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